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筋水泥森林里的斧头(十年砍柴) 凡是纸媒转载的请通知我并寄稿费,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msn:liy303@hotmail.com,qq:45186383,邮箱:liy303@vip.sohu.net

  晚明七十年:1573-1644从中兴到覆亡(十年砍柴著) 饭否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书《红楼梦》诗一首
2009-3-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 俺的书《闲话红楼 ---大观园的后门通梁山》即将出版,先涂鸦一首预热))

......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3-26 14:41 |正常
分类:涂鸦光影 | 评论: 10 | 浏览:6483

编余赘语:愿为青史添数行
2009-3-17 星期二(Tuesday) 晴
 我告别圈养的记者生涯,进入出版界已有数月。《开掘真相》是我任责任编辑的第一本书。
 这本责编“处子”作,是《中国青年报》近两年来特别报道的精选。所谓特别报道,就是当时社会发生一些重大新闻事件的深度报道。操作这种题材,或许可看作我心中那个渐行渐远的新闻梦还在时隐时现。但更确切地说似乎是因缘前定,我一向尊重中国青年报的理想主义气质-----尽管如今这种气质有些不合时宜。在近十年的记者生涯中,我和许多中青报的同仁成为朋友,我熟知这个团队的集体气质,我也熟悉他们许多有影响的作品。由我来担任这本书的责编,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纪念,我把这本书当做我从新闻“转身”出版的一道标志性门槛。
这本书也是我任记者时就难以割舍的历史情结的一种体现。有人说,新闻是速朽的,其生命只有一个上午。但又有人说,新闻是历史的底稿。此两说皆言之有理。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每天要发生多少件新闻,当时可能引起公众的关注媒体的喧闹,可随着时光流逝,一切趋于平静,又多少件新闻能留下来被后人记住?比如,《开掘真相》中,无论那位追星着魔父亲自杀的兰州女孩,还是深圳舞王歌厅大火中惨死的年轻生命,抑或是来......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3-17 19:41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9 | 浏览:2932

涂鸦贺天涯(贴图)
2009-3-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引用社区地址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3-07 21:1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 | 浏览:3503

涂鸦贺天涯(贴图)
2009-3-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引用社区地址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3-07 21:10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2033

怎忍心公务员孤立群众之外
2009-3-3 星期二(Tuesday) 晴


 《社会保险法》(草案)广泛征求意见结束,草案第九条第三款规定:“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工作人员参加基本养老金保险的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也就是说,公务员养老保险要搞一个“法外特区”,有人戏称为此乃社会保险的“一国两制”。
我不知道这个“广泛”广到何种程度?想必应该涵盖社会各利益阶层。中国社会,尽管公务员队伍这些年扩充得厉害,但和十三亿人相比,一定是少数。那么广泛征求意见,广大人民群众怎忍心会让人民的公仆搞个养老保险的特区,孤立在人民群众之外呢?如果这种征求意见的结果,完全由制定草案的政府有关部门主导,那么身为公务员的草案起草者,岂不是自己要做孤家寡人,与广大人民群众保持距离。
且不说六十年来公众耳熟能详的政治性口号:“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人民服务。”“密切联系群众。”咱就说说在“依法治国”的语境下,公务员和其他行业的人民群众一样,都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在宪法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不应该享受社保的特权。公民享受社会保险之权利,是现代公民社会才有的理念,这个理念是梅因所说人类社会从身份到契约进步的必然。一个公民要依法纳......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3-03 14:30 |正常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 40 | 浏览:5921

我在天涯这七年
2009-2-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真快,天涯十周岁了。而我,来天涯也快七年了。
  尽管这一两年,我来天涯的次数越来越少,偶尔来转转,还是那熟悉的页面,可看不到熟悉的ID,找不到过去的感觉,只好关闭天涯的网页,去别处溜达。难道,一个人和一个网站,也有“七年之痒”?
  网上方七年,似乎世上一个世纪,已到了“闲话说玄宗”的时候了。
  我清清楚楚记得那个秋日,2002年9月9日。夜深了,窗外所有的喧嚣都沉寂下来,我在北京东三环外一栋小楼里,坐在电脑前,想了片刻,就点击了“注册”,页面提示让我输入网名,不知为什么,我想起了在雪峰山下,砍柴放牛的那段时光。从18岁离家北上读书后,对老家最深刻的记忆,就是砍柴时荆棘扎进皮肉的痛楚感,这种感觉还时不时出现在梦里。于是就在键盘上敲下“十年砍柴”四个汉字。那时候我只想这无非是种游戏,和小时后和同伴野地里扮戏那样的游戏,随便起个名字。-----没承想,“十年砍柴”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在此之前,我的一位同事向我极力介绍天涯网站,特别是“关天茶社”和“闲闲书话”。当时,我正碰上人生的瓶颈,年过三十,一事无成。一个以码字为生的人却要整天写自己看了都作呕的垃圾文字,作为一个男人,想有点成就,却必须在山头林立、谄媚盛行的体制内苟活、适应,然后如猫头鹰那样找到一块田鼠肉而欢欣鼓舞。这不是我所乐意的日子,上网,只是为了排遣,为了麻醉,那时我只是一只菜鸟,对网络的了解仅仅是玩游戏、聊天。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和天涯的相遇,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在山重水复时,找到别样的风景。
  上天涯前一个月,我仅仅是潜水,看当时关天茶社的诸位大侠,如王怡、陈永苗、石地、莫之许等人纵论天下大事,艳羡之余,觉得自己也能凑凑热闹,于是不甘寂寞地注册。我不可能知道,这个无意间想到的网名,几年后会比身份证上的名字被更多人所知。
  七年前的天涯,是个不折不扣的熟人社区,精英气十足,尤其是“关天茶社”、“闲闲书话”等版块,一篇帖子读来,从主帖到跟帖,大长学问。无论对主帖赞成或反对,基本做到讲事实,重逻辑,有交锋而少谩骂,有激赏而少附和。看到王怡的文字,我当时惊为天人,他的表达力实在太出色了,一些别人说来晦涩的道理,他轻轻悄悄用机智风趣的几句话就讲明白了,而且文字很美。我联想到清末士林老人将梁启超称为“文妖”。
  别人的文章看得久了,我也手痒痒得不行,忍不住写了几篇贴上去,没想到得到各位的厚爱与鼓励,第一篇有影响的帖子是《农民进城命若鸡》,化用了苏东坡“乌台诗案”时在狱中所写的两句诗:“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若鸡。”来形容农民工在城里被驱逐被歧视被欺负的状态,彼时孙志刚事件还没有发生,收容遣送正是最恶劣黑暗的时期。没想到这篇文章跟帖如云,直至管理员不得不锁帖。不久,孙志刚死于恶法,天下庶民为之同怒,当轴也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我为此写了篇荒诞小说《润之被查暂住证》,1918年冬龙潜于北京城的某人,和孙志刚在广州的身份完全一样,如果北洋政府也需要暂住证,也搞收容遣送,那将如何。这篇小说是我自己也比较得意的文字,俄顷满网络转载,因内容犯忌,不久就悉数被删除了。-----那时候还不叫“和谐”。
  接下来,就是网络上交际的通行步骤,先是通过短信互相认识,qq上聊天,彼此熟悉了,然后再相邀网下见面。
  我第一次主动拜访网友似乎是2003年的年初,非典已经开始流行,但庙堂上依然有人在说“北京是安全的”,城市大多数居民也就懵然不觉危险正在迫近。我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傍晚,去找从福建刚来北京的陈永苗,那时他供职于中法网,我记得在北三环附近一个火锅店请他吃了顿鱼头火锅。
  首次参加天涯的网友聚会,是2003年的6月。北京城的人刚从“非典”惊魂中走出来,觉得到户外走走,是件多美好的事情。我猜非典刚结束那阵,这类聚会成风。那次好像有秋风、杨支柱、莫之许、张大军、五岳散人、陈永苗,老图、扎热夫妇、吉四六好像也在。晚上去大排挡吃烧烤,两个大胖子五岳散人和老图把我夹在中间,使我不得开心颜。第二次在一个咖啡馆,听于建嵘先生讲湖南农民有组织对抗基层政权的调查,说的是我故乡的事,听起来是那样的熟悉。参加的人和第一次差不多,多了漂亮的绿尘妹妹和她的男友徐大明白,还有我的同行清风花影妹妹。清风尽一个记者的职责,为讲座作记录。清风花影当时尚小姑独处,而今儿子会叫妈妈好几年了。绿尘两人后来去了国外,不知道现在何处。
  从那以后,与天涯网友见面聚会成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活动了,在和这类同道朋友交往中,渐渐忘却了所在那个官媒中人事的龌龊、环境的沉闷。
   网友聚会期间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记得有一次在《中国日报》旁边的一家饭馆吃饭,告知陈永苗地点,可总等不来,电话打通,他说他到了,正在喝酒,我连忙出去,看到隔壁的包厢里,陈永苗正端起酒杯向人频频举杯,硬没有发现坐中全是陌生面孔,那些人估计喝多了,竟然也和不速之客相互敬酒。
  我迄今为止,所有的朋友中,现在常来往的,除了以前所在三个东家的少数同事外,几乎全部因天涯而认识。记得天涯的资深网友三七似乎说过这样一段话:三十岁时结识的朋友,是真正志趣相同的朋友,是可以玩一辈子的朋友。
  2003年冬天,关天网友两周一次讲座已经搬到三味书屋了,那次好像是贺卫方老师主讲,贺老师头发还未变得灰白,其风度、口才、学识吸引了一大帮人从四九城赶来,将会场及外面的过道挤得满满当当。晚饭时见到了老乡石扉客,还有刚刚被莫之许从广州邀请到北京来的舞雩。石扉客以调查被人暗杀的直性子老师李尚平案而闻名网络,实乃开了公民记者的先河。李尚平案至今仍是一个谜,而石扉客已当了多年的专业记者了,纸媒、电视,再到纸媒一个轮回,从资深助教熬成了资深新闻民工,后来他所关注的事件,多半类似于李尚平这类案件。莫之许和舞雩是乐山老乡,由于舍弟在乐山娶妻生子,我见过一些乐山人,多半如莫之许,以及后来结识的宋石男,大多皮肤白皙犹如乐山有名的西坝豆腐。而舞雩,皮肤黝黑,脸型消瘦,一双眼睛透出精气与灵气。北京是他的福地,他在这座城市打拼几年,有了工作、妻子、房子、儿子。
  天涯在北京的网友,可能是全国人数最多的一群,那几年,也最喜聚会。关天茶社的聚会,每次都是吵声震天,吵着吵着甚至伤了感情。当时每次聚会最喜抬杠的两人:老图和一支手握刀,我已许久不曾联系了。一些外地网友来京,必定会“拜码头”。我记忆中“拜码头”态度最谦逊的是闲情偶尔寄。他的《一个伪知识分子的警察生涯》在天涯杂谈连载,火得一塌糊涂,刚投身书业的七五女士南下武汉,希望出版这本书,但小闲早已和其他出版社签了合同。书虽然没给七五,但情谊结下了。小闲2003年考进人大的刑法学博士,秋季开学时,在七五和猛追七五的老盾引荐下,在五道口一个大排挡,小闲装出一脸憨厚纯洁,向北京的大哥大姐敬酒。现在小闲更胖了,和他最高法院法官的身份十分相称。老盾和七五已结缡有年,筑爱巢于北京。
  和关天茶社的网友聚会相比,闲闲书话网友聚会更安静文雅,有一丝我很喜欢的文人酸味。这个版块当时的老大是注注,因这个板块和认识了古清生、绿茶、小猕猴、程蝉、苏七七、胡淑芬、云在青天、夜飞雪等人,以及真正的“话霸”、每次我都要让出话语权的北方影武士(史航)。现在见史航基本上在电视里,他似乎成了职业嘉宾,从这个电视台,侃到那个电视台,永远是胖胖的身子陷在沙发里,眨巴着眼睛,妙语连珠。还有几位没见过面的才女,现在已无联系,想起她们的名字,心中有一丝温情。泉州的雍容,南京的芳杜若,深圳的雪呆子。芳杜若的散文写得真好呀,后来她怎么就不写了呢?而且也从天涯消失了。雍容的第一本书《采采女色》出版时,我自不量力地应图书商之邀,题写书名。
  出差到外地,见天涯网友也是必定的一项内容。去重庆,见到了南朵姐姐,刘支书助理和绿袄。到成都,见到了“蓉城三杰”:冉云飞(敌人韦小宝)、王怡和雷立刚,当时他们都活跃在天涯。
  我不知道是确切的哪一天,从天涯又走回现实。大概是从2003年年中开始,有都市报约我写专栏了,我完成了入网,再出网的过程。当时尚在《南都》的杨斌先生,邀请我或南下广州,或在北京记者站,我下不了告别体制的决心,谢绝了其好意。到年底,他带领一帮兄弟姐妹北上创办《新京报》。孟德死鸠在天涯里给我发短信,邀我和杨斌等人见面,我们在两广路上谭鱼头吃的火锅,我还是谢绝了和他们一起做事的邀请。现在想想,自己性格过于优柔寡断,太患得患失,丧失了几次真正做新闻的机会。《新京报》创刊后,天涯的老网友陈永苗去评论部,评论部主任孟德死鸠也是天涯老网友,吉四六去做了记者,小猕猴、绿茶去了文化版。我和五岳散人、小闲等人成为这张报纸长期的作者。天涯这张报纸的情缘真是不浅。
  2004年初,我非常仰慕的吴思先生,在天涯上看到我几篇谈《水浒》的帖子,承蒙不弃,将我引为同路人,在我和他还不认识的时候,将这些帖子推荐给出版其《血酬定律》的书商,便有了后来的《闲看水浒》。直到此时,我的“十年砍柴”ID才让原来的亲友、同事知道。许多同事、旧友原来看过我许多文章,但没有和现实中的我联系起来。
  到了2005年,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完成了社会化,上网不再属于少数人的生活方式,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高度重叠。此时,天涯原有的特点也被稀释了,我和一些天涯的老网友,似乎也有了更多的去处,上天涯发贴也越来越少。
  2008年初,我被评为天涯社区“最受网友喜欢的写手”,去三亚参加天涯的年会。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天涯公司所在的海岛上,但我真的觉得几年来,这里才是我的家。碰到的网友,以及天涯的高管和新进的员工,不管以前是否见过面,几乎都熟悉,这在我那个栖身九年的报社,从来没有的感觉。在三亚的海滩上,面对湛蓝的南海,我终于动了心思:该离开那个地方了。是天涯让我有了毅然告别的资本和勇气。否则的话,离开它,我不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天涯十年了,尽管对它我也没有刚来时的热度,但天涯对我而言,是永远不可替代的。他是“十年砍柴”诞生并长大的地方,无论走到哪里,这里是我的出发点,是我的家园。
  东坡当年贬谪琼岛,曾作诗:“他年谁作地舆志, 海南万里真吾乡。”这两句,我亦可借用之。
  


>>引用社区地址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2-26 17:2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7 | 浏览:7449

观剧最喜看穿帮
2009-2-22 星期日(Sunday) 晴

  
  进剧场的观众,看到那些油彩满脸,扮相优雅的演员穿帮,总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演戏,算不得骗,而是观众甘愿被虚构的情节打动。而骗局,就不一样了,骗局一旦穿帮,那叫好声就更大了。
  这两天,有两场戏穿帮了。一是戴着“国学大师”桂冠纵横江湖二十余年的文怀沙老先生,学者李辉一篇文章轻轻一戳,大师脸上的粉就簌簌地掉落,露出的底色惨不忍睹。此事不论文的拥趸崔先生声言要 “为长者讳”,还是文老先生的助手“被疯狗咬了一口”之说,或是文老先生自己简短的声明,无非故作清者自清,不与小人物一般见识的姿态。这是演戏穿帮后常用的法子,对倒彩声装着听不见。李辉先生的质疑,用的是很平常的手法:事实考证与常识分析。对文老先生这事,无非是三种判断:事实判断、价值判断和道德伦理判断。事实判断是基础,即为文先生辩诬者能否举出更有利的证据,来反证李辉先生所言谬误,即文老先生的真实年龄、以及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后来一系列辉煌经历,入狱的真实原因等等。而不能以“不好说”、“不必说”来搪塞;只有事实弄清了,才可能进行价值判断,即文老先生的学问是否当得起“国学大师”之称号,这个是见仁见智,尽可争论;最后才是道德伦理判断,比如一个老人,对其青壮年时的行为,是否需要抱同情之理解。撇开事实判断,后两点就没有任何意义。
  文老先生的“大师”角色,毕竟演了好多年才穿帮,其演技可圈可点。而云南有司,邀请网友前去调查“躲猫猫”,调查一结束,随即穿帮,演技实在太拙劣了,甚至不如陕西的“周老虎”连续剧。
  对云南官方有关部门高调宣布邀请网友参与调查,一开始我就以看戏的姿态待之,认定这只是一个噱头。原因很简单,如果真有呈现真相的诚意,用得着网友参与调查么?司法体系内,有检察院的监督机制;政治架构层面,有人大的监督;同时新闻媒体可以监督。但是,在贵国生活的人,都知道这种叠床架屋、明目繁多的监督起不了什么作用,人们对其不相信。因为监督的机构、名目再多,还是最终由老大一人说了算,那些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是被批判被摈弃的资本主义虚伪的民主,如此,任何监督无非是左手监督右手,或者父亲监督儿子。有司也知道自己无法取信于人了,于是请网友充当群众演员,演一场大戏,试图引导舆论。
  这事细琢磨起来,确实可笑。一个对新闻机构有生杀予夺之权的机构,动辄要求新闻单位这个不许报道,那个不准炒作。真有诚意,就让媒体特别是省外的媒体自由采访、充分报道即可,何必放着现成的法子不用,来让网友走台呢?
  有关人士自以为得计,但是他忘了,既然在朗朗乾坤之内,众目睽睽之下表演,每一个细节都可能被挑剔、被研究,若无诚意,仅仅是为了瞒天过海,只会弄巧成拙、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等到参与调查的网友,报告一出,果然不出所料,这是一场很不高明的戏,舆论哗然。这出戏的主旨,概言之就是:
  以尊重民意的名义邀请,以尊重法律的名义拒绝。
  网友这一天的调查,只能用“看守所免费一日游”形容。调查真相最重要的环节一个都没有,网友们
  没有看到监控录像;
  没有和嫌疑人以及同监舍人士单独交谈;
  没有独立地询问当班警察;
  没有见到死者尸体以及家属。
  仅仅是听当地警方汇报,去现场转了一圈,再看了看当天的“值班记录”。
  这种调查,还不如砍柴我当年在官媒中做记者时,采访某某部力推的先进典型扎实。这类采访,大家知道事先都排练过,但毕竟我们要历时好几天,可以和找来的群众演员,个别地交谈,了解一些和通稿不一样的信息。
  报告出台后,网友很多人提出强有力的质疑,有人甚至人肉搜索出网友调查团几位成员的真实身份,他们多是云南省内的新闻媒体或网络从业人士,于是对这些人产生了种种怀疑。我一向不主张阴谋论,但这样的巧合,不让公众联想,实在太难了。即使这些参加调查的网友有一肚子委屈,他们并非是受命演戏,但客观效果如此,那就只能怪自己过于天真了。
  一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网络,载不动许多愁》,一个社会的根本问题-----即公权力来源和构架没有较大的改进,仅仅靠某种新技术,所起的作用有限。因为使用新技术的人都活在现实中,只要权力通吃,那么现实中的一切都是可控的。
  不过无论如何,就算看不到真相,看到自以为高明的演员穿帮,也算是一种收获。
  
  
  


>>引用社区地址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2-22 13:01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3 | 浏览:3625

(授权发布)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2009-1-30 星期五(Friday) 晴

(砍柴按:这是高尔泰先生委托我在网上发布的三个文本。高尔泰先生和萧默先生都是我的父辈,他们经历过那个黑白颠倒、人兽共舞的时代,是中华的悲剧,更是他们个人的悲剧。对身处那段历史之中的个人,我想今人没有资格要求他们做圣人----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没有圣人。人,皆有缺陷。对高、萧两先生的恩怨以及特殊历史时期的是非,我等没资格,也无法做出判断。将这三个文本公布,我以为对后辈人全面理解中华民族的那个时代或者不无裨益。)

尔泰按:早先,朋友们先后寄来了《领导者》杂志上萧某的文章及其跟帖、评论,建议作出回应。我舍不得时间,在一个答问中顺便提了一下,被朋友打回来了。于是在一篇废弃的散文草稿(写萧某的)上加了一个“后记”搪塞,还是不行。朋友们说,不足以说明问题,至多弄成个各执一词。不得已,硬着头皮花了几天几时间,就萧文的主要指控一一作了正面答复,得万把字,算是非生产性的开支。不料《领导者》杂志不予发表,不得已只能再网上公布。不懂电脑操作,全靠朋友帮助。谨在此向各位在鼎力相助的朋友,致以深深的谢忱。


......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1-30 13:48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66 | 浏览:13931

“请相信法律”与“何不食肉糜”
2009-1-12 星期一(Monday) 晴


 晋惠帝在位时期,天下饥荒,百姓死填沟壑者很多。面对各地报来的灾情,二百五皇帝晋惠帝天真地说老百姓没饭吃,“何不食肉糜”?
 这晋惠帝长于深宫,不谙世情,且有点弱智,问这样的话是出自真心。而今,一些人或位高权重,或见识广博,至少他们不是晋惠帝那样真傻,却说出类似的话来。比如对倍感冤屈的弱者说:“请相信法律”。
 前一阵子,有条新闻在网络上很是吸引眼球:湖南郴州老汉彭北京不服十余年前郴州中院和湖南高院的判决,提出和中院院长和执行局长决斗。现代社会,“决斗”的方式显然不合文明规则,但这条新闻却没有被当成八卦、笑谈之类仅供饭后谈资,而是各大报以及门户网站推出严肃的评论,一些专家学者也发表了看法。看似荒诞的“决斗”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我以为原因绝非公众关注决斗是否合法以及某一个案是否公正那样简单,而是由于 “决斗”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中国司法公信力整体性坍塌。当公众不再相信法律时,所谓理性的劝导和安慰显得苍白无力,甚至如“何不食肉糜”那样可笑,而一些看似荒诞或者残酷的方式,却显出某些合理性,或博得公众的同情。比如彭北京的“决斗”......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1-12 10:55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18 | 浏览:6244

牛年伊始牛博被封有感
2009-1-10 星期六(Saturday) 晴




竹帛烟销帝业虚,
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
刘项原来不读书。
......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1-10 21:23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4 | 浏览:5513
页码:6/112 9[6][7][8][9][10]: 本站域名:http://liy303.blog.tianya.cn/

<< 2018 十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小说连载 (128)
都市砍柴 (61)
时评杂评 (236)
读书札记 (131)
随便侃侃 (141)
涂鸦光影 (23)
诗歌散文 (53)

用户:
密码:

· 此博客已停止更新(2010-8-4)
· 自由选择啤酒是一种权利(2010-5-6)
· 小吏作恶还是行善的选择(2010-4-18)
· 该怎样看丰田的麻烦(2010-3-10)
· 这个样子的李鄂抚非走不可(2010-3-9)
· 天地君亲师的排序学问(2010-3-9)
· 局长日记缘何引发诠注热潮(2010-3-3)
· 我主讲的“水浒探秘”即将在湖南教育电视台播出(2010-2-25)
·  邵阳人在广东 单身交友群:27650...(2014-4-10)
·  自由伟大。...(2014-2-22)
·  留个记号...(2013-1-5)
·  精彩
  ...(2012-7-9)
·  支持...(2012-2-21)
·  mark...(2012-1-31)
·  个人觉得,衣服而已,穿什么不重要。...(2012-1-17)
·  http://www.tianya....(2011-12-22)
·  有趣...(2011-10-14)
·  个人审美无权干涉,愤青们还是好好学习...(2011-8-6)

· 在这给我留言吧 >>






· 2010-8(1)
· 2010-5(1)
· 2010-4(2)
· 2010-3(5)
· 2010-2(3)
· 2010-1(2)
· 2009-12(4)
· 2009-11(2)
· 2009-10(1)
· 2009-9(1)
· 2009-8(2)
· 2009-7(1)
· 闲情不闲
· 法律博客
· 格桑花开
· 八卦悠晴
· 铃儿叮当
· 邱家桑桑
· 看朱成碧
· 中青浪人
· 老六拆招
· 黄师继伟
· 绿茶有茶
· 东早孤云
· 个人茶馆
· 长沙一夜
· 特务小强
· 胡乱赳赳
· 声色犬马
· 王小山博
· 和犯菜头
· 浩月当空
· 守门老鹤
· 漫步云端
· 娉舒陈氏
· 大牛无形
· 群牛齐勃
· 六里庄台
· 风在树梢
· 青蒙赤汉
· 摩罗空间
· 阿修罗天
· 成都好吃
· 中青神书
· 兰州松落
· 诺诺妹妹
· 淡淡伊人
· 广州陈愚
· 秃哥杨禹
· 三儿南巡
· 前列腺炎
· 三联苗炜
· 土地庙报
· 补天之石
· 三联朱编
· 北孟女侠
· 民工沈浪
· 土司老冉
· 红军宝贝
· 记者戴晴
· 苏里说话
· 三哥戴表
· 竹外菡萏
· 南都论坛
· 连岳新博
· 好私服
· 杜婷同门
访问:10542735 次
日志: 1139篇
评论: 19281 个
留言: 107 个
建站时间: 2004-1-4
夜飞雪 普通成员
闲情偶尔寄 普通成员
清风花影 普通成员
skyranger 普通成员
猪鸡羊 普通成员
青蛇 普通成员
独行者飞扬 普通成员
晃悠至今 普通成员
flyingup 普通成员
三尺秋水 普通成员
wanglixin315 普通成员
rabbitwmt 普通成员
island1980 普通成员
江-波 普通成员
Hebecf 普通成员
寻梅有踪 普通成员
法界英雄 普通成员
尕娃子 普通成员
我笔我心 普通成员
木瓜的情人 普通成员
peng_jr 普通成员
淡淡伊人 普通成员
十年砍柴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