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书
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承受自已的命运。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为了做一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以对抗巨大的虚无感。我们所写的一切都不如我们还没有写的更有价值。 博客域名 : http://langzichn.tianyablog.com 联络方式 : QQ│498328293 MSN│langzichn@hotmail.com EMAIL│langzichn@gmail.com TWITTER│@langzichn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浮生记往 (4)
·诗歌 (68)
·评论 (32)
·随笔 (35)
·档案 (81)
·论坛 (40)
·收藏 (155)
·备忘 (16)
·联系 (3)
·句子地方志-未定稿 (9)
·江湖见闻录-未定稿 (3)
·在twitter上 (1)
·己丑流水 (18)
·戊子流水 (69)
·丁亥流水 (125)
·中山流水 (206)
·知识分子访谈录 (1)

· 2011-09-11,启事(2011-9-11)
· 林贤治:知识分子就应该挑战强势者(2010-12-24)
· 重回天涯(2010-9-9)
· 推特,互联网时代的民主墙(2010-3-8)
· 一个日子:10月8日(2009-10-10)
· 回到这里(2009-8-13)
· 小广告:人山人海十年唱聚(第一场)(2009-7-2)
· 看图无话06(2009-6-4)
更多 >>>

· 以前的时候,我懒得注册,所以一直不能留言...(2010-2-24)
· 浪子,你好象很久没上你的博客了呢,没东西...(2009-11-14)
· 明天,我将要远行

当...(2009-6-24)
· 星孩是个人才啊...(2009-5-6)
· 兄弟,《当代作家笔下的增城》没等到你的文...(2009-4-14)
· 浪子兄新年快乐!
小弟晓忠给你拜年...(2009-1-27)

· 东荡子
· 蒋立波
· 迈克
· 林贤治
· 余丛
· 树才
· 笑蜀
· 鄢烈山
· 高兴
· 俞心樵
· 黄礼孩
· 夏可君
· 李少君
· 拖把
· 朵鱼
· 张立宪
· 贺延光
· 陈小虎
· 罗迪
· 戴新伟
· 江湖海
· 余丛2
· 李晖
· 胡洪侠
· 潘漠子
· 巫国明
· 陈初越
· 高亚
· 公路
· 许许
· xi2008
· 谢宏
· 莫非
· 游子衿
· 荆歌
· 撒韬
· 沈东子
· 陈旭军
· 杨山
· 郁雯
· 张执浩
· 黄茵
· 陆新之
· 安石榴
· 吴震寰
· 非亚
· 邱立本
· 晴朗
· 胡德夫2
· 谢泳
· 萧悟了
· 童月
· 刘原
· 田炳信
· 张晓舟
· 刘春
· 娜斯
· 驸马
· 费勇
· 大文
· 杨早
· Sunset House
· 兴安
· 谢有顺
· 黄文辉
· 林玉鳳
· 谢晓
· 余世存
· 马策
· 马莉
· 马永波
· 张洁平
· 龙焚
· 谭军波
· 陈先发
· science
· 风子
· 龚晓跃
· 姚风
· 江南黎果
· 徐秀萍
· 赵荔红
· 韩寒
· 韩国强
· 孙仲旭
· 陈洁尘
· 黄集伟
· 令狐磊
· 温志峰
· Alex
· 胡思客
· 徐江屏
· 上官秋清
· 耿国彪
· 胥弋
· 林辉
· 沙东
· 西篱
· 王心洁
· 唐兴玲
· 陈宁
· 木木
· 鲍贝
· 魏寒枫
· 麦小麦
· 甘薇
· 杜绿绿
· 青蛇
· 阮勇
· 蕭沉
· 梦亦非
· 陈晓卿
· 孙甘露
· 徐星
· 京不特
· 孟静
· 袁蕾
· 阿翔
· yougota
· 杨瑞春
· Manning
· 黄耀明
· 应月
· Roger
· 王小峰
· 杨葵
· 鲍昆
· 陈尧
· 欧宁
· 赵径文
· 木木日记
· 贝小戎
· 洪启
· 饶原生
· 杨克
· 朱学东
· 许琳琳
· 风端
· 北野
· 育邦
· 徐齐
· 老貓
· 扬炼
· 邹汉明
· 旻旻
· 高晶
· 铃兰
· 冷梅
· 五两轻骨
· 道一
· 谭畅
· 杨莉
· 陈珂
· 艾尼瓦尔
· 陈进
· 世宾
· 许煜
· 秀實
· 王顺健
· 吴向阳
· 黄丹丹
· 唐卡
· 林海
· 瘦谷天堂
· 林雨
· 沈木槿
· 杜青
· 徐慢
· 黄昌成
· 黑骏马
· 闫文志
· 比目鱼
· 陈朝华
· 祥子
· 曾丽
· 翟明磊
· 爱地人
· 左岸咖啡
· 玉雪洲
· btr
· 严晓霖
· 许苍竹
· 吴虹飞
· 王思鲁
· 木木读书
· 王一娜
· 译言
· 藏ECM阁
· 马克思主义中文库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我的阅读
· 我的作品
· 我的豆瓣
· 我在饭否

圣地浪子 管 理 员
langzichn 管 理 员
良人堂主 管 理 员


博客来访: 3386415次
博客生活:801篇
博客评论:274篇
博客留言:42篇
博客建站:2005-6-1

已惯天涯莫浪愁,无恙年年汴水流
我是人间惆怅客,独背残阳上小楼
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私家留言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
从此见天涯

博客存档处
· 2010-12 ( 1 )
· 2010-9 ( 2 )
· 2010-3 ( 2 )
· 2009-10 ( 1 )
· 2009-8 ( 1 )
· 2009-7 ( 1 )
· 2009-6 ( 7 )
· 2009-5 ( 3 )
· 2009-4 ( 1 )
· 2009-2 ( 3 )
· 2009-1 ( 1 )
· 2008-12 ( 1 )

饭否

有情博客生活

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 八大洲。我的航程比所有人的都要遥远。我见过的高山多于地球上所有存在的高 山。我走过的城市多于已经建起来的城市。
在这里将浪子加为有情 博客 >>>
没有熬不过的黑夜 ,没有等不来的黎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止得住时间。只要我们敬畏时间,我们 就能够赢得历史;只要我们敬畏民意,我们就能够赢得空间;只要我们敬畏科学 ,我们就能够赢得真理!
程益中语。此去天下传媒

扩大公众知情权、提高政治能见度这是中国 新闻从业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无权势者的力量”。你有不说话的权力, 但没有讲假话的权力。讲真话不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最高准则,而是底线。
程益中语。回到记者的家

但 但是 但是啊 我不 生谁生
那么多人都死去了 只有我不怕活着
不怕苦难 不怕诗歌和光荣 我
只是怕死 我是个死后仍然怕死的人
我要活着 做永生的人 做一个好人
我是天才 正冒险来到人间
俞心樵语。露天的露天吧

邵洵美创办的时代图书公 司和杂志曾影响一代人。按他自己的说法:“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是个浪子,是 个财迷,是个书生,是个想做官的,或是不怕死的英雄?你错了,你全错了;我 是个天生的诗人。”
邵洵美语。信望爱的圣经

念我的痴情一无所终,
请你 们宽宏大量
尽管如今我已年近四十又九
我还没有子女,只有一本诗集
除此之外,我无以证明
我的血你们的种
叶 芝语。此为在线翻译

见证和记忆:历史上今天
不恨天涯行役苦,任将蠡测笑江湖
最忆西窗同翦烛,欲眠还展旧时书

COPYRIGHT 版权@浪子所有
2005-2035 博客:无知之书


2011-09-11,启事
2011-9- 11 星期日(Sunday) 晴




浪  子已更换手机号码为137 1937 4119 ,请更新通讯录。
一般状况下,以电邮 langzichn@gmail.com 联系为至佳及靠谱联络方式。

原手机昨晚掉的士上了,各位的号码方便时告我一下。
掉手机的最大麻烦是号码簿随之消失。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11-09-11 23:39 评论 (0)


林贤治:知识分子就应该挑战强势者
2010-12- 24 星期五(Friday) 晴

林贤治以散文集《旷代的忧伤》获得“在场主义”散文奖年度大奖,他一位坚持独立写作且不招主流文学奖待见的民间写作者,多年来他被外界认为偏狭、愤怒,而且固执地恪守鲁迅的教诲“我是站在沟里,我不站出来”。


  

文_浪 子 摄影_杨 子


  

        2010年11月8日,首届“在场主义”散文奖颁奖典礼在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举行,林贤治以散文集《旷代的忧伤》获得“在场主义”散文奖年度大奖。
 
  “在场主义”散文奖年度大奖以高达30万元的奖金额,创下迄今为止中国文学界单项奖的最高纪录。由孙绍振、陈思和、丁帆、刘亮程等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在授奖词中说:林贤治的散文集《旷代的忧伤》,为我们描绘了众多思想者的画像,勾勒了一幅人类自由精神的价值谱系。
 
  对熟悉林贤治作品的读者来说,来自民间的奖项颁给这位自居边缘的民间写作者,是实至名归。而对一向坚持独立写作的林贤治本人来说,获奖也完全是个意外,但他表示自己很高兴能得这个奖。他所恪守的,正是他所热爱的鲁迅的教诲:我是站在沟里,我不站出来。


  


  知识分子对现实是永远不满意的
 
  南都周刊:你说过,在中国现代作家中,你惟一热爱的一个人是鲁迅。
 
  林贤治:为什么说鲁迅是惟一的?是因为在中国知识界,他的人格的独立和思想的深邃,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比。不过鲁迅所处的时代,言论还是比较宽松的。那个时代,不管是真共和还是假共和,它们都打着共和的旗帜。因此,政府对于学生和民众来说,是处于弱势的,至少不是太强势,不是毫无顾忌。比如你敢去烧政府官员的住宅,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总之,“五四”那个时代是让我神往的时代,我的身上大约有很多无政府主义的东西吧。
 
  南都周刊:鲁迅的文字多是有时效性的,你觉得他现在过时了吗?
 
  林贤治:一些时评如《伪自由书》有一些内容会成为历史,但是其中的思想内涵是超越时代的,何况,历史有很多相似的东西,虽然时代变了,但还是有传承、相似的一面。历史不会因改朝换代而完全断裂,文化有传承性。鲁迅的《野草》、他的文化随笔,从哲学到美学,其价值都是永恒的。至于抵抗强权这一点,鲁迅的书就是弱者的武器,潜在的社会价值难以估量。
 
  南都周刊:你对鲁迅时代的知识分子和我们当下的知识分子,怎么看?
 
  林贤治:鲁迅那代呢,有人道主义、有人文关怀,但在我们这里,经历了那么多的政治运动,它是被撕裂的。我们今天说维权维权,各种不同的利益集团都在讲,知识分子也在讲,其实是代言,代农民工、拆迁户、贫困生、弱势群体说话。当然这是很难得的。但是不要忘了,知识分子在总体上也还是“弱势群体”。譬如说,“舆论监督”天天说,我们做到了吗?我们的理论、我们的思想观点能否完整地表达出来-却没有多少知识分子去争取我们应有的权利。这样就变得很可笑,我们可以支持别的群体和个人去维权,自己的权利却不曾主动去维护、去争取。比起鲁迅那一代,我们这代人当前最缺乏的就是人文关怀,知识结构的缺失还容易填补-出国啊、念博士什么的-但是,普遍的人文关怀需要有一个人文主义的传统,需要一个相当长时间的积淀与培养才会形成。
 
  南都周刊:你向来关注知识分子与权力及大众社会的关系,从《午夜的幽光》到《旷代的忧伤》到《纸上的声音》,都关乎知识分子的种种。你对知识分子的定义是什么?
 
  林贤治:知识分子表现出对公众社会、对人类命运的关怀,这是第一点,为什么我们说某些作家是知识分子作家,是因为他的作品是直接和人类命运相关的。第二点是反抗意识、批判意识,这是知识分子最重要的特性,如果说他总是唱赞歌,“形势大好,不是小好”,没有批判,就不配做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对于现实是永远不满意的。没有至善至美的境界,哪怕一万年过后,都不可能至善至美,因为不能至善至美,就有使我们不平不满的地方,知识分子最关注的就是这个地方。知识分子对种种黑暗面的批判是很突出的。鲁迅作《文艺与政治的歧途》的演讲,在谈到文艺家和政论家的分歧时说,开始反抗旧制度的时候,文艺家和政论家是比较一致的,政权建立后,政治家就要维持现状,维稳了,但是文艺家还是不满意,他们永远都是不满意的。
 
  南都周刊:就是说,站在弱者的立场上,做永远的反抗者?
 
  林贤治:知识分子就应该站在弱者的立场上,挑战强势者。我觉得,“反抗”这个字眼很合适,就是弱势对强势。第三点就是不是集团作战,立足个体,知识分子不依仗集体的力量。即便他在一个组织里面,他也只能够在一个组织结构十分松散的集体里生存。他的生存状态一旦在组织严密的地方,个人性就出不来了,他要保持浪游性,他的精神是自在的。《日瓦戈医生》的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在巴黎召开的一个国际性作家会议上说,作家不要谈组织,没有组织。我觉得就是这样。知识分子的存在方式、言说方式,往往不能为这个社会主流价值观所认同。其实这也很正常。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知识分子。
 
  南都周刊:如果按你的定义的话,我很难在当下找得出几个来。
 
  林贤治:现在有些人看着是站在知识分子的立场,但是如果他是寄存在一个组织严密的地方,受这种组织支配的话,我认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
 
  南都周刊:你说权力是创作的“天敌”,哈维尔当了总统也还写作呢。
 
  林贤治:他那个是推动国家的恢复,怎样摆脱一个他们称为“后共产主义时代”的时代,他在政治和文学上的倾向是完全一致的。他不受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制约,他的写作不会因权力、政治而使文学脱离自然发生的状态。
 
  南都周刊:你推崇个人主义吗?
 
  林贤治:鲁迅对许广平表白他的思想是个人主义和人道主义相消长,个人主义在这里同唯我主义是不同的。中国多的是鲁迅说的“合群的爱国的自大”,缺乏的就是个人主义。


  


  文章越是发不了,我的情感就越饱满
 
  南都周刊:是什么让你甘于边缘,不进圈子、不抱团,坚持独立的写作?
 
  林贤治:作为一个写作者,你必须远离圈子,这是基本要求。被边缘化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在这个媒体时代--约你的稿,一次、两次,你都不接,甚至反对媒体,于是结果就被媒体所拒绝了,甚至包围起来。我认为写作者必须把这种情况看成是一种常规。我有一篇文章叫《包围凯尔泰斯》,你看他用10年的时间写了《无形的命运》,花了3年才出版,13年之后才出来,一个人有多少个13年?出来之后,国内的评论界、媒介保持沉默,没有人理他。他很沮丧,就不写了,去翻译德语文学,德国人也翻译他的作品,后来就被西方知道了。如果不是德国人翻译他的作品,就没有凯尔泰斯,没有他那个诺贝尔文学奖。凯尔泰斯得诺奖的时候74岁了,他是非常平静的。我说,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媒体都忘记你了,好,让他们去吧,你还是要写你的东西。所谓“包围凯尔泰斯”,意思就是拒绝外部的拒绝,甘愿自我边缘化。
 
  南都周刊:这么多年来,你是如何捍卫个人精神的独立的?
 
  林贤治:对自由的表达和维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我认为,我是一个追求自由的人。但是,跟你们南都报(南方都市报)的那些社论时评不一样,我的方式大体上是文化随笔之类,顾左右而言他,讲的多是别人的历史,别人的事。我相信这个世界的相关性,历史也有相关性,时间上的、空间上的,因此,我的文章也可以说是一种隐喻,扩大一点的隐喻。我一直认为,精神性是第一位的,题材是第二位的。你是怎样一种存在,就会反映到你的作品中去。
 
  南都周刊:如果具体解释一下精神性,你看重的是高度还是纯度?
 
  林贤治:它是构成精神主体的不同维度。当然,大思想家、大知识分子,精神构成比较复杂,但是你所说的纯度呢,这个纯不是单纯,而是最基本的东西。不管多么复杂,他总是表现出一种坚定的、鲜明的精神指向,这里是同一的构成,存在着一对多、多对一的那种关系。
 
  南都周刊:时评在中国是个很独特的现象……
 
  林贤治:南都报、南方周末里面,有些人做得很不错,这是你们媒体的一个工作。而我呢,我这种写作者,我的生存方式、写作方式是跟各位不一样的。所以,现在看中国,得看这个改革开放是什么意思?已经改革到了什么程度?要改革到什么程度?不管是搞媒体、搞文学还是搞考古的,我觉得都应该关注。弄文学的人,我觉得关注得非常不够。


  


  我的作品就是“自由”两个字
 
  南都周刊:你曾说过自己是个偏狭的人,还有人说你是“愤怒”的。但我个人认为你是一个深藏激情的人,你是如何保持这种诗性激情的存在并用它呈现你对社会、对人民、对知识分子和文学本身的认识?
 
  林贤治:我觉得激情是否具备跟一个人的生命气质有关,这个是先天的,有的人他的性情中有火的成分,有的则很理性,我觉得有很大的关系,这是一种物质生命的构成,不是刻意的保持。我的经历给了我很多的积累,哪怕这个火没有烧起来,但是这个柴是在经年累月不断地积累。我个人的经历,从17岁,就遭受过所谓“左”的思想路线的压制,我那个时候就开始写“思想汇报”,我的家庭情况,农村的贫穷、落后,充满病苦的环境,当然还有现存的体制,面临的问题等等,它们所带给我的构成命运的一切,是我所不能回避的。激情这东西,一个是你本来具备的,一个是你不能回避的。我的作品发表时常常遭到删改,甚至发表不了,像刚刚出版的《烙印》,出版周期居然长达6年。不可理喻。我常常高兴不起来,觉得伤痛、无奈,这种东西肯定会给我带来一些愤懑,激情自然产生。文章越是发不了,我的情感就越饱满。不过,我能在激荡中保持一种平静、一种平衡。我把这一切看成是正常的,毕竟是社会环境的产物。
 
  南都周刊:这种平静是动力吗?
 
  林贤治:是啊。我只是想今天能写什么,明天写什么。我不在乎这个东西能否发出来,别人有什么样的评价。
 
  南都周刊:我觉得你关注得更多的是人的尊严和人的精神性的成长。
 
  林贤治: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嘛,缺乏嘛,个人的尊严和人的精神哪里有?我们最缺乏的就是这个,对吧?我论散文的精神,就是自由精神。你有吗?你具备吗?所以,我们考虑问题,要想到这个最根本的东西。因为文学是精神创造,波普尔所谓的“世界3”,就是创造的世界。我的作品,其实写来写去还是“自由”两个字。
 
  南都周刊:这个时代已不需要想象,能想象的都已经发生了。
 
  林贤治:不。仍然需要想象。我最近发表的文章《乌托邦、革命与知识分子》就说这个问题。
 
  南都周刊:你觉得韩寒是知识分子吗?
 
  林贤治:公共性、批判性、独立性都具备。他有他的敏锐性、勇气,他有他的言说方式,他是机智的。只是欠缺一定深度,这与知识的广度和厚度是相关联的。
 
  南都周刊:艾未未,你怎么看?
 
  林贤治:他搞行为艺术,汶川地震问题也关注,他有他独立的贡献。我敬重艾未未、韩寒他们。中国需要更多这样的人。
 
  (本刊记者洪鹄、实习生吴桂霞对本文亦有贡献)


  

刊于《南都周刊》2010年度第44期,2010-11-15,有删节。另有全文版见北京之春,原名为《林贤治:我的文章是一种隐喻》。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10-12-24 19:18 评论 (0)


重回天涯
2010-9- 9 星期四(Thursday) 晴
  久没至此,
谢谢仍来看我的朋友。

差点错过,
李皓兄的留言,己回邮。

原因不多说,这里
仍是我的资料最全的首个博客。

要找我的朋友总会找到我,
gmail/msn,或者twitter。

饭否去年被关后,8日28日
我去了twitter,FO @langzichn 即可。

如何上Twitter?用gmail邮箱发邮件
到 mytwitterclient@gmail.com 即可。

这里将是我的部分twitter言语的存录。
半月一次或更多些,看心情了。

在时代的江湖上,
处处都是相逢处,毋忘就好。

朋友,除了一些必须做的,
还须记得:对自己好一些!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10-09-09 18:24 评论 (0)


推特,互联网时代的民主墙
2010-3- 8 星期一(Monday) 晴
发件人 2010-3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10-03-08 12:14 评论 (0)


一个日子:10月8日
2009-10- 10 星期六(Saturday) 晴
陪人去做一件个人极不情愿但箭在弦上的事。很是令人绝望。
决绝如斯,反复沟通无果,非人力之能为也。只好由它去吧。

无可挽回。
怎样就怎样吧,若生命本身如是选择。

造化弄人。
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10-10 17:37 评论 (2)


回到这里
2009-8- 1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其实从未离开,只是去了饭否。
饭否光荣了,就回来了。

相册亦光荣了,就不帖图了。
只是记记流水,和偶尔所得。

郑重推荐一个句子,来自梁文道兄:
所多玛,一座恶贯满盈的城市,它的善人皆以其自身的消亡来证明这里仍有善人。

见此
所多瑪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8-13 14:20 评论 (0)


小广告:人山人海十年唱聚(第一场)
2009-7- 2 星期四(Thursday) 晴
1999年6月16日, 由黄耀明创办的音乐厂牌“人山人海”在香港诞生。十年内穿越民谣电子,横跨主流另类,试尝文学戏剧,涵盖粤语国语,并无翻山倒海,幸有你同喝彩。人山人海 以香港为根据地,辐射到每一处黄皮肤黑眼睛存在之地。从幕后到人前,从暗涌到浪尖,花花世界光环璀璨,喧哗以外仍有一群青年走过无声。

从今年七月开始,人山人海联合冻鸳鸯文化举行一系列的庆祝活动。第一场派对定于7月18日,在广州蓝宝石展艺馆举行,黄耀明、at17、pixel toy、蔡德才、梁基爵、李端娴、于逸尧、陈浩峰、郭启华、何秀萍等人山人海成员,闲坐台前与你说说笑笑弹弹唱唱过去这十年,分享一些难得的影像,聊聊路上的足迹。

选择在广州开启十年庆典,不仅因为今年明哥和at17等成员荣获内地多个奖项鼓励,更因他们想从今年开始,将人山人海的音乐理念及创作思维直接带给内地乐迷,更期待这些文化碰撞会迸射出不一样的火花。

这也是人山人海成员首次内地集体亮相,期待7月18日,我们同游嬉戏!



人山人海十年唱聚(第一场)

时间:7月18日晚 19:00 ~ 22:00

地点:广州蓝宝石展艺馆

形式:音乐讲座

出席:黄耀明、at17、pixel toy、蔡德才、梁基爵、李端娴、于逸尧、陈浩峰、郭启华、何秀萍等人山人海成员。

主办:人山人海 冻鸳鸯文化(dyy.hk)

门票:VIP:300/张。普通票:200/张

(在冻鸳鸯文化网店shop36053852.taobao.com上购买门票有优惠。)
*晴朗兄操劳的活动,有兴趣者趁早。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7-02 17:48 评论 (0)


看图无话06
2009-6- 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沒有人點燈用器皿蓋上,或放在牀底下,乃是放在燈台上,叫進來的人看見亮光。因為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的;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被人知道的。所以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聽,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
----《路加福音.第8 章16-18 節》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6-04 13:42 评论 (0)


看图无话04
2009-6- 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梁文道: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6-04 11:28 评论 (0)


看图无话03
2009-6- 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9-06-04 11:23 评论 (0)


博客域名 : http:// langzichn.tianya.cn
  
页码:1/ 79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