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兴奋 完全沉醉
完全兴奋 完全沉醉·我的世界 不能看 只能听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天晴
[如往日,会回头。]
抱歉各位,我还是把BLOG挪到了新浪。
blog.sina.com/neverland739
可以去看。
但是,我还是会回来这里。
好几年了,我不会放弃这里。
这里,如果还有人看的话。......
--涧-- | 崇明虎 | 2009-09-18 00:09 | 4/1364的概率被想念
2009年5月27日 星期三 天晴
[睁眼闭眼的生活是多久,会多久。]
好久未来,来了才发现好久未来不止我一个。靡儿和寿寿的阵地基本上都算废掉了。
有一种人是生活在旷野上,旷野的贫瘠培育出他们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他们懂得紧紧抓住一切能给自己给暖的因素。也许是一句话,也许是一个表情。有的时候目的简单的生存反而会带来更高的生命质量,起码永远不会空虚。所以,在很长时间之后,还能在链接里看到这样依然温暖,长盛不衰的页面。

上班之后对生活生出很多莫名其妙的质疑。这种质疑源自不安定的危机感。这个社会能给人的安定的因素越来越少了,不知道会不会一代人比一代人更加流离失所。
突然想到为什么会有那么多80后的人沉迷文革时金色的阳光,总觉得那个时代才有人生中最本真的色彩。大时代与命运唯一的关系就是信仰和意念。否则人活着一无所有。
前几天天气乍暖,竟然穿着短裤拖鞋上班。虽然在电视台这种地方不必一定西装革履,但人们更会从着装打扮上放大这个时代的虚荣。隔天天气又突然转寒,便又无奈穿上深色衣服皮鞋全副武装的到单位,同事说你总算又回到了上班的正常装扮。笑。

 生命之情感总不可能永远喷薄的像是泉眼。
到头来发现被覆盖的总是生命本身。
我会感谢很多人,无论让我伤让我笑。
但我绝不会向谁致歉。
生命是规则的话,每一个人都要对这个规则敬畏并懂得负责。
就好像我现在的生活,好坏对错都是一念间。

--迷-- | 崇明虎 | 2009-05-27 15:41 | 16/914的概率被想念
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 天晴
[屠城记忆。]
深夜,尤其是在3,4点的时间。
是欲罢不能的时间。
不能听歌。不能回忆。不能辗转。
否则会有压抑的情绪,纠缠到天亮。

每当这种时候,总会发现,原来我还有谁都不知道的故事。

这是种奇怪的私密感。他们频繁出现,直到你觉得他们好象从来没出现过。
像有些人,消失的不留痕迹,连名字都不剩。



--迷-- | 崇明虎 | 2008-06-05 03:27 | 20/1130的概率被想念
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天晴
[冒泡.]
弱弱的问一句:如果我现在更新,你们还会有人来看么........
等待回复.......
--迷-- | 崇明虎 | 2008-05-27 23:10 | 8/774的概率被想念
2008年2月14日 星期四 天晴
[The Aim]
 有一天,我因着对顾湘的崇敬之情而在梦里写出一篇只有她才能写出的美好文章。这文章是不是小说我无法确定,因为她本人可能也无法把小说和其他文体区分的十分清楚,作家们似乎已经无法辨认在特殊的时间地点事件中裁决别人命运和自我属性认定的可能性。总之是没等我把它记录下来梦便醒了。这使我对这个肖申克救赎般通俗温柔的女子在有过短暂眷恋之后又凭生出几分怨愤。说起来,我一直不能做个尽如人意的梦(或者说是让我能在获得快感之外还能给我一个象征性解释的梦。比如前些日子我梦到由于欲望使然,我用我的电脑光驱读取了太多挂着级别的电影,于是我赖以为生的百依百顺的光驱便搬着小板凳大摇大摆的走进派出所。醒来后我的光驱便真的彻底失控,像一条愚蠢的大舌头不停的被吐出来。当然这不是最令人丧气的,我至今也不明白那些教我嗤之以鼻的的下三滥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纯洁的梦里,我一向是个心性高洁的人,这比下水道的人鱼还让我作呕),那些梦带给我的困扰绝不亚于隔壁林嫂每天凌晨与她死去丈夫恼人的叫骂声(我一直不相信林嫂说一个无能的男人就算变成鬼也不能改变满足于同自己老婆争吵时带给自己威严感的恶习,不过现在看来这是真的),虽然我很同情林嫂,但对于每天都要早起上班,搭班车,喝速溶咖啡,数老板头顶日渐稀少的头发,跟不同部门员工吵架,完成别人的烂摊子以及给别人制造烂摊子,兴趣昂然却满怀疲惫回家的我来说,糟糕的梦境确实会让我对我所热爱的生活生出许多奇怪的质疑。
 在我搬到红番小区后我便对复杂的迷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从我三番五次的在别人家过夜并且起床后用别人的杯子喝牛奶但晚上回家却发现牛奶杯子和床单的颜色都和早晨不同以后,我便下决心要把所有让人眩晕的迷宫全部研究透彻。但金姨说这完全不可能,她几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教她愚笨的丈夫不要走进别人家帮其他女人洗内衣和丝袜,但收效甚微。说到这她苦恼的摇摇头(她总是这样,让人心烦)。不过说实话,金姨确实是个挑剔的人,她曾经把家里所有的墙都改变了位置和颜色来让金叔学会辨认家里砖块的纹路和摆放规则,当时金叔正在书房看一本无聊的小说入了迷,没等他反映过来便被两堵变换了位置的墙夹的死紧。当金姨听到金叔的呼喊声时已是一年后的事情,于是她努力回忆墙被改变前的样子,又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把金叔释放出来。可这当中还是出了些细微的差错——储物室的门怎么也找不到了,她苦恼的摇摇头,看着扁平的金叔说道:“那里面放着我最喜欢的一套洋装。”但无论怎样我还是不能容忍不停变换的杯子样式和床单颜色,这令我健忘,我甚至一度忘记自己家里厨房的橱柜里到底有没有放着鸡精和橄榄油,于是我坐在小餐桌前盯着陌生的调料和厨具沉思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我还是决定重新迷一次路,走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家里吃上了一顿让我满意的午餐。这让我很难过,我笃定我恼人的梦肯定也和这些迷宫有关系。
 博朗特出现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我看着对面房子滴着水的小红屋檐心情有些惆怅(我不能出门,我忘记了那把棕色的伞到底是不是我的)。就在这个时候博朗特突然狼狈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浑身湿淋淋的贴在玻璃上,让我眼前一亮。这真是个漂亮的小人儿(真的漂亮,简直像用梨木精心雕刻出来的)。他声音有些发怯的说:“呃……对不起,我想我是走错了,恩……你知道,这梯子也并不是总那么管用。”哦(我甚至笑出了声,难以置信)!多么幽默的小人儿啊,我满心欢悦,过了半天才回过神对他说没关系,干吗不进来坐坐,这雨的确让人不安宁,恩,我是说,进来喝点咖啡也许会好受些。没等他说话我便用一只手把他揽进屋里(他可真是轻巧),水噼里啪啦的从他衣服里流下来,地上马上积了汪汪的一层。他有些尴尬,苦笑道:“哦,总是这样,只要一下雨……”说真的,我可真是不喜欢水,但这个透彻精致的小人却让我现在并不那么懊恼。不过有一点还是让我担忧,水还在不停的往上涨。博朗特似乎有些慌张,水漫过他的脚跟,膝盖,胸脯,眼看就要漫过他的鼻尖,他踮着脚看着水恐惧的摇着头,他踩上了一个小凳子,但水马上又涨上来了,我踢翻小凳子,看他在水里扑腾,心里可真是愉悦。我兴趣昂然的看着这一幕,不过马上我也对这水有些吃不消了,于是我动用了我的念力企图来解决一下目前的困境,不过你们都知道的,念力这东西总不能像魔法那么精确,因为这东西很容易受到当时情绪的干扰。总之目前的状况是,也许是因为我太沉醉于博朗特那可爱的小模样,那些水并没有按照我所想的那样从墙壁倾泻出去,而是忽的一下全部涌进了博朗特的衣服里。这个可怜的小人儿霎时间就胀的鼓鼓的,亮晶晶的,像水母一样。这使我感到很恶心,于是没办法,我用一根针朝他的脖子上刺了一下,他立即拖着一股长长的白烟从窗户飞蹿了出去。我有些不舍,但他终究要收拾他带来的麻烦不是么,我温柔的想。
 从那以后博朗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家的窗户上(我去问过林嫂和金姨,她们也说没有),我甚至开始期盼雨天,即便下雨,我的心情也总是很好,因为这就有可能再见到那个可爱的小人儿,但是如果心情好,他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也许是他那不灵光的梯子跟我的好心情作对,我这样安慰自己)?这可真是个无懈可击的推论。当我意识到这些以后,我花了三秒钟的时间彻底忘掉了这回事(总是这么快,不可思议),于是每到下雨,我的心情又开始不好,不过我总算想起那把棕色的伞的确是我的,我可以出门了,这表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 由于那些牛奶杯和床单(哦,说起来真是可笑),我一直和我的邻居们保持着亲近温暖的关系。有一天金姨找到我,哭丧着脸,说她遇到了不顺心的事,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她在窗台外种下的郁金香开出了紫罗兰的花朵。我有些不已为然(不过让我惊奇的是她竟然也是个念力拥有者):“你想要的一定就是紫罗兰。”金姨听出我的语气十分的肯定,于是瞪大眼睛,煞有介事的说:“郁金香和紫罗兰的花型有很大不同,我相信我分辨的出,我只是比较喜欢紫罗兰的香气,但这并不能成为开出紫罗兰花朵的确凿理由,否则那些花草商又能找到一个噱头让自己好好的发上一笔了,我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感到有些无奈(她总是让我无奈),于是我给她详细解释了有关念力规则和所有的不在规律之内可能发生的事情。她马上露出蛤蟆一样吃惊并且半信半疑的表情,这让我很气愤。我告诉她不要再期望她的丈夫能不进到别人家里为别的女人做一些殷勤的事情,因为这便是在规则之外的,不过值得庆幸,金叔虽然愚笨但还懂得责任,这已经很难得了。金姨一张嘴似乎咧的更大,我知道她失望极了——自己是个念力拥有者似乎就已经是个异类(对她这样的不可知主义者这个问题实在是很严重),而念力又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好处,甚至出现了那么多她原来以为可以控制但事实上不能的事情。我意识到我可能伤害到她了,于是想转变话题,但就在这个时候,林嫂又神色诡秘的出现在我的家里。她说她家的马桶又坏了(事实上一直就没有好过),但却怎么也找不到维修工。“因为我们小区的维修工都是因为迷路而困死在迷宫里的游魂,所以你很难找到他们在哪。”说这话时,她的语气有些不满。终于在昨天晚上她看见一个维修工在窗外闲逛,于是她急忙招呼他。而那个游魂似乎是很长时间没工作,正无聊的难受,看到有人需要帮忙便飞似的奔了过来。“没错,他确实是在飞。”这时语气又显得很不屑。也许是因为太匆忙他一不小心竟缠到了一排交错的电线上。“你知道我不敢拿竿子去够他,这样很危险,容易触电。”林嫂继续说道。这时她发现家里的灯开始闪,便知道是这缠在电线上的可怜鬼影响了电路,于是马上想到晚上有她喜欢的电视剧大结局,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停电,她苦思半天,终于想出了办法。“你没看到他缠在电线上那副样子有多可笑愚傻,如果让他影响了我看电视剧,那可太不值得了。于是我想了想,嘿,我可真是聪明,我用雄黄混了点黄酒朝他泼了过去。哼,你猜怎么着?他像一阵烟一样消失啦,临了还发出一阵叫喊,那喊声可真是凄厉。”她皱皱鼻子。“总算是没停电,那个电视剧,真是太感人了,啧啧。不过,马桶还是没人修啊。”她咂咂嘴。“我来是想告诉你们,可千万别把这事告诉我家那鬼老头子,否则他一定会让所有的维修工都不来我家修马桶,他可是用不着马桶,真是的,死了还这么自私!”她撇撇眼,说完便调头走了。
 金姨瞪着眼眨了眨,似乎抓住别人的把柄让她很满足,便不再计较自己的种瓜得豆和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的异处,歪着嘴,也走了。
 红豆街在红番小区的边上。这是一条漂亮的街道,路面和周围的一切都是金晃晃的(我经常幻想如果我家抽水马桶里的水也是这个颜色该多好)。这天我在红豆街上遇到了赤豆小姐。“金黄色总是让人焦躁。”她看着我认真的说,目光里有些甜蜜的埋怨,让我着迷。我说是啊,如果整条街道都是粉红色应该更能让人沉醉。整条街道瞬间变成了粉红色,我很满意我的念力在这个时候没有出差错(我后来总结为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赤豆小姐很美丽,不过她总是习惯用她那细腻的小肚皮蠕动着向前行走。这个姿态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不喜欢一个人行动时用尽全身的力气,而赤豆小姐似乎对这种方式很中意。赤豆小姐住在红豆街尽头的相思豆坡上。她在她的屋子周围种满了令箭向日葵,金灿灿的一大片(她说她不喜欢金黄色,不过我理解她,美丽的人总是口是心非),我说你的葵花很漂亮,我真是喜欢。她邀请我到她家小坐,于是我的心便跳的很厉害,我想我是爱上她了。她端出她自己做的煤炉饼干给我吃,我爱了她一会。她端出她自己调的橘麦红茶给我喝,我爱了她一会。她端出她自己配的令箭葵花小香灯给我闻,我又爱了她一会。我想如果她不用肚皮走路,我会再多爱她一会。她似乎对我的反映很满意,忽然“啪”的一下,她变成了一直金黄色的大蝴蝶(我发誓绝对不是我的念力在起作用),哦,我是那么的讨厌蝴蝶,我用两只手指把她拈起来,夹在了我的帽檐里。我有些生气了,原来她是个金黄念力拥有者,却骗我为她变出粉红色,我讨厌被愚弄,就好象我讨厌粉红色一样。
 我回到家,花了三秒彻底忘记了赤豆蝴蝶这回事。我看了会对面房檐上一只姜黄色的大猫吞下金姨开着紫罗兰花朵的郁金香,看了会邓波妹妹家三个月大的婴儿啃掉了邓波被捆在椅子上的情人所有的手指甲和脚指甲,看了会雷窘哥哥用手掏出卡在肋骨缝隙里的鱼刺,看了会林嫂大骂鬼丈夫放跑了她的宝贝姜黄大猫,看了会邓波妹妹把雷窘哥哥取出的鱼刺温柔的吃了下去,看了会金叔拿条男人的内裤迷惘望着被捆在椅子的人的背影发呆,便开始做梦。我梦见赤豆小姐家是个很大的胡桃夹子,里面住着锡兵和赤豆太太,锡兵爱吃大蒜皮赤豆太太只爱奢侈品,她把锡兵关在笼子里,每当有客人来访,锡兵就变成一只大鹦鹉说您好您好……
--渊-- | 崇明虎 | 2008-02-14 03:18 | 24/1002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11月9日 星期五 天阴
[江南十月寒风峭 人未老 心已焦。]
这个十月,我仿佛经历了我人生最不可思议的一段。很多事情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转轴,彻底颠覆了我二十年来养成的近乎完化的人生理念。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未知的迷茫和恐惧,都被消磨的淡若浮云,轻如点水。

现在想来,以前的那些惘然和心痛就像是巨大十字架上的一颗颗铆钉,他们纠结盘错相互勾连,在自己的背脊上加附一道道的罪行。我们着实不是先知,总是为自己的过于懒惰或过于执着心惊胆战,却忘了那些注定要发生的事情在发生之后不容许有那么多的本不能和本不该。

人生淡若止水。这应当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种生存状态。尽管人们都在否认我们生命的延续性和不生不灭的本质,但在最后回头看的时候,大抵都会为发现生命只是作为一个动态过程而进行的真理时痛心疾首。




我越来越偏爱苍茫景象。夜色。旷野。海平面上升腾的雾气。我知道这是一种逐渐归于本我的状态。躯体深处仿佛有声音在呐喊,形成一种巨大的牵引力,走向一个看似停滞却盘桓上升的空间中。这世上多少操劳最终殆尽不剩痕迹,细碎烦琐,或日渐膨胀。那些情感,那些无常,那些失而复得,都不过是在苍茫掩饰下的蜿蜒流转,在一瞬间就可以消失不见。在人生的轮盘上,我们走的越远就会越早回到原点,重历磨难。




面对亲人的故去,爱情的遗失,朋友的分散,感情里再大的痛苦想想命运本该这样也便挺了过来。此生我们注定是骨肉血亲,注定缘在心死,注定物是人非。这所有的注定也想来也是凑巧,假若换成别家给我生身之恩,假若跟另人纠缠不清,假若跟他人红尘做伴,我们依然如此生存。感情的执着大多在于习惯,而我们最不能放弃的也是习惯,所以,所有这些至亲至爱都仅是过客,如此而已。但为何偏偏就是他们与我们自己在此生相遇,中间便有太多的纠缠往事,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明白。而我们自己将作为一个永远的个体,往复存在下去,直到完满自己所有的使命和意义。

人生不过是一个探求的过程,这中间的考验我们不得而知。但,在真相最终出现的时候,希望我们还能微笑,浅吟。
--渊-- | 崇明虎 | 2007-11-09 13:08 | 26/1318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8月24日 星期五 天晴
[明日若只是繁华乍现 又何必前夜辗转难眠。]
我一低头
便有全部的梦来去往复
夜如玉,风如花
良辰渐去所有风景消失不见......
--渊-- | 崇明虎 | 2007-08-24 17:18 | 22/1118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8月9日 星期四 天晴
[在清晨时惨烈的小更新。]
祁哥,当你发现我的BLOG变成这样的时候可千万不要为自己中途逃跑而癫狂.
这是何其壮烈的信念和付出,比如桃老师就已经累到不想说话了......
我不行了,我准备躺一下就去看日出,新一天的清晨,就这么来到了|||
--渊-- | 崇明虎 | 2007-08-09 04:27 | 25/961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8月6日 星期一 天晴
[论火。]
很好,我终于回来了。(背景音,众人:你个不要脸的……)
其实说众人,只是一个固定的小群体。从这里的留言也可以看出,不过只有苏守,+1,寿寿和其他几个我熟悉或不太熟悉的人。这充分说明,我这个BLOG绝对不火,只不过是一个中龄青年儿泻私愤的据点罢了。
作为一群学传媒的人,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弄明白怎么让自己火起来。大家有过无数的讨论,比如苏守说可以站在影视学院门口大喊“我爱南艺”,或者像TOO说的那样穿着旗袍趿拉着军跑坐在古林公园门口打毛衣。这些都是不错的选择,红起来的速度在小范围内绝不亚于芙蓉姐姐。不过,这些招数的技术水平稍显低劣,所以如果你想变成升级版的芙蓉姐姐,你就可以去参加类似于“XX男生”和“加油,好XX”这些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的选秀,影响范围大,又有可以随意鱼肉的“粉丝”,精神物质两不误,多实惠。又或者你可以找个知名的网站论坛发个帖子大放厥词,谈谈什么精神领袖或者苏格拉底,说说上帝是男是女是不是同性恋,总之就是要绝对够出挑。不过,这种方式只适用与耐受能力良好的人,简单来说就是经得住骂,骂来骂去就能把你骂火,绝对无成本经营,幕后操作,简便易行。
看来我还是不够出挑,否则我绝对不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还把“快乐男生”和“加油,好男儿”用XX和XX表示。
其实出名就是让很多人来关注你,或欣赏,或谩骂。而让别人关注你的最好办法就是用感官刺激。于是我决定用我的BLOG小试牛刀,充分借鉴经验后,隆重推出网络速火第一式:发照片。

                                     
           
                             

其实挺难为苏守的。要把这么一张极前卫的照片做成一个很有感觉的LOGO。所以,虽然我的这篇更新特需要他的这个作品,但,关于我更新迟到的问题就不要难为他了……(请相关人员鉴定本句是不是病句……)
回到正题。我看过很多比较火的BLOG,里面的文字要么很少,要么很弱,火的原因就在于有大量的照片。女人不可爱的装可爱,男人长的跟弥勒佛似的还一脸冷峻酷到死。我特纳闷,女同胞们卖弄色相吸引男人的眼球也就算了,这些男人们拍些特做作的照片上去是想征婚还是想贩卖父爱?我一直觉得我把自己的BLOG搞的像个作文园地已经很不道德了,没想到还有人把网络日志当成网络像册用。但我实在没法说什么,因为人家BLOG的浏览量和留言数高的吓人,像我这种还没没脱贫的三流小博主还是把嘴闭了吧。
如果发照片真能火,我以后就天天往BLOG上贴大头贴,还是PS过的!

如果说有谁能疯狂的往BLOG上贴照片又能不让人反感,恐怕就只有郭敬明了。就算半个月不更新,新浪博客排名依然稳居前三。道理很简单:人长的还算顺眼,有过不错的作品,懂得经销自己,在当作家的同时还知道运用资本产生品牌效应,最重要的一点,年轻。所以,接下来,我要隆重推出网络速火第二式:要出名,趁年轻。
郭敬明火的速度实在让人吃惊。在我懵懂的高中时期被一本《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感动过一把之后,郭先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我升入大学后火的一塌糊涂。在眩晕过后找到其BLOG,一看更加眩晕。铺天盖地的照片让我以为进了某歌手的官方网站。其实郭先生的照片还是满漂亮的,人虽不帅但在照片上呈现出来还算个性美男。我留意了一下浏览量和回复量,一千来号都是毛毛雨,一群不知性别的年轻人们竟然为了能占到文章回复的第一页而美的哼哼哈哈的。看内容还不错,标准的日志,郭先生毕竟是文字工作者,能把流水帐写的有声有色声色犬马,心情不好上去看看,挺消愁的。不过经常能看到老先生讲自己超级资本主义的生活,住豪宅开名车。我的第一反映就是想去卖血,这日子过的也太不社会主义了。年纪轻轻奢靡到家,老了还不得把神州X号当公共汽车坐啊?不过再怎么说,靠几本书把自己炒起来也确实是本事,多亏年轻,所以,同志们呐,趁着春光大好太阳当头照,可劲儿折腾吧!
(突然想起个笑话:一辆奔驰呼啸而过,儿子不屑的对爸爸说:坐这车的人脑子里一定没有内涵。爸爸平静的对儿子说:说这话的人,兜里一定没钱。)

说了这么多我挺晕的,出名真的那么重要么?我想对于我还是重要的。因为拿现在的评判标准,看一个主持人成功与否就是看他够不够火。私利达到了,别人对你专业的褒贬就都是后话。舞台上傻大叔傻姐姐多的是,人家火了你再看他不顺眼也就变成了嫉妒心作祟,说的多了都是眼泪。让自己火起来的路任重道远,我在考虑是不是要在BLOG上发小说连载,没事搞个小专栏当个小作家,吃吃老本,等自己山空了再去掏别人的。自己吃饱了是大事,还管什么礼仪廉耻。

兄弟们,为了这个更新能火起来,发动你们所有的网络关系来疯狂的回复,我要是看不见你们在这里顶起第三页,别怪我做梦都缠着你们!


--渊-- | 崇明虎 | 2007-08-06 03:12 | 101/1271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6月19日 星期二 天晴
[最近感觉特缺魂儿。]
如题。
--渊-- | 崇明虎 | 2007-06-19 19:54 | 30/1191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6月18日 星期一 天阴
[烟。]
从抽烟开始,我就一直在抽价格维持在四块左右的廉价烟。即便在这个价格范围内,我依然有很大的选择余地。红梅哈德门都宝白沙等等,以及可以买到德各种地方土烟。这个档次的烟有着共同的特性:浓烈,刺激,气味呛鼻。真正的烟民都只会抽一个牌子的烟,他们习惯固定一种烟的口感气味,或者感觉。像我,就只接受中南海。
中南海也在廉价烟的范围之内。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烟草市场烤烟总是大行其道,而混合型的香烟却是少之又少。作为混合烟的代表,中南海又时不时从各个烟店消失,于是,我的烟经常断顿。
在没有中南海的日子里,我会替代性的抽都宝。这个牌子的烟有两种,一种红色的,是烤烟;一种蓝色的,是混合型。蓝都宝相对红色的贵一些,要四块钱。这烟跟中南海一样,有着白色的烟嘴,味道醇厚。人们经常说:混的不好抽都宝,可是我,无论混的好不好都只能抽都宝。于是,不管是在路边摊还是高级饭店,我都会掏出一个蓝色的盒子放到桌上,大肆的分发或者任由人们投来充满不屑的注目礼。
但,都宝只是替代品。大多数时间我还是会为了一包中南海穿梭在距离或长或短的一个个烟店之间。我曾经尝试的去抽一些烈性的烤烟,但这样做给我带来的除了是对喉咙尖酸的刺激之外,就是让我愈发的离不开中南海的烟气在肺里弥漫时那种充实而满足的快慰。
抽烟在我的感觉中是一件暧昧的事情。烟雾吸进肺里,带着身体中的气息和温度一同被吐出来。人们习惯一种烟气与身体缠绵缱绻,或者,一种烟可能纠结着一段故事或回忆让人难以舍弃。其实我抽的第一支烟是红梅,并且维持了一段时间。那时我的味觉系统对烟草还并不算特别的挑剔,于是在一个夜晚,因着一个人或事情,我迫不及待的习惯了中南海,以至于到现在,中南海的味道成了一种情绪的信号,让我再也放不下。
我在想,如果那晚那个桌子上放的是一包红梅,那么现在,我会不会对混合型的中南海嗤之以鼻。
有人说,改变一种习惯要比维持一种习惯难很多。对烟的选择也是一样。这也许是因为人的惰性,抑或是因为人们不愿改变固有的生活状态。但现在,我想我要对我的中南海作个了结了,我决意要让以前的生活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不见。如果说,抽一种烟只是由于情绪的原因,那么面对我想要的新生活,就一定要在一种新的烟气味道中开始。
以后你们谁也不能再拿中南海开我的玩笑了。但中南海依然会是我的标志,如需缅怀,我房间的墙上还粘着好几个它的空盒。
最近几天抽了不少的红云,这烟在哪都可以买到,但以前从没抽过。味道绵绵的,软软的,挺好。

        
--渊-- | 崇明虎 | 2007-06-18 18:11 | 12/1252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 天晴
[阿司匹林。]

重新翻出《阿司匹林》看了一遍。








我喜欢极了梅婷在里面大段的对白。






阿司匹林真的是种好药。





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我们总会用到它。



--渊-- | 崇明虎 | 2007-06-14 14:22 | 11/923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6月12日 星期二 天阴
[爱你到夜不能寐,如果消失在未归之处.]

算起来,我在这个城市还能停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我不清楚我是否还有足够的情绪去斟酌你的喜怒哀乐.
我害怕离开你,这句话,我从没对你说过.
在一个我们经常逗留的地方,我刻下了你的名字.三年的时间也许足够惊心动魄,但三年之后,我定会回到那个地方寻你的名字,希望到那时,你亦能和我一起.
假如到那时你已不在,这个名字就将成为我永远的秘密,你无法找到,也无法抹去.



一点浅眠,两点狂欢.
希望你能像爱他一样爱我.
用一秒寻找,用一生等待.


其实,我对任何一段感情前史都会耿耿于怀.因为我实在不能确定当一个人心力交猝的爱过之后,还会不会懂得付出全力.我们因着对未来的充分不信任而不停的说如果,在转身之后对另一个人说出下一个如果.我害怕这种莫须有的幻想.害怕极了.
如果你想拥抱我,请用力的告诉我,我们的爱情没有长短深浅,只有永远.
亲爱的,别紧张,我说的,只是如果.



因为爱你,所以,请允许我说一些忧伤的话题.

我想,如果你离开,我会哭泣,会堕落,会变的冷漠甚至残忍.为了你,我可以丧失我所有的利益.我明白你于我总是显得十分理智,但请你别嘲笑我这些由衷的想法,别觉得这些字眼过分的严厉.你要相信,我不是被爱情冲昏头脑而变的不切实际,也不是一时兴奋讨你欢心.我十分明白我该做什么并且知道我要怎么做,但在一切没有到来之前,为你深思熟虑远比一个馒头或一层房檐重要.



我沉醉于你在不经意之间说出的精致的承诺,这样最好,不会信誓旦旦的让人觉得虚伪,而在你真的感觉厌倦的时候,我还可以忧伤的请求你兑现你曾经的无意之辞.

拼命的找寻你,却害怕你的痕迹不停的在我身上出现.在夜里不能拥抱你,我不知道我的双手要怎么摆放.也许在我看不到你窗口的日子里,我不会再夜夜笙歌,心甘情愿的为你抛弃所有欲望.亦希望你不会因为爱情而寂寞,更不是因寂寞而来寻找爱情,仅在兴奋之后,便草草收手.


如果那样,我情愿消失在你遗忘之前.



我说的,只是如果.

--渊-- | 崇明虎 | 2007-06-12 18:22 | 9/1162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天晴
[隐秘盛开。]
你们谁都别问为什么我把博客音乐换成这首歌了.

有时候幸福来的是猝不及防的.温柔且强迫.像海底盛开的大片珊瑚礁,压抑着爆发,在黑夜的深海中熠熠发光.
拥抱直至抱进身体,鼻息接连不止混为一片.塌实的让人感觉窒息.曾经幻想的颠沛流离仗剑天涯此刻显的一文不值.宽六十的肩膀绝对不只是一个彼岸,在汪洋中炽烈着沉没,暗礁边泊着一大片被染红的海水,此起彼伏.
这些假若是臆想,断会让人肝肠寸断;又假若成为现实,则会让人如鲠在喉.在接二连三的失望过后我们着实对幸福小心翼翼,远远的看,生怕碰伤那层薄薄的膜.这种感觉就像手捧一株美妙绝伦的花,只敢默默感叹它真是美好,不问花期,不问归处.
可能在渴望深处生活了太久,外面季节变迁,花谢叶落草长莺飞,盼顾时一切都不成风景.直到一种颜色一种气味斜刺进血脉,清晰的游走,才重新沉醉于那些血汗的交融,耳鬓间的厮磨.来了便不想放手,亦愿不离不弃陨身不恤,这个世界,仅靠你一个坚定便能维持的栩栩如生.
唱倦了情歌,看你眼中的沉默和爱意便顷刻涅磐.嘈杂的声响不在,惊诧的目光不在,沉浮于声色犬马的欲望之中,能看清你的唇线掌纹,足以.

相间恨晚,可不算太晚.但愿你亦能如此盛开,毫无保留,忘记所有的来去过往.

只此一日,便万年光阴弹指不见.
--渊-- | 崇明虎 | 2007-05-29 02:30 | 25/1137的概率被想念
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天晴
[春天扯或扯春天]
呃……先说一句。我现在基本上已经不想拿更新来说事了。

看一下上一篇废话的发表时间已经是冬天了,不禁感叹时间真的是一群苍蝇。在我百无聊赖的准备跳过一道道寒风间隙的时候,才发现枝条上已经附着一层鹅黄了。
其实现在我依然不知道我想说些什么。我想说说最近发生的事情,但都是些琐事,我一向缺乏对琐事的叙述能力;我想说说最近的心情,可又觉得这样太矫情,像个过分细腻且神经质的眼镜小男生;我还想说说身边的人,可我又自省似的认为这是很有种嚼舌头的小女生情结的行为,这种小报记者和杂志编辑的素质是不应该在我身上体现出来的;于是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或关心一下政治等深沉理智且严肃的东西,可我立刻意识到假如我有一天跟某人谈约旦河西岸又发生战乱而这一切又是耶和华当初考虑不周造成的,那人一定会以为我有了某种不良倾向而强烈鄙视我,所以,这个话题还是要再议。

看看,又是一大篇废话。

前段时间看了royston tan的《十五》。那种跌碎的生活却似乎离我很近,近的好象就架在鼻梁上,可伸出手,却什么也摸不到。尽管这样,我还是没有想象中那种胸口发紧隐隐作痛的感觉,太真实了,人就会沉迷,就好象一台戏你可以轻易说出台词却忘了这台戏是在讲什么。这部小成本的DV式电影正满足了我这种空虚的欲望,于是拼命的找归属感,找相同点。《孽子》给过我相同的感觉,看了开头就不想知道结果,到最后长长的网络版电视剧只看了三分之一,后面的情节不知道,好留给自己一个“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的念想。
其实我完全可以这样理解,电影不过是一个中介,世界上总会有很多人在跟你经历一样的境遇,创作者给你的影射你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生活中一个细节的差异就会造成结果完全的相逆,就算情节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你还是不能让别人的悲喜累于你自己的生活。
但假如这样想,我自己都会觉得自己虚伪。简直就是为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找里一个极度婉转的理由。猛然间觉得自己很委琐。相当委琐。

看看时间,应景是0:09。这段时间睡不好觉或者是睡了太多觉让我眼圈发黑皮肤粗糙。本来决定今天早点睡,7点就爬到了床上,没想到一来二去,又从今天过到了明天。时间,真的是一群苍蝇啊。
鉴于这样,我还是珍惜一下这群苍蝇,题目也省事了,就叫春天扯或扯春天吧。


ps:我要盗用一下寿寿的那个门铃close to you.嘿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客气了啊.






--渊-- | 崇明虎 | 2007-04-03 00:30 | 23/1039的概率被想念
1/-10
新鲜话题 新鲜生活 友情出场 成员列表 博客统计 热闹链接
  生快... (2011-11-24)
我来看……
最近瘦了不少吧,注意身... (2009-9-28)
长大了 。。。... (2009-9-24)
习惯了这里的色彩 不会迷路... (2009-9-18)
到底是不是你啊?真诡异... (2009-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