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查拉斯图拉!
战斗,查拉斯图拉!
人生中,快乐与悲伤的事情,本就是相差无几的——同样的少。但在其他的时间里,悲伤留下的记忆仍是悲伤;快乐留下的记忆,是让你现在觉得悲伤。于是,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留下的全是悲伤。 然而,春花和秋叶同样是美;喜悦和悲伤同样是人生的享受。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天气:晴 状态:一如既往地懒惰
论女人 2010-3-1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1、女人纯粹的蛮不讲理是可以原谅的,甚至是可爱的;女人理性、冷静地使用荒谬的逻辑进行推论则是可怕的。
  
  2、有人说,如果换了女人来统治世界,将是一个美丽的结果;但很显然,上帝比我们更了解真相。
  
  3、家庭的最大杀手,不是男人的花心,而是女人的疑心;男人的婚外对象并非总是美女。
  
  4、女人总是更容易自以为是;男人自以为是了,也更像个女人。
  
  5、女人总是更容易怀疑——慢着,不是刚说她们自以为是吗——是的,就因为自以为是,她们怀疑自己之外的一切。
  
  6、沟通有助于培养信任,信任也是沟通的基础;是的,没有信任的基础,再多的沟通也跨越不过怀疑的鸿沟。
  
  7、古龙说,上帝创造了男人,觉得他还不够孤独,于是创造了女人;古龙小说的主人公都有一个红颜知己,因为,他自己没有。
  
  8、若是你们看到我在论女人,便以为我很了解女人,那就错了;事实上我对她们无能为力。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10-03-17 22:5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范跑跑,撒旦的好儿子 2009-11-10 星期二(Tuesday) 晴
    "freedom baby,is never having to say sorry"
    
    这句台词出自电影《魔鬼代言人》中撒旦之口,他劝诱自己在人间的儿子,放下道德束缚,回到“自由”的魔鬼家族。我觉得这句话值得关天里每一个高喊“自由”的战斗者、呻吟者、勇士和懦夫们,静静地咀嚼品味一下。
    初到天涯,我还是懵懂少年,对关天的自由主义大佬们既敬仰,又疑惑——翻翻个人最早的发帖,还能找到这些痕迹——什么是自由?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最初很多人给我的印象就是,“你可以做任何事情,那是你的自由”,当然,似乎应该有个前提,要不侵害到其他人,只是,怎样叫不侵害到其他人,你可以自己去解释——除了这些基本理论,我好像还知道一点人的基本特性,那就是,我们都是太愿意给自己找理由,找借口的。
    或许被洗脑太深,一直没有能够做一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我只能承认自己是个有条件的谨慎的自由主义者,但具体条件是什么?说实话,我一直也不太确定,仍然在探寻。个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谨慎、心怀畏惧永远比肆无忌惮更符合我的品性。
    对于伟大的自由主义者范跑跑......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11-10 16:26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2 | 浏览:3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勉强别人,理所当然” 2009-10-26 星期一(Monday) 晴
想不起是哪本杂志了,里面有篇文章,作者是一个老外,说了一件她在中国的经历。



大意是,她在一家制衣店定做了一件裙子,去取的时候,觉得腰做肥了,要求店员给她改一下,但店员们却坚持说,“没有啊,这样很好看啊,你看你穿着多漂亮啊”。但这个老外有点耿,拒绝了这种奉承,坚持要改。店员不开心了,说她们这是高级店,不做这种事情,让她拿到外面去改,并说“很便宜的,只要十块钱”。“我在你们这里定的裙子,为什么要到别处改?”老外寸步不让,僵持了许久,最后没办法,店员只好把裙子拿上楼去修改。三分钟后,这位老外终于可以满意地拿着裙子走了。



文章最后,她还是感慨了一下,为什么三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中国人非得用三十分钟来推脱?



当时看到这个故事,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比被诬蔑更难堪的,是被人点到了痛处。是的,我自己就常常会跟要求我修改的同事说:这样挺好的啊,就这样吧!事实上,我多少程度上是真觉得挺好,又有多少程度上是想把事情推脱过去呢?


......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10-26 23:09 | 正常 | 分类:一个人 | 评论: 0 | 浏览:5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重读《资治通鉴》(一) 2009-10-10 星期六(Saturday) 晴
  周纪一·威烈王二十三年
  初智宣子将以瑶为后,智果曰:“不如宵也。瑶之贤于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也。美鬓长大则贤,射御足力则贤,伎艺毕给则贤,巧文辨惠则贤,强毅果敢则贤,如是而甚不仁。夫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谁能待之?若果立瑶也,智宗必灭。”弗听,智果别族于太史为辅氏。
  -------------------------------------------------------------------------
  大学时候,我曾经被称为“好斗的公鸡”,有一次兄弟愤愤地对我说道:你都不知道,你跟人争论起来有多讨人恨!
  说实话,我还真是不知道。
  后来走进社会,慢慢琢磨的时候,才终于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直到有一天,读到孔子说的“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恍惚间竟有了顿悟的感觉。
  用言辞反驳别人尚且“屡憎于人”,又何况“陵人”乎?自古以来,亡国多昏君,但昏君不等于是愚蠢的君主,恰恰相反,亡国败家之徒,往往有才,如商纣王隋炀帝等。只是,虽然上帝有时候可能会比较偏爱一部分人,但是不论多么优秀的人,一人之智,不能抵天下人之智,一人之力......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10-10 20:51 | 正常 | 分类:一个人 | 评论: 2 | 浏览:5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天才的养成 2009-9-20 星期日(Sunday) 晴
  马援,东汉开国功臣,戎马一生,官拜伏波将军;家中男子封侯,女儿贵为皇后,极享尊荣,开创百年豪门,为世人所仰慕,为后人所尊崇。又极具个人魅力,留下诸多豪言壮语,如“丈夫立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马革裹尸”也出自其口,并身体力行,真的死在了征途。
  
  伟大的人物好像都该有个不同凡响的开局。他小时候父母双亡,随几个哥哥长大,据说,他的哥哥很早就看出他前途远大,非比寻常了。这是真的吗?我只能说,他的哥哥的确是说过他好话。那他小时候有过什么天才之举吗?好像没有,如果问他的糗事,倒可以说一点。
  
  马援12岁开始读《诗》,可惜成绩不太理想;这倒也还好,可他又遇到了一个同龄人,是他哥哥的部下,人家却正好是12岁就精通《诗》了,风度翩翩,文采灿然。两人走在一起,天上地下,不免让“小马哥”自惭形秽,无地自容了。这一切,当然逃不过关心他的哥哥的眼睛,于是,在一次家庭晚宴上,哥哥装作不经意地为马援倒上一杯酒,淡淡地说道:某某只是个小器,所以早成,现在看起来虽然厉害,但也就这个样子了;你却不同,是个大器,老天还要慢慢雕琢,所以晚成,将来的成就会远在他之上的,现在又何必为此介怀呢?
  
  哥哥的宽慰或许让马援稍稍平衡了下心理,然而还是改变不了学习成绩上不去的现实。终于有一天,他找到哥哥,说,我不打算再读书了,想去边疆打打工,放放牧什么的。哥哥听了这话,不但不斥责,也不诧异,反而积极地支持:大丈夫想做就做吧!你是大器晚成,好的工匠不会把没做好的器具给人看,上天也不会早早地向世人展示他的宝器,而要先慢慢琢磨的,你好好努力去吧!
  
  这算是慧眼识英才,还只是一个哥哥对弟弟的关爱?
  能够慧眼识英才,固然了不起,但我以为,能够用如此方式来爱弟弟,起码在今天看来,更是了不起的事情。我们看得太多、经历了太多“爱之深,责之切”了,我们习惯了听(或说)“你怎么这么笨呢,这都不会”,“看看邻居家谁谁,你要是有人家一半就好了”……
  
  如果你是“哥哥”,或许可以学会用一种新的方式和你爱的人说话;如果你是马援,没有这么好的“哥哥”,也可以用这种心态和自己对对话。
  
  
  附:
  我们身处一个急躁的时代,但不是第一次了,我们一百多年来的历史就是个急切的历史。我们急着跟人家学洋务,急着跟人家学开国会,急着跟人家学选总统,急着搞SHZY,“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DAYUEJIN,超英赶美……结果没一样学好了,于是冷静下来重新开始。
  只是没多久,人们又急切起来,不过不一样了,是急着一夜成名,急着一夜暴富……
  比马援厉害的人是有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他尚且需要慢慢雕磨,何况众生?大器晚成,有何不可?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9-20 01:1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严肃的娱乐:我的梦中情人 2009-8-30 星期日(Sunday) 晴
  首先,应该是个女人。
  这不是废话,这很重要。是的,我被男人惊到过……
  
  
  其次,我喜欢对生活拥有不切实际的梦想的人,这包括男人,但现在说的是女人。
  这句话说起来很简单,其实很复杂。
  兄弟们在QQ群里谈论爱情的时候,我曾问:你会和一个高中女生结婚吗?
  是的,有一种美,可远观不可亵玩;有一种青涩,有一种活力,很诱人,但脆弱,难以承受;看着会流口水,咬下去却要后悔。是的,别太不切实际了,别太梦幻了。
  同时难以承受的,还有现实。女人不喜欢油盐酱醋的生活,男人也不喜欢,所以黄脸婆总是容易被负心汉抛弃。但黄脸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灵已经枯竭。事实上,男人的外遇并不总是美女。
  总之,别梦幻得如同肥皂泡,也别沉闷得如同石头。生活的一般规律是,小女生容易天真烂漫,成熟的女生却又常常比男人更容易现实化、物质化,呜呼悲哉~
  
  
  第三条,别太枯燥,也别太文学。
  太文学的女生,我怕消受不起。一者,文学女性有接近梦幻的趋势,我无力“奉养”;再者,文学女性通常格局会走得小了,而女人格局小,纠纷就容易多;最后,文学青年通常有“装*”的嫌疑。可悲的是,河边走得久,难免湿了鞋,我自己可能会偶有“装*”的症状。这时候两个人一起装,总比一个人玩有意思。总之,生活别太肉麻,但也别缺了情趣。
  
  
  第四条,就是请别总是怨天尤人。
  我自认为是个不错的听众,愿意分担别人的感受;但是,请别让我感觉你是个无休止的抱怨者,或者让我感觉对你的倾情付出(指安慰)毫无效果。
  我知道,抱怨是女人的权利,甚至是她们表示亲密的方式。是的,她们不会和自己不信任的家伙抱怨的。
  朋友给了一句金玉良言:女人只是需要倾诉,不是解决方案。我最近越来越深刻地体悟到这句话的含义。
  可即便认识到这一点,想想某些抱怨,厌烦的情绪还是难以抑制。
  或许换个表述会清楚点,那就是,“抱怨”和“怨天尤人”应该是两种概念。前者,只是一时的情绪,需要宣泄;而后者,是一种思维方式。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8-30 23:2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4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小叙幼年周恩来的故事(兼与80后一起怀旧) 2009-8-8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说来惭愧,生活在一个小地方,物质食粮和精神食粮都很贫乏,小时候看书,也没人指导,是抓到什么就看什么,乱七八糟,三教九流,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只有找到找不到的。结果看得最多的就是武侠小说,其次是《小学生数学报》。但影响最大的是一本忘记了名字的书。
  这本书好像是国家统一发放的课外读本(书名四个字的?两个字的?什么什么“迹”来着?足迹?),讲的都是名人及革命先辈立志、求学的故事。从课桌到饭桌,从床头到厕所,我翻来覆去,覆去翻来,读过无数遍。
  隐约记得这么一个故事,说周恩来转到一间小学,这个学校很多富家子弟总欺负穷学生,但大家也只能逆来顺受,无力反抗。周恩来就把那些受欺负的同学组织起来,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共同进退,以至富家学生再也不敢仗势欺人。
  看来周搞工人运动,是有基础的,简直就是天赋。
  如今商界喜欢讲“资源整合”,时髦地说,周本人实在是资源整合的高手。
  信马由缰地放开联想,我又想到了田忌赛马的故事。
  两个故事看起来相差十万八千里,风马牛不相及。但有个关联处。就是资源都没变,力量对比也没有变——快的依然快,慢的依然慢;穷的依然穷,富得依然富。但经过高手一番排列组合,局势立马发生逆转。
  所以,很多时候是不是我们思维太局限了?我们被表面的力量对比误导了?我们拥有一个无穷的宝藏而不自知?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8-08 01:3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9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经济预测 2009-7-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面对经济问题,我绝大多数时候不由自主地成为悲观主义者。
  
  因为社会蔓延的乐观情绪总是让我害怕,觉得那常常接近于癫狂。而害怕常常比癫狂多一分理性。)
  
  
  
  俗话说,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但又说,好了伤疤忘了疼。
  
  可见,恐惧的威慑力是巨大的,但诱惑力的影响更大。昨天还感叹做人不能太贪心,心中默默祈祷:假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今天看到利润却又禁不住疯狂上扑。不是没有人害怕,只是恐惧的声音在盛宴的狂欢中已渐渐被淹没。
  
  形势、话题看起来眼花缭乱,归结起来,无非几个关键词:投资、通胀、货币政策。
  
  尽管有所谓投资过热,有强烈的通胀预期,但言论和事实都要求并表明,宽松的货币政策不会调整。一个有力的根据是,经济基本面还没有好转,收缩货币政策,将给整个经济带来致命打击。
  
  我作为外行,就十分好奇。正因为经济基本面没有好转,所有银行放出的大量货币都纷纷转入股市、房市;只有傻瓜才会拿这些钱去做实体经济!
  
  那么,继续的宽松政策对实体经济能有多大作用?货币不还是会大量涌进股市和房市?继续推高股指和房价,所有人都暂时忘却了经济危机,忘记实体经济还在挣扎?那么,当有一天大家忽然回过神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或许我们该寄希望于实体经济某一天突然好转?几率大概是有的,能有多少?
  
  除了让GDP在面子上好看些,我实在不知道放任投资的疯狂脚步有什么好处。
  
  巧的是,在一面以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的同时,ZF另一面又加强了对企业税收的审查。我当然认为依法纳税是法人及公民应尽的义务。但政府在此时有此动作,实在是另人深思的,因为这明显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相背。联系此时频频爆出“地王”的新闻,让人不禁怀疑,这是个财政紧张的ZF,这是个与民争利的ZF。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讲广东降低了最低工资线,为企业减负。
  
  透过这纷繁复杂的信息,大概可以看到一个线条:首争ZF利益,次保资本企业利益,劳工为轻。
  
  与ZF的操作完全相反,以我最朴素的观点看,降低企业税收,提高工资水平,才是解决实体经济的王道。如此,既减轻了企业负担,留给企业更多的再生产资本(而不必绕圈通过货币政策来实现),又切实提高了大众的消费水平,是一个良性循环。只是如此,利益受损的一方就成了ZF,GDP保八的任务也变得艰巨了,于我大国“尊严”有损。有此一条,操作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
  
  未来如何?有人猜测,ZF对抬高GDP的投资市场的支持,起码会坚持到国庆之后的。面子工程一过,热情还是会压一压的。
  
  我只祈祷,市场自己能坚持到国庆之后就好了……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7-29 16:1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为谁说话的问题 2009-7-19 星期日(Sunday) 晴
  有个人很疑惑:你到底为谁说话?
  
  这句话让他付出了惨痛代价。阅读有限,据我所知,批评者无非抓住“政治正确”来指责或探讨官员问责制。但有一个事实让我很纳闷,就是没人指出,“为谁说话”是个无比正确、诚实的问题。难不成因为某某代表某某某的利益,某某为某某某说话,这样的灌输,居然在所有人心目中成为了共识?
  
  作为一个大团体中的小团体,拥有自己特别的利益,这是极其正常的事情,为谁说话,这是一个客观问题。发问者的战线划得很清楚,因为在他看来,对面的人和他是一个团体里的;如果对面是一个私营媒体,国外媒体诸如此类,这个问题根本不会出口。关键是,这个人没注意到他这个团体里还有更小的团体,同样的,也有自己独特的利益,结果就被卖了。他败就败在太“单纯”。
  
  对这个发问者我是很哀痛的,如果说我们社会真有启蒙家,他就是一位勇敢的启蒙家,向所有的人明白地宣示(虽然不是主动的),代理机构和他的代理对象是有可能利益冲突的,这是一个事实。你们反对,那也是个事实。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7-19 20:4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3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高考公平不是我们唯一的追求 2009-6-21 星期日(Sunday) 晴
  很多人讨论高考,喜欢讲到“公平”。
  于是产生一个悖论,很多人认为高考制度不合理,导致许多优秀的偏才、异才、临时发挥失常者遭淘汰,这是另一个意义上的不公平;但它又的确是人们目前能设计的最标准化、最透明的制度。结果我们就在这个死胡同里拼命往下钻,走不出来。然后,我就在《小崔说事》中听到一位杨教授设想出一个方法:进行比文理分科更细致化的分科(他本人的表述我没听到,是通过一个同学的提问推测出来的)。大概是觉得这样给了很多偏科严重的人出路,又减轻了学生更多负担。但这实际会导致绝大多数人的主动偏科,而他们在所偏科目上不见得有特殊才能,本来可能更适合全面发展的。如此,将自然的偏科变成了人为的大规模制造偏科。杨教授把特殊情况普遍化,产生的将是一个畸形社会。
  按我的意见,问题的根源正在于人们执着追求的“公平”。但也不是“公平”自身的问题,而在于它的背后——中国教育资源国家垄断。
  正以为它是国家垄断资源,所以才产生了“公平”要求。而一与“国家资源”发生关系,就极容易产生腐败问题,反正是拿国家资源换取个人利益,与我无损,何乐不为呢?而越腐败,人们就越执着于“公平”。结果,偏执地将这个恶性循环继续下去,跳不出来。
  因此,中国大学要是一自主招生,甚至稍微给学校点自主权,她的“贞操”就很难保证。或许一开始由于社会关注率高,不免羞羞答答;或许由于改革者有一定道德素质,而干净利落。但都难以为继。腐败是必然。
  打破这个僵局,就必须首先打破教育资源国家垄断的局面,鼓励民办学校,形成市场化的“名牌大学”,对于这样的大学,“公平”就不再是需要,需要的是“结果”,他们需要向社会证明自己,证明的途径就是他们培养出了优秀的毕业生。怎么进校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出来的是什么。
  这样,把公平留给国家资源性质的公立大学,把灵活留给私办大学,各得其所。实现了最广泛意义上的公平。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6-21 23:0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4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当爱你的仇敌 2009-6-14 星期日(Sunday) 晴
  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
  尼采说,上帝死了。但他同时也说,当爱你的仇敌。
  很奇怪?
  其实,前者是道德意义上的,而后者是说意志的。两者似是而非,有本质的差异。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丑恶。我们并非因美好而存在,实在是因丑恶、灾难、悲剧而存在。
  圣经中上帝的意义何在?就是人的罪。没有人的罪,没有人的堕落,就没有上帝的意义(数年前我这话受到宗教人士的攻击,事实上,我本意不在讲宗教,只是说人生)。
  周星星同学在《逃学威龙》里说,犹大,这个人还不赖啦,没有他,你怎么有十字架戴?怎么还有人听你讲道?(大意如此)就凭这点,他比许多传教士更接近上帝。
  “追求”乃是比“拥有”更丰富的拥有。万物因追求而真实,因拥有而毁灭。幸福在追求中存在,在拥有中消失。
  世界的不完美乃是最大的完美。它让每一代人都拥有追求。我们批判,我们畅想,我们推翻,我们建立……骄傲于自己的成就和付出。倘若一个人因不完美而失望,因黑暗而绝望,因不成功而自暴自弃,因危机而胆丧,就是没能真正理解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生活,放弃了上天赋予我们的机会,就如一堆财富在你眼前,你却真的以为是粪土。
  “我不扔垃圾,你打扫什么?还不等着下岗?”这话傲慢、无理。但这话,创造我们的天、道,可以说,而我们当对这话匍匐、崇拜;宗教的上帝也该对此匍匐、崇拜。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幼小的时候曾很担忧,这个世界都被他父王征服完了,他还能征服哪里呢?很显然,对此我们无需担忧。丑恶将与我们永在。
  这个话题进行得似乎有些大,我们不妨往小里说说。没有山东六国,就没有秦始皇的成就;没有匈奴,就没有汉武帝的威名。《康熙大帝》这个片子唯一让我满意的,是康熙最后对吴三桂,对葛尔丹,对俄国,对一切他的对手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与他一起成就了康熙的辉煌。是的,我们不但要爱敌人,更要爱强大的敌人。抱怨敌人的强大,是不值一提的怯懦者,失败者,是没有荣誉的人。而曹操会感谢官渡时候强大的袁绍;周瑜会感谢赤壁时候强大的曹操。因此,真正强大的人,也会挑选自己的对手,不是所有人和事,都有资格做他的仇敌。反言之,一个人随意地树立敌对的对象,正表明他的弱小;强大者必定包容,包容实质上并不“道德”,而是最大的蔑视。
  或许还可以再往小里说,比如,风雨让我们的筋骨坚强,挫折和失败让我们成长。俗言,经一事,长一智。
  但还没有结束,因为,尼采后面还有一句话——当恨你的朋友。
  因为亲友是最大的温室,温室让你脆弱。能够毁灭晋文公重耳的,不是颠沛流离,而是在齐国的温柔乡;能够毁灭刘备的,也不是无数次的失败,而是在吴国的甜蜜。他们滋长你的弱点,纵容你的欲望,培育你的平庸。当敌人向你高呼:来啊,来战斗啊!他们则在后面拉扯你:何必呢,我们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吧。
  近代的中国,因为越南、朝鲜、奴隶的拜倒而糜烂,因欧美的大炮、日本的屠刀而振奋。
  美国人信仰耶稣,但在仇敌这件事上,他们更像在信仰尼采。他们喜悦于仇敌,憎恨朋友。他们害怕这个世界变得平和和安静。对此,我不厌恶,而是赞美。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6-14 20:2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历史的权柄 2009-5-29 星期五(Friday) 晴
  历史有两种:发生的历史和讲述的历史。我们通常讲的,都是后者。看起来我们好像在追逐前者,但事实上后者比前者重要得多,它的神奇和权柄,让一切权力拜服。
  汉族之所以庞大,除了自身繁衍,很重要的就是同化。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很多人讲文化。其实这是很虚的。在我看,就是汉人独一无二的历史意识。不管我们的祖先是什么蛮人血统,但我们的记忆,都是汉文明的记忆。要我们讲述祖先的故事,我们只知道汉文化的故事。我之所以成为我,肉身没多大意义,更重要的是对我过去的记忆。当我移植了爱因斯坦的记忆,就只能自称为爱因斯坦,不认为我是有点无赖了。如果说真的有灵魂,那么,记忆就是我们的灵魂。如何把你变成另一个人,蒲松龄先生对此已经有了很好的描述。
  这种事情为什么在近代就难以发生了?因为历史意识已经普遍化了。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在有意识地编写自己的民族史了。
  那我们在古代又是怎么做到的呢?汉人是如何将自己的历史意识灌输到蛮族记忆当中去的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提出下一个问题。
  儒家文化为什么能在百家争鸣中脱颖而出?
  有很多理由,什么符合统治者麻痹人民的需求云云。但儒家在同样需要麻痹人民的统治者那里长期不受欢迎;儒家也是“保守落后”的思想,企图回到周的礼仪秩序,不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其实孔夫子对自己的注释就是最好的解释。他说自己是“述而不作”。用我的话讲,他就是在“讲述历史”,而这,正是一个伟大而神奇的权柄。也正是他,编写了中国第一部编年体史书,《春秋》。道家讲玄学思辨,法家讲权术势,墨家讲兼爱非攻理想……只有儒家,顽固不化,老讲过去如何如何。他们牢牢地掌控了历史话语权。他们的理念和信仰,渗入到“历史讲述”的每一个细节当中。因此,你要讲历史,讲过去,讲经验,就不得不接受儒家理念的灌输。江南春很好地把握了电梯,儒家很好地把握了历史。
  于是,当儒家与政权结合之后,你就看到了这个组合的威力。
  罗马人征服了希腊,可能希腊化,但依然是罗马;蛮人征服罗马,可能接受罗马文化,但依然是他们自己。因为这些文化就单单是文化,制度就单单是制度。但是汉,将政权、制度、文化理念与历史记忆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你接受这个政权,接受这个制度,接受这个文化,就必须接受它们共同讲述的历史:我们是这么过来的……一个不掌握中国政权的少数民族,可能反而更好地保留了自己的记忆。
  犹太人为什么这么独特?在欧洲各国游荡的几百年里始终不肯改变?绝非“信仰”二字可以解释。其实也是历史。一部《旧约》,外人看起来很荒诞,但在犹太人看来,那就是他们真实的历史,就是他们民族的记忆。信仰基督教,不需要成为一个民族,因为信仰的只是教义,《旧约》部分,大家都认定是犹太人的事。而犹太人将信仰和历史也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有人说,历史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宗教。这话深刻而精辟。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5-29 02:5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为什么越来越厌恶“书生” 2009-5-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首先我得声明,并非厌恶所有的书生,只是越来越多的书生让我厌恶,让这个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据了至高无上地位的名词变成了贬义词。
  端午节临近,一切祥和,虽然节日逐渐单调,但毕竟还是休息天。可就在此时,一位自诩“落魄书生”的周某人跳出来,大声咋呼:端午祭本来就是韩国的节日!其实这声音来得莫名其妙,因为这个民间争端似乎是久远之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今天还有多少人在谈及。这种如丧考妣的咆哮因何而来?标题虽然如此,再看其文章,大部分并不关乎端午,倒扯了一大通《论语》、文明古国云云。
  原来,他不过借这个时间节点,借用这个话题,发泄下自虐情绪而已。所以,“落魄书生”的自称是恰当的,唯有落魄者,才容易神经质、歇斯底里;但还不完全,只是一个“怯懦的”落魄书生而已。
  他嘲弄国人不懂端午来源还敢争端午,不懂《论语》版本还敢倡读经,嘲弄中国忝居文明古国之列。因此,我敬服他该是个懂得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的人。而这,正是书生特色。
  其一,以“我懂你不懂”而自视甚高。表面看起来,今天的书生不太会讲“子曾经曰过”了,因为“子”在他们眼中已经不新潮了,他们喜欢讲康德、卢梭曾经曰过。这还算浅层次的,因为康、卢这样的太大众,太有名了。一般是找一个小圈子流行,只有几个人知道的“某某曾经曰过”,这样才有震撼力——呵呵,傻眼了吧,你们谁晓得这话?有句老话,讲“文人相轻”,其实不全面。他们不是只轻文人,而是瞧不起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你常常看到他们似乎憎恨、痛苦于别人都不懂,其实,他们正以此为乐,极其享受。有真才实学的,虽然让你不痛快,但毕竟还得叹服他确实厉害。更有可笑的,炒前人冷饭,谁都知道的事情,他们还拿出来摇头晃脑:哎,这个你们都不晓得吧,要好好向我学习了。
  其二,正因为瞧不起别人,所以也不会真正去关心别人,关心时代。他们在历史名人(尤其是西方历史名人)中穿梭,愿以被西哲斥一声“滚”为荣。端午节之事,大众愤怒于韩国者极少,愤怒于传统文化流失者多。事实上,此事我们正该感谢韩国,他们为国人的传统热情助了一把力。传统节日渐确立法定假日地位,正是此后的事情。而《论语》几个版本重要还是《论语》的文化精神重要?这也正是书生和大众的区别,以书生的思维结构大概是不能理解的。至于四大文明古国,其实很值得一说。这种讲法,大概是梁启超提及的。其时乃是民族国家危难之时,所宣扬的精神并非自恋自大,而是一声冲锋的号角:为生存而战!为独立而战!因为四大文明古国的说法还有另外一部分——其他古国都已沉沦,只有中国一脉相承,延续至今,其问题是:难道竟要毁灭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吗?当然,从学术上讲,书生大可计较中国文明多么短,相较其他古文明多么落后,其他文明消失的讲法多么不科学等等。只是在嘲弄国人的时候,是否先理解了国人?(事实上,今天东西方各国讲古文明历史的时候,还是都要讲到中国的。)教授文人渐渐容易被骂,是因为他们只知道“概念真理”、“文字真理”,全然不顾现实,不了解大众需求什么,厌恶什么。时代潮流汤汤,大众的行为在书生眼中不管多么愚昧,但那却正是暗合着时代的脉动。
  其三,与自视甚高相结合的,是他们抬高一个,贬低一个。往小里说,有学派门户之见;往大里讲,有崇西贬中之论。这两者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实际上却有逻辑的一致性。凡事沾了“中国”的边,必定就是丑恶的、落后的、愚昧的,无非是其自视为西学一派的,便瞧不上中国的东西,不愿与“中”为伍。这只是一个放大了的学派罢了!而大众却正因为不懂什么西方的,中国的,这个学派,那个学派的,事实上反而更有可能选择最有价值的东西吸收,成为真正的力量。
  如果我们的这些书生生活在美国革命的时代,大概也会嘲弄那群“流氓”:你们知道自由主义的起源吗?你们知道自由主义有几种流派吗?当然,他很快也会被枪炮声吓得躲在椅子底下不敢动弹。而不懂这些东西的流氓们,却建立起了一个自由的国度。
  
  

引用部落地址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5-27 14:2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好帅啊 2009-5-19 星期二(Tuesday) 晴
正午时分,白日当空
除去往来汽车刺耳的鸣笛与呼啸声
仿佛一切都在干燥的空气中沉寂、凝固
一素衣少侠,暴走在路上,面色凝重,若有所思
迎面隐约走来一双美女
相错而过之际,忽然响起一声娇呼:好帅~~~~~~~~啊
这一声,恰似一股电流,直击少侠胸膛
“砰砰砰”,致使心跳瞬间极致加速
又如一股暖流,融化了这凝固的世界,一切都生动活泼起来
“竟得如此知己,此生无憾矣。”
然而
就在1.86秒后,少侠突然醒悟
那一句,原来竟是
“好晒~~~~~~~~~啊!”
......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5-19 21:38 | 正常 | 分类:一个人 | 评论: 0 | 浏览:3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马路随想 2009-5-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儿比较烦闷,下班后便散步回家。
走到一个路口,忽然注意到一对男女,站在路边猜拳,似乎是男的赢了,往前走一步,回头再猜。二三十岁的人,全然不顾往来行人,玩着这样一种游戏,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走过很远,我还是忍不住地偷乐。猜想起来,这该是一对幸福的情侣。人们说,热恋中的人智商接近于零。或许可以换句话讲,热恋中的人智商接近于儿童。
记得杨绛在《围城》的序中写到,钱钟书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叫做“石房子里的和尚”(?),其实只是放下蚊帐,然后盘腿在床上打坐。看起来,这里面所谓的乐趣实在莫名其妙得很。然而,小孩子不都是这样的么?那种简单的快乐是成年人所难以理解的。因此也常听朋友们感慨,为什么越长大,快乐就越少?
或许,就因智商越来越高吧。小孩子无比痴迷的游戏,在成人看来,不过是些弱智的小把戏。儿童在用心沉浸于生活,成人则用智力考察生活。
说实话,智商这玩意,真算不得什么好东西。
好在从小就被家人、亲戚骂作傻瓜、笨蛋,让这样的词汇对于我,已经非常亲切了。对高智商也没什么兴趣。记得新入大学的时候,一天晚上卧聊,老大宋问我用......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5-06 15:34 | 正常 | 分类:一个人 | 评论: 3 | 浏览:3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页码:1/3  [1][2][3]   
本站域名:http://lycheer.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有点无赖 
博客日历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63529 次
    ·今日访问:16次
    ·日志: 32篇
    ·评论: 79 个
    ·留言: 8 个
    ·建站时间: 2005-3-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