不思量  
2013-1-2 星期三(Wednesday)

  4. 古镇
  
  南部古镇的魅力与薰衣草不相上下。这些铜钱大小的石头古镇一个个坐落在山坡上,风光大好,风情窈窕。后来总结中,我发觉法国意大利的这些山坡古镇应该算是我心中欧洲文化的形象代表。在法国去了四个古镇,Lacoste, Gordes, Roussillon,L'Isle-sur-la-Sorgue。去Lacoste的原因是萨德侯爵,在我的意念里,我展开双翅像天使一样降落在萨德侯爵被囚禁的古堡里,遥看他当年奋笔疾书色情小说的样子,二逼性慢动作原地转圈一次。事实是萨德侯爵的原住址游客过不去,只能远远看一眼早已风干的窗格子。萨德侯爵当年写畅销黄色小说是件很没品的事情,放到今天来看,大家却认为是件相当有品的事情。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3-01-02 14:07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6784≯ || 評論 ≮1≯


2012-12-20 星期四(Thursday)

  3. 薰衣草
  
  法国南部在我们的行程中比巴黎重要。我们就是奔着薰衣草而在最贵的夏天忍痛过来的。有一个叫Valensole的地方,几年前出过两个外星人。这两个外星人有天在天上看到一大片薰衣草,感到很好奇,就把飞船停下来。刚巧碰到一个农民,他们把农民定在原地,观赏了一下薰衣草就走了。这个农民后来把事情汇报给记者,他详细描述了这两个外星人的长相:蓝衣服,光头,极似人类。
  
  我当然是相信他的,我更相信外星人的眼光,所以我就到Valensole去了。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2-20 12:04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7684≯ || 評論 ≮5≯


2012-12-17 星期一(Monday)

  这是半年前的旅游,带着爸妈一路。全因农作物的关系选在最昂贵的夏季。鉴于我写游记的速度太慢,我觉得,我还是不写了,上图为主。
  
  1. 巴黎
  
  我很尽力不去喜欢巴黎。现在是你要说你喜欢小众的东西,这要才会显得有品味。但是我很喜欢巴黎,非常喜欢,超喜欢,我自己都不可思议。这城市里浓郁的文艺气息像毒药一样泼在我心里,塞纳河畔真算是最美的市中心。回来这么久我还常常念起法国,我居然产生了向往之情。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2-17 09:12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8783≯ || 評論 ≮7≯


2012-12-16 星期日(Sunday)

  这篇游记写的是:
    
  我从防寒服到吊带的过程。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2-16 14:42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81285≯ || 評論 ≮2≯


2012-11-16 星期五(Friday)

  昨天兴致好好的写到一半博客,老板出现,赶快把浏览器关了。结果我本来想抒发一堆成都帮聚会感的,要么就是拍微电影的聚会感,过个夜,啥感觉都没了,我现在唯一有的感觉就是郁闷。
  
  郁闷到我现在居然一个劲的听古筝曲。渔舟唱晚,小学的时候在合唱团练了无数次,还从此爱上了一个姓谢的美女姐姐。美女姐姐当时高二,耍了个长得像叔叔的男朋友,我小学六年级。我只觉得在我的记忆里这个姐姐全身都散发着柔和的光环,相当于PS里面的柔光效果。在我的记忆里面我的弟娃儿也是有柔光的,昨天我跟他说,我以为他比实际白净很多。其实他已经很白净了,再白净就成卡通画了,这个话我没跟他说,让他自己好好养颜吧。这年头,找个富婆当小白脸才是正经事。
  
  说一通屁话,其实我还是不能掩盖我的郁闷。而且从很多年前开始,我的郁闷就已经是不能说的事了。我觉得我身上背负了别人和自己太多的秘密,而我是个很不喜欢秘密的人,所以我老爱装傻。装傻装久了就真傻了,这才是我追逐的境界。
  
  那天还有网友跟我提起说我在普通青年里算经历丰富的。普通青年是我自喻的,给自己脸上贴个金,其实我是二逼中年。说实话,每次回忆起来,感觉把自己人生蹂躏来蹂躏去的都是跟男人有关的事情。其他不管是打工,旅游,磕药,跌爬打滚等等事迹,只要心不痛,过了想起来都淡如云烟。说到这个词我又想起初中数学老师在我同学录上写的字: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操,过了三十我才想起,九十年代,一中学老师能给十五岁小屁孩写这字儿,这是多么牛逼的事情。这数学老师是成都大学毕业的,成都大学。清华毕业的老师德性反而像个卖菜的。在我未成年的路程里还有两个中年男人给我说过话。一个是抓我回去的公安局长,他说我无法改变这世界,只有世界改变我。这公安局长是很温和跟我说话的,我都不认识他,他却试图开导我。其实我很感动,放到现在,可能没有公安局长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工作了。最后一个中年男人是我某前男友他爸,在我心中他是个大官,他也送了我一首古文,苏轼的《定风波》。我当时好像已经二十岁了,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在我心中我一直默默祝福他步步高升当大官,也是这样我不相信中国所有当官的都没素养。尤其过了三十这道坎,越来越同情每一个得意或失意的凡人:你以为你是小攻,结果你是个小受。还是萝莉无敌啊,当处女真好。
  
  人在得意的时候往往心底有一丝悲凉。反正我总是没事找事做,有事儿做了每每兴奋两秒钟又开始悲凉。我觉得每积累一份经历,就是爬高了一级空梯子。如果爬到三十多楼了往下看,又没有保护绳绑在身上,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我就是这样的感觉,老喜欢往下面看,又下不去,就停下来郁闷。最郁闷的是郁闷的时候还停不下来,还得往上爬,这就很扯淡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老觉得我的生活很扯淡。中学时代每一学期我以我交了多少男朋友来计算,后来年级越来越大,男朋友数越来越少,筹码却越来越大,关系越来越微妙。微妙在于我又不是真正的玩家,连找个一夜情都会因为没有地方睡而黄掉。恋爱,放到现在来看几乎等于一局棋,两个高手来下肯定会很精彩。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个高手,我看所有的恋爱心得都觉得小儿科,所以也许我是,也有可能是我太呆。我那天甚至在手机上写:我们在浩瀚宇宙间是微乎其微的一枚粒子,于是我们在存在与无穷无尽的未知间,造了一圈坚固厚实的墙构成一个“自己“。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放另外一个人走进这道墙,来分享自己最隐秘,最真实,最丑陋的存在。为了一点点的温暖,我们愿意赌上一切。这就是爱。
  
  这算是我暂时回答我那九零后弟娃儿的问题。他问我的问题总让我结巴半天,最后只能呵呵含糊一句。他也许不会明白我叹气的心情,就像我总是企图告诉他,成熟是学会在丑中看到美。他说他在同龄人中被视为坏人,而我只觉得他无比单纯。然而我也想起我常常自诩不纯洁,但曾经某高管却一遍又一遍对我赞叹我的单纯。这可能就是代沟问题。我想单纯是只能从眼睛中看出来的,不在乎你做什么,更不在你的造型。我觉得我比天下很多男人都色,我也总是在找让我心动的女人,可大部分都只有屁股,大腿和胸。眼睛,我只在地铁上见到过一次,但MM很快就被我吓跑了。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1-16 07:11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7789≯ || 評論 ≮3≯


2012-11-4 星期日(Sunday)

  今天我的路由器终于光荣退休了,我仔细想了一下,居然想不起来这东西是什么时候买的了。想不起来就肯定有七八年,我的东西动不动就用上七八年。不是没钱换,实在是我太懒了。前天我对同事的手机防窥膜表示了一下赞叹,她在eBay上给我找好,给我保证她会帮我装,结果我还是没买。我觉得上网实在是太麻烦了。
  
  现在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是我懒到居然业余时间看书了。我在手机上看书,所以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这种基本体力活以外,我可以一动都不动。我投错胎了,我生下来应该是当乌龟的。我从医生那儿搞到安眠药,现在连麻都懒得抽。我把精力又花在思考理想和人生这种事情上。也不是,我把人生理想已经蹂躏得没有新意了,现在升级思考人类文明这种更神的事情了。前阵子发现天涯把他们删我的那篇”换头像的意思“又还回了给我。我估计是因为我给他们写信,我说你们删我贴就是阻碍人类文明的进步。他们肯定马上发现我是个疯子了。疯子是最无害的,疯子只会孤独。
  
  我不知道格物致知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好像经常格这个格那个。我那天把自由这个词又格出一个新档次,我觉得就跟修炼九阴真经又打通一关似的,感觉有爽感。我想的事情又跟人类这个物种息息相关,没人爱听,所以我就不说了。如今的时代不欢迎我这种想事想太多的人,我一直觉得我只有把我的想法偷偷摸摸写个册子记下来埋在地下,几百几千年后看有没有人能挖出来,作鬼交流比作人交流有意思。看来,找个不容易褪色的墨水才是当务之急。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1-04 13:03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7305≯ || 評論 ≮3≯


2012-10-22 星期一(Monday)

  4. 库克山
  
  库克山是新西兰最高峰,一开始的时候人家给我说这段山路很难走。去了发现有路的地方很好走,没路的地方不好走。这句屁话背后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通往山峰观景台的途中有条岔路到Tasman Glacier(塔斯曼冰川)。这是条很大的冰川,走路的话只能在码头落脚看一看。我们去的时候还是初春,极冷,码头上既没船也没人,寂静得我心里十分舒坦。我从来没见过冰川,纠正一下,我从来没见过融化成湖的冰川。身临一个从没见过的景观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于是在那个阴森诡异,处处透着刺骨寒意的奇特景象面前,我陶醉得不可自已。对于这滩粉绿粉绿长得极像冰糕的湖水,我跟包子居然犹豫了很久才敢伸手去摸。我是怕这水冰得一伸手就把手指冻下来,一会儿又怕这么奇怪颜色的水里面有硫酸。没见识的人真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胆小,我捧起一把水后不由乐得哈哈大笑。
  
  
  
  
  
  
  
  
  
  
  
  
  
  
  
  注:上图里面那些黑乎乎长得像一堵墙一样的东西就是冰川了。它很黑,因为它很久没洗过澡,其实它内心冰清玉洁。
  
  包子原先是学地理的,于是我不得不了解到关于冰川的地理常识,在这里我也当传话筒宣传一下。总的来说,冰川是个很危险的东西,它劈山开路,落下来的渣渣马上被前进的冰川碾成一个饼,所以冰川退后留下的遗迹平整得很,下图山谷间那些宽广......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22 13:22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11778≯ || 評論 ≮2≯


2012-10-21 星期日(Sunday)

  当你觉得你该更新博客了但是又没有什么东西可写的时候,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写游记。但是做这项任务的首要条件是有记性,因为我要写的是一年前的游记。一年前我在新西兰结婚,半年前我把这篇游记写到第二天,精神可畏。
  
  3. 峡湾区
  
  我之前已经提到过Fiordland(峡湾区),因为《魔戒》让这个地方大红大紫起来。我本来之前根本没对新西兰抱什么幻想,我以为我来Fiordland耍几天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幸好应包子的强烈要求我们最终没在一棵树上吊死,要不然我不会同意新西兰是世上最美的国家这一说法(注:目前)。Fiordland这地方根本不是耍几天的货色。走马观花的话,两三天就够了,不走马观花的话,估计几个月都不行。在疑惑峡湾(Doubtful Sound)的两日晕船游后我们又一步一步沦落到住青年旅社的水平。当时我是现找的人家,在Te Anau这个小镇上挨家挨户的敲门找床位。在新西兰的整段日子里我们基本上跟城市无缘,每个歇脚的地方都不像是有旅馆的样子——当然我也不愿找,不屑于找,出门旅游花钱花多了是件值得让人鄙视的事情。最终我们在Te Anau是住在了一户人家里面。一户人家的准确定义是一个人,这男主人似乎永远穿一身破旧衣服,一双登山靴上全是泥。有天晚上跟他寒暄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是个特牛逼的摄影师,他走遍Fiordland拍的那些野生动物和景象,拿到这边来准漂亮得把人吓死。我们偷偷翻过他的入住纪录,在我们入住前似乎几个月都没人来住过,我为众多背包客们感到可惜。他滔滔不绝的跟我们聊他曾经见过拍过的那些野生动物,后来我们说起某当地特产的小动物,他啊了一声说他屋里还收藏了一个问我们要不要看。我们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站起身来走到冰箱跟前,一把拉开翻出一个用层层塑料布裹起的灰色东西。我们是把饭菜放在他冰箱里的,只是完全没想到这个冰箱的另一个用途是冰冻小动物尸体。我跟包子目瞪口呆,半天没有话说。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Milford Sound(米尔佛峡湾),这地方算是Fiordland的招牌菜。米尔佛峡湾跟疑惑峡湾很像,当地人往往推荐疑惑峡湾,而游客都要来米尔佛峡湾。一般来说大家往往二选一就算了,但是我贪心,我觉得无论如何我都要瞅一眼。于是早早开车到峡湾口,在众多的旅游公司面前选了张最早开船的观光票。我最他妈恨旅游团,所以披星戴月的赶早,终于混到一艘船上只有七八个人。景色没的说,很漂亮,但已经属于我审美疲劳阶段。我印象最深的是游艇开到峡湾入海口的时候,我站在船头耍帅,结果那些浪头把我哐当一声甩跌在地上。我心脏不好,我从来不耍过山车,船头就听见我一个人蹲在那里吓得一声声凄厉的尖叫。我最后是爬回船舱的,然后赶紧跑到最尾巴的地方去坐起喝茶,平伏我肝胆俱裂的神经。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21 13:39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7019≯ || 評論 ≮0≯


2012-10-13 星期六(Saturday)

  我刚刚在豆瓣成立了一个远古外星人的讨论小组,速度超快,内容刺激,而且终生免费哦!http://www.douban.com/group/435032/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13 23:36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6473≯ || 評論 ≮0≯


2012-10-5 星期五(Friday)

  我正式把头像换了,因为我已经不再想宣扬把世界操一把就爽的这种鸡皮蒜毛的事情了。我现在还有激情宣扬的是我对何去何来的哲学观。我相信所有源远流长的宗教,我相信所有古人眼里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神都是会开飞机的外星人,我相信所有千篇一律的传说都有其真实历史背景。我相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类不是那把刀而是那条鱼。我相信人类是被造出来的,我相信人类文明是被外星人辅导出来的。我相信人类的每一步命运都是外星人的一步棋,而且我觉得自从达芬奇爱因斯坦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物的出现以来,我们从棋手变成棋子的这个形势马上就要明朗了。我相信我们从来都是奴役物种,而且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去反抗,去独立,去争取自主权。对这件事情的意识曾打破了我几十年来的逻辑思维和人生观,让我绝望痛苦了好几个月。努力,算计,养心,归隐,这些所谓的“选择”与“因果”都统统立马烟消云散。追求了一辈子的自由只不过是面前薄薄透明的一张纸,戳破了什么都没有。生平第一次我彻底相信有个比个体,比社会,比整个星球都强大的东西叫命运。人类整个物种在旦夕间只存活下两三千人不是没有曾经发生过的事。那些有信仰的人比我要幸福得多,因为他们至少相信无所不能的神是善意的。而我连这个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我知道同一个星球的外星人起码分了两拨在作对,我甚至不知道有多少股外星人搅和在跟地球人有关的事务里。我唯一确定的事情是我绝对不敢确定他们对我们是善意的。你会对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心怀尊敬么?慢慢下来我唯一学会的事情是接受这份天大的未知。他们的打算我真的是怎么样也想象不出来的。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天上一日,人间百年。在浩瀚宇宙里地球这颗弹丸小球算是转得很快的。或许在他们还没做出行动的时候我这辈子就已经混过了去。人生,辛辛苦苦营造一份人生,原来不过建立在天大未知间隙的侥幸里。就是这样,只能这样,每一分钟的喜怒哀乐无非落在了这一个侥幸里。是福是祸,谁也说不清楚。我坚持梦想,却不相信未来。我脚踏实地,却明白自己不过走在无知里。我知道我说外星人已经说过很多次,却似乎很少有人切切实实的去思考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又会怎样彻底颠覆一个人的人生观。一点都不好玩,一点都不。我想再重申一遍我这篇唠叨不是对那些八卦性质的外星人绑架政府阴谋之类故事的浮想联翩,我一直更感兴趣的是人类史。我坚信只有了解历史才能评估未来,更何况考古和学术资料比花边新闻要可靠得多。我多希望有更多的人也能尽力去探索历史,相信这种可能性的人在当今世上还是太少。唉,我在网上找了这么久,连个正经点的组织都没找到,谁帮我?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05 03:15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6499≯ || 評論 ≮2≯


頁碼:4/83  [1][2][3][4][5]:
 

COPYRIGHT SEONLADY 2007-2008 | SOME RIGHTS RESERVED


seonlady
seonlady,
真名思阳,
混迹北美十余年。

豬圈號碼 18944287

RSS订阅 打死不視頻
White Rabbit
| 關於本人 |
| 最新評論 |
| 最新留言 |
| 最新訪客 |
| 全部日誌 |
| 友情鏈接 |
努力的連載
 
彼岸的月亮彼岸的月亮 | 半自传小说

点击阅读: (1)


上次更新日期:2012年3月24日

鼠尾草鼠尾草 | 实验文字

点击阅读


上次更新日期:2011年8月4日
 
音乐盒
 



/ 每周更新,随机播放
/ 查看音乐介绍及下载方式  
口水微博
 

 
最近看的電影
 
 
最近聼的專輯
 
 
最近讀的書
 
 
最新日志
 
 
欄目分類
 
 
本人其他链接
 
 
搜索日志
 
 
統計數據
 
訪問統計:6308686
今日訪問:583
建站日期:2005-5-28
文章总數:838
評論总數:18078
留言总數:216
 
查看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