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不垂青的人
首页 | 留言板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神不垂青的人
痴人乱语。看客谨慎阅读,风险自担。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6-12 ( 1 )
·2006-11 ( 1 )
·2006-9 ( 3 )
·2006-8 ( 2 )
·2006-4 ( 0 )
·2006-2 ( 1 )
·2005-7 ( 3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52521 次
日志:-246篇
评论:1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5-7-13
博客成员
摇滚农民 管 理 员



2006-12-28 星期四(Thursday) 晴
这里冷落了好都天,已经面目全非了。
编辑起来,修改文章都无从下手了。
......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12-28 11:59 | 正常分类:记事本 | 评论: 0 | 浏览:229

2006-11-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决定告别这里了。
以后的博客只有一个:http://hms7478.blog.sohu.com/
理由有很多,但都是借口。
也许是累了。
留了一些文章放在这里,做为纪念。
偶尔,会来这里看看。......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11-30 12:06 | 分类:记事本 | 评论: 0 | 浏览:220

2006-9-11 星期一(Monday) 晴
★我他妈是怎么想出这个定理的?——毕达哥拉斯
★我想操他妈的不会下雨吧,你说呢?——圣女贞德
★这幅操蛋的画明明就很像她。——毕加索
★你让我在这操蛋的天花板上画什么?——米开朗琪罗
★有很多人要他妈的人头落地了?——安·波林(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伊丽莎白一世之母)
★他妈的这么多水是哪儿来的?——爱德华·约翰·史密斯(泰坦尼克号船长)
★随便哪个操蛋的白痴都懂。——爱因斯坦
★他妈的我们到底在哪儿?——艾梅莉亚·厄哈特(第一位独立飞越大西洋的美国飞行家)
★你们他妈的都准备好了吗?——麦当娜
★为什么?因为操蛋的山在那里啊。——埃德蒙·希拉里(新西兰登山探险家)
★操他妈的谁会发现?——理查德·尼克松
★这不是他妈的真枪吧?——约翰·列农
★没关系啦,这里只有我和你,没他妈什么人知道。——比尔·克林顿
★他妈的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到底在哪儿?——乔治·W·布什
★我他妈真想抽你!——冯小刚
★文坛是个屁,谁都別裝逼。——韩寒......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09-11 10:25 | 分类:记事本 | 评论: 0 | 浏览:300

2006-9-4 星期一(Monday) 晴
这几天连续熬夜。
所幸精神还不错。
在深夜里,面对电脑的荧荧光芒。
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
还好,有大悲咒可以听。
这是经常在佛殿里放的音乐。
充满着神秘。
也隐隐透着一种对人生的感悟。
其实大悲咒的歌词。
听起来比周杰伦还模糊不清。
但对音乐而言,词的清楚与否并不重要。
大悲咒其实是有点蛊惑力的。
每一次听的时候心间都有一种清宁。
也许任何诱惑都是面对外人的。
我估计那些生活在佛教圣地的僧人们。
早就厌倦了大悲咒。
或者,大悲咒是他们的流行歌曲。
就象叶子楣拍的三级片一样。
无聊的人看的如痴如醉。
甚至身体都会出现生理反应。
但对于他们自己而言。其实早就烦透了。
我以前似乎说过。
除僧人外,听大悲咒的只有两种人。
一是有佛心佛性的人。
一是有雄心而韬光养晦的人。
我显然不是后者。
难道我是前者?
疑惑。但这些与我并无意义。
有意义的是。
大悲咒在深夜里陪伴着我。
它懂我的寂寞。
她给一缕温情。......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09-04 10:06 | 分类:记事本 | 评论: 1 | 浏览:369

2006-9-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心
伤痛
如刀割
谁的寂寞
如月上嫦娥
凄凄惨惨切切
只看见岁月蹉跎
不见人生豪情如歌
多少年如此浑浑噩噩
每一次醒悟都如此难过
心底的泛滥比任何人都多
平庸的世界从不见星光闪烁
千年古训啊没有耕耘不会收获
所有的成功和显赫都需你去拼搏
苍茫的黑夜我看见晨曦的白鸽
黑色的眼睛本就该寻找光明
早应扼杀那些骄傲和懒惰
为失败买单的只有自己
矫情不是鲜艳的苹果
堕落者不理解饥饿
诗像穷人的大便
没有营养可言
分清楚对错
霜冷长河
看天涯
明月
刀......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09-02 11:37 | 分类:乱评弹 | 评论: 0 | 浏览:234

2006-8-25 星期五(Friday) 晴
最近我又想起今年春节的江北之行。
想起的时候,内心总有一种温暖,也会有一点忧伤。
其实这里的江北,是我老家人的说法。
尽管也是以长江为界,但江北基本是说怀宁县。
其实,说起来我家和怀宁很近,来回不过5小时。
但因为很多原因,我有20多年没有去过。
我父亲幼年时和我奶奶一起从江北逃荒到江南。
我爷爷留在江北,但后来饿死了。那是一个灾难深重的年代。
父亲在江南的人生,很有传奇色彩。
从居无定所到18岁独立盖起房子。
从孤苦伶仃到将我母亲娶到手。
我外公是当地德高望重的村长。
据老人们说,母亲原本是要许配给我们镇的首富的。
不知道父亲用什么样的魅力和谋略抱得佳人归。
可惜的是,父亲带给母亲的,只有短暂的幸福。
在我11岁时,父亲过世了。因为肺结核。
那个时候,这相当于不治之症。
父亲是个骄傲的人
不愿意母亲徒劳地给他买药,拔一种味道很腥的水藻。
父亲后来经常发火,又很沮丧。
死去的时候又异常......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08-25 15:23 | 分类:苍茫路 | 评论: 0 | 浏览:275

2006-8-22 星期二(Tuesday) 晴
最近感觉记忆力有所下降,有些事如不努力回想,很难记起来。
原来,怀旧也是一种能力丫。
有些时候,我还是会想起那些沉睡在脑袋里的记忆。
它们就跟年久失修的墙壁,早就斑驳陆离。
拣起一片,我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1974年的回忆,其实是一片空白。
我对自己的出生毫无记忆。
所有的碎片信息都来源于母亲的叙述。
我是属虎的,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出生,说是下山虎,比较凶恶。
其他的似乎也没有什么了。
我对童年唯一的记忆,是关于夜色下的天空。
我不知道这具体是哪一年。
反正那一段记忆很深刻,但又很模糊。
深刻的意思是指到现在我仍然记得。
模糊的意思是指我根本不知道在哪一年
甚至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梦。
关于这一段特殊的记忆是这样的。
在苍茫的夜空下,有两轮月亮。
它们闪烁着冷艳的光辉
各自对应地悬挂着
这两轮月亮始终笼罩着我
我甚至一直怀疑自己有前世。
这种感觉是在我少年的时候有的。
......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08-22 23:09 | 分类:记事本 | 评论: 0 | 浏览:203

2006-2-13 星期一(Monday) 晴
母亲老了,但她才54岁。我们回家时她是那么高兴,但却不动声色。她仁慈,却又严厉,从不肯对儿子说一句褒扬的话。母亲念旧,很希望我在家置房子,甚至再生一胎,我虽极力反驳,内心却已惶惑,甚至惭愧。母亲给我女儿做了一双鞋,不想一年之间,女儿的脚长速惊人,即便母亲放了点尺寸,仍然还是小,于是母亲重新拆下,每日于深夜灯下赶制。母亲眼睛已昏花,于是配了一副眼镜,我取笑母亲已经成为知识分子。母亲其实倒真是认的几个字,继父去年底曾在城镇帮工,为怕错帐,母亲开始每日记流水帐,那日我翻开帐本,见母亲歪歪扭扭地写着日期,1天或半天的“天”字写成了“夫”,我想笑却有一种痛楚。母亲一再告诫我要对继父好,骨子里却深爱着父亲,这次回家去了趟父亲的老家,晕车狂吐的母亲却执意前往,在那里,母亲和大姑、大伯们言笑晏晏,即便于寒风中穿梭田野,亦是兴致高昂。从父亲老家归乡,母亲在安庆客车上狂吐不止,神色甚为难看,但我想母亲内心,一定还是温暖的。......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6-02-13 12:06 | 分类:人物志 | 评论: 0 | 浏览:400

2005-7-24 星期日(Sunday) 晴
不过在开始叙述我在北京的吠叫青春之前,我想我得交代一下我的一些狗屁个人史。其实相对来看,象我这样的草根阶层,其实经历都是非常简单的。我在25岁开始混在北京之前,大把的青春其实都是被白白地浪费掉的。6岁前是我的懵懂史,基本上天天都是整着一双无知的眼睛在打量世界。家里实在苦的不能再苦,据说我的父亲跟奶奶是从北边逃荒过来,爷爷是怎么死掉的我至今也不清楚。事实上,我来到这个世界就从没见过他。多年后我以长孙的身份,在他的故乡给他修了一个象样的坟墓。我自己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成,但一片荒芜的记忆却让我没有任何的歉疚感。

尽管我是在姐姐出生之后的第一个儿子,但我父亲并没有多么疼爱我。这就象个很玄妙的秘密,我一直很想搞明白原因。我还曾经恶毒地想过,自己有可能是一个私生子,但之后我自己也觉得可笑,因为越长到后来,我跟父亲的相象程度就越来越高。不过这并没有丝毫影响到父亲对我的态度,他一直都很疼爱我的姐姐。父亲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就是他扑面而来的骂声,以来噼里啪啦的暴栗子,父亲张着他那阔大有力的手,在我的头上耀武扬威。

小的时候我经常跟伙伴们干架,那时候我骨瘦如柴,虽然我经常吃亏不小,但由于我的右手是一双很奇怪的手(一些老人说是冲天手),扇起人来不仅非常疼,而且当时会留下非常明显的印痕。童年时代似乎也有一些快乐,这分快乐是我奶奶带来的。奶奶对我的疼爱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疼爱,无论有没有道理,她总是无条件地站在我这一边,为此我奶奶经常与我父亲吵架。母亲对我的态度比较中庸,谈不上多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
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小都不喜欢农村,这也许是我对童年毫无怀旧感的原因。根据那些所谓的学者们说,童年是一个人最为美妙的时光,但我的童年却让我毫无兴趣,除了贫穷,除了常常因为没有可口的饭菜而哭泣,除了与伙伴们疯玩,剩下的都是模糊的、片段化的记忆。农村的风光被很多人赞美过,可是谁也没有我清楚,生活在农村需要付出怎样的体力和艰苦。我自小都对那种重体力劳动充满畏惧,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能逃离农村,我一定要逃的远远地。

在上学之后到20岁之前都是我混乱不堪的读书史。坦率地讲,我在上学之初,对学习根本没有任何的概念。第一年我啥都没学成,更要命的是我还根本不知道抄袭,这使我获得了青湖小学历史上最差的成绩,双门零分。那一年我的留级让我父亲暴怒不已,他似乎找到了一条他不疼爱我的最好的理由,更洪亮的斥骂声从此常常向我泼来。不过我之后的表现让我父亲大跌眼镜,从第二年开始,我在这个学校的学习成绩无人可比,第一的位置从来没有让别人占据过。

我是在11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父亲是因为肺结核而死的。在遥远的1980年代,这还是一个比较尖端的难以攻克的病症,更何况那个时候我家里已经是一贫如洗,为了治病,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都花在了这上面。这也使得我们兄妹四人拥有了一个苍白的童年,我记得父亲最后那几年异常委靡,阴郁的神色很令人恐惧。父亲的噩耗传来,我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但不久心就开始慌乱。我迅速地往家跑,离家还有一两地的时候,我就听见我母亲和我姑姑高亢的哭声。我知道父亲的确是离我而去了,尽管父亲不喜欢我,还经常暴打我,但我还是不情愿让他就这么走了。于是我的心里一阵阵发疼,但我并没有哭出声来,甚至连眼泪都没有。在农村,处理一件丧事是一个比较宏大的场合,我这样的表现是很令人惊异的。我母亲甚至都急燥起来,趁人没注意的时候,攥紧指头给我狠狠的一暴栗子,疼得我哇哇大哭起来。
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5-07-24 02:32 | 分类:苍茫路 | 评论: 0 | 浏览:382

2005-7-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很多人都有爱情,或者认为自己拥有爱情。可是爱情是个什么东西呢?很多人同样说不明白。一缕情,一份意,还是什么别的。好象都是,好象也都不是。
假如爱情博大,为什么不能容忍不忠?假如爱情专一,为什么那么多人心猿意马?假如爱情是精神的,为什么物质的力量常常让人变节?爱情如果是私人化的,为什么爱情经常被当事者谈起?
世俗主义者觉得爱情可笑,他们说,爱情就是搞对象,然后结婚生孩子过日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一生安然。
浪漫主义者说爱情是一束鲜花,永远绽放着糜糜清香。可是鲜花总是容易被牛粪滋润,浪漫则如同朝露,遇光则逝。
悲观主义者认为世间根本没有爱情,爱情就是扯淡,纯粹是吃饱的撑着难受要分泌一些干物质,跟眼屎一样没有分量,却容易挡住人的眼睛。
不够有勇气,不够有决心,不够有毅力,不够有智慧,不够有机缘,不够有品性,不够有忠贞,不够有坦诚,不够有胸襟,都只会让爱情变质、萎缩、荒芜。
爱情不是玩具,那些亵渎它的人,终究被爱情亵渎。
爱情不是私人财产,任何霸占的行径最终都被证明是一种愚蠢。
爱情也常常错失机缘,由于各种世俗的原因。错过了的人会悔恨终生,却只能在暮年叹息。
爱情也需要呵护,就如同脸面一样。
西施的脸七日不洗,也会面目狰狞,臭味盎然,因为七窍之内,均为粪便。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5-07-13 18:11 | 分类:乱评弹 | 评论: 0 | 浏览:392

2005-7-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外婆看起来是个慈祥的人。尤其是现在,老了的她,更象个普遍意义上的慈祥的女人。事实也正是如此,尽管年轻的时候她更象个泼妇。我这么说并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因为在她最青春的时代,她以此才能捍卫自己的爱情。

关于我外婆的这段爱情故事,实际上是母亲跟我叙述的。我的意思是说,尽管不可能是故事的亲历者,但我坚信它的真实性是百分之百。因为作为一个叙述者,我母亲同时还是我外婆的女儿,她根本就没有必要来歪曲我外婆的形象。事实上,她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甚至有时候就象一对姐妹——我母亲是个面相很老的人,而我外婆似乎驻颜有术。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情景有时候很是令人好笑,不过我的感受稍微与众不同。在我看来,母亲不相称的苍老,更多的是缘于生活长期以来的艰难。作为儿子,这一点很令我感到愧疚。

不过母亲显然是个开朗的人,对我叙述故事也许是个例证。而之其中,就包括我外婆的爱情故事。据我母亲讲,年轻的时候,我外婆并不是我外公的有力竞争者,很明显的一点,我外婆比较矮小,她圆圆的脸蛋也不是很符合那个时代的审美标准。我想是该交代一下我外公的背景了,以今天的语言形容,我外公当时可谓“新贵”式的人物。其实我外公只是贫民出身,家底并不显赫,在他长达20多年的人生经历中,他扮演的角色都是地主家的长工。

但时代总是造就人物的温床,在那个火红的年代,地主被打翻了,贫民开始走红。不过尽管如此,我外公的平步青云,还是有些运气的成分。我外公与他效力的地主之间,并没有那些革命作品中描绘的那般深仇大恨。我外公说,李家——就是地主家对他一直很好,当年李家被打倒的时候,我外公甚至十分迷茫,因为按部就班的生活已经乱了,却没有人告诉他未来应该怎么走。

但机遇有时候就那么来了,不一定你要准备好,这是我悟出来的道理。我承认这道理的确有些叛逆的味道,不过似乎越来越多的事实都在证明它更接近于真理。在一次公开的对李家地主的批斗过程中,我那萎缩在队伍后面的外公突然间看到三少爷竟然在微笑。于是我外公快步向前,大声告诉三少爷不要笑了,不要笑了。但我外公的一片好心,却并不为三少爷领情。三少爷说,长根,等你鸟毛长全了再来教训我吧。我外公一时有些发蒙,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因为旁边的人都在哈哈大笑。混乱之中我外公涌出一片莫名的豪气,冲上前去就是啪啪啪三大巴掌。我外公的劳作技术很好,常年的磨砺让他的手掌宽大而有力,于是三少爷白净的脸上不仅留下了红印,鼻孔竟然还汩汩地开始流血。在周围人都十分温和地对待地主的时候,我外公的出手显得如此鹤立鸡群。很快,他成了民众的代表,之后一直平步青云,当上了村长。

那个时候我外公可谓风光极了,至少有5个妙龄女郎站出来想与他搞对象。有时候我很为自己不平,因为我觉得我似乎比我外公出色多了,我外公大字不识一个,而我不仅学历颇高,且文才出众,却似乎一直不如外公那般受女人青睐。后来我经过考虑的结论是:我旁边的女性都是一些眼界甚高的人,而的确她们也能更容易地看到更多比我优秀的男人。而我外公的环境不错,在那样一个村子里面,潜在的威胁者很少很少。环境造就人啊,呵呵。

还是回到我外婆身上吧。我外婆情商颇高,这一点判断是基于她迅速分析出了她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槐花,更重要的是,我外婆选择了一个惨烈但是却无比正确的策略,短兵相接然后迅速分出胜负。据我母亲讲,当时的决斗场景是在村中的老井旁边。我外婆众目睽睽之下揪住路过的槐花,大喊一声:槐花,我们打一架,赢了的跟长根。槐花此时必然是慌乱的,这种心情是我事后推测的,因为她选择答应与我外婆一战。表面上看来,槐花身材高大似乎占尽优势,但其实不然,农村里的人都知道,矮子通常力量惊人。我外婆果然没用几个回合,就在争斗中取得优势。她骑在槐花的头上,揪住她的长发,然后问,服了不?槐花说,服了。我外婆于是象个将军一样站了起来,并用洋洋自得的眼光扫视了周围一圈。这个时候不幸发生了,槐花抡起一支粗大的扁担,拦腰向我外婆砍去。我外婆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
经此惊心动魄的一战,我外婆收获了爱情,也收获了常年的腰痛。看起来,我外婆更愿意把自己当个胜利者,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见过我外婆对于腰伤的埋怨,在这方面,她的坚强令大家十分钦佩,因为外婆其实是个胆小的女人,针扎破手也会叫嚣半天。我外婆与外公结婚之后,一共生育了五个儿女,每个儿女的成长都耗尽了心思。在这期间,我外婆与我外公之间虽然不乏争吵,但在感情上却一直相敬如宾。今天当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她们仍然在江南的某个农村里,过着很平凡但很幸福的生活。应该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很有礼貌的谦逊男人,可是我却对外婆的爱情,却报有最大的敬意。



摇滚农民 发表于 2005-07-13 17:58 | 分类:人物志 | 评论: 0 | 浏览:379


  
页码:1/-16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