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烟灰
一身烟灰
一身烟灰......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7-5 ( 1 )
·2006-11 ( 1 )
·2006-9 ( 1 )
·2006-8 ( 7 )
·2006-6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355 次
日志:-237篇
评论:0 个
留言:1 个
建站时间:2006-6-6
博客成员
一身烟灰 管 理 员



2007-5-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7-05-19 22:38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82

2006-11-3 星期五(Friday) 晴

作者:冯唐


传说中,坏人们坑蒙拐骗偷,为的是吃喝嫖赌抽。现在,全球化了,吃喝到处都有,麦当劳、星巴克。赌博合法也不新鲜,2006年澳门博彩收入超过了拉斯维加斯。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边境上,赌场到处都是,吸引中国赌徒,创造的就业机会超过了边防军。中国西部的口号是,给我一张博彩牌照,还祖国三个浦东。但是毕竟时代进步,不是万恶的封建社会了,合法嫖抽的地方,世界上还是少有,所以在去阿姆斯特丹之前,周围的坏人们再三叮嘱,要逛红灯区、咖啡馆(COFFEE SHOP)、凡高和伦勃朗的博物馆,要吃意境仿佛臭豆腐的当地奶酪。红灯区就在中国城西边儿,官方地图上清晰标注个大红圈,说是充满餐饮和夜生活。咖啡馆主营大麻,临街窗户上各国文字,基本意思是“恍如 天堂”,最好的几家里,有尼泊尔、云南和加拿大当年最好的大麻。
会议最后一天,下午三点就提早散了,从酒店窜出去看荷兰人民。

阿姆斯特丹古城运河纵横,据说不是象通惠河、什刹海那样为了漕运而是为了排水。绝大部分城市在海平面以下,房子建在石木支柱上。排水需要极其精细,台风来了,排少了,地下室和一楼进水,台风过去,排多了,石木支柱曝露于空气,氧化膨毁。沿着运河,两岸联排三四层小楼,细方红砖,密不容针地争夺向水的面积,同时形成街道。向水的一面统一开长方大窗,大窗又被细木窗棂切成小的正方形,窗户的面积几乎占了总面积的80%。楼顶都尖,雕花,狮子绵羊之类,都嵌个牌子,“1668”,“1781”等等,表示楼的竣工年份。牌子上面都有一个憨实的挂钩,据说两个用途,一个用途是吊运大件家具电器。楼梯太窄小,百年前也没有能塞两个金喜善的韩国双开门冰箱,另一个用途是吊运八十岁以上腿脚不灵便的老头老太太。楼里没有电梯,百年前也没有几个八十岁还赖着不进天堂的老人。小楼和河岸之间,树木划分机动车道和自行车道,多银杏和香樟。机动车基本开不起来,自行车更加得意。荷兰姑娘身高平均一米七,皮白刺青,乳阔腰仄,骑在老式二八车上,比机动车还快,金黄的头顶几乎和路旁的银杏树一样高。运河里多游船,小的装三两俊男美女老流氓,大的载满各地游客。大型游船一定是定制的,满客后,船高刚好矮过运河上砖石桥半寸,船长刚好能在最宽的河面上掉头。河边有长木椅,坐着看对面的楼房,楼房里的窗,窗里隐约的姑娘。虽然河面只有二十米,但是毕竟是山水相隔,觉得对面的姑娘竟然有些遥远。北京城里基本没河,也没河边木椅,但是年少时候一样在三四层的板楼下,坐看楼里的窗,窗里的姑娘,平静的时候带着一包前门烟,不平静的时候带着一瓶北京啤酒。她知道我在吗?她不知道我在吧?知道又怎么样呢?楼周围没有银杏和香樟,槐树上有叫吊死鬼的虫子,杨树上有知了。半包烟之后,一瓶啤酒之后,楼顶的姑娘,头顶的星星,还有共产主义,当时觉得这辈子都想不明白,现在还是这样觉得。

象平壤街上悬挂领袖照片或者上海街上悬挂世博会宣传画,阿姆斯特丹满街挂着一个毛发浓重眼神迷离的男人画像,我想应该是伦勃朗吧,但是太晚了,他的博物馆来不及看了,太阳还没全熄,红灯还没上,先去古玩街SPIEGELKW ARTIER。和香港荷里活道类似,小铺临街而设,铺面小而深,比北京古玩城那种集中圈养有味道。铺子里,藏在铺底下的上好货色,同北京香港的古董铺子一样,没人引荐看不到,怕惹是非。放在面上的,多一二百年前的钟表首饰,还是那几个大名牌,Bvlgari、Cartier这类,百年过后,没有感觉一丁点过时。一个Cartier的小表,一厘米见方,宝蓝色刻度和指针,蓝宝石弦轴头,安静,好看。本来想买了做个手机串,后来过了遍脑子,没有哪个手机配得上,于是算了。一个Zeiss的单筒望远镜,黄铜,10X25倍,看皮壳,三五十年总有了,一个日本人反复看,店老板说,看百米外楼里洗澡的花姑娘,没有问题,屋子里水气再大都没问题,日本人一脸的欢喜。街上也有东方的东西,多二三百年前日本明治中国盛清时候的物件,十六七岁刚修完礼仪课上过妆的小姑娘似的,傻子都知道好看。柜子里一块白玉合欢坠子,老板说是籽料,清中期,沁色好。心想,这个我懂,不是籽料,是山料,不是清中期,顶多到民国,不是沁色,是皮子,比《夜宴》里葛优拿的那块仿清中期硬被当成五代十国的坠子还假,还是让店老板留着骗老外吧。
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真的是一个区,跨两条河,十几条小街,疾走一圈会出汗。窄处不容车,宽处警察骑大马,周围两三处教堂,嬷嬷们青衣白帽,进进出出。临小街的一楼,开出一个个三四米的门户,落地玻璃门窗,一户,一凤,一帘,一床,一洗手池,一盏红色管灯儿。天光将熄,帘幕拉开,凤鸟们着三点,裸露其余,当户待客,窗顶红灯亮起,古老深远,映照路人心中同样古老深远的生命花火。凤鸟们中外荟萃,肥瘦搭配,守株待兔,游客们或忐忑不安,或兴高采烈,全部都很兴奋,都在于情于理于欧元盘算是否转化身份,从游客变成嫖客。越是窄的小街,红灯越浓,凤鸟越美丽,游客越多。最窄的一条小街,最窄处将将容纳一人,一个旅游团从一端鱼贯而入,另一个旅游团从另一端鱼贯而入,到最窄处,游人们必须仁义恭俭让,有进有出,同时兼顾左右的凤鸟纷飞。

周围很黑,只有灯红,所有人都开心,以为是在游历地心,忽然听见中文口音的英语:

“How much(多少钱)?”两个干部形象的中年男子,看年纪和气质,正处、副局左右,应该是第三梯队。

“Fifty Euro(五十欧元)。”红灯下,窗户内,欧女窈窕,腰小奶大。

“Receipt(有发票吗)?”

“Sure(当然)!”

“不好吧?”一个中年男子对另外一个男子说。

“有什么不好?下雨了,我们又没带伞,你左边房间,我右边,躲躲雨。”

因为合法,所以倍感安全。街口有大汉,但是没有“仙人跳”,有避孕套,所......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11-03 00:0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05

2006-9-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楼主要坚持把板凳坐穿

>>引用社区地址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9-14 19:09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23

2006-8-20 星期日(Sunday) 晴

可能
寂寞就是生命的本色
可能
活着就是涂鸦之心的以卵击石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20 18:43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95

2006-8-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罗大佑已经成“神”,无论是恋曲还是乡愁还是社会现状,人性化都无孔不入,当我最初听来就被他一直牵引着走到现在,必将继续与他同行。(2002年12月31日的北京围炉约会,想来也是最最打动人心最深处的聚会。罗大何是这样的一个家伙,先是无缘无故把你的心弄得软而恍惚,然后在最软的地方给你致命一击,如果你我倒下去了,他又会伸出渔民似的一双手,漫不经心地拉你一下。所以,生活在延续,而你永远不能满足,你的现在离你的初衷有多远就有多满足,这不由你的财富或职位来决定,甚至也不决定于圆满的爱情)

 直到1994年,“大地”唱片的黄小茂搜集并出版了北京学院区十年来学生的作品,高晓松正是这个时期的代表。《同桌的你》堪称代表作,接着的《B小调雨后》、《白衣飘飘的年代》等作品更是深受被民谣深深感染了的人们的喜爱(比如说我)。而与高晓松同期的郁冬推出了《露天电影院》,沈庆写了《青春》,均是人文气息浓郁的民谣作品,而由此派生出来叶蓓、老狼等歌手依然在民谣舞台上活跃。每年七月的毕业时分,都可以在各大高校的草坪或操场上看见毕业班的同学相围而坐,大家一起喝酒、回忆往事,然后相拥哭泣,最终,操场上空飘荡着耳熟的校园民谣和欧美与台湾各个时期的民谣作品。

 如今的都市人谁不是独自品尝着内心的脆弱和无助,于是民谣更适合于那些一脚步入社会却不时徐徐回望那些纯真年代的人们,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才真正地体会到:那些有胆量无顾忌地去做什么尝试,对生活提出冒险精神的“无所谓”的年代一去而不复返了。青山依旧在,小舟从此终,只是再回首已没了当年的心境.

 最后,还是让心情趋于平和,而音乐是最棒的缓冲品。当人们的物质生活提高了之后,便开始从音乐中找寻一种情调,这样的氛围可以让大脑静下来,简单地去思考。于是齐豫,于是蔡琴,于是李春波,于是小柯们的系列唱片愈来愈受欢迎。简单,越来越多地被都会中的人们所接受,所以像是几米的手绘简图也会如此打动人们,而他的佳作《地下铁》、《向左走向右走》的音乐碟也相继问世,不错。

如此。


我们坐在这儿,听吧——

暧昧中透出薄雾的晨花,无意间岁月发出嫩芽,浅笑里波光闪动的艳影,惬意后醉了眉眼的旧话;旧梦中锋利的剑与白马,传说里等情人白了头发,追忆间寒窗明月的红蜡,多来后流水洗尽的铅华!

再没有了独行万里曾为允朋友一诺的男人;
再没有了“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的女子;
雄鹰只在电视里飞翔,豪侠仅存于酒后的呓语;
利剑悬于博物馆,即使你拥有了它,又能刺穿什么?
开大所有的音量,再开大,这是我们最后的勇气……
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09 03:3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42

2006-8-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03.6.18
风(你和你的名字一样轻灵):

 绝对不是和你吹牛--从小到大,我有很多朋友.小学时,我和他们一起大叫着往高楼的山墙上扔泥巴,看谁扔得高,直扔到声嘶力竭;和他们一起把路边面包车一侧车胎里的汽放得干干净净,然后看汽车半身不遂的歪在路边,然后一起大笑,直笑到精疲力尽.初中时我和他们一起偷农田里甘蔗,西红柿和黄瓜,然后被菜农操起扁担追着一路狼奔豕突.后来高中了,我们一起骑着车沿着回家的反方向边走边唱,直到没歌可唱,那时侯我可以和他们夸夸其谈,可以为了一个无聊的问题争得静脉怒张,没有谁会不说话,没有谁会在沉默中突然间夸你懂得好多,那时侯我很快乐.大学后同学再相聚大家都是那么的绅士那么的斯文儒雅.我知道再也不会有人和我争了,也不会再有人能听我说起诗歌和音乐了,于是我也不会再愚蠢到提议大家一起去走访不远处的一个荒凉的古迹--三个巨大的土堆(周瑜练兵之所),更不敢让大家陪我去考察宋朝时"赤阑桥"(与姜夔有关)的具体位置了--他们不会愿意去的--因为这些只与某个古人有关.
 的确,我不应该让他们为难,更不能苛求他们太多.
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09 03:16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19

2006-8-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03.10.28
风:
 疏于联络,有违诺言,莫怪呀。想发贺卡又发不出去。

 不能给你帮助,只能说:到了关键时刻----挺住意味着一切!

 你的身体一直让我放心不下,穿暖点,”关键时刻岂能感冒“ 呵呵
 一定要多多多多多多保重呀!

 (其实遥望是一种胜于拥有的幸福)

 平安喜乐!

 ku
 03.10.28......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09 03:13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86

2006-8-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03.7.8
Grace Qiu:
 不能在生日这天见你一面,真是个遗憾。
 觉得你活得越来越恬淡平和,接近大臻之境了,我可是又欢喜有嫉妒呀!然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定会向你学习,孜孜不倦……(不能再说了,再说你就会觉得太假了!)

 给你送上2首歌词,吕方的《朋友别哭》--虽说有点那个腻人,不过也倒也是至真至诚之语。还有那个《难念的经》--《天龙八部》的主题曲,充满了佛教气息,我喜欢。

 颂:平安喜乐



 Ku
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09 03:1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92

2006-8-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日记之二


9,23,2000 星期六 天气晴好

今晚七时多 看电影《龙卷风》?《精灵鼠小弟》

孤独是孤独者的宿命!
无论是精灵鼠还是恐龙阿拉达都是孤独的。

无限的时空之中 人类孤独?我孤独?
时空之旅呀,人不过是茫茫人海之中聚散无依的瓢萍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驹

相聚不过是秋风中落叶的擦肩

又是秋天了
你们:春华秋实
我: 落叶秋风

你:春天的鲜花
我:秋天的枯草
那是一场隔着季节的守望
热情的寒冬

无论是至尊宝还是未逢春
男人 都是 一条狗





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09 03:06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4

2006-8-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致L的信2

Li:
你好!
哎!
朋友们聚的聚散的散 总是那么突然
总是来不及想 来不及懂
来不及道声再见 就已形同陌路
多少 夜凉如水的夜晚 回首只见云烟
从来往事都如梦 伤心最是醉归时----革命小酒也喝过几回,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老同学,老朋友----开学初的几个星期里总有意外的惊喜。不过从没醉过,所以我一直很快乐。
没事时就看看往日里老同学们来往的信件,老同学们早就疏于联络了!无意中就翻到了你来的信。虽说我比常人愚钝,但也不至于分不清什么是门什么是南墙。至于你提及朋友只种种,我认为至少不能在以后形同陌路,难道真的是人情似水。
不过人总是不断成长的,成长就意味着不断的放弃和逐渐的被社会改造,及至被同化,然后适应社会。真正能改变社会,改写历史的又有几人呢?久而久之,都会慢慢适应的。
随信寄上人才交流会信息一张,信息少得可怜。

致
happy!

4,8,2000







......

一身烟灰 发表于 2006-08-09 03:03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14


  
页码:1/-23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