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的年华
  凌乱的年华  

<< 2020 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用户:
密码:
· 又是一年高考时(2007-6-1)
· 七问当代大学教育--以愤青的名义(2007-5-5)
在这给我留言吧 >>
· 2007-6(1)
· 2007-5(1)
访问:1958 次
日志: -248篇
评论: 0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6-11-24
qyx100279 普通成员
连根 管 理 员





2007-6-1 星期五(Friday) 晴





差几天又是07年高考的日子了,回忆一下我自己的高考。



我是2004年的考生。家里高中很近,大约就是七八百米的路程,我订了宿舍,但是晚上从来也不住校,供中午休息用,学校管理非常严格,本来是不允许这样“中三暮四”的,家长找了班主任,才答应下来,班主任还给我安排了个下铺很方便的位置,估计当时有同学会说我是占着什么不什么......



其实从一上高中开始,我过的就是每天四顿饭的生活,除了三餐,晚上九点多下万晚自习回家,父亲会把饭菜摆在桌上,再吃一顿补充营养,我有点反感,觉得不需要,但这是强制性的,而且我要不吃下去,父亲会非常生气和难过。于是有时我便刻意不吃晚餐,或者吃一点面包水果牛奶什么的,都是早晨上学母亲已经塞在我书包里要我课间吃的。



胶东地区的高中管理制度好像是全国最严苛的,每天早晨5:15起床,5:30要跑操,我这种非住校生起的更早一些。晚上还有三节晚自习,根据季节的不同,大约晚上9:20或者9:50放学,这样我到家怎么也是十点左右了。而且假期少的可怜,不但那些什么七天的黄金周别提,即使周末也是这样:每两个星期放半天假,下一个两星期放一天半,还有作业。简直恶心的不行,尤其是对那些家稍微远一些的同学,一来一回耗在路上也要不少。



然后就是所有地方高三都大同小异的做题,试卷,模拟,每天千篇一律的日子。离高考还有大约一个月的时候,我向班主任申请去楼上。这里要说说楼上,其实是流放的场所。楼上有间教室,本来是空的,每个班都有那么三两个平时不学习,对高考不报希望只是混高中毕业证的差生,为了防止他们说话看小说什么的干扰到其他同学,高三主任特地开了这样一个教室,他们在这里是不大有人管的。再说说我,我那时全校700左右人名次大约在20----50,班级名次大约2----5,属于优等生,是一个举止怪异的人,很早的时候就申请了教室最后角落里一个单人桌,因为我不想要同桌,或者仅仅想要一个宽大自如一点的地盘摆脱压抑感。这次班主任没有马上同意,找了个时间叫我去他办公室谈话。办公室里,我的语气诚恳而坚定,说想换个环境,自己看看书效果更好。



其实,我是觉得这样整天做题,模拟根本没有必要,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我需要休息。班主任终于答应了。于是,在那段日子里,我疯狂看武侠小说,特别是金庸的,从《飞狐外传》看到《天龙八部》,从《倚天屠龙记》看到《鹿鼎记》。《鹿鼎记》是最后看的,那时距高考已经不到十天,我很不喜欢《鹿鼎》,当时几乎是强忍着翻完。在相对比较宽敞的空间,听着他们的聊天,更加了解了所谓“差生”的内心世界,这也为后来在大学我成为这个群体的一员埋下了伏笔。我不怎么说话,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还有一个星期左右,班主任把我叫下去,不让我继续呆在那里。



时间飞逝,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中,6月6号来了。考试顺序是语文,理综,数学,数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我们的每一个考场上面都有摄像头,监控着考生的一举一动,到了考试的时候,我发现前面空了一个座位,那人的名单帖在里桌子上,但是人没来。我有点紧张,会不会导致试卷排序出现问题,把我登记成空白卷?又想,管他呢,我又解决不了。直到发卷子了,空白位置也发一张,而且收的时候也把这空白卷儿按顺序收起来,我才比较安心,程序还是严格而规范的。



虽然说是心态很平和,什么都不怕,随遇而安,但如果说一点都不紧张,那是假的 ,用现在的词儿,那是装逼,毕竟是人生第一次高考,第一次大考,第一个转折点。第一科考语文的时候,我的手有点抖,表现在字上,笔画不流畅,字不美观,还好一开始是15个选择题,影响不大,到后来也逐渐安定下来。



第一科考完考场,我没什么感觉,这就是真实的高考。周围人头攒动,有相识的,有陌生的,有对答案的,我非常厌恶考完对答案,从不参与这种行为,但又不能阻止这种声音入耳,非常郁闷,快步跑向食堂。高考那几天食堂的饭菜相当丰盛,8菜3汤好像,同班的及个人围一起吃。有烧鸡烤鹅这种平时根本不用想的饭菜。因为是语文,没有数学或者理综题做不出来那种郁闷,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感性认识,大家情绪大都不错,饭菜也吃的不少。



到了下午,数学考完,还是没什么感觉 ,反正所有题目都做上去了,没有空题。再出考场的时候,就看到有人抽泣着,是女生,眼圈红红的,无声的抽泣着。那一幕对我震撼很大。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想回家,被班主任制止了,理由是要在这里争分夺秒,临阵磨枪,至少到晚上八点才能回。我心中大骂,靠,你变态呀,这个时候还学个毛学,你想学可以留下来学,我想回家睡个安稳觉都不能做主,这个时候我都不能为自己做主吗。那一刻,我想到了古代的奸臣贼相,古代的国家不都这么败的吗?我没有办法,只有继续回教室了。现在有点儿恨那个时候的自己太委曲求全,即使不跟他正面冲突,至少应该等会悄悄走回家。



我睡眠一直很好,一般躺下五分钟能睡着,那天却有一两个小时。



全部考完的时候,我心情是好而平静的。出了考场,有人呼号大叫,有人仰天长啸,只是没再看到有人哭。那是天亮了的感觉,在这片阴霾下,大家都已经压抑太久,有自杀的,有在压力下患上绝症的,其实,那不能全怪你承受力太弱,我们国家的高中教育制度太病态,太变态。 上了大学,知道病态的教育制度不只是高中,那是后话。



这之后的一个月,痛快的玩,整天看电视上网家长也不怎么管,对比从前的生活,真是爽呆了。有媒体登了各科的答案,我妈把报纸拿回家叫我对一对,我弃之一边,并不是害怕,我很平静很坦然,只是没有对答案的欲望,反正结果无论如何都不能改了,何不玩的潇洒一些呢?



分数下来的那天,我用小灵通第一时间打了查分电话,一个机械的女生说着JP,学号XXXXXXX,语文108,数学132,英语119,理综260,总分619(语文,数学,英语满分150,理综满分300)。我听完良久没有反应,比预期差的很大,妈妈在旁边,焦急而期待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我把分数一说,她的脸色便黯淡了下来。 我又拨打了临近的学号,打了七八个都没有我分数高,又打了我前面那个座位的学号,果然是0分,看来统分很公正。一个电话是一块钱,我连续打了几十个,有七八个比我分数高,最高的一个有660多。知道了自己差不多的位置。有些失望,但不至于绝望。特别是语文和理综,感觉每门提20都不算多。语文,那是相当的失败,我在作文里引用了一处武侠,回想一下可能跟这个有很大关系。



第二天去学校,更加失落,这个分数在班级只能拍十几名,我高中成绩最差的一次是在高考。专家分析今年的题难度系数不大,因此分数普遍较高。跟我关系很好的一个初中阶段到高三的女同学车jie,考了700分,全校第一,后来上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我有些失落,有段时间全校五六个人一起参加奥数,就有我和她,座位相邻。车同学虽学习极好,也戴深度近视镜,却毫不呆板,那时她常调侃我,我带着老实的坏笑偶尔回敬几句,一段很美好的同学时光。



我真诚的祝福了她,那是,两人对笑情虽切,只是人已殊途。



后来的事儿就不说了,越说越伤心,报志愿很失败,在学校混的也失败,对一些事儿很不满,经常逃课,现在也是差生了。当时看到校名有“中国”二字,觉得应该比较有保障。如果有来生,来生还有高考制度,我一定报一个有些人文氛围的。


我的博客liangen.blog.sohu.com


>>引用社区地址
连根 发表于 2007-06-01 00:3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5-5 星期六(Saturday) 晴

  第一问, 大学每年都要收学生相当数量的学费和住宿费,这部分钱用在哪里了?
  
   不要说什么学校把这些钱上缴到教育部或者财政部了, 如果是上缴到财政部,财政部再根据不同的学校分配经费,学生交的钱数目差距都不大,但是分配到北大清华与其他重点,分配到重点与非重点高校的经费那是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差距,如果是这样,虽然提倡211,提倡985,但那是否是对学生的一种不公平?我们交一样的钱接受天差地别的教育?而对学校来讲,好学校不见得更好了,但差学校是越来越差了.
  
   住宿费国家规定最高收1200,拿现在所谓的"学生公寓"来说,四个人,很好的条件,大概收费是1200,每年收回4800;如果是8个人的宿舍,条件差一些,收费是每人1000,每年收回8000,而8人宿舍的面积甚至要比4人的小.这样造成的结果是---学校宿舍楼越陈旧,能容纳的人越多,赚学生的钱越多.
  
   拿我现在来说,我学校虽不敢说好,怎么也是排名在全国30多的211.我住的楼非常陈旧,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建设的,一共6层,每层楼大约20间,每间8个床位,每人1000的住宿费,这样每年6*20*8*1000=960000.没错,是96万,100万啊.有没住满,算80万好了.学校每年都赚这笔钱,那么是否可以算一种租赁行为?有这样稳定的收入保守计算5年可以把建筑成本收回来,按楼房是90年建设的算,那么从95年到现在06年赚了11年的钱用于何处了?是否应该整点实际的,把建筑翻新加盖一下,改善一下条件?
  
   大部分专业的学费是住宿费的四五倍,我不了解学费的去向和渠道,不说也罢.有人说主要用于科研仪器设备,不过事实是文法科几乎不需要仪器,理工尽管有很贵的仪器设备,但是未必对交了学费的本科生开放,而很重要的一点是仪器未必年年都有添置,但学费是千真万确年年都交的.
  
  
  
  
  
   第二问,非马列主义不可称思想,非毛邓理论不能谓理论?
  
   绝大多数学校,不管文理工法医等绝大部分专业都开设有以下必修课: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毛泽东思想概论,邓小平理论.简称马哲,马政经,毛概,邓论.小生万万不敢说马克思先生的哲学不好,更不敢否定毛泽东思想起到的巨大历史作用.但是,大学教育应该这么死板吗?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柏拉图的哲学就不是哲学?黑格尔,弗洛伊德,尼采的思想就没有可借鉴的地方?
  
   说的不好听一点,马列这样的课就是逼人逃课的,有谁愿意面对这样一种沉沉之气.即使那些从不逃课的女生,又有几个人是在听的?课堂上的人除了说话的看小说的就是写其他作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在最后一两天考试前看看教研组"编纂"的习题就能过.
  
   愚以为,只这样接触"思想和哲学"本身是对思想的一种禁锢.
  
  
  
  
  
  
  
   第三问,教师团队的职称是否是水平的体现?
  
   我所在的学校以理工为主,公正一点的讲我所在的环境学院职称确实基本能体现水平.我是环境工程专业,里面有比较牛的人,有30多岁科研课题成果突出被破格提拔为教授的,也有研究生毕业直接任教,从助教做起的.但也听说过若干名校有若干教学水平很高,成果突出的教师,恃才傲物,时与领导意见向左,四五十岁只是一个讲师的教师,以文科居多.对这类教师,我只有由衷的钦佩,恨不能投其门下.而现在的体制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不犯什么"错误",对领导言听计从,到50岁混的再怎么差也至少是个副教授了.哈哈,本人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坚决服从...路线,方针,政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你一个教授给学生讲了一年的课,200个学生里面叫不出两个学生的名字,即使仅从人文关怀讲,这样应该吗,你对得起你的称呼吗?
  
   有水平未必有职称,这是因为,谁,叫,你,我行我素,不善于搞好于各级领导,同事的关系?
  
  
  
  
  
   第四问,大楼之高or大师之谓?
  
   现在大学都把楼修的高高的,几乎每个学校都有标志性建筑,或称为"主楼",无不是学校"人力物力财力"的体现,你看,我们学校多牛,科研条件多好,办公环境多棒.前些日子看到聊城大学非常宏伟的校门,据说是花了8000万建的.当然未必可信,不过肯定也不是无稽之谈.聊城是山东的,恕我孤陋寡闻,即使身为山东人,我也几乎没听说有这么一所大学.花8000万元买了个噱头,买了个知名度,如果是商业行为,那也许是一次十分成功的商业运作,但在学校,只有感到悲哀,8000万干点什么不好啊, 非要演一出"空城计".
  
   而同时,大师在哪里?在世界比较权威的大学排名里,清华北大都在200名开外.排名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但起码能说明一定的问题,说明世界对我国大学,对我国大学教育的不认可.与此同时,我们拿什么出来反驳?我们敢不敢谈大师,谈世界性的大师?我们的弗里德曼在哪里?哈佛,牛津,剑桥随便拿一个出来就是几十个诺贝尔奖得主.而,我们的第一个诺贝尔奖在哪里?
  
  
  
  
  
   第五问,机构是否冗繁?
  
   中国是一个在党的领导下,为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的国家,一切要服从党的领导,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嘛.学校也是机构的一种,当然要服从.但是学校有必要设"党委书记"一职来体现这点吗?上到学校,有党委书记,若干个党委副书记,下到学校的每一个学院,除了院长,也都有若干个院党委书记和院党委副书记.这个职务是干什么?与校长争权夺利么?对学校的进步有多大的帮助?
  
   愚以为,校长应该是学校唯一的可以在大部分管理方面拥有权威者,是唯一的话语权拥有者,好校长是应该得到全校师生拥戴和敬仰的,比如蔡元培校长.决策者有校长就行了,需要监管不是有政府吗.不应该把学校变成一种政治氛围浓厚的政府机构,因为,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五彩缤纷,需要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大学应该是先行者.把大学变成一种政府机构是悲哀的.
  
  
  
  
  
   第六问,素质在哪里,社会公德在哪里,人文精神,求知精神在哪里?
  
   大学生这个群体并不是当大学教育普遍起来才不能被成为精英的,而是当这个群体素质下降到一个很低的高度,甚至低于社会平均水平.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同学,平均两个月一双六七百的nike,adidas,但是一年也不买一本书,不买一份杂志报纸.美其名曰,不该花的钱坚决不花.
  
    大学生的低素质事件就不用列举了,总体上理工科低于文法经管科.
  
  
  
  
  
  
  
    第七问,这些问题存不存在? 
  
  如果说不存在,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不?如果存在,教育部的官员发现了没有?
  
  如果没有发现,我是否可以说你玩忽职守?如果发现了,我是否可以说你身为政府官员不作为?
  
  当然这几问都得不到回答,但我以一个愤青的名义,是否可以痛快骂你一句:傻逼?
  
  

>>引用社区地址
连根 发表于 2007-05-05 00:29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