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原
麦田原
不舍一点墨,透纸无奈何
<< 2019 五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8930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222篇
  • 评论: 2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6-1-1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8-12-5 星期五(Friday) 多云
二零零三年,我在保山一个公司任职。这个公司有一部分酒店业务,刚好是由我负责的。迎来送往,我结识了不少商界的人,其中就有马总。
马总是我所在这个公司的老板的私人朋友,老板专门从国外打电话来,要我好好接待,临了,专门叮嘱说,老马好酒。

马总一行共两辆车,一辆黑色的身型巨大的丰田越野和一辆红色的宝马。两辆车前后停下,前边的丰田越野驾驶位上先下来一人,人瘦体长,穿着便服,摘下墨镜,一脸晒斑,像刚从西藏下来。见到酒店门前正在迎候的我,脸上灿朗一笑,把手伸得老长,嘴上叫着赵总。我连忙称呼一声马总,把手和马总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我心里暗暗称奇,马总真是江湖上的老道,若非他有慧眼识人的功夫,我差点就把他当成司机。一行人方从车上下来,有马总夫人和孩子;另外一对夫妻和孩子,是马总的朋友。

叫的马总,名片上印的是昆明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马总既是好酒之人,我少不了要酒席款待。从马总的姓上,我知道马总是回族。保山有很好的回族餐厅,马总一行,加上我带来的陪客正好满满一席,免不了好酒美食。完了,温泉桑拿,点穴松骨。时间渐晚,想到客人长途驾车,送回房间......


麦田原 发表于 2008-12-05 15:13 | 正常 | 分类:阳光水车 | 评论: 0 | 浏览:4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31 星期一(Monday) 晴
初始,雨先把人的心情都给淫透,人已经习惯了它,不再避它,由它去下。忽然地一天,天空大亮,天的蓝色很深浓很纯粹,南边和西边,墨色的云闪着光焰。太阳暖烘烘的,烤着抽出的稻穗,扬起的花开始飘飞。不久,稻子灌浆的新香开始灌人的鼻腔,清醒了人脑。这个时候,梆子的声音就要来了。

梆子不是舞台上的打击乐器,是田原上的一个打击器。
四节毛竹剖成两半,把中间的两节削成扁担一样,挑着左右的节子。中间的两节,取了中线,放到火上一点点地烧一点点地弯曲,直到弯成弓形,可以把左右的两节像人的左右手掌一样扣合到一起,让它们跟着人的心情一样扣合张开,便发出“廓廓”的声响。

田原上的稻草人张开双臂,它的胸前系着白色的领巾。每个稻草人都有自己的领地,看护着它领地上的弯垂着的稻穗。刚开始的时候,麻雀从它头顶飞过,扔下一枚带有稻谷浆汁的粪便,让它刚好落在稻草人的草帽上。麻雀是胆小鬼,也是笨蛋。它必须经过多次的试验,才显出它机灵的本色。当它认定稻草人不过是一个偶人,便放心地进入稻草人看护的领地,越来越肆无忌惮,从这个领地到那个领地,好像这些偶人不过是在为它们站岗放哨,而......


麦田原 发表于 2007-12-31 17:19 | 正常 | 分类:阳光水车 | 评论: 1 | 浏览:5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0-23 星期二(Tuesday) 晴
象山脚下的池塘,不是为了养鱼。
池塘连了几条纵沟,再沿横向的田埂的支渠,血管一样,渗到每一块需要滋润的井田。
这是一块广阔的田地,可以称为田原。田原依着山势,向东倾斜着铺开,一直铺到横跨南北的干渠下面,当地人称它西大沟。
西大沟的土堤像城墙一样立在地上。每到需要的地方,土堤上便开了涵沟,输出水流到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一样的田沟。
土堤下,在稻禾中间那个池塘是收留流过田原的水流。上池塘的水经过田原,从一个池塘走进了这一个池塘。

其实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上池塘的水源是需要补充的。下池塘跟西大沟之间就有一个涵沟,西大沟的水在需要的时候通过涵沟,保持着下池塘的水恒久在一个水线。

下池塘不是完全露天的池塘,照映着它上面的整块蓝天。
它上面拥挤着满满的荷叶,荷叶缝隙里面的水是一种静态,一种随意分隔出来的镜片,一个小小的幽幽的天井。
荷叶就是绿,是一堆让人神思迷离恍惚的绿,恍惚到不知自己,宛如自己就是当中的一叶。
忽然间,万绿之间,便美美地伸出了荷花,正好就着身边的镜子,照看自己。
......


麦田原 发表于 2007-10-23 02:06 | 正常 | 分类:阳光水车 | 评论: 0 | 浏览:4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6 星期二(Tuesday) 晴
第一次见她,我刚从白茫雪山上的那片高天上下来。
从升平镇出来,巨达河谷是阳光的峡谷。刚从阿墩子山南沿的山口出来,澜沧江峡谷流动的冷风吹得我眼睛直冒星花。一片遮天盖地的云不由分说向我袭来。她那么宽大,象水一样蓝的天被太阳风吹破,翻滚着成一道瀑布向纵谷倾泻。风更让她扩展,阳光使她耀眼。第一次见她,我哪知道这就是我不远千里去觐见的梅里雪山此刻的风貌。

车不停摇晃,像正在波峰浪谷上颠簸的船。

山裙从挺直的山腰圆和舒曼直落山脚,沉没沧水;明永,藏在山裙的皱折里;明永河流动着雪山圣水,每朵浪花都是雪样洁白。从明永村出发,正是下午六点,一个半小时天色渐暗,森林的绿色全部化开来成浓浓的夜。一阵风来,立刻就下雨。起先阔叶还为人撑着晴天,风吹在树顶也听得见干爽,很快树叶也有点应接不暇,雨劈劈剥剥地就打下来。正当心着浑身被湿透,雨一下又晴了。树顶上的夜空刚刚聚集的雨云被风拨弄了一下,然后又被夜溶化。树叶抖落了潮湿又开始喧哗。九点,人已经力竭,正好到达明永山庄。

黎明从西方开始,从最高的卡格博峰开始。夜,就像雾,淡了,还没散开。忽......


麦田原 发表于 2007-03-06 02:17 | 正常 | 分类:归去看云 | 评论: 0 | 浏览:4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在美丽的塞纳河边,一对对人儿正在绿荫中的空地上享受着阳光。就在这个国度,在塞纳河不远的地方,夏日的玫瑰正在散发着一种浪漫,玫瑰庄园空地上正在蔓延的长藤就象这种浪漫的舒缓的音符。所有的一切,包括穿着艳丽腰丰臂壮的快乐的农妇和着她们美丽的女儿,他们正在酝酿着疯狂的葡萄。玫瑰庄园的葡萄, 更沉淀了玫瑰的精华,连颜色都是晶莹却沉厚的玫瑰的颜色。

这时的香格里拉,河流正涨满了来自雪山的清流,黑熊闻着茂盛山林的蓬勃的香味兴奋地游走,牦牛看着男主人开始穿上进山的藏袍奶水也特别的充足,它们早梦想着山里草甸肥美的花草啦。这时,所有女主人都在自家的酒房前忙开啦,储藏间存放一冬的青稞米还剩余不少,她们要把它酿成青稞酒给自己的男人进山放牦牛时喝。

梅里雪山山脉下沿的支子城山峰的雪正在悄悄融化,冰雪的凉意一阵阵透袭着茨中教堂的前院,坐在葡萄园绿荫下的人正在阅读来自雪山那边一个叫丙中洛的地方的一封书信,他的法文名字也许就叫保罗。这封信的内容让他觉得一阵阵的快意,他仔细听着风声,脑子里正在想着怎样将得到的最新消息报告给罗马的主教大人。他忽然注意到葡萄藤架上......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11-08 14:42 | 正常 | 分类:归去看云 | 评论: 1 | 浏览:4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升平镇,历史上被称为阿墩子的小镇。比起山谷的空幽和浩渺,升平镇在云烟雾海中实在是毫不起眼,就像巨达河边随处生长的幽兰,然而,在整个康藏地区,乃至远到拉萨,它却是人所共知的地方。千年以前从拉萨挥鞭而向神川的总督,必须经过阿墩子。就连泸沽湖边的摩梭人阿克拉措心中也有阿墩子。阿墩子是所有来往于滇藏之间的客商,僧侣,军队,甚至想在雪山巅找回灵魂的浪客都必须落脚的地方。阿——墩——子,供人歇息的地方,我想这就是它名字的来历。

从地形来看,阿墩子也是一条三脚支撑的笃凳。往北,通向佛山的飞过澜沧江怒水的溜索,过了溜索一直到遥远的拉萨;东南,从拉扎雀尼雪峰下经过,进入金沙江谷地的奔子栏,经尼西到牛羊成群的中甸;正南,走出山谷,到巨达河与澜沧江的汇合处沿江下行再到维西萨马贡原始森林中的塔城。

不知道从盐井天主教堂仓惶逃到阿墩子教堂的传教士蒲德元是否也把阿墩子当作了空谷中不起眼的幽兰,空谷真的也是人遁身的好去处?循着他的足迹,兴起于1895年,以四川为中心的反洋教运动的浪潮波及到这个山谷小镇,从康巴藏区追寻而至的藏族僧俗群众和闻讯赶来的阿墩子的群众一起包围了......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11-01 23:53 | 正常 | 分类:归去看云 | 评论: 0 | 浏览:54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巨达河山谷是一个和云岭山峰高度一样深度的河谷,这种深度所容纳的空气纯净而透明。太阳和鹰是空谷上面独立存在的物体。气流上升,鹰悬浮着,太阳也有些晃动,于是鹰的身影便被放大在暗红色的谷底。

鹰从来选择行走动物无法攀越的嶙峋峭壁作为它的栖息地,那也是鸟飞绝的地方。巨达河谷东西两面陡峭的坡地连着半空中的森林,再往上,是映衬在蓝色天空的铁灰色的石峰。因此,空谷上荡弋着的大鸟其实是在它的家门前游弋。

曾经很羡慕鹰飞的高度。艳日当空,气流上升,空旷的大地忽然刮起了龙卷风,它们旋转,奔跑,呼号,十里以外的村庄感受着它们呼号声音的震荡。这样的日子,鹰往往出现,往往飞得更高。它游弋,飘荡,姿态优美,偶尔轻轻扇动翅膀,像在蓝天上表演舞蹈给人看。在空旷的大地,它的高度实在是可望而不可及呵。

而巨达河山谷的鹰现在就在我们脚下的虚空中,一样地悠游,一样地舒展,一样地对飞翔不以为然,像在享受一个无所事事的假日。巨达河山谷是鹰的山谷。天荡荡,空无限,我们置身的高山、太阳和鹰是空谷中的坐标。......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10-28 19:49 | | 分类:归去看云 | 评论: 0 | 浏览:3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十多年前听说过白茫雪山,知道它是横亘在滇藏线上的一道屏障,大雪纷扬,从每年十一月开始,一直到来年四、五月份春暖花开时,它锁闭了一个叫德钦的地方,也把老解的生命锁闭了十多年。在我同老解十多年的交往中,我常听他讲到他青春岁月留驻过的地方。

雪,是他话里的一个永久的主题。

他曾经在察里雪山下的一个山谷被突如其来的大雪困了整整一个月。

他和他的同事走在从德钦到羊拉的路上,他们是一支三人组成的工作队。在他们的宿营地,当帐篷经不住负重压碎他们的睡梦,他们爬出倾倒的帐篷,黑夜里却是银色的世界。他们随行的骡马,在雪地里银甲披身,就象是战神卡格博胯下的坐骑。这是一个意外,雪到来的时间比往年提前了整整十多天。

在真正的大雪到来之前,偶而下一场雪,避上一天或者两天,天或者就晴了。

赶紧为骡马清扫身上的积雪,马背寒气逼人,就象它是一座冰雕。清理帆布上的厚雪,重新支起账篷。骡马和人拥挤在帐篷下。火塘被拨弄得很旺,每出去清理一次帐篷顶上的雪,回到帐篷内都要去给火塘再添些柴草。

阴......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10-26 23:17 | | 分类:归去看云 | 评论: 0 | 浏览:4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
爱马,起因于一些阅读。科尔沁大草原在知青的很多的小说中是很美好的地方,马和鹰是草原的骄傲。女真人和蒙族都建立了马背上的王朝,天地无尽头,马奔跑在茫茫天地间。人被比拟为鹰,鹰是一种骄傲的动物,马让人实现走遍天涯的理想也被竭力推崇。马奔跑不息,人征战不止。英雄不得无马,高头的雄伟的马。

桀骜不驯的马对生人总是一种挑战。

不一定高头,身瘦腿健,面容端庄,鬃须色纯,不论毛发怎样不齐整,遮住了它的眼睛。忽然间不安份地伸一只前蹄敲打,隐隐地从它嘶鸣中听得到雷声。这时,它并没有看你,它心中早有无限,它正在心里经历着驰骋在无限中的壮烈。这样的马,不要用皮鞭去驯服它,你可以把它的皮肉摧毁,甚至它的骨头也可以碾成灰,可是,毁灭它的过程正证明了它对你的不屑,证明了它独立的存在。这样的马,留着它,人和马都不会有好的命运。应该把它放归自然,让它去在无限驰骋中慢慢沉静下来。它当然也会死,死得很安详,没人能看到它的尸骨,静静的如万千星星中不经意熄灭的一颗。

驯马,是针对可能会悄悄看你一眼的马而言的。马是群聚的动物,休闲时三五成群,散布......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10-21 12:36 | | 分类:归去看云 | 评论: 0 | 浏览:4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9-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死亡是自然
满目青翠树叶凋零

如果哀伤
只是一滴滑过面颊的泪
未等落入尘土
已成泪痕

如果还有自由
请将泪痕擦去
让我远离人群
静静居于翠岗
忘记曾经有别
苍白于世的一刻

我只要快乐——
自由地无声无息
在某一个人的时刻
早晨或下午
看阳光在窗格上爬
透进眼睛
忽然安静地复活
在曾经的日子里
复活在一个人的时刻......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09-14 10:12 | | 分类:我行我素 | 评论: 0 | 浏览:3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7-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去年四月间,朋友送我一盆红掌。我对花卉略知一些,皆因早几年尝试过切花生产,不得不从知性方面去了解。红掌在《花经》里被称为红烛。红烛形意上更符合精神品格上的欣赏,红掌却是人越来越社会化以后,都市传情达意通俗化的需要。

正好这时我的几盆兰草正在变成枯草,抢救不及,眼看着它们死去。新来的红掌替代了它们。专门查了红掌喜兴和习性,它是需要潮湿和温热环境的,每天必浇水,而且得浇透,根对土的要求是酸性,透水透气性要好。土已经由朋友配好,朋友是学昆虫的,现在却花更多时间在植物上,因而土基的配合几乎是一种实验数据一样精准。余下的我的事情只要每天不忘浇水,洒水,应该没什么问题。

几天以后,叶腋下钻出一些肉根,嫩嫩的,半悬着。浇水的时候没忘了每天在这些根上也喷些水。再过几天,叶腋胞上开始慢慢张开,从上看透下去,里面有点红芯,知道是花要长出来了。给朋友打去电话,把这些变化说了一遍。问朋友,如何保持土基上的肥力。朋友说,只要将平时冲过的残茶叶子施进去,就可以了。

再过十多天,果然一个小巧的花苞抱成一团,伸了出来,还连带着又一个也是......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07-29 16:35 | | 分类:我行我素 | 评论: 0 | 浏览:3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2-6 星期一(Monday) 晴
思念


你没看见
因为在海边

你知道
这是我的唯一
你的背影
被风吹成一道峡谷

我走不过
总要掀起波浪滔天
在背影的反面
有阳光要与你相见

我选择住在海边
每天深深呼吸
直到蓝海
跟着涌到岸边

(12月24日)......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02-06 12:3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2-6 星期一(Monday) 晴

祈望

就算把思想
封成一个漂瓶
任它流浪一百年
我不会祈求
我的生命能再有一百年

我此生的唯一目的
就是舍我的一切
换它过了三生
仍能与你相见

当你把它当做一个魔瓶
你一定不要忘记
传说中的你应当把它开启
——我想你会看见
它慢慢长大
并不那么可怕
因为它只是被封存太久
所以那么匆忙

透过它的形容
你一定要听到
我对你说过的话
——我爱你
(12月24日)......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02-06 12:35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7 星期五(Friday) 晴

园子里,最先开的不是杜鹃。因为在昆明的阳光下,紫藤在冬季也很神气,有几天冷风,清新而亮眼地招摇。紫藤是攀附着铁制的隔栏,有几株新长成的,已经跑到隔栏上面,终于还是不能独立向上,几天后,找到一面墙来支撑。我记不清了,它们什么时候才把紫色的蝴蝶一样的花变成一只只真的会飞的蝴蝶,但她们真正地让人注意,一定就是这个季节,所有的花草都凋零了,也就没有更特别的进入到视觉里,惟有紫藤。

我对迎春有一种特别的爱好。因为我看到的迎春,都是长在一面面陡墙上面,蓬松壮大的一蓬一蓬,看它的出处,却是寸土不存的一溜石缝。你一抬头,就看到蜡瓣一样的黄色,一点一点,紧依着盘虬一样的瘦干,根本不需要太多的绿叶,成了一片,云一样挂在陡墙上。看那蓬勃的样子,应当也是拿来做绿墙的好材料。可是,难道是因为它太普通,所以,做园林的,就不屑把它放在紫藤当中吗?要不然,这两天,新春将到,迎这春天来的,正好就是迎春了。这多少是一种遗憾!

到了三月,杜鹃的枯枝上,还了阳。像一个正在撑起来的汽球,爆发出数不清的花和枝芽。如果春天一直下去,那阵式,它们不仅仅要争夺人的眼球,还要把整个园子都挤爆了。这个时候的杜鹃,还未被雨水打过,都是新的,粉色却又透明,新嫩却又淫淫地发生。春天也是新的,新鲜一定是乍暖还寒的,让你在暖和中却还要留着冷的记忆和清醒。最惨的就是被雨水打过的杜鹃,虽然还有一些新的开出来,叶型也开始成熟,绿肥却难掩花瘦,锈蚀一样的花色,连一阵风都禁不住。有风还算好的,我也不忍再看,夏天的傻傻的风,癫狂着来去,干脆把那点可怜的花色褪去,留一汪油油的绿色,活出一种精神,去衬着不远的月季,静悄悄地开。

月季种的并不太多,很大的园子,偶尔看到几株。红粉白黄,似乎并不适合在这种没人打理的大院里生长,花色虽然艳丽,却一年一年眼见得花少了,枝条更瘦,花茎扭曲着打成结,满园跑着的宠物狗,都懒得到它脚下给它施点肥料。天气一热,它们就消失了。

芭蕉没有丑石相衬,也没有女子倚窗,更没有月影穿过的门,绿了还绿,纵有风姿绰约,却无西厢韵致,只好在心里意会。把正在墙脚吐红的美人蕉,拿来,映衬着芭蕉的蕉扇,总算没有辜负芭蕉的一片绿。

这时,隔栏上面,又有一种新的颜色,很细碎,让人不停地去注意。看花型大小,和形状,居然跟迎春是一样的,只是颜色更艳更鲜,红粉黄白都有。真正凑近了,才看清,原来是一墙的蔷薇。见过一种叫小可爱的玫瑰,花型很小,小到心里去疼它。而蔷薇是既小且巧,小巧出一种精致,精神上又透出一种俏皮,让自己欢喜了去疼它。能看到这样的绿墙,反过来不再去怨做园林的少了迎春的设计,终于觉得他们是用心的。

槐花是一种树花。园中的槐花最是夺目,正好生长到最丰满的年龄。冬春时候,叶落尽了,只剩一些枝条,眼里面的空白只能靠记忆去填充。而记忆,几乎是不需要你去刻意留存的,碎片一样的槐叶从枝干上跟着槐花一起出来,满树的大块的黄色,一直到遍地都是碎金,还以为是树上那些花的影子。它好像是最后来收官的,冷得不能再冷的时候,它把最后的几片金黄花叶也抖落到地下,树上留下的就全是空白了。还来不及体会冬韵,很多的绿色和花色就出来,暂时也就把它忘记。

我把这些花细数一遍,不是要去一一赞叹每种花色的美丽,美丽就是美丽本身,这是不需要人去赞的。我真正感叹的是那些塔柏中的几树枯枝,这两天它尤其憔悴,它的树皮上面漂着一层层皴,让人不知去怜还是去厌。它真正繁茂正是夏末秋临的时候,松软的绿叶一蓬一蓬地悬在半空,让人经过时也跟着有些飘然,还以为就要化成一朵云。它的粉花缀满整树冠,让绿云一样的叶上了艳丽的色彩,就像云壮丽的一刻。很长时间,我看那叶形似桑叶,粉花鲜嫩如芙蓉,把它误认为是芙蓉的一种。直到去年,我买了一本《中国花经》,去读《芙蓉》这一章,才发现这种花跟书上说的芙蓉没一点相合。自然是我错了。反复从头到尾看一遍,终于知道原来它的名字叫扶桑。扶桑我原来是知道的,读《南园记》时,说到过我的老家有一种花,名叫花上花,就是扶桑了。记忆里的扶桑,花如碗大,故把园中的扶桑,疑为其它种属。

又名花上花的扶桑,皆因它的花开得不同于其它。每一个花苞,从绽开到谢落,只是一天两天。不断地有新的花苞孕成,像比赛开放一样,迫不及待地去追着前一朵开了的花朵。而它一旦冲刺到了开放的红线,它的生命也跟着前一朵花到了终点。整棵花树的灿烂,就是靠的这样短时的绚烂形成。当我发现这一点,不远处的那几棵柏松一样高的白玉兰,也开了几朵,终于还是比不过眼前的扶桑的灿烂和持久。

昆明的四季,一种花跟着一种花开放。花上花只是在它的一树上,一季花期里,演完了所有花一起演过的四季。



>>引用社区地址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01-27 17:31 | | 分类:阳光水车 | 评论: 0 | 浏览:3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有一同学跟我并不是同班的,在一道上过大课。突然打来电话,问我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大脚仙的。二十多年了,我听他声音一点没变,张开来的大嗓门,全是底气在说话,哼哼的声音像在一个空房间里打转。我没说记得不记得,只问他如何找到的我。原来他最近爱上了石头,找到一个我同班的做工艺品生意的,我同班的告诉他,说他对石头有点痴,痴人跟痴人应当有缘,所以“石痴”就找上“咖啡痴”了。他说,前两年他也开过咖啡馆的,开得很失败,问我有何“妙方”。

我说,你恐怕没接触过真正的咖啡。我用了“真正的”副词,他是领会的。他说,对对对,都是一些中间商,他如何说就跟着如何做,自己也觉得那咖啡怎么喝都不像说辞里的那种美妙。我说,说辞是真人说的,问题在中间商眼睛只在钱上,拿了真人的说辞却没有把真人的味道给你。

我立刻给他邮去了咖啡。

那天他收到咖啡,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咖啡收到,打开一包,那种香味是真的了,从没闻到过。下面用括号引了一句话,表示他此刻兴奋的心情——立马找一帮朋友来品尝!仅隔了一个小时,又收到他一个短信:你害我们啦,喝了一杯就止不住了。

晚上,中央四套《走遍神州》栏目,播了攀枝花市的人,如何爱上了石头,其中有一种本地的石头叫苴却石,是开采以后要分层的。想想和大理石是不同的,分层的石头一定是形成的时候是分时累积或强烈错动。突然想起我那天问过他是搞加工还是收藏,他说他是搞加工的,当然也有很多收藏。莫非大脚仙也是在搞苴却石?我给他发了一短信问,你搞的是苴却石吗?等了很久,直到节目完了,没回。

第二天,他打来电话,告罪。然后说,昨天他喝咖啡喝醉了,没看到短信。我大笑。咖啡跟酒是一样的会醉人的,过于贪杯,醉的感觉来的比酒要厉害。他说,给我寄了两个苴却石做的烛台,都是他自己手工做出来的。

今天,我收到了他寄的包裹。打开来看,一个墨色乌些,一个墨色青绿,都是六支烛光的,盛蜡烛的位置,浅浅的做出一个小酒盅的形状,让我尤爱。手触上去,不似大理石细滑,而是一种亲合的细嫩,温润润的。我把窗帘全拉上,一左一右,点了十二支烛光,在烛影当中,煮了一杯咖啡。喝完咖啡,我在烛影中回味很久,什么也不想言语。

大脚仙还有一个称呼,我们叫他老匡。

>>引用社区地址

麦田原 发表于 2006-01-25 16:40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4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