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筋水泥森林里的斧头(十年砍柴) 凡是纸媒转载的请通知我并寄稿费,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msn:liy303@hotmail.com,qq:45186383,邮箱:liy303@vip.sohu.net

  晚明七十年:1573-1644从中兴到覆亡(十年砍柴著) 饭否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穷人不是铁打的
2009-8-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湖南省浏阳市镇头镇上千居民,因不满长沙湘和化工厂污染上游水源,近日上街游行。当地有关部门通过调查,宣布这家造成镉污染的化工厂永久关闭。这又是一起只有事态恶化,成为公共事件引起舆论和上级部门关注才能得到解决的经典案例。
 这个化工厂存在三年多了,当地居民饱受污染有日,也通过正常的渠道反映了许久,但如泥牛入海无消息。一旦事情闹大了,我们的官员总要说群众“不明真相 ”,指责群众采取过激措施,奉劝群众要理性、合法维权。可是,多少起群体性事件发生前,群众没有“理性”过?可以说,多数群众过激的行为,是那些不作为或乱作为的公权力部门激发出来的。
 浏阳的老乡们上街前不久,河南青年工人张海超不得不开胸验肺,证明自己因职业环境得了尘肺病,此前他循正常渠道寻求救济毫无结果。这种悲凄与绝望不亚于金庸小说《连城诀》中,那位为证明儿子没有偷食恶霸家的鹅而剖开儿子肚皮的钟妻。
 现实生活中,似乎穷人更经得起折腾,他们的肉体或心理上受一点伤害,常常毫不在意,舔舔伤口就站起来,像没事一样。而富贵者则娇贵得多,受到一点点委屈就难以忍受。这种状况的出现,......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8-05 15:28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140 | 浏览:17219

请辞“天涯杂谈”特邀斑竹
2009-7-21 星期二(Tuesday) 晴
 挂名“特邀斑竹”有一段时间了,但可以说是尸位素餐,于论坛、于网友全无贡献,而且引起了许多误会。
 常有网友给我发贴,要求我删除他写的某帖,或者质问我某帖为什么不能放出来。我有苦难言,自挂名以来,并无审帖、放帖权力。自己在天涯杂谈所发的帖子,有一大半无法通过审查,比如昨日在《华商晨报》见报评论山东曹县以涉嫌诽谤罪抓网友的帖子,凤凰博客和凯迪网络都可以发,唯独天涯杂谈回复我“不符合《天涯共约》”,连天涯的博客也无法显示。天涯博客我已一个月没有更新了。不是不想更新,每次更新无法通过。一而再,再而三,就没有积极性了。反正天下网站,能发帖和写博客的不止天涯一家。
 为了不承担“虚名”,特此申请辞掉“特邀斑竹”,并告知诸网友,以免误会。

 十年砍柴......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7-21 09:02 |正常
分类:随便侃侃 | 评论: 19 | 浏览:6355

稳定压倒真相----从明“梃击案”看司法问题政治化
2009-6-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四年前旧文一篇。有人常说我治史有影射之嫌疑,真是冤枉我。我只是把古代的事情评述一番而已,为什么容易对号入座呢?我们现在和大明朝相比,有了汽车,有了互联网,神七也上天了。可其他有多大的变化?)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初四的黄昏,北京城发生了一件惊天大案,一位男子企图闯宫袭击太子。《明通鉴》是这样记载的:
    “五月,己酉酉刻,有不知姓名男子,持枣木梃入慈庆宫门,击伤守门内侍李鉴。至前殿檐下,为内侍韩本用等所执,付东华门守卫指挥使朱雄等收系。”
     慈庆宫居住的是当朝太子、后来的泰昌帝朱常洛,这是一次危害大明皇储未遂的大案要案,史称“梃击案”。这样的案子,绝不是一个地方司法机构能够审理的, 当时的巡视皇城御史刘廷元初审后,拿出一个初步意见:“罪犯叫张差,蓟州井儿峪人。察其行迹似乎有疯癫症状,而仔细看他的容貌实乃狡猾之人,请交给刑部严 加审讯。”
    巡察皇城的官员并非没有审察一件突发案件的能力,而是这个案子牵连到太子,一个流窜进京的农民,去袭击太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非同 寻常,背后的曲折之处可以想象。这个负责皇城治安的小御史很聪明,他将案件的基本要素查清楚,如犯罪嫌疑人的姓名、住址,以及他对嫌疑人的初步判断。他知 道再往下深究,就不知会牵连出什么来,干脆把这个皮球踢给了最高司法机关——刑部。而且刘廷元给这个案子的发展留下了有意思的活扣:张差行动好似疯癫,但 看上去有些狡猾,如此案件可大可小,怎样做都可以。不愧是一位长期在皇城办差的老练官员。
    刘廷元和当时的大多数官员心里肯定知道,这件案子很可能有重大政治背景,如此则不是办一件普通刑事案那样简单,亦非可以简单地寻求真相。案涉太子,则是超级政治案件,如此大的政治案件之走向,一个小官员哪能做主。
     这个案件一发生,就引起了朝野政治方面的联想。因为万历帝喜欢和郑贵妃所生的福王,但迫于祖制和群臣的压力,不得已立长子为皇储,但对太子仍然很疏远。 大家都知道皇帝仍然喜欢好不容易才去洛阳就藩的福王,如果太子不幸死在老皇帝前头,福王肯定会顺利登基。就在大家都担心太子安危时,发生了这样一个蹊跷的 案件,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朝廷内外怀疑这件案子背后的指使人是郑贵妃和她的兄弟、当朝大臣郑国泰。
    案件由刑部复审后,郎中胡士相顺着案犯疯癫这条线,拟好了奏禀的草稿,说张差在老家收购和存放的柴草被人烧毁,气愤地上京申冤。走到东华门遇见一人,告诉他说“持木棍进入可当冤状”。于是误入东宫。按律当判死刑,死刑上罪加一等就是立即处决。
    按刑部的复审意见,无非说他是一个普通的上访户,脑子有些不正常,伸冤无门才做出过激行为。如果案犯一死,就一了百了,背后的秘密就会跟随消失。但稍有司法经验的人,不可能相信这样的解释,世上那样这么巧的事情,迅速将张差处死,难免让人觉得有人希望灭口。
     刑部主事王之寀对这样的结案深为怀疑,按理说郎中是司官,是主事的上司,上司如此下结论他没必要多管闲事。但那时候的官员中还真有这样较真的人。一天, 这位王大人在刑部大狱值班,私下里去讯问张差,几番言语往来,张差回答“不敢说”,王大人让跟随的人退走,留下两名吏员再讯问——当时还很讲办案程序,问 案和笔录必须有两个以上办案人员在场。张差便交待,他小名叫张五儿,被马三舅、李外父引荐见到一个宫内的太监,太监说事情要是办好了,给你几亩地。然后被 带到京城,进了一个大宅院,一太监让他吃了顿饭,然后让他冲进慈庆宫,遇到人就把他打死。于是给他一根枣木棍,领着他从厚载门走到东宫,趁机将守门人击 倒,但侍卫太多,就被抓住了。
    这样一个审讯结果,仍然不太符合逻辑,如果真有宫内人指示张差谋害太子,准备不至于这样小儿科。王之寀将审讯结 果写成揭帖,请代理刑部尚书张问达上奏。——因为他级别太低,还没有直接上书皇帝的资格。并且建议将案犯押赴文华殿进行朝审,由九卿、给事中、御史和刑 部、大理寺、都察院三法司会审,以求真相。
    王的奏折送入后,皇帝尚未批复,廷臣接二连三上奏折支持王之寀。这时候大学士方从哲、吴道南认为王 的奏折荒谬,请求皇帝明示办案方针。朝廷再发文到蓟州,命令详查。当地知州戚延龄查询后,报告了案犯得疯癫病的原因:贵妃派太监在当地建佛寺,需要大量烧 制砖瓦,于是老百姓纷纷买薪草囤积赚钱,张差将田产变卖买了大量薪草,可有人嫉妒他偷偷地放火将其薪草焚烧,让他破产。愤怒的他受到了刺激,持着木棍进京 告状。
    这个结论和郎中胡士相的复审意见差不多,加上这番地方政府的调查,完全可以结案。胡士相催促代理尚书张问达,就此写成结案意见,上呈皇帝。他们摸清了万历帝这位超级懒汉的习性,奏章十有八九不会批复,而被无限期地搁置起来,这个案子一拖,就会不了了之。
    据理力争
    那时,认真的官员不只王之采一人,刑部员外郎——副司长陆梦龙力争在奏报皇帝前,大家公审一次案犯,查出真相。陆员外郎的建议合情合理,张问达无法拒绝。于是,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法司,共十三个司局,近二十名官员,一起公审案犯。
  
  那天,张差一点也没有表现出疯癫的样子,在刑具的震慑下,他画出进东宫的路线图,并交代案情,与王之采私下讯问的结果有所差异。据张差交代,在朝阳 门外刘成家的大宅院里,太监庞保、刘成养了他三年,送了金壶、银壶各一只,并让他打上宫门,打了小爷,便有吃有穿(小爷,是宫内太监对皇太子的称呼)。
    此时,真相水落石出,这是一起典型的雇凶杀人未遂案,杀害的对象是皇位继承者太子。太监背后肯定有指使人,如果再查下去,顺藤摸瓜不是难事。于是,科道官员何士晋上奏折,将幕后人指向郑贵妃的兄弟郑国泰,而且暗示郑贵妃和此案有牵连。
    如果一旦查实何士晋的判断是正确的,郑贵妃伙同外戚要谋害太子,万历帝再宠爱郑贵妃,恐怕也不好偏袒。
    接到这份奏折的万历帝大怒,又不能明确惩罚何士晋,否则显得自己心虚,不久,找了一个理由,把他调到外地做官。
     此时,希望案子马上了结的,除了可能是幕后指使人的郑贵妃姐弟,还有皇帝和内阁大臣方从哲。郑贵妃姐弟的理由不需要解释,而皇帝除了偏爱郑贵妃和福王, 还有一个理由是,从稳定朝局的政治层面出发,这个真相一旦大白于天下,案子牵扯到太子、郑贵妃和皇帝,将太子和皇帝、郑贵妃的矛盾摆到明面上,将带来多大 的危机啊。大明最高当局可能会发生地震,以当时大明文臣党派林立、攻讦为常的习气来看,不知有多少人会利用这个案子兴风作浪,大明朝廷从此将永无宁日!
    皇帝出面
     具体办案的一些中层官员,才不会去考虑这个层面的问题。他们只想索真相,求公道,尤其是谏官,就是靠这个博得声名的。案子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请求圣裁。 此时,皇帝犯难了,此番如此重大案件,关系到国脉,他再公开包庇郑贵妃,强行结案,也担心天下悠悠之口。于是,他先谕令郑贵妃老老实实做人。此时,郑贵妃 知道了厉害,乞求太子,说明自己毫无恶意。然后让当事人太子出马化解。万历帝亲自临幸慈宁宫,在皇太后灵位几案前召见太子,并让内阁大臣方从哲以及其他文 武百官,站在旁边作见证——万历帝久居深宫,此番走到台前,说明他是何等郑重。
    皇帝拉着太子的手,说:“此儿很孝顺,朕十分喜欢,如果有别的意思,为何不早立别人呢?外臣心怀何意?动辄用流言离间朕父子。”
    他还把太子生养的三个孩子叫到跟前,让各位大臣看,说:“朕的孙子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并要太子心里有什么话,当着群臣的面,全说出来,不要隐瞒。
     皇帝把话说到这里,太子马上表态:那个疯疯癫癫的案犯要马上处决,不能再拖。并对众大臣讲:“我们父子十分亲爱,外臣议论纷纷,只能成为无君之臣,也使 我成为不孝之子。”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案子哪还有继续追查的必要。皇帝谕示刑部,明确给案子的处理定调,说张差是个疯疯癫癫的奸徒,闯入东宫伤人,罪在不 赦,立即处决。太监庞保、刘成严加提审,明确定罪,不许牵连他人。
    于是,张差被凌迟处死,两个太监在宫内用私刑处死。至此,一件意图谋害皇储的案件,就这样成了一个葫芦案。死的只是三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没有更多牵连。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大明朝一场大风波就这样消弭了。
  梃击案和妖书案一样,真相让位于政治稳定。托克维尔曾说过,美国任何一个政治问题,最后会演变成司法问题。而在明朝的中国,司法问题往往如此演变成政治问 题,最终的解决方式遵循的不是司法模式而是中国式的政治手段。但这种稳定只能是暂时的,万历帝利用皇权强行平息下来,可在他死后,果然这案子一再被翻出 来,引发政局动荡。牺牲真相得来的政治稳定从来就不可能是真正的稳定。
  

[$FIRST_BANNER_AD$]


>>引用社区地址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25 11:5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3 | 浏览:6260

因为他不是考、打、选出来的年轻官员
2009-6-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周森峰当选为湖北宜城市(县级市)的市长,竟然成为一条新闻,个中原因,耐人寻味。这位1980年出生的年轻人,按中国传统说法,已是虚岁30,而立之年当一个市长(他还不是该市权力系统真正的一把手,上面还有书记),放到古代,放到国外,根本不算什么。
年轻官员成为舆论热点这不是第一例,去年以来,就有山东某28岁的副厅级干部、江苏25岁的正处级干部已有类似周森峰的遭遇。而在中国古代,年少为官,往往成为佳话,难道现代中国人的心胸还不如古代么?
纵览古今中外,凡是年少为官不被质疑而成为佳话,成为励志题材的多半是这三类:
要么这个官是“考”出来的。中国自隋唐有科举以来,通过科举而做官是“正途”,特别是进士出身。在科举面前,人人平等,有人场屋里蹭蹬终生,毫无成就;有人年少就中进士,甚至进入一甲。而一旦中进士,那不管你年龄多大,铁定有个官做。状元授翰林院编修,从六品,比别的进士高半阶。其他的进士,成绩好或运气好的进翰林院,从此平步青云。最不济的也是发派各地当七品县令,而且是“老虎班”,到省城之后,不需要坐冷板凳候补,而是马上授实职。明朝的......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24 12:09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40 | 浏览:9919

忠义堂上一把交椅的份量
2009-6-23 星期二(Tuesday) 晴

(刊发今日《华商报》)
 全国作协近日公示2009年将要加入该协会的作家名单,金庸赫然在其中。并有知情者说,金大侠可能荣膺全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之位。对此,我一点也不惊讶,就如对成龙先生担任电影协会副主席一样。
 金庸先生有绝世才华,著作等身,小说、诗词、评论等领域皆有斐然成就。单就“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部武侠小说,创造了“有华人处便有金庸”的奇迹,可以断言后世为文者要超越这座高峰是何等之难。一个声名显赫的华人作家,加入华人世界规模最大的作家团体,岂非是再合适不过了?然而,坊间特别是网路对此颇有微词。无他,许多网友认为凭金大侠的文学成就和江湖地位,何必要作协会员这个“鸡肋”?
 必须承认,名为社会团体实为准官办衙门的各级作协,在公众心目中已无当年耀眼的光芒。作协连写几篇散文或打油诗的官员都能加入-----如因贪腐而落马的原山东齐河县委书记李风臣、原湖南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写“纵作鬼,也幸福”而成为举国笑柄的人还能任省作协副主席。这个社会团体基本上变成名利场或文坛养老院了,对真正文学界的影响越来越小,主......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23 16:02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43 | 浏览:9269

邓玉娇和邓贵大如何成了死敌
2009-6-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邓玉娇案本月16日一审完毕,法院判定邓玉娇故意伤害罪成立,综合考虑该案具体情节,对邓玉娇免于刑事处罚。由于邓放弃了上诉,若检方不抗诉的话(考虑到此案的特殊性,抗诉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此判决便是终审判决。在当下中国,此判决对邓玉娇及其家人来说,算一个相当理想的结果。但若放在更高的层面去分析,比如真相到底如何?此量刑是否适当?许多人可能仍然不满意。案件的审判,是否真的体现了法治精神,此个案对司法公正、社会正义是否有制度上的促进意义,但对邓玉娇来说,这个一夜成名的女孩子,无法承受如此重大的命题。
   其实,邓案发生后,公众更为关心的是过程。是这个案件发生的过程,发生后民意和官方意志交错演进的过程,然而,恰恰是这些过程,被刻意淡化了。此案最重要的人士,即端坐在法庭上应以维护法律尊严社会正义为己任的主审法官,反而成为无足轻重的人。由此,我对邓玉娇个人获得法律上的自由表示高兴之余,不免忧从中来。
   在此案审结后,我以为还有一个人不应该被忘记,那就是被邓玉娇刺死的邓贵大。我不主张把他作为道德评判的反面典型载入史册,或许公众略带情绪地评价,可说他咎由自取。但超越道德评价的层面,我以为他和邓玉娇一样,只是这个悲剧的男女主角而已。谈论他该不该死已不重要,我觉得应值得思考的是,这样一个顶职进乡政府混了十几年才混到科员级的芝麻官,如何和他同乡同族的女子邓玉娇,成为利刃相搏的敌人。在一个乡镇范围内的熟人社会里,这样的对垒是少见的-----即使是古代那些打家劫舍的贼寇,也不会在家门口作案。据媒体报道,生活中的邓贵大是一个大家评价不错的男人。在乡亲面前,他或许是强势者,但如果他走进县城、州城和省城的衙门,他绝对是个弱势者。可是,现在他和邓玉娇在公众心目中,成了倚强凌弱、弱者拼死反抗的两大符号。
  是什么变成这样了呢?使他在那个小地方可以倚强凌弱,拿出4千元炫耀性地侮辱一个本应该喊他一声叔叔的女孩呢?是他手中的那点权力。权力被滥用造成的恶果之大下,并不取决于执掌权力者级别的高低,而是取决于这种权力能否被有效监督和制约。公权力受到有效监督与制约,即使贵为总统,也不敢作恶,即使作恶风险极大。反之,一个小吏也可以作恶风险不大。邓贵大碰到邓玉娇,薛霸、董超碰到鲁智深毕竟是小概率事件。
  如此解剖邓案,可看出社会的分化甚至分裂,在转型期的中国,是一个严重到若不解决关系到国运民生的大问题。邓案这样一件偶发的刑事案,短短几天就聚集了对垒两方剑拔弩张的社会情绪,同族两人被公众符号化为正负两极。当地政府披露的信息几乎每一个字都遭到质疑,法学界也分化了,一批专家在和另一批专家观点对立,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就在邓案审理前一天,广东东莞又发生一件惨案。某厂贵州籍工人刘汉黄遭遇工伤,右手掌残断,厂方只答应赔偿9万,而他要求17万,他一再找厂方协商,甚至表演“跳楼秀”,都解决不了问题,最后持刀杀死两名高管刺伤一名。消息被报道后,网络上竟然许多人为杀人者叫好。-----难道就此可以断言这些网民嗜血、冷漠么?原因是弱者权益保障的缺位对公众产生巨大的刺激,从而取代了对死者的同情。
  社会有不同的利益群体,彼此有不同甚至对立的观点,亦属正常。一个文明的、法治的社会能够有对立有冲突但不出大乱子,根本在于对立、冲突各方都信奉同样的游戏规则-----即对每个人平等的法律。而不是一方只拿法律治人而自己不受法律制约,另一方自然不相信法律能给自己带来公正。如此,对立双方的裂缝很难消弭,只能越来越大。这个问题,若不是从制度上根本解决,个案发生后,依各方博弈的情形,最后以非法律的方式找到某种平衡点,但这样的平衡是脆弱的,无法具有通适性。那么,个案接着个案,每次都如此处理,社会将付出多大的成本呀!
  
  

[$FIRST_BANNER_AD$]


>>引用社区地址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18 12:1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5 | 浏览:5879

设想卖灯草的老者故去后
2009-6-15 星期一(Monday) 晴
  
  
   重庆最繁华的解放碑地区,6月12日发生群体性事件(华龙网报道)。据官方发布消息说,今日下午4时左右,解放碑步行街市容执法人员在日常巡视时,发现一位老者占道贩卖灯草。两名执法人员多次对其劝阻。围观者开始误传执法人员打伤老人,致使现场聚集群众越来越多。而有网友说,城管粗暴对待这位80余岁的老者,引起众怒。
   发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的公共事件,官方发布的消息和民间传言,总是相差甚大,而公众却愿意相信“传言”而非官方“权威”说法,即使官方所言更接近真实,也会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这已是当下社会常态,可见政府公信力堪忧。
  笔者不想探究官方和民间的说法,哪一个更接近事实,我只想问一下那些“市容执法人员”,一个八旬老翁在闹市卖灯草,对市容有何妨碍,需要动用执法力量?所谓占道经营,影响交通,我的理解是要么在路旁摆摊,要么推着着小车,至少是挑一担货物。而从网友拍摄的照片上看,这位老翁须发皆白,仅仅是一根竹竿的一端,绑着一些轻若棉絮的灯芯草。这样的老人,对其他市民的正常活动根本不可能产生影响,相反,叫卖灯草的老人,倒是重庆闹市的一幅民俗风情画......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15 15:10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28 | 浏览:7064

有人情在就有家园
2009-6-13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南方都市报》专栏)

 一群耄耋之年的抗战老兵,从缅甸回到中国,回到他们远在巴蜀、中原、两广、楚湘等地的故园。

 他们的回乡,是由曾上书山西省省长揭露矿难瞒报的记者孙春龙发起,各地热心人士参与的爱心之旅。我认为,这次行动的“民间”色彩弥足珍贵,人们暂且不必去谈及、深究因政权鼎革抗战老兵滞留他乡的历史悲剧。是的,比起和奥巴马总统一起飞抵法国参加诺曼底登陆65周年纪念的美国老兵,比起即使苏联解体但年年走过红场的俄罗斯卫国战争的老兵,或许可以说,这些流落他乡的老兵以及他们那些早已死去的战友,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荣耀。但是,无论如何,他生长的祖国里,还有许多普通人没有忘却他们。让老兵回家,谈不上什么伟大的意义,只是尽一份最起码的人情。

 故土,只要还存留这份人情,这里就还是他们的家国。

 中国的写史者,往往只关注大人物。无论对其历史评价如何,无论他曾效忠哪个政权哪个人,大人物总比小人物强,哪怕是作为失败者。我念高中的那所学校,和抗战名将廖耀湘的故居相隔数百米。廖耀湘......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13 10:49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9 | 浏览:4455

朱棣让死去的老爹继续当皇帝
2009-6-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明成祖朱棣,如果从当皇帝的硬指标来说,此人有雄武韬略,酷似其父朱元璋。但他一生最大的伤疤,就是刘伯温儿子刘璟所言:“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篡’字。”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干得再好,也是程序不合法,江山从他的侄子建文帝手里夺来的。
所以,朱棣登九五之尊后,处心积虑的就是要将程序非法漂白为程序合法,因方孝孺不写劝进表诛其十族便是这个原因。同时,他要想办法遮蔽建文帝当过四年皇帝的历史,让人觉得自己的江山直接来源于老爹太祖高皇帝,继位名正言顺。
可毕竟建文帝当了四个年头的皇帝呀,怎么办?中国式的聪明这时候发挥作用了,不知道他听了谁的建议,宣布建文年号根本不存在-----也就是说建文帝从来没有当过皇帝。朱元璋到洪武三十一年就驾崩了,接下来就是建文登基,建文元年开始。朱棣命令史官改写历史,让洪武三十一年顺延到洪武三十五年,然后才是他本人当皇帝的年号“永乐”。-----也就是说,他让他死去的老爹朱元璋躺在孝陵下面再当了四年皇帝。
直到万历二十三年,两百年过去了,明神宗才下旨恢复建文的年号,此时离明朝灭亡只有五十年了。
也许有人问:你遮蔽了......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6-04 12:15 |正常
分类:读书札记 | 评论: 35 | 浏览:7353

卢武铉 一位寒门悲剧英雄
2009-5-23 星期六(Saturday) 晴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自杀了,这是个大悲剧。他的死,想必会在韩国民众中掀起巨大的波澜。如我这等邻国庶民,对其自戕,心中亦有难言的悲凉,有尊重,有惋惜,有对儒家传统国家向民主宪政国家转型的反思。
  对卢武铉执政时的种种政策,如对北绥靖的“阳光政策”,我不予置评。但这样一个无钱念大学的贫寒家庭子弟,凭借自己的奋斗和坚毅,一步步改变命运,直至通过选举获得总统这种最高级别的公职,我一直视为现代版的“灰姑娘”故事。尤其在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看重家世门第、结束军人政治仅仅二十余年的韩国,这样的奇迹更有价值。比起平等观念深入人心、民主宪政制度十分成熟的美国,卢走上总统的高位,比遗腹子克林顿、混血儿奥巴马当选总统还要艰难。
  通过分析卢武铉创造奇迹,以及卸任后卷入贪腐风波,再到一死了之的悲剧演进历程,或许我们能看出,在韩国这样文化近似于中华的国度里,贫寒子弟出人头地,已经是十分的艰难,而要从传统的人情社会突围,则更为艰难。
  一个祖上没有给其任何政治遗泽的贫寒家庭子弟,要在竞选中胜出,最可能作为凭籍的,就是打清廉牌,利用民众对原来的执政党的不满,并以自己平民......
十年砍柴 发表于 2009-05-23 19:41 |正常
分类:时评杂评 | 评论: 135 | 浏览:18328
页码:3/112 [1][2][3][4][5]: 本站域名:http://liy303.blog.tianya.cn/

<< 2018 十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小说连载 (128)
都市砍柴 (61)
时评杂评 (236)
读书札记 (131)
随便侃侃 (141)
涂鸦光影 (23)
诗歌散文 (53)

用户:
密码:

· 此博客已停止更新(2010-8-4)
· 自由选择啤酒是一种权利(2010-5-6)
· 小吏作恶还是行善的选择(2010-4-18)
· 该怎样看丰田的麻烦(2010-3-10)
· 这个样子的李鄂抚非走不可(2010-3-9)
· 天地君亲师的排序学问(2010-3-9)
· 局长日记缘何引发诠注热潮(2010-3-3)
· 我主讲的“水浒探秘”即将在湖南教育电视台播出(2010-2-25)
·  邵阳人在广东 单身交友群:27650...(2014-4-10)
·  自由伟大。...(2014-2-22)
·  留个记号...(2013-1-5)
·  精彩
  ...(2012-7-9)
·  支持...(2012-2-21)
·  mark...(2012-1-31)
·  个人觉得,衣服而已,穿什么不重要。...(2012-1-17)
·  http://www.tianya....(2011-12-22)
·  有趣...(2011-10-14)
·  个人审美无权干涉,愤青们还是好好学习...(2011-8-6)

· 在这给我留言吧 >>






· 2010-8(1)
· 2010-5(1)
· 2010-4(2)
· 2010-3(5)
· 2010-2(3)
· 2010-1(2)
· 2009-12(4)
· 2009-11(2)
· 2009-10(1)
· 2009-9(1)
· 2009-8(2)
· 2009-7(1)
· 闲情不闲
· 法律博客
· 格桑花开
· 八卦悠晴
· 铃儿叮当
· 邱家桑桑
· 看朱成碧
· 中青浪人
· 老六拆招
· 黄师继伟
· 绿茶有茶
· 东早孤云
· 个人茶馆
· 长沙一夜
· 特务小强
· 胡乱赳赳
· 声色犬马
· 王小山博
· 和犯菜头
· 浩月当空
· 守门老鹤
· 漫步云端
· 娉舒陈氏
· 大牛无形
· 群牛齐勃
· 六里庄台
· 风在树梢
· 青蒙赤汉
· 摩罗空间
· 阿修罗天
· 成都好吃
· 中青神书
· 兰州松落
· 诺诺妹妹
· 淡淡伊人
· 广州陈愚
· 秃哥杨禹
· 三儿南巡
· 前列腺炎
· 三联苗炜
· 土地庙报
· 补天之石
· 三联朱编
· 北孟女侠
· 民工沈浪
· 土司老冉
· 红军宝贝
· 记者戴晴
· 苏里说话
· 三哥戴表
· 竹外菡萏
· 南都论坛
· 连岳新博
· 好私服
· 杜婷同门
访问:10542933 次
日志: 1138篇
评论: 19280 个
留言: 107 个
建站时间: 2004-1-4
夜飞雪 普通成员
闲情偶尔寄 普通成员
清风花影 普通成员
skyranger 普通成员
猪鸡羊 普通成员
青蛇 普通成员
独行者飞扬 普通成员
晃悠至今 普通成员
flyingup 普通成员
三尺秋水 普通成员
wanglixin315 普通成员
rabbitwmt 普通成员
island1980 普通成员
江-波 普通成员
Hebecf 普通成员
寻梅有踪 普通成员
法界英雄 普通成员
尕娃子 普通成员
我笔我心 普通成员
木瓜的情人 普通成员
peng_jr 普通成员
淡淡伊人 普通成员
十年砍柴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