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每天经历的事并不就是每天发生的事。——杜拉斯

[顶]《沙漠的语言》一书的购买方式

[顶]搜狐新书连载中的《沙漠的语言》

[顶]《沙漠的语言》:记忆一种

2015-4-3 星期五(Friday) 晴
小丫的厨房

小丫的厨房

 

           浓玛

 

【缘由】

 

有的人,你突然想起来要写写,却不知从哪里下笔。记得曾经读到的一句话,说,自己喜欢的某些人,似乎需要经过长久的等待,才能说点什么。对从不刻意想去写的人,连这种等待也是虚度的。那么多相处相伴的日子,也就在一种平常而美好中虚度了过去。越是这样虚度的日子,越是很深地沉入了内心和时光的某处,并被珍藏了起来。这样的人,在我的生活中有几个,小丫就是其中的一个。

......


浓玛 发表于 2015-04-03 18:33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3-12-24 星期二(Tuesday) 晴
《安。好。》

《安。好。》

 

浓玛

 

我喜欢这两个字

就像初始的本能

喜欢一个温暖的巢穴

 

我喜欢这两个字

也喜欢这样去想念

那个造字的男人

造字的男人想

有女人在家里就是安了

造字的男人想

有女人相伴就是好了

有女人和孩子相伴就是好了

男人深爱着女人和孩子

就像安好离不开女人和孩子

这样的男人

就是女人和孩子们深爱的

父亲、丈夫、儿子、兄弟和情人了

 

我喜欢这两个字

喜欢对人说

也喜欢人对我说

那一刻

安好如光一样倾泄下来

要有光

就有了光

温暖之窗如神谕一样洞开

 

我喜欢这两个字

如同喜欢那个造字的男人

如同喜欢那些深爱着女人和孩子的男人

如同喜欢一个亘古的永恒

 

有时候

捧着这两个字

就像手捧一部私人圣经

字句如诗歌一样被吟唱出来

天籁充盈潮湿的内心

如彩灯结满圣诞树

时光进入了某个隐秘而神奇的通道

每一个夜晚

都是平安夜

......

浓玛 发表于 2013-12-24 22:44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 | 送小红花



2013-3-1 星期五(Friday) 晴
春天与女人

  

春天是个诡异的季节。

 

女人们要么得到爱情,要么失去。因为春天具有萌发与放大的魔力,会让那些幸福或者伤痛结成蓓蕾,在情感的枝桠上绽放。这真是件奇幻的事情。

 

容易沉溺于情感的女人,与季节的关系总是更为易感和亲密。春天料峭而热烈。其热烈与料峭都难以言喻。像一件乍暖还寒时节的衣衫,它的明暗冷暖,只有穿着它们的人自己知晓。

 

总之,春天来了。幸福绽放了,就离凋谢不远了。伤痛绽放了,伤痛也就快终结了。春天是彰显和清算的季节,当然也是开始与终结的季节。

 

而再隆重的开始与终结,也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季节轮回罢了。

 

夏天还没到来的时候,脆弱的花们早已消失不见了。各种枝繁叶茂都会来临,一起等待秋天与冬天。到那时,一些叶子变成常青,一些叶子就要枯黄凋零。

 

心有戚戚于季节的女人,在季节的轮回里,最终只会剩下一个惟一值得探寻的问题,选择一棵什么样的花树,或者,......


浓玛 发表于 2013-03-01 16:19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2-8-27 星期一(Monday) 晴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去网上搜找自己的一篇旧文时,读到这篇字。文字来自不相识的阅读者。虽然言辞过誉让我汗颜,但是那份静下来的阅读之心,已让人心生感谢。这是一种好的力量。虽然文字于我,是一种内在的日常的需求。存下来,致谢。“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也是我特别喜欢的词句。

《沙漠的语言》第一份读后感

heicuo

碰到浓玛的《沙漠的语言》纯属偶然。当时在微博上搜索佩索阿,由此得以步入这个平行宇宙。法国哲人阿兰•巴迪欧在《哲学任务——成为佩索阿所代表时代的人》中试图论述“为这位葡萄牙诗人去建立一套哲学以便去衡量他的作品”是值得去做的事,我便想当然地打算为《沙漠的语言》建立一套哲学了。如今,我宣布放弃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真相很简单,我的心必须足够静才能去阅读那些文字。也就是说,她们不完全是外在于我的观念演进,而很大程度上是内在于我的心灵救赎。年前购买的图书,春节带到高山村孩子外婆家细细读过,带回城后就被老同学讨去了。这样也好,断了过分引用之囿禁,任由无限的畅想与感悟。

在沃格林之前,人们认为......

浓玛 发表于 2012-08-27 13:4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2-7-30 星期一(Monday) 晴
在时间的某处

  
  感知力吞噬着越来越多的未知
  像蚕渐渐吃完了一张叶子
  被寂静放大的蚕食
  聆听中的沙漏
  梦游之神巨大的疾驰的脚步声
  时间在某处
  永恒的无所忌惮的流逝
  无须亲历
  已沧桑密布
  
  ——摘自未完成的《在时间的某处》
  ......

浓玛 发表于 2012-07-30 10:52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2-7-30 星期一(Monday) 晴
《幻声空色:赵荔红电影札记》出版

  《幻声空色:赵荔红电影札记》出版......

浓玛 发表于 2012-07-30 10:51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2-4-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蓝蓝的邮件

  有些时日没打开邮箱了。今天打开,就看到蓝蓝一个小时前发的邮件。是同时发给我和文友阿贝尔的。读完邮件,感到温暖。就像先前进去微博看到这一段不去微博的日子里,微友那些因为昔日文字而一次次E我的时候一样。每天在生活里,也在文字里。生活如此的丰厚,来不及停顿下来。而文字,已经恒定成我的日出与日落时分。遥想那些总会前去的远方,我的布拉格,我的圣托里尼,我的阿尔罕布拉宫...那些未来的日子里,内心是什么样子,里面会住着什么样的人...这一切,都让我有梦幻感。喜欢这种迷人的存在感。
  
  越来越爱上一个将要去居住的地方。每次去到那里的路上,会听那些钢琴曲。又听回它们。古典的宁静。辛苦又享受的一段日子,在这些乐声里安住下来。那段路程,好像刚刚好在冥想里完成一些像样的文字。
  
  把蓝蓝的邮件放在这里,存念。她说——
  
  阿贝尔、浓玛,知道你们都是有布拉格情结的人。
  在布拉格的广场晒太阳。想到你们。
  我们住的这家公寓和卡夫卡以前的家,都在广场的旁边。
  每天穿过广场,我都看到卡夫卡的影子。
  我的卿卿在布拉格也因为......

浓玛 发表于 2012-04-18 17:18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12-1-30 星期一(Monday) 晴

  
  【1】爱与美的梦境里 呓语布满了夜空
  
  【2】记忆是一面淘金的筛子 沙子被时间的流水带走了 留下的都是温暖的黄金
  
  【3】我只记得美好的
  
  【4】不要不相信爱 那是因为它还没有降临
  
  【5】我一直在想你 那样的想你 那个并不存在的你 令我着迷
  
  【6】我在人群的每一个面容里 看见你
  
  【7】祂说 这已经是一种深刻的联系
  
  
  关于这些短句,没完没了的短句,它们已太多地堆在本子里。一点一点的贴吧。算着一种整理。......

浓玛 发表于 2012-01-30 23:5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1-10-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转贴:《那天,在给特朗斯特罗姆写信》

  特朗斯特罗姆先生得奖的第二天,对蓝蓝说,有特朗斯特罗姆先生的文字就给我。蓝蓝说,她正在写。谢谢蓝蓝。把这篇字留一份在这里存念。也祝愿蓝蓝在中瑞文化交流领域里做更多的事。得知她正准备着手翻译特朗斯特罗姆先生的《奥秘集》,并促成其中文版本的出版。好期待。
  
  
  《那天,在给特朗斯特罗姆写信》(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0cc230100v247.html)
  
  蓝蓝
  
  那年夏天莫尼卡·特朗斯特罗姆打电话说家里要来中国客人,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的蓝房子一起玩。那还用说,当然愿意。其实莫尼卡提到的中国客人,我几天前在瑞典南部那赫的诗歌节上已经见过了。于是第二天和瑞典文化部的海莲娜结伴,去了斯城外二十多公里的瓦姆岛区。蓝房子是特朗斯特罗姆夫妇的夏日小屋,在波罗的海边一个叫任玛的小岛上。托马斯小的时候,和母亲和姨妈,几乎每个夏天都是在这小屋度过的。可以说托马斯童年的记忆,很多都来自任玛岛和蓝房子。
  
  那年夏天在蓝房子,托马斯坐在院子里的苹果树下,脸色红润,兴致 很高,被......

浓玛 发表于 2011-10-12 22:16 分类:收藏 | 评论: 6 | 送小红花



2011-10-9 星期日(Sunday) 晴
[转]毕飞宇谈中国当代作家在西方

[转]毕飞宇谈中国当代作家在西方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10月09日07:30 石剑峰
    
  今年3月,作家毕飞宇凭借《玉米》英文版获得亚洲布克奖,借着获得这一国际文学奖的机会,过去半年,他出席了多场国际文学活动。毕飞宇自己承认,他进入西方市场并不早,至少比莫言、余华晚了十多年,但他也自信在慢慢往上走。尽管中国制造成为西方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中国制造的文学依然还只是点缀,它既不为出版商带来丰厚的利润,也不会有大量读者去阅读讨论,零星的媒体评论也可以让我们兴奋一下。
  但事情正在发生变化。毕飞宇说,西方读者、媒体正在慢慢放下政治偏见,对中国作家的解读从政治、意识形态开始转向文本、小说美学。也就是说,尽管依然存在着过多的政治阐释,但欧美市场毕竟开始把中国当代文学当作文学了。
  
    石剑峰
  
   问:中国当代作家在欧美市场上的表现到底如何?
  
   毕飞宇:当代中国作家在欧美市场的销售,总体上都不太好。面对西方市场,我们这一代中国作家......

浓玛 发表于 2011-10-09 13:52 分类:收藏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10-7 星期五(Friday) 晴
我坐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

  读到特朗斯特罗姆的《 途中的秘密 》。日光洒在沉睡者的脸上/他的梦变得更加生动/但没有醒//黑暗洒在行人的脸上/他走在人群里/走在太阳强烈急躁的光束里//天空好像突然被暴雨涂黑/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一座蝴蝶博物馆... “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一座蝴蝶博物馆”。读到这句诗时,我正坐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假日最后一天,留给自己独处。文字像蝶群围向我。字落在本子上,纸片上。那些巨大的寂静气流,仿佛要将我掩埋。身体有些窒息。仿佛难以承受另一个世界的真实与强烈。内心所有的爱意,在语言里飞…
  
  我被我的影子拎着/像一把/黑盒里的提琴//我惟一想说的/在无法触及的地方闪烁...特朗斯特罗姆在《 四月与沉寂》里说。有太多字。写在纸上就感觉完成了。有些是想刻意珍藏。有些不想急于录入。新的文字还在不断涌现。我在等待自己最好的写作时间。我相信它们还在前面的地方。一种会相伴终生的热爱,让我并不慌张。它们会在生活停顿的地方,等着我。等着我从痴迷于那些像梦一样的时间与事物里偶尔抬头。
  
  正在写着的《夜航》不断被生活打断。我从不因此感到可惜......

浓玛 发表于 2011-10-07 16:02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1-10-7 星期五(Friday) 晴
转贴:《成为特朗斯特罗姆》

  《成为特朗斯特罗姆》
  
  黄礼孩
  
  作为诗人,每一个人都渴望在一定的年岁达到一个不寻常的高度,但很多人在内心的渴望和呈现出来的文本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只有少数人才能以天纵之才抵达被人敬仰的境界。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是这样的诗人。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沃尔科特说:“瑞典文学院应毫不犹豫地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特朗斯特罗姆,尽管他是瑞典诗人。”可惜的是,时至今日,他还没获得此殊荣,但一点也不影响我们对他的喜爱,甚至超过一些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
  
  “一个作家在他的书中必须像上帝在宇宙中,既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福楼拜的话用在特朗斯特罗姆身上,也是合适的。特朗斯特罗姆以时为隐藏,时为显露的诗歌写作才华成就了一首首意象非凡的诗篇。他的写作是对你之前的认知的改变,比如,他写风暴就与别人的不一样:……北方的风暴。正是楸子的果子/成熟的季节。在黑暗中醒着/能听见橡树上空的星宿/在厩中跺脚。这九月大海上吹来的风暴,经过漫游者墨绿的城堡,带来的是橡树之上,星宿之下的甜美季节,就像一匹马跺着脚要奔腾而出。特朗斯特罗姆的意象出乎意料,他......

浓玛 发表于 2011-10-07 14:43 分类:收藏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10-7 星期五(Friday) 晴
蓝蓝的译文《隐秘的快乐》

瑞典的蓝蓝,是文字里的朋友。文字里相交多年,今年夏天她回成都时得以相见。优雅的女人。有个喜爱丝竹,会吹箫的瑞典丈夫,还有可爱的孩子。今天收到她的邮件,她送来礼物,译文《隐秘的快乐》。......

浓玛 发表于 2011-10-07 14:32 分类:记事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8-23 星期二(Tuesday) 晴
《里尔克:给一位青年诗人的十封信》摘要

  重读里尔克的《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也做个摘要保存在这里,与里尔克迷们分享。为里尔克疯狂,在我,无论何时,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加上微博里的发飚,这一次,是十足的小圆满。
  
  《里尔克:给一位青年诗人的十封信》摘要
  
  第一封信——
  
  1)再没有比批评的文字那样同一件艺术品隔膜的了;同时总是演绎出来较多或较少的凑巧的误解。一切事物都不是像人们要我们相信的那样可理解而又说得出的;大多数的事件是不可言传的,它们完全在一个语言从未达到过的空间;可是比一切更不可言传的是艺术品,它们是神秘的生存,它们的生命在我们无常的生命之外赓续着。
  
  2)请你走向内心。探索那叫你写的缘由,考察它的根是不是盘在你心的深处;你要坦白承认,万一你写不出来,是不是必得因此而死去。这是最重要的:在你夜深最寂静的时刻问问自己:我必须写吗?你要在自身内挖掘一个深的答复。若是这个答复表示同意,而你也能够以一种坚强、单纯的“我必须”来对答那个严肃的问题,那么,你就根据这个需要去建造你的生活吧;你的生活直到它最寻常最细琐的时刻,都必须是这个创造冲动......

浓玛 发表于 2011-08-23 15:23 分类:收藏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8-12 星期五(Friday) 晴
祝贺荔红新著《情未央》出版

  祝贺荔红新书《情未央》出版。好美的一本书。
  
  书影/自序/目录/内文版式
  

  
  《情未央》,赵荔红著,广东出版集团新世纪出版社出版,2011年8月1日第一版,定价:28元,全彩图文本
  策划:洁尘、蔡静,制作:广东公元传播有限公司,责任编辑:宁伟,特约编辑:蔡静......

浓玛 发表于 2011-08-12 11:03 分类:记事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页码:1/37  [1][2][3][4][5]:   本站域名:http://LTLT56.blog.tianya.cn/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 2017 六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博客信息
博主:浓玛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5-4 ( 1 )
·2013-12 ( 1 )
·2013-3 ( 1 )
·2012-8 ( 1 )
·2012-7 ( 2 )
·2012-4 ( 1 )
·2012-1 ( 1 )
·2011-10 ( 5 )
·2011-8 ( 5 )
·2011-7 ( 1 )
·2011-6 ( 7 )
·2011-5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53323 次
日志:556篇
评论:5648 个
留言:53 个
建站时间:2005-5-4
博客成员
浓玛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