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芫荽
乃芫荽
生活是一坨屎 你们拉的很舒服 我拉的很痛苦
<< 2020 六月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652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251篇
  • 评论: 0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9-5-1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9-8-2 星期日(Sunday) 晴
  第2章 肉体盛宴



  每次的光棍节都是最美好的时候,因为这个世界会举行一次盛大的肉体宴会。

  每个人都会因为单身而狂欢,因为这样才能持久自己的偷窥生涯。

  甚至连“巴人”都会赤身相对的与他们狂欢,而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依然带着面具。

  这次的盛宴没有以往的热情,所有的人似乎都已经乏味。

  强烈的不满情绪促发着更为新鲜的生命体验。

  所有的镜头开始捕捉一切的痛痒,所有人在捆绑自己。

  小蛇很迷茫,一个人孤独的游离在这个捆绑的城市。他好像被抽离开这个世界,又仿佛其实是这个世界正在淡化虚无。

  全世界只剩下悲凉的黑色填充心灵上的饥饿。

  忽然的回忆仿佛是滴血状,诡异的充斥整个黑色。

  烟灰在挣扎,于是立体的影像开始随着波动的色块稀释成一副副残碎的画卷。

  或者不是画卷,只是话语。

  “你爱我么?”

  “当然,我的拼命已经证明。”

  “你以后爱我都会这么用力么?”

  “会,当你寂寞时我是你的填充物”

  “你想取你。”

  “等你赚到可以养小孩的时候我再嫁给你。”

  “明天是我的生日。”

  “哦,明天我会去的。”

  “我要你明天就嫁给我。”

  ………………………………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有钱?”

  “不只是这样………………”

  “你不要哭,那你告诉我他有什么好,他只会偷窥,他一无是处,你不是说你是异类么?”

  ………………………………

  小蛇不是不愿意想下去,只是有些东西在打扰着他。

  他抬头…………………………

  街对面的角落是一个白色的女孩,覆盖白色的是流溢的鲜血。

  小蛇的眼睛开始抽搐,他知道那是什么,他也知道她是谁。只是他现在很怕。

  他只是想快点离开这里。

  忽然头顶有强烈的气流在坠落。目标自然是害怕着的小蛇。

  小蛇来不及审查,一步迈到远离目标的地域。然后是沉闷的坠地声…………………………

  鲜血像清晨的阳光一样逃逸开来,追捕的仍然是已经木楞的小蛇……………………

  小蛇开始拼命的跑起来,莫名的呻吟声在黏稠的汗滴中搅拌……………………

  小蛇觉得浑身都难受,可是他还是只能继续依赖着急促的喘息分解莫名而来的恐惧……………………

  因为本能告诉他,他一定要逃避,因为面临的不只是害怕,还有死亡………………

  可是那些一摸一样的白色的女孩雨点般降落,密密麻麻的重叠……………………然后下面的又被流溢的鲜血覆盖……………………

  一切的最真实最直接的目的竟还是一样,她们只是为了追逐小蛇。然后重重的砸在他身上…………………………

  直到疲倦充满的变成一个实体,或者是一个肉色的人体。它也幸灾乐祸的用几近凋谢的双手紧紧的扼这小蛇的喉咙……………………

  呵呵。。一切都在疲倦着小蛇,他是这个世界的异类。

  这时候的他只能绝望的等候白色女孩的再一次降落…………………………

  可是降落成就的噩耗只是口袋中的手机铃声。

  小蛇拿起手机的时候一切全部消失成现实………………………………

  “喂,谁,怎么了。”

  “我是警察,请问你是小蛇先生么?”

  “是怎么了?”

  “毛驴死了。”

  “毛驴死的时候有人看见一个黑色的男人,面部竟然五官具在,这样的人实在恐怖。”说着警察摸着自己缺掉的鼻子脸色苍白。

  “你是想问我知道这个人么???”

  “恩,根据镜头察看这个男的出现在你们一起的时候次数是两次,我想不会这么巧的。”

  “难道镜头无法捕捉毛驴的死亡经过?”

  “在毛先生死的那一刹那镜头那处的镜头忽然失去作用,恢复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在同一时间那个恐怖的男人在那条街的尽头出现。因为是背向镜头的,所以自然是从毛先生那里经过的。”

  “恩。我不认识那个男的。”

  “恩???据说你们还说过话?”

  “呵呵,是的,这个男的三年前追过我的女友,可是因为他五官具全,实在是太丑了,我女友连被偷窥的欲望都没有。后来我就赶走他了。”

  “真是个恐怖的人。”


>>引用社区地址

乃湮碎2008 发表于 2009-08-02 01:0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2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梦
  
  第1个梦
  
     很慌张,因为你的表情分明就是在告诉我你已经知道到什么了。不是吧,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很害怕,我的黑暗开始像老化的墙灰一样剥落。
  
     我的恐惧一定是青苔,它们长满了我的心脏。疼痛,这些痛你是不会明白的。
  
    可是你一定明白,就是要死亡,你的面前是一只巨大的锅,那些深绿色的沸腾的液体喷溅的整个梦都是,我拼命的一次次撕破身上一个个不断重复被烫伤的水疱。那些血肉肯定只是烟灰,只是烟灰般凋谢,恩,只是蜕皮吧。不要疼。
  
    为什么很疼,梦也很疼?
  
     天,这是什么梦?
  
    你开始笑,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房间肆无忌惮的污秽着,粘稠的暗色(我已经分不出具体什么颜色)的液体像痰一样滴落,在各个角落。
  
    一切仿佛只是慌张的处在恐怖的静止中。
  
    忽然,就是那么忽然,我发现你变成无数的碎片,血肉模糊的吞噬我所能容忍和不能容忍的这里的一切。
  
    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爆发力,你终于溃烂了么?
  
     可是你好象觉得一切未完,那些只属于你的碎片开始腐蚀这个原本只属于我的梦境。
  
    可怕的事实是我也在这个梦境中,于是当然的我也不情愿的一点点被腐蚀。
  
    可是我好象没有疼痛,我仿佛没有怎么挣扎就死了。
  
    当我懒懒的醒过来的时候,这已经是第2个梦了。
  
  第2个梦
  
    在这一个梦里的我一定是杀了什么人,又或者是我的母亲既是我的妈妈杀了什么人。
  
    因为我们很害怕。现在我已经无法回味当时的害怕是多害怕了,说实话,我已经尽力在试图先让自己还原当时的害怕,可是即使我如何的有意识的制造自认为最害怕的害怕也显得很可笑。
  
    所以我打算不具体讨论它了。
  
    这里的我应该是个小孩,而且很胖,这时候很奇怪,我好象是分裂出来的,因为我知道那个胖小孩是我,可是我仿佛又躲在角落目睹着这个胖小孩,所以我应该是两个实体共同存在的,只是旁观的我知道胖小孩也是我,而当我是胖小孩的时候却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旁观的人物。
  
    我这样说你一定不明白,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事如今我该怎么和母亲一起把这个奇怪的不知是谁杀死的尸体处理掉。
  
    我们一起把它搬进电梯,母亲好象是忘记带什么了于是匆匆的离开,这个时候的我既是胖小孩于是轻而易举的把那个包裹尸体的麻袋提起来。
  
    忽然仿佛一切都是电影,掌控镜头的某个主角即使所谓的导演把镜头一下子推向了那个奇怪的旁观者,当然他也是我,于是镜头注视着我(旁观者)目睹了我(胖小孩)轻而易举的好象只是在提什么小型的垃圾带就扔进电梯。
  
    这时候我(旁观者)应该是看见了什么,终于明白一切阴谋的制造者原来即是掌控这一切的导演他原来也是我。
  
    我开始恐慌我掌握了一切,包括让我目睹我干这一切,发生这一切,好象我又在嘲笑着某个我的自卑和胆小,好象这时候应该有某个我已经吓的在哭,或者其实这个我即不是胖小孩,也不是旁观者,也不是导演,说不定我只是作为这部电影的观众。
  
    只是我已经分不清所有的一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让我制造着一切,因为当我终于发现某个我才是一切的主宰的时候,忽然就又出现了另一个旁观者,而这个旁观者却还是我,我好象又是在主宰着一切。
  
    我快疯了,我这个时候只能清楚的知道我自己在不断的制造我自己,终于这些我充斥了这个电梯。
  
    然后是爆炸。
  
  第3个梦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街道。
  
    我不明白我自己不是在电梯爆炸了么?我也无法解释这一切,非要我编个至于是合理的逻辑的话就是我的粒子在爆炸的瞬间后在这个街道重组了。
  
    如果你不明白简单的说就是我瞬间转移了。
  
    我好奇的环顾四周,有树,恩,不多,一两棵,恩?不对,好象是3,4棵,不对,不对,很多,很多的树,天,怎么有这么多的树,还有车,恩是一辆,对,这次决不会错,是一辆。
  
    可是奇怪的是车下面好象轧着什么东西。
  
    我近身一看,是人!
  
    让我恐惧的事情是我仿佛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但是我知道我知道的一切都是对的。
  
    所以我知道这个人是这辆空车的司机,就是说他被自己的空车轧死了。
  
    我没有害怕,我觉得这个时候更应该去救人。
  
    也不知怎么的,这辆车就不见了,我知道的,其实我在这里想什么东西没有,什么东西就没有了,于是现在我好象又不是在街道上了,具体的连我都说不清在哪里。
  
    这个司机好象又不是被轧在车下面的这个人了,可是他还是刚才那个车的司机。
  
    他又没有死了,他忽然就那么右手一挥,刀光一闪,我好象早知道这一切了似的,又或者说其实这一切只是不断的在重复了很多次,我只是惯性的无意识的用左手阻挡了他刺来的匕首。
  
    然后我用我随身带的匕首一下刺进了他的喉咙。
  
    鲜血............................
  
   
  
  
  
  
  
    凌晨4点,
  
    “你怎么了?”母亲。
  
    “我,我好象做噩梦了,很多很多的噩梦,只是我只记得两个。”
  
    “说说看。”母亲
  
    “我梦见我死了。”
  
    “是不是像这样.............”双手鲜血的母亲。
  
    .......................
  
    .....................
  
    ........
  
  
  
  
  
  
  
  惊醒:
  
    这一刻是不是真实的,还是犹在梦中,我已经不再清晰的可以表明我到底在哪里。只能确定的是我的身体不是一般的粘稠,浓稠的汗渍已经像胶水一样覆盖我的身体。
  
    我应该去洗澡。
  
    (浴室)
  
    我很喜欢冷水澡,喜欢这种冰冷的感觉,让人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据我所知,以上不是真实的,因为现在正在冲冷水澡的我一直无法忘记那些梦,他们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特别是最后一个,我忽然打了一个冷战,或许是因为冷水的缘故,但是我宁可相信刚才我发现冲下的水变成血了。
  
    难道又是病犯了?
  
    我望了望浴室白色的马赛克铺砌的墙面,在左中部分有干涸的血迹,我当然知道,那不是今天留下的,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但是我莫名的觉得这个血迹变得越来越新鲜,仿佛呼之欲出一张人脸。更准确的说法是血渍好像被什么撕裂开,然后露出了一张人脸?我知道我的表达能力很差,我无法说出那种恐怖的感觉,但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发誓我现在一定是置身于冰窟之中。
  
    浴室我奋身就跑出浴室,那些水珠像脱了缰的野马沿着我赤裸的身体拼命的到处乱窜,我开始躲进被窝。相信我,是厚重的被褥它自己在不停的颤抖,而不是我,我不害怕,我当然不害怕,尽管我知道一切的真相,但是我不能害怕。
  
    (卧室)
  
    我现在是躺在床上,所以我一睁开眼睛,我的对面就是天花板,我的天花板不是纯白的,有点米黄。米黄让我感觉很脏,至少有点脏。在我们国家,或许只是在我们这里,脏的意思很多,还代表那种东西,那种东西很恐怖,常常在黑夜里出现,他们的任务就是忽然出现把你吓死。
  
    我很勇敢,因此至今还没有被吓死。但是我知道,我已经离死不远了。因为我知道,有人想杀我……
  

manson


引用部落地址

乃湮碎2008 发表于 2009-05-20 18:5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17 星期日(Sunday) 晴

  我完全凭借着信念
  一次次弥补爱的亏欠
  我没有的现金
  只能慢慢的替代你的爱情
  这是怎样的明天
  让我们不断的忘记追恋
  停留的伤感
  破碎的是谁的梦想
  我爱你
  我只是继续迷失在孩子的童真里
  你爱我
  那应该是最迷人的故事
  我们都在继续
  继续活在自己编织的童话里
  我希望没人可以破坏我们的爱情
  那些傻比怎么能明白我们的真诚
  哦阴暗的心灵
  草泽丛生
  爱情在风雨中涅磐重生
  小心莫名的暗箭
  抛弃他妈的狗屎所谓的人杰地灵的干净
  从来就没有什么原则信念
  为了爱情去死只是一次茅塞顿开的奉献
  哎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  你现在还能不能明白我最原始的天真
  全世界的毁灭只是为了你而做的牺牲
  哦爱......

乃湮碎2008 发表于 2009-05-17 03:44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5      ↑回到项部
本站域名:http://naiyansui.blog.tianya.cn/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