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人行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写着写着,也就成了一种习惯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4452012 次
  • 今日访问:467次
  • 日志: 57篇
  • 评论: 709 个
  • 留言: 25 个
  • 建站时间: 2005-8-16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3-10-21 星期一(Monday) 晴

        在我身边谈论“移民”话题的人越来越多,可能因为我好歹在国外待过区区两年,应该对于这个话题有更充分的了解,又或者这些谈论不过是要导向一个问题“你既然都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无论这个话题的缘起是什么,我总是想弄清楚一个问题“当我们在谈论移民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谈论移民的人大概分为三类,第一类人是先富起来的一些人,也就是所谓的“土豪”老板们,他们对于自己的财富的获得和延续充满不安全感,对于移民充满了避难的渴望;第二类人是对于国内发生的林林种种感到不满和绝望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愤青”们,他们对于移民充满浪漫的幻想,国外的月亮一定比国内圆是毋庸置疑的;第三类人是已经在海外读书或工作的人,他们的人生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成为海归投入到国内翻天覆地的财富积累神话中来,一个是通过工作、申请绿卡、最终留下。对于他们来说,移民不是一个避难所,更不是异国梦,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抉择,是直面海外惨淡的就业前景和艰难的第一代移民的融入过程,还是放下身段回到中国和高房价高物价赛跑,因为从赢在起跑线的概念来说,他们已经被国内的房价赛跑远远甩在了后面。

        我身边成功移民的人中,“土豪”占绝大多数,大部分人偷偷完成了这个过程,移民像是一个隐形的战袍,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能帮助他们瞬间遁形。这些人其实都不太想让人知道自己已经悄悄移民,以免生出是非。他们也不大愿意生活在国外,完成移民局规定的生活时间后,能回国待着最好。一来他们的事业还在国内,二来他们的年龄通常已经到了生活习......


annieyy 发表于 2013-10-21 16:35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274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6-2 星期日(Sunday) 晴
  

I’’m a driver on the western highway, from the mountains into the sea.
And there’’s a song on the western highway,saying I will be free.
                                               ---Maura O’’connell, "Western Highway"
        
        今年1月份去美国之前的行程规划,我们预计会多出一周的时间,用来做自由的自驾游,路线定在西海岸的101沿海公路。出发前,打开Google地图做一些功课,在卫星地图放大到最大的时候,看到海岸线的每一个曲曲弯弯,就能隐约地感受到这是一块”新大陆“,相比于我们这里几千年的人类文明,人类在彼处大规模定居的时间,是极短的,地图中大量的地方(尤其是加州以北),甚至看不到人类活动的痕迹(耕地,建筑物,道路),大片的广袤的森林,紧邻着着太平洋的涛声。


        101公路是美国西海岸著名的沿海岸高速公路,这条路从最北面的华盛顿州一路穿过森林,贴着海岸,蜿蜒至加州的洛杉矶。101公路在俄勒冈州的很长一段路程几乎贴着海岸线行进,到了加州的文图拉(Ventura)后,101则主要在山谷穿行,从101分叉出来的1号公路则继续紧贴海岸线前行。如果旅行的时间足够长,想要全程看海景的话,可以先走101公路后转到1号公路。我们这次旅行的时间有限,决定在波特兰之后转到101公路全程开往洛杉矶。

DAY 1: Seattle-Portland-Corvallis-Newport
        1月21日上午,在西雅图的机场附近租好车,开上西海岸的高速公路I-5,下午到达波特兰,在这里的Outlets-Woodburn买完了东西,天色近晚,微微下着小雨。暮色中继续前行,目的地是海边小镇Newport。从I-5下来,拐入34号公路从东往西开,再转入20号公路,也就是Corvallis-Newport高速路,从地名上看,这条路的尽头应该就是Newport了。Corvallis这个地名我不陌生,好几个同学在这里的俄勒冈州立大学读书,应该是个美国西部的典型小城市,很小的downtown,大片的郊区住宅,几个不大的商业区。这里的居民很少,少到坐公交车久了,每一张面孔几乎都能认识。我们很快经过了Corvallis市区,逐渐进入茂密的大森林之中。


        虽然我以前也在山路上坐过车,浙江的小山中,云南的大山里,可是当我们的小车开在20号公路上,车辆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只能在黑暗中看到我们一辆车的前灯时,心里还真是有一点独特的恐惧感。这不是一种真正的害怕,因为知道其实也很安全,但是当人类的痕迹越来越少,自然的原始的味道越来越浓,感觉到自己像是一个闯入他人世界的不速之客。当我们在20号公路开到一半的路程时,汽车的灯光照进黑压压的森林,依稀可以看到的是西海岸巨大的红松树,它们如同自然界的巨人,凌驾于我们之上,我们像是爬过它们身边的蚂蚁,这种突然间变化的存在感在我之前的人生经历里几乎没有体验过。松树边长着茂密而巨大的蕨类植物,在微弱的光里也隐约看到松树上布满了原始的苔藓。我想这里一定生活着很多生物,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松树散发着浓浓的松香味,它不像热带森林那么具有侵略性,而是一种舒缓静态的温带森林的平和感觉。这段路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可能我第一次在晚上开进原始森林里,尽管每隔一段路,就会有几间林中小屋闪着冷落的光,但还是觉得这段路长极了,有种迷失的担心和恐惧。在开了三四个小时后,终于看到森林在一步步退位给陆地,房子越来越密集,最后终于来到了海边度假小镇Newport,熟悉的尺度,熟悉的属于人类的事物,终于把我带离里原始的恐惧。我很庆幸我们是在夜间通过了这段林中路,黑暗给人的想象空间一定大过于白天的视觉呈现。因为夜间无法拍照,所以截了一段地图,可以看到这片地方几乎是森林覆盖,森林中蜿蜒通到海边的路便是20号公路。

 
101公路行记(上)......


annieyy 发表于 2013-06-02 11:56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4 | 浏览:426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3-9 星期六(Saturday) 晴
  

离开西雅图五年,常常会想起在这里的生活,想念得厉害,一如当年想走得决绝。

 

零五年来到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读书,还记得是在中午的一点多来到校园外的小旅店College Inn入住。旅馆要下午三点才开门,于是我和丈夫两人便坐在门外的绿色长椅上等待,下午的一点,等于是国内时间的半夜。在明亮得眩晕的阳光下,睡意却像赶不走的苍蝇,在头脑里嗡嗡了两个多小时不散。旅馆的对面便是华大的建筑学院,很不错的专业,可以看到大玻璃窗内的工作室的案台。终于等到旅馆里的兼职服务生来上班,让我们上到四楼的阁楼去登记入住,拖着大箱小箱,走在狭窄的楼梯上,闻着极浓的地毯和木材混合的味道,欧式的小阁楼里,昏暗中有一些异国情调。

再见西雅图

 

......

annieyy 发表于 2013-03-09 00:05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1 | 浏览:302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2-1 星期五(Friday) 晴
  

       作为一个力图做个文青的人,究竟对Vegas还是喜欢不起来。Vegas的一切都超越了尺度的存在:超级巨型、迷宫般的酒店,豪华奢侈的饭店、专卖店、秀场,无休无眠的赌博、狂欢,将人的感官欲望挑动到极限,也逼迫到极限。在Vegas这样的地方,似乎不消费就是有罪,得低着头走路,是不是哪一天会游街示众也未可知。尽管我在Vegas才待了短短的三天,疲劳感已经生发出来,以至于到了第三天的下午,什么地方也不太想去,只想待在房间里发发呆。

        Vegas每年有很多展会,实际上我们此次来也是为了看一个专业的展会。有趣的是,谁都喜欢来赌城参加展会,而不是到某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丈夫的客户说,他一年至少来这里三次,我问他为何而来,他狡黠地说,当然是为了工作。这是个理想的做法,白天工作,晚上娱乐。白天在展馆你尚且是西装笔挺的商人,晚上谁又知道你流连在哪个风流场温柔乡呢?我觉得更加有趣的是,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的第一号大国,整个文化的根基之一大约就是所谓的“消费文明”。消费文明的一面当然是不断地消费,另外隐性的一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一面,则是拼命地工作,否则,谁来为消费买单。这是我在这里感到疲劳的原因,因为要无节制地消费,所以要拼了命地工作,而拼了命的工作,只为无节制的消费,他们互为因果。所以消费本身是一件很紧张的行为,像资产平衡表的一栏,一栏有出项,一栏就有进项,否则就不平衡。

......

annieyy 发表于 2013-02-01 08:57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5 | 浏览:293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2-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今天窗外忽然飘起了雪花,我抱着女儿站在窗边看,丈夫打开窗,抱着女儿展开手去接一朵朵棉絮一样的雪花,她的小手兴奋地张着,一朵雪花停在手上,嗖一下,就化作了一滴水珠。

很快这一年就过去了,时间似乎随着年龄有了一定的加速度,越小的时候越觉得时间走得慢,希望它快些却偏不走。到了一个年龄后,忽然时间加速了,总是一恍惚,一年就过去了。生命中很多体验不再像小时候那么丰满,比如这下雪,在小时候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初雪,雪霁,雪夜,雪融,总是一幅幅画地留在了记忆中。可是现在看到下雪,如果不是借由我女儿的眼睛和小手,于我仿佛就是“哦”的一声便过去了。

不是我故作老成,今天的一些突发的小事败坏了我的心情。抑郁一下午,也忽然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对于自己性格中过于优柔寡断的一面终于有了一点警醒。很多事情,迟早要发生不如早点面对,该做就得去做,不要患得患失。

生活在所谓的“体制内”,长期不说真话、不做实事的后果就是智商的急剧下降,如同奥维尔在“1984”中的推断,这个巨大的机器需要废除人们思考......


annieyy 发表于 2012-12-29 23:14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1 | 浏览:307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1-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当播音747从转机的东京机场重新起飞飞往上海的半空中,天气是阴雨的下午,这片东太平洋上与陆地交界处起伏的丘陵,不再是西太平洋边高耸雪山下绵延的针叶林,而是一种接近于国画般的黑白色调,那一刻我知道,我重又回到这个我熟悉又陌生的故里,呼吸经过污染却涌动着人情世故热度的空气。

        对于我来说,回国第一件事,是要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重新过回以前的生活。相较于半年阴雨连连的西雅图,苏州并不是个安静的城市,除了老城区一些后街后巷的角落里,时间是凝固的,生活是静态的。苏州这个城市的其他的地方,无疑也是我国热火朝天大搞建设的建筑工地的一部分......


annieyy 发表于 2012-11-28 21:16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303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0-12 星期五(Friday) 晴
  从去年正月生孩子到现在,也恍恍惚惚地过了将近两年,孩子在眼前飞速长大,从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的考拉熊,到开始和大人玩心计的小坏蛋。有的人能够有毅力记录孩子成长的每个值得纪念的瞬间,但是我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谱系的人,所以从开始就犹豫只到从来没有开始这个浩大的工程。也许在我的人生观里面,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一部个人史,子女于家长也是各自人生历程中的一部分,谁也成就不了谁,我们谁也不知道鲁迅的父亲是谁,有着怎么样的人生,同理,老毛的胖孙子频频上媒体,我也觉得很烦。因为我不是粘着父母不放的孩子,所以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长为一个独立的有主见的人。
  
  这一年多的新妈生活,过得既充实,也痛苦。孩子给我不同的视角看待人生,很多在我自己的人生中早就被淹没的细节,经由孩子的人生又焕发出光芒,比如人是从爬到走的,说话是从单字到叠字到句子的,人天性中就是对自然界的动植物有亲近感的。成年人的感官被慢慢重新塑造得偏离了人的原始本能,有了孩子,这些本能有的又被唤回来,重新审视一遍,这个过程有很多乐趣。很多人从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可我尽量避免自己这样去看到我的小孩,我还是宁愿相信每个孩子都是上帝......

annieyy 发表于 2012-10-12 21:15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2 | 浏览:353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7-9 星期一(Monday) 晴
  早些天我妈对我说,镇上的袁晓珍几年前跳河自杀了!这是好几年前的事,我不知道她这时候为什么对我说,或许只是随口提起。镇上的派出所在大运河里捞了很久都找不到她的尸首,好几天后在附近的村上有人在大运河里看到了她浮起的身体。
  
  我和袁晓珍不熟,她是我表姐小时候的至亲好友,两人性格都是活泼开朗型的,我小时候比较文静内向,所以和这些大姐姐并不十分熟络。可是这消息还是让我感到心头发闷。袁晓珍,我对她还是小时候的印象了,很白,个子不高,大眼睛,瓜子脸,梳两个小辫子,挺漂亮。性格好,到哪儿就跟哪儿的人热络,声音清脆,嗓门也大,叽叽喳喳的一副嘴皮子。她给我的印象全是阳光的,几十年未谋面后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她自杀了,或许这个从天到地的反差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我不了解袁晓珍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她的学业,事业,家庭,孩子等等都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才能把一个百灵鸟一样的人逼着投进浑浊的大运河。我妈说是欠了赌债,或许是个原因吧,但是一定不止是这么一个原因。要把人的生机彻底摧毁,肯定绝不仅仅是欠了赌债这么一件事。人们对于生活的绝望一定是全方位多层次的,纠结成了黑压压的......

annieyy 发表于 2012-07-09 13:56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324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28 星期一(Monday) 晴
  

拉文纳公园边的遐思   


Thinking beside Ravenna Park   


    在西雅图生活的两年时间里,住在靠近华盛顿大学的第十七街,这是位于城市东北角的一条非主干道,街边种的行道树是茂盛而高大的栗子树,成年都有松鼠在街边觅食,来往的行人毫不影响这种小动物进餐的心情。十七街往北到尽头是个丁字路口,再往右拐,便是大学区的一个社区公园,名为拉文纳公园(Ravenna Park)。


    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公园,惊讶于城市中心的居民区有这么原始生态的环境:浓荫蔽日的原始杉树林,林中各种的蕨类植物,流水潺潺的小溪,溪中的石头上长着苔藓和木耳……人造的设施被最大化地限制了,仅有山谷中供人跑步的煤渣铺路,跨过山谷和小溪的木桥,和一个供居民烧烤的凉亭,甚至连路灯都是极少的。这和我平常看到的社区公园的形象差别甚大,没有千篇一律的景观植物,没有形象单调的景观建筑,没有大面积的花岗岩铺地,没有标志性......


annieyy 发表于 2012-05-28 15:31 | 正常 | 分类:家园 | 评论: 0 | 浏览:262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2-25 星期日(Sunday) 晴
   虽然通过很多文章中知道林昭的墓就在附近的灵岩山公墓,但是不知出于一种什么样的不安全心理,始终没有去献上一束白菊花。今天下午快要傍晚的时候,我们终于出发去寻找她的墓碑。黄昏的阳光是金黄色的,有一种圣洁之感。
  
   在网上的文章中仅仅知道林昭墓在韩世忠墓园的后面,我们到了韩世忠的墓园,却只见一座破败的紧闭大门的古宅,和灵岩山麓下一条窄窄的水泥路。顺着这条路走到头,却是一个盆景园,路分成了左右两条分叉,阴差阳错的,我们就顺着左手方向往林子里面行进了。走进去,果然是一座墓园,不像很多高价出售的墓地,这个墓园看上去像是没有什么管理,大部分坟墓掩映在杂草丛中,寂然、朴素,更像是一个死后真正的归属地。大大小小的墓碑,看石头的质感,很多是有了年数的,也有几个新立的墓碑,家人或许刚刚祭拜过,尚有花圈和祭品。我们在里面找了许久,却是很难找到“林昭”这两个耀眼的字。
  
   后来终于临时在网上找到更详细的林昭墓地点说明,沿着韩世忠的碑亭右手边有一天泥土小路,一直往山上走,走至一个有铁丝网的地方,终于看到她的墓碑,上书林昭之墓。边上是她的父母的合葬墓碑......

annieyy 发表于 2011-12-25 22:08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2 | 浏览:323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7-23 星期六(Saturday) 晴
  立峰与丽丰有相同的given name--Lifeng,外国人会好奇地问,“我们老外是妇随夫姓,你们中国人原来是妇随夫名”,当然要跟这些洋人说清楚汉语的奥妙很难,不过不难看出,中年夫妇立峰和丽丰除了拥有庞大的资产和聪明的儿子外,还拥有一般人所谓的“缘分”,缘分嘛,何必这么较真,其实不过是巧合。
  
  立峰和丽丰都是浙江一处山清水秀处的儿女,他们的老家不过隔了几个小山丘,他们上了同一所高中,立峰就是在那时爱上丽丰的,这也可谓是是“青梅竹马”,丽丰当时是优等生,配得上这个称谓,而立峰当时却是小混混一个,黑的白的道倒是都走了一些,多亏立峰的父亲是村里的书记,立峰能有个靠山和保护伞。不过,对于高考这样的全国统考,小小的村委书记是说不上话的,所以三年高中后,丽丰去了省城的大学读书,而立峰理所当然地落榜回家帮老子打工。
  
  立峰现在回忆起来,那些都是青涩又黄金的岁月,尽管自己没有上大学,可是一有空,他还是会兴冲冲地奔到省城丽丰的学校去看她,那时丽丰坐在立峰的破自行车后面,心里甚是满足。不过如果现在来征询丽丰对于自己青春年华里和立峰的爱情,她恐怕只会皱皱眉头,说......

annieyy 发表于 2011-07-23 15:39 | 正常 | 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263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14 星期六(Saturday) 晴
  从生孩子到现在,一晃三个多月了,不觉已是江南最好的时节,五月里来。只是理论上春光和煦的日子,其实温度常常窜到三十度以上,反而是比夏天更不能承受的炎热,夏天的酷热是理所当然的,春天里的炎热却是叫人不满、焦躁和无法忍受的。幸而热了三五日,这几天终于凉下来,我家后门口的一排杨树在河边飒飒地抖着叶子,让人想起莫奈很多画里的杨树,那叶子的动感须得用什么样的画笔去捕捉呢?
  
  问问小朋友目前越发显出自己的独特个性了,再也不是月子里吃了睡,睡了吃的小“木头人人”。小家伙大部分时间介于开心与发怒的过渡之间,极开心的时候会咯咯笑出声来,极不开心的时候会“吼”。最开心的时候是爸爸跟他唱“摇滚”的时候--这么个小人居然最喜欢快节奏的音乐,最不开心的时候是晚上睡觉之前想吃奶妈妈还在磨蹭的时候。小孩在做梦的时候居然大部分是带笑的,有一次居然在梦中笑了至少十秒钟,可是大人却是往往在梦中经历各种焦虑和恐惧的潜意识压抑,真是不公平啊。前不久小家伙莫名其妙发起低烧来,吓得我和我妈妈马上打的去医院急诊,路上加医院共三个来小时,问问居然不哭不闹一声不吭,连哼一下都没有,好像知道在公共场合的基本礼貌似得......

annieyy 发表于 2011-05-14 10:40 | 正常 | 分类:吾女 | 评论: 4 | 浏览:174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7 星期一(Monday) 晴
  冬至过后,阳光终于渐长了。
  阳台上一扫往日阴霾,亮堂堂地,好不开心。
  作为视觉动物必备,我的单反终于可以拿出来整整了,不过水平实在不见任何长进,就自娱自乐着吧。
  
  


  
  
......

annieyy 发表于 2011-01-17 11:55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2 | 浏览:246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21 星期二(Tuesday) 晴
  近来看到“南方周末”上关于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相关报道,从一所地方自主办学的大学的艰难尝试中可以看出,在目前的中国,仍有一批有识之士对于“大学梦”尚有一丝理想主义的追求,更可以看出,在这个“大学梦”背后其实一直是中国大学生态和质量的急速恶化甚至沦落。
  
  如果五年前让我来描述一所理想的大学,我一定充满着美妙的幻想、宏大的愿景和情感主义泛滥的激情;然而现今在一所很小的高校里工作近三年时间后,我对于一所理想大学的想象就要平淡得多,down to the earth,未必是件坏事。不是说我在大学里看到什么黑暗的现实(应该说我所在的学校因为天高皇帝远,环境其实还是很宽松的),而是在任何一个被冠以“大学”称号的机构内,都无法逃离“体制”赋予它的使命、组织结构、层级关系和利益关系。
  
  大学是个“官僚机构”,这一点首先要看清楚。官僚机构和一般的企业公司有着本质的区别,官僚机构的主要使命是对“领导”负责,企业公司的主要使命是对“利润”负责。当然这并不代表大学的官僚机构中没有利益关系,而是这种利益关系主要是通过层级关系的“升迁”来实现的,一个人的工作业绩如果不......

annieyy 发表于 2010-12-21 11:33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4 | 浏览:243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13 星期一(Monday) 晴
  我一直没弄明白所谓“围脖”(微博)是个神马玩意,从开始的Twitter,到饭否,还有现在名人扎堆的新浪。前不久看“锵锵三人行”中得知地产业大炮任志强居然是个“围脖控”,除了正经工作时间,基本上就是在手机上辛勤地“织”围脖。又听说天后王菲的匿名围脖被人肉出来了,还说天后其实很小女生。锵锵上文涛说自己一直“不敢”去织围脖,理由是原本名人好不容易有一点隐私,却要主动贡献给娱乐八卦做料理吗?这理由对于名人是成立的,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民众,对于微博却也有很大的恐惧,这恐惧来源于无处不在的信息,通常还是零星破碎的信息,世界已经被肢解得七零八碎,这时候140字以内的微博如同是在这些大卸八块的肉体上再爬上密密麻麻的蚂蚁,这情景确有惊悚的感觉。
  
  可惜我还是耐不住,也可能是最近太闲,还是抽空去偷窥了一番管中天地。因为不注册就不能看到内容,先胡乱注册了一个账号,接下来便抱着偷窥的心情战战兢兢去看谁的围脖织的好。确如我之前所预料,在这个天地里我看到无数小蚂蚁的文字在以一种我无法理解的文法编织,也颇如我妈在我工作的时候不断在边上碎碎念的感觉,然而我妈的故事还常常是有头有尾的,而围脖里的......

annieyy 发表于 2010-12-13 11:47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240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3  [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