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在我背后 千里外 什么也没有。
  

       我觉得有时候很想念一个人,好像是那种快要发烧前的征兆,喉咙与额头都被罩上了一层棉纱似的东西,令人局促与恐惧,并且难以停顿下来,仿佛被投进了无望的时空。车辆横亘在天空下的灰色布景里,一个人的路途上有许多不曾看见的绳索,缚住自己的手脚而变得不安。

1.

       他的电影,票房五万。K的命运好像在上一世就写好了,这辈子注定拍一些没人想看的电影。真是很奇怪,连创作都有它自己的命道。

       K做导演,是因为他认认真真的爱过一个人,但那个人并不爱他。他们是拥有默契彼此了解的好友,后来她和别人在一起,他痛下决心离开了她。这一离开,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于是,他做导演,拍电影,想象她会走进电影院花120分钟的时间去看他,然后发现他是他,他们之间的回忆流在那时也会产生,像烟雾一样消散在世界的某个电影院里,他一定能感觉得到,她眼睛里的东西。

       当他拍到第四部电影的时候,他去到她的城市,打听到她的下落,窥探她的行踪,在他的电影下画的最后一天,她终于走进了电影院,他看见,她望着他的电影海报,思索了几分钟,又忽然回过头。K看见了她的眼神,一秒钟。

       那个晚上,她和丈夫抱着孩子走进了满场的动画片的厅,k站在自己的电影海报面前目送她,这样他也算是感受到她了吧。

       K的这部电影,票房仅有三万。它讲述了一位27岁的年轻人,因为不想成为自己,于是四周与人争吵,最后自杀的忧郁故事。谁会爱看?

       二十年过去,他正在拍自己的第七部电影,有一场女主角辞职的戏,女主角的工作时清洁工,那天早上,他赫然发现她来做了群众演员,当了清洁工。她似乎已经忘记他是谁,拿着扫把,站在摄影机里,望着远方。远方是剧组的场记板,上面写着k的名字,电影的名字,再远方是那座电影院,那张海报上的编剧是她的名字,更远的远方是k的第一部电影,空无一人的电影院里,她一个人默默流泪。他纪录下了这个镜头,六分钟的固定长镜头,原封不动的放在了电影里。

       那部电影,票房五万。观众太少,不知道是谁看了。

2.

       她厌倦了当演员之后,才开始做导演,当年潜规则换来的名和利,统统都押在了第一部电影上。不过这个时代,你押什么都不会相等的换回什么,电影也是有它的运气的。她的运气来了,和男演员恋爱,电影卖座,最后还拿了新人导演奖,一时风光无二。

       一年后,她开拍自己的第二部戏,男人们的战争,还有花边新闻说她将男演员一个接一个的爱。当然,并不是空穴来风,电影里的三个男主角,分别、依次与她谈了三个月的恋爱。

       男一号最花心,和导演谈恋爱的同时,还有着一个圈内女友。一面在戏里铁骨铮铮,一面在戏外又柔情蜜意,他给她说最动听的情话,她觉得电影和他都是命运,来到身旁的,才是最实在的。男二号最听话,她教会他演戏更上一层楼,于是他每天都会扮演一个角色哄她来开心,她怀念逝去的父亲,有时他也竟然能演来父亲的影子。男三号最实在,每星期都送一个礼物,漂亮的剪刀又或是有趣的书本,作为导演她也交换,换了什么只有他才知道。

      努力的她将这三段感情完成了她的第三部爱情电影,票房大卖。庆功会上,她又与男主角十指紧扣,好像永远爱不累。她忘记了,她请来的男主角的三位原型,都坐在下面,微笑着看她。

      拍戏的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她已经拍了八部戏了,如同故事的开始一样,每一部戏,她都会换一个男朋友,第六部的时候,她甚至结婚生子,然后离婚拍戏。她的电影受欢迎,满满的都是真诚。人们都快要相信,她是用真心去交换爱了。

就在那时,她的运气走了,离婚后的她,肥胖,脱发,脾气古怪,并且每部戏都有爱的宣言来追求男演员。她似乎只有拍以自己为原型的传记电影才能成功。

       连这个时候,那个许多年前,她爱上的最实在的男三号,竟然赌气将当年的礼物全部还给了她,她站在这些礼物面前,又看看自己,笑了笑说,也许还能回到最好的时候。

       那个晚上,她作了一个梦,梦见那个听话的男二号,成为影帝。梦里的夜晚,他好像成为了她的父亲,带着奖杯和礼物来看她,她有些羞涩,肥胖的身躯紧张的抖动。那份礼物,是她幼时的日记,她一页页的翻着,直到最后一页:

我的理想,要努力学习,拼命工作,拿很多奖。

       “父亲”望着她,摸摸她的头发,然后又握着她那肥胖的手,拿起笔,写下了一行字。

       这个时候,她醒了,她想知道他写了什么,却没有找到那本日记。

       后来,她拍了一部电影叫作《女儿的日记》,她没有和“爸爸”恋爱,没有变瘦,得了许多奖,然后孤独的死去了。

       我们当然要记得她的名字,她叫作K.

 

3.

       《我带着火锅味坐上了地铁》

       我带着火锅味坐上了地铁

       那感觉和叫外卖不同

       好像失手打翻了你没有喝完的汤

       我的旁边,她还在游戏

       然后带上耳机,看着电影

       听不到的火锅味依旧残留

       我的前面,她拉着行李

       远行回家,连同胖胖的雨衣

       她看看我,用摇头示意

       而我自己,抱着书包,慢慢的靠近

       我的鼻子只能闻到书包上的香气

       我闭上眼睛,不看她和她

       我们都爱做骗自己的自己

       我带着火锅味坐上了地铁

       喝醉了的人也坐上了地铁

       真是谢天谢地

       他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气味仿佛又一次的不存在

       火锅味理智的逃过两次

       你贪图了什么便吃到了什么

       原来演员K还写过这么一首小诗。

       我不认为我可以将过去说得清,幻想着从前想过很多次的画面时也出现了演员,岁月的雨水不停的穿插进灯光明亮的画面里,日与夜的交替将面孔慢慢的模糊。

       面对失去时,我只有闭上眼睛,假装没有机会睡着。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04-30 04:15 | 发表评论 0/2944
就算给你的爱石沉大海 青春飞逝就再找不回来。
  

       走的时候,南京的天软绵绵的,太阳就像柔软的塑料袋一样覆盖在我们的身上,和时间一起生长。这个时候人会不想动,好像要等待漫长的时间去经历已经经历的生活。远处的桥是我想象的远方,想象路过时大雨已经落下,没有人懂得真正的去放手,只是被迫在河岸行走看那湍急的水流而浑身湿漉。你的想象是什么样子,游过的鱼是什么颜色,烟圈一缕一缕上扬的时候停留在哪儿,这些我都已经不知道了。我在匆匆的世界里只有恍惚听到一声再见。

       

       潜到寻常的梦里,失落的问,我竟什么时候才可以忘掉你。接受失去并不难,我只是还要接受这接受。我看得见不灭的灵魂和伸出的双手,唯独看不见我眼里关于你的念头。黑色像纱幔一样层层叠叠的依附在世界之上,光被影子遮住,褪成不同的灰色,我静静的躺着,望着天空,束手无策。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03-30 22:56 | 发表评论 1/4367
我以前是冠军 怎会惯 做后备爱人。

       你在楼下望着我,目送我离去。整个世界好像有人做过的易逝的梦,叫我推门进去,那门后另一番天地,当我回头去时我知道我们又就此告别了。你那毫无不在乎的诚心,还会令我们在流光中相遇吗?阳光明亮的爆炸,我们已不知去到了哪个时代。为何时空在我们之间穿梭自如,相隔千里的遥远身体,醒在透明的清晨,睁开眼的陌生世界,寻找安慰的马路边,遇上你都不会在下沉。

       我记得那一晚见过你之后,就觉得你是这个世上我认识最久的陌生人。藏青色的天空有一双巨大的翅膀覆盖着,他缓缓的扫过城市里的你我的双眼,直到我们忘记了当年的旅途。那个时候我每一天都会陪你走到很远的车站坐车,回家的路上弥漫的沙尘,一道道地刷在身上,等我再自己走回家时,天已经黑了。我常常感叹时间过得好快,将我独自一个人留到了这样晚。这些,我也差不多快被那双无形的翅膀扇动得忘记了。

       直到昨天,我和你见面,然后送你上车,我站在站台,你上车后隔着车窗与我招手,我才想起来。原来我们也是从来路走来。那些年里,我被迫迅速的学习如何坦然,一学就是四年,我在小小的城市里,也明白到,在人心的世界里,可以活得这样的自由而又无处落下。在那些往事就要被埋没在谁也不在乎的时候,又总是被一点一点的记起。

 

       二十几岁的我们,似乎已经不再年轻。我看见你和他一直走到了现在,而我因着这些那些放不下的小事,也走到了现在。天空中的无形翅膀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但我已经习惯那夜空之中,还有着一双手,偶尔抚摸过我的头顶,去教我遗忘那些快要被想起的事。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02-17 05:59 | 发表评论 3/5348
这一生这么长赶上了你 偏不知终点时你在何地。

你和我都留在了温柔的夏天,我在树荫下看着仿佛会发出声音的灯光,刚刚入夜。许多人走来走去,我也走来走去。他们都带着杏黄色的光斑,遮住那些看不见的轻松表情。你走过来,又走进门去,白墙里的表情出现在了八年前,坐在楼梯上,仰望遥远的时空,原来我已不再是少年了。

 

他还在天桥上,痛失悲伤与期待,呵一口白气好像便能重头再来。黑夜将一条条路都刷成颗粒,在广阔的世界里变成平面,他总想着在这路上走着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地的尽头是什么?是招一招手就会出现的出租车,还是跟随在每一个人身后不用知道目的,那些远远的发着光的地方永远只是在过去。

 

我和你一起走过马路,遁入不知道是哪的都市里。

......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4-01-01 21:09 | 发表评论 0/3709
没有感情不怨命 难道你我以相恋失恋去切磋。

       那天我去见你,整天都很紧张,你温柔,懂得与我相处的方式,叫我束手无策,同时也很安心。我们先是去到你住的小区里的小店里吃水饺,简单的看着对方,然后你带我去你家看看,一切都顺其自然,我最担心你问我在想什么,或者这一年里又在做什么,不过你没有问。你叫我帮你改论文,又叫我看你玩俄罗斯方块,并且问我是不是比从前厉害了。那时你迷恋上玩掏金矿这个游戏,我看见你身上的热情感到十分的熟悉。你叫我看着你玩,一看就看了很久。我觉得好舒服啊,很久没有这样,不用关心自己的生活了。不过时间不能让我永远得这样看着,我还是要离开了。

       你送我下楼,我心里并不是很想走。一出楼梯口,便看见亮着空车的出租车,我低下了头,仿佛这样就是没有看见。我看着最后几级楼梯,边走边听见你说,走出去再打车吧,反正你还不想这么早走。我的眼泪差点都要流下来。

       生活好像还在昨天,昨天过去,今天又会见面,不问我的过来,不问我的将来。

       我还爱着你,我还是少年。

       并非从一而终的过去,会教人拾取一些路途上的生活的折磨,由事实而发生的思考,总是显得像摇摇欲坠的木楼一样,柔软吗?他很危险。凭感性支撑起的小小承托,仿佛也能包纳世界。这是许多人尚且喜欢另外的许多人的方式,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对绝望产生疑问,回答它,变得麻木。这种滋长的最大理性,成为我爱你的方式。

      印象里灰色而潮湿的天色,下着小雨,我路过街旁的花店,那些松动的路砖,随时会被不小心踩上而脏水四溅,行人们打着伞,可以遮住脸上的神色,花店里传来王力宏的《can you feel my world》,那首歌在沉重的天气下格外的动听。我想快些走回家,看《流金岁月》,表妹转过头来同我说话,一晃眼就好像可以太阳晒。晴天的时候,灰尘真是多呀,下雨的时候,又满是泥泞。

      最怀念的,是我同你的亲密,那是电影院里,皱着眉头不说话的你,银幕上的光让你的双眼闪闪发亮,秋风也无法将这些带走。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11-24 13:32 | 发表评论 1/3615
也许不爱不难 但如未成佛升仙也会怕爱情前途黯淡。

       坐在已经洗得发旧的浅红色的沙发上,等你抽完最后一根烟。好像有巍峨的影子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用余光瞟到一点点火光,房间里只有一盏暗暗的顶灯,最明亮的地方反而在角落,那里空空如也。你穿着秋天的外套,拉链拉到最低,有风吹了进来,不知怎的,眼前有许多黄色的银杏叶,你起身,拿出那双冬天里穿得鞋,就要走了,我也跟着起身,眼睛还离不开刚刚熄灭的烟头与未散的烟雾,一切都是暗暗的,昏黄的光影扫过你的面庞,一眨眼,就会关山万里了。我们已经提前进入到了深秋,没有一点夏天的征兆,浓而亮的夜晚在树影间在水池间,你坐进了车里,车内的灯打在你的前面,我远远的在外面望着,是去到了旧的时代了吗?你戴着厚厚的围巾,我们不通信息,一醒来,你听那路上的声音,不管有多远,我仿佛也能听得见。

       在许多还算遥远的时间里,我没有来得及看到将来的方向,天空、建筑、路过的学校大门都被灰蒙蒙的气候遮盖着,有时候凉意在我以外的时间开始凝固,越发看不见任何的形状,不想伸手拭去去浮尘,只想低头走过快要到来的冬天。

       又是一年过去,我遥望那些路过的河水,站在桥上,想着远方的人,无法分享成功与失败,甚至要怀念那一句看上去的示好。陌生遮掩了我们之间的许多感情,藏在白皙的皮肤和浓墨一样的眉峰里,闭上眼,它在跳动,好像你提着夜宿的洗具走进深深的黑夜里,只有路面上的纹路让世界并不纯粹,冷风和树,每一样都在秋天告别。

        我们为什么会分开那么久啊,久到时间没有了意义。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10-28 00:56 | 发表评论 0/4004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九月三十日的夜晚,天空里已经没有了闪亮的星,我看着眼前的世界漩涡,暗棕红的尘沙粒遮住了曾遇到过的路程,有许多我已经看不见。

       我忽然想起夫子庙,那是一个似乎只有外地人才会一去的地方,印象里我每一次去,感觉都差不太多,杂乱的商品,空气里弥漫着沉重与促狭,即使在晴日,也会被那里阴霾的一片天压在心上。那天我与你坐在沿街的马路,所有的成为光影,不知目的,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一眼望过去,好像天顶就托在头顶,矮矮得不能再矮。世界的一切都像当时一样被固定得无法改变吧,转过头去,那条长长的走来的路,一直延伸到了更明亮的地方。只有一次,我记忆里快要遗忘的那一次,我再次去到了那,想不起来的记忆,没有经过的马路,令得这世界的天空好像再高了一点点。

       这是我现在的感受。原来人旅居在世上,要告别地方千千遍。

       在我习惯告别的这些年里,仿佛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人。那个擅造谎言的你渐渐消失在空气的另一面,他们将你的脸涂拭一次又一次,直到偶尔闪现在莫名的天气里,连着建筑与绿叶。

       而阳光在这些高高低低的建筑当中成为了一种彩漆,探听着我和小五任何一个时间都会说的话语,在我们分别的时刻,我仍旧觉得彼此依然是时代推着我们认真的向前的少年。

 

        我不用听我自己去说,光凭那些光影,就可成为你。我不听谎言,不听妄言,我知道那是我知道的你。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9-30 22:54 | 发表评论 0/3718
还未化灰的脸 留在梦中演变。
  

       看完《三国》后,赵云站在桌子上握着网球拿太极的样子在我的脑子里浮现了许久。邓九云手长脚长,演浑身是胆的赵云再好不过。在戏一直逼问老师要学谋略获成功到最后,如果关羽只是驳嘴的话,赵云才是真正的为己力辩,那个傻傻的张飞还在身边转着圈。《三国》里几乎每一个人物都在说着孤独,关羽张飞不被看见,曹操周瑜没有朋友、孔明华佗任再聪明都只是被需要的工具,更别说不知道要什么的献帝与孙权了。唯独这个赵云,一字不说孤独,却自己将自己孤立了。她是朗朗夜空下的月影,世人成狂成痴时,仍旧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她要不到而孤寂。那种孤寂好像是她人生中偶得的片刻休息。

       我记得上一次看完《贾宝玉》回来的路上,已经是走出剧院很远了,还是能看到三五成群满脸满足的人在各个路口打车。我在路口等车时,碰见一对普通情侣在单车上等红灯。女的问我,是不是今天工体有演出啊,我说是保利剧院。她又问是什么,我回答她是《贾宝玉》,然后男生问是免费的票吗,女生赶紧说当然不是,她说她知道,是何韵诗演的。我告诉她明晚后晚还有,她回应到票价很贵吧。是不是便宜票已经卖完了。我摇头说不一定,开演前还有黄牛,也许有便宜的。她看着我,对我笑,说我知道啦,然后男生骑车载着她过了马路,走的时候,她还跟我比着OK的手势。在那个看完戏后休息的片刻,这个夜晚因为林生的作品感动,看过的,没看的,好像都被生命触动,大梦谁先觉。

       你是否已经醒来?

       前几天的寻常夜里,月亮缺了一个边,好像谁用刀子轻轻的划去了一样,即使在依旧炎热的秋夜里,仍然显得清冷。我在树下看着它,被暗沉的叶子遮掩得破碎,我仿佛又看见了你柔然的侧脸,眉毛深深的陷进路灯下,只有微微的一束光,和月光掺杂在一起,包含在我们说话的声音里,你隐没在雨后,往后躲着,眼神向远方延伸,我不知道那清明的秋天里谁的身影会模糊不见。

       是呀,人心善变,唯有你柔软的面孔永不变。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9-01 03:09 | 发表评论 0/4345
曾自称好人 然而失恋竟使我仍无仇恨泪印。

        所有得到的,最后也许都只会是那雨夜里的一池水,在本不该出现的归路上,多迈开两三步绕过了它,水面上是不同深浅的水灰色,还有几滴雨落在上面,形成小小的波纹,那些远处被路灯照亮的湿漉漉的地面,闪着微黄的光,仿佛长长的夜没有尽头,我伴着它们孤独的走着,时间似乎被拉长,它和多年以前的那个雨夜并无二致,我看见你柔然的字迹印在昏黄的路灯上,很高很高,越来越模糊,你的影子慢慢变宽。不管还是不是多年前的那个你,在这个雨夜里,我依然能够看见从前的你和现在的你,这是不同的,是多少个清醒又沉重的夜晚里,那雨水浇在身上,教我重复的想起你。

       我的心中有四季的风景,想着你的样子,也可以度过一年又一年。 

      

       在地铁上,经过空调的寒冷空气包围着,是白色,比眼光还要亮,我看着脑海中一行又一行的文字,文字变成图像,又变成天地之间的窗外的景色,绿绿黄黄的平原,一棵又一棵不知疲倦跑过的孤独的树,忽然转变的阴天,远山映在你蓝色的明亮面孔上,天明天暗,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闭上眼,我听见你轻轻的走过我的身旁,那是一种等待人的步伐,好像许多年后我会跟着经过,睁开眼,是河流的速度,水缓慢的静止着,一点一点不动,快要见到倒影,那是十六岁的太阳,原来,它可以照耀到这样的远。我好像被封闭在那样的一段时空里,没有世界比这个世界更大。

        浮尘里的道路上偶尔驶过一辆车,车灯映着石榴红的天色,然后雷声响了起来,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那声响与每一个夜里我站在窗子边听到的没有区别,唰——唰——许多恐惧和失去就这样的消失了。那些坐落在一楼的人家有些是开着灯的,远远望去还能透过窗户瞄到一些暖黄的灯光,那一刻就似乎活在了文学作品里,有空调也在响,雷声消失后,它的声音逐渐变大,我寻找到一栋旧的建筑,石灰色的墙壁显得格外安静。

 

        我看着这些,不过是紧张要意识“我又失去了”和“我还是失去了”。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8-16 23:40 | 发表评论 0/3145
我的生存之道。

       在我十八岁那年,曾经有人在夜里给我讲故事,故事很简单,讲一个人被世界当做小白鼠,行走的过程中被迫的丢失了许多东西,有他最宝贵的心和花,最后那个人走到鲜血满地。我因为这个故事,开始了解到另一种爱,了解到爱即失去,而那个给我带来这个故事的人,仿佛像尘埃一样留在缝隙。

       那个故事,是说没有证明的人,你仍旧还没有遇到。生命的信心仿佛源于此,对它认真,便是对他真实。

       转眼间,我来到了二十七岁,在我迅速的走到人生的今天的时候,曾经作过这样的一个梦。

       我梦见独自一个人在空旷旷的房间里,那是夜晚的奥林匹亚宫殿,大理石砖反射月光映在柱子上,我看见自己的影子一动也不动,跟着我慢慢的移动,好像要寻找什么,黑暗密布。这一切被造梦者看在眼里,在梦里还有一个影子,他也看着我的恐惧惊慌,我又一步一步移到通向卧室的门口,除了贯穿而来的风,似乎什么也没有,于是又往回走,客厅大门有声音在响,好像有脚步声传来,我回头望,什么也看不见。未知促使我靠在了柱子上,他的视线移向了敞开的大门,并没有什么人进来,于是他朝我眨了眨眼,又摆了摆手,示意什么都没有,我在梦里笑,因为安全,这一刻我什么都看得见。我笑的时候,造梦者在梦外流着泪,这也许是我不久将要拥抱的茫茫宇宙。

        终于,我觉得疲倦,还有失去。

 

        年少的我们,没有时间去想明天,也没有时间想想现在,仿佛流失在一堆疑问和满足当中走着夜路。我是这样走过来的,走到期待感渐失,遇到重复便觉得满足,我的自由天地被无形之中的手给遮住,他用规律的指法敲击出了我的人生,不过我还会在想,过去的我,一定会成为一张纸片,被夹在书本的某一页许多年。

       翻开它,就翻开了傍晚,等待着吃饭,然后上网,然后看电影,看电视剧,躺在床上看书,听虚拟的时间逝去,岁月和真是还差那么一点点,有风,好像也没有,无法去到更远的时间,我因为想你而定格。

 

        二十七岁,让一切成为未知,好过成为失去。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8-09 20:03 | 发表评论 1/2530
其实你可知 总想你旧名字。
  

没有变,也不算远离,空气被掺和进了,清楚而稳定的光。

 

我还在夜里走着的时候,只剩下半片的路灯,这半边的灯光陆陆续续的将叶子照亮,还有偶尔出现的电线杆。车停在另半边,也是很整齐,好像自己能代替缺少的路灯存在。也许他们不仅没有光亮,也没有停滞的虚无。原来这客观就是虚无,打破生活的沉寂,为那像油一样的灯光吸引,思索我依然走在这里,又或者车水马龙的白天,在路边呕吐。

 

世界大,天地长。

......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7-20 01:07 | 发表评论 0/2531
原谅我悲观过界 令你与我少了几里漫步。

       餐桌下的猫与森林里的诚实,哪一个会带我走出困境,没有灯的空间,那些白色会隐藏,被风轻轻的送入咽喉,掩盖永久降临的悲伤。那些幼年记忆,好像夜晚的山石筑成,林间的猫头鹰,石砂墙上的颗粒,人群之间互相映照,忽而回到很小的时候,一个人走夜路,察觉不到几秒之后,恐惧,无知,对星星好奇,害怕大树上会掉下蛇来,甚至怀念那双被丢掉的拖鞋。在那个时候咬掉的指甲直到现在依然有人不间断的说,我看着远方,远方是水塘,田园,还有被废弃的火车洞。好像面对南方重新学语言,乌云就在眼前,傍晚下的嘴形刚好合上。

       我觉得,那些似乎永远的跟着我,碎掉的玻璃茶几,扯坏的红黄蓝积木,还有打完游戏后要走的夜路。我看不见任何一切,我几乎只能靠手去摸到石墙,很近很近我才能知道,有沟,有二楼,有铁门。

       树下吹来的凉风呀,我要学习的第一课,很快就过去了,没有人会预料到,那些爱过的,想爱的,会被我坐滑梯一样,抛诸脑后,我几乎是用物理的速度,全然不顾,投入的去接受放弃。有些事,就那么的瞬间的过去了。

       我闭上眼,在黑暗里想象一条光亮的直线,金属,泥土,世界的一切竟然就这样的被迫存在着。弯弯曲曲的路程,无限可能走到了那里。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7-17 22:40 | 发表评论 0/2669
断断续续的千个夜晚 一切将吹散。

       我看见发丝渐渐落下,飘飘扬扬几千万公里,这世界是否一切都难亲不密,我还不知道。梦,成为了我去见到你的最好的方式,浓浓的黑夜里,永远不变的脸庞,还有即将要到来的离别。岁月难辨真假,分别难敌再聚,我看着已经不再熟悉的面孔,和熟悉的神情。天知道,也许仍然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我在冰天雪地里的脚步,直往上攀,眼睛看见的那些了解,似乎已经渐渐失去了。岁月一长,雪就下得频繁,掩盖了那些默契,唯有我大惊失神,用光了,也没有重逢,心里有所准备的,最好是留在虚空的梦里。是寻常的夏天晚上,我坐在床上读小说,月光透过纱窗恰巧有一片铺在了地上,下了床去,便看见屋外的施工工地,还有人在忙碌着,水泥铁架间些许金属的声音变得客观,关了电脑后,我们发短信,从文字到文字,没有声音,只有夏夜里难以回忆起来的温度,是被含在月光里的揣摩。

       我今天坐在黑暗的空间里,看见影像,原想到那一晚我们在各自的时空里读书,想象的成为鲜亮的,鲜亮的又已经逝去,唯有那黄色的凝固的月光一动不动,不为我们所变。

       那黑暗的小雨,凉凉的滴在身上,找不到路灯的位置,就好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那些高楼如同浮游生物一样只有星星点点微弱的光亮,身处这海底,仿佛还会不断得被向上推涌。走着走着就会失去知觉了,与水共存一体,车站台最亮的光芒也只是水母教人催眠,那光亮真的要睡去了,要和水一样流走了,要成为孤独的你了。

       走着走着,不过是又过一年。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7-10 23:59 | 发表评论 0/2862
任我卖力在照料 得到敬爱像亲人。

       没有见到你,却又梦见你了。令我察觉那些残念仍然在周身成为进攻的人,在我夜里经过的那些梧桐树影时,被我呼吸进去。在匆匆而至的岁月里,我一早择放弃,仿佛被推着进入了黄梅雨天,面对天地,仍旧放不下。

       这仍旧是,不断的失去你。那些仓惶与掩藏,总会被主观的放大与对话,直到去到梦里,我和你还在并肩走在街道上,用不被记住的分别去表白,去像淋过雨一样的痛哭。

       我恍惚觉得,这一次,你一定是见过我的。是一个短短的我未察觉的三秒。虽然我看不见,也听不见,我感受到了被多了一重视角的新天地。然后我又带着它离开了,未知,陌生,还可以创造更大的世界。一定是像那个故事里一样,我想我也许只需要三秒钟。

       不知道那些因你、为你、爱你、憎你写的歌,你都听过吗?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6-24 12:16 | 发表评论 1/2448
没有途中的灰尘 掩饰我伤痕。
  

       我猜这世上一定有许多隐形人,他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做着许多事情。那些不被看见的事情是最累的,累而无形的隐形人眼泪又会是什么样,我很好奇。相比好奇,我更想去做一个隐形人,看见世界,遁而无踪。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也许要等到万万年之后。

       那个时候,不知地球与“我”,哪个还在存在,“他”知道我今日所想,是为了什么,如果觉得累,又会否喜悦万万年前的满足感。现在的“我”,缩小时空,只是明天回到南京。今天细妹问我,你会不会有一天也离开北京,好难回答的问题。我的思绪又飘回到南京,雨夜里,我一个人听着陈绮贞的《太聪明》,淌着雨水,走到很远。

       那是隐形吗?那是一个人的自由。广阔天地,遥遥远方,雨和万物,都在静止。这静止与我连成动作,不被看见而隐形。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这是埋没在你我看不见时空里的片刻,如烟如雾,像光和尘。

       在离开你之后,再也不问自己为什么。不必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变成水,变成空气。我觉得活着就是自己。

春光与我.. | 苏守 | 2013-06-19 23:47 | 发表评论 0/1862
2/24 [1][2][3][4][5]:
新鲜话题 新鲜生活 友情出场 成员列表 博客统计 热闹链接
我记得啊~!... (2016-8-29)
祁哥,时隔三年,再来看看你的文章,仍然是... (2016-8-27)
  师傅新年快乐!
  
 ... (2015-2-16)
  2015年了。快兑现。... (2015-1-7)
  时间最终给予的宽容,或许也只是从网中... (2014-12-19)
  @不二君不二君
  太感人了,... (2014-11-25)
  听着黄金时代看了开头。想想还是等夜深... (2014-11-25)
  
  
  看到四年的时... (2014-11-25)
  上次见到你写地铁里的人,还是你在空间... (2014-11-11)
  也许关山万里,便是蜉蝣之梦... (2014-11-11)
  瞬间的黑暗,料得到的失去。... (2014-11-11)
  清景终若斯,伤多人自老
  <... (2014-9-30)
  是潮水... (2014-9-28)
  何苦呢,CHEER UP.... (20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