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uxilou
muyuxilou
时近深秋百草黄,西风一夜转凄凉。轻枝明月红檐倦,别院菊花小径香。未解情怀辞旧梦,先随愁鬓看天狼。自来寥落十年后,沧海悬舟共渺茫。
博客信息
博主:暮雨西楼 
BLOG日历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6499 次
  • 日志: -72篇
  • 评论: 0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7-9-4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留言板 博客家园 注册 加为友情博客
2008-1-7 星期一(Monday) 晴
浮云远了 青山累了

我给你的承诺还记得么 虽然

我的鬓发在寒夜里

瑟瑟发抖 但我会在黑暗中捕捉

你满是泪水的眸子

我们青春的容颜 没有改变

改变的是对未来不可预知的

恐惧和犹疑



举起手中的杯水 祭奠

相逢之时的秋风一缕

相知之时的明月三分

还有 今天长亭外的忧郁

以及忧郁里就要淹没的

我和你



傍晚 我去看过灯花了

她说她不能忘记 未名楼的夜曲

异域蝴蝶的微笑

更有江南的驿路万里

佛祖曾点明她的宿业

在尘世中 开五百年

谢五百年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8-01-07 18:3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01|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7 星期一(Monday) 晴
依稀霜角苦根藤,未重苍烟独老成。

画壁春香啼远道,流檐雪尽散西风。

缠绵无奈云相问,悲楚如何酒最轻。

欲借梅花传此意,邀来白鸟上青冥。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8-01-07 18:30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9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 星期二(Tuesday) 晴
西风 在干枯而贫穷的树枝上

啼哭

但你没有做错

春天的约定 还在

今夜 是落叶和蚯蚓的

狂欢之夜

虽然 他们之间只隔着

一些尘埃


豌豆的种子 正在冰天雪地的心中

发芽

仿佛偷听了普罗米修斯的 传说

明明知道 要走的很久

当受到不合时宜的惩罚之时

就深深地向自己 鞠一个躬

死掉


听到了 这是冬天的

情话

我的爱被分成三段

一段 给异时空的蝴蝶

一段 给远去的海子

最后一段 寄往

蓦然觉醒的

天涯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8-01-01 18:18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7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0-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谢了!:))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7-10-03 02:22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7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0-2 星期二(Tuesday) 晴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每每读到这首柳屯田的《雨霖铃》,便无端生出一种莫名的黯然心绪,仿佛是身临千年之前的汴京城外,于骤雨初歇之际执佳人之手,泪眼婆娑之下,无语凝噎于木兰舟畔。无怪乎俞文豹在《吹剑录》中写道: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可见这首词的缠绵绯恻几至于斯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是啊,红尘人世,勿论生死,只离别两字已教人惨然神伤了。而人生苦短,有情人却要离散,从此天各一涯,杨柳岸边,风前月下,和着相思的红泪,也只能独饮牵挂的苦酒了。“一杯愁绪,几年离索”,分别的日子是愁苦的,而越是良辰好景越容易打动孤独的心灵,听落雁哀鸣,看寂寂的青灯,这时的你,纵是风情万种,但眉为谁描,笑为谁颦呢?牵绾冷冷的长袖,伫立于高楼之上,抚栏而望,同在这星空之下,远方的你,知道我的思念吗?

古人送别,多折柳枝与将行之人,也无非是谐留之音,而寄托其意,这也与柳条细细,牵牵绊绊于行人之侧有着莫大的关联。总之,柳成了送别的专用,故古人有了“长安陌上无情树,唯有杨柳管别离”的说法,而同时,柳更成了文人墨客送别作品中的当家花旦,屡屡摧人泪下,让人年年肝肠寸断于长亭短亭之外。“杨柳东风树,春春夹御河。近来攀折苦,应为别离多”(王之涣《送别》),看来从唐时,折柳送别已蔚然成风,及至宋时,不但因此成就了“灞桥烟柳”的凄然景色,也激发了更多文人对于折柳的思考,在柳永的另一首词《少年游》中又写道“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其实这也见证了柳永一生羁旅漂泊,每多离别的处境。

比离别的黯然神伤更加教人痛苦的莫过于离别后的漫长等待,那种念念不忘的牵挂让人无以排遣,也唯有青山望断,无语凝眸!“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一剪梅》)文行于此,眼中已有些潮湿,我真的为那种相思苦楚所打动,试问这苍天厚土,奈何叫人如此受尽这种入骨的折磨?然而这还不是全部,让人更加无法忍受的是“更哪堪、冷落清秋节!”

秋字一出,落木萧萧,老树阴云,再加上或有断雁,叫尽西风,此离人之绝境也!真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所谓,柳寓别于先,而秋共愁之后了,触景伤情是古人今人的共性,因此便有了吴文英的名句“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语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一个怕字,那种凄楚真是呼之欲出,没有那种真实的感受,你无法体这中间的无奈和化不开的浓愁。而将离别、秋境、愁苦的况味展现无遗怕要还是李清照的一阙《醉花阴》来的淋漓尽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中间的佳节、销魂、瘦三词就是柳永复生岂不也将扼腕唏嘘于楚天的烟波之外么!

盘点完这首《雨霖铃》的感受,用李后主的一句小词来描摹倒是十分贴切,“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身上有了一种筋疲力竭的感觉,上边那些愁苦如排山倒海般蓦然钻进我的心里,让我在这沥沥的秋雨之中,无眠于这令人窒息的长夜。

这场秋雨已断断续续下了整整三天,接近黄昏的时候又变得绵密起来,可以听得见屋檐下滴滴达达的水声,“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大概也无过于此。坐在这冷雨中的秋夜,让我不能不想起网络那端的你,虽然我们的离别将成永诀!

能在这万千年中某一天,于万千匆匆的身影中你拦住我,我拦住你,这本就是一种佛前哀求的宿缘,想想那种相识的喜悦,真的让人心动不已。即使是今天,假如生命能够让我再一次抉择,我宁愿,我宁愿依然去迎住曾经的你,虽然我知道,那天已成为永远的过去。我曾经对自己说,是你,让我的灵魂愈加清灵,让我在探求生命之真的旅途中不会失迷。

陌生的相识,另样的熟悉,虽然我们执手于天涯的两端,却曾相约此生不离不弃,做永不谋面的知己。在唐诗宋词的异次空间里,我们遥遥致意,共同度过了多少不眠的秋夜。君子之交,淡淡如水,没有丝毫物欲,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对那些我们各自深爱的人们有我们无悔的承诺,我们之间,便如秋叶落入大地的梦,没有丝毫声息,但却又紧紧联在了一起!

然而,来的太快的是今天的结局。你全部忘记了我承诺的东西,在那种极端的不自信里,你开始四处想窥视所谓的秘密,更想隔绝我于你手中小小的天地,谎言,密谋,试探,像一枝枝暗箭从网络深处飞向我的背影里。如果仅仅是误解,可能还有回旋的余地,然而,在这里,我只能道一声,对不起!

“便纵有千种风情,待与何人说?”别离的痛苦会慢慢继续,而愁苦也会落地生根。在这样的心境里,今天再来品味这首《雨霖铃》,我知道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没有选择,因为这样可以将我的思念狠狠地轧碎,让我的心在这个静静雨夜像梦般地飘飞,让我忘掉这段已成为过去的东西。

没想到几天前的一首旧作,竟会是一声让这一切别离的叹息,让我,记在这里:



满庭芳---一段新愁
雁字横飞,归云谁寄,冷雨泣尽边城。长街穷巷,寂寂更无凭。十里深秋景色,而今是,黄叶飘零。 雕栏外,潺潺绿水,谁弄小莲灯。 凄清。回首处,朱颜玉腕,怅立西风。待酒侵玄鬓,愁在霜亭。欲解心中旧怨,恨瑶瑟,弦断犹惊。从别后,故园夜夜,春梦不堪听。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7-10-02 22:25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8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禅字,梵文Dhyanar对音禅那的简称,译为静虑,即静息念虑的意思。

我不是虔诚的佛教徒,甚至都谈不上基本是,但自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便和中华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儒文化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相互辉映,相互借鉴,因此便多了许多著名的诗僧和成为居士的诗人,比如北宋的法印和苏东坡就是。而佛教的许多理念和和词汇也溶入到百姓的日常生活当中来,和普通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密不可分。而下边这些文字只是由禅字引申出来的一段话题。

正 文

近来不知心里开了哪道灵犀,竟和禅字较上了劲,以至到了魂牵梦 绕欲吐之而后快的地步,长夜无眠,明月当空,不妨就在这里对自己心中这段公案抑或者情结做一个了解。其实作为一种宗教,佛教无非就是 人类探讨生命真谛的一种尝试,于佛法,我不敢妄言,只是对禅字字面的意思做一些简单的思考,以期能博莲台寂寞千年的佛祖一笑,噢,对了,先拂去您额上的灰尘,好吗?

静 心

静虑者,自然应先要静,也就是先要静心。其实 说来简单,真正做起来是何其困难啊。这就有 了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就是浮躁,那是什么?是街头上喧嚣的音乐,是歌厅里彻夜的狂欢,还是你心中那一种日久弥香的情怀?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

“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这是一种静,但太白真的不寂寞吗,真的没有躁动吗?也许只有当年峨眉山上的那一片白云知道。历史上的先贤们为求静心而求“隐 ”,所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其实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能够静心,需要大智慧,你静不下来纵是身在天山,脚踏大漠,放舟于江湖,也照样可以听到朝堂上敲响的钟声,换句话说,你心中如果欲望还在,就是在林泉之下,那草丛中闪动的也依稀是名利的露光,此谓小隐:酒肆悬鞭,茶寮为客,寄身于平常巷陌,嘻闹在街市的落日之下,又何曾忘怀朝冠上的那一缕红缨,中隐也;处身衙暑,屡涉宫围,任你风吹雨打,我自横刀而笑,还有,我家后园那一畦菜要回去锄草了,君等忙着,我一会儿就回来,这是大隐的风范。“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常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而忧其君”,所谓的隐们从来就没有静下来过,当然,换了我们,恐怕也是如此,所以这时禅字就来了,它要求人要静,要放下。

其实,岂是古人,就是我们不也是如此吗?就是因为放不下,才每天在碌碌之中苦苦挣扎,我们确实需要几分放达,几分淡然,物欲横流,利海生波,这只是长街上的一种景致,不要奢求,是你的,纵是天涯海角,也会相倚相随,不是你的,纵然头顶珠冠,身披莽袍也只是戏台上的黄粱一梦,梦醒后,更凄凉。所以我佩服陶渊明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决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这就是放下后的风景。千江有水千江月,让我们放下那么多,那么多,其实我们得到的了也许更多。

既然禅字当头,就不能不卖弄一点不成熟的对佛法的理解。佛教认为我们到这个世上来就是要消除前世的罪业的,让我们来学会放下,要破我执,也就是消除你心中的执着,而能不能放下,看来就看各人的福报和功德了。其实,不必这么高深,简单点说,静心的过程也就是我们不断学习,提高自己素质和认识水平的过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求索,也就是我们第二个话题了---

凝 神

既然静下心来,看这个世界时,那山也青了,水也绿了,连花也开了,就是蝴蝶也在,还有天空中的飞天在起舞,这大概有点像佛国了,其实不是这么简单,如果静心就能见佛成佛的话那真是要佛爷满天飞了。

把一只水桶倒干了,这并不是目的,静下心来不考虑问题岂不是 要睡着了,所以这里倒干的水桶是用来思索佛法的。佛教认为世间万物俱有佛性,不然就不会有西天路上的 群妖起舞了------他们大都是什么菩萨佛爷的宠物,听了几天经,或者吃了几口灯油就自认是什么大王,什么佛王了。可见佛法的高深。佛教讲究悟性,讲究顿悟,而悟出什么呢,可能是迦叶的拈花一笑,也可能是青海湖畔的那虔诚一拜,又或是这世间的一粒尘埃,“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本山的一个小品中,范伟有一句经典台词:大哥,我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就想问问我是怎么走的。笑过之后,不免有些默然,是啊,做为人类来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探寻生命真谛的脚步,在佛家认为众生平等 ,没有高低贵贱,而人类的去路也无非天堂(佛国)和地狱的取舍,要么再回人世受苦,而如此看来反不如道家老子的学说来的超然和达观,“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啊,天既不会对人厚也不会对草木薄,凡事皆入自然,生死只是个正在发生着的自然现象。

究竟人生的真谛是什么,没有谁权威的定论。也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这也是大家们所研究和探讨的。而今天在这个漫漫 长夜里我所置喙的是人怎样把握手中这片天地的问题 ,化用禅字的两层含义,世俗的我们是否应该静下心下来,达观的对待我们眼前的生活?

红粉---骷髅---花---果

大师们禅定后,静心思考得出来的结论:美眉是什么?是红粉骷髅,也就是擦着胭脂的骨头架子,这似乎比我们所谓的红颜祸水来的更可怕,其实这只是一种压抑人性下的恐慌,也是不自信的表现,这一点我姑不论之,它所体现的是一个现象与本质,鲜花与果实的问题,也就是要我们不要为事物的表象所迷惑,应该看到迷雾后的真实面目。在这一点上我还是认可的。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这两年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关键是在诱惑面前,往往我们就是看到了本质也依旧是我行如故,这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那些贪官污吏们有哪一个不谙国法,但赃也贪了,法也枉了,二奶包括八奶也照样包着,他们岂不知道明日黄花树下的那一声枪响是留给谁的?和坤其实也是寂寞的,他的寂寞就来源于那早一天晚一天之间无奈的等待。然而这些终不是我们这些攸攸庶民所关心的。

还是让我们自己活得真实一点吧,少一些欲望,告别多一点诱惑,珍惜我们的生活,珍视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做就做那天上的雄鹰,不要羡慕那金丝绳下的鹦鹉,多一些洒脱不好吗?

母亲回乡时的叮咛还在,妻子递过茶水正冒着热气,儿子过来亲了我一下,噢,还有,明天和朋友有个party。。。。。。

忽然发现屏上的那个禅字竟慢慢大了起来,有 些亲切,原来佛法还可以这么讲!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7-09-29 15:3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1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4 星期一(Monday) 晴
欲近傍晚的时候,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心下懒懒的,不知怎么有些提不起精神。每年到这个时候总要下雨,而且,还要如长江之水,绵绵不绝(一笑),但若流入人的心里,侵进人的心脾,又不免触动某个角落里蜇伏的几丝愁绪,所以多情的古人说愁字,离人心上秋,是颇为贴切的,何况,还要牵情的细雨来做袭扰。

坐在桌前,呆呆地不知想些什么才好,手中的书也是漫不经心翻来翻去,开始恨恨地起来,为什么没学会吸烟呢,不然可以如鲁迅先生那样,夹一支香烟,在烟雾缭绕中,作沉思状。说来这倒不是迎合什么场景,在这种细雨如愁的秋夜里,是完全让可以让世俗的你静下心来,多一些淡如花香的思索,当然不一定非得是愁绪,但却一定是真实的你。

终于沏一杯茶来,啜一小口,慢慢地品味---在浅浅的水香里,微微有一点青涩。“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云和月”,蓦然间,岳武穆《满江红》中的两句如天外飞仙般切入我的脑海,那种感觉怪怪的,我可没有那种立马横枪,直捣黄龙的气魄,而这两句与眼前的一切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不过倒是有一点让三十出头的我喟然暗惊,是了,十年了,这真是一段不堪的秋梦!

人生十年,恰似一川黄花堆积的清流,纵落英如聚,也只是盈得一瓢红颜半老芳华已去的无奈了。。。,一只秋蚊在我的小臂上很不优雅的杀了一口,然后飞到旁边的书架上落定---偶也识书吗?十年前的一个秋夜,也是在静静秋雨中,我在憧憬着人生中将要经历的前程,是喜悦,是向往,是一点天下去得的豪情,岂知江湖路远,沧海悬舟,又怎是你一个匆匆少年郎所能知晓和承受?那一夜的秋雨真是如情人般细腻,以至于把窗下的几本厚书浸透,害我后来为此忧郁了好久。那一夜的秋雨哟,也将我的另一种情感化作诗般地弥漫,我的那些同窗好友啊,虽然不是永生的分手,但我真的知道,你们一定也牵挂我于天涯的另一头,想樱花树下的聚会,想荒村古寺旁的踯躅,想太行山上的行云幽径,纵迦叶复来,你还能执笑于这红尘众生深深的感念之外吗?我当然更不能,那一夜的我可能还想了许多许多,只是雨也下到了天明。

似乎想的有些入神,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大了起来,立起身,把房门掩好,哦,是起风了!古人言愁,真是极尽渲染之能事,说什么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那么想来,要是如此风雨之夜呢?雨点打到门窗玻璃上已清晰地落尽其声。真是难得的秋雨,这可以让四外的旷野忘情披离了,农事还是要用心的,对了,幸好,院子里今年没来得及种上菊花,不然又可以附庸风雅地唱---明日黄花蝶也愁了。有些稍稍的清冷,而空气中那种湿漉的味道也浓郁起来,其实,在这种清新的空气里,是完全可以把愁字放在一边的。人生应该学会用未知的未来去分解如烟的过去。

在这过来的十年里,不知有多少次我忘怀在这年年依约而至的秋雨中。生活的元素总是五花八门,当然更多的是困顿和挫折,因为快乐于人来说是容易健忘且短暂的,正如家人温暖的牵挂反而不如一道不经意的伤痕来的刻骨铭心。所以,人还是应该学会忘记,包括欢乐和悲伤,相聚和别离,还有成功与失意,仿如受伤的秋雁,舔舔伤口,还是要冲天再起,哪怕可能会折翅在茫茫的芦苇荡里,悄然死去。记得这十年中,曾经在某个秋夜和老父几句对话,细节已无从记起,大概是老父告诫我:于事于物当善待之,不要把功利看的过重,那种娓娓道来的淡然让我受益终生。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是身处固澈,还是运筹帏幄,常常能做到与郁闷相忘于江湖,而淡然处之。但是,我终是个凡人,有时依旧是难以化解心中的不快,但,我还有朋友。

夜,有些深了,雨,还在下,而困意还没有来,被蚊子叮咬的那一处开始放纵地痛痒起来,使我难于在抓与不抓之间作无谓的选择了,哈哈,写到这里,自己忍不住笑了,有那么假吗?抓几下不得了,老夫子!我的个性一向沉静,便自然不自然间常常流于莫名的伤感,虽然是一点小情调,但如果恰好遇到重大的抉择不免有些麻烦,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庆幸于今生还有知己在,还有我的兄弟在。我与海的交往几近二十年了,在新闻职业混迹了近十年的他一如那未露峥嵘的少年,很有些天真,我喜欢。而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发挥自己的才华横溢,就在三年前,当我的人生事业落入低谷的时候,他如蝴蝶般翩翩飞来(笑死了),在我们之间“历史性”的一幕鸣锣上演,那是与今天何其相似的一个秋雨之夜啊:在破晓雨停的时候,在经历了三十盘楚汉大战之后,一人一斤白酒悠然入腹,我们“疏影横斜”的睡态(海夫人之语)后来在小城朋友圈中广为流传,成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话”。什么烦恼,忧愁在那轻棋煮酒中杳如黄鹤,兄弟,有你在,我此生无憾!

像今夜这种秋雨,好像已深得清秋的况味,悠悠的,凉凉的,比方才已小了许多,而风也无眠,只是落落的吹着,一如灯下懒散的我。续一杯热茶,让杯子在手中慢慢地转动,仿佛自己生命的轮回入手。过去的十年,虽然不堪,也并没有在我的心上留下太多的记忆,残存的几个片段竟没有秋雨这般来的细密。人生如诗,诗中却是一纸的人情,每个人在面对秋雨之时,虽然心境不同,但只要你说出来就好:

虞美人------宋,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不知道蒋捷面对的是不是秋雨,我们不妨名之秋雨,反正千古之下,也不会有谁来打这场阳春白雪的官司,但有一点我可以断定,他一定写出了自己的真性情,这也正是这首词打动我的地方。与蒋捷比,我这秋雨十年没有他少年的瑰丽,但我收获的却是一种体会情愁,淡然面对的胸怀,人生在我不由它,何必到老复蹉跎?

那只蚊子还在(小样儿),尚在蚊视耽耽于我,看来我还是弃之而去为好。但总得为这篇所谓的心情文字取个名字,不妨叫作:秋雨十年间,既是一种感怀,也不妨看成是一种激励!雨,总会停,睡了!




>>引用社区地址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7-09-24 20:15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2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序

 禅字,梵文Dhyanar对音禅那的简称,译为静虑,即静息念虑的意思。

 我不是虔诚的佛教徒,甚至都谈不上基本是,但自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便和中华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儒文化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相互辉映,相互借鉴,因此便多了许多著名的诗僧和成为居士的诗人,比如北宋的法印和苏东坡就是。而佛教的许多理念和和词汇也溶入到百姓的日常生活当中来,和普通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密不可分。而下边这些文字只是由禅字引申出来的一段话题。

 正 文

 近来不知心里开了哪道灵犀,竟和禅字较上了劲,以至到了魂牵梦 绕欲吐之而后快的地步,长夜无眠,明月当空,不妨就在这里对自己心中这段公案抑或者情结做一个了解。其实作为一种宗教,佛教无非就是 人类探讨生命真谛的一种尝试,于佛法,我不敢妄言,只是对禅字字面的意思做一些简单的思考,以期能博莲台寂寞千年的佛祖一笑,噢,对了,先拂去您额上的......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7-09-22 00:28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2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在一场持续了三天的秋雨之后,将近黄昏的时候,一只秋蝉飞进小河边的白杨林中。她落在一棵很普通很普通的白杨树上,开始了一段对白杨树的独白:

 新爱的老白,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蝉儿小丽呀,三天前我去了弟弟妹妹那儿,真的好想他们,我也知道,生命留给我的时间已不多了,但对他们的思念却越来越让我无法平静。他们很惨,在人类和螳螂的捕杀之中所剩无几,还有,在这场寒冷的秋雨中,我最疼爱的三妹也被风吹到地上,死去了,她都没有谈过一场像样的恋爱。老白,不要管我,就让我的眼泪流个够吧!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已什么都不能做了,我真的好想再唱一首歌给你,哪怕是一分钟,然而,我的声带已被这场冷雨彻底摧毁。老白,我深爱的老白,不要阻止我的哭泣,就让我在你温暖的怀抱里,在这个也许更加寒冷的秋夜里,安静地死去。

 老白,你哭了吗?你记起我来了吗?我走的时候,你的哮喘和痴呆还没有这么严重,你也老了,但你的病会在春天再来的时候好起来,都怪那些可恶的虫子,它们把你的枝干已掏空,让你的心肺满是疮洞。老白......

暮雨西楼 发表于 2007-09-22 00:25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19|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7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