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地球上的人 共行共知与我至亲的一个是你。

在人生的冒险上,遗失了什么?

我想到那个炎热的夏天,我站在围墙上,进退两难。难么高,我跳哪一边都觉得害怕,我刚刚是怎么爬上去的,即使知道我也无法那样下去。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因为胆小,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这个过程里失去了什么。

天气很热,风里有晒干的盐,不咸,但就是干。我觉得不舒服,我仿佛是任性走到了孤岛,一回头那只来时的船已经不见了。我望着你,我知道我们永远都无法在一起了。

 

我梦见我躺在沙发上,好想是在你家中度过倒数第二个晚上,又要走了。我看着你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什么,我问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欣赏夜色。你问我为什么。我看着你,想象着外面的世界,为什么呢。我似乎来了几次你家了,每年都是被困在这里,困在一段关系里。你在我梦里还是乌黑的眉毛,少年般的脸庞,我只能用安静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世界上是存在着一点点小的光亮的,它在散落在地底之下,形成了脉络。只有孑然一身的那个人躺在地上,这些脉络才会同时被点亮,一丝丝的像血液一样往外延伸。孤独是会发光的,当你躺下来,也是会发光的,但仅仅只有自己感觉得到而已。

 

河岸,我与近神对抗,那力量压迫着我无法不抬头看,阳光只照射到我的一条手臂,把皮肤可以掀开来。嵌入是什么,在任何一处都无法停靠的小船,忽然有一天搁浅在一条和近神对抗的手臂里。我又低头,我原意不想要走到河岸,是那阳光令我避无他路。人,被迫的,不应成为他的意志。她在那个幽幽暗暗的盒子里,也低着头,以盒子为中心的世界都是潮湿的。

知道那个消息的时候,天色未晚,还有一些没有离开的光亮。我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放任着闷热的天气,T恤已经紧紧贴在自己的背上,和我一起驼着。抬头看见前面是一家房屋中介公司,里面的人都穿得整齐,屋里亮堂堂的,让我想起了自己每一个加班的夜班。那片白光很安静,并不会打扰到路人,我就这么看着它,好像喝水一样。路过一位妈妈带着自己的小孩,妈妈在教孩子辨认路面上映射的光线,那是红色的,这是蓝色的。忽然间,夜就这样来了,但我并不想回家。

 

人都会陷入朴实的温柔之中。黑色的,伴随着静悄悄的声音。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7-08-09 22:34 | 发表评论 0/970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远景不见。

我望见天空中倒挂的钟,分针划过渐渐暗下去的蓝色,黑得深远。

想要告别的爬山虎,只有在夜里才看得见。

艰难而失败的一条路,究竟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完结。

人要等到神的到来,不想接受爱的侵略。

那天自坡路上下来,十年已经过去,我们在夜色中消失,看见空旷的球场,还有远方的某处。

再见了。

......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6-08-09 17:05 | 发表评论 0/609
你 何以始终不说话 尽管讲出不快吧。

        让我毫无知觉的被拒绝,然后沦为泥土被铲往新世界,在翻斗车拖拖拉拉的声音中消失,就此不再面对这一切。我被囚禁在轰隆隆的声响里,摒住呼吸形成了丧气的脸。

        六年后,我又走回到那片海,沙好像没有变,人所拥有的时间真是渺小,那一片片荧光绿的树影就像一个黑洞,处处都能吞噬到我想到的那一点点,海水击打的礁石也是绿色的,深绿蔓延到黑色的海里,只看见浪花是白色的,被冷风吹着的浪卷起来的呼吸,一直去到远方的船边。

        那船在海洋上飘荡,遥遥的牵着我心底流出的小溪,汇向浅蓝的水面泛起水花后,就淹没。我们也算是被清洗过的性灵,越走越远的过程里,谁都没有泥塑另一个对方而击破,绑在身上的绳索也随着时间之水浸濡,挥手吧,我的每一个部分都可以在这里被吞没。

        静悄悄的,海上没有月亮,远方丝丝缕缕缠绕的天,没有等到最好的结果。

        我梦见我上阶梯,在牛皮纸一样的光线下远远望着,我看得到他的空间,看不到他的时间了。我在黑暗里收到了你信息,什么是永远的存在,眼睛充血,看不清虚实,我仍旧在上阶梯,下阶梯,没有了时间,也就没有了他的虚影,像这所房子一样驻扎在暗黄阴影下。情人会幻化成吃人的老虎吗?情人会成为流逝的真理,在我们流动的人生里,我曾经踏上那颗清晰而快乐的石子,如今很快的掉入忧愁的河流,我无法永远的占有真理,就像不能永远的爱你一样。

       迂回的走在海边,砂砾从脚底下艰难的流过,我们都被困在了黑夜里,不想存在了。十字路口旁看到的街景,被路灯覆盖着,空荡荡的光压在上面。我们的身影还看得见吗?倏忽间好像已掉进了白天。我要去从树影中寻觅,从宽阔的马路上找到安静。     

 

        与那时擦身而过的我,一定怨恨着当时的我们。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6-06-27 02:20 | 发表评论 0/1021
但你不爱正常 我愿继续失常。

       我躺在床上,像走入了崎岖的山洞,有突出的岩石让我扭头,伸手摸了摸墙壁上的灰尘,一手的白,我在这个等待的过程里,误入了迷津。我寻求帮助,未曾听见真切的回答,我想就靠在岩壁上等石子刺进我的后背,把头置放在那不舒服的暗处,坚硬的,没有冷暖的狭小空间。被拉得长长的路啊,未料到随时都会成为终点,好像从等待里找到了结束,在这一刻,也是一种时间的停止,可能很不巧,我和你之间就要这样结束了。

       我想变得慈悲,在喜欢你的时候。因为慈悲的我,可以喜欢你很久很久,无所谓你会不会继续爱我。你是天地间幽远的念头,我寻着这个念头,发出小小的善意,身在其中,被保护着。好想乘这条船,在白光之间晃荡,去遥遥天际,拾获你的身影。

       停车场出口的上坡路,像齿轮一样,我慢慢的走着,竟然和你同步,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在很晚的夜色里,我一边听着,一边看见了脚下的碎玻璃,可能有好几块玻璃的数量,厚厚的,碎成了正方形,我觉得他们会发光,微弱的被藏于灰尘之下,踩上去在脚下滚动。那一刻,我回到了我的童年,我看见黑夜里密不可见的树木,有猫头鹰在叫,我们迅速的走着,伴着被月亮吹送的风声,我似乎明白了,倦鸟知返。

       我站在一团树叶之下,透过缝隙望着月亮,它那么近就好像路灯一样,树叶将它分割得更加锐利,亮而耀眼,我与你很近,又成为了对于我来说搭建稳定关系的那一只脚,摇摇晃晃不动了,我又抽身想走,左一望是空荡荡的校园,绿草坪灰得像夏天里的傍晚雾雾蒙蒙,右边是陌生的第一条马路,车呼呼的经过成为唯一的声音。好想闭上眼,让时光停止,哪怕是孤独的,也不要再让我随着月光流动下去。

 

       挂掉电话后,你叫我摸你的心跳,扑通扑通我们的人生,竟然来到了这一夜。我们都很开心。你坐下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这个时候才流下眼泪,你说因为老爷子没有等到,这是你啊,善良的你和可亲的你,我们的喜悦仍旧要靠眼泪来流动。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6-04-27 16:57 | 发表评论 0/726
但是我糟蹋了我 你都不会有一丝痛楚。

我在想,那女孩为什么大雪天里抽柴火。 

秦可卿的悲音入梦时,眼泪就流了下来,那是一场不需要讲自己的戏,但讲完了之后,她就去了,电话里的声音和梦里的声音一样,有一种深深的孤寂。王熙凤后来和贾瑞换了角色,被整得没有人可怜她,这是不是一件等来的喜事呢,喜欢和深爱都是喜事,也许没有得到。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是最大的托付。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张弓,在爱欲中被拉到最大,但是箭却没有了,那把箭是我不舍得吗?并非。是我要靠它认识自己吗?可能。我从中产生的疑问,就是我看不到的反面吧。

 

我明白了,那女孩为什么大雪天里抽柴火。她想做一次“我”,却总有人问。

我在回家的路上,觉得自己像是一道被射出去的光,只是很不明亮,我在这个过程里,不知会去向何处,时间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我却看见了身边所有人因它而流动,他们都不会停歇,一刻不停的变化着,我寻着他们,证明自己老了。 

我错失过生命中的偶然,一定是的,不然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活着。我一定眼睁睁的看它发生,然后无动于衷的不以为然,我们分开了,永不再见了,心里面的念想像萤火虫的微光一样忽明忽暗。路人走过的池塘,伸手拨开那些萤火,将脸埋在夜色下,倒吸了一口冷风。夏天掺杂在冬天里,什么都是肃杀萧瑟的。

远去,我躺在悲伤柔软的空气里,因热情而漂浮着,望着所有渐远而起不来身。 

走出地铁的那一刹那,城市在湿润的寒气中好像被抬高了一点点,这一点点高令我觉得孤独,我见不到你,然后没所谓,闭上眼一层薄雾轻轻包裹着,这就是平行世界的来临吧。

  

人的命运,就好像终有一天要放下,我站在原地,觉得自己不要在茫茫人海中认出你了。你去吧,我将看到各式各样的面孔,却不认识。不再记得你,也不再认识你。就在这个时空里我们封结这段命运。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6-01-28 02:36 | 发表评论 0/1678
当这一切都结束 你是否失落。

       沿路后退的时候,被树叶扫过了头发,抬头一看,才发现是一簇小的竹林,正值夜深,只能从形状辨别,往下扫了一眼,空空洞洞。我下楼道别,车灯蔓延出来的光一直扩散到我的眼角,我停留在原地,寻着光来辨认,你是否离去。

       忽而,天刚刚亮起,我们踩着人字拖并肩走着,拖鞋的声音与鸟叫交叠在一起,阳光慢慢的分隔好区域,我们走到了还没有被晒到的那一边,谈论空空荡荡的世界。 

       他趴在床上,头在床沿处埋下,为我和S的关系祷告。那时我正赖在沙发上,抱着靠枕,房间里只剩下空调的风声。我没有去猜他会祷告些什么,只是看着空调。那呼呼的像是被硬推出来的空调风,在安静的氛围里愈来愈强,我好像感觉到了一只手,张开手掌,轻轻的从我的胸口推去。我没有穿上衣,抱枕的材质扎得有些硬,裸露在外的胸和肚子似乎只有一张表皮,那双手在轻轻的压我,此时我肌肤联接的内心就像西瓜瓤一样被缓缓的推挤出水来,一点一点的感受到。神,是否你前来救我了。

       我趴在地上,以为自己只是一块碎片。冰凉的正好联接地面,望不到更远,视线渐渐的模糊,只剩下灰蒙蒙的云雾在我的脑内,我害怕亲密会被人遗忘,撒下永不被证实的弥天大谎,睡在谎言里,晕沉沉的流泪。没有人可以将我锁上,但我希望一直被禁锢,我不再追求自由了,它离我很远很远,不会理睬我。我有时可以将真实移植在梦境,浑浑噩噩度过一程,又变成了辩证的真实。

 

        就让我再一次失去吧,好像还再一次拥有。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5-06-24 01:07 | 发表评论 0/1813
旁人在暗笑 亦偷偷称呼你妄想家。

       傍晚的时候,天黑就是一程,天空从浅蓝到深蓝,一层一层的蓝色的布慢慢的盖上,偶尔会遇上路灯亮起,在并不算黑的天色中,显得弱小。抬头望,这些路灯们那一小团橙黄和暖白似乎更像贝壳里的珍珠,一点点光,不算耀眼。路灯也不并都是一样的,可能有的待了四年,有的是昨天换上,想到发光的灯泡原来时光短暂,未免有点可悲。

       有时坐地铁也会见到珍珠,在车头。黑暗的甬道里两旁的墙壁会被车厢内的光反射出一点点光,就像波光粼粼立体的湖水,更像贵妇脖子上一串有一串的珍珠,长长的,光泽只是一面,有点不知道疲倦。

       只不过,可能我们有时觉得疲倦了。我看见空荡荡的床在夏天里,黄木的床沿上面深色的黑斑,有些曾经是我想剥落下来的,远远的,我不敢走近。人影呢,消失了吧,夏天里的白色背心就像一条细细的线,穿过了纱窗门,直到树荫。我梦见恐惧,有两次,然后我缩在了被子里。

       你就像是,每次长途火车到站时,刚下车的那一阵清凉,叫人已经遗忘又忽而被记起。是的,我们的时代已经非常不同了,不再是百年一个定格,每天都可以产生新的差异,我想,他爱你那么久,也许也能是一万个世纪了,而我们都掉进了井里

       树叶们高高在上啊,轻薄的透着光,印在人的手臂上又毫无踪迹,我带着它们去看电影,高而开阔的空间,有要将头抬得很高才能望见的天花板。换胶片的时候整个厅都是暗的,偶尔手机的微光在空间内变得很渺小,有人在断断续续的聊着,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只有在安静的黑暗的空气中传来的声音,就像曾经停电的夏夜,唯有声音才是真实的。

       明明就是爱情,我却想用它来证明许多道理。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5-05-13 08:26 | 发表评论 0/2324
原来神仙鱼横渡大海会断魂 无人理睬如何求生。
  

       远方,你的追求,我总是能够听见,想象着在暗淡的天色中,树木印叠在窗户上,四处都有古老的橙黄色的灯光,影子的黑透着斑点,雨滴在窗户上滑落下来,我在我的手背上看见,一条轨迹。你会怎样去,葱葱绿绿中踩着我们的记忆,不重要的丢进不被看见的河堤。想着,总会有好奇,好奇又会将我掩埋,压抑着深深的透不过气,我拨开井盖,身下的井水凉得像你冰冷的脸庞,天很遥远,看得见的方寸永不会褪去。人生那些不可替换的真理啊,你们慢慢的消失吧,好让我残留的记忆爬上井口,见一见灰蒙蒙的你和世界。

       而今,我却只能拥有一个假装睡去的夜晚,它是爱而不见的度过。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5-03-27 23:55 | 发表评论 2/2607
何以我 来回 巡逻遍 仍然和你擦肩。
  

       我关上门,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些木纹,觉得生命仿佛静止了。眼前是局限的,只有声音可以听,我想要什么,有时会变得迟钝,再在咳嗽中磨成恐惧,它们正杂远离,任何一切都和你一样渐渐发生着变化,在乎的人消失在夜雾,坏习惯需要靠病痛才能戒掉,这就是那些最恶的治愈吧。

       我觉得,人的这一生都是在不自觉的追求苦难,我所做的选择,不知道好坏,也不愿困在窄小而温暖的树林里,光时亮时暗,氤氲着风尘沙粒,教人眼前总是黑黑的。我坐着,看你走,站起身来,送你走,我走来走去,仍旧不知道你在哪,由已知变成未知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却又还要经历由未知变成没有的过程。

       ......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5-02-17 05:32 | 发表评论 0/2540
完全为配合我软弱 也许早已不觉窒息想投降。
  

        人总是从孤独走向另一个孤独,但冬夜里的青石灰色与红砖色可以领着因寒冷而迟钝的我去到另一种空荡。

我们一同经历的无法计算的时间,层层绵绵,就像是你我都会走进的小小的饭馆,倚靠在用旧的木桌前,那一个用手指去抠陷桌角的瞬间,软软的,可能还有微微的涩。当我用手去摸那些凹下的痕迹,不知不觉间饭菜就已经上来了。冬天还在吗?它跃进了我们的空间,让我们无所察觉。

        冬天里的天亮伴随着寒冷好像是有声音的,那种掀开窗帘的一角,日光就死死的铺在了窗外的带有钝感的声音,那一刻才会觉得想睡。我常常就在床边坐着,痛到觉得应该将身体折起来才行,喝水、听着门被轻柔的风吹在寂静的夜里也很响的声音,用自己的流失而来忘记流失的一切。

        年轻的时候,爱和恨都是在同一个逼仄的空间里的,我也被挤在里面,我不爱你的时候就会要恨你,反正生命就像被线牵引着在两极来来回回的行走,一直走到爱恨编织出来一张将自己困住的网时,才隐隐约约的觉得,那些微小的可以呼吸的缝隙才是我们变老的重要的一步。我愿意变老而爱你,因为这样我会宽容我自己,也会宽容你不爱我的时候,当我觉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伸手触摸这些还在慢慢缩小的缝隙,我会明白,你能有更无限的天地。

        冬天里的傍晚没有一次温度,暗蓝的天色就像从深湖里打捞出来一样,一处又一处的灯光亮起的时候,仿佛凝结成了许多小冰块,可以观察到光的边缘被渐冻,树的枝杈是干干脆脆的,轮廓都很分明,它们竟比天色还要暗,无休止的暗下去。若寻着这天去找地,仿佛可以找到冰点,低着头风刮过脸庞,那刺痛的一瞬就可以跟他走了。当身体还在继续向前走着时,偶尔有一刻灵魂随着那阵风逃离到了背影之后的世界,他不会带回什么证明与存在给你,甚至可能不会回来,成为一个我们也不知道的分裂体,那是脆弱的,易变得,被冰冻深深折磨而冷漠的,可你不知道的是,他还是跟着走了。

        夜周而复始,这天地间的帘幕,挡在你我的面前,没有再被掀开来过,我摊开手掌,握住凝固了的温度,回到了家。

        然后我看见,帘幕外的一块黑影。

......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12-18 13:16 | 发表评论 2/2542
你回来你不回来 自从前爱到现在。
  

1.       

我想明白,是不是失败对于人生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如果是的话,就让我度过一个不重要的人生吧。

我等你过来,想象你没有变化的样子,不变真是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当我已经遗失了热情却仍能留存小心的时候,能够面对不变,已经觉得幸福。什么不会变,你的发型,你笑起来嘴唇会变得细长,你嵌进空气里的声音,还有你拥抱的力度。

我想着这些,在商场里打着圈,店面好像被缩短了焦距,向我挤压过来,我希望能够看见你的同时,凝望着人生,也许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向幻灭了吧。

爱还是不爱的问题,我也会问,我也想问,但我自己也回答了,思绪停留在这上面除去失落的时间,就是虚耗,虚耗着就能看见你。

2.

二十七岁?惊觉时间为何会停留在去年。那是我再一次在生命的旅途上遇到你,熟悉,亲切,那是一种极大的像活在舒服的空气里的感受。我想认真的去喜欢你,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

我与你走在街上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回到了青春的时候,看你的样子,夜色纯粹而安静。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在这一刻也觉得不需要知道,我觉得自己可以为了真实而放弃真实。

路途上的我们是否是这个星球上闪烁的生命呢,我愿意爱你,看着你闪闪发亮。

3.

车门关闭上,好像再一次行驶去了亘古的空间,无法探知爱与被爱,只剩茫茫的一片黑暗。

在黑暗里,我依然坐在你的身旁看着你,是沉静,是夜光中飘荡着的轻浮的波纹。波纹会映着光辉慢慢的扩散到那些,在我的前路上更远的建筑和植物上,柔柔的轮廓好不孤独,在这个时空的渡口上,长长的一条仿佛没有尽头的路,一切都要被忘记。什么又是被忘记,是我们回不了头的朝前走时,发现了记忆的伤疤,是抱有幻想时又产生了疑虑,我只好就这样接受失去。

4.

不知道是第多少个夜里的十一点,从地铁上下来,经过这片小小的商区,已经一个人影也没有。有一些店面的招牌还会亮着灯,和那些不亮灯的错落有致,但终究都会告诉人一种“我已经离开了”的感觉。那些喧闹时在这里的老板、顾客、午间坐在长凳上休息的职员,来去匆匆的健身达人们,一晃神全都不在了,他们去过自己的人生,而曾经的这里,被昏黄的灯光照耀,拉出长长的建筑的影子。

我再一次的见到了你,你的头发已经变长了一点,长出来的部分似乎更加的柔软,其实我也可以删除这些没有用的记忆和感觉,但是坐在你的对面,又可以再一次的喜欢上你。我迷失在你的声音里,满眼是声线与光线交缠的空间,被过滤的信息潇潇洒洒的走去心里,也不用顾及我的感受,静静的望着,竟这样道别。

 

我的一生所被照耀的这些光线呀,只是当年我路过小巷里的一盏孤灯,我看见我长长的影子,觉得有一点孤独,然后没有怕,半是黑暗的巷道走出去又可以忘掉知觉,那一刻以为自己走得很快,一直到今天,还不知道自己会慢了所有脚步。

5.

我和你站在地铁上,我看见你拿出耳机,戴上右耳,一边听歌,一边和我说话,这个举止让我分心,我有点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要说话,还是听歌,但刹那间你将另一只耳机伸过来,给我一起听,其实我戴上耳机后,靠近你的那只耳朵就被音乐封死了,完全听不清楚你在说着什么,但这个细小的瞬间,让我想起了那一年我们的见面,你擦着桌上的水珠,微微到来的温暖。

 失去原则,是我妥协于爱的方式,好像生命可以被别人操纵一样,充实而新奇。我们的分别是尴尬的,我不愿意就这样走下楼梯,你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彼此笑着,都很难讲出第一个再见,连挥手告别都不知道在什么方向。深蓝的夜,灰蓝的天,会带回你去他人的旅途,而我在人世洪流中,看着陌生的表情,再一次醒来。

6.

你的脸庞就好像瘦的山,幽幽的荧光打在上面的时候,棱角分明,我与你离得很近,也仿佛如云雾一样,那些停留在咫尺之间的尘埃,让我们似乎潜在海底,一点点的光,被浮游之物萦绕着。我已无法开口说话。

我们到尾都会像开走的计程车一样,闪亮的灯火蹒跚而过,又回望暗处而昏昏欲睡,在窗外你的脸,只剩下轮廓,没有终点的线条却可以让自己打结而隐藏,在暗灰的天空下,已经失去得没有来源。

 

谁把青春置之度外,又用爱去换来伤害。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11-24 23:51 | 发表评论 1/2638
只爱看同一张脸 不怪每一个人 没能完整爱一遍。
  

       我那天站在同样的位置看你离开,秋天里的透明迅速的像薄膜一样紧紧的贴在了世界之上,我低头看见自己还穿着拖鞋,脚趾甲又长了,突然觉得有一些凉意,干涸的水泥地像细碎的磨砂在皮肤的表面,然后我们就要程式化的说再见分别了。再见是一定要说出口的,不然怎样迎接新的到来,我心里所拥有的默默的小心都可以通过这句话而打上一个死结,虽然打不开,但也可以放在一旁。这是我们所预料到的吗?我不知道,我看见树木挡住了两三个行人,再远处才是你离开的路线,越来越远。

       好几次回到家仍然以为你会在,微乎其微的一瞬间会在桌子或者沙发面前束手无策,原来这个范围逐渐在扩大,我想起了从前我回到房间,可以听见的声音,顺着窗子望出去,那一个陌生的世界。我想看到我能够不去打扰的,但偏偏会去打扰。

       在夜航中,每次望见窗外不远处的星星们,就觉得是一床伸手便能掀开的被子。它的底下,是钢铁煅烧过的金红色的城市,犹如一座正在喷发又恒温的火山,反正时间在这里好像没有什么用,更远处,会被秋天的露汽包围,总是能觉得看见海洋。飞机就这样顺着平行的海岸线慢慢向下航行着,摇摇摆摆直至着陆,只会听得到空气在运转的声音。如果在远方讲话,此时的我也能模拟出幻觉,不过上天地下,无穷无尽的世界之中,我能够看见的唯有黑夜。

       仰望星空,我也只有像每一部时空穿越的科幻电影那样,把问题都交给宇宙,宇宙之外仍有一个人趴在窗户上看着,看见池塘,看见无人撩起的波纹,看见马路,看见不停闪烁的红灯。要渡过这些时间线里前进的日子,真的很困苦。

       那从未让我绝望的你,可能也需索希望吗?还是让我自己找到希望,找到失望,又找到绝望,在长长的距离和长长的时间中,妄想流动,就像夜晚出门时,总会疑虑安静的树和窗子。

       在地铁的五号线最后的车厢里,大家都不在说话,戴着帽子的少年倚靠着座位玩游戏,认真得好像连胡子都在生长。他旁边有一对情侣,隔着一个座位,被车厢里的白光照在脸上明明亮亮,两个人都沉默不语,看着地面,地是摩擦生光的,也不知是不是又一次反射在他们的脸上,那个女孩的眉毛往下走去。我的这一排座位,没有人,是前一站刚下去一个,男士,长相偏黑,不太讨喜,中年的皱纹没有规律的在脸上绕着圈,让我觉得是一种诅咒,这令我想到,如果在漩涡之地,其实也不会有失去。他走后,那种像奶黄酱一样的气温好像还留在了最后一节车厢里,但对面的三个人都没有察觉,我看看刚刚关上的地铁门,看见门外的瞬间的黑暗,手开始发凉。

 

       没有哪一刻会比这样更安静,这是料得到的失去。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11-11 08:39 | 发表评论 2/4063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你是我,已经全部消失的记忆,却又忽然间在梦里发生新的事情。

       秋天到来的时候,总有些失望的我被困住,伴随着阵阵秋风走在夜路上。那些落下的树叶是小片小片的,洒在路面上无法成堆,在黄色的路灯光下,也看不出事绿还是黄,总之是轻轻的干干的,有车路过时,会被车前灯照耀得更加惨白,好像那梨花一样,车轮一过,它们就会被一团小小的风带动起来,迅速的翻飞一个圈之后又回到地上,远远的看过去,如同花生的衣服一样脆弱。顺着叶子看上去,会看见那些还在树上的,没有飘飘洒洒往下掉的叶子,隐约觉得仍是绿色,只是失了水分,萎缩的,感觉马上要卷起一个虫子,灯光在他们的阴面将那些经络照得更加凸显,犹如人的手指。它指向河流,风吹得急,水也流得急,似乎马上就要将桥团团围住打起漩涡,我在快步向前的时候,瞥见了被光反射的蜘蛛丝,牵得很远很远,只是一瞬间的事,是呀,这些光亮都是一下子的,还有路过的那些树影,和时隐时现的自己的影子。而风与他们在不同的空间里,又困在了不好的时间里。

       很难想象一个握有大多数人青春的人的存在。直到几年之后我再一次见到他,才仿佛记得:哦,原来那一次我看见他翻过学校的铁门时,早该明白,青春像暗夜一样悄悄的消失了,剩下他越走越远的身影,映衬在身旁的石壁上,孤单得像一只动物。

       电风扇还在我的身边转啊转,我仿佛是更加安静的坐着,看着电视,思绪却已经飞过了千万里,下起雨来了,绵长的雨夜在桥上面闪耀着一个又一个影子,我的、路灯的、桥的、远处的高楼和迅速落下的雨滴的,我以为我按下手机拍下的照片,这一刻你也会看见。

       我就这样总是要急切的踏上路程,即使带着不舍得,如同失去眷恋。也许很多年内都不会在看到与那一日相同的夜景,潇潇雨下,寒凉四起,再一次浸入的时候便可以有了记忆。分不清是已拥有还是已失去的。那一年我再思索,为什么人不能拥有整座富士山呢,要绕过去所花的经年之力,还有痛,人的热情被磨灭,被无尽的困苦抛弃,被借口掩盖,被一次又一次新的奇遇冲击。当我面对夜雾还能看见因你而流淌着的执着时,也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

      我可以回答你,但最难回答的就是自己。

      然后第二年,我北上平原去,刚到火车站就掉了手机,一路上尽望辽阔的风景,十几个小时完全没有言语。是关山万里,还是人生如梦。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11-04 20:58 | 发表评论 1/4634
一旦领教现实残忍 未战会先逃。
  

       我明白了,是潮水。

       在那些丢失的岁月里,我有时会将你连同雨水一起放进世界里,清清冷冷,脚踩过水塘,任何时间,你都不会再存在。雨水落在耳旁,有一丝清凉会卷进耳蜗,令我想起了你的耳朵,耳朵的背后是混着湿气的黑夜,不必被关注,匆匆得流去。     

       低低的夜里,我走到阳台,仿佛你仍旧于此地抽上一根完整的烟,眼睛凝视远方,已不见了唯一的光,......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09-22 22:06 | 发表评论 1/2671
当日热情燃不尽 今日热情仍不尽。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是像一根刺一样,长在路边高高低低的树上,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醒来,我所抛下的岁月它已经生出新的枝桠,我看见一程又一程的天在窗外闪过,透过电话传递到这里来,而夜晚那些仅有的时间也已经不再发光,我闭上眼,感受他们已经归于平静,消解在不同的、相同的夜晚里。那仍旧是我未知的,我可能在某一天会去猜测的,也可能在某一天告诉自己不再重要的,只不过我也许分辨不出来了吧。

       我离开的时候,以为自己失去了全部,与其说是失去,不如说是自己主动放弃了全部,那种在时代里被迫接受自己的状态总是会难忘。随之而来的也有好处,我活得自在,偶尔用乐观形容也不为过,只是再再次遇到“珍惜”的时候,才会挠挠脑袋,发现“没有了”。存在过吗?一定还有,生命总归是以他的方式活着,我小心翼翼不会被打扰的“珍惜”已经不存在了,这也会是我小小的成功,也是失败。最终,我们的磁场会消失,会埋没在我们的想象空间里,那些瞬间的表情都会令我们成为过客。

       我看见你,在梦的黑暗里,隐没于世事。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08-09 16:43 | 发表评论 0/3040
1/36 [1][2][3][4][5]:
新鲜话题 新鲜生活 友情出场 成员列表 博客统计 热闹链接
我记得啊~!... (2016-8-29)
祁哥,时隔三年,再来看看你的文章,仍然是... (2016-8-27)
  师傅新年快乐!
  
 ... (2015-2-16)
  2015年了。快兑现。... (2015-1-7)
  时间最终给予的宽容,或许也只是从网中... (2014-12-19)
  @不二君不二君
  太感人了,... (2014-11-25)
  听着黄金时代看了开头。想想还是等夜深... (2014-11-25)
  
  
  看到四年的时... (2014-11-25)
  上次见到你写地铁里的人,还是你在空间... (2014-11-11)
  也许关山万里,便是蜉蝣之梦... (2014-11-11)
  瞬间的黑暗,料得到的失去。... (2014-11-11)
  清景终若斯,伤多人自老
  <... (2014-9-30)
  是潮水... (2014-9-28)
  何苦呢,CHEER UP.... (20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