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开
花落花开
人生亦如花开落,年复一年又一春!(全属原创所作,非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三三久久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0098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165篇
  • 评论: 128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8-10-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2-11-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近日,网上流传着贵州毕节五个小男孩被闷死垃圾箱的事,许多热心、正直、善良的网友们不断地对此事予以指责、讽刺和抨击,在许多博客里也出现了新版《卖火柴的小男孩》的故事,而在这起事件的背后,突现的却是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下出现的各种社会矛盾,以及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下弱势群体艰难的生存状况,发人深省。
   你或许不曾注意,在那些熙来攘去的城市街头,在那些衣着光鲜的人群里,还有这样一类人,他们衣衫褴褛,身上肮脏漆黑,目光呆滞,总是旁若无人地在垃圾堆里翻吃的;即便寒冬,也见他们身着单衣在地上蜷成一团;或者拖着破烂家什漫无目的地流浪,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又将向哪里去。
   他们很少言语,目光总在地上搜寻,偶尔与路人的眼神碰上了,也立刻胆怯地移开。每当与这些人不期而遇,我总是心情复杂地驻足、打量,内心涌起莫名疼痛。记得几年前我就曾写过一首小诗《疯女人》,就是描述的这样一个年轻女人,因感情问题精神失常却仍不失爱美之心。我相信若定义这类型的人,就不是“个”而是“群”了。同为女人,我对她们的遭遇总报以更深层次的恻隐与同情。
   某日,看到好友的一篇文章《寒冬......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2-11-24 16:25 | 正常 | 分类:杂文 | 评论: 0 | 浏览:3046|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28 星期二(Tuesday) 晴
   父亲喜欢唠叨,特别是喝了酒以后,聊天往往就变成了训斥。每当这时,我们就立刻悄悄走开,留下他独自喝闷酒。
   父亲很辛苦,自己做点小生意,每天都早出晚归。我常看见他一个人孤单地在客厅里不声不响地吃饭,就着一盅老白干,无聊地看电视。有时夜深了,还看见他坐在那里打盹儿。
   父亲对家事从来不伸手。清早起床后脸一抹就出门,不叠被子,任卧室里乱七八糟;每次回来,总爱气咻咻地在客厅里、沙发下四处找拖鞋;饭后筷子一放就睡觉,也不记得将饭菜放进冰箱……
   对此种种,我与母亲很愠怒,父亲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劈头盖脸对我一阵数落,家里收拾得再干净有啥子用?有出息就莫让我老了还为你们一个个地操心,看看某某家……
   这些话我很不爱听,冲进卧室“砰”地一声狠狠关上门,任父亲在外面气急败坏地叫骂。这之后,家里便是长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
   一天夜里,女儿突然发病,母亲回了乡下,我手足无措。父亲来了,他抱着女儿去了医院,自己掏钱办了住院手续,又跑前跑后地拿药,女儿输液时他也寸步不离。那天,从不做饭的父亲亲自下厨给饥肠辘辘的我......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1-06-28 10:16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2 | 浏览:211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4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感觉自已当了母亲之后,对所有动物的爱心便日渐泛滥了起来。
   一天中午,父亲从外面带回一只小雏鸡,两岁的女儿顿时乐得哈哈笑。小雏鸡只有普通的小鸡仔一半大,黑灰色的细绒毛,走起路来一步三晃,叽叽的叫声小得像蚊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女儿却爱极了它,一边叫着“小东西”、“小乖乖”,一边把它在盒子里不停地装来装去。小鸡被她折腾得精疲力竭,而她却乐此不疲。
   我提醒女儿,小鸡太小,它也需要休息。女儿口里答应着,却不见停下来。一会儿,她兴奋地拍着钱夹说,“嘿嘿,装起了耶!”我一看拳头大小的钱夹平平坦坦,异常疑惑:“小鸡呢?”女儿非常高兴地一指钱夹说:“在这里。”说完迅速拉开钱包的拉链,抓出那只正瑟瑟发抖的小鸡来!
   饭后,我正洗碗时,女儿就提着浑身冰凉的鸡头来了。小鸡还是死了,可女儿仍舍不得放下。我们一起动手,将小鸡埋在了小区的花坛里,女儿还摘来几片树叶给小鸡盖上,她的眼里一直充满着留恋。
   此前,我曾给女儿买过几条小金鱼,她坐在小凳子上一玩就是一两个小时不挪步,不到三天,几条金鱼就死了。再后来,女儿......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1-06-04 11:43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162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4-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只鸟停在左边的电线上
  另一只鸟停在右边的电线上
  引颈对鸣
  一声比一声高吭
  忍不住合上书
  仰望
  鸟儿却呼啦一声双双飞去
  
  是他们的青春里充满了羞怯
  还是我深情的目光太重
  惊扰了他们痴情的凝望
  
  2011.4.13
  
  ......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1-04-13 15:12 | 正常 | 分类:旧词新诗 | 评论: 0 | 浏览:137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3-25 星期五(Friday) 晴
   从柳枝间拂过的东风,混和了三月阳光的温度,洒在身上暖暖洋洋。
   树叶儿一片接着一片,从枯枝间醒来,探出圆嫩嫩的脑袋。天空便逐渐地闹热起来,白云飘过,小鸟欢叫,风筝也飞起来了。
   于是,一首儿歌,便始终在心里反反覆覆地唱,“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望着墙角糊好的风筝,不觉亮了天。”
   记得那时,总是被这支歌相伴着走过金色华年。“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在景色清新宜人的早春村口,背着书包的快乐的小伙伴,以及满天争奇斗艳的风筝,总令我如痴如醉。但那时,家里买不起风筝,我便天真地用作业纸糊了个风筝,虽然期望满怀,但自然是飞不上天的。于是,飞翔的风筝便成了我心中美丽的梦想。
   直到后来逐渐长大,我依然割舍不下对风筝的牵挂。每当春暖花开,看见那些踏青的人放风筝时的欢快表情,心头总是一动。空中飞舞的那些五颜六色的风筝,不断地激起我幼时的心愿。终于买来一只,兴奋地奔向山去,但无论怎么摆弄,风筝仍是羞羞答答地不肯飞。我很是垂头丧气,恨起自己的愚笨来,那美丽的风筝于我,合是春天里一朵开......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1-03-25 16:15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169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2-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清晨,侄女兴奋地冲进卧室来,快起床,下雪啦!
   朦胧之中,一听到下雪,我顿时睡意全无,一骨碌坐起来。掀开帘子,从西窗望去,茫茫天空里果然零星地飘起了雪花,一朵、两朵、千朵万朵……小小的,细细的,像无数的李花,从高空散落而下,轻盈曼妙,优雅从容。
   女儿也被惊醒了,手舞足蹈地欢呼起来,我们可以去堆雪娃娃啦!两岁半的女儿常看动画片《雪孩子》,对勇敢善良的雪娃娃很是喜爱。
   雪花忽大忽小,疏疏密密。依在窗前,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热切地盼望着雪能下得大些,再大些。然而在我们川北这个小城里,大雪总是很难得一遇的。记忆里,十几年是不曾有过寸深的积雪了。雨夹雪的天气,倒是常有,但阴冷潮湿的路面,硬是留不住一片雪花,空使人望雪兴叹。
   侄女早按奈不住了,她飞快地跑下楼,寒风中,仰头,伸出双手,任纷飞的雪花细细碎碎地飘落在她脸上、衣服上、手上。然后又兴冲冲地奔上楼来,欣喜地给我们看她浑身的雪花。那些小小的精灵,秀气轻灵,晶莹剔透。它们在身上短暂地停留后,便匆匆地化作一粒粒普通的小水珠了。
   侄女用身体带着雪花......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1-02-19 09:33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2 | 浏览:1588|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6 星期五(Friday) 晴
   田园风光入字来
   ——读韩小蕙的《百牛渡江》有感
  
   “急骤起来的雨线用施展魔术的手一抹,露在水面上的牛头和脊背,就显示出炫目的古铜色,宛如一尊尊远古的青铜雕像,在白色的水浪中飞翔……我觉得这一长队浩浩荡荡、劈波斩浪的水牛群,像极了一列奔腾前行的列车……雨丝歇去,嫩白色的太阳露脸,微笑,看着古铜色的水牛列车渐渐驶达终点。头牛最先傲岸登陆,后面的母牛、小牛、公牛们轰隆隆次第登上月亮岛,它们欢欣鼓舞地向草甸深处走去……”
  在读韩小蕙这篇《百牛渡江》散文时,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这百牛渡江的场面,一幅恬静、祥和的农业风光图就在她简单质朴的文字下尽晰呈现。文章如行云流水,自然流露,丝毫不矫揉造作。
  我记得她在谈散文创作时就曾经说过,“散文的最终力量归根结底是朴素,没有华丽辞藻,但是拥有震动人的那一下。”这百牛渡江何尝不是这样呢,它正是以它的原始与朴素,震动了韩小蕙,震动了一批又一批的游人,......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11-26 23:10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5 | 浏览:184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6 星期五(Friday) 晴
   温暖的灯光
  
  在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始终有一盏灯,陪伴着我。无论春夏秋冬,它默默地陪我走过;无论天色多晚,它静静地为我守候,将我的人生之路温暖照亮。
  小时候,我们很贪玩,到天黑时仍不回家,母亲总拖长声调吆喝:“三儿呢,回家吃饭了哎!”听见母亲的叫声,远远地,我便看见自家屋前已燃起了灯光,母亲的身影在檐下影影绰绰地晃,我朝昏暗的灯光奔去,钻进了母亲满是油香的怀抱里。那剪着煤油灯花的日子,伴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大一点,我在一个离家很远的镇上读中学,每天放学后都疾步快走,有时还要一路小跑,否则天黑之前赶不回家,实际上每次还未到家天就黑了。一个人在黑麻麻的山沟里,心中叮咚直响,却大气不敢出。窄窄的田梗上,深一脚地浅一脚,不小心就踩进水田里。飞快跑过山沟,爬上山腰,走到村口,远远地看见了家里那盏灯光,也就不再害怕了。母亲正在灶屋里做饭喂猪,父亲则正往灶膛里添着柴禾。随着村子里一声声的狗吠,母亲疾步走到门口,朝我回来的方向张望。看见我穿过竹林,踏进院坝,母亲便急急地迎上前来,接过书包,一起走进屋。一家人在灯下有说有笑,先前那种强烈的......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11-26 23:09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1 | 浏览:150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1

2010-9-28 星期二(Tuesday) 晴
   又见秋月圆

月儿最圆最美的时候是中秋。
秋天的夜晚凉如水,秋声阵阵。当月上高空,竹影扫阶时,我们的小院已满庭飘香。
母亲端着一大碗香喷喷的油馍,从昏暗的屋子里走出来,招呼着我们:“都过来吃月饼罗!月亮婆婆说,以后要是谁不听话,小心割他的耳朵。”我看看泛着银辉的月亮,想着它锐利的刀锋胸口就丝丝的凉。在缺衣少食的灾荒年,我们对母亲用菜油炸的麦面馍垂涎三尺,几只小手顿时一抢而空。我们坐在石阶沿上,将油馍放在眼前同月亮比着圆度与大小,轻轻一口就咬个小小的弯月。等我们把油馍一扫而光后,母亲又微笑着从碗柜里拿出一个碗大的芝麻月饼来,那是我们逢年过节在集镇的商店里才见过的。在我们的一片欢呼中,母亲将饼切成五块分给我们,代表家里的五个人每人一份。不过,到最后仍是全被我们小孩子吃了。在遍地月光的小院里吃大饼,还有比点着煤油灯的屋子更明亮的夜晚,便成了我对儿时中秋不能忘怀的画面。
数年后,我去外地上学,哥哥姐姐也在遥远的广州。家里经常只有父母二人,中秋,就成了父母电话或书信里的叮咛与嘱托。偶尔逢中秋时节......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9-28 16:42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2 | 浏览:1727|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23 星期一(Monday) 晴
  
  雨,一下竟不歇气地下了整整三天两夜,仍不停。
  这场连绵的雨,终于在立秋之后,让天转凉了,冷落清秋在殷殷盼望中实实在在地来了。
  一片淅沥叮当之声将耳朵叫醒,挂上帘子,推窗,潮润润的风夹着雨星扑进怀来,一种清凉透彻心骨。天空仍晦暗阴沉,云缭雾绕。然则那去日闲愁,却随这秋声,散淡无觅处了。
  喜欢雨,特别是秋雨,已成生命里解不开的情结。纵然春雨俏丽轻柔,如二八少女般多情,唤醒大地;纵然夏雨豪迈奔放、酣畅淋漓,给人清凉与舒适;纵然冬雨玉洁冰清,精致高贵,令人渴慕。而我独钟情于秋雨,浓淡相宜、细润绵长的韵味,像一阙优雅宋词,轻易就让思绪灵动飘扬。
  常临窗看雨,幻想着自己是幽居深院的女子,袭着典雅旗袍,在淡淡古墨书香之韵中,步西厢,依窗棂,只见中庭风雨萧萧、落叶纷飞。“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便随口吟来。遗憾的是,我晚生了千年。
  撑一把紫伞,于干净细腻的雨中,踩着满地水花,漫不经心地独行,什么都可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看雨中那些漂亮的伞花儿团团流动,看雨落在水凼里散成细柔的莲花朵朵。或者拐入一静谧处,凝神,便有......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8-23 22:41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6 | 浏览:156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每每吟起这首脍炙人口的唐诗,一种历遍世事的沧桑和对爱情的忠贞执着,便让我由衷地感叹和向往。
站在情感的荒凉风口,极目远眺天边风流云散,看人间烟云在茫茫宇宙瞬息万变,纵横捭阖,心情一次次沉重,又一次次释然。回首茫茫来路,二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在人生长长的河流里不断溅起绚丽的浪花,又无声无息地跌落在岁月的风尘里。
总以为自己在身经百劫、过尽千帆之后,早已是一只不死鸟,任何风吹雨打都能胜似闲庭信步;总以为挫折和磨难早已把我铸成铜墙铁壁,坚不可摧。可近来才发现,在貌视坚强的外表下,那颗善感的心仍然柔弱如水,轻轻一漾,就翻起层层逦浪:每每看情感电视剧,总是将双眼哭得红红肿肿,难以见人;缠绵悱恻的柔情歌曲,轻易就让我陷入不堪回首的往事;在某个黄昏,偶然翻开初恋日记,刻骨铭心的一幕幕,顿时催得我泪雨纷飞;生活里太多的片断,总是有意无意地生动再现着曾经刻骨的瞬间。每每此时,根根神经都被刺醒,潜伏在心底深处的暗伤,阵阵悸痛,一轮又一轮无所顾忌地碾过早已伤痕累累的心。
当你最爱的人离你绝尘而去时,试问浩荡乾......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8-21 22:36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407|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小木楼是一栋两层小楼,在政府大院左绕右拐后的一个僻静之处。一楼是地下室仓库,二楼是对开的六个单间。我那一间在甬道的尽头,那儿有一扇窗可以望向远山。木楼冬暖夏热,已有些许岁月,显得极其简陋陈旧。夏天是没人来住的,那些房间都堆放着家什。
当我提着行李来镇政府报到时,还是一个浑身充满青春活力、意气风发的女子。在这间结满蛛网的破木屋里,我用双手为自己布置了一个简朴却温馨的小窝。在与木楼共处的光阴里,虽然心情也曾沮丧灰暗过,也曾偷偷地抹过眼泪,但时间,终是让我修炼得了一副“世路已惯,此心到处悠然”的淡泊心境。
小楼无甲子,寒暑不知年。在温馨的小木楼里,记下了我最美丽的青春年华,记下了我许许多多青春的故事,还记下了那一场惊魂夜雨。
夏天的雨总是有预兆的。从热浪袭人的客车上下来时,天就变了。一脚踏进木楼,灰头垢面的我来不及喘气,狂风就袭卷而至。后窗天井里的老槐树,狂舞起满天的沙尘,一时间天昏地暗。轰隆隆的雷声紧接着也腾云驾雾而来,在头顶扔下炸弹,一阵劈哩叭啦地炸得地动山摇之后又雄纠纠地赶赴山的那边了。
我急忙关紧已烂掉一扇的玻璃窗,风呼啸而过,残破的木窗一......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8-21 20:1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40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20 星期五(Friday) 晴
  一抹残阳爬上断墙,牵牛花唱着落寞的歌。几声蝉鸣,给黄昏增添缕缕惆怅。
  风静止了,空气凝固了。
  蟋蟀在墙角,厉声尖叫,将我向寂寞的更深处滑去、滑去。
  忧伤的调子,瞬间被悄然拔响。
  一场雨终结了夏天,渐行渐远的脚步里,秋天缓缓而来。是旺盛生命的凋零让人伤感呢,还是萧瑟清秋让人怜爱?是抑或不是,都是少女时紫色的情怀。伤春悲秋的心绪,已如那枚狗尾草戒指,散落在无边的秋色里。
  浪漫的七夕,葡萄架依在,空留天际余音。牛郎织女一年一次的银河相会,太遥远太清苦。曾经感动于“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经典与极致,但千折百回,峰回路转之后,才知这样的爱是人间炼狱。364天苦涩的等待才换来1次幸福的相聚,感情丰富的凡人怎经得起这般思念的煎熬。
  我经不起,所以最后曲终人散;评梅经不起,所以最终花落人亡。
  我放纵着自己的忧伤,再次遁着她冷艳、清凉的文字,缓缓向她走近,走近。看她在爱情之路上一步步艰难跋涉,看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姑娘,到身心的千疮百孔、红颜凋谢。一个情感细腻敏感的女子,终究逃不脱一个情字。捧起成串的泪珠,汇成长长的一声......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8-20 18:4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299|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17 星期二(Tuesday) 晴
  风来了,裹着片片灰色云朵。
人们如雨后春笋,呼啦啦一下子从各个地方冒了出来,带着爽朗的欢笑不约而同地说着一句话:天凉了!秋天来了!
漫长的夏日早将大地曝晒得滚烫干涸,蔫软萎靡。突然遇上这温润凉风,谁也不会拒绝他的到来。
风还真是多情,他让昏睡的湖水醒来,扬起涟漪阵阵,渐至漫开,像个温软女子,不卑不亢,莲步轻移,长长的裙裾在风中散开来,风姿绰约,心花朵朵。
他让憔悴不堪的树顿时精神十足,挽着风摇曳着多姿身材,一时万种风情。小草热血沸腾,野花泛香,他们踮起脚尖,抬头,仰望,羡慕。
树也真是痴情,与风的恋爱惊世骇俗。纵然离乡背井、众叛亲离也心甘情愿。然而树终究是留不住风的脚步,树咽下泪带着痛逐叶随风而去,片片决绝。风带走了她,又丢下了她。在一个无人注意的僻静角落,她默默地淌干了眼泪,默默地风干了伤口。她珍藏起那份为爱而奔的勇敢与纯真,开始了新的生活。
风,飘向了远方,风,过无痕。
雨来了,滴滴答答,敲着清脆的音乐,像古寺钟声,由远而近、由内而外穿越灵魂。
雨落进湖水,一点一滴、一圈一圈融进湖心,熨贴细腻。雨撒......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8-17 18:46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674|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7 星期六(Saturday) 晴
  “你来了!”
“我来了!”
“我等你很久了!”
“走,我们一起回蓬安!”
雨,滴滴答答地下。两颗激动的心,在氤氲的夜色里扑腾。
她坚定地挽起他的手,悠然转身,弃临邛而去。中国沉闷而凄美的爱情长河,因她这一绝决转身,绽开了一朵最完美最浪漫的爱情之花。
风,断续吹,穿越历史的尘埃,穿不透他们积淀千年的爱情。
从秦岭婉蜒而来的嘉陵江,悠柔地环绕在川东北大地上。它不像长江黄河那样豪迈奔放、气势恢宏;也不似普通河流般单调、苍白。它有川北汉子的浑厚朴实、刚毅坚韧;又有川北姑娘的清澈宁静、温和秀美。它流淌了千年依然活力年轻。
蓬安的嘉陵江,不知是大自然的偏爱,还是历史上这对有情人的熏染,她似一个多情而秀丽的女子。袭一身淡淡的衣裙,从远古娉娉袅袅走来。她灵性清澈又胸怀坦荡,温婉细腻又内敛大气。简朴素衣掩不住她冠压群芳的风韵与才华。
她默默地惠泽两岸沃土良田、原野草地。她胸怀天下,揽日月入怀,在江心形成了两个占地数千亩的天然沙州:形似一钩弯月堪称牛与水鸟故乡的月亮岛和水草丰茂美奂绝仑的溜圆太阳岛。百牛渡江、芦苇......

三三久久 发表于 2010-08-07 07:43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7 | 浏览:2136|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