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畔诗笺
眉畔诗笺
也许只有活在诗里,我才能真实看见,这么多年的寒冷与荒凉......


乱侃BBS之怪现状

2005-12-30 星期五(Friday) 晴

◎圈子

我问,文学有圈子么
王海老师说有
贾平凹老师说有
陈忠实老师说有

那,诗歌有圈子么
我不敢再问了
我只是和妃子说
我不回红颜,打死,也不回
她说,我一个人,多不好玩啊
起码,也得俩人一起玩

我说,你丫真幸福
每次玩不爽了,拔腿就跑
剩下我,善后得那样痛苦
她把胸脯拍得当当响
说,丫的,这次换你跑
我来拿手纸



◎还是圈子

你伤心你愤懑你不高兴
本是同坛生,四海诗一家
为什么,就没人理你

小弟弟,你知道么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这话,在这里,是真理
你那样委屈
我是男的,怎么成媳妇怎么成婆
是啊,所以,你进不了他们的圈子

那么,你可以嘴巴甜一点,舌头短一点
当你,开始指鹿为马指手画脚越俎代庖的时候
理你的人,翻江倒海成群结队

你不服气,你说,我有真诚我有爱诗的心
傻孩子,他们都有真诚、爱诗的心
起码,这个圈子的口号是这样的
可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为什么对你视而不见

爱诗的心在爱诗的圈子里,死了
剩一堆,抱团的心
以及,心口不一的人



◎首席

我的网站是这样的
艰难创立的时候
只有首席一个人做编辑

现在,每天都有值班编辑
还有很多,替补编辑
摩拳擦掌,随时等候差遣

首席懵了,首席说
我是干啥的
我想来想去,也没说明白

后来我看见
每天每个帖子都有人卖力地回复
那个人,就是我的首席



◎常务

我每天都是这么对别人说话的
怎么?登陆不了论坛了?找常务
什么?密码忘了?找常务
申请连接啊?找常务
点评你文章?可以,找常务
……

然后,每天傍晚,我的常务汇报如下:
甲无法登陆论坛,已经修改完毕
乙的密码已经发到他邮箱
丙的连接已做好,你查看一下
丁的文章我评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
……

某天,我母亲目睹了这种雷打不动
瞠目结舌,她说,你们不累么
你懂什么啊,他是常务,常务都是这样的

母亲说,哦,我明白了
站长是哈根达斯
常务是绿豆冰棍



◎网络第一

我自称美女
他们说,这等姿色
在巴蜀大地如过江之鲫
我改口称恐龙
她们说,小兰你不让我们活了
你是恐龙,我们成啥了
最后,我只好说自己是霸王龙

我说,略有薄才,不足挂齿
他们说,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我改口说,我算是个才女
她们说,这话应该留给我们来说

我只好说
有才的没我漂亮
比我漂亮的没我有才
一群人呼之:
看啊,这是网络第一不要脸的兰逸尘


2005年12月30日于长安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6-01-05 23:32 评论(1)


三炷香之一:黄土之上

2005-10-21 星期五(Friday) 晴


假如有个女子,在夜里抠挖泥土
一定可以看到很多牙齿,闪闪发亮
不如去做游仙吧
撕了秦时的锦帛砸碎汉朝的瓦当
我可以,一路哭去

尘世的香,有火,有光
却看不到一丝丝温度
一波黄土的脉动
一把眼泪的凉

我仰头,喝下大片的水气
男人的勇敢就是这样
写就的
让爱他的女子从不舍到绝望

不要恨我
与其一生泡在水里
等你,来擦净舍利子
不如让我莲辧焚身
送你最后一滴血
不是心为你痛
是无暇篷头,纵情盛放

除了风和长草
这个边界,只有离人曾经来过
再没有,再没有了
我的命薄和荒凉
允许我给自己上香吧
请记得我笑的样子
不要记住我走的步履

我割开血管的时候
就不记得你
记得你说的话:
血在诗里总是不美的
我要这样的美开在你心底

嘘,我们不说这个了
让我悄无声息地睡
睡在天堂隔壁
那是我今生
最虔诚的梦想



2005年10月21日于泪渍尽无的长安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6-01-04 01:14 评论(0)


三炷香之二:纳木错的幻影

2005-10-24 星期一(Monday) 晴


纳木错,多年以前它就呼唤
唤我一身雪白的朝向
我听不见念青唐古拉的风语
可是,我看见天湖
蔚蓝的海子无声地飞跃

那时候,我笑着要做一次新娘
私藏了尘世所有的雪
不知道是谁融化了它们
雪白的花儿始终没有绽放

如今,我已不想梅花妆
想红缎子的天空
想一队寂寞的驼铃
或者,远道而来的雨水
从我怀中,惊惶地跑过

闭上眼睛,天堂的门一再开合
一边是空灵的光明
一边,是祭坛
真的,我不要那些香火
我要倾心多年的,命中注定

断腕、热泪和血
圣地里我是唯一的败兵
高原上没有海水
有无辜的群星和昏热的梦
人们拿蒺藜生活做饭
神啊,我把自己炸得粉碎
依然是,烟火的人间

我把它们
都扎在一张白纸上:
心灵的盲者
追逐一生
还是在老地方


2005年10月24日于静夜听梵音的长安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6-01-04 01:13 评论(0)


三炷香之三:盛世之乐

2006-1-3 星期二(Tuesday) 阴


我问天空
为什么长夜的黑
会数过漫长的黎明

我问大地
为什么喜欢流水的人们
如履薄冰地走在尘世

它们,都默不作声
只有时常难以成眠的痛
提醒着我:
日子折磨了很久、很久

要过年了
要考试了
要阖家团圆了
……
我都听不见了
只听见我的心在说话
丫头,你的刀口又溃烂了

真主安拉
我刚刚学会
信奉你是唯一的神
你剥我吧
将我剥夺干净
让我,流干泪水
我就是你圣洁无比的孩子

这盛世之乐不是我的
“她是一个没有节日的女人
是一颗清冷的头颅”

安拉,我的神呀
我虔诚地谢你
没有剥光我的孤独

你的孩子比黑夜更长久
可以反复摔破酒精瓶
安拉,你看
她的孤独都清真无比
光滑的大理石也陪着她
一并落泪


2006年1月3日于疼痛折磨成失眠的长安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6-01-04 01:11 评论(1)


冬日的诗香

2005-1-3 星期一(Monday) 多云

阳光在这一天
持续高飞
我在积雪上
弹拨旧事
弹拨,明亮的旧时心情

时光穿越
你留在雪地上的诗句
依旧醇香

这是花朵沉睡的冬天
只有腊梅盛开
我那样想念你
想念你站在黄花地里
笑容清澈

一个人吟唱,闪亮
你在诗里,无限孤独
关于泥土和家乡
都随你而去
我看见露水遍布的天空
重归于你的身体

看见你,就看见生命的朴素
如果我还能想到一些词汇
就是你,我亲爱的哥哥
带着纯净的气息
走在春天的诗行


2005.01.03(甲申年十一月廿三)给深谷烟岚生日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5-01-04 16:59 评论(1)


一杯水

2005-1-2 星期日(Sunday) 阴

今天没有报纸
大家都忙着团聚
过年了,多么喜庆
四处都是红色

我的心不是
一杯一杯地喝水
也测不出颜色

我能把大海喝干么
让它不要再这样尖锐
那些孩子喝了多少海水
那样咸,眼睛都没有闭上

除了忧心,我们还能做什么
除了不停喝水,再以另外的形式循环
还有什么,能让我们长久失语

我的眼睛都开着沉默
一杯水,一堆火
想象一棵流泪焚烧的树
巨浪清洗我们的肺腑

海水切开了地球
像刀锋划过了心脏
这杯水烙痛了谁
劫走了更多的肚腹

在水里出生
又回到水里
一场真实席卷而来
我们都被搁浅
更远的风,更远的雪

这杯水,喝下,不哭
从现在开始感恩
感恩还活在这尘世
感恩每一天
都可以,如此爱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5-01-04 16:56 评论(0)


小板凳

2005-1-2 星期日(Sunday) 阴

茶几很低
端坐在电视前
像一个孤独的看客

我却不停地变换姿势
吃饭、看碟、写字
或者为想某个人
跪麻了双腿

从超市里拖回小板凳
我为此哭了一场
此后的每一天
都在上面翻腾不歇
关于梦想和迷茫
关于生活的
每一块碎片

能够承载的
都是芬芳
而我蜷缩时
只有一个人在场
没有小板凳
我一直站着摆渡

如今,谁也无法挪动它
小板凳守着一个孩子的歌唱
我和它彼此接近
而后远离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5-01-04 16:53 评论(0)


还有好多日子

2005-1-2 星期日(Sunday) 阴

还有好多日子需要想你
需要,一个人把心慢慢磨破

新年的第二天
我抽出一张白纸
流泪或者说话
凌晨的街道没有声息
你近在咫尺
我的眼睛有霜

雪落在心里就化了
所以你始终沉默
任思念割我如流沙
我想象
自己是一张玻璃抽屉
收藏你,你是不认识的名字

可是还有好多日子,好多黑暗
好多凌晨睡不着的寒冷
好多要和你说的话
都一跳一跳

关了门,一切都向下坠落
梦见自己是空荡荡的
无限遥远

亲爱的
请不要在今夜开口
让我缄默成一篇美文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5-01-04 16:51 评论(0)


节日之夜

2005-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没有酒,手有一些抖
今夜这样冷
离开你的怀抱
我就觉得生活像预言

有关长夜的纠缠
梦里的雪野一望无边
我在哪里可以听见
一场高歌?

你在夜色外面
看不清里面
我睡着一场洁白
好多人都在
欢呼,节日之夜
是心跳的边缘

不要问我,不要说
新的一年我把自己编织
流淌在新的一天

那些小星星都在遥远
我用发光的布擦洗
细细勾勒,你的影子
都在月亮上面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5-01-04 16:46 评论(0)


洗澡

2005-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在水中
重返纯粹的怀抱
浸泡的芳香
使夜晚那么生动

水漏过手指
我漏过迷离的梦
谁张开怀抱
收容这些滴落
关于咸涩
关于一寸寸的黯淡

其实不过是借口
我说洗澡,净洗我的伤
你听,是什么在肆意流淌
我的眼睛,还是心窝?

温暖或者冰凉
夜都烧着了
还是一个人浸泡
怎么冲刷
掌心里都是一把
发芽的词

我要抱紧那些冷
我要你幸福
在水里,珍爱到死


2005年1月1日

# posted by 兰逸尘 @ 2005-01-04 16:43 评论(0)


页码:1/-23     本站域名:http://lanyichen.blog.tianya.cn/

<< 2020 四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二00一年 (0) ·二00二年 (0) ·二00三年 (1) ·二00四年 (0) ·二00五年 (9) ·二00六年 (1) ·海水女子 (0) ·幽思十弦 (0)

·乱侃BBS之怪现状(2006-1-5)
·三炷香之一:黄土之上(2006-1-4)
·三炷香之二:纳木错的幻影(2006-1-4)
·三炷香之三:盛世之乐(2006-1-4)
·冬日的诗香(2005-1-4)
·一杯水(2005-1-4)
·小板凳(2005-1-4)
·还有好多日子(2005-1-4)

·拜会...(2006-2-19)
·疼痛折磨成失眠的长安
有时候是应该...(2006-1-4)

·整首诗最贫瘠的是那“甲申年十一月廿三”这...(2005-4-26)
·还是那么优美的文字:)...(2004-4-1)

·临渊照影
·月光经典

访问计数:30433


兰逸尘 管 理 员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