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与消失

 孤独与消失
 一切缘于记忆,如果有将来,那也是消失了今天。


  2007年12月8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是否有过这样的说法:
如果没有思考死亡
就不值得生
这就是一个问题
我再不可能在心里过一遍
死亡,是不可知的啊
生之繁复与快乐仿佛迷宫
我穿啊穿啊
迷恋而不知所踪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2-08 23:59 评论(0)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此刻,我只能让你陷入孤独
而我,一样孤独
此刻,我只能让你陷入想念
而我,一样想念
此刻,我们拥有一样的命运
它们,无可改变
此刻,你是倾听
 我是倾诉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2-04 22:52 评论(0)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象形2008》今天出编辑样了。不出意外,年底面世。明年元月二十号左右,中国的大书店里可以看到良明老兄设计的精美封面了。发行人员要内容简介,平生写了一个最不像简介的简介,如下:

《象形》也许是目前公开出版的第一本“同人书”。
它与其说是一本书,不如说是一种象征。一种精神生活在这个多少有些物质化社会的复苏象征。这本书在诞生前也是一本书,只不过印了极少的三百本,纯粹属于个人收藏,赠与朋友。虽不能够与大众相见,却有着诸多好评。现在它也许会开创一个新的图书面貌,像“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的《创造》《小说月报》一样,几个志同道合的文人墨客,开创了一个新的文学时代。而《象形》也是一群人,一群大多数生活在武汉,因为诗歌相识相往至少十多年的朋友,至今仍然没有放弃他们的诗歌和美好的相聚,现在在这本书里展示着他们活着的呼吸,有关心灵和精神的呼吸。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2-04 17:04 评论(2)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在冬天 还能在一起的人
是亲人,是爱人,是朋友
是心头的一点温暖
要抵御漫天的寒冷
和大地的孤寂
这是年末,日子的低处
一滴滴的酒下去
蓄满了 这冬天
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2-01 20:39 评论(0)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沉河的诗学(置顶日志)
分类:随笔
《性》

我的一个字:性
我的理想诗:随性之书。
性乃心生。随性乃任心之生而动。
之为桥梁,从此岸到达彼岸的途径。
书乃手段,由无形之心生抵达有形之字句。
这就是属于我命里的一个字:性
它是天性,率性,索性 [1]



 这是沉河的一首诗。笔者以为,这首诗里有他的诗学。
 理解沉河的诗学,可以从《中庸》的首句开始——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 钱穆先生曾解释《中庸》开卷的话。他说:“《四书》里《中庸》的第一句,就说‘天命之谓性’。天命所与你的,就是人之禀赋,这就叫做性。人受了此性,这就在人之内有了一份天,即是说人生之内就见有天命,这不就是通天人了吗?所以中国人特别看重此‘性’字。我此次来讲中国的国民性,就是这意思。为什么你的性这样,他的性那样。中国人的国民性这样,西洋人又不这样。这需要拿天时气候、山川地理、历史传习种种,会合起来讲。简单说来,这即是所谓‘天命’。天在那里,就在我本身,就在我的性。我的性格,就是天的一部分,我们人就代表着天了。可是一个人只能代表天的小小一部分。你是一女子,便是天性之阴。你是一男子,便是天性之阳。人分阴阳,天亦分阴阳,如昼夜寒暑等。中国的阴阳家便喜欢从这里讲去。此处不详说。

 “现在讲到《中庸》第二句:‘率性之谓道’。性可以讲是天性人性,道亦可讲是天道人道。率,遵循义。遵循你的天性而发出的,便是人生大道,亦可说是自然大道。饥思食,渴思饮,寒思衣,倦思睡,都是率性,即都是道。违背人性,就非道。魏晋清谈讲坦白,讲直率,把你的内心坦白直率表现出来,这就偏于道家义。儒家言遵循,功夫便要细密些。但儒道两家还是一义,都是通天人。或许一个种田人更比一个读书人较能近于道家言的率性,而一个读书人则需要懂得儒家言的率性。所以儒家要讲修身,而道家在此则不多讲。换言之,道家重在讲自然,儒家则更注重在讲人文。率性之谓道,亦即是天人合一。[2]”
 钱穆先生此语,对理解沉河的诗学,大有帮助。虽说以我对沉河的了解,他从没有读过钱先生的这些字句。
 在他的这一首类似自白的诗里,《中庸》首句中的“天”“命”“性”“道”(途径)这些关键词,几乎全部点到了,也直接说了出来。
 沉河在世的俗名,叫——何性松。在他,可能也把“性”体验为“命”了吧?笔者要谈的是——这个自名为“沉河”的诗人,写自己的俗名中之一字——性,以及由此被笔者发现的他的诗学。
 诗人起首说——我的一个字:性。
 这个字,被宣称为属己的,像把一个物揽入到自己的怀里,这东西是他的了。这是他自我认同的方式。同时,因为意识到自己不仅在世间,而且还是在世间的一个诗人,所以,他接着说——我的理想诗:随性之书。书,可以理解为书写、书本、书法、书迹等等,这可以在后面的诗句“书乃手段”中得到佐证。奇特的是,诗人似在这里思考自己的俗名和诗之间的关系,也像在作为俗人的我和作为诗人的我之间开始了对话,或者说,是生命和诗,在对话。
 这对话是有结果的,在“性”这个字里得到了认同。读这两句,似听到诗人在说,我的生命,就是我的性;我的理想中的诗歌,就是随顺着我的性——生命——的书写。这,不正是诗人的诗学理想了吗?
 然后,诗人自己阐释什么是性——性乃心生。
 他要给自己提供证据,令自己信服。
 性乃心生——这不过是把“性”这一个字拆成了两个字,是从汉字中得来的直觉。拆字,在中国是一直流行的文字游戏,是汉字在其初创,即已允诺的游戏。但汉字的魔力还在于,哪怕就是拆着字玩,里面也有深刻的思想,比如性字。
 在湖北荆门出土的郭店楚简中,有竹简篇名《性自命出》。这应该是最牢靠的文本了,兹录数段如下:
 凡人虽有性,心亡定志,待物而后作,待悦而后行,待习而后定。喜怒哀悲之气,性也。及其见于外,则物取之也。
 性自命出,命自天降。道始于情,情生于性。始者近情,终者近义。知情者能出之,知义者能入之。
 ……
 凡性,或动之,或逢之,或交之,或厉之,或出之,或养之,或长之。凡动性者,物也;逢性者,悦也;交性者,故也;厉性者,义也;出性者,势也;养性者,习也;长性者,道也[3]。
 性自命出,命自天降。道始于情,情生于性。《性自命出》里这几句话说得很清楚,由“天”而“命”而“性”而“道”,秩序清晰,和《中庸》首句,说的内容相同。因此,有学者认为,《性自命出》的立场和思孟学派接近。也有学者疑此篇为宓子贱到世硕一派的儒学[4]。不过,中国思想在周代的最基本的范畴,也就只是这四个字吧。诸子只是从不同的路径,去思考这四个字。
 关于性,钱穆先生的解释已经很清楚了。但是,以笔者之见,钱穆先生的解释,基本也是思孟学派的意见。他在另一次有关“性命”的讲座中,曾提到——
 与孟子同时有告子,他曾说:“生之谓性。”此一语,若用今通俗语翻译,即是说生命即性命。生命外,更无所谓性命了。但孟子非之,孟子质问告子说:“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欤?”此即说:若单讲生命,则犬的生命牛的生命和人的生命都一般,没有大区别。但犬牛和人,在其生命相同之外,还有其各别的性。犬之性不同于牛之性,牛之性不同于人之性,因此,只有在性上,人和犬牛才见有大区别。若单说生命,则犬牛与人各有生命,人与禽兽的生命,便无法大分别。必须言性命,始见人之异于禽兽,始见人生之尊严处。孟子曰:“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此性命的“性”,即是人兽相别之几希处。后代的中国人,大体都接受孟子此意见,故不肯言生命,而都改口说性命[5]。
 我诧异的是,沉河怎么就这么说了出来,而且和数千年前的思孟学派,说得几乎一模一样。
 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他的自觉,不如说是他无意识之言。
 笔者的观点倒一直比较接近告子,而抗拒孟子的。笔者曾写道——
 生,就是一株植物,长在土地的上面。
 这个字,和我们每一个人都亲切关联着,我只要在大地上,就一定能看到植物的生长;一如数千年前的祖先那样看到的,并且,心里的体会,并没有多少不同。
 生字有着勃勃的诗意,这也如宋儒的理学,讲求的,是要有活泼泼的生机。
 生是汉字的精要。正因为积累了很多类似生这样的看到,产生了我们内心的亲和,而且影响到我们的面容。
 这就是会意。
 从人的角度,正是生,允诺了我们所有可能的会意。
 宋儒也有说性为心生的。朱子的弟子陈淳,就说——性字从生从心,是人生来具是理于心,方名曰性。和沉河说得相当,只是突出了个理字。之所以说得相当,我想是因为多了一颗心。但从字源上看,生是性的本字,告子在这一点上,没错。至于是不是因为心生,而允诺了人的生的优越性,笔者倒一直是怀疑的。

 但人有心是确实的。虽说现在科学昌明,大家都知道思想意志情感的主宰是大脑而不是心,但是,心,实在太美了,太动人了,没有人愿意舍弃它。心,作为人之为人的误认,不妨一直在那里有意味地错着。

 笔者的意思只是,性和生相对,性不一定具有优越性,但因人的生命中多了这一颗心,大家都是这么爱护它。
 沉河接着解释道——随性乃任心之生而动。
 在诗人,理想的诗即是随性之书。随性,也就是对心生的跟从。心动,或许诗就跟着在动,心生而后诗动。
 这是理想的诗的发生。
 但——之为桥梁。沉河这一句,太突然了!
 随,是很好理解的。随,形声。从辵( chuò)。《说文》解释为——随,从也。辵,《说文》解释为:乍行乍止也。还有奔跑的意思。
 诗人的心不生,诗人的诗也沉睡在黑暗之中。而所谓随,即是说,一旦心生,诗的跟从,有如乍行乍止,也有如奔跑。但之,为什么可以被诗人命名为桥梁呢?这是一个必须解释的问题。在笔者眼中,这似是当下极少人能够理解的问题。
 笔者每每在灯下阅楚简,楚人的之字,看上去象长在土地上的一株兰草,婀娜得很。查之字,《说文》解释为:之,出也。象艸过屮,枝茎益大有所之,一者,地也。一,是土地,之,是草在生长,而且越长越好,益大有所之。屮,是草刚刚长了出来;楚简中的之字,就是在这“屮”下,加了一横——那是土地。
 这就是之字的本义。另外,之,还是到……地方去的意思。
 所以沉河说,之为桥梁,从此岸到达彼岸的途径。
 之,在沉河是任心之生的之,此之为心和生之间桥梁,也是从此岸到达彼岸的途径,此之,就是道了。
 在我的阅读经验中,沉河近年的诗,只是一首诗。每一首诗,都可以和任何一首诗连起来读,这叫人诧异于他的“手段”。现在看来,那不过只是他的书写——书乃手段。

 心生而后跟从,再经手段而到达字句——即道,诗人的诗道。但这个字,却奇迹般地仍只是回到诗人命里的一个字——性。
 命,在中国不是宿命。在笔者看来,命不过是不得不然,或只好如此或只能如此,就像生命,有了,就得接受它。

 性,也是命。天道之后,就是性命。在中国,这两个字是连在一起讲的。
 以上,或许就是沉河的诗学。
 至于“天性”“率性”“索性”,郭店楚简《性自命出》中所引的“凡性”那一段,已说得非常充实。在笔者看来,沉河也只是无意识中说出,这,也恰好是对“随性”“天性”“率性”“索性”的一种本然的注解。
 笔者认为,这是有关汉语新诗的一种态度。只是,这态度却奇异地起源于这个诗人,对个体日常的“命中之名”的体会,有些让人悚然。
 沉河的诗学,的确是可以称之为——性的诗学的。这就象他的在世之名。
 所谓性的诗学,笔者以为,这诗学有如鱼生活在水中,感觉不到水的诗学。



 [注释]



[1] 沉河:《2007年诗存》,http://www.poemlife.com/PoetColumn/chenhe/article.asp?vArticleId=44485&ColumnSection。

[2]参见钱穆《从中国历史来看中国民族性及中国文化》90-92页;转引自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406032400530.html。

[3] 参见《郭店楚墓竹简》179页,文物出版社,1998年5月第一版。

[4]参见郭齐勇主编《中国古典哲学名著选读》211页,人民出版社2005年2月第1版。

[5]参见钱穆《中国思想通俗讲话》第二讲《性命》,三联书店2002年8月第1版。

2007.11.23 22:23 作者:老拍 收藏 | 评论:0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2-01 20:25 评论(0)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黄斌之诗,是天地万物心
开阔而纵深,细微而博大
浑然一体,亦轻亦重
非唯学问能解,非唯情致能悟
涉及自然,人文,现实,个体
酝酿情怀,滋生风骨。
为真诗。
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2-01 15:26 评论(0)

  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Friday) 晴
 
鱼在水里是干净的
鸟在空中亦是
它自避,不牵绊
得自在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30 18:11 评论(0)

  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前几日就在园子里发现微湿的土里冒出了点点星星的绿苗,还没有什么模样,我自是认不得.这天,父亲在浇水,问之,才恍然大悟是小时候常见的豌豆苗啊!父亲前几日把我喂了兰花,喂了文竹的花钵拿来种豌豆了,那些茶花树下的空泥里也有种了,那些桂花树下的空泥里也有种了!很喜欢,几天不见就长了一指高.父亲说豌豆花很香,一下子让我忆起了它的香味,也是馥郁的.不止于此,我还想起来它的花好像白蓝紫相间,似清雅又绚丽,藏在丰茂的绿叶里,不打眼,却有君子风度.
来年春天可以要朋友们来园子里赏赏豌豆花了;等豌豆熟了,嘴里也可以嘣嘣地响了.炒熟了的豌豆也很香.

注:家乡的豌豆在武汉被叫作蚕豆.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24 00:31 评论(1)

  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无题

李商隐
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

想到这首诗.其实想到的永远只是前四句而已.如果只有前四句,要更好,如果不是寒韵,会更好.这样这首诗就是一首关于爱的无力的"绝句".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22 23:31 评论(2)

  2007年11月20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这一夜我提回的水仙
到明年春光熹微之时
便会明亮起来
它满溢的清香便会化解
苦闷的寒冰
三年来,我用你赠与的水仙
过冬迎春
水清清兮叶翠绿
花弱弱兮香扑鼻
它清贫的日子是美日子啊
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20 11:16 评论(1)

  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Monday) 晴
 

且剩一丝怜己意
绝无半点损人心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19 23:47 评论(0)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Sunday) 晴
 
这些在风中成长的骨头
长成一根风骨
它一生只有一死,死后不复生
无论根有多漫长
有多纠结不清
它刷刷的写字声
总是惊醒了秋天
沉默着的人
那是秋声中的旗帜
和一根刺在一起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18 22:58 评论(2)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唐朝的天很蓝,云是白的
长江的水是清的,云落在水里
打湿了,还是白的
孟浩然和李白在初春游历
赏花饮酒,在涛声中醉
黄鹤楼上终有一别
在扬州有朋友和女子相约啊
多么纯洁的情谊
都淹没在烟花浪漫的时光里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18 22:32 评论(0)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Sunday) 晴
 
那些沸腾的钢水应该冷落了吧
那些烈火的轰鸣应该安静了吧
我手执一把生活的小钢匙
舌尖品味着初冬的凉

在外面,是胜似江南的石漫滩
舒缓的水面映衬着宋朝的垂柳
像老妖怪,亲爱的老妖怪
把一切的速度揽入怀里

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18 22:17 评论(0)

  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还是讲点仁义道德吧.
仁义来源于孔夫子,道德来源于老子.本来先有道德再有仁义,应称道德仁义的,也许是后来儒家为主流,道家为次,便"仁义道德"罢.
现如今,有多少人有"仁义"呢?更遑论"道德"了.
于是有一解是:道有不同,道不同不相与谋也!

 
# posted by 嘉一 @ 2007-11-10 23:15 评论(0)

页码:11/31  9[11][12][13][14][15]:   本站域名:http://mengzhongren.blog.tianya.cn/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杂事 (117)
小说片断 (2)
无韵诗 (236)
评论 (10)
散文 (12)
摘句 (0)
在而之言 (13)
广而告之(2012-8-21)
田园已芜何处归……(2012-8-21)
我?你?他(2011-11-28)
我&#8226;你&#8226;他(2011-11-28)
这些日子做的事(2011-11-13)
广而告之:剑男诗歌朗诵会6.19武汉举行.(2011-6-15)
今日喜雨作(2011-6-4)
多少次我只是借道白云之上(2011-5-29)
  喝茶去...(2012-9-19)
  才发现 2005年的生日 发表的这篇...(2012-7-16)
  问好,沉河。
  又完成了这么...(2012-1-2)
  讲的好啊。鼓掌!...(2011-12-1)
  我天涯连接你了....(2011-6-2)
《象形》日志
老拍的言说
老友张良明
种草的修远
诗歌中钱省
老乡柳宗宣
原乡人剑男
亦来写诗歌
木剑客的剑
大地的羽毛
蒲圻人然也
新才子谌毅
大头的鸭鸭
小子何牧野
一段小木头
潜江的青娃
天涯李少君
津渡半疯堂
哑君永不哑
儒雅刘洁岷
江雪一独钓
音希若无声
玉佛手晓波
志坚波不宁
道里之书院
张志扬小组
闲坐佣书斋
平山落森子
桑克在雪地
修习的以亮
玳子的欢乐
小说家阿耐
ai89视觉
523634


嘉一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