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月色
我不问谁的梦象草头露 做了我一夜的墓
最怕月晓风清欲坠时 失落了墓门的钥匙
有人把枕当作仙人袖 在袖内的壁上题着惜别字
我不问从谁的梦里醒来 自叹我的悲哀明净
如轻舟 不载一滴泪水


搬家了,搬家了

2005-7-11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自己搜索了一个BLOG程序,就要把这个BLOG搬家了
新朋老友,都请去这边捧场
新地址从此去
谢谢谢谢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7-11 20:05 评论(0)


夜里来的大蝴蝶

2005-7-3 星期日(Sunday) 晴
妻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的时候,我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妻从书房里跑出来,脸上带着兴奋的酡红色:“快来看,我们家阳台上有一只大蝴蝶!”
从书房门口看出去,赫然看见这只大蝴蝶伏在墙上。灯光之下,只见它安静而从容,优美的身体呈现出对称和和谐,细看来每一个细节有着巧妙的形状和色泽,充分展现着自然的美妙和神奇。
我家住在16层,真难亏它怎么飞上来。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鬼魂,它回来寻找它自己。可是我家的后阳台并没有花。风呼呼吹过,只是将它的翼翅吹起,但是它的手足还是紧紧抓在墙上。真是个可怜惜的小东西。
兴冲冲的给它拍了照片,便发给朋友们共赏。winny却说,这并不是蝴蝶,不过是只大蛾子罢了。她说,每一只蛾子都是有灵魂的,那死后不得超生的灵魂无处可去,便附着在蛾子身上,回到这世间来了结前生的恩怨。因为,每只蛾子都有怨气。而在清明那天,如果打死了蝴蝶啊蛾子啊,那是注定要有劫难的。
我叹了口气。姑不论真假,这个传说却是极对我的口味。我家乡在湘西南的山村,听过许多山鬼的传说,对鬼魂有着难以言状的好奇和喜欢。(参见我的《山鬼》一文)在我看来,鬼魂真是个极有趣的事物,有着对俗世的种种认知,而无俗世的种种牵挂,浪漫而神奇。
子曰敬鬼神而远之,我于鬼神,也是属于叶公好龙一类的。当然妖精除外。事实上我一直期待着有一个雪肤花貌的花月妖在月白风清的秋夜来到我的书斋,与我对对对联论论诗赋,如若一定要“荐枕席”,我简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的。
可是花月妖不来。现在在我的书斋外的,只是这只蝴蝶或者蛾子固执的趴在墙上。不知道半夜里是否又会化成穿着淡黄衣裳的仙女飘然而入我梦呢?
大蝴蝶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7-03 22:41 评论(1)


海上烟云

2005-7-1 星期五(Friday) 晴
在海上见惯波涛和风雨,对日月阴晴四时变化渐渐淡然,然而当我对着日出日落前后的烟云变化,还是不禁心潮起伏。
年来心思淡如水,血脉里却还是流动着可以随时蓬勃而起的青春。
海上烟云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7-01 10:29 评论(3)


歌声里的爱情

2005-6-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 七八年前的冬天的夜里,我坐在山村的窗前,听着雪落在寂寞的沧桑的土地上,心里怀着一些春花秋月的伤感和少年初次萌动的相思,那时候心里既有少年无法承受的惆怅、痛苦也有丝丝的甜蜜,这大概也就是情感罢。
 世事永远向前发展,我也终于有过一些感情的经历,慢慢的也就明白了当年是何等的笨拙可笑,这时候夜半坐在窗前的我,“柳条折尽花飞尽”,心里只有如水的平静以及丝丝的苦涩了。
 从窗户里遥望湛蓝深邃的天空,星月莹莹,然而都遥不可及。这样的夜里,且去听听别人的歌罢。
 “隔壁班的女孩,怎么还不走过我的窗前?”这是美丽爱情的萌芽了;这个痴情的小男孩,若干年之后却已经改过自新了: “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可是永远是什么?什么都可以放弃,什么都可以忘记”,是的,爱不过一场是可以无数次排演的戏而已,厌烦了么,将稿子撕去,重新拟过罢?
 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洒脱,我也听到有人在唱了:“不知道你到底是那里好,这么多年还忘不了”,这大概是明知故犯一类的罢?“既不回头,何必不忘”?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罢?
 我又听到那个个性奇特的女子王菲在幽幽地说:既然所有男人都是花心的,那就索性找个漂亮的罢。结婚了,又离婚了;又找男友了,又分手了。一场吸引无数眼珠的游戏,最终安然落下帷幕,当事人心中或许有些许难言的感觉,只不过是向但愁天下无事的媒体贡献了一些话题。聪明如王菲,在爱情这个幌子面前,也还是失了神。
 “我想这世上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一起慢慢变老,等到老的哪里都去不了,再坐在那里慢慢聊”,那个漂亮的女子柔情蜜意地唱着,满脸的幸福。这歌还在世上流行,可是爱情却已经过去了。回过身来,我又听到她在哀哀切切地唱:“好多次我几乎放弃了,却又想起我们说过要一起变老”,然而悲伤的情歌并不能挽救这个爱情的神话,人还没老,已经曲终人散到了散场时候。茶花女玛格丽特说:“虽然我活不长,却终会比你爱我的时间长一些”,——是这一场童话的最贴切的批注。
 却又远远的听到缠绵缱绻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了。极温柔的、反复低回的倾诉,怕是听者都要痴醉的罢,你且听,黄永玉那老头在冷冷地说:“如果朱丽叶与罗密欧活下去,不知他们老了以后对爱情有没有新的看法?”如此则有情人难成眷属固然是悲剧,得成眷属恐怕则是另一场悲剧了。
 美妙的歌声里,所有的爱情,注定都是悲剧。不管以悲哀还是以喜悦开端,终究是同样凄凉的结局。
 歌渐次唱过,凄厉之音,其能久乎?你听罢,弦断了;你看罢,漫街都已是五颜六色的爱情,愈夜愈迷离。可是当中还是有一种声音在唱着:现在还在唱着悲伤的情歌,一直会唱到新歌为止。既然太阳每天都照常升起,这爱情的歌,永远都在旧话重提。
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25 20:01 评论(6)


墙漆

2005-6-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去年搬进新居前,特意把墙都刷成淡淡的绿色,颜色代号叫做“沧海月明”。自从搬进新居来便觉得诸事不顺,高人指点说这种颜色不好,并举例说某某人大委员家里刷了这种颜色也出了事,又有某某总经理也是,如此云云,最后又说这种颜色尤其对女主人不利。
这种事情我一向是半信半疑,但是本着宁可信其有的考虑,今天还是去换了另外一种淡淡的黄色。
呜呼,人生命运之奇,岂是人意之所可揣测左右?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造物的用心,不料犹在我意度之外。虽然如此,我还是要遵从高人的这些指点,尽管于高高在上的造物看来,不过一笑而已。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25 19:12 评论(2)


木叶萧萧与木叶尽脱

2005-6-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木叶萧萧与木叶尽脱哪一种更萧瑟?
木叶萧萧,是一种欲不能得的悲哀;不管万紫千红,毕竟留不住,总被雨打风吹去。无边落木萧萧下,有悲壮,更有乱、离之哀。
而木叶尽脱,却是繁华落尽之后的解脱。天色淡青高远,疏影横空,简洁干练,自有一种沧桑历尽的平静。悲哀自然是有的,却也淡淡。
如你我所知,深红浅碧,都不长久;西风过后,只剩下那些枝干还在指着天空,即如红颜褪去白骨森森。
可是,虽然好物不长,虽然红颜要化成白骨,杨柳还是告诉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
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22 14:57 评论(1)


琐屑的生活

2005-6-21 星期二(Tuesday) 晴
在琐屑的生活里,最美好的东西都会磨灭殆尽。爱情固然经不起琐屑生活的折腾,任何雄心壮志在日复一日的琐屑里,也不免灰飞烟灭。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唯有琐屑的生活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昨天又在网上碰到一位久违的朋友。她在北师大中文系毕业之后,居然远赴英伦留学。现在学业既然有成,于事物的见识与态度也更上层楼了。她的一起毕业的同学,或成家或就业,然而在山水清出山浊,不少都已经面目全非。隔着这两三年时光看来,真有飘茵堕溷之慨,时日愈久,这一分感慨恐怕也愈发痛切。
大学毕业这几年来,我疲于应付种种社会生存的挫折,意志不坚定,心思又太高,不免动辄得咎。如今在安逸的生活里,懒散是到了极点,如今再想起当日的少年心思,虎头蛇尾,当真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21 11:18 评论(1)


闲云孤鹤

2005-6-19 星期日(Sunday) 晴
刘星演奏的《闲云孤鹤》。
几年前,一个苏州女子从QQ上把它传给我,然后从我简陋的音箱里传出的天籁立刻让我停止了任何动作。
白云在天自在舒卷,清风淡淡拂过,山花自开自落,流水淙淙永无休止。
在宁静里,偶然窥见天地的运行,有点点滴滴渗入心灵的喜悦,亦有淡淡的悲伤。这喜悦与悲伤,亦如那淡淡拂过的清风。



闲云孤鹤:http://music.hotqq.com/qq/music/quku/yiyiguxing/XianYunYeHe.wma
一意孤行:ftp://SoomalMusic:ilovemusic@beback.3322.org:1010/test/Liuxing.yiyiguxing.ape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19 15:38 评论(3)


宇多田的《初恋》

2005-6-12 星期日(Sunday) 晴
最後的吻
有香煙的味道
既苦澀又難過的香味

明天的此刻
你應該會在某處
想著誰吧
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my love
即使哪一天再和某人談戀愛
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一直到會唱新歌為止

停止轉動的時間
好像又開始動起來
只因我不想忘懷

明天的此刻
我一定在哭泣
想著你吧

You will always be inside my heart
無論何時都為你保留一個位置
I hope that I have a place in your heart too
Now and forever you are still the one
現在仍是悲傷的情歌
一直到會唱新歌為止

You are aloways gonna be my love
即使哪天再和某人談戀愛
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現在仍是悲傷的情歌
一直到會唱新歌為止

菜按:爱情的悲喜,都在这歌里了。想起原来上大学的时候的我的上铺,他总是不停地恋爱,不停地分手。在宿舍里唱的歌呢,也总是从甜蜜的到悲苦的又到甜蜜,如此往复不止。现在想来,他真是天底下最可爱的情圣呢,别人失恋那么多次恐怕早已经百炼成灰了,只有他永远那么坚强。:)
《往事回忆录》是很多人都读过的一本H书吧,我大学时候的中文老师还拿着赞叹了几回。就在那本书里也引用了一句歌词:既然太阳每天照常升起,我的爱也就永远旧话重提。这真是天真可爱的说法啊,可是爱情跟太阳升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杨老先生以耄耋之年还在坚持恋爱,那么,你我又有什么理由堕落在回忆里,而不肯去寻觅新的爱情呢?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12 20:31 评论(0)


九月鹿拍的荷花

2005-6-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九月鹿拍摄的荷花
这是几年前在abbs论坛上看到人家拍的荷花系列图片了。这是其中的一副荷叶。
看到这个,自然会想起枯荣大师——修禅修到半身枯槁的高僧。
也会想起红颜白骨的譬喻。
会想起“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曾经美少年”。
甚至会想起“树花同发,或坠芳茵之上,或堕篱溷之中”。
这个要是作为高考作为题目,简直要比今年的任何一个题目都好——不过似乎也有点少儿不宜。
# posted by 中行独复 @ 2005-06-11 23:04 评论(0)


页码:1/-23     本站域名:http://pastmoon.blog.tianya.cn/
   我的邮箱:pastmoon@gmail.com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用户昵称:
用户密码:

[游客参观] [注册]

·小说 (1)
·诗词对联 (1)
·转贴 (0)
·随笔 (12)

·搬家了,搬家了(2005-7-11)
·夜里来的大蝴蝶(2005-7-3)
·海上烟云(2005-7-1)
·歌声里的爱情(2005-6-25)
·墙漆(2005-6-25)
·木叶萧萧与木叶尽脱(2005-6-22)
·琐屑的生活(2005-6-21)
·闲云孤鹤(2005-6-19)

·一样是美的生命啊!...(2005-7-5)
·班门弄斧?羞煞我也

又星星...(2005-7-5)

·呵呵,在小雨兄面前班门弄斧了。
很...(2005-7-3)

·原创吗?有看头。...(2005-7-3)
·我喜欢淡绿色,是因为它平静从容,叫人心里...(2005-6-30)

·空花二月

访问计数:14162


扬州美人 普通成员
灯火流离 普通成员
忽如远行客 普通成员
庭前小雨 普通成员
粲然 普通成员
中行独复 管 理 员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