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道先后
闻道先后
记录和练习

<< 2017 十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6426 次
  • 日志: -58篇
  • 评论: 19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7-5-7
博客成员



2009-6-7 星期日(Sunday) 大雨
灰蒙蒙的天色下,车窗外的植物绿得含混,风一吹,更是狼狈。地铁通道很旧,站在台阶高处回头,看见下面密匝匝一大片面孔,五官类似如漫画。想笑一下,但感慨也没有力气感慨了。给定了个人的能力和资源,世界之大,不论站到哪片土地,能够得到的空间,都大差不差。没有逃离一说,人的缺陷就刻在每一寸皮肤里,向哪里逃?

退路从来不缺,顺手就捡得到,最次也不过当个地铁上衣着表情都乖张的胖大妈,不至于拿着big issue讨饭去。但不管命怎么定,阿弥陀佛,还远远没有到心甘情愿认输的地步。与自己和解,是将死之人才干的事情。有无转机,短则看数周的拚斗,长,也不过是一两年的鏖战。已经赤手空拳了,也没什么拼不起——反正也无他事可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缺乏理想,于是缺乏计划和约束;手忙脚乱的当口,让偏执的情绪做主并美其名曰听从内心,真是后果严重的事情。

一砖一瓦,开始建筑。......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6-07 06:31 | 正常 | 分类:树洞 | 评论: 0 | 浏览:7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12 星期二(Tuesday) 晴
看见A WEI WEI的博客。(估计这位的名字也成禁词了。何必。前一阵发一篇与CUI WEI PING早年文章相关的日志,纯谈风月,无关政治,居然审核不过。)
  
悲哀,悲哀有什么用呢。
  
去年有些天真的想法,真是可怜。当然,该成长的东西,还是在成长的。行动者统统值得尊敬。青春期都要结束了还陷一堆international student里当学生,真是可怜可鄙。别的不说,Quoting statistic的本事,还不如电视屏幕上的脸。匮乏行动的能力,做着,或者即将做着贬值的事情,已经算是对占有过资源的严重浪费了。哪里还有脸面来批判什么。
  
  
偶然看到些女人写的东西,从腔调到语气都熟悉。第一次,确实是会觉得亲切感动——自己经历过的,不大上的了台面无法语人的情绪,被这么珍重其事地摆上来——花团锦簇地夸饰,小心翼翼地供奉,还有一队白衣飘飘的,唱诗班,女祭司之流,一年四季在周围绕圈,念念有词,吟咏不休。第二次,第三次,就厌倦了。不管是多么大的布景,内里,不过一腔子无聊粗浅的两性认知,一点点文质彬彬的怨妇心语,然后用狗血的戏剧冲突加以调剂。......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5-12 17:0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直在沿着一条大河走。水面上飘着湿漉漉的落叶,零零星星的垃圾,哦,河边高树绿蒙蒙的影子,也隔着阳光和灰尘,潦潦草草映在里面。对岸有些房子,一层,两层,三层,被雨淋模糊标语的水泥墙,呆板的窗框,几十年前为了应付膨胀的人群急忙忙磊起来的建筑。没有老房子那种已经和周遭,和时间磨搓成就的和谐温柔,也没有新建筑那种粗暴,莽撞,但棱角分明,充满表达欲的自信。无章法、无意境,倒也不妨碍生活在其间,面无表情,将将就就地流下去,从欲说还休,到哑得没了声音。阳台上,衣服和床单,悠悠漂浮。

白天,夜里,自欺欺人突然无以为继的瞬间,狭窄的生活打开窗的刹那......就看见那条河的样子,浑身激灵。

好几次,大的关卡,仿佛就要落下去了,凭着小孩子的蛮力和一点运气,又湿漉漉地爬上来,向前走,被太阳晒得开心了,就健忘起来,好像从来没有那么一回事。

现在淹到膝盖了。五年前十年前凭着蛮力和运气躲过的,开始一点点,让你逃也逃不开的,听它的声音,看它的样子,熟悉它的气味。抬起头,看见一直take for granted的,河边的那条路。匆匆的,认识和不认识的身影,夜以继日,在上面走。......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5-06 00:44 | 正常 | 分类:树洞 | 评论: 0 | 浏览:4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3 星期日(Sunday) 晴
汉字是有形态的。比如王莽,未知生平事迹,不明史家褒贬,就冲名字,也让人心头一凛。倘若随便叫点别的什么,pop culture里上赶着给他平反翻案的人,恐怕早排上队了。
  
再比如,“钱谦益+柳如是”,一见,就直接反应到“某老汉奸和他那特能来事的姨太太”。很久前,似乎看过巍子和伊能静扮演这两人的一张剧照,一脸岳不群相的中年世故男士,怀抱衣着明艳妆容浓烈的丰腴女士,不得不说,还挺贴切。《东山酬和集》里,同样的人,称呼改作“牧翁”“河东君”,立时清雅起来。
  
当然,随便翻翻,也能看到很多清雅之外的信息。比如两人正式结缡之日,好强能言的河东君破例无题咏,钱牧翁则连赋数章,不但得意之情溢于纸面,而且每篇之后,皆跟着一长队门生清客之流的依韵附和——个个一本正经,端然用典,字里行间也依然透出街头大妈看见老头子娶年轻姨太太,彼此眉眼扑朔,交语喋喋的兴奋感,煞是好笑。大好日子,被一众猥琐之人逢迎环伺而越发得意昭彰,钱学士不愧“风流教主”,年纪和脸皮,都不是白长的。
  
重读了一遍《有美一百韵晦日鸳湖舟中作》,老钱确实有功夫。同样是长篇大论,意象琳琅,河东君年轻......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5-03 10:32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2 | 浏览:9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带伤的黎明》摘录:
  
1.“过去的生活我想不起来了。竭力去回忆令我感到无力。那是一些像梦游,像盲人,像在大水中行走的日子,什么也看不见。”
2.“日子就是这么捱着,一天接着一天。它们毫无意义地堆积着,直到扛不动了像山崩一样倒下来。”
3.“这种生活像是一种剩余物,一种残羹剩饭,是生活萎缩得不能再萎缩的形式。”
4.“痛苦将我逼为自身。”
5.“生命有它倾向于决绝、排斥、封闭的那一面。我们的头脑中也有这么一个黑暗的房间:它执着于自己身体内部的要求,牢牢地抓住自己的欲望不放,将其本身的意志视作唯一服从的主人,而对外界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一个人一辈子什么人也不爱,和任何人也没有那种亲密的关系与深刻感情,那他这一生就是草草了事,破碎破损,空洞冰凉的。”
6.“他们受着潜意识中一个思想的支配,即认为眼下的一切都不过是暂时的,是一个正在向前走去的过渡时期,这其中当然不免有些牺牲,有些浪费,因而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多少有些漫不经心,对自己的处境也不以为然,“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他们安慰自己道,只要等到那一天的到来……与其说他们整天忙忙碌碌......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30 05:15 | 正常 | 分类:树洞 | 评论: 0 | 浏览:8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27 星期一(Monday) 晴
看到醉钢琴的博客,两段话:

=====================================================
我的空白无处兜售,而且结尾处也没有掌声。

小时候写作文特别流行的一个句子是:“教室里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
真的啊,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
====================================================

为了填补事件的空白,我只好开始狂读书,覆盖面从乌克兰大饥荒到纳粹崛起,从比较民主化到中国南北朝,愣是把生活从一篇记叙文改造成了议论文。

====================================================

有点意思。

......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27 02:30 | 正常 | 分类:资料 | 评论: 0 | 浏览:35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26 星期日(Sunday) 晴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父母和子女也是一样的道理。

从小到大不过如此。回忆过去多少玫瑰色的肥皂泡戳破了,也就那么回事。战战兢兢,汗出如浆,拥挤得气都喘不了。然后换两分钟零零碎碎的体面时间。但也没用,那是过节呢,放假呢。当真了,那等你反应过来,早砸到十八层地狱去了。

人家一辈子的辛劳勤俭就买了你一支股,怎么样说都是应该的。

一个人老死也有好处,不用再稀里糊涂弄个小孩出来受罪了。

唔,在博客上JJWW是最没出息最应该鄙视且每一个字都在唱空自己的时间机会成本的事情。那又怎么样,这一个小时之内,只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当一回只有这点出息的人,爱咋咋的。......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26 06:24 | 正常 | 分类:树洞 | 评论: 0 | 浏览:5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看到有人引用过的,里尔克论风景画历史的一段话:
  
“最终,一部分没有过高奢望的人,走到人群当中去,承担他们的劳动和命运。另一些人,则不想放弃失落的自然,童年的孤寂,大家明白,这后一种人就是艺术家,即诗人或画家,作曲家或建筑师。从根本上,他们都是些孤独的人。他们更喜欢永恒的事物。”
  
荧屏中的张狂,音乐里的恣肆,
画面上色彩夸张,文字下暗影千叠......

创造之外的我们,就是这样,以一种可怜的,臃肿的,在茫茫人海中肮脏黯淡得和墙皮一样的神态,去盯住这些飞舞和夸张的瞬间。那些长篇累牍的赞美,抨击,嘲讽,记忆,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让自己冥冥中的看客确认,所谓的感动,愤怒,执着,热爱......这些灼热而真实的热情,还与那个套着自己名字的,麻木浮肿的平庸躯体相关。
  
热爱艺术,以一个看客的态度——这一点,与现实主义的生活态度毫无冲突。这个时代,以文艺博声名,早就是非主流了。无关抗议,无关品味,那些根本不好意思给生活中的朋友看到的,傻呵呵的“文艺腔”,只是一种怀念和祭奠:为了那些,和诸多废物一起被遗弃,在垃圾堆里被分解,循环,......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22 08:40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0 | 浏览:5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几天前,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摄于六八年,是《对照集》的收尾。张爱玲在下面写道:“其余不足观也已,但是我希望还有点值得一看的东西写出来,能与读者保持联系。”

读《小团圆》时,看到某几个片段,这张脸就浮现出来,让人忍不住停下,转身对着窗口发一会儿楞,再回来继续。




前两章的港大时光,繁密的比喻看得人头晕,甚至烦躁。忍不住去溜了一眼结尾,突然打起精神,知道是一本值得撑下去的好书。

影影绰绰的二婶和三姑,这次鲜活地立了起来;写二叔的部分,又“懂得”又“慈悲”;还有很多似曾相识的身影,在亲戚堆里来去匆匆:当年,是一幅幅聪明刁钻的漫画像;如今,都成了没上色的黑白老照片,冷静,简约,混沌,黯淡,好像光线不足的中景镜头里来不及看清的影子......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01 02:44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0 | 浏览:6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当然是不真实的,莫名其妙的擂台,面目全非的婚史,无中生有满口琼瑶腔的日本军官,三大段情节无一不荒唐;还有那个可怜巴巴的“纸枷锁”,呼应的手法,近乎赤裸裸的小学生语文学习水平,堂堂编导居然有脸面反反复复念叨,不可理喻。

见有人批评《我的团长我的团》是军旅文人“贩私货”,用惨烈的军事案例民族牺牲,来烘托自己那点对人性,社会,和民族的通见观感;那么,陈凯歌先生严歌苓女士的《梅兰芳》,那真是,见了底的,连私货都没有了。

骂梅葆玖其实是没意思的,后代列了一个一代完人的框框,也不代表故事可以编的如此小儿科和生硬;

骂演员更是不必,强干而不雍容的梅夫人,显然是角色的设定,怪不得陈女士;孟小冬的红尘故事已然编成《少年文艺》都要嫌幼齿的段子,能在今日观众面前,留下几分明星派头英气女子的架子,怕还要谢谢小章;至于男主角…我真的觉得,就算张先生回魂,怕也只能把这个空洞,贫乏,缺乏想象力的剧情框架,衬得更加苍白和寒碜吧。

是的,没有真实,没有对史料的基本尊重,也没有对生活质感的丁点模拟,生活是什么?是经营,计较,破碎,杂芜,是妥协叠着遗忘,是喧闹下假面僵......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3-26 04:43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0 | 浏览:6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