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逃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20237 次
  • 今日访问:8次
  • 日志: -51篇
  • 评论: 431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3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0-5-17 星期一(Monday) 晴
我这,他指着自己的胸口,大言不惭地说,死了。那医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低头在抽屉里找出一根钢针。解开,医生说,声音很干燥,然后抬起手,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就像在研究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器官。

他咬牙皱着眉头,盯着那根长约四寸,缓缓从他胸口拔出的钢针,一滴血珠凝集在针尖上。那医生,面无表情地看着血说,还行,还有痛感。这不可能。他惊惶的大叫。他的表情就像许多年前那个冬夜,那个满身是汗的女孩,懒洋洋地跨过他的身体说,别骗姐了,你是处 男,前吧?哦,那医生看着他,若有所思。没有痛感,那你就是一个傻 逼,真正的。

医生靠在椅背上,曲起中指,敲敲桌子。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按理说,我应该报告的,这年头,真正的傻 逼可是很稀缺啊。他忽然感到心里一紧,哀求地低下头去。一股湿润的热气喷到他的脸上,他一转头,险些撞到医生的鼻子。那医生,狡黠地贴着他耳朵说,我不会告发你,因为,我以前也是真正的傻 逼,他挥手划了一个圈,神秘的说,其实,所有人以前都是真正的傻 逼,只是能长到你这这个年龄的,绝无仅有。

他最后几乎是逃离那家医院的。他踉踉跄跄地穿过地下......

惊马 发表于 2010-05-17 09:19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4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5-11 星期二(Tuesday) 晴
为什么我每篇小说都敏感,他妈的。http://user.qzone.qq.com/415972667/infocenter?ptlang=2052......

惊马 发表于 2010-05-11 17:18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1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5-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写了篇小说,初步写完了,但还需要修改。天涯又说有敏感字符,但9000多字,实在没精神去一一检查了。贴个地址,可以转道去看。http://user.qzone.qq.com/415972667/blog/1273046660。......

惊马 发表于 2010-05-06 20:19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3-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本想贴篇我的译文上来,天涯告诉我,他敏感,哪儿都是他的痒痒肉。彻底被打败,文章太长,没办法逐字检查了,给链接吧。http://www.wecycling.com/read.php?tid=22659&page=1......

惊马 发表于 2010-03-24 10:20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12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3-23 星期二(Tuesday) 晴
最近在翻译一篇短篇小说。......

惊马 发表于 2010-03-23 21:1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3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5 星期五(Friday) 晴

Arain:
 我在院子里的生活和你,和你们息息相关。如今我回忆起那些日子,惊异的发现,在轻轨隆隆的车轮下,那样的生活并非是一味的迷茫和混乱,无序的表象掩盖着的,也同样有仅仅属于青春的热情、希望。那种希望并不具体——比如至今我也不能确定我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并为此付出什么样的努力——但仅仅希望本身就足以让我无所畏惧。我似乎是盲目的相信,未来一定是美好的,这几乎是必然的事,就好像我曾经固执的认为随着我长大成人,我自然就会有钱了,而这钱会从哪来,并不在我的思考范畴里。
院子在你的学校旁边,最初的居民自然多多少少和你的学校有关。比如那个和我做了很久邻居的时装设计师,遗憾的是,如今我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名字,只隐约记得他似乎姓李。我并不能确定我和他究竟谁更早住进院子,总之,似乎用了很久,我们才开始说话,小心而有礼貌地交往。他戴黑框眼镜,一头长发,有很深刻的皱纹,似乎是这一点才真正的把我和他区分开来,我的意思是说,我虽然正在过我的第三个本命年,但依然是个孩子,而他显然经历了很多事,也因此对陌生人有一种本能的戒备。他似乎是广东人,有着粤人特有的很深的面......

惊马 发表于 2010-02-05 21:19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13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5 星期五(Friday) 晴
塞林格的《九故事》,我买了很久,一直都没看。前些天他死了,各种纪念文章铺天盖地,赞美词写起来像是献给上帝。那本被众多愤青,文艺青奉为圣经的《麦田守望者》,我买过三本,似乎仅仅因为它是一个标签,而我作为一个文艺青年必须把它贴在身上。但我没有提起看的兴趣,也许并非塞林格的错误,而是翻译者没有对上我的趣味。麦田的语言应该有一点北京的胡同味,应该很溜,有痞气,但又有真正的纯净,所以它应该更像最初的王朔。施咸荣的译笔就像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优等生,他不熟悉街头语言,说起来就总是很笨拙,毫无那种鲜活的感觉。

前天晚上,睡觉前,我打开了《九故事》,看了第一篇《抓香蕉鱼的最好日子》,昨晚是第二篇《威利格大叔在康涅狄克州》,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看进去了,并且觉得很好,很动人。我一直是个不求甚解,不爱深入思考的人,所以《九故事》这样的小说,原本很难真正打动我,但昨晚,埃伊洛丝,这个通篇塞林格也没有说明她身份,却在对话中慢慢清晰和圆满的形象,这个生活富足,精神空虚,对孩子和丈夫都极为冷漠的女人,于结尾处的痛哭,以及她说的那句“那时候我是一个好姑娘”把我紧紧的抓住了。

我不清楚,是什么让我开始能阅读这样的小说,也许是年龄,也许是心态,也许是这些日子里萌生的我一定要成为什么人或者做成什么事的念头。不管是哪一种,应该都是一件好事,它意味着我也许也可以开始看福克纳了,《喧哗与骚动》,《八月之光》,《押沙龙》。福克纳一生都在写他那个邮票一样大的地方,塞林格也说过,我写的总是那些很年轻的人们,当没有办法足够开阔的时候,那么就在一点上到最深处去,所有的问题仅仅在,怎么去那个光的最深处。
......

惊马 发表于 2010-02-05 09:03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7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依然写的不好,评价也低,但是我自己觉得有进步,这大概就够了吧。



偶然性自杀



罗马刚把QQ签名换成“到高黎贡山去”,电脑桌面上的小企鹅图标就闪了,他点了一下鼠标,弹出一个对话框。是XX问他,大叔,高黎贡山在哪?好玩吗?

“云南,滇缅边境,抗战的时候,远征军的战场?”

“是《我的团长我的团》吗?”
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
“你要去吗?”

“嗯,有这个想法,我准备今年请年休假做一次长途旅行,具体去哪,还没想好。”

“哦。”

罗马想喝水,他看到自己的茶杯已经见底了,于是从座位上起身去门口倒水。会计从外边进来,他稍稍侧过身,给她让路。那女人叫了起来,啊呀,罗马你也不洗洗你的杯子。罗马举起茶杯看了看,透明的杯壁粘满了咖啡色的茶垢。他又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他想去上个厕所。

罗马的办公室在十一楼,他蹲在靠窗的厕位上,想象自己的大便在空......

惊马 发表于 2010-02-03 22:32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16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2 星期二(Tuesday) 晴
Arain:
仿佛小阳春一样的天气过去之后,这些天又冷了下来,下雨的时候,这阴冷的天空会让我莫名想起不知什么时候看到的一句话——利物浦的凄风冷雨,似乎是介绍beatles的某篇文章。从这样的想象里延伸出去,会想到摇滚歌曲,港口,巨大的机器,衰落的工业文明,喝醉的失业者,工人们聚居的破败的街区,最后,不可避免的,我会回忆起轻轨下凯旋路上那两排长长的红瓦房,疾驰而过的列车车窗里人们不真实的脸,我仿佛站在黑暗的隧道口,列车亮着如刺刀一样的光芒,轰隆隆碾压而来,我站在那,没有恐惧,没有喜悦,仿佛葬身车底之后,我将毫发无损的重新站立。
和我一起生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你很清楚,因为没有人知道我的思维这一刻去了哪,没有人知道一分钟前那个还在笑的人何以突然变得情绪低落。那个著名的杀妻者顾城,那个被人追忆的卧轨者海子,也许都是这样的病态。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傻子拥有常人不能想象的某种能力,似乎上帝在取走别的技能的同时,把某一项硬生生的塞满了他,直到他不能承受而疯狂。在我身上,你常常能看到这样的病态,遗憾的是,上帝拿走了我关心世俗生活的能力,但他拿的不够多,所以他没有给我更好的,......

惊马 发表于 2010-02-02 11:2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1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上传了一张我和张之远的照片,敬请观看。(空间里转过来的,抱歉,照片没贴)
  
  张之远小同学的照片,基本都在笑,这个小小的灵魂很快乐也很容易快乐起来,虽然才10个月大,已经有点鬼灵精的味道了,很多时候都很难弄清到底是我在逗她还是她在逗我,会故意扭头不理你,然后咯咯的笑,会眼神越过你的肩膀,假装没听见你在叫她。如今很学了几样新本领,比如你喊她,来个小猪嘴,她就嘟起嘴来看着你,但并不是每次都愿意,往往是要求了好多次,她才恩赐一般的做出表情,仿佛有一点怜悯大人们的心意。我看着她,常常会想这样的问题,她的父亲,那个15岁以前总在笑的少年去哪了,那个电梯里总是阴沉着脸的中年男人到底是谁,还有,这个会捉弄人的小姑娘,长大了,是别人为她茶饭不思,还是她为别人彻夜难眠呢。
  
  说说别的吧。这几天看了一部半全度妍的片子,《精彩的一天》、《密阳》。全度妍我很喜欢,张之远为此长了个大脑门来取悦于我。《精彩的一天》,剩女全度妍找前男友要回3500美元的欠债,故事围绕这个一事无成的男人带着前女友去找各色人等借钱展开,他的借钱对象基本都是女人。LZ我看的很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我的状态,对他人的态度,和这个看起来毫无自尊的男人都曾有相似之处。故事终究有一个暖色的结尾,基本上就是通过这样的事件,对另一个人有了新的认识,可以达到释怀的程度。也很现实,新的认识并不会改变太多的东西,如果结尾全度妍和前男友重新迸发出爱情,那就太团圆了,俗套到底了。看这部片子让我意识到我是一个恶毒的悲观主义者。看片的中间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屏幕上正放到前男友问全度研要车钥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男人将会就此人间蒸发。
......

惊马 发表于 2010-01-30 21:37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5      ↑回到项部
本站域名:http://jingma.blog.tianya.cn/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