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谁还在 谁别去 谁人未到。
  在真实面前,我一次又一次的被它打败。在输的同时,惨烈得更像是一种诱惑,我有的时候为事物之间的奇妙联系而深深着迷,然后在寻找的过程中,又一次肝脑涂地。所幸,这怎样都是属于自己的事情,是一个人所获得所失去的像血液一样的东西。我把这样的症状叫作真实病,如果我是它的患者的话。
  
  我的爱情命题中,也有卑微的一部分,喜欢一个人低到泥土里那并不是难事,皆因为我追求真实而得到了解,人总会因为了解而宽心,掌握了谜团之后而闭上眼顺其自然。寻找到真实就会会体尝失败,那感觉是一个人站在十字口有风吹过的凉爽,我懂得怎样辨别前路,亦懂得每条路的回转之地不过是一个源头。那些叫我唏嘘的十字路口啊,如此漂亮,放在我心里慢慢观赏。
  真实就像是我需要的呼吸,它朴实得令人着迷。曾经有一个晚上,我们许久未见,不聊过往,不问发生,不过是一同坐在床前我看电视你玩游戏,玩到兴致高的时候你会让我看着你玩,也有的时候我也会不自主的看过去。又同样在很多个时刻我都会想起那个让我逐渐明白真实的夜晚,它只会发生在悄悄的一瞬,一线之间的比任何都重要。
  
  渡过之后,会需求,那些被放大的思辨,永永远远的占据了我的情感,疑心暗生。我看水是浑浊的,我听风是呼啸的,就连坐在石凳前都会觉得沙石满地,遥远的灯光已经被欲望掩盖。回到我们的最初本来就是不容易的,我们容易变得陌生,也容易变得熟悉,容易将这一切明知故问。这一切又是这么的有趣,我知道将容易变得不容易,看起来那么简单,做起来似乎那么的难。
  非要在乎的话,也许不过是这种真实。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2-02-24 11:40 | 发表评论 0/1727
其实你是盘盘栽不要紧 是人是物仍然维护你。
  原来他不知难处。所有给予的,要求的,期许的,甚至令其失望的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张说明书,阅读过后更长新知。那是他一个人享受的世界,无所谓幻想,靠着现实积累的记忆城市,在他看过的电影里,这样的人是不会知难而退的。就像和朋友坐在一张沙发上看着恐怖片,能联系后来被火烧起来的画面。他懂得,没有什么比渴望更长久。
  
  有时候,长久慢慢过渡到绝望,如同站在气垫上喝了一杯酒,躺下去听见风一阵一阵的在耳边吹,然后体会到结束。比较不同的是,原来无望的结果也可以是柔软的,振荡的分子一周又一周的围绕的他,躺着,卧着,站着,只要是醒着,就会被麻醉。这原本就是他所面临的希望吗?他不过是清醒着。
  有一晚,他走下没有开动的滚梯,回头看灯火敞亮的办公室,那仿佛就是一个城市,空空如也,有的人消逝在白炽灯光里眉眼暗淡,有的人在绿色的凝固里神情悄然,他忽然被感动,他害怕太难被感动。
  
  他以前也常这样走着,带着喜欢和一颗心的安静,走来走去都觉得清冷,即使是炎热的夏季,呼吸的每个夜晚都是白昼里的新鲜空气,他从未意识到难,那比意识失去还要难以理解。他有一次去夫子庙买热带鱼,人群里走来走去,砂洗一般,浑身的关节被阳光照得薄弱,唯有求得那白日鱼缸金色热带鱼无声安慰。他在空房间,不乏黑暗,一把椅子就能坐着知道时间都是假的,他会想起上学路上要走上的高坡,是最好的时间启示。这两条道路不会有相逢,各是各的寂静过客。装置鱼缸的时候,他的手伸到里面,水的形状被破坏,冰冰凉凉都不愿叫醒,那一刻,痛苦都消失。
  
  又有一天,他想起了这样的害怕,拥有了新的“快乐”。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2-02-22 10:57 | 发表评论 0/1568
谁经过你面前都知道 为你 愿托着沿路飞舞。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我就启程。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离开家乡,然后用我们积累的人生经验再一次的体验离开的进行时。到机场的时候,天依然还未全亮,大厅里有导游一遍遍的教旅客怎样把自己的行李办理托运,嗓音高亢得连赶飞机的人都转过身去看两三眼,旅行团排一列长队,剩下的人排更长的一列,都在等着换登机牌。因为在看《那些年》的关系,看着灯光敌不过天光的大厅内景,被暗光还笼罩着的白炽灯光,好像去到了看见沈佳仪偷睡的打座佛堂。这是明明灭灭的分岔路,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人生。
  
  在长沙的有一晚,见了草哥,他和女友带我在他的露台酒吧喝了一杯酒和几杯茶,聊大学里的事情,又或者是大学里的人后来的事情。这是我毕业近三年第一次见他,这三年里我们包括我们共同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考研的,工作的,不知不觉走上了人生的唯一的一条路。在这条路上,我们拥有的经验越来越多,主观能动性也越来越高,但分岔出来的路也越来越少,无论如何,我们都永久怀念那个喝完了酒天大地大不问去路的大学时光。
  在那个叫做“天台不见了”的露台酒吧,我进屋就看见了手绘的......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2-02-02 16:13 | 发表评论 0/1639
太好听的恋爱 但求没挂碍。
  许多沉默的改变,渐渐变成了我们睡梦一场的过去,不过那些在我们口中翻来覆去念叨的事迹,到模糊的那一天时,说不定偶尔想起,我们拥有什么,失去什么,都敌不过回忆起来的不懊悔。这个博客里,有许许多多日期的密码,他们在年年月月里被丢弃,被忽视,一晃眼六年变过去。这六年间又有许许多多的情景被写成密码暂久留存于此,屡次提醒自己清醒如梦的昨天。
  
  身边有两对情侣分手了,在与这个博客的平行时空里,他们曾经相识相爱。我有幸感受过当中的喜悦与痛苦,包括青春的我们依然在爱情中挣扎和渐渐要学习的爱情经验。我有的时候满是羡慕,有的时候又充满难过,在这两段亲眼细见的爱情里,过去但并不如初。在《那些年》里沈佳宜有一句话,她说人生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徒劳无功的,那句话成了那段爱情的谮言,因为这句话,我将这部电影看了三遍,它提供了我们难过的最好说服,哪怕是我们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想起的那些弥漫在天花板上的闪烁的过去,一点点的不甘心,换取一点点的勇敢。
  
  两对变成了四个人,然后四个人走了三四年各自又受了伤,如果倒带人生的话,是否难亲不密。这个当下,更提醒自己抉择,他人的关口,他人的想法,最重要的他人的痛苦。那个容易被我们忽视的无法体验的源自爱的痛苦,转化成了许多我和其他人会见到的东西。
  我还记得sandee生日的那个夜晚,我们也拥有各自的难过,那样的难过不难度过,几个人在一起互相消磨。我时常想起那个消沉的夜晚,如果那不是末日的欢聚,仍尚有激励。那些热爱与盼望都消逝的时候,无论是长江边的你还是玻璃门前的我,都平静度过。
  
  是的,如果没有成为记忆,也许什么都会变。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2-01-20 00:18 | 发表评论 0/1672
为何情不可永久 来来回回 我只站在门外。
  31日的晚上我在通往景地的告诉上,车窗外黑得几乎看不见一切的山云或者公路,看看表还有半个小时便要跨年,手中的MP3已经没有电,车里的人们在谈论着电影,好像一个静止的生活。那条路上我不停的走神,有一刻我想到有一次桃之坐长途汽车时拍下的十几张灰蓝色的天际,叫人疲惫,仿佛走在山路上,昏昏沉沉享受留恋的时刻。我对灰尘印象深刻,它像雨刷一般在我记忆中的画面走走停停。那天我打开微信反复听了小五的信息许多次,想起了我们坐在国贸门口看见了那个尘灰稀疏的北京城,希冀的永远都会流逝,不管我们记不记得,我们总会被迫换上其他的愿望。
  
  我会记得2011年里曾经发生过的这些时刻,他们无关未来是什么样子,令我不再问究竟。
  1.那天晚上在家里睡,夜光水母发着幽幽的绿光,半拉开的窗帘外是暖黄的色调,整个北京望出去,正好是橙雾一样,朦朦胧胧映照着房间特别温暖。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觉得自己活在了一个掺杂着沙的水晶城市里,那份感觉很美妙。
  
  2.工作的缘故让我见到还算喜欢的Y,处女座,冷静,疏淡,清清爽爽很是迷人,有些小小的自......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2-01-05 01:02 | 发表评论 1/3659
请想起我 如绿草 当这地球没有花。
  当我坐在电脑面前吃牛板筋的此刻,开始意识到遗矢电话是一件多么令人难过的事情。上一次也是这样,我一个人在火车上看平原,享受安静甚至是平静,那感觉我怀疑像要成佛成魔,什么都是放下心来的,有欲无欲只有一根线牵着。那一眼望过去只有几棵树的平原我至今都还记得,后来我想像它入夜的模样,心境开阔,群山被移到眼外,隧道成为路途,这是难过的演变,称之为悲。
  我意识得很晚,有些事情会没有理由存在,万千条线牵连着就等同于没有线,捆绑着一个人变是困顿住一个人,这无形还会变成失落,看着自己绝望。
  
  前天的八点,吃过晚饭听着音乐在棚外散步,月亮和高高的屋顶被广阔无垠的深蓝天空挤压到一边,那与蓝黑天空平行的月光,像极了当年的我们。灯光比月光更集中,屋里的鱼游在惨淡的水中,冰凉的石凳上无法被还原所需要的要求。这一晚伴着月光极其相似,一生无欲求的赤条条来去,为了爱你而将爱放下,在最无限的时候妥协,天地属于你时也不属于你。我又听到那首《与你共枕》,岁月替我在它的身上注下了许多互相被伤害的色彩,在伤害里,或是在妄想里。
  
  我想起来是这样的夜晚塑成了我们的默契,我看着你像个孩子样的对我说好冷好冷你为什么不冷,之后孤独的上路,将一道道墙壁刻在记忆深海,阻挡来去的风,我送你一程,换来三两沉默,那是我一生中数次怀念的时刻,用无声换取安宁。后来我一个人度过过数之不尽的这样的夜晚,仍然怀念。许多事情并不以数量之少而变得弥足珍贵,我庆幸自己好像泥路上的微尘一般能够重复经历,,这是用万千数目堆积起来的通道,那么多人生版本中,重复让人最幸福。
  
  我记得许许多多年前,那个尚是唯一的夜晚,萤火虫散着微光,感觉水沟里会有鱼虾,踩着月光走路,没有从前,没有过去,也没想过后来,黑暗沿途曾与你有过一昼景。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11-24 23:56 | 发表评论 0/2340
若告别你未够失恋悲壮 连云端都上满光。
  正是因为我们的不可能,成就了我们的虚幻。
  
  我最近又想起了几件大事纪,连拍电影都难以回避的时代背景。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记下,只是想起来时丰盛有趣,那场面是大大的盘子里有汤油菜,一盘一盘摆在茶几上,然后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好像一直坐着沙发,他们坐小凳子在对面,我们很开心的聊天,还一起看电视,吃很多很多的饭,乐不思蜀。那平常的回忆就像云烟,想不起来时无声无息,想起来时又触摸不到。
  那好像九十年代,我听见纱窗门的声响,睡觉到自然醒,好像热又好像不热,温度在记忆里丧失,有的时候走出去买菜,看着一条赤裸裸的大街才知道是夏天,那树叶遮着公交车的去路,一层一层蔓延到天空。会有自行车推着走,不小的菜市,其实痕迹没有留下多少,再一抬头才是大大的太阳。那阳光好大,又照射在马路上,等待雨天。没有多少个雨天,也没有多少个云海,甚至没有夜晚,但那就是全部的生活啊,有人摇着扇子下楼,我在石凳上看星星,阿木跑了一圈后蹲在我的身边。他不懂星星,他也许知道世界跑一圈,还是有人会在那个位置,然后大家再跑一圈。那是夜晚会发生的神迹,有的人知道,有的人在乎,有的人假装错过。那个石凳也在九十年代,一切都在提醒着我是回暖的记忆,我跟随上楼,打开门,听见声音,又睡下,我想想又重新开始了吧。
  
  是的,让他像云烟,切莫靠近。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9-23 23:58 | 发表评论 0/1805
我共你 活着太寂寞 无非更想快乐。
  我很想记录那晚唤起我回忆的绿豆汤,不过是换了一种配搭,却让我记得几年前的某一个清晨,我悄悄的回家,闻到的香味。
  我记得是六月初,早晨的天气残留着一些褪掉的雾气,将快要出来的太阳光线打散,像放在网袋里一样将空气与尘埃分成一块一粒都是有形状的。那楼梯我也是记得的,灰色的水泥台阶,走上去的时候隔着窗子就是每晚会看见的马路口,从前总是在这个时候睡下……不过这些都是赘述,以及仍旧值得回想的气味,而那些真正发生的事,却愿意被我们藏在心底。我们都当那是平常事一件,我觉得那是特殊的就应该是属于平凡的。这些真正存在于我们之间的距离,我想那是真空的吧。
  
  在喝着那碗绿豆汤的时候,小五给我唱了一首终身美丽。每次这首歌都能让我想起郑秀文肥肥的样子去看前男友每一场的音乐会,这些记忆促使我每次看电影其实都不愿意她和刘德华在一起。正好应了那句半空之中自卑都放低。后来我唱那年回来拍的作业的主题曲1874,那一年我坐在火车上看青葱山色下猜度出来的鬼故事,它讲将不舍的都放弃,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修为。这是我第二次在KTV里碰的MV版本,上一次是在南京和蝶和嘠布在一起,她们都记得那部电影。
  绿豆汤我记得,歌我记得,人我也记得。
  
  
  宇宙中有无数的星球,连通着彼此以及自然的智慧,也包括我们。可是是什么谋杀了我们放弃的日子,那些时间里,有我们最理智的无常。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8-29 01:24 | 发表评论 2/1997
永远跳进梦内 年月复再 我仍然在每日寻觅爱。
  昨晚作了一个梦,远远近近的距离在古老的旧居,那是黄昏时在屋子里的光线,一张脸靠得很近,周围又暗了一些,没有什么话语,或者根本是我不记得了。本来也无意记得这个梦,在下午的时候忽然间又想起来,如此稀少但对我来说珍贵的梦境,险些就这么忘了,模糊的时刻总被记得很牢固,没有什么再能将这些已稀释过的稀释。
  
  
......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8-23 23:06 | 发表评论 0/1631
我对天高声一再呼喊 爱不到我就算吧
  北京的夏天真的很短,短得就像每段短暂的恋爱一样,教人留下许多盲点。雷雨过后,城市的水汽释放缓慢,每个人面孔上写着新鲜,还有孤独,那钢筋水泥之间的绿叶是蒙蔽疑点的忧郁物,无人敢认是恋爱狂。昨日搬家,很晚才结束,从小区里走出来,水洼正好映着银行的日光灯,明亮得入世。这个场景,我从前也见到过,大学住过的房子对面就是一家工行,整个夜晚都发着白光,它和红绿灯成了我最好的陪伴物,与光恋爱,拥有世间所有。
  
  选择永不让人后悔,理智只是打不败时间。我曾见过《寒舍》的现实演绎,我也认识“恋爱家”,经历过“曾受伤变害怕”,在冬季看到满地的雪花的时候也会想起这首歌。我仍记得那日走出地铁后看见生了锈的月亮,衬得天空深蓝浸染。
  
  我不太记得那是哪一个夜晚,不会流动的夜晚。我在送走你之后,站在雨夜里的白炽灯光下吃了许多东西,烤鱿鱼,烤肠,烤肉串,混着一滴一滴的雨水往嘴了送,雨把天空拉低了一层,马路上车来车往,只有我头上的灯光和车站灯牌亮着光,离开不过是最平常的事,却样样使人害怕。那天的雨下了一整夜,情形就好像EASON的那首《绵绵》,无人聊天,我就看了一夜的雨,从树叶到路面,由绿到黄,好像去到泥土的世界,眼里看到的便是一切。虽然不太记得,但这些细节我仍旧能够感受到,兴许有一日我翻开当天的日记,会降离别当作一场雨。
  
  立秋后的第三场雨,我已经在北京渐渐麻木的生活,当初我也没有梦想,人走一步,我走一步,谁会料到几年后的将来,我的自信不过是因为来自你的乐天,好事坏事都交托与我,活得几日便有进取,仿佛在折磨又仿佛在享受,到后来我才懂得这是真正的互相消磨,那些有椅子上,电脑中,水杯里发出的自然的奇怪的声响,是最明显的见证,每一个雨夜我都听得见他们在消逝,而你我也变得太难被感动。
  我还是像以前一样,遇到下雨就想拖着鞋出去散步,那你那边的遥远世界呢,是不是把这当个笑话。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8-18 20:40 | 发表评论 2/1720
这种命运迟早光临 如我想清醒再生存。
  那天和妹妹看完哈7出来,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我提议我们走一段路,在那条路上,我们谈到了我爷爷和她奶奶的病,人生不能抵抗生老病死的宿命。那个夜晚宁静如水塘,......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8-09 14:36 | 发表评论 0/1558
沿路鼻酸可否伸手牵你手 是你说我可得救。
  下班走回家,刚好又听到《我很好》,于是又过渡到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怀念,这首歌词像是度身定做,字字入心,每次让我的心紧绷成一块很小很小的坚硬的石头,然后我抬头看着操场上的风车,转啊转的,想说过去又有什么好想了,每次都是这么一些。是的,每次都要让自己耐心的留在旅途上。
  
  前几天有一晚,传言北京会地震,我从外面回来,依靠在床上,听窗外的雨声,大概是感觉末日要来临,想起几年前做过的一个类似的梦,也是下着一场巨大的黑雨,地下的生命苏醒,在一圈又一圈的跑着。那个梦后来我在看了哈利波特的第三部之后,与摄魂怪的形象重叠到了一起,又损失掉了许多快乐,接着几年后还与跟着你的某场大雨重叠在一起,增加了几重现实。原来迷梦清醒,命途中的哀愁全为虚假的真实。我坐着没多久,应该是睡着了,睡睡醒醒,像往常每一日一样,闹铃就开始响了。闷雷过后,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觉得有些雨下到房间里,湿漉漉的撇不清。那些我们不想要的,偏偏就像水一样重造着你。
  
  雨天的时候,我更会走路回家,浑身湿个透,途中会循环播放《河内》,“就像有微风,拂过了生命的相同。”那些人生中能承受的,不能承受的,都会浑然一片,撤回记忆,“让我有了想要下车的冲动”。它让我郁结于心的故事成为琥珀,埋藏在一层又一层浇灌进我身体里的雨水里,被一次又一次的回想覆盖着,重叠过一次有一次的现实,忘掉最开始的样子,忘掉看得见的缝隙,忘掉它还会发出声音。
  它是苏守的故事,在一次路过弄城的火车上,他想起了从前的事,当微风吹过,朗月清照,一路上的平原安静而动人,直到慢慢下起了弄城才有的雨水,他忽然有了想要回去的冲动,他比我们谁都幸运,在那个故事里,没有人会追问他结果,他永永远远的停在了冲动的那一刻,他挣扎,也享受,因为无数个后来的自己会记得那一个的感觉,解决一辈子的疑惑。
  
  生命短暂而长久,只会有那么一瞬间才是熟悉的。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7-31 23:00 | 发表评论 1/1805
只盼相依 哪管见尽遗憾世事。
  北京这几天都在下雨,如果在南京,我就会开始想你了吧。现在的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做了,没有时间。北京的雨怎么都下不到,那种天幕下连成一线的雨雾是决计不会出现的,偶尔大的时候,我站在窗边看,浑浑噩噩降成一片,那会让我想起在南京的无数个夜晚,在窗前看雨,夜是夜,光是光,雨水洒在他们的中间,湿漉漉的依恋。
  
  我想起那一年和何璐看还珠,下好大的雪,我一个人晚上走路去店里,一路上都在唱富士山下,路边的积雪映得天边亮亮的,好自在的景象。我和何璐看到很晚,留下了许多聊天记录,那时我们说,看完那一次,电视上再放就不会看下一次了。而现在新还珠在播,像我们这种被老剧养大的人早已失去了兴致。
  不知道,那一年我们手牵手唱着还珠2主题曲的朋友们还有没有在看,记不记得那个夏天我们所发生的故事,然后不久之后便青春散去。也或许那个时候才开始青春,然后我们每一年看同样的暑期电视剧,遇到不同的人,开始学会爱,理解爱,还有放弃爱,更叹息的时候,还珠好像什么都没有给我们带来,只带来的戏里和戏外那是不同的。
  
  同每一个还珠粉一样,希望赵薇和苏有朋会在一起,赵薇生女,苏有朋性向不明,这哪是十多年后会想到的结局。接受过一个又一个的结局之后,生活就不算什么了,就如同下雨的时候,我就想起你,雨停了,我就打开电脑,继续煲剧,想到深时,写一篇日志,也不知不觉度过了这么多年。做过承诺,逃过欺骗,自由身外是监牢,阻碍我们的藤蔓如同天网离我们很远,人有时就是个盲人,做什么都不如闭上眼想想自己心里那个。
  
  这几天,我还重温完了哈利系列的所有电影,想起了写过的那封长信,又记得许多遗漏的细节。不知为什么一直回想起比尔和芙蓉婚礼的片段,我在书得那里停了很久,生活困顿不止,要看别人爱,要在学会成全别人之后在学会成全自己,那是哈利遇到危险的开始,关于邓布利多的不实传闻对他形成了困惑,他一路寻找,战胜了自己,而我呢,也曾寻找,更剥落了一些灵魂碎片。
  
  第七部终结篇真正的要来了,虽然都喜欢,但我的喜欢与你的喜欢并不是常常碰到,我们一早在迷宫入口面前就选错了路,平行线上样样相同,却永远都走不到一起。你走到尾了吗?我还在徘徊。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7-22 00:34 | 发表评论 5/1983
从头细数命运由什么铸成 心境每秒在注释生命。
  回家清理电脑,很久没有用这台电脑写过博客。
  这一周钟心梅离组了,她要走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被她拍醒,跟我道别,然后和每一个人道别,奚老师不在,我和小树送她出去。一路上我想起那次我们去卜蜂莲花前的广场上吃东西,刚刚初夏,傍晚的风暖洋洋的,我吃了我这一年第一份炒河粉,钟心梅吃的也应该是这一年第一份的炒凉皮,我们找了一个没有遮阳伞的座位,再加上之前买的寿司和小树买的麻辣烫正好放上一桌,那桌子是夏天吃冰的饮料的长桌子,三个人正好不拥挤。吃的时候风吹得更大,我吃完的寿司盒被吹走,还有芥末酱留在了桌上,小树一边抱怨风大一边抱怨麻辣烫难吃,于是我们就互相吃对方的食物,如果晚上不是要上班,那应该是这个时节最舒服的活动,不过就这么一次,连暖洋洋的风都很少再吹起。进入仲夏便是离别的季节,是我们自始自终在体会的一生都在不断的分离。
  
  这周搬进来了新的室友,我不再一个人住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被破坏,让我觉得我开始要度过一个不好的阶段。我最喜欢冬天的时候,出门喝酒喝到很晚,沅仔有时候没睡在床上上网,有时候睡了在床上打着呼,房间里亮着灯,开着暖气暖暖的。沅仔在的时候他会把窗帘拉上,那房间就好像有了一个外国童话里的火炉,显得很充实,如果是我一个人我就会把窗帘拉上,早上一醒来就可以看见亮光。我们会相约周末回家,他有家也要如此奔波,令我觉得活在世界,如同身陷囹圄。后来沅仔也走了,追求自己想要的,那时间正好是我所谓的人生低谷。
  
  今天和沅仔吃饭,还有他的女朋友。和她女朋友见面都是去年了,她带菠萝包来公司给我们吃,跟着就出国读书和沅仔发展异国恋了,吃完整顿饭,她明天又要走了,年底的时候沅仔会去那玩,大世界哪儿都能去。
  今天我们所记录的琐碎是将来要一片又一片拾起的脚印,人走越多路越难寻分离路,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在上海,做着自由梦。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7-11 00:14 | 发表评论 3/3510
你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失去的都是人生。
  青女来北京玩了几天,两个晚上我们都在酒吧里见面,坐着说话,开心得很。她走的那天晚上,我正好散步回去,走着走着就想起了当时我俩一起看《每当变幻时》,那个时候我们的身后坐着一对老年夫妇,在一个下午人数不超过10个的场次里,最集中的便是我们中间一块,我和青女看得欢快。电影银幕上杨千嬅和陈奕迅的脸上幽幽的光芒,在讲述一个变幻时舍得与记得故事。一晃即是四年,四年里,你读了研究生,我在北京换了几份工作,我们没有运气遇上千禧世纪欢乐又一年,还要烦恼世界末日会不会来临。
  
  青女告诉我陈祎雯又回到了南京的工作,让我很羡慕,我忽然怀念起我和她在一起在讨厌南京的时刻,然后走得时候爱得要命,我有时候在家里闭上眼就觉得在自己以前租的房子里,然后觉得等一等朋友们就会到来。我也想过要回到南京,但那似乎不太可能。我早已明白我这一生人,回头路难走,回头爱难弃。
  我怕活着矛盾,却总是身处矛盾,近来许多个晚上我都躺在床上想要寻找自己,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都无法想得太远,我害怕这种因为无知的拒绝,它会扼杀掉我整个人生唯一的信心。
  
  青女还是那么柔软,她有着我最喜欢交朋友的优点,不试图给人压力,不试图给人下定义,不试图揣测你的观点,我和她之间不会出现“控制”,如果没有控制,我们也就不会失去。青女给我说,大一六一那一天她第一次喝酒喝到吐,而我第一次吐应该是在她的生日宴上。这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了。
  我永远都记着那些舒舒服服的日子啊,也有忧愁,但回忆里总是多着南京舒舒服服柔软的夜风呀。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1-06-30 15:43 | 发表评论 5/1930
6/24 9[6][7][8][9][10]:
新鲜话题 新鲜生活 友情出场 成员列表 博客统计 热闹链接
我记得啊~!... (2016-8-29)
祁哥,时隔三年,再来看看你的文章,仍然是... (2016-8-27)
  师傅新年快乐!
  
 ... (2015-2-16)
  2015年了。快兑现。... (2015-1-7)
  时间最终给予的宽容,或许也只是从网中... (2014-12-19)
  @不二君不二君
  太感人了,... (2014-11-25)
  听着黄金时代看了开头。想想还是等夜深... (2014-11-25)
  
  
  看到四年的时... (2014-11-25)
  上次见到你写地铁里的人,还是你在空间... (2014-11-11)
  也许关山万里,便是蜉蝣之梦... (2014-11-11)
  瞬间的黑暗,料得到的失去。... (2014-11-11)
  清景终若斯,伤多人自老
  <... (2014-9-30)
  是潮水... (2014-9-28)
  何苦呢,CHEER UP.... (20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