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章高


刘章高
jiujiangcaizi.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散文天下
<< 2018 六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博主:刘章高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3871 次
  • 今日访问:10次
  • 日志: -27篇
  • 评论: 27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9-6-13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9-8-24 星期一(Monday) 晴
转载的往日关于我的报道:《四十创业成就辉煌》

年过四十,本该是追求安稳日子的年纪,然而,他却辞去了稳定的工作,一头扎进商海的大潮中,尽管深知商潮时起时落,却始终不退缩……他就是刘章高,海南神光装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
辞去“铁饭碗”闯天涯

在都昌文化馆工作的那段日子,刘章高通过努力,他曾经获得过县、市、省乃至全国先进人物的光荣称号。他却突然萌生了想到改革开放的商海中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方舟”的想法。1992年,刘章高辞去了都昌文化馆土塘文化中心站长的职务,毅然选择了下海经商。

当时,他怀揣着家里仅有的几千元积蓄踏上了创业之路。经过了对沿海和省内市场的考察后,他在都昌办了一家雕刻工艺厂。创业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每一步都充满荆棘和坎坷。“起初,我的公司里有几十个工人,建立了设计、木工、雕刻、彩绘等流水生产线,在半年的时间里雕出了几百件样品,不久我们就拿到了销往广东的第一批订单。可接下来的日子就没有那么一帆风顺了,一连几个月没有一单生意......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8-24 17:48 | 正常 | 分类:杂谈几则 | 评论: 3 | 浏览:4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27 星期一(Monday) 晴
文儿:
近好!

31日,当你读完我的背影后,急匆匆于2日上午回站(指都昌县土塘镇文化站),回家转告了校况。之后又分别到县中石老师处、教育局、土塘中学一一以礼物致谢。再后,又通过法院将哄抢之货全部迫其送回,已交冯春生抵货款。9月9日启程来海南,到九江一中看弟弟去了。他很好,不大想家,同时与其班主任谈了很久。他是高一特级班,坐二排中间。532分在班里是低分,所以他压力肯定很大。老师说有压力也是好事,可以逼其努力追赶。他班主任教数学,说他很朴素(只怪我们只够“朴素”的份)。学生生活很差,每天一元多钱,五角钱的南瓜好象没有油星儿。弟说:“要想改善生活除非上饭馆。”后来他胖不起来,真担心他身体跟不上!别的小孩晚上喝牛奶,而他不肯喝(在土塘逼他喝了好几袋)。看来他是迷上了物理,第一封信啥话没细讲,就叫寄高中物理书去“加料”----这个细崽呀,我很想他又怜他!

你1号来信5日收到了。小郝送弟上学时只留料5元钱他买饭和零用,我听后难言苦衷----这在九江新校来说,等于空手开学过日子(还要买日用品)!我急得暗自不安,又要处理法院追货事走不......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27 18:27 | 正常 |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 0 | 浏览:3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盛世空警

一声尖啸,划过长空,顿然心惊。三分钟的持续,我抬头四处寻找声源——啊,今天是九月十八日。
一个平时不再记忆的日子,“九•一八”!多谢这一年一度的空警,让这个中华民族的忌日,一次次唤醒沉睡于和平温床的国人。
虽然七十年的历史河流洗去了千百万同胞的鲜血,我一代也不曾见过当年的惨烈,但是,从保存的国难资料中,我们同样可以感受到亡国奴的巨痛。那种侵略远远超越了征服和掠夺的战争界限,残毒到灭我民族人种的恶魔兽行!那种痛犹如杀戮我的父母姐妹儿女一样,永远在我心上滴血!
人弱受人欺,国弱受人侵,这是铁的规律。今天的“民富国强”放置在全世界的天平上,未必很重。我们切不可夜郎自大,务必长期保持高度的警惕,居安思危。毛泽东的时代虽然穷,但一群虎视眈眈于我的熊虎不仅不敢越雷池一步,反而连遭我一拳拳重击,围着国疆打出了一圈铁壁铜墙。而今天,我们的驻外使馆却被人“误炸”、“抢劫”;一边是红地毯上的握手拥抱,一边是我南疆上的机毁人亡。区区小票岂能弥我国格?人家分明是在投石问路。
世界呼唤和平,而哪一天也没有停止战争。战争是不需......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2:14 | 正常 | 分类:追忆海南 | 评论: 5 | 浏览:3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照照心灵

72床的老太太七十多岁,摔碎了股骨,全身瘫痪,已住了四个多月医院,花了五万多元钱。每天都是四十多岁的儿子在身边护理。儿把生意上的事托付员工打点,损就让它损失吧,没办法,老娘总要一个能把庄的人照顾才行。儿做好了饭菜就喂给娘吃,娘吃剩了儿把它吃完。儿每天日夜给娘接大小便十多次,拉撒后就用热毛巾擦洗。洗脸洗脚,每天总要擦洗几十次。打吊针十时、八时,娘手脚一动就脱针,儿盯着不放。晚上十点后,娘睡着了,儿在床边的地板上铺条被子才倦曲躺下。
娘吃喝、打针都“不听话”,儿烦够了,大声吼叫:“明天就出院,到家里整死你!”娘忙说:“我没动。我不出院。”“哦,怕死呵?”儿嘴里这样说着,手脚又小心翼翼地为娘忙开了……
儿说:“也不知还要住多久,还要多少钱,下次又要来住院拆钢板。没办法,再老也是一条生命。孝敬父母,是儿女应该的。”老人笑眯眯的,忘记了痛苦。

不知他的姓名,也不知他家住哪,一次次与我擦肩而过。我向他投以注目礼,心里印下了这一幅难得的生活画。
这酷热的傍晚,漫步湖畔吹吹风,释放释放一天的烦躁,无不是这满城向往。......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41 | 正常 |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 2 | 浏览:33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夜困大别山

皖鄂交界的大别山,是有名的革命老区。但是,这次上山,倒不是奔这个意义而来,而是带了半观光性质的寻找商机造访。
听说山上在建大寺庙,去看看要不要雕刻佛像神仙之类。若要,能赚大钱。
从湖北英山上山,下了公路便只有机动三轮车载人盘圜。山路崎岖,曲曲折折。空手体健,怎么颠簸也不怕。在车尾冒着浓浓黑烟的“突突突”声中,跑运输的车载着我一个人爬到了半山腰。下雨了,不能前行。也不知跑了多少公里(没有路牌,说数也只是个估计),反正有两个多小时吧,“专车”司机才收了我两元钱。我心想:偏僻啊,无人乘坐,只好价贱。
好了,风水宝地不能去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下山无车,只有找户人家住下了。
大山人家,住户稀疏。脚下是山,头上是山,周围全是山。仰视群峰,如壁如剑,直刺九天苍穹。那恢宏气势,无极无边。鸟瞰下界,峰迴路转,深不可测,烟雨迷濛中,竟不知自己来自何方。
在山与山的连接处,有一片难得的平地。其实所谓平,也只是有个百十平米的地台,有条可以开三轮车的路,而房子照样是盖在高高低低的缓坡上或凹窝中。羊肠小道把十多户人家引向这......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40 | 正常 | 分类:游记散文 | 评论: 1 | 浏览:3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也 谈 散 文

闲暇时,爱写写见识感悟,算来也有好些年了。文不成规,自称散文。平时也偏爱读些散文。在学与习的同时,常想想“散文该怎么写”,由此而形成自己的散文观。
散文是情感的自然流露,不需要挤压和伪造。这种激情使人不渲泄则憋得难受,甚至夜不能寐。所以散文表达的是真情实意,会让不亲历该事物的人,读之也能动情,与作者身受同感,没有太大的距离,只有量的差别,没有质的非异。关在斗室的作者,写不出大千世界。只有投身社会,参与交流,才有写不完的事,抒不尽的情。尤其是选择“散文”的作者,就不会觉得题材荒,只觉得处处有“火花”,天天有灵感,无奈时不够。一个对生活冷漠的人,永远是聋子、是瞽盲,纵有作品也是自作多情或无病呻吟,我是见之即走。
散文的语言要精致,仅次于诗。一切可有可无的段、句、词统统删掉,不要“关门看媳妇”。用第三只眼审阅自己的作品,从严苛求,手下别留情,别指望自己一关都过不去还想别人宽恕。我很欣赏《孺子可教矣》中老人与张良的对话:“父又先在,复怒曰‘后,何也?’去。”干脆利索,毫无拖泥带水。又《史记》写舜“父顽,母嚣,弟象傲”,仅一字状一人,......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39 | 正常 | 分类:杂谈几则 | 评论: 1 | 浏览:2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邻 居

初入九江,始住小区,相见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心中仍有客居异地之感。半月过去,心还是悬着,总落不到“家”的位置上,象小品说的那样:“我得回去。”找不到“家”的感觉,担心融入不了这座城市。原来在外狂热地想回家,到这时却觉得有些后悔了。虽然这座城里,也有那么多老同学、老朋友,但多数都在岗上,而且“挑大梁”,哪能常去打扰人的工作?儿子虽在身边,却肩着公务,一周也难得与我共进晚餐一、二;深夜才回,不是我已入眠,便是不好再浪费他宝贵的休息时间。妻只是闭门读书,读那我一窍不通的外文。来时的热烈很快冷却下来,心里一片空空清清。
一个小小的突发事件打破了这片清空。早上,铁门打不开,家里又没有开锁公司的电话,一家人关在屋里出不去,急死了!正当我束手无策时,儿从花园出,叫开邻居的门,翻过墙头进入邻居家,再从邻家出,叫来开锁公司,全家这才脸放光明。不过,我很觉不当:怎么能翻墙入院闯邻家,这不是一种禁忌吗?儿说:邻居特好,我们经常翻来翻去,互相关照,已成习惯了。后来的相处印证了儿的所言。
邻居也是外地迁来,夫妇双职工,几岁的小孩寄学校,照顾家庭多有不便。一次旅......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36 | 正常 |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 1 | 浏览:3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鸡 殇

虽然过去了几年,但那一刻总是不能忘记,经常浮现眼前,令我心悸。
本没有想写它的初衷,而前天在电视里看了那位保护野生动物的老人的事迹,终让我不记之憋得难受。
老人七十一岁,骑着单车鼓与呼。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当发现一大堆藏羚羊尸骨的时候,老人哭了!老人说:“象这样的哭不止一次,而是多次、多处。”“人,太霸道了!怎么连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了?”
我写的事比不上他的事,但同样是一种残忍的作为。而这样的作为伺空见惯,不为非议。这正是我的悲痛之处。
一九九九年中秋节。我领着家小和朋友,兴致勃勃来到海南热带野生动物园旅游。我和小孩一样,对不常见的野生动物从来浓感兴趣。蟒蛇、鳄鱼、狮虎熊猴虽然极端恐惧,但又极具神秘,总想看个够。这回能如愿,专程而来,看一整天都行。
公园很大,依山坡构建,不知边缘在哪里。园内树木参天,沟壑如河,完全是一派原始自然之貌。人在车内,车窗紧闭,穿行在雄狮虎群之中……沙漠的骆驼、热带的大象、阴森森的黑熊、张开大口能吞下整个人头的鳄鱼,世界最矮的矮马、掉了毛的丑陋的驼鸟、爱和人媲美的孔雀、“拦......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35 | 正常 |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 0 | 浏览:2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花 季

每个人都有豆蔻年华的花季,有的在不经意间就匆匆过去,有的却非常艰涩地磨蹭着。而无论美好和深痛,都不容易将这人生绚丽浪漫或忧伤之情忘怀。
那段非常的岁月,那个美丽的村姑,常常在我脑海飘来拂去,让我叹息。
那个时候,虽然家庭被打入“黑五类”,我被“下放”山村,但由于山里缺文化,我还是被亮堂堂地“监督使用”着。文艺宣传队,是“文革”时期必不可少的,也是人们眼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花季年华的少男少女,佼佼者都云集在这一方舞台。我被安排在这个团队里成为核心人物——编剧、导演、作曲都是我,主演还是我。万千观众不知道这个头儿是谁,只认识这个主角儿小生。刚从学校出来,书生意气,风华正茂。尤其是浓妆艳抹,一个“亮相”,令台下一片羡美。有女孩告诉我:“我在下面躲在暗处,你看不到我,我可以看到你。你一出场,我听到一片‘啧啧’声!”在这光辉的时刻,我才感到:这里有我的天地,这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离开了这个团队,生活是那么暗淡、单调、辛苦。
我渐渐觉得,我不能没有这个团队,不能没有团队里这么好的少男少女。于是,每当放假农忙时,我就巴不得早......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34 | 正常 |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 0 | 浏览:2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爱 卿

侄儿圣卿,为我所爱,故曰“爱卿”。
五年没见到他,不知长得如何、学业有成、品德又有何变?作为叔,很想看看他今日的风貌。
前些年我回故乡时他没放假,他放假时我又在外,虽神往而不得会。我常常想:现在的大学生,多半被开放的时代“陶冶”得浮华不羁,传统的观念已很少幸存于学子之中。他们面对和接受的是全新的思维和生活方式。我不知我的卿侄在这时代的洪流中漩转成什么样儿。
今年春节,为送侄女出嫁,我回故乡,与卿侄共度了三天。
卿长高了,大概一米七吧,瘦条,白皙,一副书生相,但没戴眼镜。虽在家只短住几天,但他的书房整理得很宜人。我多数时间是在他的书房与他调侃。姐出嫁,他当然很忙,但总是腾出较多的时间和我亲切。
卿读“大四”。我问他大学毕业做什么去,他说:“看这次‘考研’结果吧。若好,就先‘读研’。”小子有志气!我就爱后代人勤学励志。我不喜到大学“镀金”就腹中空空飘飘浮浮地盯上社会上的“权”和“利”。
卿在我面前丝毫不摆 “老大”,不是因为我的儿子都是“名大”,也不是因为我事文教几十年,而今居商海有成。他的......

刘章高 发表于 2009-07-05 11:33 | 正常 | 分类:写在人生边上 | 评论: 1 | 浏览:3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