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处繁花



博客日历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九月清霜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723276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35篇
  • 评论: 344 个
  • 留言: 18 个
  • 建站时间: 2008-3-20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别处繁花
别处繁花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很对不起国内的儿童文学作家们,作为家庭教育和童书阅读领域的出版人,我是基本上不给孩子看国内作家们创作的儿童文学作品的。本来郑渊洁老师早期的少数作品有几本还可观,可惜到阿笨出生,郑老师除了与出版社合作运用纯熟的商业套路手法,就别无可取了——因此我只好惭愧地遗憾着,找各种外版的绘本和童话来喂养孩子。

阿笨九岁时,眼巴巴地看着我说:老妈,你怎么不出几本写中国孩子的书给我看?我羞愧惶恐得心中刺痛,看着他瞠目结舌,无以应对。

 

    然而,好吧,就好像国内奶粉三聚氰胺超标,还有泊来品可以替代一样,阅读也可以看外版书。幸好人类的身体和精神需要的养分都可以通用。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个体(家长)完全没有解决方案的。那就是毒素横流的语文课本。

 

    当代的语文教育,断绝了多少孩子对中华文化的认知途径,摧......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4-08-21 02:26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31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11-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第四大问题:基本上没看到林志颖跟KIMI好好讲过道理。

看贴子到这里,我忍了又忍,终于还是要禁不住同情发帖人一下。从你的帖子看,你该是忍受了多少委屈,才被成人们修理成现在的模样啊:牢记长幼尊卑,房间井井有条,哪方面都不能比别人差,而且时刻要被人“讲道理”……

 

对于我来说,小时候,“被讲道理”是我最为痛苦的记忆之一。而且事实证明,能让我记住的,永远不会是道理,而是一件事情出现后,我必须承担的结果。比如,我老妈和我唠叨了一万遍冬天不能玩水的道理,每次我玩水一经发现,我的游戏时间就会消逝在她车轱辘话的唠叨里;直到有一次玩水受凉,打了半个月针,这下我记住了。

当然,这可能是我的个案,不足以说明问题。我们还是回到主议题:教育。

 

人本教育理念中有一个观点:“教”孩子可能就是奴役孩子。因为孩子的世界与成人的世界真的不一样。孙瑞雪的《爱与自由》里有无数这样的案例......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3-11-27 00:06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3 | 浏览:39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朋友推荐说天涯有一个评林志颖教育的帖子,写得很好。我对明星没有感觉,对“话题”一类的神物也一向敬谢不敏,但既然是关于教育,基于职业敏感,还是去看了看。

 

然后,就忍不住想说几句。因为:如果如我那位朋友所言,大家(父母或未来的父母们)觉得这个帖子好的话,那么,我个人觉得,未来可能就有很多孩子会糟糕。

 

帖子名字叫《从KIMI身上看林志颖的教育方式真的很有问题》。内容挺长,概括起来,说的就是小标题的几个问题:

 

1.KIMI住的地方堆满了玩具。很乱。

2.完全不懂得说敬语和谢谢。还有,对别的人总是直呼其名,比如叫张亮,不叫张亮叔叔;叫石头,不叫石头哥哥。

3.林志颖和KIMI的沟通方式很有问题。KIMI到现在为止是里面表达能力最差的一个,话都说不清楚。比他小的恬恬那整话说得多好啊。这里有特别的括号注释:(真心感谢有个小恬恬做参照,否则什么都可以拿年纪小当借口了......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3-11-26 00:3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39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1-8 星期二(Tuesday) 晴

  闻名已久,见到时已是不惑之年的冬日午后。在一家咖啡馆等人,适逢堵车,约见方久候不至。同伴说,在机器里看一场电影吧。《天堂电影院》。
  
  是意大利导演多纳托雷的作品。情节并不复杂。二战时期意大利的某个小镇,多多和许多孩子一样,被战争夺走了父亲。母亲带着多多和妹妹艰难度日。为了补贴家用,8岁的多多来到天堂电影院,做了放映员老艾费多的助手。对电影的共同的热爱让他们相知,彼此一老一少就此成为一生莫逆。老艾费多在小镇呆了一辈子,看淡了身边的人情世态,因此竭力帮助年轻的多多走出去,看看外面更广大的世界。送别时,艾费多对多多说:去吧,去寻找你的世界。不准回来,不准想起我们,不准回头,不准写信。
  
  多多都做到了。
  
  多年以后,成为了导演的多多回到小镇参加艾费多的葬礼,小镇已经现代化得面目全非,天堂电影院也改成了停车场。每个人都对多多钦敬有礼。可是多多并不觉得这是自己要的生活。
  
  当然,片中少不了爱情,多多的初恋,一个蔷薇般清新美丽的少女。可是片中打动我的,是爱情之外的,那些小小的,琐碎的,日常的细节。
  
......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3-01-08 01:22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44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说起扬之水,一向喜欢她的人很多。喜欢的人里,懂她的人也多。正宗“水粉”俱胸怀丘壑,学有渊源,因知其妙,所以深喜其工。不学如我,是只能在外围打打酱油,如麝月批评的小丫头坠儿她妈,“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原也不知里头规矩”的。因此也不敢说喜欢不喜欢的话。不过,偶尔总会踮起脚来伸长脖子瞄几眼,心里想,看得懂看不懂没关系,喜欢不喜欢,原是很私人的事。
  妙在日前就得逢其便,居然经手了她的一本小书:《物中看画》。开本小,文字不多,出版的东家也名不见经传——却也都小得有趣。全书六篇,题材各异:有琴棋书画,有马和之诗经图,有闸口盘车,有《富春山居图》展,有现代画家的新作精品和张爱玲——却俱以“画”为主旨,集篇成册,读来别有意味。
  
  “琴棋书画”篇里,许多“琴棋书画”的图和画,自然也少不了关于“琴棋书画”的诗。篇中注释2引文天祥的“琴”云:“不知甲子定何年,题满柴桑日醉眠。意不在言君解否,壁间琴本是无弦。”若不是此处得见,只听闻过“正气歌”的我断然不知文丞相也曾有这般情怀。“意不在言君解否”,岂但言琴,更是“言情”啊!若于月明夜静时发此词句给某位红粉,该是如何感慨系之的......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2-06-03 18:33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4 | 浏览:52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21 星期一(Monday) 晴

  喜欢李娟,喜欢她笔下的天地安泰,自然清新,所以追着买了她笔下的三本——之前的《九篇雪》没找到。很喜欢。那样浑然化外的没心没肺啊,呵呵,泱泱大地多少年也就出了一两个。
  
  只是,似乎,到这一本,《走夜路请大声歌唱》,有些变了。文字开始向内深入,开始用力。开始有肆无忌惮地勃然激烈的情绪流淌,不复阿勒泰的云淡风轻。但依然是很好的文字,简洁决断,深邃明亮。
  序言里李娟说,对自己,这是很重要的一本书。
  
  我想,更确切的说法是:这是一本写给自己的书。
  
  或许,习惯了看新奇的人们会觉得失望。《夜路》因此不会有前两本阿勒泰的好评如潮,生鲜亮眼。毕竟,那片天地是她首次呈现的领域。那里的世界,人们容易因为而记牢其中的片段,并津津乐道。
  可是这本书里,有作者自己心里更为深沉真实的情愫,有更为强烈的期待与诉求。它们与旁人无关,与世界无关,与评论无关——它们是根植于自我的树,只为一个人绽放花朵。
  
  真幸福啊,李娟。可以有一本写给自己的书。
  花很美。可是花也要慢慢成熟,变成种子或者果实。是否被人赞赏,不......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2-05-21 12:39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45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8 星期二(Tuesday) 晴

  岸草平沙。吴王故苑,柳袅烟斜。雨后寒轻,风前香软,春在梨花。
  行人一棹天涯。酒醒处,残阳乱鸦。门外秋千,墙头红粉,深院谁家?
   ——宋 仲殊
  
  翻《词牌释例》,偶见此阙《柳梢青》。一时心动,稍为检点,却是僧家手笔。不觉一叹。三宝既持,尘缘即了,又问甚墙头红粉。
  词是好词。从来杨柳多情绪。只是情浓多自误,纵亭台依旧,裙裾如初,尊前《阳关》,原是别家心曲。
  ......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2-05-08 12:23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4 | 浏览:43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4-27 星期五(Friday) 晴



因为峥嵘的推荐,看《冰海沉船》。

 

是《泰坦尼克号》的前身。叙述的是同样沉船的事件。只是少了媚俗的煽情主题,所以叙事背景更为宏阔真实。没有为故事情节而设定的主角,很多的线条平......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2-04-27 23:58 | 正常 | 分类:风人之致 | 评论: 2 | 浏览:42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4-27 星期五(Friday) 晴

  慕名去游玩传说中的蜜蜂书店。进得门来,满眼绿植,四壁墨香。上下两层,亭亭玉立着老板心爱的“书新娘”。年轻的店员颇有五四文艺青年的范儿,一领围巾拉开了与现代的距离。见我于店中流连摩挲,时有讶叹,不无自豪地问:怎么样,我们书店不错吧?我抬起下巴冲着他:可是我也见过许多和你们一样好的书店的!店员大笑起来,说,好!买书吗?凭你,给85折优惠!我眼睛一溜,抓了本《编书记》,一面做雀跃状谢谢他,一面在心里好笑:谁逗谁玩呢,哈哈。
  
  不过,店果然不错。书,也的确是好书。
  
  首篇自然是大家手笔,够分量,但浮躁如我读来就觉得过于平实,未识锦绣珠玑,匆匆而过。
  至第二篇沈公的《书商旧梦》,就开心起来。觉得这样的行文风趣而笔底充盈,既见性情,又存忠厚,实在很合味口。且短短篇幅,将那样错综负责的事件叙述得条理明晰,真切动人,当真言语了得。于是反复看了两遍,至“以我之不学,怎么会去读扬子云”句,不觉莞尔。想起脂砚斋批红楼,常于某处曰:“看官休被作者瞒过……”,此处亦有其趣。并因此存了一条书目:去找此公深为推崇的康正果老先生的文字看看,是如何的“一条汉子”。
......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2-04-27 23:18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39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3-6 星期二(Tuesday) 晴

  春草碧色,春水碧波。别君南浦,伤如之何。
  
  
  
  千回百转后,终于说了还是要走。看着眼前这个人拿着纸巾蒙着面孔没出息的摸样,心情郁闷的老大只好打点精神,转头来安慰说:“好了,好了,没事啦!等你稳妥了,一起去吃饭……”
  
  谢谢,老大。那一刻,我看到你惯常的担待与包容。
  
  
  
  每一段工作经历,都让我离开时心存感激。
  
  两年多的时间,这个平台给了我太多的温暖记忆。
  
  在这里,我被首肯,被爱,被激励。在这里,我被了解,孩子一样没心没肺的简单灿烂。
  
  谢谢,谢谢,谢谢。
  
  
  
  再见,刘老大,这么纵容我的人。
  
  再见,我的丫头们。之后,少了许多陪人上医院的机会。
  
  再见,我的因为文字而一点点亲近的作者,你们会一直在我的世界里。
  
  再见,我的书。我知道,总有读者,会因你们而受益。
  
  
  
  再见,我......

九月清霜 发表于 2012-03-06 15:04 | 正常 | 分类:随笔 | 评论: 3 | 浏览:41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