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斋

 如是斋
 hongfangyiqing.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佛法无边,缘法无沿

淡然的回忆不堪回首的过去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Sunday) 晴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我的帖子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74970.shtml
  因其中“女儿身做男儿事”一词用词不当,易产生歧义,产生不好的影响,故此申请修改帖子标题。
  修改后的标题为“四岁参佛习武,我二十年的平凡传奇”
  希望版主能够帮忙修改,多谢,阿弥陀佛!

[$FIRST_BANNER_AD$]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27 19:36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9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Friday) 晴
 
(接上)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久,师父和爸爸也不断地带回各种药方来给我的头上涂抹。他们似乎很着急,反倒是我虽然不喜欢这道伤疤,但是却并没有那么迫切的想把它除去的念头了。有的时候往往就是这样,当我不在乎这道伤疤的时候它反倒是慢慢的消退了。虽然我还不愿意见任何人,几乎整天呆在寺里,但是我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平静。
记得很清楚那是九月二十九日,做完早课我出到院子里看着光秃秃的槐树,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悲恸。这段时间很容易流泪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正当我准备进屋的时候,却看见寺外一个人匆匆跑来。他是我的一个本家大哥,我以为他是找师父的,便准备进屋去叫师父。当时师父正在给我做夹棉袄。
“竹子,竹子……”听到叫我我不得不停下来
“大哥哥,你怎么来了?”我好奇的问
“快点,咱……咱爷爷快不行了,想见见你呢!”大哥气喘嘘嘘的跑过来说。
“我爷爷?”开始我没有反应过来,随后脑子轰了一下,手脚一下子就凉了。爷爷,我爷爷快不行了?我知道不行了意味着什么.。
“我爷爷不是身体很好吗?怎么会不行呢?”我极力的抑制住自己快速跳动的心,颤着声音问
“爷爷在地里砍柴的时候摔了一跤就不行了,你快点回去吧晚了就见不到了”大哥催促我说。
愣了一下,我撒腿就往村里跑,虽然自己几经生死,甚至以为自己已经看透了生死,但是当自己的亲人将要离自己而去的时候,内心的恐惧和哀伤却让人忍不住窒息。
当我跌跌撞撞的在清晨的阳光下奔跑的时候,我仿佛已经失去了自我,感觉不到累、感觉不到周围人的注视,只是机械的拼命地跑,大脑一片空白。

“竹子来了”早就等在门口翘首等待的大伯朝屋里喊道。打开帘子,狭小的屋子里站满了人,几乎再无立脚之地。本来比较安静的屋子里因我的到来而引起一阵骚动,大家立刻把我推到炕前。我看到爸妈、叔伯婶娘们还有三个姑姑都在,还有几个本家的伯伯在轻声交谈着。几个姑姑哭的双眼通红,爷爷张着嘴急迫的呼吸着,一旁橘红色的氧气袋上压着一块砖头显得是那么刺眼。小姑姑挽着爷爷的手泣不成声的说“爸,爸,你睁开眼看看啊!你家竹子过来了。”
“爷爷”我的泪忍不住‘哗’的一下子就流出来了。直到爷爷的面孔在泪水在变得越来越模糊。
“娃!娃……”爷爷勉强睁开眼睛,伸出青筋突起的干枯的手拉住我。爷爷的手很干燥,还有一丝的温暖。
“爷爷,你怎么这样了啊!”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悲恸。几个姑姑也跟着啜泣起来
“竹子,别哭了,爷爷没走就哭不吉利。”一个本家伯伯制止住我。
“娃,这几个孩子里就你最苦了,你也别怪你爸妈,命啊……”爷爷大口的喘息着,姑姑抚摸着爷爷瘦骨嶙峋的胸膛强忍着眼泪:“爸,你别着急慢慢说啊。”
“好好的跟着你师父吧!她,她是真疼你啊!”说完这一句爷爷更加剧烈的喘息着。我几乎可以听到他喉咙里丝丝作响
“快点,快点趁着还没有断气换衣裳啊”几个外人七手八脚的拔下爷爷鼻子上的氧气管,爷爷闭着眼,脸已经痛苦的扭曲变了形,大口的喘息。
“快把竹子带出去,小孩子不能在跟前的,快点!”村里的司仪(专门负责红白事的人)指挥着一个哥哥把我抱出去了。我无声的哭着,几乎喘不上气来。
本家哥哥把我抱到院子里不久,就听屋里响起了震天的哭声。随后在司仪的指引下大伯哭着抱着爷爷盖过的被子爬上梯子,把被子扔到房上。
“爹,你放心的走吧!爹啊,你一路走好啊!”看到大伯跪在房顶上朝着四方磕头。我的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8 17:2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7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Friday) 晴
 
回答上面的诸多问题:
我7岁开始上初一,经过考试特别录取的,上学后应学校的要求开始蓄发。可以看做是还俗,但是各方面依然遵循原有的生活规律,基本上和蓄发之前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8岁跟随师父去了南方同年年底回来继续读书

10岁升入我们县高中,以后直到13岁考入大学中文系汉语言专业,因为非常喜欢古代文学,所以专修的古代汉语、现代汉语还有考古学(这个是旁听的一位教授的课),并跟随一位教授涉猎文字学。
在大学期间接触了很多人,很多新的思想。因为大学课程中学习了哲学等课程,我对我的信仰一度产生怀疑。并于那时查阅了一些佛学典籍,了解了佛学的宗派和一些大师对佛经的阐释。那时我的佛学观开始有所转变,一方面我觉得哲学中的一些辩证法很正确,一方面我相信佛的存在,并从小时的参佛中收益匪浅。所以那时我形成了一些自己的佛学观,并去践行它。(大家可以不予认同)
16岁时因为一些原因师父离开我们村,从此就失去了音讯。
17岁毕业后,爸爸让我考研,我没有听从。毕业后留在大学所在城市工作(因为年龄小,基本上是打散工),一年半后回到县城在一家私立学校做老师。因为一直受神经性偏头痛的毛病困扰,08年清明去了秦皇岛游览了一番,感觉在大自然中收益颇多,便于20岁(也就是去年8月份)发愿要游览四方。
我随身携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衣物生活用品朝南方行走,路上偶尔我会坐火车,基本上我是没有明确目的的行走,穿过的大多数是农村和乡镇。我会经常上网查询我所在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周围的路线、环境、天气。
每所到一地,如果周围有寺庙的话我会尽量前往参拜,并借住寺庙(我经过的寺庙有很多都是不能借宿的,还有的进去参拜佛祖还要买门票等,有的不让借宿。如果经常出去的人对这一点应该了解),但是最通常的是借宿农家,还有就是公园、车站等地。有时候就露宿野外。一天吃不到饭的时候也有,捡东西、讨饭的时候也有。8月份,因为关于醉酒驾车的一些问题的报道,我开始登陆天涯,一开始只是浏览帖子,后来看到一些曲解传统文化的帖子,便注册了天涯id并发表了第一篇稿子。后来鉴于走路过程中的见闻和感想,便准备把自己的经历叙述出来和大家分享,当然也希望大家会从中有所收获。
开始发贴之后便一直在写,所以12号我来到了海口,寄住在大学的一个同学家。因为水土不服和一些身体上的不适,偶尔我出去走走,其余时间一直在写作帖子。
过几天,我就要开始折回北方了。也许就没有太多时间写帖子了,所以这短时间都在写,可能以后发帖的频率会少了。因为想多写作些,我打字速度又比较慢,好几次我都写到很晚,今天亦然。
我没有和大炮比命长,虽然你们认为我说的是空话,但是我还是想说有些问题我不回复是因为我觉得没有意义。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8 00:4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接上文)当冬天将要到来的时候,我的伤基本上好了,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头上留了一道很明显很红的伤疤,看上去很是刺眼。田野里已是一片萧索,只有小麦不屈不挠的冒出了了嫩芽,还有将要收获的白菜给大地带来了几乎是唯一的绿色。学校早已经开学了,家家户户房顶上黄灿灿的玉米也随着机器的轰鸣声变成了一袋袋的玉米粒被储存起来。
师父开垦的那几分薄田里也收获了许多玉米,所以一有空闲,我和师父就会把干透了的玉米挑出来把玉米粒打下来,常常回想起我和师父在昏黄的灯光下搓玉米的情景。师父和我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轻轻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特别清晰,玉米粒落在簸箩里的哗哗声都能让人的心灵变得空灵。
我又开始了每天的训练,师父说冬天训练是让人的各项素质提升的最快的时候。但是我不想走出寺里的院子,因为我知道头上的伤疤有多么刺眼,我知道那道暗红色的伤疤会惹来多少人议论和异样的眼神。所以我总是趁早上或晚上人少的地方在后面的柳林里跑步和练习武术。每次有人来烧香拜佛的时候我都会躲在屋子里,不肯出来。我不敢面对别人,更不敢面对别人面前的我自己。拆了线之后,云姑和果果都来过看我,但是我都躲了起来不肯见他们。唯一能让我放开心绪的是清清,她更多的来寺里陪我玩,也只有和清清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忘记我头上的伤疤,真正的开怀大笑。爸爸很担心,听清清说爸爸去周围乡村收破烂的时候,总会向人家询问打听驱除疤痕的方子,师父也在努力的寻访。我知道他们希望我头上的那道伤疤消失,最重要的是我内心的那道伤疤能完全痊愈。
和师父在一起,我每天生活过的都很简单很平静。我喜欢自己呆在佛堂里,静静的跪在佛前,在香烟缭绕中我感觉佛就在我的眼前,而我烦躁的心绪就会渐渐平静。每天早晚师父都要在佛前唱经,我就静静的跪在师父的身后,每次听着听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出来,那个声音就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却又那么清晰真实,每个字都仿佛敲在了我的心上。
我更加的沉默了,除了练功我就呆在佛堂。每次都要师父来叫我用斋饭时,我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经在佛堂呆了很久了。有时候膝盖都跪的发麻发软,要师父扶着我才能起来。师父有时看到我在佛前发呆很担心,她总是问我:“弘方,侬怎么了?在想什么呢?不开心吗?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师父的。”而我总是恍然惊醒“没有,师父,我没有事。”我真的没有什么不开心的。跪在佛前,我的内心只是一片犹如死水般的平静,仿佛任何事都不会让它有一丝波澜一样。而我的思想也仿佛停滞了,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有时候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醒来,白天的那种犹如失忆般的空白会让我产生一丝恐慌,我慌乱的寻找师父,当看到师父还在旁边时,我才会松一口气,抱住她的胳膊再次安然的睡去。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7 22:2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作者:青冕 回复日期:2009-09-17 15:23:32
 另,关于楼主读课外书一事,亦感觉不能理解。如果说是爸爸给买的,按楼主描述的自家经济状况,即使是买的盗版读物也不可能。如果是楼主爸爸拿学校读物给楼主看,按楼主爸爸所在学校几个年纪合在一起上课的情况来看,也是不可能拥有此类图书。
………………………………………………………………………………………………………………………………………………………………
回答下这个问题,你说的很对,我们村学校没有图书室。
不知道你是不是我同一时代的人。我所说的小画书是一种只有巴掌大小的黑白图画书,每页都是一副图,然后下面有简单的文字,大致有些像现在的漫画书,不是很贵,大概几毛钱一本。
我小时候看的书大多不是自己买的,几乎都是借的云姑的,云姑家境好一点,她家里给她买了好多这种“小画书”,有好多她看完了就拿给我了。
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是小画书是《济公传》和《燕子李三》
稍大的时候爸爸给我买了唯一的一套《血凝》。
我上大学的时候这种小画书就没有了,好像还有人为了收藏去村里专门收购这种书的。
具体哪些小画书什么样子,你可以从网上搜一下,应该有图片的。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7 16:38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5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回到寺里,师父把我在炕上安顿好,看到熟悉的一切我心里没有来由的一颤。“孩子,还疼吗”师父焦急的望着我,眼睛里满是不忍与心疼
“嗯!”我被纱布的包的严严实实的头一动也不敢动
“阿弥陀佛,侬受苦了,佛祖会保佑侬的,我们不怕!”师父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我不怕,师父!”看到师父的眼泪,我的内心一软眼泪夺眶而出。
上午师父换下我沾满了黑色血迹的衣服,喂了我些粘粥(玉米面粥),就一直伴在我身边唱诵经文,我在师父的颂唱中渐渐的睡着了。
“竹子,竹子在吗?”朦胧中听到了云姑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不一会儿云姑进到了屋里。
“竹子疼不疼啊?你妈妈怎么把你打成这样啊”云姑一向很疼爱我,看到我浮肿的脸颊和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光头,她一下子就哽咽了。
“云姑,我不疼了”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昨天就听说你给你妈打了,没有敢去你家。今天听隔壁大嫂子说你被师父抱回寺里来了,我就过来看你了。”云姑擦下眼泪,从身后拿出一个塑料袋“竹子,这是俺家刚收的绿豆,俺妈让俺给你拿过来的,你不是喜欢喝绿豆汤吗?可以让师父给你熬些。”
“嗯,云姑你真好”我伸出手想拉拉云姑,却发现自己手没有一点力气,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
“我来的时候绕道去了果果家,想叫他一块过来。可是他姐姐一听是来看你,说什么都不让他出来。我出来的时候果果还在家里哭呢!”云姑坐在炕边上对我说。
“哦!”轻轻的答应了一声,有时候我还一直在想为什么果果这么久了都不来找我呢,原来是他姐姐不让他来,到难为了果果了
那天云姑在寺里呆了很久,她给我讲了好多有趣的事情,那天我很开心。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在师父的细心照顾下,等我不用再躺着的时候,已是半个多月之后了。记得那天中午我说要出去走走,师父把我抱到了屋外。那天天高气爽,风起云淡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乍一站在阳光下,我感觉眼睛有些刺痛。终于适应了外面的光线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接触阳光了,身体虚虚的,没有力气,手和胳膊有些苍白。
“侬就坐在这里晒会太阳吧!再不晒晒都快发霉了”师父轻轻的把我放在一把铺了棉垫的竹椅上,扶我坐了。
“师父,天好蓝啊!”我看着深蓝色的天心里很愉悦
“姐姐,姐姐……”一听声音就是清清,从中秋节我受伤之后,她几乎天天都黏在寺里,每天下午奶奶陪爸爸来看我的时候,她才依依不舍的跟着回去。爸爸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有时候是葡萄,有时候是几个苹果,还有时候是一些点心。有一次爸爸给我买了一大袋维维豆奶,那时候好像看望病人、过节送礼的时候都有拿维维豆奶,我和清清都一直很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但是一直没有如愿。当天师父就给我冲了一碗豆奶,我靠在师父怀里喝的时候,心里说不出有多幸福。“师父你也喝”我让师父喝
“弘方快乖乖的喝了,喝了伤口就好的快了,师父不喝”师父哄我
“师父不喝我也不喝”我紧闭了嘴巴,师父拗不过我就轻啜了一口
记得那个豆奶好像都是一小袋一小袋的,师父每次都冲半袋,然后我和清清分着喝掉。
“姐姐,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捡了一毛钱就买了两块糖。喏,给你!”清清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蹦跳着跑到我的面前,递给我两块橘子糖。
“呵!真的啊!”我看着清清跑的有些红的脸,接过糖剥开一块放在她的小嘴巴里,然后自己吃了一块。我的手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撕糖纸都有些困难。
“对了,姐姐你怎么出来了!头还疼不疼啊!”妹妹刚意识到我是在外面。我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在右边靠近脑门的地方留下了一条疤,岭大伯说过两天就要去乡卫生院拆线去了
“嗯,不是很疼了。你怎么中午才过来啊!”我问妹妹
“咱家打枣呢,我和奶奶去地里捡枣了。爸爸说晚上给你拿枣来吃,你看我给你捡了些最红的”妹妹从她的小口袋里掏出了十多个通红的枣子来。我拿一个放嘴里,一股甘甜清新的枣香在唇齿间蔓延开,真的很脆很甜。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7 16:2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接上文)换完药后我几欲昏厥,不是单纯的伤口疼是整个头都在痛,刚才的一顿癫狂已经耗尽了我几乎所有的力气。我感觉我的身体轻飘飘的仿若没有一般,周围的一切再次变得遥远而模糊。
“师父我累了,我想回家”我趴在师父的怀里昏昏欲睡,声音在我自己听来都几不可闻。
“师父这就带侬回去,侬不要睡着了。”师父抱着我便往外走“阿弥陀佛,我先带弘方回寺里了。”
“你这个#尼姑,谁让你进来的,竹子是俺奶活的孩子,凭啥让你带走啊!”姥姥等人都没有说话,妈妈却拦在了门口。
“要不是你孩子能这样,你有点良心吗?把孩子打成这样还叫你娘来闹事,把个孩子气成这样。现在知道是你奶活的了,以前干嘛去了?打得时候你咋不想这是你亲生的孩子啊?”爸爸走过去一把把妈妈推开,指着妈妈的训斥起来。
“俺生的孩子俺愿打就打愿骂就骂,外人管的了吗?她个臭尼姑算老几啊!……”姥姥瞪了妈妈一眼,妈妈刹住了口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开的意思。
俗话说:‘百首孝为先’,在农村虽然有很多父子兄弟反目成仇的事情发生,但是小孩子指责长辈大概是很难让人接受的吧!以后,长大了回想起那一幕的时候,觉得妈妈其实也很孤独委屈的。她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开始甚至连锄头都不会用,而一些乡长里短、接人待物的事情她也不懂。再加上我们家穷在村里本来就受气,这样村里人就更看不起妈妈了,一些小辈甚至就用那种轻蔑的语气和妈妈开着不合礼度的玩笑,对此妈妈也不知如何应付,只能憋在心里。而我作为她的孩子,是她唯一可以显示自己大人身份、发泄怒火的人。可是我却敢和她犟嘴、指责她,而对于一个曾经素不相识的尼姑却亲密无间、乖巧听话。妈妈内心那一点唯一让她可以找回自信的做母亲的尊严也消失殆尽了,所以当时她才会有恨不得打死我的举动。
“弘方已经经你们的同意剃度皈依,那她就是我佛弟子。纵使是肉身父母也不可轻易责罚出家人自有出家人的功德,袈裟在身便受佛的庇护和,即便犯了过错也自有佛祖惩戒,还望施主谅解,阿弥陀佛。”师父依旧用她平和淡然的语气说道
“我说老幺家的,人家师父待你家竹子咋样啊?这一年多不都是人家师父给你养着吗?你还别说你这个亲娘还真不如人家师父疼孩子,你也别怪孩子和师父亲。你就说这个孩子是你奶活的吧?你咋就下的去这个狠手把孩子打成这样啊,这个孩子要不是命大,这一铁锹拍下去还真的让你拍死了。孩子拍死了你也好过不了啊,这杀人可是要坐牢的,人家‘干部’(警察)才不管你打死的是不是自己孩子呢!大娘你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咋就和这孩子一般见识了呢!”岭大伯洗了手忍不住劝妈妈和姥姥说。
“三儿,不能跟师傅这样。”姥姥终于不再沉默对妈妈说
“他大兄弟,今天就看你的面子上,我不和幺计较了。可是这个日子还得过,幺要是再打俺闺女俺老许家人们一定饶不了他。”姥姥撂下狠话就走了,爸爸挽留姥姥吃饭再走,姥姥推辞了。
师父打横抱着我,我浑身软绵绵的缩在师父的怀里内心十分的安静。我突然觉得,我的头盖骨好像碎了,因为我的头就像是在火中被灼烧的‘啪啪’断裂着龟壳一样,跳跃着的疼痛一阵比一阵强烈。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7 12:3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6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接上文)我不知谁对谁错,或许大家都有错。但是世界上又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呢?作为一位母亲,妈妈本不该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作为女儿,我不应该和妈妈吵嘴;作为长辈的姥姥不该为长不尊,对自己的女儿一再袒护,毕竟我也是她的外孙女,即使她很不喜欢我;而作为丈夫和女婿的爸爸,也有其过错。
我糊涂了,既然对错兼有,那该如何去定夺是非呢?
“你看谁家的娃娃像竹子这么懂事的,从小自己洗衣服,自己缝衣服,烧火做饭,还要看孩子。四五岁的时候就跟着上地干活,跟大人们一熬就熬到十一二点。你问问你家闺女比的上一个孩子吗?干啥事她不托奸耍滑,一到忙得时候了就找茬打架跑娘家去啊?你看看周围的村子有几个媳妇像她一样的,我娶了她算是倒了大霉了。”爸爸的话越发气的姥姥手脚发抖了。
“你还嫌弃俺家的闺女,有本事自己找个好的去啊?”姥姥已顾不上长辈的形象了。
“爸爸,我把岭大伯叫来了”清清突然跑了进来。屋里的两个人都住了口,只有妈妈还在后面啜泣着“这个日子没法过了,你个死幺,你打我你不得好死。你等着,你家的这个畜生我早晚拿刀给你劈死。”
岭大伯进来的时候,我的厌烦情绪已经达到了极点。
“你们都滚,都滚,别在这里烦人,不都盼着我死吗?我就死给你们看,也省得我活着这么冤屈。”我烦躁的已无法自控,当时看到自己的手都恨不得剁下来,我一把扯下点滴。挣扎着要爬起来,心理上的厌烦已经引起了我身体上的反应,胃里一阵痉挛,干呕了几下吐出了一堆苦水。头重重的,疼的仿佛被重锤敲打一般。左耳里面一波接一波的嗡嗡声让我头上的筋突突直跳。我根本就没有力气爬起来,爸爸见状连忙过来压住我。
“竹子,竹子我是爸爸啊!竹子你这么了?”爸爸的声音也让我厌恶的不能自已,我更加拼命的挣扎着。
“都滚啊!”我大哭起来
“清清,快去叫竹子的师父去。”
“阿弥陀佛,弘方”清清还没有出去师父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昔日慈祥的声音让我此刻恨不得捂住耳朵。
“都滚,都滚的远远地,别让我看到你们”我的胃又是一阵抽搐。
“弘方,收敛心神,想想你最喜欢的月亮,想想寺门前你最喜欢的那棵槐树。”师父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后背。
我的心神稍宁,但是那股厌恶之意却挥之不去。
“师父,我难受”我的头已经炸痛到了麻木的地步了,胃还在不断的痉挛。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师父在炕前站住了,敲着木鱼唱诵起了《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那清脆低沉的声音,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我的心灵,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在我的耳畔间宛转回响,我的心顿时变得清澈起来,所有的憎恶和恶念都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由自主的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的眼前来到了佛祖的面前,而又仿佛一切都变得空无,无穷无尽的是一片渺茫……
“师父……”师父把我抱在怀里,我安静下来,静静的躺在师父的怀抱中。姥姥和妈妈在一旁站立着,我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我也不想去猜测。
岭大伯给我换了药,之前的血已经把纱布凝固在了伤口上,在拿下纱布时几乎等同于揭下已经凝固了的伤疤。那份疼痛实在无法表达,我强忍着泪水,在心里默念着“心经”。师父也一直在默念着经文,我只看到师父闭着眼睛在无声的念着。

(明天天晴了,有几天没有好好地去外面亲近大自然了,所以明天要继续走路了。这里的方言我基本听不懂,但是居民很热情,很感谢他们。可能明天会没有多少时间写,所以今天多发一些。)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7 00:0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接上文)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很晚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岭大伯又来给插上了一瓶点滴,因为我烧刚刚退,还为了防止伤口发炎什么的。后来爸爸说那次其实我等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被打晕了后流了好多血,然后又突然高烧,吓得他不行。
清清早就醒了安安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看见我醒了。很高兴的问“姐姐还疼吗?要不我给你吹吹,每次我碰了头你给我一吹就不疼了。”
我勉强的笑了笑,“姐姐不疼了”
“姐姐,你得脸好白啊,嘴唇都干了。我去叫爸爸来。”清清去叫正在忙着做饭的爸爸
爸爸进来给我喂了点水,清清忙前忙后的递着东西。
“清清,我师父有没有来过?”犹豫了很久我忍不住问道
“你刚睡的时候师父来过,你一直不醒爸爸叫师父回去了,爸爸打妈妈了,妈妈去姥姥家了。”清清回答完了之后,我突然很自责,我又让多少人为我担心啊!师父肯定担心坏了我了,妈妈这次肯定被爸爸打得不轻,而爸爸不知又为我操了多少心,有多心疼。
一直盼着师父能来,却没有想到盼来的是姥姥
早上爸爸做好了饭,但是却谁都没有吃。爸爸一直坐在炕沿上守着我,虽然地里的活还没有收拾完,地还没有耘,一院子的玉米还没有剥。
当爸爸叫清清去喊岭大伯来给我换药的时候,姥姥来了。
“竹子,竹子在家吗?”姥姥一进大门就喊,爸爸迎了出去。
姥姥进了后冰着脸看着我,一言不发。妈妈跟在后面,我勉强的可以看到妈妈的脸还有些红肿,胳膊上也破了好几块,想必就是爸爸那天打得
“幺,你说说这个日子你还想不想过。”姥姥也不坐,也不接爸爸递过去的水,看着我沉默了半天终于扭过头向爸爸发问了。我被姥姥看的难受,她的目光里没有慈爱,只有冷漠,让我全身不舒服的冷漠与审视,仿佛是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十恶不赦的坏事一般。爸爸对姥姥的发问没有吱声。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三天两头的打俺闺女,你想干嘛?”姥姥终于爆发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已经气的嘴唇都打颤了。
“大娘,你还别说,这次我就是打她了。有她这种娘吗?啊?自己的亲闺女不管不养,回娘家了就把门一锁让两个孩子睡在街头上,俺没见过这么当娘的。大十五的那铁锹差点把孩子拍死,我不打她还供着她啊?你光知道疼你闺女了,你就不教导教导她疼自己的闺女啊?”爸爸也火了,第一次听到爸爸跟姥姥这么说话,爸爸一向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孝顺之人,即使姥姥打他他也没有反抗或者是躲闪过一次。
“幺,还真反了你了,敢朝我吼了。你家这个竹子别说她亲娘想拍死她,我也想拍死她。这种从小就和她娘犟嘴的孩子留着也是个祸害。”姥姥恨恨的说。这时候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怕姥姥真的冲过了打我。
“竹子她妈要懂事,要像个娘样,竹子和她犟嘴吗?竹子咋不和俺犟嘴啊?就说地里的活活吧!竹子这么小就天天起早贪黑的和俺在地里忙,你问问你家三儿干吗了?她都不如一个孩子,还想让孩子信服她,听她的话,不和她犟嘴,有可能吗?”爸爸看样子豁出去了,第一次听到爸爸说这些东西。突然心里一阵颤动,竟有忍不住想流泪。不知是心里委屈还是为爸爸的话而自豪。
“俺家三儿这么就不干活了啊!在家里俺们都不让她干活,到你家你连你娘算上都不拿俺闺女当人,支来喝去的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啊!俺家闺女在你家受的是什么罪啊!”姥姥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我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子厌烦,那种很强烈的厌烦。讨厌所有的一切甚至是我自己,这种感觉让我很烦躁,很难受。师父说过这是一种心魔
(近日一直多雨,只有待在屋子里临窗看雨。因为各种原因,这几天发的有些少,今天终于有时间多发一些。)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6 22:1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4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作者:走水的嘎嘎猪 回复日期:2009-09-15 20:01:27 
  对楼主说两句,大炮本是好武之人,碰上练武者,肯定希望交流一下,正常举动。这个世界任何东西都是有交流才有提高。
  我本来也是冲楼主这个标题才进来的, 所以都希望聊聊修道或者武术,或者向你学习。
   大炮虽然言辞过激,但是本心不坏,你也看到他从来不骂脏话,还是可取的。
*********************************************************************************************
我也很希望能和大家交流,也许我标题的表达有些失误,让大家误以为我是一个佛学经书无所不晓的人了。我从小碰到师父学习佛学和武术,但是我从未标榜我就是大师或圣人,我所认知的就一定符合大众的标准。也许我所认知的不是全部正确的,但是这些确实是我思考所得来的,我并没有在这里信口开河。我在这里只是讲述我的一个人生经历,讲述我的一些体悟,参佛学武都是我这段人生经历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并不是全部,我也很感谢大家可以指出我修行上的不足之处。有人说大炮采取一棒子打死的辩论法是为了激起我高水平的回应,可能大家高估我了,我真的达不到大炮的要求。我可以坦白的讲,我的一些对于佛最基本的感知是来自小时候师父的教导和我从生活中的领悟,而武学上的知识都是根据师父的教导来学习的。我10岁上高中时才第一次真正的离开我们村子。在这之前我的是非观念都是来自于师父的教诲。上学后接触了很多书籍,也开阔了眼界知道了许多我不曾想过的东西,高中的生活很枯燥也很紧张,我没有条件去接触佛学的典籍。后来上了大学,我才真正接触所谓的佛学文化(我说的是文化),阅读了一些佛学大师的典籍。但是我并不认为那些都是正确的,我是用我自己的标准和认知来辩证的看待别人的观点。我也读了很多经书,我信仰佛教,发愿修行,但是我却希望用我自己的方式用师父教我的方式,从现实的生活中,从自身的经历中来顿悟一下东西,这就是我修行的法门。如果我不是佛教的信徒我没必要在这里一再强调自己的修行观。大炮的普法知识也许都是来自经书子集,有根有据,但是那不是我所走的路。就像有人出门坐飞机,而我选择用双脚穿越荒山野岭一样,你可以说我这是旁门左道,我不反对,我认为不论用何种方法,走什么道路,只要适合我,让我能从中获得体悟并提高自身的修行便可以了。
就像很多人不理解我四处云游一般,认为不合法度,但是我觉得我在云游的过程中能够更近距离的感受到佛祖的存在,我能让自己的心境保持淡然,无欲无求,我以本我还原真境来参悟,也就是所谓的顺其自然。我在云游的过程中看芸芸众生,观世间百态。有一句话叫做旁观者清,就是因为旁观者对于彼时间不存在任何的情绪,和任何的利益瓜葛,所以他可以一眼看透事件的本质。当你站在屋子里你看到的只是方寸之地,你的认知也就仅限于这方寸之间。而当你登上山顶俯瞰大地的时候,你的心胸也会变得开阔,你会发现纠葛于一些无谓的问题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世界很大,那些纷扰只是你人生、此世界的微尘。
一直以来我都在四处游山览水,无意中想把自己过去的经历写出来给大家一些启示,所以便写了。我无牵无挂的不受烦恼纷争的怡情于山水间,投身于大自然绝对胜过在电脑前写这段经历来的惬意,而且我的打字速度并不是很快。担我不是一个做事半途而废的人,既然我答应了大家我就要写完它,也算是善始善终,所以那些讨论也就随它去吧。
前几天身体上有些微恙,心绪有些波动,可能说话有些冒犯还希望大家原谅。我不喜欢别人口吐秽语,但是在这里我却从未怪过任何人,对于每个看我帖子的人我都是心怀感激的,不论大家怎想,对于争论我不会参与,如果想可我交流个人心得我随时恭候。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有一句俗语说;“黄金万两容易得,知己一个也难求。”
我的经历只有那些看的懂得才会真正的理解我的用意,至于不懂的就随它去吧,就当看个热闹也无妨。
我此举谈不上普度众生,至少如果有人从中有所收获的话我也算是结下了一段善缘。

>>引用社区地址

弘方一清 发表于 2009-09-15 21:49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5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1     本站域名:http://hongfangyiqing.blog.tianya.cn/







<< 2020 四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博客信息
博客信息 博主:弘方一清 
全部博文(-218)
游记 (0)
回忆 (1)
用户:
密码:
[版务处理]请斑竹帮忙修改标题(2009-9-27)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8)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8)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7)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7)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7)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7)
四岁参佛习武,女儿身做男儿事,我二十年的传奇之路(2009-9-17)
  只要内心依然追求真、善、美的人就一定...(2011-7-3)
清一禅师允许竹子跟伙伴玩是对的,不然的话...(2011-2-22)
从功利的角度,很难理解柔弱的果果为什么有...(2011-2-22)
弘方一清QQ群28805198 你要...(2011-1-31)
顶!...(2010-1-15)
刚刚上天涯就看到了如此清新真切令人感动的...(2009-12-5)
楼主对母亲的宽容,让人动容...(2009-10-11)
那叫小人书...(2009-9-26)
这段写得很感人。
一清爷爷相信命运...(2009-9-21)
刚建博客,欢迎到喻学宾家顶顶。...(2009-9-20)
静下心来你会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很漂亮。
弘方一清法师,您的故事很感动!
弘方一清法师,您的故事很感动!
一...(2009-11-23)
楼主,我是山东曲阜的,您老家是山东那个地...(2009-11-23)
粗看了楼主的经历,怎么说呢?当我们看透这...(2009-10-24)
出家人
母亲
师父
竹子
出家人
母亲
师父
竹子
2009-9(31)
访问:37768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18篇
评论: 16 个
留言: 7 个
建站时间: 2009-9-2
弘方一清 管 理 员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4-05 21:44
小奋青滤pe
2020-04-04 09:29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3-27 10:27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6 04:25
小奋青滤pe
2020-03-23 18:41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19 11:47
mukj049
2020-03-07 12:06
小奋青滤pe
2020-02-22 05:02
小奋青滤pe
2020-02-12 17:55
小奋青滤pe
2020-02-05 19:44
小奋青滤pe
2020-01-25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