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间
田间

2007-2-26 星期一(Monday) 晴
 都走了,他们。哪儿去了,不知道,心底唯愿他们快乐。

 从来天涯的第一天,第一次注册了一个名字,后来知道那叫主ID,其实,马甲用多了,也就成了主ID。

 众多的马甲,象段正淳的私生子,满地都是,不用你负什么责任,随用随取,只是有时会忘记了秘码什么的。

 披了马甲说话,如同《无极》中的昆仑穿了鲜花盔甲,可以杀王,可以获得青城青睐, 可以跳下悬崖为爱献身。

 可有些内心是马甲遮掩不了的,如想象不出白花花的馒头会杀人、娇艳无比的青城会骗人、冷酷无情的大将军会动情、丑陋的鬼狼化灰化烟的当口义感天地。。。。。

 我不认为《无极》无聊,也没认为陈凯歌无耻。人同此情,事同此理,能说出我内心的理我就认为是好理,甚至公理。

 昨晚看到户部的最后的博克文章,说比干为何要七窍玲珑,纣王玩个女人也要聒噪,白白送了性命;那我说黛玉呢,心较比干多一窍,质本洁来洁去,休教污淖陷渠沟,最后冷月葬花魂,不早夭才怪呢,这是玩清高的恶果。

 最终回到杂......


容达 发表于 2007-02-26 22:33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9 | 浏览:14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25 星期日(Sunday) 晴
1.那年我五岁,正疯玩的年龄,冬天大雪,我和死党小红背着半书包的纸折的掼炮去和“粉丝厂厂长”(鼻涕常拖得此雅号)一伙去交战,直杀得天昏地暗,我们以胜利告终,满满一书包回来,我脸和手都冻得通红,妈妈在家,帮我脱去已湿了半截的棉裤去火炉旁烘着,抱我坐在床上,床上真暖和,一个铜的生着碳火的小手炉,里面还炸着几颗香喷喷的蚕豆子。不大一会儿,我便睡着了,很香。象个志得意满的凯旋英雄,而我妈现在想来真不愧是个“英雄”的母亲:))
......


容达 发表于 2007-02-25 16:2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93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8 星期四(Thursday) 大雨
昨天,死党小杜夫妻俩约我和猴子去几十里地外的城郊吃野味。下午五点半时,小杜开车来接我们,一路欢笑,兴致很高。准备去“野趣天成”的一家,由于第一次去,小杜在车上谈兴正浓,看反了路标指示箭头,于是南辕北辙地下去几十公里,渐觉不对劲,打电话给饭店,饭店虽野,但做事很靠谱,立即派车来给我们带路。

 好不容易到了饭店,饭店并不太大,环境很幽雅,客也很多,一派繁荣,闹中有静。

席间共四对夫妻在座,我们本来三对死党,近十年的好关系,再加一对是公安系统的,男的容貌不咋样,女的很靓丽,警服一穿,更添英武。

八人落座后,老板出来招呼,他油头粉面,没有半分野气,脂粉气倒有七成 ,简单寒暄后吩咐立即走菜。

先走上的小炒,野兔、野鸡之类,一尝,果然很鲜,自然的鲜。再上大盆的煲汤,有刺猬汤、大雁汤等。尤其刺猬炖山药汤,喝下很温暖的感觉,据说治胃功效特别好。当我们问及刺猬如何拔刺的,老板说是将活刺猬先用黄泥糊上,放在火上小火烤,黄泥烤干了,拍去黄泥,用老虎钳一根根拔刺就容易了,而且还不破坏刺猬的表皮层。带皮的刺猬煲的汤滋味......


容达 发表于 2007-02-08 13:00 | 开心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10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5 星期一(Monday) 晴
以前看《山海经》,里面有关于望夫石的传说。讲述古代有一痴情女子,丈夫在外多年未归,女子天天站在高山上盼望丈夫归来,望穿了秋水明眸,望白了如云青丝,最后硬生生将自己望成了一尊石像,世人感念其情之痴其志之坚,将这块石头命名为望夫石。

女人天生就是等待者,等待男人归来,等待男人长大,等待男人脱贫达贵。

女人若爱这个男人,便将等待作为事业来经营,等得海枯石烂,等得无怨无悔,这种等待充满了人性之光辉,充满了令人钦敬的坚持与坚忍。

日本影片《幸福的黄手绢》,当刑满释放的男主人公近乡情怯地快走到家门时,满树系结的黄手绢是怎样的摄人心魄,那是妻子温暖的怀抱,那是妻子深情的召唤,这里面包含着多少焦急的等待呀。

再往古代数,王宝钏寒窑十八年等待薛平贵衣锦还乡,一个千斤大小姐,能如此甘于贫寒与寂寞,等待所爱的人,不能不令人为之嗟叹。

最忠贞大义的等待当属《桃花扇》中李香君,她是一个流落风尘的女子,不畏权势,一心追随爱国志士侯朝宗,颠沛流离,吃尽千辛万苦,当她等来心爱的人时,侯官人已是一副清服打扮......


容达 发表于 2007-02-05 20:4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9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接上:
有时候纳闷,为什么派是三点水旁呢?心思一转明白了,派者,有人才有派,派是因目标一致或利益一致时而结成的共同体,水无常势,人无恒心,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个理,派是相对的,运动的,今天这派,明天说不定能跑到敌人的战壕里地去。
武林中分门派,可拘于某派的弟子武功再精深,都有极致,是当不了所谓的武林盟主的,武侠小说中经常写道,武功第一的定是汇聚很多门派的上乘武功,而且这人必定或别具慧根,或有奇遇,或超人刻苦,将各派武功揉合一起,自创一派,才能打倒诸派,称霸武林。正是派上派,非常派!
社会是个大染缸,假如你不想庸人自扰,不想搅进纷争,就做个无门无派的小沙弥吧,每天念经打坐,说不定哪天佛光普照,得到真经修成正果的就是你呢~
......


容达 发表于 2007-01-31 15:1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8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早晨坐车上班,看到街边有一门面写着:欧派两大字,好象卖装饰材料的,忽然对“派”这个字胡想连篇的:派,门派,派别,它可不象直译过来的PIE那么和平,点心而已,人人都爱。派,好象不是个和平的词汇,正如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一说一样,有派的地方便有纷争,和自己一壕里的谓之战友,反之称为反对派,人一生下来就面临着选择,当我稍懂事时,父母就问我喜欢爸爸多点还是喜欢妈妈多点,那时我还算机灵,小眼珠一转,回答得两面派:爸妈都喜欢!父母都高兴!哎,我天生就是个衔着橄榄枝的和平小使者!上学了,免不了派系,曾记得上三年级时,一男生在同学中称王称霸三年多,一朝被反对派掀下台,落得个影只形单,那时的我充分领教了派系的力量,可以摧枯拉朽,可以腐肉重生!
以后学习生涯尽管时时感到派别的存在,好在我对什么都不是太热衷,同时有点知识的时候,对孔子的君子篇牢记在心什么”君子党而不群“拉,什么”君子淡如水,小人甘如醴“拉,所以不敢擅越。
到单位,机关机关重重,这个派更是大写着,无处不在,领导之间稍有矛盾,属下便作泾渭分,其实看得也清楚,只是不愿去做出那种小人之事,随缘随心,两边不想得罪,恰恰两......


容达 发表于 2007-01-31 15:16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8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 行于这世间,有时痴想:只有一个自己,其余都是别人。有时走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看着黑压压的人头,感到那么多的“别人”象要把自己淹没,竞有点恐慌。
常如欧阳锋走火入魔地问自己:我是谁?谁又是我?!
这不是个矫情的问题,也不是个很深的哲学问题,这个问题很朴素,我活着就想知道自己是谁!活到一定的年岁,我明白:我首先是父母的女儿,后来是个消费社会同时也能回馈社会的人,我是我所有朋友的朋友,我是我爱人的爱人,女儿的母亲,以后还将是......我是一个载体,载着我的灵魂,灵魂上载着责任与义务,同时也能给自己创造不竭的幸福与快乐,从而传递给别人,等到责任已尽,无愧无悔了,将实现大回归......


大致搞明白了自己是谁,又问:他人是谁?他人即地狱吗?他人即天堂吗?似乎两者都失之偏颇,经历了许多的纷繁复杂的世事后,觉得侯宝林老先生临终的话似乎更在理:这世间纯粹的好人少,纯粹的坏人也少,多的是不好不坏的人!


一个人活在世间,最基本的修为便是在爱自己的基础上爱他人,爱他人以什么为尺度呢?宴婴劝齐景公:古之贤君,饱而知......


容达 发表于 2007-01-25 22:33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9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15 星期一(Monday) 大雨
无疑都是满月般丰庾肥美的,无疑都是灵珑剔透的,可一个雄才伟略,一个妖娆明艳,一个死在凄冷的皇宫里,一个死于乱军中的马隗坡前。
若从马斯洛分析的人的需求层次上而言,武则天是成功的,她实现了自我价值的最大化,不爱胭脂爱乾坤,成功地做成了中国上下5000年的第一位女皇,且颇有建树,后世景仰。可她的感情生活则很可怜,年轻貌美时,幸遇明君,可惜太宗垂垂老矣,才人满树花发无人赏,及至先皇崩,高宗继,虽念旧情,立至母仪之位,高宗终非才人内心之人,武氏郁郁不能言说,终于将儿女心放下,提高了事业心,及至坐稳了江山,每日白天理万机振国邦,夜晚对冷月叹千古幽情,已是高处不胜寒,无人解得。等到老年,心内极度荒芜,只好养一群清秀俊美的面首玩乐,类似现代人养宠物。她的一生,事业的门大开了,情感的门却幽闭了半生,心内的凄苦非常人能解,她做人是成功的,作为一个女人,却是失败的。
再说另一个杨氏女,杨家有女初长成,我们读到这样的文字,好象看到一可爱的邻家妹妹倚门而立,粉面含羞,既为寿王妃,被马泊六似的高力士窜掇成玄宗贵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怜这位女儿何时学韬晦之计,不懂低调,“姐妹兄弟皆列土......


容达 发表于 2007-01-15 19:42 | 开心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6 | 浏览:10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5 星期二(Tuesday) 晴


我和小叔走到中山街友谊大厦的时候,齐三家的已爬到对面拆了一半的二楼平台上,手上的汽油桶盖不知什么时候飞掉了,她抡起,在自己肩膀处顺流浇下,很快,衣襟边、裤脚边向下滴着有点发红的液体,她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打火机,一打开,蓝色火苗蛇信似地跳跃,想都没想朝自己身上一划拉,惊呆了的齐三魂归了似地,“救命啊,快快快”,再也说不出话,发足转过拆得露出钢筋的楼梯向上狂奔,秋天的傍晚正好有些变天,秋风得劲,风借火势,齐三家的霎时在齐三的破了的嗓音里变成了火人。几个拆迁办的刚才还震震有词地呵斥齐三没有大局观念,妨碍市政工程进度呢,此时也很心惊,没想到齐三家的一脸蜡黄,病秧子一颗的主如此烈性,在听了最后一次义正辞严的政策宣传后,惨白着脸咬牙说:你们还讲理不?本来我一小门面,生意做的好好的,现在还我一套只能住不能生意的二居室,让我们两儿子公公婆婆两老人的一家喝西北风去?更何况我还有病要看。。。。。来的人依然官腔十足,厉声斥责以压其志,一副非把齐三家的当作钉子拔掉、当作脓包挤掉不可的势头。齐三家的脸由惨白转潮红,再由潮红转死白,蓦地跑到屋内拎出防停电点灯用的一桶汽油,上演了刚才惊心一......


容达 发表于 2006-12-05 19:52 | 酷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7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今天继续阴雨绵绵,不知为什么,我很喜欢这种天气。太阳一出,人人都要象强盗似地搏命奔忙,这种天,是懒人的福音,可以理所当然地昏昏欲睡,有事先放一放,世界象洗过似的,清明澄碧。
这种天,可以撑着花伞(浅色),在街上徜徉,兴致来了,轻声哼着自己喜欢的歌,看什么都快乐,看路边雨中的树叶分外的新绿,看汽车轮溅起的水花分外活泼。也可以坐在咖啡店里临窗而坐,和耗子轻轻说话。
最好的当然是在这种天睡大觉,松暖的被窝,慢慢听雨打在阳台雨篷上的声音,越来越远,感觉自己象躺在暖和的棉花堆里,又象躺在云团里,看到天台上一群仙女在转圈舞蹈,越来越旋,仿佛旋出了个旋涡,我直跌进去,越来越深,越来越沉。。。。。。。
美梦洒了一路,有时止不住笑出声来,当然口水也出来,落在绵软的枕面上^^~~......


容达 发表于 2006-11-25 12:41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7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