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随譗
读书随譗
liangjie.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长清
[顶]公益广告:小桔灯乡村图书馆

《读品2008》后记

2009-7-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读品2008后记

梁捷
 有段时间,我常在杭州西溪的浙江大学图书馆翻看民国杂志。那时候的图书馆破败而冷清,所以管理员也不反对我钻进霉味呛鼻的书库,自助翻检那一堆堆积满灰尘的杂志,只是向我提了一个要求:不许把杂志拿到电风扇旁边去看。杂志纸张早已变黄发脆,电风扇一吹,就会变成片片蝴蝶。所以我最好是吹一阵电扇,进去翻一阵杂志,再出来吹一阵电扇。
 呆立在空荡荡的书库里,看着四周成堆的《新青年》、《学衡》、《语丝》、《良友》,我随便拣出一本,就会在上面看到许多熟悉的熟悉名字,陈独秀、胡适、鲁迅、徐志摩等等。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历史”。
 现在我在电脑上翻阅过去几十期【读品】,总会联想起浙大图书馆的那番场景。霉味是闻不到了,也不用担心纸张会变黄发脆,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感受却是一模一样。我喜欢设想这样一个场景:数十年后,也有一个年轻人,通过电脑或者其他更高级的电子设备来查阅二十一世纪初的过期杂志。他点开一个名为【读品】的目录,看到一串熟悉或陌生或闻所未闻的名字…
 通常情况下,“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书评所评论的书,总比书评本身存在得更久一些。书评能借助书的影响被更多人读到,已是书评作者的大幸了。这一点用成本核算法也说得通。不管怎样,认真写一本书总要辛辛苦苦、耗时无数,评论一本书则容易得多。亚马逊网站上有一位家庭妇女,在十多年时间里就已写作数千篇书评。费时费力较多的工作,存世的时间也会长一些吧。
 但这一情形已经发生逆转。信息爆炸、知识过剩、书籍不再稀缺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成为价值最高的要素,人生苦短,知道读什么书已经比读书更来得紧要。这时候,书评比书较少占用“注意力”的优势体现出来,它就有可能被赋予更高的主观价值。
 而【读品】的价值正在这两者之间不停地摆动。曾经有读者来信,批评【读品】介绍新书太少,许多文章都在那里自说自话。他很不屑,读你们的杂志,读了半天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买什么书,那【读品】还有什么用?
我想,它还是有用的。书评与书籍各有命运,非人力所能预料。所谓“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但另一方面,“收拾旧稿编朱锓,未必千载无知音。”网络时代,文字既然以二进制代码存于天壤之间,那么它可以一夜之间传遍天下,也可以久无问津而湮没于信息海洋之中,等待它“千载其一”的知音。
 “知音”大约不会成为问题,前可见古人,后亦可见来者,【读品】只是文化长河中的灯花一闪。倒有一点,恐怕古人和来者都没有直接体验,即【读品】同仁在这几年里写作、编辑、宣传【读品】过程中结下的情谊。
李华芳、聂日明、罗颖杰、周鸣之、杨小燕、沈宇等朋友先后为【读品】倾注热情,赋予理想。用一位朋友的话说,【读品】不是我们的青春玩具,就是我们的青春。转眼间,【读品】已逾三年。青春与这三年多的历史撞在一起,“乍偎人、一闪灯花堕,却对着琉璃火。”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7-01 02:51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0 | 浏览:789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西游记的各种读法

2009-6-30 星期二(Tuesday) 晴
汇评证道西游记


【(明)陈元之《西游记序》
  太史公曰:“天道恢恢,岂不大哉!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庄子曰:“道在屎溺。”善乎立言!是故“道恶乎往而不存,言恶乎存而不可。”若必以庄雅之言求之,则几乎遗《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或曰:“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或曰:“出八公之徒”;或曰:“出王自制。”余览其章近馸弛滑稽之雄,卮言漫衍之为也。旧有叙,余读一过,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岂嫌其丘里之言与?其叙以狲,狲也;以为心之神。马,马也;以为意之驰。八戒,其所戒八也,以为肝气之木。沙,流沙,以为贤气之水。三藏,藏神、藏声、藏气之三藏,以为郛郭之主。魔,魔,以为口耳鼻舌身意恐怖颠倒幻想之障。故魔以心生,亦心以摄。是故撮心以摄魔,摄魔以还理。还理以归之太初,即心无可摄。此类以为道道成耳。此其书直寓言者哉!彼以为大丹丹数也,东生西成,故西以为纪。披以为浊世不可以庄语也,故委蛇以浮世。委蛇不可以为教也,故微言以中道理。遭之言不可以入俗也,故浪谑笑虐以恣肆。笑谑不可以见世也,故流连比以明意。
  于是其言始参差而椒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庄涘,而谈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夫不可役已。唐光禄既购是书,奇之,益俾好事者为之订校,秩其卷目梓之,凡二十卷数千万言有佘,面充叙于余。余维太史、漆园之意,道之所存,不欲尽废,况中虑者哉?故聊为辍其轶叙叙之。不欲其志之尽湮,而使后之人有览,得其意忘其言也。或曰:“此东野之语,非君子所志。以为史则非信,以为子则非伦,以言道则近诬。吾为吾子之辱。”余曰:“否,否!不然!子以为子之史皆信邪?子之子皆伦邪?子之子史皆中道邪?一有非信非伦,则子史之诬均。诬均则去此书非远。余何从而定之,故以大道观,皆非所宜有矣。以天地之大观,何所不有哉?故以披见非者,非也;以我见非者,非也。人非人之非者,非非人之非,人之非者,又与非者也。是故必兼存之后可。于是兼存焉。”而或者乃示以倌。属梓成,遵书冠之。
  时壬辰夏端四日也。】
  (《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二十卷卷首、明万历间刊本 华阳洞天主人校 金陵世德堂梓行)

 
【(明)袁于令《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题词》
文不幻不文,幻不极不幻。是知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乃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魔非他,即我也。我化为怫,未佛皆魔。魔与佛力齐而位逼,丝发之微,关头匪细。摧挫之极,心性不惊。此《西游》之所以作也。说者以为寓五行生尅之理,玄门修炼之道。余谓三教已括于一部,能读是书者,于其变化横生之处引而伸之,何境不通?何道不洽?而必问玄机于玉匵,探禅蕴于龙藏,乃始有得于心也哉?至于文章之妙,《西游》、《水游》实并驰中原。今日雕空凿影,画脂镂冰,呕心沥血,断数茎髭而不得惊人只字者,何如此书驾虚游刃,洋洋纚纚数百万言,而不复一境,不离本宗;日见闻之,厌饫不起;日诵读之,颖悟自开也!故闲居之士,不可一日无此书。
 幔亭过客 白宾 字令昭】(按:幔亭、白宾、令昭 ,均为明袁于令的字。 )
 

【(元)虞集《西游证道书原序》
  余浮湛史馆,鹿鹿丹铅。一曰有衡岳紫琼道人,持老友危敬夫手札来谒,余与流连浃月,道人将归,乃出一帙示余,曰:“此国初丘长春真君所纂《西游记》也。敢乞公一序以传。”余受而读之,见书中所载乃唐玄奘法师取经事迹。夫取经不始于唐也,自汉迄粱咸有之,而唐之玄奘为尤著。其所为跋涉险远,经历艰难,太宗圣教一序言之已悉,无峡后人赘陈。而余窃窥真君之旨,所言者在玄奘,而意实不玄奘,所纪者在取经,而志实不在取经。特假此以喻大道耳。
  猿马金木,乃吾身自具之阴阳;鬼魑妖邪,亦人世应有之魔障。虽其书离奇浩汗,亡虑数十万言,面大要可以一言蔽之曰收放心而已。盖吾人作魔、成佛,皆由此心:此心放则为安心,安心一起,则能作魔,其纵横变化无所不至,如心猿之称王、称圣,而闹天宫是也;此心收则为真心,真心一见,则能灭魔,其纵横变化亦无所不至,如心猿之降妖缚怪,而证佛果是也。然则同一心也,放之则其害如彼,收之则其功如此,其神妙非有加于前,而魔与佛则异矣。故学者但患放心之难收,不患正果之难就,真君之谆谆觉世,其大旨宁外此哉!按真君在太祖时,曾遣侍臣刘仲禄万里访迎,以野服承圣问,促膝论道,一时大被宠脊,有《玄风庆会录,载之详矣。
  历朝以来,屡加封号,其所著诗词甚富,无一非见道之言。
  然未有如是书之鸿肆而灵幻者,宜紫琼道人之宝为枕秘也,乃俗儒不察,或等之《齐谐》稗乘之流,井蛙夏虫,何足深论。
  夫大易,皆取象之文。《南华》多寓言之蕴,所由来尚矣。昔之善读书者,聆周兴嗣,性静心动之句,而获长生诵。陆士衡山晖泽媚之词,而悟大道,又何况是书之深切著明者哉!
  天历己巳翰林学士临川邵庵虞集撰】
  (钟山黄太鸿笑苍子西陵汪象旭詹漪子同笺评《新镌出像古本西游证道书,卷首 清初刻本)
  案:《长春道人西游记》二卷,文仅二万字,现存《道藏》中。查清抄本《长春真人西游记》只有西溪居土孙锡序,并无虞集序。故知所谓元人虞集《西游记证道书原序》,乃清人伪作。
 

【(清)野云主人《增评证道奇书序》
  古人往矣,古人不可见,而可见古人之心者,唯在于书。
  属操觚染翰之家,何时何地,蔑有其书,皆烟飞烬灭,淹投而不传者,必其不足以传者也。其能传者,皆古人之精神光焰,自足以呵护而不朽。或有微言奥义,隐而弗彰,则又赖后有解人,为之阐发面扬摧之。其有言虽奥赜,解甚其鲜,而亦卒不泯灭者,则漆园、御寇之类是也。若夫稗官野乘,不过寄嘻笑怒骂于世俗之中,非有微言奥义,足以不朽,则不过如山鼓一鸣,荧光一耀而已。其旋归于烟飞烬灭者,固其常事。乃有以《齐谐》野乘之书,传之奕祀数百之久,而竟不至烟烬者,则可知其精神光焰,自有不可泯灭者在,如《西游记》是已。余方稚齿时,得读《西游》,见其谈诡谲怪,初亦诧而为荒唐。然又疑天壤之大,或真有如是之奇人奇事,而吾之闻见局隘,未之或知也。及夷考史策,则影响茫然,询之长老,佥曰:此游戏耳,孺子不足深究也。然余见其书,洋洋洒洒,数十万言,果无其事,则是人者,累笔费墨,祸枣灾梨,亦颇费经营构撰,而成此巨帙,将安用之?又其中之回目、提纲及诗歌、论赞中,多称心猿意马、金公木母等名,似非无谓而漫云者。既无可与语,唯有中心藏之而已。又数年,既弃制举业,益泛览群籍,见有《黄庭》、《二景》、《混元》,《鸿烈》、《抱朴》、《鹖冠》、《悟真》、《参同》堵书,稍加寻绎,虽末测其高深,而天机有勃勃之意。其所论五行缴妙,往往托之神灵男女之间。因忆《西游》之书,得毋与此相关会耶?取而复读之,则见其每有针芥之合。余既不娴修炼,访之道流,又无解者,亦未敢遽信以为必尔也。忽得西陵汪澹漪子评本,题之曰《证道奇书》,多列《参同》、《悟真》等书,以为之证,及叹古人亦有先得我心者,第其评语,与余意亦未尽同,因重梓乃为增“读法”数十则而序之。鸣乎!修丹证道面成神仙,自广成、赤精,黄老以降,载在典籍,非尽诬诞,特仙骨难逢,俗情易溺,诚心求道之人不少概见,而赢政、汉武、文成、武利之属,上下俱非其人,遂使后人得为口实耳。洪崖先生曰:
  “子不离行,安知道上有夜行人?”则神仙种子,终亦不绝于世,而火尽薪传,欲求斯道者,仍不能外于笔墨矣。但伯阳、庄、列之书,虽官道妙而无其阶梯,《参同》、《悟真》之类,虽有阶梯而语多微奥。全真、云水之辈、且不能识其端倪,况大众乎!今长春于独以修真之秘,衍为《齐谐》稗乘之文,俾黄童白叟,皆可求讨其度人度世之心,直与乾坤同其不朽,则自元迄明,数百祀中,虽识者未之前闻,而竟亦不至烟烬而泯灭者,岂非其精神光焰,自足以呵护之耶?今既得澹漪子之阐扬,后或更有进而悉其蕴者,则长春子之心,大暴于世,而修丹证道者日益多,则谓此本《西游记》之功,真在五千、七笈、漆园、御寇之上也可。
  乾隆十五年岁次庚午春二月金陵野云主人题于支瞬居中。】
  (《西游证道奇书》卷首 清九如堂刊本)

 
【(清)悟元子刘一明《西游原旨序》
  《西游记》者,元初长春邱真君之所著也。其书阐三教一家之理,传性命双修之道。俗语常言中,暗藏天机;戏谑笑谈处,显露心法。古人所不敢道者,真君道之;古人所不敢泄者,真君泄之。一章一篇,皆从身体力行处写来;一辞一意,俱在真履实践中发出。其造化枢纽,修真窍妙,无不详明且备。可谓拔天根而钻鬼窟,开生门而闭死户,实还元返本之源流,归根复命之阶梯。悟之者在儒即可成圣,在释即可成佛,在道即可成仙。不待走十万八千之路,而三藏真经可取;不必遭八十一难之苦,而一觔斗云可过;不必用降魔除怪之法,而一金箍棒可毕。盖西天取经,演《法华》、《金刚》之三昧;四众白马,发《河》、《洛》、《周易》之天机;九九归真,明《参同》、《悟真》之奥妙;千魔百怪,劈外道旁门之妄作;穷历异邦,指脚踏实地之工程。三藏收三徒而到西天,能尽性者必须至命,三徒归三藏而成正果,能了命者更当修性。贞观十三年上西,十四年回东,贞下有还原之秘要;如来造三藏真经,五圣取一藏传世,三五有合一之神功。全部要旨,正在于此。其有裨于圣道,启发乎后学者,岂浅鲜哉?憺[澹]漪道人汪象旭,未达此义,妄议私猜,仅取一叶半简,以心猿意马,毕其全旨,且注脚每多戏谑之语,狂妄之词。咦!此解一出,不特埋没作者之苦心,亦且大误后世之志士,使千百世不知《西游》为何书者,皆自汪氏始。其后蔡、金之辈,亦遵其说而附和解注之。凡此其遗害,尚可言哉?继此或自为顽空,或指为执相,或疑为闺丹,或猜为吞咽。干枝百叶,各出其说,凭心造作,奇奇怪怪,不可枚举。此孔子不得不哭麟,卞和不得不泣玉也。自悟一子陈先生《真诠》一出,诸伪显然,数百年埋没之《西游》,至此方得释然矣。但其解虽精,其理虽明,而于次第之间,仍未贯通,使当年原旨,不能尽彰,未克尽美而未尽善耳。予今不揣愚鲁,于每回之下,再三推敲,细微解释。有已经悟一子道破者,兹不复赘,即遗而未解,解而未详者,逐节释出,分晰层次,贯串一气。若包藏卦象,引证经书处,无不—一注明。俾有志于性命之学者,原始要终,一目了然,知此《西游》,乃三教一家一理,性命双修之道,庶不惑于邪说淫辞,误入外道旁门之涂,至于文墨之工拙,则非予之所计也。
  时在乾隆戊寅孟秋三日,榆中栖云山素朴散人悟元子刘一明自序。

悟元子《指南针》中亦收有此序,与《西游原旨》中刘序有所不同,附录于下:
《西游记》者,元初龙门教祖长春邱真君之所著也。其书阐三教一家之理,传性命双修之道。俗语常言中,暗藏天机;戏谑笑谈处,显露心法。古人所不敢道者,真君道之;古人所不敢泄者,真君泄之。一章一篇,皆从身体力行处写来;一辞一意,俱在真履实践中发出。其造化枢纽,修养窍妙,无不详明且备。可谓拔天根而钻鬼窟,开生门而闭死户,实还元返本之源流,归根复命之阶梯。悟之者在儒即可成圣,在释即可成佛,在道即可成仙。不待走十万八千之路,而三藏真经可取;不必遭八十一难之苦,而一觔斗云可过;不必用降妖除怪之法,而一金箍棒可毕。盖西天取经,演《法华》、《金刚》之三昧;四众白马,发《河》、《洛》、《周易》之天机;九九归真,明《参同》、《悟真》之奥妙;千魔百怪,劈异端旁门之妄作;穷历异邦,指脚踏实地之工程。三藏收三徒而到西天,能尽性者必须至命,三徒归三藏而成正果,能了命者还当修性。贞观十三年上西,十四年回东,贞下有还原之秘要;如来造三藏真经,五圣取一藏传世,三五有合一之神功。全部要旨,正在于此。其有裨于圣道,启发乎后学者,岂浅鲜哉?憺漪道人汪象旭,未达此义,妄议私猜,仅取一叶半简,以心猿意马,毕其全旨,且注脚每多戏谑之语,妄诞之词。咦!此解一出,不特埋没作者之婆心,亦且大误后世之志士,使千百世不知《西游》为何书者,皆自汪氏始。其遗害,尚可言乎?继此或目以顽空,或指为执相,或疑为闺丹。干枝百叶,各出其说,凭心自造,奇奇怪怪,不可枚举。此孔子不得不哭麟,卞和不得不泣玉也。我国朝悟一子陈先生《真诠》一出,诸伪显然,数百年埋没之《西游》,至此方得释然矣。但其解虽精,其理虽明,而于次第之间,仍未贯通,使当年原旨,犹不能尽彰,未克尽美而未尽善耳。予今不揣愚鲁,于每回之下,再三推敲,细微注释。有已经悟一子道破者,兹不复赘,即遗而未解,解而未详者,逐节绎出,分晰层次,贯串一气。若包藏卦象,引证经书处,无不—一释明。俾有志于性命之学者,原始要终,一目了然,知此《西游》,乃三教一家一理,性命双修之道,庶不惑于邪说淫辞,误入异端旁门之涂,至于文墨之工拙,则非予之所计也。
 时大清乾隆四十三年岁次戊戌初秋三日 素朴散人悟元子刘一明自叙于金城白道楼。】
 
 
【栖云山悟元道人西游原旨叙
  《阴符》、《清净》、《参同契》,丹经也。《西游》一书,为邱真君著作。人皆艳闻乐道,而未有能知其原旨者。其视《西游》也,几等之演义、传奇而已。余于戊午之秋,得晤栖云山悟元道人于兰山之金天观,出其《修真辨难》、《阴符》、《参同》诸经注解,盖以大泄先天之秘,显示还丹之方。最后出其《西游原旨》一书,其序其注,其诗其结,使邱真君微言妙义,昭若日星,沛如江海,乃知《西游》一记,即《阴符》也,即《参同》也,《周易》也,《修真辨难》也。《西游原旨》之书一出,而一书之原还其原,旨归其旨,直使万世之读《西游记》者,亦得旨知其旨,原还其原矣。道人之功,夫岂微哉?一灯照幽室,百邪自遁藏。从兹以往,人人读《西游》,人人知原旨,人人知原旨,人人得《西游》。迷津一筏,普渡万生,可以作人,可以作佛,可以作仙。道不远人,其在斯乎!其在斯乎!
  时嘉庆三年中秋前三日,癸卯举人灵武冰香居士浑然子梁联第一峰甫题。】
 
 
【悟元子注西游原旨序
  大道传自太古,问答始于黄帝。问道于广成子,言简意该。由汉唐以来,神仙迭出,丹经日广。然皆发明微妙之旨,言理者多,言事者少。若是,既有悟者,即有昧者。长春邱真人,复以事明理,作《西游记》以释厄,欲观者以事明理,俾学人易悟。后人仍有错解,不悟立言之精义者。是书行于世,意尚不彰。幸得悟一子陈先生作解注,详细指出,书中之元妙奥义始明。然注中尚有未便直抉其精蕴者,亦有难以笔之于书者。今得悟元子刘先生原旨,其所未备者备,其所未明者明,以补陈注之缺。不但悟一子之注,即成全壁,而长春真人之本意,亦尽阐发宣露,无余蕴矣。使读《西游记》之学人,合而观之,一刹时间,爽然豁然,惺悟于二悟子之悟矣。予本世之武夫鲁汉,阅之尚觉开心快意,况世之文人墨士阅之,自必有触境入处。是二子之注功翼《西游》,《西游》之书功翼宗门道教。自兹以往,悟而成道者,吾不知有恒河几多倍矣。
 时在嘉庆六年,岁次辛酉,三月三日,宁夏将军仍兼甘肃提督丰宁苏宁阿。】
 
 
【悟元于西游原旨序
  尝读《庄子》斫轮之说,而不胜慨然也。圣贤《四书》、《六籍》,如日月之经天,江河之行地,其为世所童而习、幼而安者,尽人而皆然也,顾安得尽人而领圣贤之精髓乎?审如是也,则龙门邱真人《西游记》一书,又何以读焉?其事怪诞而不经,其言游戏而无纪,读者孰不视为传奇小说乎?虽然,《庄子》抑又有言矣。“筌者,所以得鱼,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得兔,得兔而忘蹄。”盖欲得鱼兔,舍筌蹄则无所藉手,既得鱼兔,泥筌蹄则何以自然?数百年来,有悟一子之《真诠》,而后读之者,始知《西游记》为修炼性命之书矣。然其中有缺焉而未解,解焉而未详者,则尽美而未尽善也。晋邑悟元子,羽流杰士也。其于《阴符》、《道德》、《参同》、《悟真》,无不究心矣。间尝三复斯书,二十余年,细玩白文,详味诠注,始也由象以求言,由言以求意,继也得意而忘言,得言而忘象,更著《西游原旨》,并撰读法,缺者补之,略者详之,发悟一子之所未发,明悟一子之所未明,俾后之读《西游记》者,以为入门之筌蹄可也;即由是而心领神会,以驯至于得鱼忘筌,得免忘蹄焉,亦无不可也。岂必尽如斫轮之说,徒得古人之糟魄已耶?
  嘉庆已未仲春月题于龙山书屋,皋邑介庵杨春和。】
 
 
【西游原旨再序
《原旨》一书,脱稿三十余年矣。其初,固镇瑞英谢君即欲刻刊行世,余因其独力难成,故未之许。嘉庆二年,乃郎思孝、思弟,欲了父愿,摘刻读法,并结诗一百首,已编于《指南针》中矣,然其意犹有未足也。丙寅秋月,古浪门人樊立之游宦归里,复议付样,谢氏兄弟,亦远来送资,时有乌兰毕君尔德、洮阳刘君煜九、阳峰白子玉峰,一时不谋而合,闻风帮助,余亦不得不如其愿,爰是付样,使初学者阅之,便分邪正,庶不为旁门曲径所误矣。
  时大清嘉庆十五年,岁次庚午春月,素朴散人再叙。】
 
 
【重刊西游原旨序
  道莫备于《易》,而《易》始于一画,是道之真谛惟一而已矣。一故真,真故一。天地以此位,圣人以此神,而其学天地圣人者,则必浑一与真于一心。一则勿二勿三,真则必诚必信。元微毫厘之界,非虚无寂灭之教所能识也。余自束发受书时,窃见尧舜十六字之传,虽归于执中,实本于惟一。尝持此旨观二氏书,非执空之论,即着相之谈,腕[ 惋] 惜者久之。数年前游护国古寺,志永夏公出《西游》一册示余。偶一披阅,诡异恢奇,惊骇耳目,第视为传奇中之怪诞者。及评阅其注释,言言元妙,字字精微。其间比喻,皆取法于《易》象之旨而成,始知三教同源之论,信不谬也。因询是书之由,盖作于长春邱真人,始注者为悟一子,而继注者则素朴老人悟元子也。夹真人本真以成人,即本真以著书:悟一子之注,固已悟真中之一;素外老人则更悟宾中之元,一中之元也。道之微妙,不如是阐哉?志永夏公不惮驰驱,越数千里拜老人门下,携是书归里,意欲翻刻流传,俾学道者皆知正法眼藏。幸得诸善土乐助,勷成盛举,不独作者之心,注者之心,皆赖以长存两间,并使后之览斯书者,诚知道本于真,真本于一,而主吾心以宰之,则谓是书之为十六字也可,即是谓书之为一画也亦可。是为序。
  时嘉庆二十四年已卯岁长至日 吾山瞿家鏊撰。】
 
 
【(清)尤侗《西游真诠序》
三教圣人之书,吾皆得而读之矣!东鲁之书,存心养性之学也;函关之书,修心鍊性之功也;西竺之书,明心见性之旨也。此“心”与“性”,放之则弥于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其揆一也,而莫奇于佛说。吾尝读《华严》一部而惊焉:一天下也,分而为四;一世界也,累而为小千、中千、大千。天一而已,有忉利、夜摩诸名;地一而已,有欢喜、离垢诸名。且有轮围山、香水海、风轮宝焰、日月云雨、宫殿园林、香花鬘盖、金银、琉璃、摩尼之类,无数无量无边,至于不可说。不可说,总以一言蔽之,曰:一切惟心造而已。
后人有《西游记》者,殆《华严》之外篇也。其言虽幻,可以喻大;其事虽奇,可以证真;其意虽游戏三昧,而广大神通具焉。知其说者,三藏即菩萨之化身;行者、八戒、沙僧、龙马即梵释天王之分体;所遇牛魔、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30 20:29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2 | 浏览:869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书评:在马克思与凯恩斯之间

2009-6-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在马克思与凯恩斯之间

梁捷

 普沃斯基让许多经济学家深感头疼。他是纽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分析马克思主义学派创始人之一,拥有不亚于经济学教授的经济分析功底,也是现代市场经济最严厉的批评者。他在《国家与市场》里,再次娴熟地使用经济学工具,证明了纯粹市场经济难以避免的失败命运。真可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但是反过来看,正因如此,我们才迫切需要现代经济学的这套理论。学科发展与社会进步,就在认识到自身缺陷的基础上得以发展。我阅读这本书的体验,与阅读其他专业经济学著作的感受很接近。作者用洗练的语言勾勒出市场经济的基本框架。最后却狠狠攻击支撑框架的几个基本假设,使得整个框架轰然倒塌。作者认为,这便是主流经济学的失败命运。
纯粹的自由主义只可能在纯粹的市场经济中才有效,可是纯粹的市场经济在人类社会中从未存在过。其他经济学家也都很清楚这个基础范式的缺陷。数十年来,几代经济学家就是在完全市场经济之不成立的前提下,开拓出许多新兴分支。比如纯粹市场经济要求没有垄断,可现实中的确存在垄断,这就有了“不完全竞争经济学”;纯粹市场经济要求信息完全和对称,可现实中总有信息不对称,这又催生出“信息经济学”。这些不断衍生出来的分支学科都能有机地嵌入经典市场经济分析范式。众多经济学家也一直在做与普沃斯基类似的工作,唯一区别就是,经济学家将之视为经济学的进步,而非终结。
 细细体味普沃斯基的学术立场,会觉出他的偏执与可爱。他是政治学者中并不多见的熟练掌握经济分析的学者,几乎完全接受经济分析方法,却严厉批评经济自由主义者的政策建议。我想,这里面固然包含了他的一些误解,但也准确揭示出主流经济学一些潜在的逻辑矛盾,值得我们深思。
而他最根本的一个观点,就是认为市场会失灵。市场本不在真空里,必须要考虑市场嵌入的政治环境,为市场添加政府的协调与干预,或者有针对性地进行激励机制设计,才能使得市场按照原初设想发挥出作用。绝对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没有现实意义。他自称写作此书的目的,是为初学者研究政治经济学提供一条理论线索,可以从真实的角度来把握国家与市场的复杂互动关系。
 我们不难发现,他最终的结论和政策建议却与经济学中新凯恩斯主义的政策建议一模一样。两者同样是强调市场失灵,同样是鼓励政府的协调干预,同样是要激励消费者。可凯恩斯是马克思最严厉的批评者,从来没有对马克思及其著作有半句褒奖,也不认为他的研究有严肃的学术意义。两者本来水火不容。
 与凯恩斯同时代的经济思想史大家熊彼特曾经写过一本名著:《从马克思到凯恩斯》,介绍和剖析了那个时代的十位伟大经济学家,以马克思始,以凯恩斯终。熊彼特拆开了经济思想的复杂演变过程,不同意把马克思和凯恩斯混淆起来。熊彼特认为,两人虽然都认识到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但立场和态度很不同。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无药可救,无产阶级正可以通过革命颠覆资本主义社会;凯恩斯则认为,虽然经济周期是资本主义内部不可治愈的顽疾,但我们可以有效对其进行治理,减少危害,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几乎是不可能被颠覆的。
 这几十年里,马克思主义和凯恩斯主义又都有了很大发展,很多学者为它们构建了数学形式的理论基础,慢慢呈现出两大思想家相通的一面。马克思和凯恩斯都要揭示市场失灵的真正原因,解剖资本主义的毒瘤,因此双方在这条分析道路上是同路人。一直走到最后,把市场失灵的根本原因都挖了出来。前者要毁灭它,后者却要修补它,这时双方才显出分歧。这个终极立场的分歧,与前面高度相近的分析过程相比,只是一念之差的区别。
 可这一点正是困扰普沃斯基等一批学者很多年的地方。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批认同马克思主义、同时受过良好社会美国学者聚在一起,成立一个“分析马克思主义协会”,就是用现代的社会科学分析工具来发展马克思思想,普沃斯基正是其中最积极活跃的成员之一,其他重要成员还有罗默、鲍尔斯等经济学家。这批学者数量不多,但都是各个名牌大学的知名教授,影响不可小觑。
普沃斯基热心于此,显然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普沃斯基1940年5月生于波兰,正逢德国入侵波兰。普沃斯基的父母都是医生。但他刚出生,父亲就在一次俄国人对波兰军官的大屠杀中遇害。他从来没见过父亲。母亲在纳粹统治下亦不能做医生,只好以烤面包来维持家人生计。普沃斯基因为学业出众,60年代在美国西北大学获政治学博士学位,后来先后任教于华盛顿大学、芝加哥大学与纽约大学,终于成为著名的政治学教授。
 他的良心关怀与个人学术研究从未分离。他发自内心地希望用自己的知识来丰富马克思主义,并亲眼目的马克思主义的成功。然而,他和朋友们的共同梦想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遭受打击,无情地破灭了。眼看红旗缓缓落下,这些分析马克思主义者的根本信念开始动摇,也很难再相信资本主义在短期之内会被终结。
 据我观察,很多分析马克思主义学者从此就有转向凯恩斯主义的嫌疑。他们在过去几十年里,费尽心血诊断出资本主义的问题。这些研究基于严格逻辑,不可能轻易被否定。作为一个学者,既然知道这些问题存在,又不能全盘否定制度,那只能选择新凯恩斯主义的改良立场。不是打造一个新世界,而是让这个旧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点,我猜想,这就是普沃斯基写作这本新书的真实心境吧。

普沃斯基:《国家与市场》,格致出版社
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27 00:39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0 | 浏览:797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对当下评弹状况的认识及对上文的补充

2009-6-26 星期五(Friday) 晴
梁捷

 “悼念”一文行文仓促,主要围绕唐耿良先生去世与《别梦依稀》来谈,批评性大于建设性。故另撰一文,略作补充,顺便也谈谈我对当下评弹状况的几点认识。
第一,我认为作为整体的艺术形式不可比,比如评话与弹词不可比,《三国》同《英烈》不可比,唐耿良与蒋月泉自然更不可比。但是从《别梦依稀》与其他公开材料来看,蒋与唐不仅均为“七煞档”、“四响档”、“十八艺人”,也都在成立上海评弹团、二次斩尾巴、捐飞机捐大炮(参《别梦依稀》)、改编现代书、评校授课以及我认为的广义的“评弹政治化”趋势中起到关键作用。他们之所以能起“关键”作用,与他们是“大响档”(暂不论艺术成就)分不开。
周玉泉、徐云志乃至沈俭安、杨仁麟等人的艺术成就,与蒋月泉、唐耿良以及张鉴庭、张鸿声等人的相比,孰为高,孰为底,可以讨论(我认为徐云志“怀念敬爱的周总理”肯定不如蒋月泉的《沁园春.雪》,有人要比这个吗?;可要比较徐的《三笑》与蒋的《玉蜻蜓》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政治活跃程度、对评弹政治化的趋势的作用上面,前面这批人肯定不如后面这批人。
清算个人恩怨,那是个人的事情(比如唐耿良和张鉴庭之间),我们既没有资格深挖猛批,也没有资格既往不咎。对于一些比较极端的事情,如郭彬卿之死,朱慧珍之死,我希望大家牢牢记住凶手,具体的凶手。而演员个人命运之后的评弹这半个多世纪总体上发展趋势、前途命运,则需要所有评弹演员与爱好者共同反思。每个评弹演员要反思,是要加入官僚体制、成为评弹团领导、接受体制册封的一级二级演员、最终成为灭绝评弹的凶手、帮凶,还是做一个真正的演员、艺人。
第二,在讨论和比较艺术成就时,“市场”或者“生意”肯定是一个重要标准,因为市场可以量化,可以“敌档”比较,但它并非绝对标准。评判取决于价值系统,好东西有大市场,坏东西有更大的市场。有一句话叫“一分价钱一分货”,还有一句话叫“劣币驱逐良币”,两者相互矛盾。“响档”的说表、弹唱水平常常高于平均水平,但是也有一些低俗伎俩会盖过“响档”,取而代之。比如政治秘闻、说黄段子、骂人乃至其他下作表演,都可以显著提高听客数量。这些表演与正常的评弹表演难以区分,甚至也可以说是评弹表演的一部分,这一点需要仔细分辨。
目前大家普遍承认,“噱”是评弹的“四大要素”(说噱弹唱)之一,甚至是“噱乃书中之宝”。但“噱”的分量不应超过“说”,否则就变成苏州话滑稽戏了。同样的,老先生在书中夹杂一点政治批评或者噱头(如《别梦依稀》中记载的,张鸿声说“李宗仁 孙科”为“伲种人,真苦;真苦,伲种人”),现在都被表彰为“针砭时弊”。但扬子江的表演,政治因素非常非常多,骂人不绝,甚至影响到书的进展,这使得他获得极大的市场。但是并不因此证明他的评弹价值。
扬子江的市场比其他评弹演员好,可比他更直接的脱衣舞的市场显然更好。不过有一点必须承认,扬子江是极为罕见的脱离体制、不受约束、不必承担意识形态教化的评弹演员。他比其他评弹演员更为人格独立,赚钱也赚得心安理得。他的成功,可以促进我们重新认识半个多世纪前、未被规制和驯化的原生态评弹市场。解放以后,评弹表演中的黄段子以及噱头都明显减少,这是有关部门积极宣传的艺术上“进步”之一,这点构成了评弹、相声(以侯宝林为代表的相声清洁运动)等口头艺术所共同面临的吊诡情境。
唐耿良的《三国》里几乎没有粗话、脏话和黄段子,也就几乎没有噱头。这种书拿到书场里,肯定没有较“野”的书有竞争力,很容易漂。大家认为目前“唐三国”有骨没肉、不好听,引申为“水平低”。但更野、更“江湖气”的演员就水平高?恐怕也不一定。
同样,也可以举杨振雄为例,据我所知,有相当多的听众不喜欢杨振雄,也否认他有非常高的艺术地位。他在解放前经常会“漂”,生意恐怕是远不及“七煞档”的。在真正市场经济的体制下,杨振雄是很有可能被淘汰的。也正是计划体制,使得他的“儒雅”得到了广泛承认(领导和部分文化程度高的听客的承认)。杨振雄与扬子江的市场孰高孰低,艺术孰高孰低?大家各有评判。
第三,我要反过来说,追求评弹的唯文学论、唯艺术论的价值,同样是荒谬的。我个人感觉,评弹片子的文字水平略低于京剧,更不用说和昆曲比。再华丽的片子,写出来给大家看,也不会有“文学性”可言。评弹就是口头艺术,就是通俗、明白,追求或者表彰评弹的文学价值,那实在有些自不量力。
《珍珠塔》算是文学水平较高的一部书了。我认为它的价值在于,那么多代演员唱这部书,留下很多“一气呵成”的唱段,听觉效果极佳。《珍珠塔》应该也确实已经成为其他书目编写唱词的“模板”,有多少“先断肠”、“泪两行”的句子都是模仿《珍珠塔》,这就很好了。我希望以后电台编辑不要再来介绍评弹文字的“文学性”,不要说与唐诗、宋词比,即使与流传的昆曲词牌相比,两者也有天壤之别。
杨振雄的《西厢》很早就出版(未完成版《长生殿》也很早就出版),他的片子已经是评弹演员中最“雅”的了。我们比较杨的《西厢》与原始的王实甫《西厢》,可以发现杨主要做了“通俗化”的工作,在少数地方,直接照搬了原来的句子。即便如此,“通俗版”西厢对多数听众来说,还是曲高和寡的。
第四,我建议评论演员的艺术时,要发掘他的长处,同时予以全面的评价。如果我们批评本帮菜不辣、川菜不清淡、粤菜不肥腻,那么这样的批评绝对正确,但毫无价值。蒋月泉不用小嗓,徐云志不够苍劲,张鉴庭不够委婉,这样的批评就属于废话。
唐耿良的书说表清晰、逻辑严密,这是他的特点。他确实不如张国良火爆,但也不会让听客有荒唐、不通的感受。所以我不赞成简单地排列或者否定已经成名(作古)的演员,那是缺乏教养的表现,还是应该多陈述喜欢的理由。我自己经常在路上听录音mp3,还是听“唐三国”100回最多,听了许多遍。“陆三国”中气不足,适合在安逸的环境下慢慢听,在繁忙的心境下就听不进去。而张国良的“三国”过于暴躁,我几乎没有听完一回再听一回的愿望。我的这种收听习惯,与在书场里安安静静花两个钟头听书当然不同,感受和评价自然也会不同。所以都只是个人体验,在陈述时应当自我克制和体谅他人。
下面反过头来,延续“悼念”一文,谈谈我对当下评弹状况的一些认识,也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第一点,评弹演员真穷,真苦。评弹演出,一回书只能卖三块、五块的票,做得辛辛苦苦,每个月的实际收入也难有几千。有些演员选择在旅游景点、饭店里唱开篇,更多演员转业,经济原因显然是最主要的。扬子江很牛气,因为他可以把票价提到30元,这是近年评弹界里绝无仅有的。但从整个艺术市场来看,30元真的太便宜,环境真的太差,差到年轻人不好意思走进书场。看看周立波的演出吧,多是380元一张票,天天爆满;看北京的情况,演出北京评书的“宣南书馆”也是很便宜的30元门票,德云社小剧场也是30元门票。30元是起步价,即使到绍兴路“学生看学生”昆曲演出,也得要20元。评弹就此陷入恶性循环。
我既不是要否定评弹向老年人倾斜的优惠措施(京剧怎么不这样优惠),也不是反对评弹扎根社区(准确点说,是扎根城乡结合部)的传统,而是感慨评弹团的领导和有关部门既不懂艺术,也不懂市场规律。
周立波如果不是在美琪而是在七宝演出,即使还是爆满,门票能卖到最低380吗,老百姓会开着车去七宝看周立波吗?为什么不要求周立波走进社区,下乡慰问,而要评弹承担这个责任?评弹离开市中心越来越远,档次变得越来越低,票价变得越来越低,评弹演员的生活越来越苦,这就是看得见的评弹命运。
当然了,要能在竞争激烈的地方、钱最多、有钱人最无聊的地方站住脚跟,一定是需要一定水平的,一定是要有明星气质的。我和许多年轻人都愿意捧角,愿意去送花篮,前提是要有值得捧的响档,能真的自己动脑子说书、用心提高说噱弹唱水平的响档。
第二点,评弹演员真没文化,素质真差。说书人不是读书人,不应苛求。但说书人总得有社会平均的知识水平。北方的说书人还要强调,说书的是“先生”,说相声的就是说相声的。可是现在北京说相声的人里,相当比例有本科文凭,相当多的人对曲艺传统非常了解,能够使用电脑、网络整理和发掘曲艺传统。但是评弹演员的文化水平远不及北方的相声演员。人家多是正规大学毕业,出于对传统的热爱而下海,而我们这里基本都是堂堂评校“中专班”毕业的,少数是“大专班”,不要说自己编写唱篇或者编书,就连认真学习、背诵老先生脚本的能力都很差,相当多的年轻演员对评弹本身就没概念。这一方面证明评校教育的失败,一方面更证明了评校体制的失败。
《珍珠塔》是经过清代一些文人整理后,才成为“小王”的,评话《英烈》也经过了文人的整理。梅兰芳背后有梅党,相声背后都有老舍、梁实秋这样大牌的支持者。就我所见,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愿意为传统艺术做贡献,有能力编书、编唱篇的人甚多,甚至有为新编昆曲写曲牌的。我自己也愿意为评弹工作,但一切的前提条件,得有“正常”的演员和环境。现在时常能看到一些演员和“资深评弹作者”新编的主旋律开篇,它们的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就留给作者和演员自己慢慢品位吧。
上海这个城市,人民的文化水平非常高。年轻人里,绝大部分人都有本科及以上的教育,会几国外语、出国留学游历、精通传统文化都是极普遍的现象。而评弹演员却只有中专、大专的水平,低于同龄人的平均水平。要后者在台上说书,前者在台下听,很多时候唯一乐趣就是看着这些无知无畏的年轻人在台上一本正经地出丑吧。
第三点,评弹听众的素质偏低。这是一个宏观的、感受性的描述,我自己也是评弹听众。但评弹听众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低、经济条件偏差、居住环境偏差,这几点相互关联,互为因果,构成目前评弹听众的主要特征。上海是一个逐渐老龄化的城市,包括京剧、越剧在内的许多传统艺术,观众、听众都有老龄化的倾向,但少有像评弹这样严重的。现在绝大多数演出都会把时间定在晚上,不光话剧如此,京剧、越剧亦是如此,因为正常上班的人只有下班才能出来看演出。唯有评弹不走这条路,因为晚上老人很难回家,不安全。就这样,评弹的体制自觉地把评弹与要上班的人隔绝,想不老龄化都不行。
现在很多人都在说评弹要吸引年轻人,靠“摇滚评弹”吗,那个人懂摇滚还是懂评弹还是都不懂?要吸引新听众、尤其年轻人,说容易也容易。第一要有好演员(上昆那么多年轻演员都有人捧,哪个年轻一点的评弹演员也值得捧?听客要求不高,只要长得还可以,唱得还可以就愿意捧,真的只要“可以”就可以了);第二要有地段合适的书场(难道要年轻人天天跑城乡结合部?);第三要在晚上或者双休日演出;这些都是最最基本的条件了。
现在大家怀念三、四十年代评弹的繁荣期,那时候,评弹在上海绝对是“中产文化”,书场里绝对不是一片“白茫茫”,既有中年人,也有年轻的阿姨、小姐。不同地段的书场拉开档次,听众类型也有区分,演员的风格和书目的风格也都多元化,这几方面的多元化、自由竞争、自由选择,加上不断的新鲜事物的刺激,成就了评弹的辉煌。评弹如果墨守现在的影响范围和听众结构,那么不会有任何机会。
第四点,评弹的复兴需要跳出现有的认知框架。很多人都认为评弹再没有机会,评弹的灭绝是必然的。我以为不一定。早五年,很多人都认为相声必然灭亡,但郭德纲彻底改变了这个行业的面貌,相声不但有希望,而且变得很有希望。但重要的一点,郭德纲不是按照体制内的模式来发展相声。郭德纲和德云社是民间组织,没有工资好拿,生意好赚得多,生意差赚得少,没人保底,没人铁饭碗。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火了,把体制内的相声演员远远地甩在身后。是郭德纲和德云社拯救了相声,而非这个主席那个团长。评弹亦如是。
我并不认为周立波有多深刻,或者有多了不起的表演技能,但他的成功是上海评弹团全部人员绑在一起都比不了的。此中有很大的学问,值得推敲。周立波只有一个人;周立波没有脚本,没有故事;周立波每天演出内容大致相同(即使稍有微调);周立波没有关子。他这样能火,为什么评弹演员不能火?不仅因为没有周立波这样的能力,也不仅因为没有周立波背后的运作团队,根本上说,是没有周立波这样的眼界与头脑。
只要有真正如郭德纲、周立波这样的演员出现,不需要“吸引年轻人”,年轻人自动会聚集起来的。那些平时从来不听相声、不听滑稽、也不听评弹的年轻人,很快就会熟悉、了解乃至极端追捧曲艺,追逐着心目中的明星。出于“赢者通吃”的商业规则,极少数成功的人可以迅速获得纸媒、电视、互联网以及其他传播资源的青睐,恢复以至于拯救整个行业。
我特别特别期待这样的独立有头脑的演员能冒出来,爆发。他必须能说书,也有健全的头脑可以认识我们现实生活的社会。兰心或是美琪剧院,或是各个电台、电视台,都可能为他留出大量空间。只是我知道他不可能叫高博文,更不可能从现在的评校中走出来。
第五点,评弹复兴就得破除制度约束,回归过去繁荣的老路。评弹繁荣是一系列的事件。王柏荫回忆过去的好日子,蒋月泉可以开汽车、开哈雷摩托、玩手枪、穿纺绸衣服,那时就叫评弹繁荣。那么今天我们怎能想象,演员在乡下书场,住在没有空调、没有暖气、臭气熏天、逼仄狭窄的小房间里,每天辛辛苦苦说书,赚一百多块的日子,还能掀起评弹的繁荣?
评弹繁荣的时候,书场开在最繁华的市中心,很多都是舞厅改的;今天要使评弹繁荣,就也得有这样的书场。评弹繁荣的时候,小姐太太都去书场听书;今天要使评弹繁荣,就也得把这一代的小姐太太、白领员工、女大学生都吸引到书场来;评弹繁荣的时候,演员要挖空心思找新唱腔,找新办法拉住听客回头再来;今天要使评弹繁荣,演员也必须在书目和表演上下功夫,拿出与别人不同的本事来。评弹繁荣的时候,电台里都在放杜十娘,马路上都有人唱宝玉夜探。今天要使评弹繁荣,也得有不一样的宣传和营销手段。当然有一点,我估计不大会有人买票来接受思想政治和精神文明教育的,那些主旋律开篇,倒贴钱我都不要听的。
我只是希望现在的评弹演员,不管刚刚出道的还是坐稳了团长接班人位置的演员,都能有点出息,有点理想。即使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艺术上赶超蒋月泉,但也总应希望自己的名气和影响上向前辈大师发起冲击吧。现在演员说书越来越短,技巧越来越差,名气越来越小,收入越来越低,在各方面都已呈现出一代更比一代弱的趋势。
那些年轻的评弹演员,你们本事差也算了,你们学历低也算了,但你们真的愿意接受你们的生活比你们的老师、现在这批坐稳了奴隶的人更糟糕吗?你们为什么不努力向你们老师的老师如蒋月泉等学习,通过自己一张嘴去争取自己的哈雷摩托、豪宅别墅呢?投靠体制,唱主旋律开篇,能给你们多少?在旅游景点唱开篇,又能给你们多少?只盯着眼前蝇头小利,满足于唱只开篇赚几百的机会,就永远不会有周立波一晚净赚20万的机会。
市场竞争非常残酷,但最公平。四十年代的演员为了自己的书,许多人真的是呕心沥血,市场也给予了足够的回报。评弹史上也都会记录下他们的名字。评弹团成立以后,再没有开宗立派、可以称“调”的大师;评校成立以后,连可以以一部书成名的名家都不会有了。不是市场没有机会,也不是吴语再不通行(吴语与上海话的差别很小),只是没有真正的评弹演员,也不会按照市场自由竞争的规律来演出评弹。
我不为《三国》、《英烈》或者哪部书的断绝、后继无人而感慨。我感慨的是,面向观众、思考市场竞争规律、把握自己艺术也把握市场真正需要的精神的灭绝。被体制去势的评弹,不能指望内部还会有生机。而体制外似乎只见到一个扬子江,都八十了,两下对比,哭笑不得。
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26 23:18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3 | 浏览:914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从以赛亚.伯林通信集看人生

2009-6-22 星期一(Monday) 晴
作者是大名鼎鼎的John Gray,写得挺一般,但梳理了伯林上世纪40到60年代的心态变化。

John Gray
THE COSY PHILOSOPHER
Enlightening: Letters 1946-1960
By Isaiah Berlin (Edited by Henry Hardy and Jennifer Holmes with the assistance of Serena Moore) (Chatto & Windus 845pp £35)

Exclusive from the Literary Review print edition. Subscribe now!

Isaiah Berlin used to say that people were his landscape. In the first volume of his letters, Flourishing, edited by Henry Hardy and covering the years 1928 to 1946, he went so far as to declare a positive dislike of nature, suggesting that love of sublime landscapes was linked with reactionary romanticism. It is true that his focus was always on human beings, and this second volume shows him finding fulfilment among them as never before. Returning from war work in the British embassy in Washington, becoming once again and then ceasing to be a bachelor don, taking up the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ing, through a series of radio talks, a degree of celebrity about which he was highly ambivalent, immersing himself in the internecine struggles of All Souls and Oxford, giving advice to heads of state and officials running government agencies - these and other aspects of Berlin's life are vividly captured in this absorbingly readable second selection. There could hardly be a more intimate portrait of Berlin than that which emerges from these letters. But the man himself is not so easily captured, and sometimes appears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one who seemed always to feel at home in the world.

Berlin used to present himself as an extrovert for whom his own personality was of no great interest. On the whole the letters support this claim, but they also suggest that his gregarious, outward-looking persona may not have been entirely spontaneous. One of Berlin's most remarkable talents was his ability to combine a benevolent interest in others with cool insight into their characters and motives. Even more remarkably, he was able to view himself with the same mix of clear-eyed realism and benign concern.

In a letter written in 1949 we find him praising American academic life over that in England, and describing Oxford as 'shallower, easier, simpler, gayer and less worthy, further from the heart of things, more nonchalant, more superficial, less penetrating, less directly concerned with what I care about most, than Harvard'. What is striking in these observations is their ambiguity. Berlin may have admired Harvard but he loved Oxford, partly because he found it 'easier, simpler, gayer' - qualities he knew he needed in his surroundings. In 1951 he wrote that he was 'unable to achieve even a moment of the large calm, the minimum of tranquillity which all tolerable lives require', and a year later, 'my quest for gaiety and cosiness is a perpetual defence against the extreme sense of the abyss by which I have been affected ever since I can remember myself'. One should not take statements of this kind too literally. Probably they are not much more than expressions of the intense self-doubt from which he seems to have suffered in the late Forties and into the Fifties. But they do make clear that Berlin's delight in society and gossip, his amiability and love of institutions, were traits he actively cultivated. He did not move as easily in the world as those who admired or envied him liked to imagine.

As the letters move into the mid-Fifties we find Berlin achieving self-realisation of a kind that had so far eluded him. He began a happy, lifelong marriage, was appointed to the Chichele chair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theory at All Souls - at the time the foremost position in political theory in the country - and accepted a knighthood (a decision he soon regretted). In 1958 he delivered his celebrated lecture on 'Two Concepts of Liberty'. Commonly seen as a restatement of English liberalism, it seems to me to articulate a less familiar and less comfortable view of things. Berlin had a deep love of England - 'the b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he often said - and cherished a certain type of English thinking. Scepticism regarding oracular interpretations of history and respect for facts were qualities he valued greatly, and not just as intellectual virtues. Any philosophy that downgraded individual choice was morally as well as intellectually dubious, and he admired English empiricism for its decency as much as its lucidity. But even as he made his way in English life Berlin drew more deeply from the wellspring of his Russian inheritance.

For a time Oxford analytical philosophy attracted him because it prized clarity and resisted system building, but after the war he turned away from philosophy as it was then being practised. Born a hundred years ago in Riga, he was a product of the high culture of Russia's Silver Age - 'my spiritual home, the Russian self-examining intelligentsia of the 19th century', as he described it in one of the letters collected here. Much as he valued clarity, it was not enough: he could not devote himself to a discipline that lacked the human relevance he found in the best Russian thinkers. When, in the last conversation I had with him before he died, I asked Berlin who had most shaped his thinking, it was not David Hume or John Stuart Mill that he cited, or any of the philosophers he had known in Oxford. It was Alexander Herzen, the Russian radical writer.

Berlin is remembered by philosophers for defending ethical pluralism - the claim that human values make conflicting claims that cannot always be rationally reconciled - and arguing that this pluralism is the true basis of a liberal society. The argument is hardly demonstrative - if values can conflict in ways that have no rational solution, what reason can there be for favouring individual choice over other goods? But Berlin's achievement was not to give liberalism a watertight foundation. It was to present liberalism as an attractive vision of life, and one that is not tied to a quasi-religious belief in progress. Though Berlin was solidly committed to the values of the liberal Enlightenment, he never shared the faith of Enlightenment thinkers that growing knowledge could resolve fundamental conflicts of value. For him such conflicts were part of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and any philosophy that offered to deliver us from them was both deluded and illiberal.

Here Berlin developed a distinctively Russian tradition in which liberalism is not one more political doctrine but a form of resistance against doctrines - the assertion of human freedom against large projects of world transformation, even when they claim to serve freedom. Criticising E H Carr's account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Berlin wrote to the American diplomat George Kennan: 'the opposition and the victims are not allowed to testify ... Only the victors deserve to be heard; the rest - Pascal, Pierre Bezukhov, all Chekhov's people, all the critics and casualties of Deutschtum or White Man's Burdens, or the American Century, or the Common Man on the March - these are historical dust, lishnye lyudi (superfluous men), those who have missed the bus of history'. Berlin liked cosiness: a part of the life-enhancing quality of his conversation came from the way he could find points of interest and affinity in the most uncongenial thinkers. The sense of intractable conflict he articulated in his writings is far from cosy, and yet it is also life-enhancing, for it enabled him to forge a version of liberalism that speaks for history's losers, the superfluous people whose fate it is to be left behind in the grand march of progress.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22 19:33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1 | 浏览:539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被偷窃的历史

2009-6-21 星期日(Sunday) 晴
梁捷

杰克.古迪被认为是当今时代最博学多才的知识分子之一,1976年入选英国社会科学院,1980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荣誉成员,2004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因为他在人类学上的杰出贡献被英国女王封为爵士。
 他早在四十多年前就以《死亡、财产与祖先》、《巴格里人的神话》、《野蛮心灵的驯化》等著作奠定了自己的学术地位。可他似乎越战越勇,老而弥坚,年过八旬还活跃在剑桥的讨论班和许多学术研讨会上,并且逐渐把研究重心从人类学转向了历史学。《偷窃历史》就是他的新作,2007年出版,当时他已86岁。
 据说古迪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学者。因为他精通学术话语的内在逻辑,又有丰富的田野调查经验,故而总能不留情面地戳穿其他学者精心构建的论述体系。即使最著名的前辈大师如马克思或者韦伯、涂尔干,也没能躲过他的批评。虽然他的批评令人窘迫,但也总能以其透彻性和尖锐性给别人上“精彩绝伦的一课”,极大地拓展当代史学家的视野和观念。
 一个学科要从内部发动“范式迁移”,必定是个极困难的任务。多数时候要借助其他学科的研究进展揭示出历史学本身的盲点。古迪表示,他很幸运地在比较年轻的时候就读到戈登.希尔德所著《历史发生了什么》。希尔德认为,青铜时代的文明是跨越欧亚的广泛的统一体。可这个统一体却被欧洲古典时代所产生的西方概念所打破,其中既包括技术性手工业的发展,也包括文字以及时空观念本身。
可以这么说,经济或者制度性因素从来不是欧洲与东方根本差异,而对这种差异的大力阐发和强化过程倒不折不扣是西方概念的强权所为。我们已经习惯用“资本主义”的框架来看待当下自身所处的社会。而资本主义以及资本主义的观察方式,都只是欧洲古典时期偶然涌现的产物,绝非中国本土原有。中国和非洲、南美、中亚等各个地区的国家一样,都有认知和描述历史的方法,可这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被欧洲给接管,或者说,被偷走了。
 这种后殖民主义的学术批判方式并非古迪发明。已故文学评论家萨义德的名著《东方学》掀起后殖民主义的浪潮,让许多有反省能力的西方学者意识到自己学科话语的殖民主义倾向,也让发展中国家的学者觉醒,明白对于自身传统的失语窘境。而古迪却不满足于萨义德式的只破不立,在以《偷窃历史》为代表的一系列著作中,试图身先士卒地闯出一条完全不同于马克思或者韦伯的路。
 古迪认为,社会结构主要在三种要素的变动过程中发生改变。第一种变革是农业上面的变革。农业可能产生剩余积累,农业技术上和组织生产模式上的差异,几乎可以解释东西方文明差异的多数方面;第二种变革就是居住空间模式上的变革,表现为城市的产生和不断的城市化进程。正是城市化,使得官僚科层及其他社会组织制度成为可能;第三种变革是人际交往和信息沟通模式上的变革。早期社会主要通过语言的传播、融合来实现目的,现代社会则越来越依靠技术进步,最终导致信息技术革命。
 将古迪的分析框架和其他前辈大师的框架相比较,古迪的逻辑未必比前人更严密。但是古迪这些论述主要源于他的田野经验和惊人地广泛阅读,所以都有实证研究的支持,而非空想。古迪相信自身的分析结果,而非拜倒在前人脚下。
他的最主要想法就是要破除史学界中纠缠多年的“欧亚二元对立论”,即把上古至中世纪的历史,简化为“封建的欧洲”与“专制的亚洲”的简单思维。封建欧洲最终孕育出资本主义,终结了封建制度。而专制亚洲却只能维持一种僵滞经济,再不能跳出此中陷阱。古迪研究了大量材料后归纳说,东方有时是比西方更“集中”一点,但绝不意味着东方就更为专制。西方的政权与东方相比,往往更需要居民的钱财支持,从而为“人民统治”打通了道路。马克思恐怕颠倒了因果,而后人基于意识形态抱着“欧洲封建社会”、“亚细亚生产模式”等概念不放,则离开历史真相越来越远了。
 在《偷窃历史》的中段,古迪露出了本来面目,列举了三个赫赫有名的学者,把他们当作“偷窃历史”的代表性人物点名批评。这三个人分别是研究中国“科技”的李约瑟,研究西方“文明”进程的埃利亚斯和研究“资本主义”历史的布罗代尔。他们最杰出的研究工作,同时也就是最严重地“偷窃历史”。
 先看李约瑟。李约瑟研究科学史,主要是考证比较同一科技发明在中西出现的时间和传播过程。李约瑟发现,直到西方文艺复兴之前,中国的科技水平都领先于西方。可随后西方就出现了“伽利略奇迹”。他要研究的问题是:为什么在公元18纪以前中国社会比西方社会更有利于科学发展,18世纪后却阻止了科学发展呢?这个问题被称作“李约瑟之谜”。古迪却完全反对,因为“科学”本身就是希腊孕育的特殊概念。中国根本就没有科学,也不应带着西方科学的标本来中国找科学。
 再看埃利亚斯。埃利亚斯最有名的著作当属《文明的进程》。那本书里,埃利亚斯勾勒出欧洲上层阶级中世纪以降在生活方式上的细微变化,指出这些看似无关痛痒的礼仪变革实际上乃是社会权力关系之深刻变化的反映。然而古迪冷酷地表示,“文明”这个词就有问题,就是西方中心主义的观念。一般认为,文明包含了对美的认知、对清洁的要求和对秩序的追求。但是并不能简单地认为这就比不美(美还需要论证)、不洁(洁还需要论证)或者缺乏秩序(秩序还需要论证)拥有更高程度的价值。
 最后一个要批评的是布罗代尔。布罗代尔在《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中探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他并不直接从资本主义的表面发展下手,而从日常物质生活开始,一步一步地讨论了交换制度和市场制度。古迪批评说,我们是否真的需要资本主义这个概念,这才是一个问题。资本主义这个范式,精炼地将马克思的丰富思想归纳出来,但也从此走上一条越来越狭窄的路。
 可以说是现代历史、现代社会催生出资本主义这样的观念,而非资本主义塑造了现代历史。西方著名历史学家在不经意间,用花哨的概念偷走了其他世界的“爱”,也偷走了“制度”,偷走了“价值”,偷走一切用于认知历史的要素。
古迪说,自己在非洲加纳多年的田野调查经历非常重要。无论他思考的是什么问题,是关于欧洲的还是别的地方的,他都会问自己,这在非洲的语境下会是什么样呢?
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21 20:00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1 | 浏览:382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只有常识还在那里

2009-6-21 星期日(Sunday) 晴
  很久没有贴文章了,确切地说,是很久没有写文章了。以后一段时间里争取多贴一点,谢谢各位朋友。梁捷
  
  梁捷:只有常识还在那里
    
    本文见《财经》杂志 2009年第12期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08日
    
    “自然和自然规律隐没在黑暗中。上帝说,要有牛顿。于是,万物皆光明。”诗人蒲柏借用《圣经》语式,如此赞誉牛顿,因为牛顿揭示出物理世界赖以合成的合理结构。洛克和休谟等学者试图沿着牛顿的足迹,将这种方法用于探究心理和情感等内在世界,并希望进一步推广到社会领域。
    
      这些启蒙哲学家都认为,内在心灵中包含了类似牛顿力学中“质点”那样的东西,可称之为“观念”。这些观念清晰、独立、不可分裂。我们可以像化学家拆解物质化学结构一样,把内心观念分得清清楚楚。知觉是分辨观念的能力,内省是审视观念的方法,内在世界从而成为外在世界的副本。要解开这些秘密,科学是惟一的钥匙,而关于人的科学又是其他科学惟一坚实的基础。
    
      但是,在洛克、贝克莱、休谟、哈特莱等一大串显赫的名字后面,出现了一个不太合群的异类——托马斯·里德。他认为,无论贝克莱、休谟怎么处理心物二元论,最终都免不了带上一些唯我论形而上学的残迹。这是一种道德牛顿主义,他们的研究工作日趋精密,让人意识到很多认知上的不可靠。然而,这样的哲学却离常识越来越远。
    
      里德举例,我们手捧一朵玫瑰花,嗅到它的香味,心中涌起无限联想。先区分开感觉和感知,把由颜色、香味引发的复杂化学反应即联想斩去,只剩下最直接的感知。这时,我们再把玫瑰花放到远处,闻不到香味了,此时,它的香味就消失了吗?不!我感知到的香味消失了,可花本身的香味依然存在。我们说的“香味”既指自身感受到的香味,又指玫瑰花所拥有的香味,两者在日常生活中不必区分,因为这是常识的原理。
    
      过去学者所谓观念是知识的惟一对象,只是一个未经证实的假设。观念需要通过分解判断才能产生,而某种关系的判断又必须伴随着感觉,感觉既向我们“暗示”它和心灵的关系,也向我们“暗示”它和外物的关系。感觉只是“暗示”,而非真正维系,心灵和外部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正如牛顿之前,隐没在黑暗中的自然早已存在一般。
    
      里德熟读西塞罗等古典名家的著作。正是从西塞罗那里,他学到了sensus communis(即英语common sense),并将其作为终身的信念。他认为,日常语言也就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射,应当将常识原理置于科学的心理学之上。终极的哲学肯定就是常识哲学。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洞见,直接影响到日后的两个学派。一百多年后,里德的常识哲学传至美国,皮尔士深有感悟,进而将里德思想融入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在两个世纪以后的英国,摩尔(G.E.Moore)和奥斯丁(J.L.Austin)等人厌烦了琐碎的逻辑实证主义,亦是从里德著作中受到启发,慢慢形成了所谓“牛津日常语言学派”。
    
      但是,里德在世时,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荣誉和尊重。著名化学家、“燃素说”倡导者,也是洛克和休谟忠实信徒的普利斯特里(Joseph Priestley),在认真阅读《按常识原理探究人类心灵》后深感恐慌,因为里德的意图很明显,要整个颠覆前辈学者依据人类心灵建立实证科学的努力。
    
      普利斯特里精心撰写了《哈特莱的人类心灵理论:论观念的联想原理》,专门驳斥里德及常识哲学信徒的言论。此书比里德的著作产生了更大影响,获得英国公众的认可。边沁在《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中就承认,他从哈特莱处学到了这种思想,可以将幸福视为通过联想整合起来的简单快乐的总和,这就是功利主义的基本原理。道德牛顿主义引导出功利主义,进而是一整套古典经济学,最终成为影响全世界的重要思想。
    
      现在回头去看,将心灵与外部世界系在一起的牛顿主义正是启蒙运动的主线。里德的常识哲学虽能有效批判休谟、哈特莱的认识论,却不能导出积极的行为理论。里德面临的是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与《实践理性批判》衔接处遇到的相同问题:如何融合一种确定论的知识理论和一种自由论的行为理论。
    
      里德在最后一部著作《论人的行为能力》中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里德过于冷静和客观。他坚持把知识认作无时间性的静观知识,不同于能够将过去和未来清楚判别开的行为。如果要把握绝对的“知”,那就必须与“行”区分开。
    
      从现代性展开的过程来看,里德与他的常识哲学失败了。但是,我们现在反思现代性时,里德的身影又不断出现。政治哲学家沃格林尝感叹,一个人永远不能忘记,所有的古典哲学都是建立在常识基础上的,而没有一种意识形态是建立在常识基础上的:孔德或马克思的实证主义,或者黑格尔主义,都不是以常识为基础。只有里德为代表的苏格兰思想流派可称做常识哲学。
    
      各种意识形态烟消云散之后,只有常识还在那里,不会改变。■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21 19:59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4 | 浏览:414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张惠言 水调歌头 五首

2009-6-20 星期六(Saturday) 晴
【水调歌头】五首
  

  其一
  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
  闲来阅遍花影,惟有月钩斜。
  我有江南铁笛,要倚一枝香雪,吹彻玉城霞。
  清影渺难即,飞絮满天涯。
  飘然去,吾与汝,泛云槎。
  东皇一笑相语:芳意在谁家?
  难道春花开落,更是春风来去,便了却韶华。
  花外春来路,芳草不曾遮。

  其二
  百年复几许?慷慨一何多!
  子当为我击筑,我为子高歌。
  招手海边鸥鸟,看我胸中云梦,蒂芥近如何?
  楚越等闲耳,肝胆有风波。
  生平事,天付与,且婆娑。
  几人尘外相视,一笑醉颜酡。
  看到浮云过了,又恐堂堂岁月,一掷去如梭。
  劝子且秉烛,为驻好春过。

  其三
  疏帘卷春晓,胡蝶忽飞来。
  游丝飞絮无绪,乱点碧云钗。
  肠断江南春思,黏著天涯残梦,剩有首重回。
  银蒜且深押,疏影任徘徊。
  罗帷卷,明月入,似人开。
  一尊属月起舞,流影入谁怀?
  迎得一钩月到,送得三更月去,莺燕不相猜。
  但莫凭栏久,重露湿苍苔。

  其四
  今日非昨日,明日复何如?
  朅来真悔何事,不读十年书。
  为问东风吹老,几度枫江兰径,千里转平芜。
  寂寞斜阳外,渺渺正愁予!
  千古意,君知否?只斯须。
  名山料理身后,也算古人愚。
  一夜庭前绿遍,三月雨中红透,天地入吾庐。
  容易众芳歇,莫听子规呼。

  其五
  长鑱白木柄,刮破一庭寒。
  三枝两枝生绿,位置小窗前。
  耍使花颜四面,和著草心千朵,向我十分妍。
  何必兰与菊,生意总欣然。
  晓来风,夜来雨,晚来烟。
  是他酿就春色,又断送流年。
  便欲诛茅江上,只恐空林衰草,憔悴不堪怜。
  歌罢且更酌,与子绕花间。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6-20 00:11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0 | 浏览:404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王凤仪讲病实录

2009-5-10 星期日(Sunday) 晴
悔过好病
我在三十五歳那年正月,有一天家里人向我说:牛又跑了。
我说:这牛丢不了,它准是又回老白家了(因为是从白家买来的),吃完晚饭,我再去找。
晚饭后我到老白家,我内弟白俊卿说:牛跑来了,你放心吧。
你来的正好,杨善人(名柏)正住在我家,领着先生们每天宣讲善书,你也听听吧。
我说:好啊。
到了晚上,他们开讲了。讲的是宣讲拾遗,由杨善人主讲,还有三、四位年轻人宣唱。
讲的都是忠孝节义,善恶报应的故事,劝人学好。我一听很有趣,心里很乐。
第二天,白俊卿叫人把牛给我送回家去,我就住在白家听善书。反正我是个病人,在家里也不能做重活。
有一天,他们讲双受诰封(三娘教子),讲到小东人在学房里,听同学说三娘并不是他的生身之母,他在放学回家,晚间照例背书时,就故意的不好好背诵。
三娘督促他,他就冷言冷语讥刺三娘说:你并不是我的生身之母,若有我的亲娘在,我那能受你的寃枉气!
三娘听了这话,一怒之下,就把织布的机头割断。
家奴老薛宝,听到母子吵闹,出来问明了原委,就向小东人说:三娘为着教养你读书,日夜在织布,望你长大成人,光宗耀祖。你万不该恶言相加。
赶快头顶家法,请娘亲责罚。于是小东人便跪在三娘面前,认罪说:孩儿年幼无知,忤逆娘亲,请教训孩儿,打儿几下。
三娘说:儿快起来,是我不会做娘,不该和你一般见识,来动肝火。
母子言归于好了。
我听着,心里很奇怪,他们娘俩不是在吵嘴么?
怎么又都各自认不是呢(认罪)?
想来想去明白了,怪不得人家是贤人,贤人争不是,愚人才争理呀!
听完了善书,往回家走,一面走着一面想,怪不得我生疮痨,我一看见人家有毛病就生气,这正是我不明理,所以我是愚人呀!
于是我就大声审问自己说:我专找人家的毛病,那怎么算对?
看人不对我就生气,那怎算对?
一路上嚷这两句话,走十里路,一直嘈嚷到家。
夜里还自己问自己,问来问去,问的自己也笑起来。自己把过悔真了,就顿悟从前皆非。
第二天早晨,觉得肚皮痒,一看原来长了十二年的疮痨,一夜的工夫,竟结了疤,以后就完全好了。
所以我在最初给人家讲病的时候,就告诉人们,若能把自己的过悔真了,就能好病。这种方法,就是从我自身的经验上得来的。
讲病和齐家
宣讲堂的主讲邢九先生害病,叫他儿子到宣讲堂来,求宣讲堂奉祀的神,给他药方,神果然降谕,是派我给他讲病。
我本来是不会治病,但神既派了,又不敢违背神佛的命令,祇好跟公子前住,在路中邢公子问我说:你会什么医道?
我说:我是个农家人,没有念过书,更没有学过医,并不会治病。
他说:我父亲是秀才,我们兄弟三人也都是读书人,你并没有上过学,又没有学过医,你什么给我父亲治病呢?
我说:是神派我来的,又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你若不信神的话,我就回去好了。
他说:我父亲最信神,你既是神派来的,我怎敢让你回去呢?
我说:那么我也只得前往,至于怎样治病,我也不道。
到了老邢家,天也黑了,吃完晚饭就去看病人。
邢九先生说:你是奉神命而来,必有神术。就请你用神术给我治,我是诚信无疑,等我病好了,再回宣讲堂,我一定多做善事。
我说:天太晚了,等到明天再说。
第二天早晨,饭后又和邢九先生见面,我忽然想起书上的四不正来,便对他说:你是读书人,书不就能治病吗?
邢九先生说:医书才能治病,可是我没学医。
我说:我听说书上有『四不正』,不知是写在什么句?邢九先生也楞住了。
我说:有所忧患则不正,有所...则得不正。我只听人说过,不知道究竟是那本书上说的?
邢九先生说:这是大学上说的。
我说:能不能讲解给我听?
邢九先生就按字逐句的解释了一遍。
我说:
邢九先生,您正是犯了这四不正的病了,我看您家中男女老幼,
不论是谁,一到你身边,你都厌恶、生气,
这不是『有所忿懥么?』
你又怕儿子们,不能生活,读书不能成名,
这不是『有所恐惧么?』
你既有财产,又有功名,就该知足而常乐,多做善事,听其自然,
你偏又求神祈福,这不是『有所好乐么?』
你又怕神把你逐出门墙之外,神本聪明正道,那能像人有嫉妒心呢?
这不是『有所忧患么?』
一不正就能生病,何况你四不正都犯了呢?
我说完,邢九先生磕头说:我真是枉读诗书,先生真是神啊!从今以后,我要把四不正,一笔勾销,决不敢再犯了。
我说:既这样,你赶快向祖宗、神位叩头悔过,病就好了。
邢九先生就叫家人把他扶起来,到神位前叩头悔过,磕了很多头,汗流浃背,病就好了。
嗣后,我俩越说越投缘,邢九先生问我:你没有读书,怎么懂得书上道理呢?
我告诉他自从我儿子上学念书,我就跟他学;我们父子,时常讲学,入宣讲堂以后,又学着讲善书,我这是一点一点学来的,
每听人讲古人的故事,我认为好的,遇有机会,我就效法古人的行为,听到那个字好,我实行那个字,
我在老张家作工,学会『俭』字,只挣钱,不花钱,所赚全部归家用。
在我周姑父家做工,学会『孝』字,就迎接我爷爷回家奉养。我对好的事,是一步一步进行。
邢九先生,又叫我给他齐家。他有一妻三子,三房儿媳,五个孙子,五房孙媳妇。他就召唤全家人,都来听我讲话。
因为他家里的人都怕他,都迟延着不愿意来。
他的内助,己经七十多岁了,还在屋里擦抹桌椅。
我说:老太太你过来,你有过了,我给你说明白吧!
老太太就过来坐下了,我只说一句,就不往下说了,不多时,他家里的人都来了都要听听老太太的过。
我说:我先不说老太太的过,先说你们吧!
你们家里,并用不着你们到田里工作,祗有侍奉老人是功德,可是每个人,要把职责分清。
五孙媳妇,专管给老人拿便盆,整理被褥;
由四孙媳妇,管给老人扫地擦桌椅板凳;
二孙媳和三孙媳妇,一个做饭,一个做菜;
大孙媳妇,是率领孙媳妇们的首领,凡是妯娌中,有串门回娘家的,就替补他们的缺。
三儿媳妇,专管侍候老人吃饭,家里若是缺少食物,就是要买,并要准备齐全,若是老人觉着哪宗事做的不如意,就吩咐三儿媳妇,转告孙媳妇们;
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一个管早晨问安,一个管晚间定省,这样一来,儿媳妇孙媳妇们,都有了责任,那还用老太太劳作呢?
老人要早睡晚起,睡不着,半夜起来坐也可以。
能这样为一家人想,越处感情厚。
老人得时常提家人的好处,自然精神聚足。家那有不齐的道理呢?
我说完了这一番话,邢九先生极佩服我。
  从这一宗事就证明,人若不使用机谋巧算,信心真诚,由自性里自能生出智慧来。
讲伦理疗重病
我自从奉神谕,给邢九秀才,讲好了病以后,有一天领两位道友,到下坎子村老廉家,宣讲善书。
老廉家是弟妇的娘家,大家宣传,硬说我会讲病。
离下坎子村三里路的高家杖子村,老赵家的人,来请我去讲病。
当时我说不会,可是大家都不信,再三要求我非去不可,逼的我满头是汗,看情形不去不行。
我把心一横就去了,到了病人家中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太太,
领着一个又愚又笨的孙子,和一个极聪明的孙媳妇,三口人过日子。
这个媳妇,二十余岁,因为厌恶他的丈夫无能,得了大肚子病,
已经半年了,怎么医,也治不好,只有等待死了。
她的奶奶(祖母)给她吃喝,她还不满意,急头摆脑的,我一看就知道,她的病是从气发生的。
我问她:你是愿意活,还是愿意死呢?
她说:人都求生不得,那有愿意死的呢?不过我病太重了,恐怕不能活啦!
我说:你若是信我的话,准能有命,若是不信,再三、四天就要死了,你看你肚子胀得半人高了,你到底是愿意那一项?
她说:我真正信你老人家,你老怎说,我就怎做。
我说:你要翻出良心来,病就会好。
她问:怎样翻得起良心?
我说:你是年轻人,卧床不起,己经半年了,你奶奶偌大的年纪,天天不眠不休的给你煎汤熬药,接屎送尿,你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急头摆脑的生气,那能不生灾生病呢?
我看你大概自从结婚那天,就嫌家穷,又讨厌丈夫愚笨,天天不乐,心里烦闷。这种怨恨,还说不出口,日久天长,才发生这种病。
你违背了天理、丧尽了良心。你若是真要治好病,我告诉你一个方法。你只要照法实行,病就可好。
第一、你奶奶再服侍你的时候,你要从心里感恩,还要说我有罪了,累了奶奶的心,真亏孝道啊!每次服侍你,都要这样说。
第二、有空时,你要向奶奶追问,你爷爷怎样结婚,其时奶奶是几岁,什么时候生你的公公? 你公公几岁娶你婆婆?你的公和婆在什么时候死?死的当时,你的丈夫是多大?你奶奶怎样把你丈夫扶养长大?你丈夫娶你时,你奶奶怎样设法办喜事?有空就问,你这样常问,才会知道,你奶奶一生的千辛万苦。不用想你自己的病,问来问去,能把你的私心消灭,良心就翻出来了。只要能诚心诚意,照着我的话去做病就会好。不用想别的法子,也不用请医师或吃药。
病人说:我己经是死定的人,幸得你老指示我此条明路,我再不照这样做,就誓不为人了。
我走后,她真照我的话行了,三天后己能坐起病床,七天后就能下床步行,十天后己经能自己走回娘家。
我这次也是死逼梁山,真算露脸、露面是被挤出来的,真好笑。
讲奇病
团山子南屯村李家,是我表兄的同族,他的妻室,得了邪病,有一年多了;平常不能起床,邪病发作时,缩成了一团,屎尿都拉在床上,一边吃屎,一边往身上滚。其它人都没法,住在那个室内。曾请大神巫,也都治不了她。
她十四岁的女儿,变成如傻子,看到牲口的粪,就拾起来吃。她们家里的人,空着急、没办法。正月中,我到病人家,在南边的屋里宣讲善书,病人犯邪气,在东屋里大声说:谁在这里吵闹?我不爱听,快给我走开。我知道她是邪不敢侵正,受不了这正气。
我就说:我是讲善书劝人做好事的,你怎不愿意听呢?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东屋,和她理论,邪气百般支吾,说他自己是大仙。我说:你既是大仙,就不该害人老少,你这不是造罪么?
她始终不服气。我看她的形状说:莫非你前生是个看牢狱的,冤屈死人,若不是,怎会现这种形状呢? 她听了大笑,不肯答言。
我和她谈论了两天,都不肯走。这天的晚上,我作了个梦,梦见个刺猬蹲在灶王爷板上,醒后心里很不痛快。早饭后到病人屋里,和她家里的人,讲梦里的情景,想不到病人忽而大声说:那就是我。我说:既是你,你就得走!不应该再害人,你既成仙得道,理应助人为善,好修个善果,为什么要做害人事呢? 邪气说:你不知,她们母女两个,种地时,把我的子子孙孙全部害死,我才来糟蹋她们,以解我心头之恨。
我说:冤仇宜解不宜结,修道最要紧的,是去掉嗔恨心,汝不怕坠落地狱么?我劝你回山,好好清心养性,把仇恨心去净了,就能转生人,再知尽孝、悌,便能成正果,有多么好呢?
他答应了走,央求我送它,我也答应了,我又问他说:人是三界生的,你们是两界生的,你怎能迷人呢?
他说:人心若是正,我们不敢靠近,人虽是三界生的,遇事常发脾气,性灵就迷了,这是失去了一界,再常动私心,又失去了一界,只剩下身界,我们才敢欺侮他。
我又问:你怎么会讲话?
他说:必须借人的阳气,趁人睡着时,偷偷对人嘴换气,再吃了『天河水』才会说人话。
我问他:什么是天河水呢?
他说:他说:就是人嘴里流出来的口涎。
他说完了,我说:你走!
她们母女二人就全好了。
由这宗事,我才知道,人读圣贤书,不做圣贤事,就是吸不着阳气。世人全做圣人所不欢喜的事,所以不能吃着圣人的天河水。我把世道人情看透了,叫人立志做善人,这是我得着了天河水。
有人说胡黄白柳会迷人,其实岂只胡黄白柳迷人。
世上是个万迷阵,没有一项不迷人。所以我立志,为叫人不迷。
给婶娘合家
我在南山守坟时,有空就想,我们王姓族中,谁家尽了伦常道,就得发展,
谁家违背了人伦道,就受了罪。
想到我婶娘家,她有五子,她大儿子树峰,早已娶妻生子,可是自从媳妇过门,他就抛下了老母幼弟,自己带着媳妇单独另行生活。
我曾一再寻思,这种违背伦理的事,我须怎样才能劝过来呢?
想了许多天,我便对人说,树峰大哥要和婶娘合伙,我又到婶娘家去说:树峰大哥养老婆及孤子,已经十几年了,现在要和你老人等合伙了,你老等着看树峰大哥演『四郎探母』吧!
我婶娘和树峰大哥,是东西屋住着,向不往来,碰头也不说话,大妇(树峰妻)听我说这些话,气膨膨的。
第二天我又去,还是这样说,她越发生气,未几天就把她气病了。
她叫树峰央托人,要寻医看病。树峰说:能治你的病,只有南山守坟的孝子,我叫人请他来。
我到大哥家,就问大嫂说:你是得了什么病?
她说:心口疼!
我说:这种病,很快就好,你先静养吧!可是他们要和你合伙,你无论如何,千万不可答应!
说完了,我就到婶娘的屋里去,四个弟弟正好都在家,
我便说:婶娘已经老了,还须要为你们几个人,缝衣煮饭,
婶娘整天如此辛劳,我想你们也会不安,现在我想为你们合伙,
也就是为了,要解除婶娘的辛苦,你们是否赞成。
当时二弟和四弟都说:赞成。树桐哥哥叫我们如何做,我们就照样做。
我说:等一会儿,你们过去,向大哥大嫂,恳求合伙。
说完,我又到大嫂屋里去说:他们要和你合伙,你可千万别要管。大嫂一听更气了。不一会儿,二弟和四弟一同过来,大嫂转身向里,两个弟弟跪下恳求合伙,我便从傍说大嫂本想尽孝,都是你们的罪过。两个弟弟都流泪悔过,大嫂也转过脸来,流着泪,把弟弟扶起来,相对痛哭,然后一同到婶娘屋里去,一齐跪下悔过,婶娘也被感动的痛哭流涕。 从此以后,合家言归于好,
俗语说:『人有弥天大罪,一悔便消』这话实在不错。
给姑母讲病
我姑姑有心口疼的病,我劝过她两、三次,她都不肯听我的话,我想姑姑是我爷爷极关心的人,我若不把他的病讲好,怎能算是孝祖呢?想来想去,想出一条办法来。
我姑姑这个病,是为媳妇和她分家,从生气的火上升所致。
我向姑妈说:姑姑,你喜欢我么?
她说:我怎么不喜欢你呢?
我说:既然喜欢我,怎不听我的话呢?
她说:我听,你说吧!
我说:你媳妇若再骂你,你若能乐哈哈的受了,不用几次,你的病就会搬移到表嫂身上去,她一定会得大肚子病。
我姑姑这次,真照着我话去做了。
过了两个月,我又到姑姑家里,病真好了。
不一会,我表嫂叫她女儿,来请我到东屋里去。
表侄女问我:表叔!你看我妈有病没有?
我说:没有。
她连问了好几次,我才说:你妈得了大肚子病!
表嫂吃惊说:哎呀!你真是活神仙!那如何治呢?
我说:住在西屋的那位老太太,能治你的病!
吃了饭,我又回到我姑姑的屋里去。
我姑姑和她的儿媳妇,虽只分东西住着,因为婆媳不合,向来不互相问话,所以儿媳害了大肚子病,她还不点也不知道。
我姑姑问我说:她找你去做什么?
我说:她得大肚子病了。
我姑姑惊讶的说:真的么?你真是活神仙!
正说着话,表嫂从东屋过来,双膝跪下,流着眼泪悔过。
从此婆媳和好,表嫂病也好了。
可见悔过是治病妙法、是造命要诀、是回天大路。
感化宗族
我在南山守坟,天天有人来求我讲病。王家营子的同族,都很看重我。
有一位宗媳妇,因吃鸦片烟,把家产吃光了,有一天她来到坟寮,叫我给她戒鸦片。
我说:我没有办法,我们王姓的祖先有灵,会为人戒大烟,你若真想戒掉,就要到同姓的每家,诚心诚意对各家的祖先磕头,还要悔过说:我是个不孝子孙,不知爱护身体,抽了大烟,有辱祖德,从今以后,痛改前非,立身行道,好扬名显亲。说完这些话后,再磕头恳求祖宗保护你。
凡是王姓不论贫富,一家一家进去磕头,觉得疲倦了,就休息休息,遇着谁家饭做好了,就在谁家吃,每天要从早磕到晚。
他磕了七天,果真将鸦片烟戒好了。
我们同宗的一些年轻的媳妇们,看到老太太,真把大烟戒除了,都受到了感动,大家自动孝敬祖先和双亲。 天天有四家媳妇,轮流到各家祖先堂磕头。这样一来,风俗马上就变了。
从这宗事看来,我才知道,善书上所说:子得道,九祖升天,实在是不错,人要在本分上求。 当初,我只知道尽我自己的孝道,那敢想,尽孝有这样大的感应呢?
给赵品三讲病
赵万全字品三,是朝阳县北四家子村人,害了瘫病,不能行动,已有七年,医治无效。
我宣讲善书,走北四家子村,他烦人请我去讲他的病。
我到赵品三家里,进屋一看,真是一贫如洗,他的哥哥是为人作工,只有他的老嫂侍候他。
我和他讲话,虽然时间不久,但见他一面讲话,一面向他嫂嫂发恼,要这个,要那个,拿给他的东西,不是嫌快了,就是说慢,一味是搅情。
我就知道,他是火瘫痪。
我问他家里几个人?是些什么人?
又问他说:你嫂子待你有什么好处? (相关文章: 找好处, 认不是)
他说:别提了,她可把我气死!还谈好处!
我说:你愿意病治好么?
他说:我愿意。
我说:你信我么?
他说:我信你,所以请你来治病。
我说你要真信,马上病就好。
他说:不容易呀,我瘫痪了七年,药吃得太多,家产为我吃药吃光了,还未好。
我说:你这话不是还不信我么?我说能好!你还说不能好!这样怎么好呢?
他眼睛向上一翻,想一想说:我信、我信、我真信。
我说:你若是真信,就要听话,你若能找着你嫂嫂的好处,病就能好!
他想了半天。说:我找不到她的好处,若叫我说她不好,可是有的。
我问他:你天天吃饭,是谁煮的?
他说:是我嫂子。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5-10 20:03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0 | 浏览:431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学术论文竞赛征文通知

2009-4-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
学术论文竞赛征文通知

 主办单位:复旦大学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
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
 美国加图研究所(the Cato Institute)
 亚特拉斯基金会(Atlas Foundation)
 承办单位:复旦大学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
 协办单位:浙江大学经济学院

 自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举世誉为中国奇迹。究其原因,众说不一,值得中外学者深入探讨。但是无论何种解释,市场化化改革无益作用巨大。随着经济发展,社会阶层也迅速分化,各种利益日益复杂化,产生了一系列的前所未有的社会经济问题。这些问题以及潜在的冲突给未来的发展带来的诸种挑战.它们不仅需要经济学的深刻诠释,而且亟待相应的法律制度,司法体系加以解决。而法制制度、司法体系则必然与整个政治体制有关,而且在改革过程中,会涉及到一系列伦理学和哲学问题。
 吾人庆幸生于中国千古未有之变局,深知伟大之社会变革召唤伟大之思想和学术创新。因此,吾人深信最好之纪念莫过于学术上原创性贡献。具体言之则是: 发现中国之特有问题,开展扎实的调查和进行学术探索。
 有鉴于此,复旦大学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美国加图研究所(the Cato Institute)、亚特拉斯基金会(Atlas Foundation)联合发起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有关制度经济学、法学、政治学、思想史和伦理学研究方面的学术征文竞赛活动。吾人希望这一活动能够激励有志之青年学子深入研究、探讨中国过去60年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经验,为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探寻道路。

一、论文选题
 立足学术前沿,具有重要的理论或现实意义,有助于我们理解和反思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和建国六十周年;拥有现代视角,关注现实问题,且运用符合国际规范的研究方法;具有原创性的观点和发现,能够反映所在学科领域的最新研究水平。论文选题的研究领域可以为制度经济学、法学、政治学、思想史和伦理学。
二、参选要求
1、参选论文要求未以任何形式发表或者出版过;
2、参选论文字数以1万字左右为宜,可以适当增减;
3、参选人为全国范围内(含港、澳、台地区)的经济学、法学、政治学、公共管理以及其他相关专业背景的学生(包括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
三、评审程序
 复旦大学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美国加图研究所和亚特拉斯基金会从海内外聘请诸多相关领域知名专家学者,组成一个论文竞赛的评审理事会和评审委员会,分别负责此次竞赛的监督和具体的论文评选。
 论文奖的评选遵循公平,公开和公正的原则,下设评审理事会和评审委员会。
1.初选
 复旦大学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将组织成立评审工作小组,负责论文的初审工作,从参选论文中筛选出60篇左右(视参评论文总数而定)进入复选。
2.复选
 评委阅读进入复选的论文,将书面评审意见返回评审工作小组,工作小组将综合各位评委的书面意见,并由全体评审委员会委员投票选出13篇优秀论文。 最后评选出的优秀论文由评审委员会推荐给有关杂志发表,并在“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网以及国内其它一些网络和平面上公布和宣传。
3、奖励
 本论文奖设立一等奖1名,二等奖4名(研究生两名,本科生两名),三等奖8名。
 1)获得一等奖学生将获得奖励证书和奖金一万元,获得二等奖的学生将获得奖励证书和奖金五千元,三等奖的获得奖励证书和奖金两千元。
 2)所有获奖经济学专业的学生都可参加由浙江大学经济学院举办的夏令营等学术活动。
 3)获奖学生将有机会被推荐参加在美国举办的夏令营活动。
4、对违反规定情形的处理
 如发现参选者违反相关规定,或有任何妨碍论文奖评审活动正常进行的行为的,评委会可以区分情况要求参选者改正,或取消其参加评审活动或获奖的资格;对于已获奖的参选者,由评委会撤销奖励,追回获奖证书和奖金。如涉及违法违纪行为的,论文奖组织者可将相关情形转报有关机关进行处理。
四、参选事宜
1、论文递交时间:学术论文收集时间从即日起至2009年7月04日(电子版本以电子邮件送达时间为准;纸面材料以邮戳时间为准),评审结束后评审委员会将公布评选结果并在浙江大学颁奖。论文收集和评选时间如有变化,评审委员会将另行正式通知。
2、递交材料:
1)论文正文,详细论文格式见附录;
2)学位证书或者学生证件复印件;
3)学术论文摘要(中文,1000到2000字)。
3、递交方式和联系地址:
 参选人需发送论文正文的电子版本至评审工作小组电子信箱,并同时邮寄包括论文纸面版本在内的其他相关材料至评审工作小组。
评审工作小组联系方式:上海 复旦大学 经济学院 方钦 收(请在信封背面注明“参加论文竞赛”字样)
邮政编码:200433;电话:021 6564 3145;电子邮件:rieteh@gmail.com(邮件标题请注明“参加论文竞赛”)
附录:
论文格式
 1. 除海外同学外,稿件一般使用中文。作者投稿时应通过电子邮件以Word格式寄至:rieteh@gmail.com。
2. 稿件的第一页应该包括以下信息:
(1)文章标题;(2)所有作者姓名、单位、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并指明通讯作者及其通讯地址;(3)论文涉及研究领域,即制度经济学、法学、政治学、思想史和伦理学,限选两个以内;(4)感谢语(如有的话)。
3. 稿件的第二页应提供以下信息:
(1)文章标题;(2)最多二百字的中文摘要;(3)三个中文关键词;(4)文章的英文标题;(5)最多一百字的英文摘要。
4. 论文正文格式要求:统一按word格式A4纸(“页面设置”按word默认值)编排、打印、制作。正文内容,字体:宋体、字号:小四号、字符间距:标准、行距:20磅;
5. 文章正文的标题、表格、图、等式以及脚注必须分别连续编号。
一级标题用一、二、三等编号,二级标题用(一)、(二)、(三)等,三级标题用1.、2.、3.等,四级标题(1)、(2)、(3)等。一级标题居中,二级及以下标题左对齐。前三级独占一行,不用标点符号,四级及以下与正文连排。
6. 每张图必须达到出版质量,并排版在单独的一张纸上。行文中标明每张图的大体位置。
 7. 文章注释一律采取脚注。
 8. 所有参考文献必须出现在文章的末尾,并按作者姓名首位字母顺序编号排列(中英文混排)。体例如下:
 [1] 布伦纳, “中国农村财产分配的重新考察”, 载赵人伟、李实、李思勤主编《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再研究》。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99年。
 [2] Ehtisham, A., and Y. Wang,“Inequality and Poverty in China:Institutional Change and Public Policy, 1978 to 1988”,The World Bank Economic Review, 1991, 5(2), 231-257.
 [3] Riskin, C., R. Zhao, and S. Li, China’s Retreat from Equality: Income Distribution and Economic Transition. New York: M.E. Sharpe, 2001.
 [4] 王今美、张松,“中国新股弱势问题研究”,《经济研究》,2000年第9期,第49-56页。
文中对文献的引用采用如“根据Black (1948:pp.66)的结论 ……” 、“单峰偏好 …… (Black, 1948)”、或“正如吉登斯所言:‘……’(吉登斯,2000:第53页)”的形式。
# posted by 梁_捷 @ 2009-04-29 22:08 | 正常 分类:读品 | 评论: 0 | 浏览:362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3/45  [1][2][3][4][5]:   本站域名:http://liangjie.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梁_捷 

·全部博文(445)
·读品 (264)

用户:
密码:

·伟大的中国经济转型(2010-1-10)
·中国的非洲(2010-1-10)
·西方学界关于德沃金平等理论研究述评(2009-12-9)
·阿马蒂亚·森:什么样的平等?(2009-12-9)
·近代英国法人观念的起源(2009-10-16)
·森:社会发展中的和谐与不和谐——中印经验比较(2009-10-16)
·刘善人讲病(2009-9-20)
·我的抑郁症(ZT)(2009-8-29)

·好...(2014-12-1)
·  写的好...(2011-12-23)
·  谢谢,太精彩了O(∩_∩)O!...(2011-9-24)
·  此文章只不过回忆了一通奥地利学派的知...(2011-9-14)
·  中国传统的文化不能丢。...(2011-4-23)

·呵呵,老知青你好!几年没跟你联系了,我也...(2010-5-26)
·来看你了,祝你每天都开心...(2009-4-25)
·不要用黑体好不好?眼都花了...(2008-9-17)
·梁捷老师 你是北京五中的那个语文教师吗...(2008-9-8)
·为了在现在,仍能安静读书,写文字的你。朋...(2008-7-5)





·2010-1(2)
·2009-12(2)
·2009-10(2)
·2009-9(1)
·2009-8(5)
·2009-7(9)
·2009-6(7)
·2009-5(1)
·2009-4(12)
·2009-3(7)
·2008-12(1)
·2008-11(4)

·孤云
·多奇
·JJJ
·云也退
·北望
·维舟
·危舟
·木木
·旧版读书随箚
·知白守黑
·王建坤
·教官
·言一
·碧城
·水木乔纳森
·吴冠军
·闲云野鹤
·郦菁
·方钦
·华芳
·CC
·牧师
·kielboat
·钱烈宪
·渔夫
·王晓渔
·成庆
·卢德坤
·孤云
·云生
·木有书读
·伊宜以忆
·韦森
·汪丁丁
·罗卫东
·笑楚
·东方愚
·河西
·颜桥
·Sally
·李牧之
·周业安
·刘苏里
·叶航
·阮一峰
·范昀
·戴新伟
·龚鹏程
·董志强
·张闳
·朱大可
·Gin
·杨不风
·冯维江
·丁剑峰
·富大人
·冯钢
·vivo
·高一峰
·食货
·罗颖杰
·沈宇
·刘旭俊
·章可
·箘柠

  • 访问:11936855 次
  • 今日访问:788次
  • 日志: 445篇
  • 评论: 1786 个
  • 留言: 51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7

范泓1955 普通成员
梁_捷 管 理 员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16:02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4 07:31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22:44
烟渚行
2019-08-26 18:19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