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轩
云水轩
以竹为庐流云可驻 因诗醉酒曲水能觞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95782 次
  • 今日访问:5次
  • 日志: -51篇
  • 评论: 83 个
  • 留言: 10 个
  • 建站时间: 2008-4-1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怎么会有敏感字符呢?郁闷




2008-12-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安史之乱后,唐朝顷刻间轰然倒塌: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党争不断……同时的,唐诗也走向薄暮。
  中晚唐诗人多学老杜,白居易专学其浅近,力求老妪能解,时称元白体,韩愈等人又专学其艰深,造句尖峭……如此种种,但却只得杜甫的表面。唯一的原因,是他们忘了在文以载道之前,还有一句更重要的话:修辞立其诚。
  白居易写过一篇著名的《卖炭翁》,运用大量描写,只为说明卖炭老人的辛苦,却比不上杜甫的是个字:“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
  确实,杜甫诗有浅近处,亦有其艰深处,但都是出自一片肺腑,所以能运用自如恰到好处。当他与田父对饮时,他自不需用复杂的语言。而当他抒发自己一腔悲愤之情时,他用的语言却是被胡适斥为“一派胡言”“颠三倒四”的晦涩。
  所以,在读过盛唐诗后,再去看中晚唐诗,会有一种无奈的感觉。就如中唐诗人元稹所言:历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在一片颓靡的诗国晚景之中,出现了一个令人惊艳的诗人,他以天赋之才开辟另一番天地,将自己细腻、深微、广博的厚重情感融入。并且,自他之后,再无人能臻至此境。
  
  李商隐。......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12-27 16:20 | 正常 | 分类:书香一夜 | 评论: 3 | 浏览:34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 项羽和刘邦,这两个人,说实话,我都不大喜欢,但,如果要我从一个女子的角度来看,我会喜欢项羽,但如果作为一个社会中的人,我或许更喜欢刘邦,虽然我做不到,但是他成功了。不以成王败寇论英雄,这不是社会的潜规则。
  前段时间学校文艺节,某班演霸王别姬,其他的我不说了,最雷的是某饰演虞姬的同学一上来就在舞台上卖弄风骚,那个舞跳得,简直是太没骨了,生生地把虞姬放进了妓院。但除却这一段,还是相当可以的。应该是我们这一个年级被选上的唯一在表演上能看得节目。
  关于虞姬,最多的就是她风华绝代的死亡。我只能用这样一个词了。但,《史记》《汉书》对虞姬的死并没有作只字片语的交待。她的殉情,只是传说。也因为这传说中最后一刻绚烂的凋谢,让项羽博得了更多后世人的好感。重情重义的男人谁不爱?
  但事实到底如何,我是会打一个问号的,自从知道了孟才人的断肠曲,知道了《长恨歌》一大半都是白居易自己在YY,杨玉环近似于屈辱的经历后,我对这写被后世渲染的回肠荡气的爱情总会质疑。
  我是没什么情调的,毕竟历史总是男性的历史,女性的历史永远都躲在那一道阴影里。就像张爱玲冷静到几......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12-27 16:14 | 正常 | 分类:杂文评论 | 评论: 1 | 浏览:20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天公应自嫌寂寥,随意著幽花。月中霜里,数枝临水,水地横斜。
 萧然四顾,疏林远渚,寂寞天涯。一声鹤唳,殷勤唤起,大地清华。
 ——王国维《人月圆 梅》
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人间词》了,较之《人间词话》,《人间词》的光环无疑要黯淡的多。但是,无论是西瓜也好,芝麻也罢,都必须有人自己的拣择,若是人云亦云,就失去了味道。
历来咏梅词甚多,用数以千计都不为过,最有名的当属是林和靖《霜天晓角》,陆放翁《卜算子》,以及姜白石《暗香》《疏影》。王静安这一阕别开生面之处,就在于结局,一笔荡开,苍凉寥落,遂道前人所未道。

一声鹤唳,唤起清华。此句如破空之音,拔地而起,孤高清逸中又不失苍凉激越,似希望却又绝望。正如王静安的一生。在他的身上透着那个特殊年代中的某种烙印。那些因为人眼的混浊,人言的冷漠,人性的麻木所导致的所有不被理解的无奈和悲哀。
还是从《人月圆》说起吧。我很喜欢这个词牌名,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便包含了人生最值得......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10-22 17:12 | 正常 | 分类:书香一夜 | 评论: 5 | 浏览:27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9-6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

忆昔西池会,鹭同飞盖。携手处......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9-06 16:15 | 正常 | 分类:书香一夜 | 评论: 3 | 浏览:26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8-15 星期五(Friday) 晴
   过秦淮旷望,迥萧洒,绝纤尘。爱清景风蛩,吟鞭醉帽,时度疏林。秋来政情味淡,更一重烟水一重云。千古行人旧恨,尽应分付今人。
   渔村望断衡门。芦荻浦,雁先闻。对触目凄凉,红凋岸蓼,翠减汀蘋。凭高正千嶂黯,便无情到此也销魂。江月知人念远,上楼来照黄昏。
——《木兰花慢》

   小时候经常捡着晴天去秦淮河畔听风,那种细腻的清淡,虽不见得有一切烟云都过眼的旷达,但也别是一番情味。
   早期的秦淮河应很开阔,水流湍急,六朝时期乌衣巷口,朱雀桥边,风流诗酒,塵尾清谈。不比如今,被历史烟云封印,成为一个隐匿在水墨图中的江南剪影,清艳替代了清朗,在迤逦袅娜的梦里,轮回往日记忆中断续的繁华碎片。

   说金陵,就不得不说王谢。虽然当年的风流都如一江春水,可惜往事却如同一颗瘤,永远的结在了人心上,为那些曾有过的鼎盛。
   秦淮河历来不乏才子佳人的话题,最璀璨的莫过于秦淮八艳的传说。但总觉得太过凄艳,亡国之痛,爱情之殇,这些血色的记忆,只有在男子颜面风骨委地时,才有女子的身影徘徊,却仍然脱不去风尘的香艳。
......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8-15 14:43 | 正常 | 分类:书香一夜 | 评论: 1 | 浏览:237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8-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又是玉楼花似雪——诀别词

   又是七夕了,只是转身的瞬间,一年时光就已凋零,去年今日的一切都如同黑白照片,褶皱、泛黄、碎裂,如同记忆深处的梨树,在韶光极盛时,从枝头,片片飞落。

(一)落花和雨夜迢迢

   北宋时,有这样一个女子,才情不亚易安。她,就是朱淑真。后世将她的诗词集名曰断肠,真真恰如她的一生。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一连五个“独”字,心意一 瞬间就黯淡了下去,空留一片惨淡的灰红色,柔肠寸裂。
   娇痴不怕人猜,何衣倒入人怀。少年的放诞娇痴,少年的天真热烈,因父母无识,而被消磨殆尽。一场错误的姻缘,彻底的毁了她的一生,同时,却成就了她的点点断肠相思血。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花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生查子》
......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8-06 13:41 | 正常 | 分类:清扬婉兮 | 评论: 6 | 浏览:24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8-4 星期一(Monday) 晴
  偶尔走过从前的街道,苍劲的洋槐树还依然挺立着。点点白色调皮缀在一片浅翠中,翻覆着漏过树叶的阳光,斑驳的光影在地面流转,印上台阶,印上深色的苍苔。
  
  房子老了,悠长而和缓的殷殷翠色,透出历经风雨的沧桑淡然。碧绿的爬山虎密密的覆盖了墙壁原有的颜色。
  
  小时候,每到初夏,还不大热的时候,最喜欢和小Y坐在洋槐树下,甜甜的喝着冰凉的绿豆汤,看着嗡嗡的蜜蜂穿来梭去,数着草地上零星的槐花,捉圆圆的西瓜虫,累了,一个躺在秋千上,另一个趴在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懒懒的享受着闲暇时光。洋槐树滤去闷闷的水汽,阳光透过树纱盖在身上,有着淡淡地温暖,小Y眼皮逐渐靠拢,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嘀咕着。直到日落,阴影逐渐蔓延,时不时就听到小Y的妈妈在楼上喊着:“快进来,小心着凉了!”如此几番,在她生气之前,我们才慢慢的爬起来,两手揉着朦胧的眼睛,跌跌撞撞的晃进屋里,泥土的味道还留在身上……
  
  幼年的时光如泛黄的黑白照片,洒落在园中的青石板,时间的齿轮转过后,留下深浅的纹路。太阳西斜,将周围的景色镀上......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8-04 14:36 | 正常 | 分类:情韵飞扬 | 评论: 1 | 浏览:19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7-31 星期四(Thursday) 晴
   红蓼花繁,黄芦叶乱,夜深玉露初零。霁天空阔,云淡楚江清。独棹孤蓬小艇,悠悠过烟渚沙汀。金钩细,丝纶慢卷,牵动一潭星。
  时时,横短笛,清风皓月,相与忘形。任人笑生涯,泛梗飘萍。饮罢不妨醉卧,尘劳事有耳谁听?江风静,日高未起,枕上酒微醒。
   ——《满庭芳》
  
  有些人的心事,我们一辈子都不会明白,如李义山,如李后主,如秦少游……他们都是把心埋葬在了诗词中的人。用血泪织就的红笺小字,被淡淡的痕迹遮住,化为无色,一生的悲欢离合,就这样,欲说却是无处可说。
  毕竟,他们太纯真;毕竟,我们以现实中的成王败寇论英雄;毕竟,知音自古少,弦断有谁听?
  
  邂逅诗词,就是一场或名曰爱情或名曰知己的盛筵: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
  少游的词被冯煦誉为“词心”,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不曾提笔的原因。后主的词如水,感情一倾而下,淹没了所有,断绝了心念。而少游的感情则太细腻,如烟,将我的心密密围住,如一场梦境,风过了,梦也就醒了,只有一点点如丝的暗香残留,萦绕不绝。
  
......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7-31 14:49 | 正常 | 分类:清扬婉兮 | 评论: 1 | 浏览:229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7-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对于谢灵运这个人,我是既喜欢又讨厌。而关于他的死,平心而论,当真怨不得宋文帝刘义隆。虽说有被诬陷的成分,但说到底,也是他咎由自取,因为就是放在今天,也没几个人忍受的了他的过度自我膨胀。

说到谢灵运,就不能不提山水派。魏晋时期名士少有全者,正始时期,嵇康被杀,太康时期,“三张二陆两潘一左”,多半也是被杀的。中国儒家不也说“穷则独善其身”嘛,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所以很多聪明的文人就远离了治世的正路而靠向了玄学,影响兼直接导致了游仙诗和隐逸诗的风行,这就是最初山水诗的形态。
谢家和王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氏族门阀的中坚力量,也是一代风流的代表,只是现在已无处复制当年满庭“芝兰玉树”的风光,唐朝刘禹锡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可算是王谢家族的一曲挽歌了。

说来,王谢本是中原衣冠,晋氏东渡后,北方的贵族王室也都迁入建康(今天的南京)。因为历史文化诸多因素,与南方的门阀氏族产生了矛盾和隔阂。这时东晋宰相、出身王氏一族的王导就担负起了调和矛盾的、也可称为“和稀泥”的责任。继他之后,继续担任这个中间人角色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谢安。
......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7-23 20:41 | 正常 | 分类:清扬婉兮 | 评论: 3 | 浏览:25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7-15 星期二(Tuesday) 晴
(陶渊明是历史中第一位开始大量写田园山水生活的人。自他之后,经过大小谢,王维,孟浩然的发展后,田园山水派奠定了它在传统诗歌中的地位。)

本来,这几天是想写刘伶的,可还是因为知道的少而罢笔,因为《酒德颂》的缘故,于是便将眼光转移到了陶渊明的身上。

陶渊明又名潜,字元亮,因宅边种植五棵柳树所以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东晋末年人,当刘裕篡晋为宋之际。
他的诗在当时并不出名,甚至是不为人所重的。他的好友颜延之是当时文坛的领袖,对于陶渊明的文学,也只是以“学非称师,文取指达”一笔带过,大概是因为陶诗与当时流行的玄言之风截然相反的原因。所以,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时代之外的诗人。

南宋的辛稼轩非常推崇他的诗,在《鹧鸪天》的题目中有“不能去手”之语。

万岁躬耕不厌频,只鸡斗酒聚比邻。都无晋宋之间事,自是羲皇以上人。
千载后,百篇存,更无一字不清真。若教王谢诸郎在,未抵柴桑陌上尘。
 ——......


云海尘清 发表于 2008-07-15 09:19 | 正常 | 分类:清扬婉兮 | 评论: 3 | 浏览:46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