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花和月,大家常少年

和花和月,大家常少年
我们为了什么相遇、相知复相守呢?
博客日历
<< 2017 五月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博客信息
博主:occultyb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27176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61篇
  • 评论: 81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5-9-1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不错:)
2008-6-27 星期五(Friday) 晴
小的时候,很喜欢写东西。没事的时候,没人的时候,就不自觉进入一个个人的世界,周遭的环境一定不是真实的周遭的环境,而会把它想象成另一个环境,在那个环境里,我也有其他的身份和角色。
经常,就是在这样的假设中,我开始了我的活动。那时候还是爱看琼瑶的年纪,常常不无自恋的把自己想成一位大家闺秀或者小家碧玉,明明彼时正在写作业或者练硬笔,却偏偏要想象自己坐在绣楼上做女红或者写蝇头小楷。那时候,总觉得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是最快乐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遭遇,有各种各样的生活,连对白,都是在脑海中一问一答的完成的。
可能人长大了想象力就衰退了,如今,奔波在职场,渐次丢失了当初那份想象的心境,也逐渐陌生了当初那份想象的感觉。
想象力减少了,喜欢写东西的心情也就跟着减少。或者说,虽然仍旧是喜欢写东西的,却因为想象力的减少而陷入无话可说、无物可写的境地。不再因为一朵云就能想起草原上成群的羊群,不再因为一朵花就能想起一段曲折的心情。就是这样,想还是在想的,思考却日渐生涩了。
所以虽然打小就喜欢作家,但现在竟然羡慕起会写很多东西的人来了,因为那个时候,自己什么时候会缺乏文思......

occultyb 发表于 2008-06-27 16:41 | 正常 | 分类:流年 | 评论: 0 | 浏览:34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2-28 星期二(Tuesday) 晴
汪老爷子走了,走在我们周一在教研室上课的前15分钟;我们得知这个消息也是在教研室,在我们中午下课刚刚走到一楼的时候。甫从黄老师那里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我整个脑子都是木木的,有点反应不过来。头一天的时候小薇才给我念叨老爷子的病,当时我还不怎么在意也没多问她几句,可这么快,问什么都不必了。
我们同专业的同学围在黄老师身旁,听她说一些老爷子病重前后的事情,脑梗塞,肾衰竭,食道出血,……听说哪一项都是要命的事。老爷子这是第二次脑梗塞了,头次生病,yq老师劝他去北医三院或者中日友好医院看看,老爷子倔,说什么都不肯去,只在西苑中医院住着;这次再犯,送到中日友好医院,却是不治了。娟姐今天上了书法理论的课归来,谈及L老师在课堂上说起老爷子,说他夫人走了以后,已渐露放弃自己的模样了。这模样我们却都是看见过的,去年师母过世,我们去看老爷子,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谈笑风生,但精神却明显的坏下去了。
那会子听说汪师母过世,老爷子膝下无儿无女,我觉得老爷子心里定是十分的孤单的。于是给曲艺协会的小孩子们打了电话,又“撺掇”着同专业的同仁们一起去探望老爷子。第一次我们联系老爷子的时候,他刚忙完师母的丧事(那丧事也办得极为节俭),不让我们去帮忙,而且他又正准备远赴俄罗斯,于是我们在电话里匆匆交谈了一次便作罢了。全体同门一起去看他,是教师节过后的几天,我们一伙人热热闹闹的冲到了老爷子家,他那安静的小屋立刻前所未有的喧闹起来。我们把他的小屋塞得满满的,老爷子依次问我们:“你的导师是谁啊?”听到回答以后立即点评:“某某不错,真是个大好人。”“某某很好,心特好,老来看我。”“跟着某某很好啊,聪明!”“某某是个厉害人,能干!”说得我们每个人心里都热乎乎的,自己的导师受到前辈导师的夸赞,自觉跟对人了,快活啊~~~在说笑声中,我的目光在老爷子的小屋里盘旋,屋子很小,光线又很暗,不知是潮湿的缘故还是人上了年纪的缘故,房子里充斥着霉霉的味儿。屋里也看不见什么像样的家具,老爷子就趴在书桌上和我们说话,书桌也是看不出年头的老木头书桌了,上面也没有什么现代化的办公用品,就是笔啊、纸啊甚么的。他家墙上挂的挂历封面是汪文华,我猜想这也许是曲艺界的朋友们送他的礼物吧。老爷子说起旧事来,说起系里的掌故……如数家珍。不过说着说着,老爷子开始将从前在多个场合都讲过的事情拿出来再讲,我就开始走神了,内心还有些不耐烦起来;看着老爷子也有些倦意上来,又坐了片刻大家便告辞了。
后来有时候我还给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他近况可好,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可几次以后,却发现老爷子根本没印象我是什么人,自己的心也淡了,全忘了自己当初想给老爷子打电话是因为觉得老爷子膝下孤单;竟为了这样的原因,也慢慢把老爷子快忘掉了。
我没有听过老爷子的课,只是本科时候常常听小薇提起,知道老爷子特别喜欢她;田连元来北大说书的时候,在老爷子身边坐过两个小时,一起放声大笑叫好过。
老爷子早先给我的印象是穿着老头衫,摇着大折扇,声如洪钟,笑如洪钟的豪爽之人;不知为什么,后来(拜访过老爷子以后),在我脑海里出现的老爷子却总是那个被神经性皮炎折磨的片刻不得消停、以致胳膊上都抠起一层干皮屑的孤独的老人的模样。
周一中午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给北大曲艺协会的前任会长发了短信。半个小时以后,他打电话来问我是谁;大概讲了5分钟电话以后,那一侧传来的就已经是哽咽声了,想象着一个七尺男儿站在手机前泣不成声的样子,我一时竟不知道什么样的话才是应该说的,只好说“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啊……”
我记得他曾经告诉我说,曲艺协会最开始的启动资金,是老爷子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的1000元钱。
谨以此文纪念这样一位老师,这样一个老人:一个在曲艺研究领域静静耕耘的人,一个在生命长路上默默独行的人。
汪老爷子,一路走好……

occultyb 发表于 2006-02-28 19:30 | | 分类:怀人 | 评论: 2 | 浏览:8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 星期日(Sunday) 晴
2006年的第一篇帖,写得比平常时候要早一些。但终于,没有赶上在2005年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小时,写那一篇,也许所谓的盘点2005之类。那便不写了罢。

错过的原因是我接到爸爸的电话。爸爸打来电话的原因是因为妈妈短信告诉我他们处理完姥爷的后事——而我在接到那一条短信之后,考虑了很久,只想出来一句话“嗯,大家辛苦了”。我自己也知道这么说话实在太冷了,可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找到一句怎样的话就会更加的合适。我不能在那样的时候写“呜呜呜……”,因为会显得太不严肃;我不能在那样的时候写“bless”,因为会显得太后现代;不过显然我的斟酌也是不足够的,因为我说了一句没有表情的语言,这样的话让母亲伤心了。现在的我想,也许我应该说“愿姥爷一路走好,希望在那个世界他一切都好。”可我还是觉得这不是一句特别合适的话,也许这一切都是网络的错。在网络上,所有的事情都真诚过,但最后所有的真情都被廉价化,以至真伪難辨。当然我不能用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就替自己辩白,因为做错的事情、说错的话,毕竟是真的这样发生了。其实扪心自问,几日来,我的确一直在想,怎样为姥爷写些什么东西。我只是苦于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一来因为嘈杂的生活,二来因为自己需要时间来回忆。

姥爷去世以后,日日里,我在欢笑着。偶尔的时候会想起他。按照传统的定义,我必是一个不孝子孙——这样的怪咎我是无法逃避的。姥爷去世以后,我所能想到的一句话是,世界又斩断了一丝我与它的联系。姥爷的去世,对我当然意味着某种丧失。与这样的丧失迎面相撞,是几乎可以预料到的事情。我承认,姥爷走的那天、在我得知他的离去之前的某个时刻,某种神秘的力量使我想到了他、准确的说是想到了他的离去:我想,姥爷要是有一天去世了,爸爸妈妈现在住的房子会不会太大,会不会觉得太冷清;妈妈要收拾那么大的一间房子是不是太辛苦。而最后,我甚至想到,爸爸妈妈是否应该考虑换个小点儿的房子,两个人住很温馨也不会很辛苦的那种房子;把手里的这套大的屋子卖掉。再然后,我想的是,这套房子的结构很不错,但位置并不算好,爸爸妈妈是否能转手卖一个好价钱呢(保值甚至能够有一些升值)?又或者他们可以把这套房子出租出去,可那样对房子的磨损会不会很严重,而爸爸妈妈辛辛苦苦一点点盯着做完的装修工程,是否只能成为造福他人的工作呢……我就这样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然后不久以后,收到爸爸的短信,告诉我姥爷在那个清晨去世了。那一刻,我的心情只能用震惊来描述。我不知道是某种可能存在的神秘力量的作用,还是只是自然规律:但我在此前,很少想到姥爷,特别是姥爷的离去。我像是触犯了不可触犯的领域似的有些惶恐,觉得自己早上想到的事情对离去的人是多么的不敬;并且,自己,曾经是多么理想主义的一个人,现在又是何等的现实。

姥爷留在我印象中的事情很少,六年里一直在外求学的我,更是大大减少了和亲人之间的联系。但我知道,姥爷一直都是很疼爱我的。姥爷曾经给过我一个绝大的惊喜,一个我简直难以置信的惊喜。大概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小虎队正在世面上流行,忘记自己是怎样的表现使得姥爷觉察到我的喜欢。有一天他和母亲上街,回来以后递给我一盘磁带,当时他说的话我永远不会忘记,姥爷说:“我没法带真的小虎队给咪咪,只有买磁带代替了。”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在我的眼里,姥爷向来是那个不苟言笑、难以亲近又有些暴躁古怪的老头儿。我不敢相信姥爷心细到知道我的喜恶——说真的,在他送我那盘磁带之前,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喜欢那些歌曲的,甚至在那个时候,我连小虎队其实是个组合都不明白;我不敢相信姥爷会去买一盘流行音乐的磁带,我以为酷爱国粹的姥爷对新鲜事物肯定是排斥和拒绝的;我后来想,如果他自己的确是讨厌那些流行的,但为了他的外孙女,他做了违背个人喜好的决定,那么他的爱,是多么深沉和真挚。

姥爷有很多书。一个月以来我一直在看的那本《诗经全译》是他的,架子上的《楚辞全译》是他的;家中的王力先生写的厚如辞典的《汉语音韵学》也是他的。曾经他有收集的很全的一套鲁迅全集,但因为我的下手过晚,姐姐先于我“抢”走了全部——曾经令我锥心痛恨……

姥爷的书桌永远一尘不染。上面摊开着一本书,书旁几页白纸,笔筒里插着几支铅笔,每支都削得秀美而尖锐——这是当年他学土木工程绘图练出的基本功。他惯用红蓝铅笔,书中的佳句必用红或蓝标出,然后逐页的抄誊。本科时候我最爱的一本书《白话菜根谭》,每每除了红蓝铅笔的颜色,还有些简单的旁批。我常常从他勾勒的句子中去猜测和揣摩他的为人他的心情他的原则。

如果说,我曾经拥有着一份挚爱中文的心,那这心起码有一半是因为他的潜移默化而成的;如果说,我至今性格中还有着一些沉潜清静的因素,那这些因素很多是通过他的书传递给我的。

姥爷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正因为此,他才会虽然那么爱人文的东西,大学的时候却选择了当时最热门的土木工程来念;正因为此,他才会在二姐姐大学录取的时候,坚持要求她去清华化工而不是北大地质;正因为此,他才会在我高考选志愿的时候,坚持说应该选金融而不是中文。但他又的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正因为此,他才会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携家带口支援大西北,从此定居边陲,再也不曾回到他生长的南土;但他又的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正因为此,他才会在退休以后、在我家里住着的时候,还不忘去附近的工地转转,看看那些楼设计得究竟好不好;但他又的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正因为此,他才会在晚年的时候,话越来越少,少吃少动,也许他已觉察到他与这世界的隔绝,理想与现实的分裂。也许我过度阐释了他,但我想,他应该也会爱我所爱过的一句静安先生的诗句:“书成付与炉中火,了却人间是与非。”

姥爷,有没有那另一个世界呢?


occultyb 发表于 2006-01-01 13:37 | | 分类:怀人 | 评论: 3 | 浏览:6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2-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又到了一年年底的时候,这个时候特别适合感谢,特别适合回忆,特别适合怀念。
于是,在这个有点漫长的2005的最后,我想谈谈这两座城市,带给我特别多回忆特别多纪念的城市,两座我爱的城市。
在一个地方流连惯了,就会习惯,习惯便会依恋,依恋便会不舍。
好比北京城。突然发现自己爱上北京城,记得是本科某个“十一”从三峡返京的时候。从宜昌乘上火车,一路呼啸返回北京。当我坐上810路公车,回首西客站前的立交桥,那一刻,忽然明白,自己是爱上北京城了。爱她雍容大度的气派,爱她华灯初上的宁静。爱她的大街,爱她的小巷。爱一切从前作为自己不喜北京的原因的东西。呆惯了一个地方,熟悉了她的气息,摸清了她的脾性,于是,相安无事的,我欣赏她的繁华,她容许我的顽皮。
然后就爱上了北京,在她的怀抱中,这已经是第六年。
爱上了北京,但同时也会在她的蓝天下想家。家可以是很抽象的概念,爸爸妈妈姥姥姥爷,朋友师长,甚至于五一菜市和小学。
我多喜欢,在黄昏的暮色里走在菜市场的小路上。抬头望天,老鸦正呱呱归巢。天色变得黯淡,却又不完全黑。似乎太阳躲在天幕的背后,将它映得透明。不为什么,或没有任何理由的,我就喜欢在那街上闲逛。尽管那街很短,小贩也会早早收摊。
还有花园一般的小学校园。校门口梨花胜雪,主道两侧刺玫怒放。丁香浓郁芬芳,迎春活泼灿烂。杨树浑身的“眼睛”,柳树柔媚的长发……我的所有美好且美丽的回忆,就在那个园子里,那些充满灵气的植物中。可现在,都没了。还记得比起主楼来,我更爱小二楼,那好似别院小宅似的二层楼,多少的欢笑,多少的记忆……
我离开兰州,这已经是第六年。
我离开小学校,这已经是第十二年。
樯橹灰飞烟灭,也不过弹指一笑间……

occultyb 发表于 2005-12-24 12:58 | | 分类:流年 | 评论: 5 | 浏览:6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1-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那还是去年冬天的事情了。
年前,友贵在家帮俺妈打扫。俺家刚刚搬了新地儿,有一大堆盒子要扔。俺妈看到外面有一个收纸盒子之类东东的人在小区里晃荡,就把他叫来,请他收走我家的盒子。来人把盒子拿走以后,俺妈就进了厨房做饭。
俺在另一间屋子里擦窗户(呵呵,忘记交待了,俺家一楼),那个收盒子的人经过俺的窗口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刷子(是俺妈擦大厅里的窗户时,暂时放在外窗台上的)。收盒子的人对俺说:“你家的刷子吧,快收好了,别一会叫收破烂的人拿走了……”
呵呵。......

occultyb 发表于 2005-11-23 23:23 | | 分类:微笑 | 评论: 4 | 浏览:6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1-20 星期日(Sunday) 晴
上周五下午,友贵在系里见到平翁。当时平翁正准备去复印东西,通知一个词乐传播的讲座。友贵和同屋mms约好去唱歌的,但其时距离约期还有些时间。于是友贵想:问问平翁需不需要帮忙吧?然后堆岀满脸笑容,凑上去说:“平翁,我帮您做点啥吧?”平翁呵呵笑着说:“好啊,你帮也行,这个复印没什么,装订比较麻烦,可能得要一阵子……你没什么事情吧?”友贵汗^^b,嗫嚅着说:“嗯,这个这个,现在没什么事,一会要和同屋女孩去玩……”(心里暗自骂自己,平翁一定觉得俺太假了,可俺本来确实想帮忙的啊:(……;一边又在心里打起小算盘,估计一下装订要多久,会不会“约会”迟到)
友贵的难堪处境居然是被平翁解除掉的,平翁听到友贵的手机在那里“滴滴”直叫,就问:“友贵啊,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就去吧,没关系,有别人帮我的……”友贵当时那个感动啊,就差热泪盈眶了……友贵那个汗颜啊,真是虚情假意不象话啊:(。不过这个尴尬又被平翁不动声色的随手化解了,平翁说:“去吧去吧,欠我一次哦,下次还哦,带利息的!”友贵嘴上贫道:“啊?俺这是学生贷款,低息的吧……”可心里真感动。555555……
真可谓:憨友贵虚情假意,慧平翁救急救难!

occultyb 发表于 2005-11-20 23:24 | | 分类:微笑 | 评论: 20 | 浏览:7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0-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昨夜在屋内吹箫,咿咿呀呀难成调
原因嘛,很简单,因为我吹不响sol~~~
555……
过了一会,我想起一支曲子,《樱花》……
嘿嘿,这个好,因为曲子里没有sol……......

occultyb 发表于 2005-10-27 23:13 | | 分类:微笑 | 评论: 20 | 浏览:58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9-30 星期五(Friday) 晴
学农师这学期讲过的最令人捧腹的一句话是(我写的是浓缩版,不是原话哈):弘忍想要海选一个接班人,结果大家都不出来,变成了慧能和神秀PK。哈哈~真“超女”啊……

关于学农师的传说,我看过的一则是:一次学期末,大概是禅宗专题一类的课吧,一个学生mail了一幅画给他作为期末作业。不几日,自己心下惶惶,mail学农师曰:“老师,我交了一幅画,不知道可不可以?”即日收到回复:“不问即可,问则重做。”

听到的一则传说是:一次佛教史课,有学生交期末作业,一张白纸而已。交时目光如矩,镇定自若曰:“一切是空,故交白纸。”学农师曰:“一切皆空,原应不交。”

道行啊!!! 


occultyb 发表于 2005-09-30 21:23 | | 分类:微笑 | 评论: 4 | 浏览:11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9-27 星期二(Tuesday) 晴
“博客”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是“博”做“客”的地方么?不得已,又旅居他乡了。
有句曾经好喜欢的词中说“天涯万一见温柔”,如今来了天涯,这温柔,却不知何处得见,何处见得了。
在挤挤攘攘的博客群落中,我这想要和花和月一起做梦的地方,却无意中,被自己一天天冷落了,荒在这里,荒在天涯……
很是羡慕那些能够日日都有好文字在blog里书写的朋友们,她们每天每天的建着自己的小屋,让来看她们的朋友每天每天都坐在橙黄的灯光里,手捧着清茶,读着美文,想象着这打字的人打字时候的心情,也由这些文字带领着自己的思绪跑到不知何处的远方。这样的小屋,总是敞开着门等你的。
天涯的版面给的大方,呼呼啦啦铺展在那里。每当我想撂下一两句话的时候,就觉得实在不适宜。一两句话大概只适合做留言吧。只写一两句话做文章的“毛病”,是未名时期落下的。如今人在天涯,却时不时看到“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感慨,心下不由得不怀念未名的旧事,灌水的日子……
“身在曹营心在汉”,其实原没有这般严重。只是年岁日长,一天天爱怀旧起来。说怀旧却又不够恰切,我对当下并无任何不满,对往日亦无足够的追慕。
只是不知道,轮回开始的时间。

occultyb 发表于 2005-09-27 19:23 | | 分类:流年 | 评论: 6 | 浏览:4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9-20 星期二(Tuesday) 晴
题记:是一篇旧文了,旧得不能再旧了。但是,今天在屯那里为了保持统一,为自己选了“鱼”这个链接,那么为了名副其实一点儿,便选了这篇文章:不过是想说明,其实,我也是爱鱼的。

“做一条活在一只猫心中的鱼,虽然最终会被吃掉,但那也是幸福的啊。”

鱼活在水里,猫则在陆地上奔跑。说起来,没有什么相遇的可能。或者即使相遇,也绝没有相识的可能。就像你我,生活在自己的三维空间,也许擦肩而过,却几乎不会驻足回首。
鱼会认识猫,是主人的功劳;我能遇见你,是上天的造化吗?或者,碰巧你我眼中的世界重合了,我睁开眼:你就在我身边。
那条鱼像做了个梦似的,先从水里进了网里,再从网里进了盆里,最后从盆里进了主人家的缸里。不过不是鱼缸,而是浴缸。这样一来,那只原来就属于主人的猫和这条原来并不属于主人的鱼就有了相识的机会。猫一觉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的空间里多了陌生的来客。
猫天性是好奇而多疑的。他起初以为主人养他已经不耐烦了,要换个宠物;但随即就排除了这一想法:笨哪!主人养宠物为什么不买个缸?像自己的窝那么漂亮和舒适?后来他又猜测,鱼是为主人后天出海准备的,主人必是拿鱼做饵,去捕大鱼的。不过他很快也否决了这个想法:笨哪!主人做饵会只用一条鱼吗?成功率未免也太低了吧!
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们讲的这只猫,是大城市中典型的宠物猫,打小喝牛奶、吃猫粮长大的一代,早就忘记了当年祖上捕鼠打鱼为生的生活。
这只猫在反复推敲却仍一无所获之后,放下了他的戒心,去和那条鱼交谈了。他所以放下戒心,根本不是因为他已掌握情形,而在于他根本摸不清头脑,又想装装家里人的威风。于是,糊里糊涂的披挂上阵了。
他其实是只“衰”猫。说他“衰”,其实是妒忌他总有点走“狗屎运”。首先,他生下来就是只帅帅猫,深得家主欢心;其次,他打小就活在钢筋混凝土搭建的公寓楼的一间里的温暖的窝里,没受过风吹没挨过雨淋。哦对!他唯一一次冒险是因为主人那天抱了隔壁的小猫而令他负气出走,最后以主人焦急寻找、含泪呼唤、抱回家里为结束。今天,他又走运了,以他的冒失和自大,本来必定栽在“陌生人”手里,更何况,对手是经过风浪行走江湖的鱼?不过,我们见到的这条,偏偏是那种糊里糊涂又胆小羞怯的——当然,这一点完全可以得到谅解,因为,她是位小姐么。
她开始时当然很怕,妈妈说过,她们的危险对手包括大鱼、猫和人。现在她被人带进一个有猫的环境里,这难道不正是预示着什么吗?
后来她见到这只憨态可掬的猫,逐渐放下了戒心,忘了妈妈的话,又恢复了往日糊里糊涂的状态。
猫踱着方步走进浴室,我知道,如果他可以直立行走,他一定会把两只前爪背到背后去的。他清了清嗓子,以一种带点傲慢的声音发问:
——你,是一条鱼吗?
小鱼白了他一眼,也许只是看了他一眼——因为鱼的眼白比较大。
小猫有几分尴尬,又十分不甘心的接着问:“你到这里来干嘛?”
小鱼摆了一下尾巴,吐出一串泡泡。
小猫觉得她好灵活,不由得暴露了自己爱玩的本性:
——好棒,好棒啊!你是怎么学会这一招的?
“什么嘛?”小鱼有点摸不到头脑。
——就是,就是这个嘛!小猫摆了一下尾巴,又撅起嘴吹了个口水泡泡。
——我为什么不能连续吹泡泡呢?他边试边说。
“嘻嘻嘻嘻!”小鱼被他滑稽的模样弄得忍俊不禁,“很容易啊!就这样嘛!”说着,又吐出一串气泡。
小猫坐在马桶盖上,拼命的想。
——啊!我知道了!因为你在水里嘛!我在水里一定也能做到!
说着,他又高兴的冲到浴缸边。拼命的跳了几次,总算扒住了浴缸。
小鱼第一次和小猫靠得这么近。她觉得小猫的眼睛长得好漂亮,唇边的胡须也那样神气的竖着。小鱼的心弦像被什么拨动了一般,她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幸好,在凉凉水的浴缸里,他应该不会察觉。
——喂!你发什么呆啊?我……我好不容易爬上来,你……你看我……我的技术吧!
小猫吃力的趴在缸边,两条后腿拼命的在缸壁上蹬啊蹬的。他总算把头栽进了缸里的水中,“呼呼呼”的吹气玩,还不甘心的想说话:
——你看!……
只这么一下,已经呛了不少水。他心里一急,前爪一滑,整个身子向缸里掉下来。头朝着下面,使他无力挣扎。世界,似乎在他眼前黑下来。他心里无力的叫了一声:
——笨哪!你这只猫!
小鱼慌了!她下意识的冲向他跌下来的身子。她使足了劲,一点一点把他的头往水面顶。他的下半身还在缸外悬着,她想,只要把他推出缸就行了!她拼命的用自己的背和头顶他。一下,两下,这只猫总算完全离开了水,他沿着缸壁滑向地面,无声无息了。
小鱼焦急的挺直了上身张望。可是,她的世界除了水,就是天花板,刚才闯入的那只猫呢?
小鱼记起有一次自己躲在草坪旁的湖水里,听一个小女孩念的《海的女儿》的故事。她自己刚才,是不是就像那个海里的公主一样,救了王子的命呢?她记起刚才与小猫挨在一起的感觉,他颈部的毛很柔和,像海苔似的。还有呢,哦,那“梆梆”的声音,是他那个小心脏跳动的声音吧!现在,现在他怎么样了呢?她感到有某种热热的东西沿着脸颊滑到身上:那是她的泪。她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俯冲到了缸底,贴在缸壁上,远远的,她听到“梆……梆”的声音,她开心的笑了。同时那热热的东西又溶进水里了。
她忽然觉得,如果能永远这样,那也是何等的幸福。
门响了,主人回来了。主人一边换鞋,一边喊:“猫猫,猫猫!”没有声音。紧接着,便是各个屋门开合的声音。最后,浴室的门响了。
主人三步并作两步的抱起小猫,一边帮他挤压胸部吐水,一边用大浴巾包住他,嘴里还嘟嘟囔囔:你这只死猫,跑缸里干什么?改不了馋嘴!急什么啊?鱼总有的吃的……
“哗——”的一声,小鱼摆尾潜入水底(她本来是在水面上看主人怀里的小猫的)。吃!吃!吃!她心底反复的就是这几个字。她的心跳得好快,快得彷佛要跃出喉咙。她怕极了,紧张极了,她好想哭,她想妈妈……她疯了似的在水底转圈,她的神经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这也算是一种末日宣判吗?鱼族生下来是没有信仰的。他们只信自己。自己游得够快,够灵巧,够机敏以逃过一切对手的捕杀。对于他们,生命的结局要么在海里要么在对手的肚子里——好像出生时就已注定了的。她绝望的睁大了眼睛:这一刻,就这样措手不及的来了吗?
小鱼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另一个念头,作一条活在他肚子里的鱼,似乎也让自己心动,甚至有点期盼呢……
小鱼最终呆在了主人的手里,主人说:“猫猫,吃鱼好不好?”只听猫说:“妙!妙!”小鱼心里难过:这只傻猫,在人面前只会说“妙”!忽然一阵剧痛,她感到一种热热的东西开始离开她的身体,那是生命!她的眼前开始越来越模糊了,可就在此时,她看见小猫摇头摆尾的过来了。现在她是躺在冰冷的厨房的瓷砖地上,小猫凑近了她。他凝视着她。听着他“梆梆”的心跳,她觉得她的生命在那节律中越飘越远。他的声音却像从远处飘来:
——我知道是你,谢谢。
——我会永远记得有你这样一条鱼的。
她努力最后睁大了眼,他的瞳仁里有她,他缓缓滑下的泪珠里有她,她决定和他开个玩笑,就又摆了一下尾巴,“啪”的打在瓷砖地上,她张开了口,却不再有泡泡。
这条糊里糊涂的小鱼的命运原本可能与其他的鱼没什么不同。只是这样巧也这样不巧,她的心里多了一种东西。她使那只猫的心里也多了一种东西。
如果可以再开一次口,我想也许,她会对他说:
——做一条活在一只猫心里的鱼,虽然最终会被吃掉,但那也是幸福的啊。


我坐在你的对面,看你背后鱼缸中五颜六色的鱼。你养的那只胖猫正用一只前爪在缸里捞来捞去,却只抓得到水草。它很快就厌倦了,从台子上跳了下来。“它很像你。”我突然冒出一句。你仿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似的接话:“什么?”我则像大梦初醒:“哦。没有。”
你站起来,对我说:“出去吃饭吧。我知道附近一家馆子新进了海鱼,味道鲜着呢!”我则顺从的点头。出门时忍不住又回了一次头,看你那缸鱼在幽幽绿光里懒洋洋的游着,而猫,已然伴着沉沉夜色睡去了。


occultyb 发表于 2005-09-20 00:30 | | 分类:怀人 | 评论: 4 | 浏览:4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6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