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专栏

秦晖专栏

秦晖:两种危机的互动——十字路口的全球化进程

秦晖 发表于 2009-04-02 15:31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3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德国技术合作公司与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于2009年3月28-29日在中国海口共同主办以“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增长与改革”为主题的“亚洲新兴经济体经济社会改革政策对话”。

刚才我的同事孙立平教授做了一个很精彩的演讲,其实我这个演讲与他的演讲有很多关系,我同意他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我们的危机和美国的危机是不一样的,我强调的是(中美两国的危机)不仅不一样,甚至是截然相反的,他着重从发展阶段的角度讲,他认为这个东西是和进入耐用消费品时代有关,我更多的是从制度层面。的确是这样,这之前吴敬琏先生也谈过同样的意见,吴敬琏先生、孙立平和我大致上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都认为我们中国现在出现的问题是内生性的。
如果有所谓1929年的所谓生产过剩危机,现在全世界最厉害的可能就是中国,没有发生太大的问题是因为我们有很大一块外需。如果没有外需,中国的过剩就很难过。美国发生的正好相反,就是由于过度消费造成的,过度消费引申到向全世界透支导致的。
最近北大的陈平先生曾经说,这个危机其实是福利......

再论“低人权优势”

秦晖 发表于 2009-02-18 11:1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34
有一个问题是不存在争议的,就是我对低人权优势下的经济增长是一种强烈的批判态度。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用低人权增长如何如何不道德来反驳我。在这一点上没有争议。李实在上一次会的时候有一个评价就很好,他说我的意思就是中国现在的模式还不如拉美,是一种比拉美还要低一挡的模式。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意思。至于它是不是低一档,这当然是可以讨论了。但是显然我没有肯定的意思。但这只是价值判断。
  如果回到事实判断:低人权是不是对南非和中国的经济奇迹产生作用了呢?我觉得肯定不是唯一的作用。我一开始就说了,如果中国只有低人权,那就是北朝鲜,根本不可能有高增长的。我一再强调南非也好,中国也好,都是全球化加低人权。由于低人权,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就特别有出口商品,吸引资本的优势。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像中国或南非用这样的条件来招揽资本家,推出血汗工厂的商品。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刚才已经讲了,我再重复一遍:没有全球化,中国就是北朝鲜;没有低人权,中国就是东欧。大家知道东欧是不可能像中国一样推出血汗工厂的商品。尤其是东欧要加入欧盟。加入欧盟的成本有多大?欧盟的福利门槛要比自由门槛高得多了。
  ......

强调农民地权,限制“圈地运动”

秦晖 发表于 2008-12-02 14:1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摘要:新农村建设、城市化疾进突出的地权问题,其实质不在于“公私”,而在于“官民”。由于官民之间缺少委托代理机制,权责不对应,致使农民连土地使用权都不能保证,这导致“圈地运动”的劣性发展。以维护农民权利为核心推进地权改革,尊重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并部分地承认其土地所有权,这一改革虽然应该慎重,但却不宜久拖。

 一、地权应当归农

 新农村建设的一个核心内容是扩大公共品的投入。这原是政府本着多予少取的原则为农民办的好事,但由于体制的制约却往往发生权责颠倒,把为农民尽服务之责变成向农民行管制之权,于是在一些地方的新农村建设中出现了对农民不肯合作的抱怨。有的地方提出“免征农业税后对农民的约束机制消失了”,要求重建这种“约束机制”;有的地方明确指示“要采取强制措施,确保新农村建设工作得以顺利进行”。结果在这些地方,新农村建设往往变成一场“收地拆房运动”,这导致近年来一直存在的土地制度争论出现两极化的趋势:一些人因担心收地拆房运动蔓延而再次发出土地私有的呼吁;另一些人却为顺利进行收地拆房而要求改变现行承包制,在“集体”......

秦晖: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的原动力

秦晖 发表于 2008-11-26 10:3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2

我觉得现在我们讲传统也好,现代化也好,本身是一种话语,而这个话语是表达某种意思的。用语言哲学的话来讲,这里有所谓“能指”与“所指”的距离。这个话语能表达什么意思呢?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有人讲过一句话说西方所有人都声称他们是基督徒,但是基督徒之间的差别往往要比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的差别还要大。儒家也是这样。我觉得中国历史上讲儒家的人形形色色,但他们之间的冲突,往往也要比儒与非儒更大。因此,我觉得索绪尔提出的两个原则很重要的。他说这个话语本身是可以任意解释的,也就是所谓的“能指”和“所指”之间的关系遵循“任意原则”,但是这样的话,语言还有什么意义呢?索绪尔认为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就在于不同话语的“能指”之间是有冲突的,也就是说话语的意义主要是根据能指与能指之间的“差异原则”(有的人叫做对立原则)来确定的。简单地说,任何一种学说,思想,它都是由一堆Goodwords,即好词来构成的,任何一种学说都说我要的是仁义道德,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等等,从来没有一种学说说我主张杀人放火、欺男霸女、尔虞我诈。但是,对于任何一种学说如果你仅仅看这个Goodwords你就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你......

不要驱逐城市贫民

秦晖 发表于 2008-10-27 17:3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94
  秦晖教授的家,在靠近清华校园的蓝旗营小区。如果有双眼睛自空中俯瞰,会看到这个位于10楼的120多平米的小格子里,堆满了书。
  
  一捆捆,一摞摞,以集团军方阵的样式占据了书架之外的客厅、阳台、过道,甚至在秦晖的书房兼卧室里,它们排成两列占了半张床,好几本,是翻到某页趴着的姿势,好像随时等着主人往下看。
  
  过去的14年里,秦晖、金雁夫妇完成了住宅的两次更新:一次从40多平米到70多平米,一部分书终于可从纸箱里出来,而来访者不用在不足5平米的过道里与主人交谈了;2001年搬进蓝旗营,两位优秀学者(注:金雁是中央编译局研究员,在前苏联及东欧问题上有独到见解,写过著名的《回望1917——关于十月革命的若干问题》)终于能以现在的方式与书籍相对。
  
  “大问题要越做越小,小问题要越做越大”,秦晖记着导师赵俪生先生的话,学术研究不仅超拔宏观,更从微观细部对社会现实发出声音。譬如最近的“不能驱逐进城打工的外来人员”,虽被一部分媒体解读为“清华教授秦晖建议深圳率先兴建贫民区”,但他并不介意,一面写文章解释,一面希望政府及更多的人能给予同情的......

左手要福利,右手要自由

秦晖 发表于 2008-03-14 17:3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1


时 间:2008年3月1日下午



地 点:万圣书园




我讲过,我主张的不是什么第三条道路,我也不太同意超越左与右的说法,因为超越左与右往往意味着比现有的左派或者右派都要更高明。但实际上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很可能不是要比他们都高明的问题,不管他们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做到的一些事情,我们不管左派和右派都能做到,我觉得这恐怕是真正的问题。



为了区别所谓超越左与右和我的主张的区别,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我的朋友出了一趟国,去了美国转了转,后来又去瑞典转了转,回来就做了一个报告,他认为美国和瑞典都很不好,美国自由竞争太过分,一点都不保护穷人,很不人道,两极分化很厉害。但是瑞典也不好,福利国家搞得太过分了,养懒汉,使大家都不求上进。所以我们都不能学美国和瑞典,我们要搞一个比美国和瑞典更好的东西,这大概就是所谓超越左与右,也可能是所谓的第三条道路。



大家知道,这话不是一点道路都没有,因为我们的确看到,在现在的发达国家中,不管是实行所谓自由放任的国家,像美国还是实行......

土地与保障以及“土地换保障”

秦晖 发表于 2007-12-02 11:06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3

“我以为,当前关于农民问题的各种说法千奇百怪,但两个说法最为虚伪:一是说让农民当自耕农他们会失去保障,把他们弄成佃户反倒有保障了!二是说:只许官府征地、不许农民卖地,这是为了农民的利益!”

近年来,农民缺少社会保障的情况日益受到关注,而与此同时各种非农业性土地开发和政府“卖地财政”对土地的需求又急剧增加,于是“土地换保障”的说法流行起来。

应当说,这种说法在理论上比起过去那种 “不许农民处置土地就是‘保障’了农民”的“土地福利论”来是个进步,因为它至少承认了土地的所谓“非私有”状态并没有给农民提供保障,而在实践中,比起过去造成大量“三无农民”(无地、无业、无保障)的“圈地运动”来,以提供社会保障作为“圈地”的条件也是进了一步,如果主事者足够仁慈,农民土地被圈占后得到足够的“保障”的皆大欢喜案例也不是没有。

但中国的事情往往是好心人搞试点通常会成功,一旦普遍实行,就是另一回事了。“土地换保障”如果作为一种强制措施来推广,我们有理由表示强烈的担心。

有田可佃,就无需保障?

......

尺蠖效应恐成中国发展隐忧

秦晖 发表于 2007-11-14 11:29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5
今天国际学界,尤其是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的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中国崩溃论。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象,实际则是内部危机与全球化压力日益严重,难免崩溃。其二和其三都相反,认为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与繁荣的奇迹,但对此则按西方经济学两大阵营的传统学理形成两种相反的解释:古典自由经济学把“中国奇迹”归功于经济自由化或市场化的成功,而左派经济学或凯恩斯经济学则归功于“社会主义”或政府干预、管控的成功。

我认为这三大主流认识都有严重偏差: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在全球化中应对自如是事实,“虚假论”、“崩溃论”不对。但这种增长既不像偏左的论者那样可以解释为“政府成功”,也不像偏右论者所言可以解释为“市场成功”,更与所谓“市场政府双重成功”不相干。

由于先验偏好和信息不全,各家都力图对“中国的成功”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解释:中国经济的非自由色彩令左派欣赏,而它的非福利色彩则令右派欣赏,同时它又以穷国快速发展的形象令第三世界艳羡。于是本来对现代左派和右派、对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构成严重挑战的中国,却同时受到上述......

全球化第三种可能——世界中国化

秦晖 发表于 2007-11-08 13:4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06


 对于在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处在什么地位,通常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说中国的体制不适于全球化,在全球化过程中肯定出问题,所谓“中国崩溃论”;还有一种比较积极的说法,认为全球化是对中国的改造,世界会用比较先进的规则改造中国,中国将会和世界接轨,首先讲的是和市场经济接轨,还有讲民主制度接轨,只是没有明确说。我有一个看法,现在来看,除了这两者,恐怕也有第三种选择和第三种可能。

 这第三种可能,有没有可能是中国演变了国际规则,而不是世界演变了中国呢?当然,过去我们经常讲要解放全人类,要用社会主义的那套东西拯救世界上2/3的苦难兄弟,现在当然不是这个意义上的转变了——我觉得有一种可能,就是用中国在权力不受制约的前提下形成的有某种特征的市场经济,改变了全球市场经济经过100多年已经形成的某些规则。在中国经济的高增长面前,国际上经济学界一片唱赞歌的声音,这包含了他们在理论上没有办法对这种现象作出解释的无奈。中国的这种经济模式既不是自由放任、又不是福利国家,这种状况应该是世界上的左派、右派都不满意的,但是现在左派、右派都想用中国的高增长来为他们......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央集责主义”

秦晖 发表于 2006-05-19 10:3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68
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央集责主义”——《大突破:新中国私营经济风云录》研讨会


出版的时候我提了两句话,之所以这么提是有感而发的,前两年出现郎咸平引起国企改革争论,郎咸平坦率来说我认为他提问题非常重要的,因为中国的改革,尤其国企改革的确存在一小拨人任意处置公共资产严重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提得非常重要,而且老实说这个问题也不是我最早,反正比郎咸平提得早的人有的是,我也提得尖锐的多,我认为问题提得不错的,解释这个问题的主意绝对是错的,而且这错老实说很简单,比如他说通过国有资产流失得出不要对民营企业寄于幻想,第二个要主张搞中央集权主义,我说你只要变一个字这个说法就有道理了,从你讲的现实中只能推出中央集责主义,因为很明显是你控制公共资产,你控制不住不是应该负责任,怎么反而让你权利更加不受制约才行,如果你权利更大,不受制约,就可以任意处置公共国有资产了。
  
  要说对民营资产不要抱幻想,老实说这个事情引起很大影响,以至于现在有一些所谓的右派都讲民企原罪,前几年我记得有一场关于民企原罪的讨论,好像民企有原罪不容置疑的,争论是......
页码: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