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放达
飞鸟放达
张凌云。 热爱。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孟芊 
· 全部博文(-242)
·小说连载 (5)
·短篇 (0)
·杂记 (0)
用户:
密码:
· 瓮之五 1999年,意外的画(2007-4-27)
· 瓮之四(2007-4-27)
· 瓮(3)翁小娈(2007-1-31)
· 瓮(2)兔子和狼(2006-10-20)
· 瓮(1)1997年,植物洗衣店(2006-10-11)
· 平地起大风(2006-9-27)
·路过,好看...(2007-5-30)
·我也不记得朋友们都说过些什么了,相逢一笑...(2006-11-9)
·世界就象你所说那样吧:爱可能有另一种方式...(2006-11-3)
· 2007-4(2)
· 2007-1(1)
· 2006-10(2)
· 2006-9(1)
访问:10050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42篇
评论: 3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6-3-27
孟芊 管 理 员






2007-4-27 星期五(Friday) 晴

五.1999年,意外的画

课结束时已经快九点了,我收拾完画具正准备走,听见美术老师在后面叫我:小娈!我回过头去,他问道:
“最近画的很困难吧?”
“恩。”
“都有这个时期的,慢慢来。”然后递给我一本画册:“这个拿回去临一下,下个月给我。”

工作之后,我报了绘画班。只是为了自己有点事儿做。我努力做的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尽量淡化过去。如今,我已经24岁了,我很喜欢这个不温不火的年龄。
在公交车上,我翻着老师给的画册,很多铜版,水粉,有点扭曲的油画,粗线条的插图,都非常大胆。我知道老师的用意,潜台词是:你最近越画越规矩了。
翻着翻着,有一幅画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很瘦的人站在树底下,抬头看着树,一脸绝望。树是很茂盛的,有几个黄色的大果子冒出来,有点像芒果一类的,应该可以吃。树后面是一片湖水,上面漂着一件衣服。画没有署名,时间是模糊的,好象被刀片刮过了,只看到4月,小。。的字样。整页纸显得有点旧,我拽了拽,才发现是夹在中间的一张,应该是从别处剪下来的,翻过来一看是满满的一页字,讲的是一家裁缝店里的装饰,对吊灯细致地描写了一番,还说裁缝店的老板是个很丑的老头,但衣服做的很好。在“衣服做的很好”下面用铅笔画了横线。

我对“使用过的痕迹”存有好感,被别人使用过的东西转到我手中,总是让我觉得饶有兴味。最初,这物件会很抗拒我,我一进屋子就能看见它,把手伸进皮包就能摸到它,因为它暂时带有了其他人的强烈的味道,它不会因为我而兴奋。可慢慢的,它就会改变了,带有了一些我的特征,比如只有我才会造成的划痕,或溅上些柚子汁,柚子是我在小区外陈姓的水果摊买的,用一把很旧的手工水果刀割开时溅上的,它会因为我而兴奋了,但是它曾经属于过别人,拥有两个以上不同的痕迹。这会让我更加心仪它。

去年,我曾在换住处时捡到一个海螺,已经碎了,被人用胶水重新粘了起来。若它是完整的,就根本不会引起我的注意。可那些裂痕把我迷住了。我把它拿回来,洗干净,涂了清漆,现在仍呆在我的书架上。书架也是从大学教研室里搬过来的,曾经的班主任跟我说,有个待处理的书架,你要不要。我兴高采烈地接受了。搬回来一看,上面还印着编号,一个白白的6字,让我高兴了很久。
如此,我已依照自己的私愿,打算留下这幅画了,或许可以对老师说,不小心遗失了,他也不会生气吧。

坐电梯到九楼,走廊的窗可以看到西山,黑黝黝的为这个城市做着屏障。我在窗前站了一会儿,灯火的繁华离我很远,仿佛空落落的深井里闪着点点月光,我说不上为什么有点难过,转身将钥匙插进锁孔,“咔”的一声,门开了。
我推门,正欲开灯,却看见卧室里橘黄色的落地灯亮着。我起的很晚,是不太可能开卧室里的灯的,想着这个,去摸开关的手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眼睛习惯了周围的黑暗,我开始感觉到这里有些不对劲,很安静,但屋子里所有的家具,桌上的书籍,沙发底下的黑暗都冲我尖叫着,它们在抗拒我。我深吸了一口气,额头上的汗已让我感觉到凉意,屋子里好象没有人,虽然开着灯,但没有任何声音。我转过僵硬的脖子,朝墙上看去,有一幅画,黑糊糊的,看不清画的是什么,我房间的这个位置是没有画的,我越想越怕,正打算慢慢退出来看个究竟,突然厨房里发出西里哗啦的碗碟的倾倒声,我再也顾不得别的,夺门而逃,一路冲下楼梯,来到外面,小区仍一如往常,我慢慢走到小区门口,打算重新走一遍。

“弄错单元了也说不定”,我安慰着自己。
推开门,看见大楼的管理员正在昏沉沉的看报纸,我上楼,开门,开灯,一切照常,我松了口气,扔下画夹,失魂落魄地倒在沙发上。看时间,差七分钟十点,电话响了,是夏亦的例行问候。听到我的声音有些无精打采,他很担心,问我是否病了,我说没有,不知为什么向他隐瞒了刚才的事。他问以后从绘画课接我回来可以吗,我拒绝了。
冷静下来,细想了刚才的事,似乎也没那样可怕。是我反应过激了吧,只是看到了陌生的屋子而已,没看到什么陌生的人,更没看到异类的生物。其实,若是看到了才好呢,我这眼睛里的怪物也不至于那么寂寞了。
思想停了一会儿。
突然发现,自从和夏亦交往以后,就很少想到眼睛里的东西了。

孟芊 发表于 2007-04-27 13:16 | 正常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 1 | 浏览:3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4-27 星期五(Friday) 晴

四.

17岁,我离开家,来到陌生的A城,境况多少有了些改变。那时,我不可能结识夏亦或岳姐这样的人,一切就像竹笋,鲜嫩、孤独,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或许,一种生活为另一种生活埋下了伏笔。
在某一天晚上,我从教室回来,已经是夜里12点了。路灯坏了很久,路上黑乎乎的。我经过一小片广场,广场上有一棵巨大的合欢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
合欢是催情的树。在这样一所破落的小学校里,种一棵合欢似乎是不合时宜的,但我很喜欢这树,也很喜欢这几乎腐朽的学校。在它的破败中有一种令人心动的东西。这个小广场经常给我造成迷人的印象,仿佛一座躲在荒僻之地的花园。
我在合欢树旁的台阶上坐下来。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连风也没有。我仿佛雕像一般坐着,一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我察觉到,有些事情发生了。可到底是什么呢?我仿佛被强行拉进了一场仪式,漩涡一样强大、深邃,似乎连鱼都不能存活。我恍惚了,勉强站起来,却迈不开步。双腿一软,顿时失去了知觉。
夏天的夜,空气很凉。天深蓝得发黑,像大西洋中心的海水一样,能让人一头栽进去。我感到很冷,彻骨的冰冷。在薄薄的雾中,我醒过来并惊恐地发现,我的衣服被脱光了,整个人赤裸地躺在合欢树下。夜漆黑,一点动静都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

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
我仿佛陷入了深度睡眠……
……
……

孟芊 发表于 2007-04-27 13:15 | 正常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 0 | 浏览:2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三.

我叫翁小娈。
在我出生以前,妈妈小产过一次,是个女孩。生命就这样流失了,我的到来就显得格外脆弱。一个母亲要生下她的孩子,这是很无奈的事。
祖父说:“又是一个女孩,就叫小娈吧。”
妈妈不喜欢这个名字,她在怀我的时候总是睡不好,做各种怪异的梦,经常哭着醒来。她总是怀疑,那个离开的小女儿不舍得人世,所以常常回来看她,看她的肚子里另一个孩子的样子。
妈妈是个古怪的女人。她觉得这个名字正应和了她的梦,所以耿耿于怀。她叫我雀儿,全家人只有她固执地这样叫我。
有时,在她心情格外好的时候,会喊我小雀。她总是期待着我欢蹦乱跳地跑到她的身边,当我渐渐大了,她就越发失望,说:“总是不像小时候那样可爱了。”
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已经长大了啊,性格沉郁,从不有说有笑,也不会发出同龄女孩那银铃般的笑声。
我为此觉得愧对她。一切都是我的错吗?

孟芊 发表于 2007-01-31 14:06 | 正常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 0 | 浏览:2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0 星期五(Friday) 晴

二.兔子和狼

人也和植物一样,是脆弱的。比如夏亦,这样高大威严、石头一样的人,也会在地铁里头晕,再比如溪园6号楼里的一个女孩子,捂着自己的嘴,把刀刺进小腹,静悄悄地自杀了。
这是明媚的一天。虽然有人死了,但并不妨碍天气的清朗。爸爸打来电话,问我工作的事,我懒于回答,随便应付了几句。爸爸有些生气,努力地对我说:生活是艰辛的,你为什么不能少走些弯路。
我无语。爸爸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
我并非一定要惹他生气,但是今天有人死了,我不能像每天一样正常的思考。其实,这个世界每天都会死很多人,与我不相干的人,但他们都通过空气向我投来射线。这个世界是一张死亡的辐射网。为什么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呢?
爸爸不能理解我,但他希望我过得好。我也不想让他失望。

今天是星期四。
去洗衣店的路上,我琢磨着见到岳姐后该怎么说。岳姐在撮合我和夏亦,这让我如坐针毡。说老实话,我有点怕夏亦,像怕外星人一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岳姐打交道。每次都要想:见到她时该说些什么。万一她发问的话,我该怎么办。但说也奇怪,虽然每次都不知说什么好,聊起天来磕磕绊绊,可等我醒悟过来才发现,不知不觉已和岳姐说了很多,云里雾里的。有时前言不搭后语,但岳姐大概很满意,该了解的仿佛早已了解了,让我觉得不知是挫败,还是欣慰。
比如夏亦这件事,我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岳姐笑眯眯地听着,她仿佛永远都是笑眯眯的。
等我说完,把攥在一起的汗津津的手掌松开,长长地舒了口气。
岳姐很简练地总结道:
“觉得不是一种人,是吧?没关系,兔子也会爱上狼的。”
我怔了一会儿,关于兔子和狼,我没有太多的感触。
我说:“不是的,我们并不是兔子和狼的关系。”
岳姐说:“那好极了。”

爱可能有另一种方式。

孟芊 发表于 2006-10-20 14:24 |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 2 | 浏览:4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活着的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人。有个东西在我黑黝黝的眼睛里向外望着,倚着眼眶,带着咸味和痛感,等待着。
什么时候开始或结束对我来说都是未知的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是迟早都会发生的。

一.1997年,植物洗衣店

去洗衣店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我却总觉得漫长。
每次沿着有坡度的街道往高处走,我就期望着地平线后突然发生点什么。
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四月九号,那是一个书面式的日期。我收到一张找赎的钱币,上面写着几个繁杂的外语字母,完全拼不成单词。我用它付了洗衣店的钱。店主岳姐依旧用笑眯眯的脸对着我说:花开的好吗?我茫然地点点头。

其实,百合早在三天前就枯死了。
植物是脆弱的。

“植物洗衣店”在小范围内很有名气,是个连墙上都爬满藤蔓的地方。来这里的人很怪异,是些走在路上会被侧目的角色。店主岳姐有应对各种古怪人物的能力,并与之结为亲密的联盟。所以,植物洗衣店更像是狂热的草本植物迷们发泄的地方,或称之为封闭性沙龙。
经常光顾洗衣店的三个高个子男人在溪园已住了很久,他们给人的印象很好,从不多说话,人很干净,按时光顾洗衣店,也不留长发,爱抽日本烟,只是身高过于吓人,仿佛石像一般威严得能把人挤扁,所以每次看到他们都会有点不寒而栗,仿佛弯曲的恐惧感随时都会不请自来。

每次洗衣店的聚会,他们都是三个人一起来,形影不离。有一次,在溪园外面那条倾斜的马路上,我急匆匆地往车站跑。一抬头,看见他们站在路边。只有两个人,小声地交谈着。奇怪的是,那种可怕的威严感也消失了。这样两个人走在一起,就再不会有什么人注意他们。少去的那个人,若是单独看到他,会是什么情形呢?“一个高而可怕的家伙”,大概只能得出这样简单化的结论吧。

那个少去的人叫夏亦。有一次,我们在地铁里遇上,两人并排站着,都没说话。过了一阵儿,大概尴尬已超过极限了,他突然开口说:
地铁开起来的时候,你头晕不?
嗯,有点。
我也是。他说。
气氛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
孟芊 发表于 2006-10-11 14:07 |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 0 | 浏览:3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9-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不用也是浪费,加些非诗歌的文字,当作是我的另一个栖息地了。

孟芊 发表于 2006-09-27 15:3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