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书
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承受自已的命运。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为了做一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以对抗巨大的虚无感。我们所写的一切都不如我们还没有写的更有价值。 博客域名 : http://langzichn.tianyablog.com 联络方式 : QQ│498328293 MSN│langzichn@hotmail.com EMAIL│langzichn@gmail.com TWITTER│@langzichn
<< 2018 九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浮生记往 (4)
·诗歌 (68)
·评论 (32)
·随笔 (35)
·档案 (81)
·论坛 (40)
·收藏 (155)
·备忘 (16)
·联系 (3)
·句子地方志-未定稿 (9)
·江湖见闻录-未定稿 (3)
·在twitter上 (1)
·己丑流水 (18)
·戊子流水 (69)
·丁亥流水 (125)
·中山流水 (206)
·知识分子访谈录 (1)

· 2011-09-11,启事(2011-9-11)
· 林贤治:知识分子就应该挑战强势者(2010-12-24)
· 重回天涯(2010-9-9)
· 推特,互联网时代的民主墙(2010-3-8)
· 一个日子:10月8日(2009-10-10)
· 回到这里(2009-8-13)
· 小广告:人山人海十年唱聚(第一场)(2009-7-2)
· 看图无话06(2009-6-4)
更多 >>>

· 以前的时候,我懒得注册,所以一直不能留言...(2010-2-24)
· 浪子,你好象很久没上你的博客了呢,没东西...(2009-11-14)
· 明天,我将要远行

当...(2009-6-24)
· 星孩是个人才啊...(2009-5-6)
· 兄弟,《当代作家笔下的增城》没等到你的文...(2009-4-14)
· 浪子兄新年快乐!
小弟晓忠给你拜年...(2009-1-27)

· 东荡子
· 蒋立波
· 迈克
· 林贤治
· 余丛
· 树才
· 笑蜀
· 鄢烈山
· 高兴
· 俞心樵
· 黄礼孩
· 夏可君
· 李少君
· 拖把
· 朵鱼
· 张立宪
· 贺延光
· 陈小虎
· 罗迪
· 戴新伟
· 江湖海
· 余丛2
· 李晖
· 胡洪侠
· 潘漠子
· 巫国明
· 陈初越
· 高亚
· 公路
· 许许
· xi2008
· 谢宏
· 莫非
· 游子衿
· 荆歌
· 撒韬
· 沈东子
· 陈旭军
· 杨山
· 郁雯
· 张执浩
· 黄茵
· 陆新之
· 安石榴
· 吴震寰
· 非亚
· 邱立本
· 晴朗
· 胡德夫2
· 谢泳
· 萧悟了
· 童月
· 刘原
· 田炳信
· 张晓舟
· 刘春
· 娜斯
· 驸马
· 费勇
· 大文
· 杨早
· Sunset House
· 兴安
· 谢有顺
· 黄文辉
· 林玉鳳
· 谢晓
· 余世存
· 马策
· 马莉
· 马永波
· 张洁平
· 龙焚
· 谭军波
· 陈先发
· science
· 风子
· 龚晓跃
· 姚风
· 江南黎果
· 徐秀萍
· 赵荔红
· 韩寒
· 韩国强
· 孙仲旭
· 陈洁尘
· 黄集伟
· 令狐磊
· 温志峰
· Alex
· 胡思客
· 徐江屏
· 上官秋清
· 耿国彪
· 胥弋
· 林辉
· 沙东
· 西篱
· 王心洁
· 唐兴玲
· 陈宁
· 木木
· 鲍贝
· 魏寒枫
· 麦小麦
· 甘薇
· 杜绿绿
· 青蛇
· 阮勇
· 蕭沉
· 梦亦非
· 陈晓卿
· 孙甘露
· 徐星
· 京不特
· 孟静
· 袁蕾
· 阿翔
· yougota
· 杨瑞春
· Manning
· 黄耀明
· 应月
· Roger
· 王小峰
· 杨葵
· 鲍昆
· 陈尧
· 欧宁
· 赵径文
· 木木日记
· 贝小戎
· 洪启
· 饶原生
· 杨克
· 朱学东
· 许琳琳
· 风端
· 北野
· 育邦
· 徐齐
· 老貓
· 扬炼
· 邹汉明
· 旻旻
· 高晶
· 铃兰
· 冷梅
· 五两轻骨
· 道一
· 谭畅
· 杨莉
· 陈珂
· 艾尼瓦尔
· 陈进
· 世宾
· 许煜
· 秀實
· 王顺健
· 吴向阳
· 黄丹丹
· 唐卡
· 林海
· 瘦谷天堂
· 林雨
· 沈木槿
· 杜青
· 徐慢
· 黄昌成
· 黑骏马
· 闫文志
· 比目鱼
· 陈朝华
· 祥子
· 曾丽
· 翟明磊
· 爱地人
· 左岸咖啡
· 玉雪洲
· btr
· 严晓霖
· 许苍竹
· 吴虹飞
· 王思鲁
· 木木读书
· 王一娜
· 译言
· 藏ECM阁
· 马克思主义中文库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我的阅读
· 我的作品
· 我的豆瓣
· 我在饭否

圣地浪子 管 理 员
langzichn 管 理 员
良人堂主 管 理 员


博客来访: 3439917次
博客生活:791篇
博客评论:274篇
博客留言:42篇
博客建站:2005-6-1

已惯天涯莫浪愁,无恙年年汴水流
我是人间惆怅客,独背残阳上小楼
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私家留言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
从此见天涯

博客存档处
· 2010-12 ( 1 )
· 2010-9 ( 2 )
· 2010-3 ( 2 )
· 2009-10 ( 1 )
· 2009-8 ( 1 )
· 2009-7 ( 1 )
· 2009-6 ( 7 )
· 2009-5 ( 3 )
· 2009-4 ( 1 )
· 2009-2 ( 3 )
· 2009-1 ( 1 )
· 2008-12 ( 1 )

饭否

有情博客生活

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 八大洲。我的航程比所有人的都要遥远。我见过的高山多于地球上所有存在的高 山。我走过的城市多于已经建起来的城市。
在这里将浪子加为有情 博客 >>>
没有熬不过的黑夜 ,没有等不来的黎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止得住时间。只要我们敬畏时间,我们 就能够赢得历史;只要我们敬畏民意,我们就能够赢得空间;只要我们敬畏科学 ,我们就能够赢得真理!
程益中语。此去天下传媒

扩大公众知情权、提高政治能见度这是中国 新闻从业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无权势者的力量”。你有不说话的权力, 但没有讲假话的权力。讲真话不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最高准则,而是底线。
程益中语。回到记者的家

但 但是 但是啊 我不 生谁生
那么多人都死去了 只有我不怕活着
不怕苦难 不怕诗歌和光荣 我
只是怕死 我是个死后仍然怕死的人
我要活着 做永生的人 做一个好人
我是天才 正冒险来到人间
俞心樵语。露天的露天吧

邵洵美创办的时代图书公 司和杂志曾影响一代人。按他自己的说法:“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是个浪子,是 个财迷,是个书生,是个想做官的,或是不怕死的英雄?你错了,你全错了;我 是个天生的诗人。”
邵洵美语。信望爱的圣经

念我的痴情一无所终,
请你 们宽宏大量
尽管如今我已年近四十又九
我还没有子女,只有一本诗集
除此之外,我无以证明
我的血你们的种
叶 芝语。此为在线翻译

见证和记忆:历史上今天
不恨天涯行役苦,任将蠡测笑江湖
最忆西窗同翦烛,欲眠还展旧时书

COPYRIGHT 版权@浪子所有
2005-2035 博客:无知之书


看图无话02
2009-6- 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6-04 11:17 评论 (0)


看图无话01
2009-6- 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图志:昂山淑姬,从青春到白头,1989。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6-04 11:11 评论 (0)


《在路上:陈中会摄影展》前言
2009-5- 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图志:影展草图,未定稿。18日起会在凸凹酒吧展出。

“阅读、写作与行走,构成他全部的生活。”
许多年前,我曾对自己写下如是期许。然不惑之年已至,人仍陷于惑中而不能抽身而起、悠然绝尘,我知道这不独是我个人的命运。因为我相信,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倒是认同这么一种说法:“命由天定,事在人为。”我们的生命与生活里,事实上有很多事情,总是源自种种不经意、不起眼的机缘而改变了它既定的轨迹。
我的朋友陈中会,正是芸芸众生被闪电击中的一个。五年前秋日的西藏之行,让来自湘北的她热爱上了在路上的一切。从此,天南地北、海角天涯的风光明媚景致,多了一个女子的履痕处处。
“在路上”最早的由来,出自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的同名自传体小说。1957年问世时舆论哗然、毁誉参半。不可否认的是,此书影响了整整一代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被公认为20世纪60年代嬉皮士运动的经典。
如今,“在路上”成了一种象征、成为一种追逐精神自由飞扬的符号,它通向被我们称之为理想和爱的远方,是一种人生“想象的理想状态和醒悟的自由感觉”。 我想,中会之所以沉醉其中,正是基于行走的旅程、路上的人与风景能给她带来内心的慰藉和安宁。
旅行是旅行者本身。摄影作品是旅行的副产品,也是旅行者给自已留存的礼物。观者或许只能自照片中看到风景,而给旅行者带来的——除了风景、我想还有藏匿在照片背后的不为人知的种种故事、那在记忆中长久驻留过的美好。
感谢您来到这里,并在这里分享陈中会从路上所带回来的种种美好。因为我们都在路上,设若不是在大地上行走的一双双腿,那就是一颗颗在向往中飞翔的心。


2009.05.09,写于上社居。



策展人/吴明良 照片配诗/浪 子《地方志》
设计制作/ Fiona 宣传统筹/小 葵
主办机构/凸凹智库 展览时间/2009.05.18-07.18 展览地点//凸凹酒吧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5-16 15:41 评论 (0)


独山之夹缝岩风景
2009-5- 4 星期一(Monday) 晴




图志:2007年5月,在贵州独山一个布依族寨子。怀念徐必常兄。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5-04 15:09 评论 (0)


《源流》5月卷首语:纪念五四运动,弘扬五四精神
2009-5- 4 星期一(Monday) 晴

图志:就这样吧。

今年是“五四”运动90周年。
90年过去了,对于这一事件的意义及其对中国历史后来走向影响的解读已经汗牛充栋。当“五四”的画面一幅幅回放的时刻,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意义”,而是一个个鲜活生命:从总统到学生、从北京到乡村、在街头或幕后,面临历史大时代的感受和反应,这其中有呐喊、有激愤、有权谋、有恪守、有错愕……
对于中国的知识分子,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意义在于,它是从庙堂走向民间、走向社会的开端,并且几乎是唯一的一次影响全局的独立的知识分子运动。从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到胡适、鲁迅、周作人,不仅在当时成为时代领袖人物,而且一直深刻地影响着以后中国政治、思想、文化、学术的发展。
美国汉学家舒衡哲女士在《中国启蒙运动:知识分子与五四遗产》一书中,把五四新文化运动称之为一种“不完善的启蒙运动”,并考察了这种不完善的启蒙运动对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产生的巨大影响:救亡与启蒙之间长期存在着一种紧张关系;启蒙运动在现代中国的命运同知识分子的命运密不可分;启蒙运动未能根除旧文化和旧思想的根基。对照中国思想界已有的研究成果来看,舒衡哲的这三点结论大都已经成为了学界的公论。
“五四”运动90周年前夕,浙江大学教授高力克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五四”的精神遗产,不仅仅是“民主”和“科学”,它还包括一组体现启蒙运动成果的现代价值,如“自由”、“人权”、“法治”、“个性主义”和“社会主义”等等。 “五四”的另一重大精神遗产是“评判的态度”,即反思传统的批判精神,它表征着一种伟大的思想解放的精神。
同时,我们不能忽略“五四精神”的丰富性,它并不仅限于启蒙思想。作为新文化运动之对立面的文化保守主义,如杜亚泉、梁漱溟和《学衡》派等对传统的阐扬和对现代性的反思,亦不乏深邃的思想智慧。文化激进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的颉颃激荡,构成了“以现代化批判传统,以传统批判现代化”的文化对话。
我们今天纪念“五四”运动,是为了更好地去弘扬“五四”的精神遗产。毋忘爱国主义是“五四精神”的源泉,民主与科学是“五四精神”的核心,勇于探索、敢于创新、解放思想、实行变革是民主与科学提出和实现的途径,理性精神、个性解放、反帝反封建是民主与科学的内容。
当常识已成为这个时代的一种稀缺资源,我们就有重申常识之必要;若然“启蒙”仍未完善,我们就有在思想上重新作一场启蒙之必要。
而所有这些,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振兴中华民族。
因此,纪念“五四”运动,弘扬“五四精神”,我们应该把这些方面结合起来,为振兴中华民族而努力奋斗。

自按:命题作文,应景文字。不过,还是说了一句想说的话。如此而矣。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5-04 14:46 评论 (0)


纪念日:2008.04.08-2009.04.08
2009-4- 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图志:同里古镇。2008.04.08。

一年前的今天,在同里
我写下:期待的相见。

然后......就象我曾经写下的
两棵树,也许需要在灵魂之上或者另外的空间建立通途。

是对话,是交流,是互动
收获那些永恒的未知的存在与真实,是眼睛所看不见。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4-08 13:29 评论 (1)


北京协和医院:还我们的女儿!
2009-3- 13 星期五(Friday) 晴
北京协和医院:还我们的女儿!

--致北京协和医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

尊敬的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


 一个在出生后一直健健康康的新生儿,却在出院前的最后一天,在协和医院这样全国闻名的大医院的新生儿室,竟不明不白地被感染上了一种“不能确定的病菌”而离奇死去!

 孩子走了,到今天已是第8天了。但协和医院儿科没有一位大夫能告诉我们:“孩子究竟感染了什么病菌”,也无法就“为什么会发生感染”这个问题给我们一个令人信服的答复。

 2009年2月23日晨6点,我的妻子发现羊水流出,见红,肚子阵阵发痛。我求助于120急救车,将她送到协和医院。通过急诊,妻子住进了产科病房。产科大夫安排了剖宫产手术。孩子于11点36分诞生,随即转入儿科新生儿室(NICU)。

 孩子系女婴,早产儿,孕周为35周加1,出生时体重1840克,但体征各方面均好:“早产儿外貌,精神反应可。哭声响亮。皮肤鲜红光滑,皮下脂肪丰富,指甲软,达指尖。皮肤无黄染,未触及硬肿,未见脱皮。末梢循环好……”在新生儿室,负责医生为王大夫。我每天都去探听消息,并送去母乳。王大夫告诉我的,几乎都是孩子的好消息:呼吸不错,胃口好,挺能吃;虽然曾见皮疹和出现黄疸,但用药后均见好转。

 3月3日下午1点半,我到新生儿室,送去母乳。王大夫告诉我,孩子体重已长到4斤,明天可以出院,让我次日上午9点前去办理出院手续。我们全家人满心欢喜,准备迎接小宝宝回家。但谁能料到,不幸就在此时向我们袭来。17点50分,我接到新生儿室值班大夫电话,说发现孩子感染、发烧,已采取措施,暂时稳定;20点46分,我又接到王大夫电话,说情况非常危急,让我迅速赶去。我赶到新生儿室门口,祁大夫向我介绍了孩子的情况,然后让我在走廊内等候。22点后,祁大夫把我叫到医生办公室,告诉我,孩子感染发展得太过迅猛,所有措施都采取了,但未能挽回孩子生命。23点34分,孩子死亡。

 孩子死了。这是事实。谁也挽回不了。我们理解不了也得理解,我们接受不了最后还得接受。这就是死亡的残酷。但我们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的是,我们的孩子究竟感染了什么病菌?为什么在协和医院“有严格的消毒隔离制度”的新生儿室却会发生这种致人死命的感染?

 我想问问您:协和医院能允许这样的悲惨事情发生吗?您站在孩子的父母位置上想一想,您能接受这样的命运不公吗?

 面对这样的巨大不幸和精神创痛,我的妻子整夜整夜,不能入眠,至今手脚麻木,精神濒于崩溃,终日喃喃自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但谁能回答她这个为什么。苍天啊,谁能咽得下这口不平之气?!

 从孩子的病程来看,这个“莫名病菌”发展得如此迅猛,可见不是一般的病菌,否则不致于连丁教授这样全国有名的儿科大夫都控制不住。这里的疑问是,医生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孩子感染的?事后,祁大夫的答复是3月3日下午2点钟。因为我是下午1点半到医院送母乳的,祁大夫如果告诉我,孩子1点半之前已经发现感染,医院就有“不及时告知”的责任。他们回避责任的本能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但只要查一查孩子的用药清单,就可明白,3月3日上午已经在对孩子用药和施救了!院长先生,我忍不住又要问您:这是协和医院医生应该有的“责任意识”吗?他们为什么要事后向我们“隐瞒病情”?

 是的,这个“莫名病菌”隐蔽性强,即便在孩子身上有表现时,也难以发现,以致发现时救治措施已经跟不上(又怎么能跟得上呢?因为到孩子死时,医生仍未查明“感染源”),但谁都知道,《NICU入院宣教》中也写得清清楚楚:“新生儿室有严格的消毒隔离制度”,而且,我们作为家长,之所以把需要住院的早产儿信任地托付给新生儿室,正是因为24小时都有值班大夫和护士的监护。从2月23日上午到3月3日上午,孩子一直健康,却突然感染病菌以致死亡,您说医生做到了“您的宝宝将会得到最好的治疗和护理”的承诺吗?您说孩子的感染被“及时发现”了吗?无论给孩子喂奶、洗浴,还是治疗、输液,新生儿室都有一套严格的操作上的规章制度,您说医生和护士做到了吗?如果做到了的话,我们的孩子又怎么会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
 是的,正像儿科医生所辩解的,医院也是一个公共空间,消毒得再彻底也做不到百分之一百洁净,是的,医生只能治人病无法救人命,是的,死亡天天在发生,是的,死是无常……但是,但是,但是,我们的孩子是一个健康的早产儿,她住院的一周时间内呼吸顺畅,胃口也好,她感染上的病菌既不可能来自母体,也不会是自身携带……然后她却感染上这样的病菌痛苦地死了!孩子的母亲今年43岁,您说她这后半生怎么活?您说这不是“院内传染”又是什么?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愿承认,却去千方百计隐瞒和辩解,那么我要问您:协和医院医生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和道德良心又在哪里?

 我告诉您,直到我含泪写下此文的这一刻,儿科从责任大夫到主任教授,仍然只是让我们等待,仍然没有向我们表达过最起码的“责任意识”,似乎一切都是天定,仿佛医院毫无过失……您说,世间哪一对家长不是把自己的孩子视若宝贝?可是世上又有哪一对家长能够接受医院的这种做法?您说,这种做法是不是只会引起家长更深更巨、更难以康复的精神创伤?您说,这是不是会把家长从悲痛推向绝望、从绝望又衍生出报复行动?您说,医患之间矛盾的祸根是不是就可怕地藏匿在医院遇到事故时总是本能地“回避责任”、“强调客观”这样的“缺乏责任意识”之中?难道仅仅是因为,责任意味着医院的声誉损失,意味着必然连带的赔偿?可是,我们损失的是孩子活生生的一条命啊!

 我们之所以至今没有选择去打官司,因为我们清楚,我们孩子的失去,已经是任何“物质赔偿”都无法弥补的了,而打官司的结果就是冷冰冰的或大或小的一笔赔偿(而且还是法院强迫医院做出的)。不,我要追问的是,您作为院长,面对这样的不幸事故,您能够做点什么?医院尤其儿科又必须采取什么措施?此外,医院必须承担什么责任?

 我要大胆向社会披露的是: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院内感染”事故!

 我还要大声向社会悲呼的是:救救早产儿!救救协和医院新生儿室的婴儿们!

 因为在协和医院,因为在新生儿室NICU,已经降临到我们女儿头上的不幸“病菌”,还在!还在!!还在!!!



 孩子的父母:陈树才、林亚萍

 2009-3-12 含泪写成


朋友们,读到这篇文章后,请你们尽量转贴。我是忍着内心的巨痛写下这篇文章的。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读到这篇文章,更希望这样的不幸不要再发生在任何一个生命身上!谢谢。树才

按:我的老大哥诗人树才兄的不幸事情,万望兄嫂能节哀顺变!
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3-13 18:59 评论 (0)


故乡行脚-03
2009-2- 22 星期日(Sunday) 晴

图志:看不见的少年的渡口,早被荒废。

图志:与长兄及俩正念大学的侄儿。

图志:嫁到香港的二姐与外甥女黎诗晴。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2-22 18:34 评论 (0)


故乡行脚-02
2009-2- 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图志:故乡的兄弟,做警察的诗人李晓强兄与卖烟草的诗人刘付永坚兄。


图志:我与诗人李晓强兄夫妇。


图志:我的母校,陵江边上的合江中学。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2-18 15:11 评论 (0)


故乡行脚-01
2009-2- 6 星期五(Friday) 晴

图志:年初八,往旧居路上。 2009-02,故乡行


图志:年初八,离旧居路上。 2009-02,故乡行


图志:年初八,旧居门前。 2009-02,故乡行


图志:年初八,旧居当年我和弟弟挖的水井,差不多20年了。 2009-02,故乡行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2-06 19:38 评论 (0)


博客域名 : http:// langzichn.tianya.cn
  
页码:2/ 78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