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香园
凝香园
好多的书香呀
博客信息
博主:七夕之梦 
BLOG日历
<< 2017 九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526 次
  • 日志: -68篇
  • 评论: -1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5-10-5
博客成员




首页 留言板 注册 加为友情博客
¢2006-01-08

当雪花又一次飘过窗前


寒流冻结了思念的时候
我在数窗外那蓝色的雪
轻声的问
能否拘一朵美丽的雪花
追着冗长的思绪静静的流浪

纷纷扬扬中我等着一个声音
在岁月的拐角默默的想
你那缠绵而缱绻的身影
似我每一丝凝结的爱恋
当雪花又一次飘过我的窗前
心灵的小溪
是否又开始潺潺流淌

花城里无语的风
在涨满诗意的弄口张望
那飘零在天际的畅想
流动于掌心里
腊月的梅在逃离的岁月中
蒸腾暗香

飘渺的歌声
等待一场错失的迷恋
风中的微笑如佳酿般的滋润
冷色的忧郁
惊动了飞鸟的天空

当雪花又一次飘过窗前
冬天的风好冷
行走在牧野的履痕
聆听
一片雪花
叠在另一片雪花上的宁静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6-01-16 05:3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41|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补作业了>哈哈



那天,我与你擦肩而过


那天 我与你擦肩而过
像一只鸟儿飞过林间的枝桠
阳光的碎片划伤了羽翼
几片羽毛无声地滑落

那天 我与你擦肩而过
像一只鸟儿飞过天空的云朵
浓密的雾滴打湿了翅膀
飞翔蓦然如此地沉重

那天 我与你擦肩而过
你幽怨的目光
自发梢的间隙直射
心瓶是怎样炸裂
玫瑰是怎样飘散
这些都浑然不觉
只记得卖花女无情地呼喊
走过 路过
不 要 错 过

<不要错过你身边每一个值得珍惜的人>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6-01-12 20:08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4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曾经的梦
曾经的过去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6-01-06 19:5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46|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有时感情需要在岁月的长河里慢慢的沉淀,才知道是痛,或是幸福。有时热烈如火却非常爱,有时候平平淡淡却是一种温暖。在失望的尽头,什么都看透,明白了不属于我的,只有放弃来成全!
曾经以为不会被寂寞打败。一个人的梦里,方知寂寞是一种瘾,戒不掉。-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6-01-05 21:00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91|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此文系转载!已经删掉!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6-01-03 19:4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24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2-27 星期二(Tuesday) 晴
“缘是天意,份在人为”缘聚缘散间演绎了多少爱情的故事和浪漫的邂逅。在故事里寻寻觅觅,在情感的世界里悲悲喜喜,忘了自己。感受着绵绵密密的忧伤,而缘分就在不经意的一回眸里擦肩而过了。笑也罢、哭也罢,余香仍在,而记忆里的那份温存却渐渐冷却了,象佳人喝过的咖啡。
喜欢在静谧的夜里,幽暗的灯下品味咖啡,一个人,在经典的萨克斯里让积聚多年,封存多年的情愫慢慢地从心底的最深处涌上来,涌上来,涌上我的脸颊,此刻,也许你看不到,颊上必定泛着胭红,眼底因你开启了我某种记忆而晶莹如星,在自由无限的空间里想象着你是我最深爱的人,披着夜色,踏月而来,在我羞涩的等待里,揽我入怀,任我百般的婉转风情,千般的娇媚任性,你总是爱怜地看我、吻我,在我的发间,在我的耳旁,在我温润的唇上。曲终了,人就散了,在我恍然的磋愕和讶异里,我几乎怀疑你真的来过。你来过了吗?在我最真、最处的生命里,是否真的残留着你的印记。你是那个最深爱我的人吗?
咖啡已冷,缘来如水,当我的美丽还在如花绽放的这个时候,在这样的夜色里,你还能来点燃这岁月的柔情吗?
我只要,只要一个人,一个人的咖啡,一个人慢慢地饮啜。留驻这点点的幽香,在我的唇齿间,如你的吻,好让我在无月的夜等你,等你,期待着下一世的轮回。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5-12-27 14:3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8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0-17 星期一(Monday) 晴
小时候,我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俊小男孩儿。奶奶在我长大后,总是喜欢这样对我说。然后,爷爷也会接上一句,是咧,逸逸那可是唇红齿白的捣蛋崽子。

我四岁的时候,父母便以谋生为由,把我托付给了年迈的爷爷奶奶。在山清水秀的穷乡僻壤里,我似脱缰的小野马般茁壮成长。

爷爷奶奶家不远处,有一个河滩,宽大得可以在那里自由的飞跑。

我总是爱闹。只有那个和我一样唇红齿白的小女孩儿在旁边,我才会自愿的安静。她不叫水水,可是我就要叫她水水。三岁,走路摇摇晃晃的水水,在河滩上追着鹅群跑。咯咯的笑声像大河里溅起的浪花。那彩云一样的笑脸,温暖着我刚刚离乡别井的孤单。水水看见蹲在河岸的我对着她笑。我知道我是陌生的,水水好奇的走过来,侧着头盯着我看。我看见了两颗晶亮的黑星星。

“给。”水水递给我一块小石头,她轻轻的放在我脏兮兮的小手。半透明的黄腊石,像一滴黄色的泪滴。

“水水……”

“我不叫水水。”

“水水……”

“人家不叫水水啦!”

“水水!水水!”

“水水就水水啦……”

“嘿嘿,水水哦。为什么你的嘴唇这么这么红?”

“那,为什么你的牙齿这么这么白呢?”

“你家在这里吗?”

“我和阿妈阿爸在这里养鹅呢,阿爸说等我长大了,就有钱给我上学了。”

“你阿爸真好。”

“你的阿妈阿爸不好吗?你从哪里来?”

“不好。他们不要我。我从好远的城里来。”

“不要紧,我要你。我们以后一起玩好吗?”

“好。”

爷爷在河岸,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微笑在看着一对小人儿,手牵手走在河滩的鹅群里。

回家时,我对爷爷说,水水一定是公主。她那么漂亮,还有阿爸阿妈疼。

水水比任何小女孩都讨人喜欢。我看着围绕在水水旁边的黑黑壮壮的小男孩,看着水水在他们中间咯咯的笑。我紧握的拳头蕴藏着怎样的愤怒和凛然?直到水水的身边只有我一个玩伴,水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水水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我上学了。每天都绕道经过水水看鹅的河滩,水水老远的看到我来,就会大叫:“逸哥哥,来喝水哇!”有时还偷偷给我一个用鹅蛋摊面粉做的饼子。到现在我也找不出有什么食物能够比得上这种饼子的美味,我一直想,那就是水水的味道了。

水水一直很好看的悄悄的长大,水水的辫子越来越长了。水水不再光着身子在大河里耍水了。而大河的洪水却好几次淹了水水阿爸阿妈搭在河岸的家。每次都是我央爷爷帮忙修建好的。水水也叫我爷爷“爷爷”,水水有时跟我到家里,奶奶喜欢抱着水水心肝似的亲亲。爸爸妈妈从城里寄来许多好吃的东西,奶奶捧出来对水水说:“来啊吃啊,水水乖乖,比逸逸乖乖啊。”水水一边往嘴里塞糖果,一边瞅着我娇羞的笑。有时水水和我玩累了,就睡在奶奶宽大的古檀木床上。水水梦中都是会笑的,笑的时候水水会抱着我的大头,扯着我刺猬似的短发乱动。我很痛,可是我很开心。因为水水就在我的身边。我不知道那么小的我,怎么就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期待,我想当我长大的时候,接替水水的阿爸阿妈,把水水当宝贝的来疼。我期待水水能够嫁给我。我常常为这个期待感觉害羞,却又有一种小小男子汉的自豪。

水水上学了。我二年级,她一年级。我们一同上学,放学。水水和我一样,喜欢水。下雨的时候,伞是不要的,橡胶凉鞋也是不穿的。水水光着脚丫在田埂上跑,在雨里欢笑。我背着两个书包,拎着两双一黑一白的橡胶凉鞋,在后面假装跑不动的追追停停。我喜欢看水水在雨里疯的样子,那样有点像我,那样让我感觉非常的亲近。天晴的时候,我还是拎着两个书包,水水乖巧地跟在我旁边。夕阳把我们两个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水水总喜欢用她的影子盖住我的影子,然后胜利的向我嘟嘴,那红红的嘴儿。水水有时问我:“逸哥哥,我们怎么都晒不黑?”我就哄她,“因为水水是白雪公主,逸哥哥是白雪王子呀。”水水就一脸不相信的瞪大眼睛,来刮我的鼻子。“逸哥哥,你臭美了。”水水在我空出手来抓住她的小手时,就鸟儿一样的飞走了。两条黑溜溜的小辫子,在风里节奏地晃动。我的期待和希望,如梦的翅膀,在风中扑啦啦的飞。

我开始不定时的傻笑时,水水已经长得高过我两厘米了。我对水水说,水水,你能不能不要再长了?能不能让我长高了你再慢慢长?水水抬起她骄傲的脸,说,我就是要比你高!让你不要管我。

我知道水水的世界不再只是我一个哥哥了。水水,真的如水一样的灵秀。水水在学校里,比我优秀多了。水水,像个小明星。水水有她的骄傲。水水在奶奶家吃饭后,不管多么晚,水水也不会在奶奶的床上睡觉了。我看着水水天鹅一样站在领奖台上时,掌声敲打着我无法再霸道的心。我的忧伤就慢慢的生根了。

河滩上的水水的家,又被大水淹了。这一年,我初一了。水水小学毕业了。扛木梁子的时候,因为我偷看了一下在梳头发的水水,砸到脚了。脚肿了,水水给我涂草药,痛吗?我凛然的说,不痛。水水会脸红了。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水不爱大声笑了,水水不再向我撒赖了,水水和我说话会无缘无故的脸红了。而我,会心跳了,特别是看到水水脸红的时候。

水水说,逸哥哥,你长胡子了。我跑到镜子面前,仔细的端详。我的嘴唇周围,真的长毛茸茸东西了。而水水的唇,却越发的红嘟嘟了。像要滴出水来的香嫩。

大河的水长流不息的向前奔涌。少年的我也像河水一样,急促的向前奔着。我总是在努力,我觉得只要比水水强了,我的“期待”才能成为期待。而水水,成绩依旧优异。水水开始喜欢一个人深思,在河滩的大石上,水水常常会站成一株忧伤的植物。水水的眉宇锁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爸爸妈妈欢天喜地的来接我进城,我对他们充满了陌生。我不要离开大河村,我不要离开水水,我不要离开爷爷奶奶。满天繁星的夜晚,我去找水水。我很想哭,可是我哭不出来。我很想告诉水水,那个我从小就根植在心中的期待。可是,我握着水水第一次见我时,给我的黄腊石,和水水坐在河滩上,说着小时候的小时候。可爱的,美丽的,灵秀的水水。还有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温暖的童年。“水水,你会想我吗?”“当然会,你是我哥哥呀。”“水水,你会等我回来吗?”“当然会,你是水水的哥哥呀。”“水水,你会给我写信不?”“当然会,你是水水的好哥哥呀。”“水水,我会想你的,我会等你长大的,我会给你写信的。”

我躺在在河滩的沙子上,看着神秘的苍穹。听着河水在耳边潺潺的流动。水水家的灯光已经熄灭。水水睡觉了。我抹掉眼角的泪珠,暗暗的对水水说,水水,无论我走到哪儿,都会紧记曾经对你许下的期待。我等着长大,成熟,建功立业。我会娶你。只准我来娶你。

车开走的时候,水水夹在人群中,向我微笑,招手。我望水水的眼睛里,有了释放的深情。也许只有离别,才可以让我这样尽情的释放我对水水积攒已久的深情。我不要只当哥哥。

枯燥紧张的冲刺里,水水的来信,是整个高中生活中唯一的浪漫主义。我鼓励水水认真学习,水水鼓励我奋发向上。水水考上了家乡另一所高中,水水依然像天鹅一样备受注目。爷爷奶奶被富裕了的爸爸妈妈接到城里住了。除了通信,再也感觉不到我的公主,在风里雨里阳光里,是如何的轻颦或者浅笑。

那个时候,觉得我的一切的理想,并非如爸爸妈妈的理想一样,进名大学,光宗耀祖。我拼命的学习,只为了有一天能够骄傲的站在水水的面前,对她说:让我照顾你!青春的忙碌里,我甚至忘记了忧郁和感伤。小时候的凌角和气焰,也逐渐的埋没在数不清的题海中。

水水的来信,渐渐有了许多我看不懂的句子。我隐约的感觉到。水水的心里,模糊的住着一个会打篮球的男孩。水水说她常常会想哭。水水说爱是不是只是大人的专利?水水说她害怕长大,她怀念有逸哥哥在身边时那两小无猜的单纯。我说我也怀念,可水水下一次的来信,又阳光明媚的快乐了。我很失落,水水的忧伤,水水的快乐,不是因为我。

高考放榜后,我躲在屋子里,把所有的教科书撕得粉碎。我上大学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像过节一样给我庆祝。我说,我想回村子里去,我想去看水水。爷爷奶奶说陪我回去。我说,我只想一个人回去。

水水,真的真的比河滩边上的蓬蒿花还要鲜嫩好看了。那么那么的清新。水水,是个大姑娘了。我对水水说,水水,我回来了。水水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水珠。逸哥哥,你,你,你真高!

“嘿嘿,水水哦。为什么你的嘴唇这么这么红?”

“那,为什么你的牙齿这么这么白呢?”

然后,我们都忍不住笑了。我摊开手心,里面是那颗被我的手掌磨得极光滑的黄腊石。像一颗黄色的泪滴,静静的躺我变得宽大的手心。

“你一直都留着?逸哥哥。”

“嗯,它陪我走过了孤独而是残酷的青春。”

“你上了好大学,是吗?”

“是的,我知道只有考上你梦想中的这所大学,我才有机会站在你旁边。”

“可是,我现在不想考那个大学了。”

“为什么?”

“因为我想考另一所大学啊,那儿有个著名的体育系,篮球特别出名。”

水水,是的,水水的心里,原来真的是有了一个篮球。为了这个篮球,水水改变和我许下的意愿了。我微笑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扯得心吱吱地痛。

水水指着大河对我说,逸哥哥,你看这大河的流向。

和记忆中的大河相比,大河变得窄小了,河床也偏向南边蜿蜒而去。世界在变,我们在变,这大河变吗。水水,到底在暗示些什么?

河滩上,再也看不到水水家的鹅群。她的阿爸阿妈接替了爷爷奶奶的小杂货店。杂货店的生意非常好,吸引顾客的不仅仅是五光十色的糖果,还有动人的水水。脸蛋儿像要滴出水来的水水,声音像百灵鸟的水水。

水水的小相册里,有一个比我健壮比我黝黑的男孩,抱着篮球,不可一世的斜视着前方。我拿出来翻到背后,有一行蒙胧而暧昧的赠字。这本小相册,放在水水的枕头边。原来,我不是水水青春里寄托情怀的梦想。

我突然间颓废。眉头锁着深深的忧郁。我没有向水水表白。并非我没有勇气,而是觉得水水还没有长大。我总是固执的认为,高三是个门槛,跨过去了,才算是成人。我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5-10-17 15:4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96|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0-14 星期五(Friday) 晴
看着那个女孩入迷的脸,我一句话也没说,不忍伤害她。她甜蜜地说着自己的事情,句句情话溢于纸端,十六号一定把书还我,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这我比你感受深刻,否则上天都不会原谅的。

写书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做的事情,而她也不是轻易就能说服的,任由她去是为下策。这里的奥秘也非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我够明则保身的了,也只能这样,千万别怪我无情就是。

觉得她是个美丽的女孩子,今天的偏执等同风韵失尽,望着她心轻轻的抽动了一下,无限惋惜。

走过的路,经历的事,还有相遇的人越来越复杂,有限的力量只能是在自己本能内的发挥,面对过客只能感叹。那个夜晚,看着这个女孩在城皇庙里呆着,多少生涩煎熬,不想让任何人重蹈覆辙。

还有那个拿了两本自制书的男孩,他才二十四岁,却是一身油污,满脸灰尘,在说起文学的时候才有露出精神的青年,他说自己不痛苦,有谁会相信。

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愁怅又起时,只有孤单的身影。

是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到了朝阳,决定去尚短那里,出于无奈,那天遇上他,并没想到要把庄的书交给他,只是他表示出热心才郑重地把书借给他阅,如果他懂欣赏,那么作者的心血就是值得的,即便已经倾家荡产。

这是第五次登上他的家门,在京城这种小居室开公司的已屡见不鲜,如今创业需要这种大无畏的精神。遍地公司密布的京都,只希望好运不遇见挂羊头卖狗肉的奸商,钱啊钱,要斩了无数追求者的恶念,万难。

尚短表面上特别和善,信任他不是一天两天,毕竟是背着文化公司的皇冠,多少也要留点面子吧,一家人不嫌一家人丑。

寄望当今写手们的生存之路越走越宽,似乎有些走眼了。上次把宝贝辛苦几年的手稿拿到他那的破釜沉舟之举,并未见他有任何体恤之心,稿子退回就什么消息也没有,好像是泥菩萨过河一般。

千念万念,今天才想到,是不是他怕累了口舌,才如此态度,那弄张纸来写它个百儿千字对于文字里摸爬滚打的书商来说,决非难事。念头一到,才舒展了点眉头,把小绿的书稿交给他或许寻得一线生机。

看他文质彬彬的样子,不会拒绝这个小小要求。唉,好渴啊,出门的时候忘记带水了,我那含着苦丁香的水啊,真对不起,又把你独自落下了,曾经发誓出生入死的我没有忘记,真对不起了,俺不是故意的。

三层不高,上去如旅平地。门里不透一点光亮,好像是走错了地方一般。敲门轻轻,一下,两下,顿了一会,又两下,听见有声音,奇怪反应这么迟钝,也是秋后的蜢蚱,生命快要怠尽。

见到了熟悉的面孔,累了的脸没有笑容。看见她去里屋,门开着尚短木偶一样躺在沙发上,门里那个面色苍白的女人露了一下脸,然后又毫无表情的转过去,活佛啊,有谁曾经得罪过宽容你,连笑都那么吝啬。

他出来了,我礼貌地说了声对不起打搅休息了,出于好意的,希望他能更多的理解。

他到另一间屋子里,像是在找书。悔不改书放在他那过了个节日,以至今天的他居然不知放在何处,激情燃烧的文字只是烧了作者的心而已。

把蓝皮书向他亮了一下,然后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谁知立刻遭到他的反对,他提高了嗓门喊道:“这是谁说的,编辑看完稿要写几百字的评价,作家出版社也不曾这样的”“你拿到作家出版社去,我最近也没时间看”,这么爽快,好像是金钱的交易。

我的意思他没弄明白,一部作品不管好坏,首先必须与合作者有些共鸣,若光是金钱的买卖,那有什么意义。书商与作者的脚步总不协调,那市场不低糜才怪呢。他为什么不这么想,那么大一个脑袋,也脑筋掉了。

进一步的解释也无济于事,说他被金钱腐蚀算是委屈,除了这有更贴切说词来对照,那真是聪明绝顶一流才人。

唉俺是不能,告辞,谢谢你。

为中国写手的命运而奔波,亲爱的,是你为我找的工作,这一趟有获。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5-10-14 13:52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48|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0-10 星期一(Monday) 晴
日本人 我等着你!
  
  那时我叫大唐,
  威震世界我强盛无比。
  你赤着双脚、
  衣衫褴褛。
  诚惶诚恐你走进我的光辉大殿里。
  
  我记得我叫秦的时候曾让徐福,
  带领三千童男童女,
  远渡东海,
  扎根到你那里。
  因此我认定:
  有我的血液流到你的血管里。
  对于你的潦倒,
  我没有嫌弃。
  我给了你锦衣朝服,
  我盛唐全部礼仪、
  和那双你穿到现在的木屐。
  你千恩万谢,
  满口“哈依、哈依”。
  你藏不住那贪婪的目光,
  我告诫自己--
  这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就象在图上:
  它的形状象一只可恶的虫蚁。
  仁至义尽我送你回去,
  还教给你我盛世的全部礼仪。
  你走之后我轻声自语:
  “它还会回来”--
  我等着你。
  
  当我叫明的时候我等到了你。
  你手拿倭刀,
  穿着我教你做的唐衣。
  你说你并不得已,
  因为后面有驱赶你的丰臣秀吉。
  杀人放火你奸淫掠虏,
  戚家儿郎把你赶下海去。
  用东海水我洗着伤口,
  贼心不死的禽兽--
  我等着你!
  
  日月如梭我身染重疾,
  东方的巨人渐渐不能自己。
  围攻撕咬我的兽群中,
  我又看见了你:
  强盗火拼你咬走了俄国熊罴,
  独占我北方要地。
  贪心不足你膨胀的恶欲。
  终于到了“九.一八”那是一九三一,
  血肉从我身上分离,
  于是有了伪满供你驱骑。
  欲壑难平你得寸进尺,
  疯狂的野兽你竞妄想把世界归己。
  一九三七的七月七,
  我的胸膛上你印上了铁蹄。
  作威作福你那么得意,
  心在淌血我把仇恨铭记。
  多行不义你必自毙,
  自作自受--
  蘑菇云中你看见了自己的广岛和长崎。
  夹着尾巴你滚了回去,
  还有那面沾满血腥的膏药旗。
  
  跟在霸强后面,
  你又觉得有势可倚。
  偷机取巧你开始发迹,
  一夜之间你觉得富得无人可比。
  不改的本性让你又暗藏杀人的利器,
  打着自卫的幌子想把世人蒙弊。
  为富不仁你开始觉得自己家里挤,
  又妄想到我的岛上来“钓鱼”!
  伤疤犹在你就忘了痛,
  参拜亡灵的政客们啊,
  在靖国神社你们是否看见了东条英机?
  往日的屈辱我怎能忘记?
  昨天的病夫现在已有了强壮的身躯!
  睁大眼睛我看你要向何处去?
  还想再来吗?
  --世世代代我等着你!
  
  狼生的孩子仍然要吃肉,
  魔鬼释缚后还会害人。
  鬼魂在庙宇里在受膜拜,
  人人都知道你贼心不死。
  多少年来我受了你多少凌辱和欺骗,
  强霸面前你又有狗仗人势,
  又见到膏药旗在我的家里?!
  我知道,你早晚还会回来,
  如同饿狼常来觅食。
  子弹上膛的猎枪手中拿紧吧,
  我世世代代等着你!
  -----我等着你!!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5-10-10 22:58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34|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0-6 星期四(Thursday) 晴
梁静茹勇气
  词:光良曲:瑞业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如果我的坚强任性
  会不小心伤害了你
  你能不能温柔提醒
  我虽然心太急更害怕错过你
  
  
  原来陪我听这首歌的她走了 孤独 寂寞 以前没有过的体会都来了 好痛苦呀 我想去追回她来 但我拉不下来面子 哥哥姐姐 说我该咋办呀
  


>>引用社区地址

七夕之梦 发表于 2005-10-06 10:5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07|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6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