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黑娃儿啊!


我是黑娃儿啊!
heirenshiwo.blog.tianya.cn
大家一起来“黑”,大家黑,才是真的“黑”!
<< 2018 七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我是黑娃儿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9426 次
  • 日志: -5篇
  • 评论: 46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7-10-23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为了一年后的幸福,加油工作!
2009-2-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云飞来到村子的第一天,从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想,我的心里不会再有其他男孩子了。”萨尼尔坐在床沿,目光看着墙角,又仿佛能透过墙角,延伸到无限远处,直到她还是一个二十过头的小姑娘的时候,“在我们这个村子,女孩子只要慢了十六岁,就能和心仪的男孩子结婚成家。而我却一直未嫁,我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那时追求我的男孩子还是有不少的”,她说道这里,抬头看了看站在窗边的村长,在她的眼神里,我读出了一份歉意。
“当云飞出现的那一刻,我就在心中告诉自己:‘我等的人,就是他,一定是他!’所以我努力出现在他出现的每一个角落;我在心中不停地鼓励自己:相遇的机会,得靠我自己去创造。曾有两次,我一直徘徊在云飞的办公室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进去,那时我在想‘也许爱恋就该像月光,静静地,轻轻地,才显得美好温馨’,现在想想,其实那时我是在逃避,不敢正面面对他,是因为怕他拒绝我。”
“然而机会却偶然地出现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那时由于道路工程还没开工,所以云飞还不是很忙。那天我从河边刚洗完澡,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云飞正站在一个木架子旁边画画。我那时才知道,原来云飞还会画画,他真是多才多艺”,她讲......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2-26 02:56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1 | 浏览:14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17 星期二(Tuesday) 晴
 五.解密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就等候在帐篷外面,想带我们去选址。看得出来,他迫不及待地想让我们修好学校,让孩子们坐在教室里接受教育。为了不让他久等,我们匆匆地吃了两口面包,就带上工具跟这老刘出门,让村长带路选址,因为大家都想早点选定好学校建筑用地,尽早解开昨天晚上的那个谜团。
选址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因为在村子周围,虽然都是空地,但是地势高低不平,要清除杂草和里面的石头,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要推平里面的几个小山丘,这样无疑会拖延开工时间。好不容易,我们才在村子的后面,发现一块比较平整的土地,面积约一个足球场大小,奇怪的是,那片土地显得和周围的地形很不搭调,不仅仅是因为它出奇地平整,而是因为在那片空地上几乎没有杂草,像是有人专门平整过。在那里修建小学时再适合不过了。老刘当即就对村长说道:“就是这里了!”
村长也点点头,喃喃地说道:“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却直直地望着一个方向。
顺着村长的目光,我们才发现,原来离空地的不远处,还有个土房子。房子很破旧,在空地的边缘显得有些孤零零的,又显得有些突兀。我们心中又多了......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2-17 22:27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10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四 陈先生
“无论如何,那队中国人来到村子里,对村民们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我们惊奇的发现,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之内,他们就能盖起一排砖房,而且布局的很整齐:有办公区,有宿舍,有厨房和食堂;而且就连拉屎拉尿的地方,也专门盖了两间小房子,不像我们,在树林里找个地方方便,还要担心被蛇咬。更值得可喜的是,他们用剩下的边角料,帮村子里的每家每户漏雨透风的地方都补得平平整整,这种修补带给村子最大的好处就是:雨季的夜晚,村子里再也听不到拿晚接雨水的‘叮咚’声;即便是白天下雨的时候,村民们也能安心地吃饭了,不用再拿吃饭的家伙去接床铺上方滴漏的雨水。”
“村里突然增加了这么多的建筑,让空旷的草地变得不再单调,而且给村子增添了不少的生气,让人感到我们村子正在日新月异地发展中,这种发展,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的改善,还体现在每到傍晚时分,从临时仓库里传来的读书声。”村长说到这里,用脚踏踏地:“大概是在这个位置,在三十二年前,就是那个临时仓库。”
他用一根木棒稍稍捅了捅火堆,火烧得更旺了,火光打在他脸上,让他额头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也许是夜更静了,星星也更亮了,唤醒了他更多的记忆,让他......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2-04 19:36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10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30 星期五(Friday) 晴
此文为领导催文,写前兴致不高,写起来的时候,竟写得很顺手,所以发上来,搏大家一笑。

 刚果金项目组报道第二弹——欢欢喜喜过大年
 李道远

岁月就是这么个怪东西,当他匆匆从身边走过的时候,从来不会给你打声招呼,他唯一的提醒你的方法,应该算是用“年”的方式,来告诉你:岁末到了。
“岁末”这个词的韵味,尤其体现在“中国年”这几天,正如鲁迅说过:“毕竟,旧历的年,更有年味”。而对于像我们这样,漂泊在外的游子,就“每逢佳节倍思亲”了。为了减轻大家的思乡之苦,在大年三十,我们(刚果金项目组)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游园会,权当,自娱自乐。
游园活动之一:套圈
不知道在山东有没有这个游戏,在四川,几乎每个公园都会有这种小把戏:在地上放了一些看上去让人眼馋的奖品,譬如一座好看的雕像,一个大大的玩具汽车,还有好多毛绒玩具,总之,摆在摊位上的东西对小朋友来说,是诱惑力十足,然而能真正套中的就几......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1-30 03:30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1 | 浏览:12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 三 来客

“那是我还是三十几岁的一个小青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年算起来,已经是第三十二个年头了。那时候的村子,规模远没有现在这么大,就是几间茅草房,在房子的前后种了些农作物,比如木薯,玉米。碰上风调雨顺的好年头,村民们还能把一季下来多余的玉米拿到城里去卖,再换些钱,当作家用;不好的时候,几天也吃不上一顿饱饭。”
“记得有一天下午,我还在河里捕鱼,因为很久没吃肉了,嘴一馋,就溜到河边,烤几条鱼吃,算是开开荤。可是那天偏偏运气不好,在河里泡了一个下午,连个小虾都没逮着,我心里有点起疙瘩,不仅仅是怕被村子里的人笑话——要知道村子虽小,但是男人们个个都是捕鱼好手,只要嘴馋了就往河里寻鱼吃;最担心的还是怕抓不到鱼,萨尼尔不高兴耍脾气。我出来之前答应给她打一条大的sol鱼。”
“萨尼尔是谁啊?”小丹问道。
“别急,听我慢慢给你讲,故事还长着呢”,村长看了看小丹,继续往下回忆:“一直等到太阳快下山了,我抓到的只有一条小梭子鱼,整个下午就这么点收获,比空手回去更糟糕,因为梭子......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1-24 03:51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10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0 星期二(Tuesday) 晴
夜幕降临的时候,村子里已经升了一堆篝火。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停电是常有的事情,虽然我们在来村子的路上,看见几杆零星的电感歪在路边,但估计也只是一个摆设,一到晚上,照明几乎全靠火把。
村长走进帐篷,招呼我们出去准备吃饭。大家奔波了一天,肚子里早就唱起了空城计,听说有东西吃了,都去拿行李里的饭盒,村长看着大家忙碌的样子,笑笑摇摇头走出了帐篷。
等我们来到篝火边的时候,才知道拿的碗筷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因为晚饭几乎都是穿在木棍上的烤鱼。烤鱼边上还放着当地的辣椒酱和木薯糊糊,在国内,只听说木薯是产在南方沿海地区,都是农村用来喂猪喂牛的,人根本就不吃的东西,想不到在这里,竟成了人的主食。
村里的人围成一个圆环,都好奇而又有些敬畏地看着我们。村长示意让老刘和他坐一起。大家一个挨一个地围成了一个环状,感觉真还有点像露营,一天的疲劳也就在篝火的映照下缓解开了。
村长拿起一条烤鱼,递到老刘手里,老刘也不客气,点着头笑着接过,正要往嘴里放,被村长一把拉住。
“你问他是不是吃之前,还有做个祈祷仪式什么的?”老刘对我说,估计是以为村子里的村民有什么图腾崇拜,在......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1-20 02:26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1 | 浏览:10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二 疑问
 进屋之后,我们都吃了一惊,一张床破朽的床,一张油渍斑斑的桌子,一个发着腐朽味的柜子,上面一层放到文件已经旧的发黄,下面一层半掩着,隐约看得见里面放的是几间旧衣服,还有一张长条凳,算是屋里仅有的几件像样的家具,还有几个圆木桩,算作是几张小板凳,我们一行人就顺势捡了个小凳子坐下,项目组长老刘和村长就坐在长凳上,为了方便翻译,我又站到了老刘身边。本来已经坐下的小丹,又马上站起来了,村长示意让她坐下,说站着累,她摆摆手道:“不用了,谢谢,我不累。”其实我们都知道,小丹一个女孩子有洁癖,凳子油乎乎地,她怕弄脏她的裤子。
我把在场的人一一作了介绍,双方在礼节性地作了寒暄之后,老刘便开门见山地说到:“我们这次来,是受中国政府的委托,要在这里建立一所小学,中国的边远山区的孩子需要受教育,非洲的孩子也需要教育,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在穷也不能穷了教育,你说对吧?”
村长听了之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两行浊泪就顺着他老树皮一样的脸往下淌,他猛地抓住老刘的手,紧紧地握住,像是久别的亲人重逢,哽咽着说道:“我们终于盼来了,终于盼来了,你知道我们等这个学校,等了足足有三十......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1-14 20:16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9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9 星期五(Friday) 晴
写在前面
最近有很多想法在困扰着我,其中最让我为难的就是:我该如何选择自己的写作内容和写作风格。在大三的时候,由于受《九州》的影响,所以一直很喜欢奇幻类,于是一直在想一部好的奇幻小说,尽管在这之前,有很多尝试,但是都均告失败,写了很多文字,都显得主题不鲜明,内容不饱满,最后成为“鸡肋”。
也许敢于尝试,不是件坏事,但毕竟写作不是进行科学实验,为了躲避前一次的失败而换掉一个话题去写另一个话题。这像是一种逃避,更像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即便有好的构思,也不能坚持到底,无疑是对自我的一种放任。有段时间,总觉得有很多“坑”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那证明自己的想象力丰富,想法多,构思多;但是一个真正的工程队,不仅仅是为了填道路上的坑——更何况是自己挖的坑,挖坑挖得再多,只能证明一点——锄头挥得好。显然,要挥好锄头,在田里种田的农民伯伯都会,于是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应该让自己的思路,比农民伯伯更深一点?如果真要证明自己的实力的话,是不是该认认真真地铺设一段道路!
前两天在发在网上的文章——《班库的故事》,只写了一段,就被同党赵蚊蚊抓了个正着,说写实的地方写得好,......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1-09 16:09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9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6 星期二(Tuesday) 晴


又是一个圣诞节,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班库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望那盏无精打采的路灯。他揉揉充满血丝的眼眶,想着画完了这一面墙的广告,就能回家看看久病在床的酷玛婶婶。墙壁上的铅笔稿是昨天才描上去的,顺利的话,在十二点钟声敲响之前,他能完成这幅广告画。夜幕虽然开始降临,好在借着路灯灰黄的光,还不太影响班库对色彩的调配,他想,赶在十二点钟声敲响以前,也许能画完这面墙的广告,这样在凌晨两点之前,就能回到家。
想到这里,班库开始往调色盘里挤颜料。对于富人来说,这是个丰盛的夜晚,而对于穷人来说,这只是个平凡的夜晚,从某个角度上讲,富人节日的奢华让穷人显得更加潦倒,贫富在对比下产生的悬殊,让生活有了“天堂”和“地狱”。没有钱的生活,“享受”这个词,对于班库来说,就像封在玻璃橱窗里的烤鸭,看得见的诱惑——吃不到嘴里,就连闻闻香气也是一种奢侈。班库摇摇头,努力要把烤鸭从自己脑海里甩出去。不知道是不是一天没吃东西了,班库突然觉得脑袋有点昏昏的。但是他没有太在意,一心想着画完广告画,早点回家,看看酷玛婶婶,今天是圣诞节,即便是婶婶睡着了,但必要的慰问和祝福可不能少。
......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9-01-06 21:49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101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30 星期二(Tuesday) 晴
 凄婉中的悠扬
 ——《凤凰》观后感

 第二次入非之后,看到的第一部让眼眶湿润的影片,应该算是《凤凰》了。
 人性的伟大,就体现在执著上;而在边缘环境之下,要保持那份执著和热忱,首先要做到的便是保持人性原生态的那份真、善、美。正如那只在清明节叠的小纸船,:“让那些以前伤害过我们和我们伤害过的人,凑跟着小船去寻找幸福吧!”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体现了女主人翁内心的那份无邪和宽容,也正是由于这个愿望,哪怕是一条承载纸船的小水沟,就变得如银河般灿烂和动人,感动就是这样被升华和传承下去。
 在峡谷之内,那首婉约凄美的《凤求凰》,道出了两个人的心声,也印证着两个人之后一生的承诺。男女主人翁虽然没有任何的山盟海誓,几乎平淡到没有甜言蜜语,但是正是这首《凤求凰》,成了他们默认的誓言,也许,那就是大爱无言。
 当男女主人翁在峡谷中往监狱走的时候,刘浪看到深邃的峡谷之外,便是广阔的蓝天白云,他也曾经犹豫......

我是黑娃儿 发表于 2008-12-30 15:17 | 正常 | 分类:“嘿”色心情 | 评论: 0 | 浏览:10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0/0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