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铃兰

沐雨铃兰
我站在时间的长河里, 回头望着被光阴串连起来的每一个我, 她们有着不同时间里的形貌, 却都用和我一样迷茫的眼睛在问: “我们放弃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又在坚持着什么?” 滔滔的河水奔流着,朝着不知方向的永远 ...
 
  双生............... 2013-5-31 星期五(Friday) 晴

  每天,我都在对爱情的思念,对母亲的埋怨,以及对于离家出走的惶恐不安中矛盾挣扎。我总是矛盾着要不要给家里打电话,可是每次拿起电话,我总感觉那个耳光的火辣辣仍然疼在脸上。终于还是放下。每天我都告诉自己,明天我应该回家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我又依然挣扎。

  就这样,我在小城里呆了整整一个星期。在第七天的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我又重回童年,小愿又变成了小时候的内个病孩子,他为了我,和那几个年纪大的孩子们发生争执,在一片混乱中我看不到他,孩子们挡住了我的视线,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只有小愿躺在那里。他紧闭着双眼,手里紧紧的揪着,揪着那块红色的布。整个世界,都泛着咖啡色的淡黄,只有小愿手中的那块碎布,红的如此鲜艳,如血一般的刺眼。

  我很机械地向前走,走到他身边跪下来,轻轻地扯着他的衣袖,小声的说,小愿,起来吧,不要躺在这里,你不要吓我,我很害怕,我们回家吧。

  他没有醒过来,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有大人来把他救起来。

  我全身都麻木僵硬着,无论如何挣扎着,都不能从梦魇中醒来,只能呆呆的看着小愿手中那块鲜艳的红布,血样的颜......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3-05-31 16:21 雁过留声(0)
  千金一跪 2013-4-22 星期一(Monday) 晴

  最近又看到了关于下跪的新闻:环卫工人跪求发小广告的女孩们不要再加重她的工作负担。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恳求往往要达到牺牲自己尊严的地步,才能换来人们的重视。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在没有下跪的时候,她想诉求的,不是普通人原本就应该做到的最基本的尊重和需要具备的素养吗?

  我近几年来经常感觉到绝望。

  这种绝望,不是来自于对逐年增多的自然灾害的恐惧,而是对人性良知沦丧的悲伤。   

 

  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举国同悲的时候却显现出人性......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3-04-22 00:09 雁过留声(0)
  如果那样吻下去 2010-8-23 星期一(Monday) 小雨
亲爱的妈妈:

  你还好吗?据说这一天,是我们可以最接近的日子,我想,在这里给你写封信,你也可以看得到,也更懂得我想你的心。

  你离开我有多久了?我从来不敢认真地去计算时间,因为数着失去你的日子生活,会让我终致绝望疯狂。我甚至不敢经常地去想你。

  我常说人生没有完美,只是尽心,因为只要尽了心力,哪怕是做不到完美,至少心里也不会有遗憾。而我最深的遗憾,是对于你,妈妈。

  我会遗憾在有机会的时候没有更多地关心你;我会遗憾从来没有用认真的态度说,我爱你;我会遗憾你离开我的前两天,你说要跟我一起去逛花市,我因为闹脾气拒绝了你...但这些许许多多,都比不上一件事-----如果当时,我那样吻下去,是不是,我就不会失去你?



  我有一本叫《黑镜头》的新闻影集书,我记得,有一张得过普立策新闻大奖的照片,叫生命之吻。那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吻,却让人感动莫名:一名美国的普通电工在检高空修线路时触电昏迷,安全绳把他倒吊在电线杆上,他的伙伴为了争取抢救时间爬上了电杆对脸色已经青紫的他实施人工呼吸,因为这位伙伴的果断施救,他......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8-23 14:18 雁过留声(2)
  石之美者 2010-7-23 星期五(Friday) 晴
  谓之玉。

  我不算是个爱玉成痴的人,但身边确实有不少玉制的小玩艺,当然,都不贵。我的小东西在行家眼里不值一提,一看就知是毛病不少:种不老,不够润,有杂质或有裂纹。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我还是爱它们呀。既然说石之美者谓之玉,那么所有的漂亮石头,都可以说是玉来的。只是,我喜欢的跟你们不同而已。

  我喜欢半透明的玉,但不是什么冰种玻璃种,而是透明中带着纤维结构比较粗的石英一样的反光,也就是说,在推崇老玉的这个时代,我逆流而行,偏爱新玉。

  我喜欢他们在光线下透着亮闪着流光,鲜活得象有生命的样子。

  我爱这些小东西,但不苛求它们完美。想一想在那么漫长的岁月中,它们深埋在地下,曾经发生了什么变故?那些细小的皱裂,是来自于某一次的地壳的运动,还是在开采过程中受的伤?这美丽的颜色流动到这里,就凝固了永恒,它会喜欢自己的样子吗?

  曾经在淘宝,我跟一个卖水晶的男孩谈起了水晶和玉的不同,我说水晶固然纯净明丽,但它缺乏独一无二的气韵,难以与玉相比。玉是有内涵的。

  虽然我不懂玉,但是我说:玉是有内涵的。因......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7-23 18:51 雁过留声(0)
  辣椒崇拜 2010-7-23 星期五(Friday) 大雨
  这世界上从古到今有很多种崇拜,对日月,对山川,对水火,对动物...人们载歌载舞,牺牲献祭,狂热执着地相信着某种事物的强大力量可以带给自己平安和护佑。

  我,崇拜辣椒。

  幼年时我是家里唯一不能吃辣的人,爹娘和哥哥或嗜辣或无可无不可,都不象我这般,吃辣椒会肚子疼。我是家里最不能吃辣的人,也是性格最“面”的人...嗯,软弱可欺,那个,备受欺凌(这句话要低声,不然有可能遭致强烈的反弹)我终日苦思冥想,原因出在哪,他们仨的性格多少都带点暴燥强硬,只有我,这么软趴趴的...从遗传学的角度分析,也不太可能负负得正啊,我跟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不能吃辣椒,莫非强大的精神力量,真的源自重口味的红辣椒?

  我开始注意观察生活,然后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周遭的人,凡是吃得了辣椒的,无一例外的,都不是善碴儿...这一结论并不曾让我开怀,反而郁闷起来:哪怕知道了又如何,我还是一吃辣椒就肚子疼,注定了这一生都不能成就逼人的气势。

  后来的四川之行是个转机,天府之国水土温和气候宜人,连辣椒,在这里也不似家乡的辣椒,一味地霸道,它也可以芬芳诱人且不伤......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7-23 18:49 雁过留声(0)
  酱油控 2010-7-23 星期五(Friday) 大雨
  前一段时间听了个有趣的说法,就是某某“控”,指的是对某种事物有强烈的喜欢,喜欢到受控制的地步,比如喜欢条纹的叫条纹控,喜欢卡通的,叫卡通控,喜欢吃鸡肉的叫鸡肉控...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我突然发现自己也有“控”,是酱油控。

  很多人开玩笑都爱说,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来说明自己的已婚已育的身份。但现在的孩子其实是都不知道什么是打酱油的,因为现在的酱油不是瓶装的就是袋装的,它们陈列在超市里或是小商店里,不用“打”。

  会打酱油的,是我们。

  打是个动词,并不是我们让酱油挨了打,而是我们小时候往往接受父母给的任务,拿个玻璃瓶子,去离家最近的小卖部买酱油。那时的酱油多是散装的,装在一个大酱缸里,酱缸的木盖上,往往放着大中小三个竹制的带长把的量筒,大的一筒就是一斤,中的是半斤,小的是一两。小卖部的阿姨会问我们要买多少酱油,然后,拿出其中一个量筒,揭开酱缸的盖子,把量筒往里一捞,就“打”出了一筒酱油,再把酱油通过漏斗注入我们家的玻璃瓶里,“打酱油”就完成了。我们那会儿,是经常可以看到半大的孩子拎着一个酱油瓶上小卖部的^o^
......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7-23 18:47 雁过留声(0)
  十五分钟 2010-3-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十五分钟能写些什么。

咱们来试试看吧。

号称有书写癖的我,已经貌似有“多年”不曾码字了。可笑我的键盘,平日里多么省心省力,今天用将起来,居然也跟我的破相机一样在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细小的杂物的卡着,着实让我恶狠狠地敲打了好一会儿才乖了。

我应该说些什么好?

我变了,确实变了,爱吃辣,脾气燥,说话也,呃,不象从前那么文雅了,(是这比较含蓄的形容,请发挥想象)最可怕的是,我居然对从前那个温文尔雅的自己一点都不怀念,感叹啊。

今天在网上有人问我,你觉得网络带给你什么?无非是你空虚时精神寄托。我居然笑了。我反问,你是网瘾戒除中心的工作者么?如果不是,觉得网络空虚的你现在在做什么?他说搞设计,在寻找灵感,如果聊天找到幸福的感觉,就可以画出美丽的作品来。我笑得更深:能让你利用到我真倍感荣幸。

人生是什么呢?

人生重要的是什么?

从前如果有人说我颓废,我可能真的会好好反省自己并认真地难过好一阵子。

可......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3-10 14:08 雁过留声(1)
  向往稻城 2010-3-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天在一个跳出的新闻综合页面中,看到几张美丽的风光图片,标题是:“中国十大艳遇圣地”,冲这个噱头,我近前一观。

  一页页地翻着,丽江,西藏,香港,乌镇...最后,终于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地名----稻城。

  陌生却美丽的地方啊,春有花,夏有绿,秋有万紫千红,冬有积雪的山脉映着镜一般的湖。还未亲见就令人惊诧:这样纯净的风景居然可以真实地存在于这个浑浊的人世间。

  从这一刻起,我开始向往稻城。想象着黄金的青棵在微风下如海般温柔地起伏,想象着秋天的层林尽染,却是千色的风情于万山间静静展现。我想面对着雪山下的蓝湖,为那极致的美景心痛到流泪。

  艳遇与否已不重要,如斯风景,足以令我倾心相爱。

  向往一个叫稻城的地方
......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3-10 14:06 雁过留声(0)
  盼老 2010-3-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看着那些夜幕下在城市广场上翩翩起舞或携手并肩散步的老夫妻们,我时常会有种油然而生的羡慕:这也许才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吧:经历了数十年的风风雨雨,苦难时的相濡以沫相互扶持,争吵时的针锋相对铿锵杀伐,一路行来,到了老时,拚却了多少的聚散离合,牵的仍是那个人的手,多么不易!五光十色的喧嚣红尘,在这时才终于尘埃落定,还原成最初的简单,他们成了彼此的老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须知那无限好的夕阳,也曾经天而过,炽烈灼人,是大半生的磨砺,才让它在将沉没之前变得那么豁达,温存。无私的暖意洋洋洒洒遍布人间,那是对这个世界最深刻的爱和留恋。

  我总想着,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拥有这样的幸福,真巴不得一蹴而就,一夜白头,就达到了那恬静相守的境界。林忆莲在与李宗盛爱到最深时,两人合作的《至少还有你》就把这样深情诉说到了极致: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恨不能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盼望相守,又担心失去,所以宁愿瞬间走完这一生,才好成全了圆满的幸福。

  呵,可是一转念,我可以么,两手空空如也,谁的手也没牵,一夜白头,只怕除了白头......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10-03-10 13:56 雁过留声(0)
  找妈妈 2009-5-28 星期四(Thursday) 晴

  我一跛一跛地往家里走,半道上就遇见了等候着我的妈妈。我走近了,近到可以看清她发上的霜华。她微微皱着眉,弯下身来检察我的膝盖:“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不小心...”我笑,“没事的,妈妈,只是小伤,可是...你怎么也伤到了?”她的胳膊上,有擦伤的痕迹。
  我拥着她,慢慢地走,心里的感觉,很幸福,一种久违的充实感在心里一点点扩散,“妈妈,要过六一了哦,咱们去逛街吧,我给你买礼物。”她嗔道:“傻丫头,哪有人过六一给妈妈送礼物的,妈又不是小孩子。”
  “我才不管,只要我愿意,有什么不可以,我就是要六一给你买礼物嘛!”
  
  其实妈妈,六一是个多特别的节日的啊,我当初头一次出远门,在异乡独自过六一的时候,你在信中说,你想在信封里给你十八岁的女儿寄一片口香糖,因为六一到了,你想她了。糖没有真的夹在信中,女儿却抱着那封信流了一夜的眼泪。痴心的傻妈妈啊...
  
  身边的她好虚弱,总是那么虚弱,我忽然感觉到鼻酸,“妈妈, 我好爱好爱你,为了我,你一定要长命百岁,知道么?”
  她只是淡淡笑着,没有给我承诺。
  “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09-05-28 15:39 雁过留声(1)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2009-4-9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直在听着这首歌。
那个逝去女子带着淡淡忧伤,微微沙哑的声音,空灵得一如轻烟,被小提琴和吉它的浅唱轻轻地托着,飘缈在空气中,不带一丝人间气息。
最爱的还是这首歌。
阿桑走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天籁般的音色原就不属于尘世,于是上帝早早地将她召回了。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天堂的路一向很凄清,淡然淡定的你,请一路走好.........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09-04-09 22:20 雁过留声(1)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2008-8-12 星期二(Tuesday) 晴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这是天涯某名博博主的ID,一见之下非常喜欢,就那么不留神地记在了心里,而那时,我还没有读过《小王子》的故事。
  我一向不太懂得欣赏法国人的电影和小说,总觉得,怎么说呢...他们的电影故事难懂,小说絮絮叨叨,有些不知所云,也许是带有些偏见,所以并不喜欢看。知名如《小王子》这样的童话,也因为产自法国受了我的冷眼,一直不感兴趣。不期然的在一本网络小说里,看到那只等待温暖的小狐狸,心中不由得温柔涌动,去寻它的出处。
  不太长的《小王子》还是让我看到困极,真的打了瞌睡,果真一如法国小说给我的感觉,拖沓得不可思议,只有在小王子遇到狐狸时,这篇童话才象一颗经历了亿万年漫长的旅程后来到了终点的慧星,它以雷霆万钧之势撞上了某个星球,那一刻的绚烂,让一路上的乏味都得到了最美好的回报。真美。
  我忍不住在QQ的签名上放上了小狐狸的名言:“你下午四点钟来, 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瞧瞧,缠绵得如同情人间最缱绻的蜜语,多念几遍都要醉了:)
  当这句话挂在QQ上时,看到的人有了许多不同的想法,有人说,“哇,你恋......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08-08-12 22:21 雁过留声(4)
  指间舞蹈 2008-8-12 星期二(Tuesday) 晴
  终于又有新电脑用了,在为旧电脑郁闷了数年之后。阿惠说我是当惯了乞丐,突然就锦衣玉食,幸福得找不着北,欢喜得一塌糊涂。的确。在反复重装系统中磨蚀我的耐心,早知就应该及时换了它。
  如果说电脑不好用,令我最郁闷的不是重装系统,而是能不畅快地打字。
  我有书写癖,但仅限于用键盘敲打。敲得高兴的时候,感觉这象是一段段小型的舞蹈,指间的舞蹈。十指欢快地舞动在键盘上,码出一段段文字,虽然有时不免废话连篇,可是我欣赏这种“艺术”。
  人就是那么奇怪,在不断恶化的环境中,多数时候选择了适应环境而不是改变环境,逆来顺受,直到无法忍受。至少我就是这么消极的人。这次换电脑,就是因为我的电脑终于衰老到连重装系统都救不了了。
  用上了新电脑,才知道这几年来我因为懒因为怕花钱遭了多大的罪。哎,现在连呼吸都顺畅了好多。
  瞧,多容易满足的一个女人,小小的改变就可以如此快乐。
  可,又能跳舞了,难道这不是快乐的理由么^o^......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08-08-12 22:20 雁过留声(2)
  2008-8-3 星期日(Sunday) 晴
理当是流火的七月,却因台风的不时到访,不时会有骤雨来袭。
空气清冷,我撑着藕紫色的伞,缓步地跟在锅巴身后,看它肥肥身体在草地上压出一道草辙。咖啡色小蘑菇,一把把小小的伞,高高低低或远或近,在嫩草上连片地开放,生命虽短,也有着盛极一时的欢喜。
伞外的天空,雨是细的,不合时节,绵绵密密,倒象是在早春时节,它们细得象网。无边的网。
我想起几年前看央视的主持人大赛,综合题中有一道视听题,一段舞蹈,背景是乱而无序的红缎,独舞的女子,素白的衣服,手中一把红伞。无论如何辗转翻腾,始终不离不弃的,是那把伞。问题是舞蹈表现的是什么,红缎和红伞代又表着什么。略加思索,女主持人沉着地回答:舞蹈表现的是一个女人在人生路途中的迷茫和寻找;背景中的缎代表着她前行的路,千丝万缕,找不出头绪,而她手中的红伞,代表着她在无尽迷茫中唯一可以笃信的希望。
多完美的答案,于是掌声如雷。
我在伞下看着伞外的雨丝,心中在想,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着纷乱的红缎,也有这么一把希望之伞,我们想要的不是永远的晴空,我们向往的只可以撑起一片无雨天空的
伞。......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08-08-03 15:10 雁过留声(2)
  北川不死 2008-5-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北川。
  那是一个从来不曾听说过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地震,也许我要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与她偶遇。
  朋友告诉我,假如乘火车去九寨,北川是你必经的地方。秋天的时候这里遍山红叶层林尽染,奇异而美丽的植物遍布山谷,象一粒自上帝手中遗落在人间的宝石,她静静地在山谷中独自美丽。
  “我知道北川没有死,她活在我的心中,她流淌在我的血液里,生长在我的骨头中。可是,你怎么伤得那么重...”这是在中国之声的广播里,时常可以听到的一个女孩的低语。她的声音隐含着强抑的悲痛,和对家乡的无限爱恋。央视的主持人曾说过,大地震之后,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也许再也找不到北川这个地方了。现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关键字北川,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信息,几乎所有关于北川的消息,全都与地震,坍塌,死亡,救援等等相关。可是我和那个女孩一样,相信北川没有死,尽管山川变色,家园碎成了粉末,我也依然相信北川不会死去。
  我信北川不死,是因为我看到在废墟上,在曾经洒满了鲜血和悲泪的地方,有坚强、有爱和希望在生长。
  来年春风还会染绿河川,那曾经砂石滚滚的山坡上又会开出不知名的小花。
  来年崭新的校......
# posted by 沐雨铃兰 @ 2008-05-24 22:45 雁过留声(4)
  页码:1/4  [1][2][3][4]
本站域名:http://mylinglang.blog.tianya.cn/
<< 2020 五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铃兰小筑 (198)
·时光之河 (43)
·颜如玉 (36)
·羽衣曲 (25)
·千色光影 (4)
·天工之秀 (1)
·双生...............(2013-5-31)
·千金一跪(2013-4-22)
·如果那样吻下去(2010-8-23)
·石之美者(2010-7-23)
·辣椒崇拜(2010-7-23)
·酱油控(2010-7-23)
·十五分钟(2010-3-10)
·向往稻城(2010-3-10)
更多故事>>>
·我会常来拜访...(2015-7-16)
·  来看看你 最近还好吗?...(2012-7-10)
·真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一生...(2010-8-24)
·表生气,乖~~~我觉得不文雅是很好的,爷...(2010-3-11)
·文笔忧伤凄美,很久不看这类文章了,是这个...(2010-1-30)
·我也一直钟爱这首歌,希望阿桑一路走好...(2009-4-11)
·送你一个圣诞礼物,快来拿!!实惠通道小工...(2008-12-17)
·:)谢谢你lawyerbar,我会努力幸...(2008-9-28)
·呵呵,又是一只狐狸精。
不过,偶喜...(2008-9-18)
·呵呵,你们领导引领潮流啊,连淘汰的电脑都...(2008-9-17)
·我也刚用上领导淘汰下来的“新电脑” 哈哈...(2008-9-12)
·哈哈,有理,你要记得至少穿上泳裤再奔哦...(2008-8-12)
·打伞很麻烦的,还不如狂奔...(2008-8-5)
·给点祝福,希望他们能自立!...(2008-7-18)
·说得好,北川会好起来的。...(2008-6-30)
·可可茶
·海豚的天涯路
·思念之岛
·草木前盟
·猫猫的私人日记
·lawyerbar
·养花人居
·据说还活着
·梦幻小筑
·黄鹂鸣柳
·豆子亲亲
·蓝蓝吉子
·秋天的鱼
·我心如蓝
·原驰集
·猫猫的猫猫
·星星的傻言傻语
·张传海
·天工之秀


第 460066 人来此小憩


水瓶座aquarius 普通成员
繁繁的星星 普通成员
kongpee 高级成员
沐雨铃兰 管 理 员
革命时期的猫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