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裙雨孩在天涯


长裙雨孩在天涯
lovely0892.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我的前生,许是偷吃禁果而落入凡尘的天使,许是坏事做尽被打入凡间反醒的妖精。如今,我是女人,是我爸爸妈妈的女儿,是我弟弟的姐姐,这便是我现在在人世间所扮演的最根本的角色。
<< 2017 十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博客信息
博主:长裙雨孩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200 次
  • 今日访问:2次
  • 日志: -71篇
  • 评论: 8 个
  • 留言: 2 个
  • 建站时间: 2009-3-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9-12-13 星期日(Sunday) 晴
[凌晨,一个真实的梦境。早起,忘不了一条蛇的爱情……记下吧,就列入我的《小品如诗》。怕蛇,却总梦见蛇。许是真有缘。前段,随父母去老家的山上挖山花,就曾遇上一条蛇,大蛇。它在与我平行的半山坡的枯树叶堆里逃窜,“噼啪啪”,那是它踩过枯树叶时发出的响声。好长一段的响声,此刻,犹在我耳边。母亲看见了,她说,那是一条如我手臂般粗的大蛇。父亲说,别怕,你不惹它,它便怕你,所以它先逃~~我总在想,它,住在山里的它,又有多少故事呢……]

一条蛇的爱情
文/长裙雨孩


被蛇咬了,为了我的爱情



被蛇咬了,为了我的爱情;想甩开,却始终逃不开那个梦境。

记不得他的声音,想不起他的容颜,可他真的来过,来过我的身边。

他不是凡人,人生感应器就在他的身上,他的爷爷病危,感应器发着红光,一遍再一遍。

我说,快回吧,我陪你。他不允。

转身,赶上,只想送他一程。窄窄的清河,横穿长满谷粒的稻田。

就在清河边,有人咬住了我,直到我的左脚淌着血。也没松开。

它是一条蛇。

我不疼,我只害怕。

我喊了,一遍再一遍。我看见还有许多蛇。它们长长的。它们都听见了。它们就游在清河。



飞起来,向着他的方向



我早已忘了奔跑,可总忘不了飞翔。它让我无比相信我是有前世的人。

我没有羽毛,没有翅膀,却可以在任何时候飞。

飞,只需要张开双手。

飞之前的途中,迷漫着战火硝烟。还有个女人拿石头砸我。

我无数次飞过。这一次,却只能飞向太空。

月亮寂寞地挂着。有许多星星游戏在银河。一闪,一闪。

我想起了那条清河。

我摸了摸盘旋辗转的飞船。远离它的出生地,它就和月亮一样寂寞。

那是太空的一角,云里雾里,耸立着一排圆形的高楼。原来,那不是中国的建筑。

我要回了,这儿没有我的清河。



前世,我是一条蛇



只记得往上飞的重,可当拨开云雾时,却已见清河。

没有人,只有撒欢的野草在两边摇摆着松软的头。他没来,也没让谁捎来消息。

他不知道,我流过血。鲜红的血。

那些血在清河的银光里,变成一面镜子。照着,照着。

曼妙的身材,是原形。无谓悲伤,无谓眼泪,扭一扭腰,摆动我冰凉的身体。

直到有一天,他来了,他是个忘情的人。

他多么可怜。我让清河水洗过他木然的眼睛。他的嘴角动了,他说,你是一个多么迷人的女人。

我看见了自己的变化,霓裳绫罗,十指纤纤。还有我的多情。我忘了,他,只是个忘情的人。  

转身,一头扎进清河,收起了脚,缩起了手,原来,前世,我就是那条蛇。

  


>>引用社区地址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2-13 09:3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5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4 星期五(Friday) 晴
  [发表于《散文诗》、《新快报》、《今日武义》……]
  
  小品如诗[1—12组]
  
  <一>晨湖月色
  
  晨
  
  不好早起,却爱极了晨。
  岚烟的日子,薄纱缓缓摇摆,飘越窗子,粘附在玻璃上。
  早起的鸟,有麻雀,牵动串串银铃般清脆的音乐,划破了氤氲的晨雾,散落在晨风之中。
  早点的小卖部,晨时最热闹的街口。邻家阿婆习惯踏着露珠儿去河埠头。
  朦胧的风景装饰了多少睡眼朦胧的眼睛,把一天希望着。
  
  
  湖
  
  周围群山连绵,湖像一颗蓝色的宝石,它是群山的眼睛,将一切尽收眼底。
  托着斑驳的树影,好似有一半流体的冷凝和浓缩,静得荡不起几丝的波纹。
  像一个历经沧桑却依然微笑生活的慈爱的女人,悠悠的岁月里,任谁也难抵她的深沉和明朗。仿佛照着一个吹不皱也踏不碎的光环,那么静,那么柔和。
  
  
  月色
  
  再美的室内,久居,也会让心房沾满尘埃。
  夜来,打开窗,不远处成排的瓦在月色......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2-04 09:58 | 正常 | 分类:散文诗 | 评论: 0 | 浏览:6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明天,会下雪吗?
陈雨


  冷风飒飒,寒意萧萧。秋不觉走到了尽头,初冬不经意间来临了。

  当我从暖气满满的“比加德”酒店出来时,只觉得冷。初冬的深夜,亦是深秋的暮年。寒气袭人,雾气徐徐,丝丝阴冷。风很似无情地穿透我厚厚的毛衣,渗透进骨缝里来。
 
  打了个寒颤,想起了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名字依旧在心中打转不肯走。只因为他的名字也带着些许的冷;只因为前一刻我还感受了他的体温!不知此时,他是否在窗口看着我!拉了拉衣领,我只能快步往前走,肩上的挎包随着我的身子摆动,似乎有......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6:29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4 | 浏览:6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秋日的金华,愈来愈凉,萧瑟的白日,也让我关紧了窗。穿上保暖的长袖,身子依然不觉得暖,仿佛只出去几日,便被自己的城市遗弃了一样,心也跟着发凉……现在,开始记录那个女人对我讲诉的故事~故事里,没有谁对谁错~~~从容,从容,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丢!]

  
一个秋天的死亡
陈雨
  
  [一]
  
  到过了武候祠,到过了杜甫草堂,再到都江堰,它便是我到成都后游玩的第三站。懒惰,晚起,离开酒店,从成都市区驱车一个小时来到都江堰时,时近中午,司机不愿下车同行,让人心有不安。
  
  买了票,随着人群进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空旷幽雅的公园。古人雕像,龙嘴喷泉,松高且直,锦里在池,这些,在现代化的都市,并不新鲜,可我,依然愿意醉在其中。七月苏州园林的景象还在眼前,说美,那里才是,可那里不像这里清幽。许是季节的功劳吧,十月,总比七月凉,秋高气爽,即使头顶太阳,游人脸上也不再写着烦闷的字样。
  
  走,向前走,穿过公园,经过正在维修的博物馆,小跨十余步台阶,过了个铁门,看到了“都江堰”的大半全貌。层层用圆润的石头......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41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7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叫紫
  陈雨
  
  
  我不知道为什么给自己起紫的名字,但我确定,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只想叫紫。
  中学时候,我们的美术老师是个很美丽的女人,我们总看到她穿着紫色的衣服。我常常在她的课上陷入沉思的状态,每次沉思前,我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身上的紫色,然后,无数的紫钻入我周身的毛孔,我不得不在接下来陷入沉思。这一切,同学们不知道,美术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我自己也不知道。
  但中学毕业后,一直没再见过她,只在多年后的同学会上听说她离婚了,远嫁国外。至于去国外后的生活,便不得而知了。
  转眼,又走到一年的年末,在即将走远的这一年里,至少有三个月,我都是在养伤的。等到伤慢慢好起来后,有一次,我花了小几块钱叫了辆人力车,请他拉我去了一个寺庙。虽然我平日里并不太信世间有神佛,但外婆信,在外婆活着的几十年里,一直非常的信。如今外婆不在了,母亲慢慢地也开始信,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反对,至少在我看来,那便也是母亲怀念天堂里的外婆的一种方式。
  那天,从人力车上下来后,我便沿着阶梯向那个建在半山坡上的寺庙走去。脚很无力,怕摔倒,我走得极......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35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4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有人乱了心,有人守了身,这世上的事呀,可真理不清~~如果把自己丢了,就要把自己领回家。)


把自己领回家
陈雨


在灯光通明、人头攒动的超市里,我站在别人鼓鼓囊囊的购物车后面,心无旁骛,突然无助得像个等着被谁领购回家的小动物。
昨晚梦见了外公,他给了我老人家特有的那种宽厚慈爱的笑容。他说他一直在看着我,他叫我头也别回地向前走!
青砖黑瓦,一棵高大的桂花树为院前的土墙遮风挡雨,那是外公家的老宅。儿时觉得高不可攀的土墙,模糊在疯长的杂草间,外公不在,土墙就老了,再不是当年精神抖擞的模样。晴天或者雨后,都不再有人关心墙上那盆生长着的仙人掌。
院前的竹竿架子左一个右一个,举着一个“一”以“人”字形站立着,上面晾晒着一些衣裳,在乡间,许多东西是可以不认主人,邻里间共用的。侧屋屋檐下那个黄泥垒的燕子窝还挂着,那么沧桑。年幼时的小弟曾不止一次吵着叫老公搬来长梯子,一定要取个鸟蛋儿看看。如今,这个窝是否还能等来春归燕?
老宅还在,池塘故守!夏日午后,院前那个大池塘,公蝉叫嚣,野......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33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4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躲了猫,离了妖
陈雨


  是天边那抹被染得通红的云彩拉住了摩托车回家的脚步。新做成的柏油路,宽宽的,那时除了我,行人少许。就这样在半路停下车子,寻一方静处,这里,有待等复苏的草地,拉腰截断后剩下的半个水库,像一个静美的湖,对岸,有一座小山,山上有四季长青的树!斜阳影里,再不愿记着那场冰冻的雪,恍然如梦!
  昨晚的元宵夜,正是在这儿,我在朋友的车里望向窗外,隐约见到了一盏“孔明灯”。不知道是谁放的,飘飘忽忽,明明暗暗间,一定载满了放灯者的祝愿。真的能实现么?莫名的,一丝遗憾涌上心头,想起了一些想要祝福的人。至于那一刻,是否也会有人想要祝福过我,那是未知数。只是坐想行思,心空空,总免不了伤怀感旧!
  双手环抱,抬头间,突然从草丛里窜出一个黑忽忽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一只猫,黑得冒油的毛,它绝不会是我笔下曾写过的那只流浪的野猫。可这偏离农舍,按说不该有猫。这么想时,原来的思绪被拉了回来。我看见猫时,猫也看见了我,不知是谁打扰了谁的安静?罢了,元宵已过,愿来年,我也能亲手放一个“孔明灯”。 起身,上车,我先走!
  自幼不喜好猫,总怕一不小心沾染......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20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4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牛群里的羊
  陈雨
  
  
  一只羊跟着牛群吃草,不敢太向前,也不敢太落后,茫茫然择了中间的位置。不知道何时走在了牛群里,不知道为什么走在牛群里。

  牛群里的每一头牛都是自然的,吃草叫唤,叫唤吃草。只有那只羊,天知道,吃草的时间没有张望多。枝上的鸟、草间的虫、田里的蛙,陪它一起看浮云飘过,却是谁知道它远离了羊群淹在牛群里的落寞?

  有人说,远离了羊群没什么,但远离了快乐,就是你的错。

  牛群里的每一头牛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宠爱你,你有什么理由说落寞?不说则已,一说惊人的性格,有时是气愤,有时是紧张,有时只是和着一种莫名的希望倾诉着。可没人懂羊的语言,更没有牛的错!那么,继续沉默,在这个夏天,在这个午后,不需要睡着,不需要做梦,微微闭上眼,回到我的东岭,回到拾稻穗的年代里的快乐,心便能慢慢平复。

  已经很不快乐了,羊啊,就安安心心吃草吧。你看,这是个多么美好的季节啊,到处都是绿绿的青草,阳光下,让你原本不那么洁白的毛又变得那么洁白了起来。

  是啊,洁白,牛群里的任何一头牛都是长......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19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5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走进外婆的空房
陈雨


外婆过世已有两年,那堵墙,那些房,似乎随着外婆的离开而慢慢没了气息。母亲总说外婆不在了,我们还得常回外婆家看看。某天的午后,我闲时莫名再去时,看到外婆家房子前的场地已然变小,那棵桂花树依然开花,那棵石榴树依然结果,却落寞无声。而屋前屋后的杂草却疯长,我的心里突然就堵得发慌。打开中间古铜色的门锁,推开门,伴着“吱咯”声,仿佛外婆的叫唤声还会从我身后响起。
  
进去,外屋是厨房。这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坐在长形的四角凳上,那被岁月的年轮磨得浑圆的凳边,体贴得不会让你的屁股坐出道痕。灶炕边,还堆着一些做饭用的柴火。另一边,是竹制的碗柜和一个大水缸。从前我们回到外婆家,外婆总是一边乐呵呵地笑,一边急急忙忙生火烧水,泡上一杯杯茶。我不好喝茶,却好喝外婆泡的茶。那些新制的茶叶,是外婆种,外婆摘,外婆做的。外婆知道我怕苦,总不忘在茶里加些白糖,一杯茶,瞬间让满屋飘香,那无比的甘甜融入我的体内,至今难忘!
  
外婆好睡在右侧的里屋,里屋的一切布置依旧。雕花红床,素白蚊帐,粉牡丹的被面......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13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43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茉莉飘香时
陈雨 
 



茉莉(茉莉花)
功能:1、可制花茶、保健茶
  
   2、可制香水、香精
  
   3、可制药枕,助睡眠
  
  
  
  我生长在烟雨朦胧的江南,“杏花、春雨、江南”,还有那戴望舒笔下撑着油纸伞的江南女子从那巷陌深深处扭着曼妙的身姿走来。不知还会走多少年?不知还要醉多少人?而我,最爱的是江南的茉莉。怎能不爱呢?当初父亲给我取的名就是缘于它啊!
  当多愁的人们还在六月里写着告别春天的诗句时,清凉的初夏之风招唤着茉莉陆续开放。褐色的枝,疏密有致的叶子翠......

长裙雨孩 发表于 2009-10-28 14:06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1 | 浏览:5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7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