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与消失

 孤独与消失
 一切缘于记忆,如果有将来,那也是消失了今天。


  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还是讲点仁义道德吧.
仁义来源于孔夫子,道德来源于老子.本来先有道德再有仁义,应称道德仁义的,也许是后来儒家为主流,道家为次,便"仁义道德"罢.
现如今,有多少人有"仁义"呢?更遑论"道德"了.
于是有一解是:道有不同,道不同不相与谋也!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10 23:15 评论(0)

  2007年11月2日 星期五(Friday) 晴
 
屈原把诗写在绢上
他之前的人把诗写在竹子上
更早的人把诗写在龟背上
陶渊明开始把诗写在纸上
那纸很黄,是黄麻的黄.
到了李白,他把诗写在墙壁上
或者石壁上,月光上
杜甫把诗写在草上,茅草
也有写在泥土上,国土
苏东坡把诗写在水上,西湖水,长江水
那以后,写诗的人就很无味了
他们的诗无了在的地方
现在我把诗写在电脑上
写完它就跑远了
不如写在心上罢了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02 21:56 评论(0)

  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早安,晨光
你是否昨夜遗漏的
一点时光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0-17 08:04 评论(1)

  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Monday) 晴
 
蚂蚁的小是可以无穷尽的
我曾经见过更小的蚂蚁 现在
我看见的是一只比一只小的蚂蚁
一大群的小蚂蚁

中等蚂蚁把巢做在我的花根里
它们纷纷从花根里长出
到枝头

所有蚂蚁天亮开始出行
天一黑,一只都找不见了

我踩死过蚂蚁,它们是
扎成堆的蚂蚁
翻过院子的台阶进入内室的蚂蚁
后来,我的身上有蚂蚁爬过
这是真的

我用水流过蚂蚁
灌过蚂蚁的巢
阿弥陀佛,上帝
我不想成为一个看得见的罪人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0-08 20:19 评论(0)

  2007年10月7日 星期日(Sunday) 晴
 
抬头即见的南望山
在不灭的路灯光中
愈见低矮,朴拙
在我的靠近中
愈来愈妥协
像一个去势的男人
趴在浩荡的湖水边
风过而留呜咽之声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0-07 23:58 评论(0)

  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梦到秋静
我成为你的背影
我无有归处
前方是莫大的静
是莫大的无
没有过去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0-06 12:56 评论(0)

  2007年9月25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秋风吹散了炊烟
和月光
吹散了书信

这样一个旧秋天
老秋天
总是慵懒人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9-25 22:07 评论(1)

  2007年9月18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
秋远是说离别
是一阵风来去
是沙间的追逐
似近实远
不是秋高
是望不见的苍茫
在沉沦中
在纠缠中
相思白了头
是无涯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9-18 16:35 评论(2)

  2007年9月10日 星期一(Monday) 晴
 
生 命
这个词在我活了三十多年后才占据了我的脑海。但是我仍然无法直接谈论它。我只能叙述几个与它有关的情景,来说明它占据我脑海的理由。
在我工作的学校旁边是一个小学,我们中学与它只隔一个院墙。我上课的那个教室走廊上正好可以看到它的操场。每天早自习,我的学生自读时,我就离开教室来到走廊上看小学的学生们早锻炼。我都不知他们究竟在进行着什么样名称的活动,我只看到他们在不停地跑着跳着,听到他们不停地叫着唱着。我呆呆地看着,听着,没有思想,大脑里是一片轻松的空茫,竟舍不得回到我的教室里。我的教室里多么安静。就是学生们在大声朗读时也显得多么安静。因为他们大致一个姿势地坐着,朗读的语调与声音也大致是一样的。这正好和小学生们形成一个显著的比较。很明显,我的思维中存在着那么浓烈的怀旧意识。当时我以为仅仅如此。
另一件事的发生让我改变了看法。我的另一个班的教室正好对着学校的足球场。说是足球场,其实不让打足球,也不让随意活动。那只不过是一个草场。它被煤灰铺成的跑道和道旁的一圈法国梧桐树包围着,也是学校里最美的也唯一的景致。春夏秋冬,我没少看它。看着那儿的草由绿到黄,又由黄到绿;看着那儿的树也是如此。也看着太阳由低到高又由高到低。天上的云朵被风吹过,地上的树叶也被风吹得刷地响。看得多了,也为它写过诗,写过文章。它基本上是一个很安宁的所在。没有什么故事会在那儿发生。我的观察点也永远是我的教室的门口。我的目光永远指向同一个方向。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我从它那里才能感受到的一点季节的变迁。但有一天开始,这儿几乎每天上午十点钟左右,一群幼儿园的小孩子来到了草场。其中包括我的儿子。学校多余的教室出租给一个民办幼儿园。我的儿子也在那上学。每天他们吃过早点,做完早操,就被他们的老师领出来,到草场上玩耍。我的目光开始被这群天真无邪的孩子牵引。那一天的早晨我笑了。一种从心灵开始的笑。一个小孩也许是玩累了,也许就是调皮,坐在了草场上先前为升旗而准备的一个铁桩上,铁桩在一个两层的长方形的石台中央。如果那个小孩坐不稳或出现其他什么差错,是容易从铁桩上摔倒而弄伤自己的。因此他的老师很快喝斥他下来了。不料,其他的小孩开始从这上面找乐子。先是一个胖胖的小男孩趁老师不注意爬了上去,坐在了铁桩上,老师把他赶了下来;然后是一个扎两朵小辫子的小女孩也跑了上去坐了下来,老师把她也很快赶了下来。后来又有几个小孩如法炮制。老师没了办法,最后她自己跑了上去,坐在那铁桩上不下来了。就在这时,我看到了生命。我感到了生命。那些小孩告诉了我“生命”这个最可爱的词。多么自由啊,不肯受压制。那么小的一个脑袋里,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也就是思想。生命,生命,就是活着,做自己的事。好像是很简单的事。就像一根草一样,就像一棵树一样。霎那间,我感到了万物的活,万物的生命。我笑了,我为那事而笑,但我的心灵湿润了。我为生命而感动,为一根草、一棵树,为万物。同时也为自己也拥有这样的生命而感动。我是这样带着感动回到我上课的教室的,因此我没再为教室里不听话的学生而恼怒,也没再为那些不用功的学生而感到失望。我用最动听的语言给他们讲课,用无限的耐心给他们解疑。我是这样带着感动回到我的办公室里的。因此我热情地听了同事们往常让我最厌恶的的家常,听了他们的牢骚,他们的调侃。我看到了我的年轻的女同事的美貌,我的中年男同事过早到来的苍老。因为我所看到的是一个个可尊贵的生命,我的心中满是爱与敬意。如果说我在小学操场上看到的景象只是生命的表征的话,那么我在自己足球场上看到的已是生命的实质。我相信了我所看到的和感到的。
带着这种令我感到幸福的情感,我度过了以往失眠的夜晚。也正出于这种情感,我做了有生以来一件主动的事。我们学校的一个高二女生在放学路上出了车祸。肇事司机趁天黑人稀,把她扔在离路几米远的暗处。车轮已经辗碎了她的盆骨。但她凭着上天给予她的强大的生命力爬到了路边,尽管一个又一个过路的人暂时让他们的人性陷入可悲的黑暗之中,视而不见她的求救,她能够感触到她生命的血流淌在抚育她的大地上,但她没有绝望,她坚持着她生命的活。她也终于等到了她重获生命的机运。她躺在了医院里,她的农民父母此刻要抛弃更多的希望,而只留存唯一的希望。希望他们的女儿能够重新站起来,那怕让他们躺下去。
我听到这个事时,已是事发的第三天了,那个女孩是星期五出的事。星期一的早晨,我感到自己的躯体颤抖着,感到自己就是那个痛苦中的人。我必须去帮助她,尽我可能有的力量。帮助她也就是救我自己。当晚,我把这事告诉了一个记者朋友。星期三,我陪她采访了这整个事。我给她讲了我读来的一个故事。也是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
暴风雨后,一群小鱼儿被抛在大海岸边,一个小孩把它们一条一条地抛回大海。一个大人说,这么多,你救得完吗?谁又在乎呢?小孩一边扔鱼儿,一边说:这一条在乎,这一条在乎。
我承认我总是被这样的故事打动。记者朋友也把这个故事写进了她的报道里。少女的事惊动了市长,也感动了市长。政府付出了他们的努力。看到报道的很多人都在乎了一个陌生女孩的生命。那个学生得救了。但我的心里在说,谁也无法解救她躯体的痛苦,那常人都难以忍受的痛苦。尽管这样,我的心中感到的幸福仍是以往一切幸福的总和。
每天都有那么些陌生人给那个学生捐款,写信。有下岗女工,有退休老人,有大中小学生,有部队士兵;有国家公务员,有私企小老板。我很想知道那些有善心的人是怎样付出他们的善行的。我想善才是最高的道德,爱才是唯一的才能。我知道,我永远不是唯一地这样说的人,有太多太多的古人和今人这样说过,但我看重自己这样说了。我也知道,每个人只有当他自己这样说时,他才能够听到。这是没有其他人能够告诉他的。不仅如此,这里的说,是与行合一的。
有一次上菜场,看到一个跛腿的老妇人也拖着一个三轮车卖菜。抱着一丝怜悯,我买了她的豆子。菜钱算出了七毛四分。我给她一元钱,她口里念着找二毛六分,找了一会儿,终于没有找到分子钱。于是她找了我三毛钱。我没加思索地还给她一毛钱,她看着我,停顿了几秒,接过后,说了声“谢谢”。我感到惊异,为这个贫穷的老妇人保持至生命即将终了时的尊严。她的声音不那么小,所以她周围的菜贩们也听到了,他们也都看着我,也看着那个老妇人。他们的眼光是善良的。所有时间在此停顿。我觉察到喧闹的菜市场里有了片刻的宁静。
这种宁静也本源于心田。当我在大街上给一个乞丐扔一点零钱,在公共汽车上给老人妇女小孩让座,甚至于遵守交通规则、卫生条例时,我就感受到了这种宁静。
这与道德有关吗?我不敢断定。因为道德总是相对存在的。有一次回农村老家,在乡村公路的一个小站上等车,目睹了一场争吵。一个中年妇女指着一个衣着时髦的年轻女子骂着不堪入耳的话。那年轻女子只是偶尔低声申辩。据旁边看热闹的人议论,那年轻的女子是个妓女,刚从外地回乡,可能在以前或现在与中年妇女的丈夫有了关系。这场争吵没有一个来解劝。那个年轻女子在男人们看来有些楚楚动人,在与之不相关的女人们看来也是我见犹怜。但没有一个人来解劝,同时也没有一个人附和那个凶神恶煞似的中年妇女。这里,道德仿佛隐身了。因为两个女人都像是不道德的。或者就是都道德的。我同样不置可否。在那里,使两个女人发生联系的那个男人不在场,但他分明比任何人都更显目地存在着。我为两个女人感到难受。当我搭上车后,我还在难受着,即便现在提起这来,仍然感到难受。我为两个失去了尊严的生命难受。更重要的是,失去尊严不是由她们自己能避免的。这样想,我之所以难受是因为我仍然尊重这两个生命。她们没有理由不被尊重。
因为一个作家说过,我们都是可怜的魔鬼;因为我们都是有限的。最主要的是每个人也都是不同的。他是上帝的个体,不是社会的个体,因为社会中不存在真正的个体。只有最高的善才能审判任何一件恶,只有面对天堂,我们才能辨识大地的黑暗。在这里我理解了耶稣所说,如果有一个人打你的右脸,把你的左脸也伸过去。当然我也理解了一个中国人所信奉的“以德报怨”的道德准则。因为未来也许是未知的,但爱与恨的命运肯定有所不同。
 不仅如此,还因为生命也有它的层次吧。每个层次都是互相宽容的。初春,我注意到一根梧桐树光秃秃的树枝上新的叶苞。星星点点的,很不起眼。显眼的还是去年冬天残留的一片枯叶,它顽强地占据在枝干上,同去年秋天的果实在一起。透过这丛丛枝干,我可以看到那遥远的蓝天,在蓝天的背景前面,新绿与旧叶,一同展示着。旧叶在飘动,它时刻提醒着生命是变幻着的。我便是由此看到生命的层次的。新与旧,美与丑,都存在于生命的某个层次中。一个善良的妇人,一个被迫的妓女,也许只是在生命的不同的层次上罢了。看到她们,我同样宁静,我的感受肯定不同于看到那些小孩,那些少女。前者是冬天,后者是春天。而我现在爱四季。
有一天,那个出车祸的女孩的父亲来学校,谈到肇事司机的事,女孩的父亲说,公安带了一对有很大嫌疑的父子司机去让女孩辨识,女孩说,记不清晰了。还说别找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找到了又能怎样?也许女孩的心里还在说,找到了只能又增加一个家庭的不幸。
这个少女已经从春天走过了。
每个人的心里可能都有被黑暗遮蔽的时候,不幸就在那时乘虚而入。每个人的心里可能都有脆弱的时候,他因此走上了歧途。但就是这些,都能够得到宽容。我想这生命就没有什么让我去鄙弃的。
比如说,一个小爬虫,米粒一般大小,浅灰色的,有繁多的细腿,生长在卫生间潮湿的环境中,把家安在小小的墙的缝隙里,在黑暗中才出来,遇到突然到来的灯光就四处躲闪,但有时就免不了被人不加思索地或下意识地一脚踩下去,呜呼哀哉了。今天,我没有踩它,我看着它爬,它可能意识到没有危险了,就停留在一处光明之地,再没动一下。我看着它,就想,以前我为什么要踩它呢?它根本就没有妨碍我什么,唯一的坏处也是以我人类的标准强加给它的:它好像有碍我追求干净美好的视线。现在我看着它,发现它也并没有破坏我美好的视线,相反,还增添了我的房间的生动性。在我的平和的注视下,它的确是感到了安全,它可能就能度过它完整的一生,那么短暂的一生,几天,或者几十天。它以它的本能感知它所遇到的善。它的本能也可能因此得以有一些改变了吧。而我同时注意到,我的房间除了人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活着的东西了。这个小爬虫是难得的一种。了不起,夏天门窗封闭不严时会混进几只苍蝇、蚊子。它们的命运和小爬虫一样,是人人见而歼灭之的。所以这只小爬虫,就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也是应该活下来的。那些大的爬虫都快要灭光了,我们可能就剩下这些小爬虫了。它是我的伙伴。
但是为什么,在很多时候,我都没能意识到它也是一个生命呢?而且非置之于死地不可呢?
因为它的弱小。因为强大就仿佛获得了主宰其他生命的权力。就像我不喜欢的集体。集体相对个体而言是强大的。它因此就自以为获得了处置个体的权力。由此,众多的个体就容易丧失自己的生命原则去依附一个集体,做集体的一份子,公然无视其他的个体。而某个强大的个体如果也成为一个集体中的一员,同样也获得了处置同一集体中的其他个体的权力,并且善于利用集体的力量去加强他个体的权力。这是可怕的。生命的自由平等的原则已被践踏。一个人可以无视一只小爬虫的生命,一个集体就可以无视一个个体的生命。进而任何个人都可以无视他人的生命。
我想还是回到原初吧。回到我的小学,我的幼儿园。善才是最高的道德,爱才是唯一的才能。只有善才能拯救沉沦,只有爱才能避免绝望。我要这样去生活。显然我同时感到它是艰难的。我看到我的生命中有盛开的花朵,也有阴沉的淫雨。因为当我把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地写到这里时,我的心情已不像起初的轻盈,生命走到这里,它不禁沉重起来。
哦,生命。这不是一个去写的词。这是一个去做的活。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我也许捕捉住了它的某一段时光,我永远不会捕捉住它的未来。但是现在我隐约地觉得我的生命的根。它应该在天堂。因为那些静止的植物把根扎在大地上。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9-10 18:26 评论(2)

  2007年9月10日 星期一(Monday) 晴
 
流星在深夜里出现
这颗渺小的太阳只为着
一亲大地芳泽
而选择化为灰烬
我记得的还是它的光芒
孤独而迅速消失
这唯一的存在
没有永生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9-10 16:24 评论(1)

  2007年9月7日 星期五(Friday) 晴
 
秋天来了,凉意升起
遗忘吧,遗失而忘记
时间越来越紧
渐渐地包裹住我
一个身躯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9-07 16:41 评论(0)

  2007年9月2日 星期日(Sunday) 晴
 
从你的绝望的青年时代
到我的无奈的中年时代
是一种进步吗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9-02 13:21 评论(0)

  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今之时离春甚远
春花春树春江水
春色远去
新春遥遥不可及
这些情感触动灵魂颤动的
春之物 已不如老拍之春鱼
蠢蠢欲动
活在混浊的江水中
和炎炎的夏日里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8-30 12:51 评论(0)

  2007年8月27日 星期一(Monday) 晴
 
我的小姨喝了农药
这就是苦难的开始
一个月前,她七八个小时
停止了呼吸
一直待一个黎明到来
才能睁开眼睛看看
一尺见方的人间
那些贫穷的亲人们,曾经幸福的亲人们
曾经争吵不休的亲人们
围在她的身边
以默哀的方式表达着对死神的感激
而苦难今日还永未结束
她不能进食,她的食道堵塞了
医生要打开看一看
她的身体现在真正成了一个器官
她坚韧的丈夫,正要读研究生的儿子
也不禁泪流满面
这是怎样的苦难呢
整个家族都要陷进去了
没有人能够欢乐起来
只有我的仍在痴呆着的祖母
她是幸福着的吧
她的身体已不属于人间
这多好啊
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8-27 13:25 评论(1)

  2007年8月24日 星期五(Friday) 晴
 
我是一个透明的人,这意味着
如果你是光,你将穿过我
如果你是黑暗,你将遮蔽我
在很多时候,我的真正的朋友
他们是光明,他们穿过我
一无所有的身躯和灵魂
他们应该有着轻松和愉悦吧
而另一些人,他们是黑暗
他们遇到了一座墙
阻止着他们欲望的进发
这真是一件很郁闷的事情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08-24 16:37 评论(0)

所在栏目:无韵诗 页码:4/11  [1][2][3][4][5]:   本站域名:http://mengzhongren.blog.tianya.cn/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杂事 (117)
小说片断 (2)
无韵诗 (236)
评论 (10)
散文 (12)
摘句 (0)
在而之言 (13)
广而告之(2012-8-21)
田园已芜何处归……(2012-8-21)
我?你?他(2011-11-28)
我&#8226;你&#8226;他(2011-11-28)
这些日子做的事(2011-11-13)
广而告之:剑男诗歌朗诵会6.19武汉举行.(2011-6-15)
今日喜雨作(2011-6-4)
多少次我只是借道白云之上(2011-5-29)
  喝茶去...(2012-9-19)
  才发现 2005年的生日 发表的这篇...(2012-7-16)
  问好,沉河。
  又完成了这么...(2012-1-2)
  讲的好啊。鼓掌!...(2011-12-1)
  我天涯连接你了....(2011-6-2)
《象形》日志
老拍的言说
老友张良明
种草的修远
诗歌中钱省
老乡柳宗宣
原乡人剑男
亦来写诗歌
木剑客的剑
大地的羽毛
蒲圻人然也
新才子谌毅
大头的鸭鸭
小子何牧野
一段小木头
潜江的青娃
天涯李少君
津渡半疯堂
哑君永不哑
儒雅刘洁岷
江雪一独钓
音希若无声
玉佛手晓波
志坚波不宁
道里之书院
张志扬小组
闲坐佣书斋
平山落森子
桑克在雪地
修习的以亮
玳子的欢乐
小说家阿耐
ai89视觉
523647


嘉一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