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马帮:一路向前
诗人马帮:一路向前

<< 2019 一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40810 次
  • 日志: 87篇
  • 评论: 121 个
  • 留言: 14 个
  • 建站时间: 2006-10-21
博客成员


2009-10-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看见了你丑陋的屁股但不是巧合

你有一张细嫩的脸
一张白里透红的脸
他们在冬天假装去放鸽子
武器在他们的院子里聚集和等候
他们创造了一切美好的表象
你有一张细嫩的脸
一张白里透红的脸
他们在冬天的时候到处玩雪
好像自己是一群幼嫩的孩子
他们彼此追打、尖叫
仿佛忘记了昨夜的旷野里留有一滴血
忘了血的本质里应有的黑色或红色
而不是眼前的一片圣洁和神圣
不是他们此刻的天真追赶和打闹
你有一张细嫩的脸
一张白里透红的脸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也很体面
一切都让人眼光变得舒适而体贴
多么不幸,我看见了你丑陋的屁股!
他们还在追赶、打闹,玩不同的成人游戏
我又一次看见了你丑陋的屁股但那不是巧合
就像他们院子里的武器、旷野里的血

尖叫

那些锋利的刀口
在黑夜里尖叫
首先是吓落几树叶子
然后是整个冬天僵死不动

下午

在时光越过的铁板上
褐色的锈迹积累着征兆
一种物质的变质近似于性格和人心
风慢慢地刮起来
下午在黑帘子里准备宣判又一批名单


一只驴子老了

它听到了日夜的哮喘声
在另一个场景里
它看见无数只绿头苍蝇
在另一个衰老的身体里进出
冬天到来前的日子正在抽筋
它感到自己越来越小
昏黄的目光里满是过去的横蛮和专断
这一切对它现在似乎也并无多大影响
它照样按时鸣叫——尽管这不过是种习惯或多余的仪式
草还会在明年春天继续生长
这些肥美的植物曾让它一度得意于自己的伟大和聪明
但死亡的信息已经吹拂在风中
它也隐隐感觉那阵阵可怕的笑声
唉,这看似庞大的身躯其实不过一个疯狂的欺骗
一只驴子就这样老了,只是死亡还需要作短暂的等待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10-14 09:42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20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下午

在时光越过的铁板上
褐色的修迹积累着征兆
一种物质的变质近似于性格和人心
风慢慢地刮起来
下午在黑帘子里准备宣判又一批名单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10-14 09:33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12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荣誉降临到了德国女诗人赫塔·穆勒的头上!
此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包括泰戈尔、叶芝、艾略特等一大串诗人的名字,这是诗人的骄傲。这充分显示了诗人在文学领域的重要性和对其所面对的现实和历史的敏锐洞察力、巨大穿透力、以及在文学追求上的高度和智慧。只可惜,这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里面没有一个中国诗人。这是中国诗人的遗憾而不是悲哀。中国大量好诗人都隐藏在主流文学照不到的影子里,而那些在“诗人的光环”照耀下的,也都是一些狭小圈子里的“舞蹈者”或浅层意识的“歌颂者”,从这个角度看,这也是中国诗人的大幸。




赫塔·穆勒《赤脚的二月》中的一首小散文诗(宣自李正荣的BLOG )

寒冷的熨斗

矮小灰色的人从公园边上走过,头顶是树,两侧是树。
矮小灰色的人穿着硬硬高筒靴,好像是两个寒冷的熨斗。

矮小灰色的人穿着闲散放荡的西装,两支空空的瓶和一条空空的狗。
矮小灰色的人在高高的树间停下来。他听见:
风掀开了他头顶的盖子
风合上了头顶上的盖子
风掀开了合上了头顶上的盖子。



2009.10.11 从俄语翻译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10-12 12:5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28 星期一(Monday) 晴
寻找散人

那天我到东村找牛,路上遇到个奇怪的老头,他左手拎个大筐子,右手捏根嫩黄瓜。我找牛心切,也没怎么理他,可他总盯着我看。他看我一眼,咬一口黄瓜,咬一口黄瓜又看我一眼。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想:这家伙是不是人称的武疯子?看来,我最好还是赶紧离开。我于是又急匆匆地走。可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老跟着。我急了,停下来问他:老哥这是要到哪去?他说要去找散人。我说我没听说过这个人。他说没听说过你到处找什么?我说我找牛。他说他找散人。我见一时和他说不明白,就找个机会把他甩掉了。
我没找到牛。
从东村回来的路上,我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看热闹。我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我看见我的牛和那个奇怪的老头一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我的牛是派出所老高用手枪射死的,我问老高为什么要射死我的牛。老高说我的牛顶死了那个拎着筐子的老头。我问老高是否认识那老头?老高说他也不认识,只在他兜里翻出几毛零钱和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我是散人。
我无话可说,只好自认倒霉地把牛剥肉卖了。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28 13:53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27 星期日(Sunday) 晴
旅行者

他习惯于到处行走
习惯于不同露珠上的晨曦和夜雾
习惯于以不同的方式交谈和用餐
习惯于听不同方言里的故事和传说
习惯于把海水的咸味带到洁白的山上
习惯于陌生人的语调和眼神
当月光再一次光临大地
他像一粒彩色的石子幸福地入睡
那神奇的光泽原于他的适应和兼容

蒲公英的种子

注定如此
它要被风带到远方
注定如此
它要让梦到处发芽、成长
在不同的泥土里扎根
又在不同的山坡上开放
无论身处何地
它都专注地收集灿烂的阳光

把人生放在鞋子里

把人生放在鞋子里
在所有未曾经过的地方
留下深深的足迹
在夜晚听到沙沙的雨声
让鸟鸣打破森林的寂静
把人生放在鞋子里
在行走和经历中
总有无限奇妙的感觉

窗外阳光如此熟悉

窗外的阳光如......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27 11:27 | 正常 | 分类:原创诗歌 | 评论: 1 | 浏览:12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25 星期五(Friday) 晴
谁是达利克?

早上,我出门,在巷子里碰到个满面酒气的人,他朝我迎面走来。
“达利克是谁?”他问我。我看了看他的三角眼,耸了耸肩,表示不清楚。
中午我回家,在石桥边碰到一个人,他飞快地朝我跑过来。
“认识达利克吗?”他问我。我看了看他那张长满横肉的脸,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下午我去银行,在汽车站碰到个人,他从身后拉了我一下。
“见过达利克了吗?”他问我。我看着他那双充满凶光的眼睛,摆摆手,表示没见过。
傍晚回家的时候,我站在一棵梧桐树下抽烟,旁边走来个漂亮的小姐,她礼貌地朝我点点头。
“先生,你听说达利克了吗?”她专注地看着我。我看了看她那身漂亮的黑裙子,表示我不没听说她说的人。
“我就是达利克呀?”她说完拿眼睛深情地看着我,我感到很惊讶。此刻,我看见几个粗壮的家伙正朝我这边快步围过来。等我再要看那个自称是达利克的漂亮小姐时,发现她已经飘然而逝了。
达利克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关心达利克?我至今也不明白。
......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25 12:21 | 正常 | 分类:小说原创 | 评论: 0 | 浏览:13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我是善良人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竟成了被追杀的人。
现在,我躲着追杀的人。这些人中我最恨也最怕的是那个二傻子。因为这个二傻子最了解我的行踪。想想这件事情真够荒唐。那天傍晚,刚一进门就听到敲门声,一开门居然是个性感的女人。女人说这个世界上很男多人不懂女人,尤其不懂黑夜中的女人。我说我也不懂。她让我摸下她的手。我说她的手是凉的,她说多摸一下就热了。后来我果真把她手摸热了。既然我把她手都摸热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自然要发生。我们俩像两头饥渴的狮子,差点没把可怜的沙发弄塌下去。可鬼知道我睡的竟是黑老大大头的女人!这不,大头派来追杀我的竟是和我最熟悉的二傻子。这二傻子也真够忘恩负义的,想当初他经常遭人欺负,都是我帮他摆平,现在他居然要来追杀我。我正庆幸自己躲得及时,门被二傻子踹开了。我看着他手里明晃晃的砍刀,腿直打哆嗦。没想到二傻子看了看门外,回头对我说:“你快走吧!等下就来不及了。大头整天在外面玩女人,老婆形同虚设,她找你也是有眼光,但你们的事情我我必须告诉大头,这是为了我的安全,现在我让你走,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安全。你是善良人!”
如今我安全了,我首先要去监狱里看看放我一马的二傻子。因为他说我是个善良人。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24 13:52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只蚂蚁
在滚烫的午后迅速逃掉
南归的大雁尚未理好思路
这是九月的南方
小贩们把生活烤得冒烟
我在等待一场秋雨
来熄灭心中无名的怒火
该沉寂的还未沉寂
该到来的还在路上
死神的眼睛充满忧虑
秋天的列车已经晚点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24 12:11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18 星期五(Friday) 晴
快活一夜

树林暗下来
流水轻摇月光的裙摆
鸟巢里的秘密不可泄露
睡梦里筑满神秘的房子
风一吹,发出呜呜的声响
一只小猫偷走一团神秘的影子
粉红的谜底上,谁在偷偷快活了一夜。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18 13:08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0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15 星期二(Tuesday) 晴

把刀放下

“把刀放下!”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吼着。他左右张望,有点张皇失措。
“把刀放下!”那声音又一次传出。他向后退了几步,更紧张了。
“我要你把刀放下!”黑暗中的声音第三次吼起来。他吓的撒腿就跑。其实,他手上根本没刀。第二天,有几个警察模样的人找到他,问他昨夜是否杀人。他惊恐得直打哆嗦,说自己昨夜什么也没干。
“可那刀上有你指纹!”警察逼视着他的眼睛。他再一次重复自己昨夜什么也没干。警察对他的表现有点不满。他担心自己会被带走。这时,外面有人敲门。进来的几个没穿警服的人示意那几个询问他的警察可以走了,他这才放下心来。但还是充满恐惧。
刀上为什么会有他的指纹呢?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时也理不清头绪。他隐约记得开始好像有人喊救命,他捏着菜刀追下去,可黑咕隆咚的,他什么也没看清。后来,连菜刀也弄丢了。几天后,他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他应该多休息,否则会出现幻觉或恐惧。

打劫

快下立交桥的时候,出租车司机老张被一泡尿憋得浑身不自在,他决定把车开到合适地方解决一下。老张七弯八拐地就把车开到了那个他早就熟悉的废弃公园旁。他停好车子,匆匆忙忙奔废弃公园里的树丛而去。
“乖乖,可把我给憋死了!”老张自语着掏出家伙就尿。正当他感到一阵轻松之际,背后传来一声断喝:“别动!打劫!”,老张吓得一激淋,当然没敢动。前几天同事有人被打劫的事情他一清二楚。
约莫过了几分钟,没觉得周围有什么响动,老张偷偷用眼角的余光向身后扫去,结果连个鬼影也没见到。他估计是谁故意搞恶作剧,急匆匆赶回自己的出租车上去。老张屁股刚坐稳,就见一个中年女人慌忙钻进了他的出租车并要他快点开车,说后面有人追她。老张没多想,开上车子就跑。
快到郊区的时候,那女人钻出老张车子向路灯下的黑影走去。再次上立交桥的时候,老张打开收音机。收音机里正在播放协查通告,通告里说半小时前在市区一个废弃公园里发生了一起杀人抢劫案,歹徒抢走了被害人一个红色皮包,并化妆成女人逃跑,请出租司机们注意,有线索及时通报。老张下意识地看了眼身后的作座位,这一看让他不觉一阵心跳——那里正好有个红色皮包。他来不及多想,一路把车飞快得朝附近的派出所开去。

误会

上午他接了个电话,说下午有人约他谈生意。他觉得那个声音很熟,可想不起来是谁了,正要问个清楚,对方挂了电话。他试图把电话打过去,可一直是忙音。中午他独自来到一个餐厅的角落里坐下,却发现周围有几个人在不停向他张望。他觉得奇怪,但也没吭声,埋头看着手上的菜单。两点的时候,他准备动身,发现有三个高大的男人朝他走过来。三个高大的男人在他身边坐下来,都不说话。他决定离开。
在经过一家茶楼时,他看见有个人在朝他招手,他迟疑了下,还是朝茶楼走过去。到了茶楼,他看到有很多人在忙碌,却没一个人说过要找他。他正要转身离去,迎面碰到中午在餐馆里碰到的三个男人。
“老板说了,生意不谈了!”一个男人冷冰冰地说。他正要问对方是谁,他们却头也不会地走了。
回到家里,他去照镜子,发现身后有支枪正对着他,他吓得一声惨叫,可扭转身背后什么也没有。他惊魂未定,在沙发上刚躺下,就听到门外有响声。他打开门没看到有什么人,却在门口发现个小纸条。他把纸条捡起来,见上面写着:对不起,我们找错人了。


>>引用社区地址

诗人马帮 发表于 2009-09-15 09:25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0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8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