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周报
黑周报
【每周八出品】出品人:黑子;推广人 来扶;发行人 喻悠;制作人 一下;专栏 雨儿【无稿酬,无费用】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66924 次
  • 日志: -109篇
  • 评论: 8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4-9-2
博客成员



 

2011-6-17 星期五(Friday) 晴
  

——记成都白癜风医学研究院附属博润医院护士冯凌云


  

  她们是白衣天使,是病人生命的“守护神”,她们从白癜风患者入院到出院,就以“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为准则,为他们打针、配药、观察病情、端茶送饭、嘘寒问暖……她们就是成都白癜风医学研究院附属博润医院的护士们。作为医院住院部的一名普通护士,冯凌云无疑是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护士之一。


  

敬业、务实、奉献——是冯凌云被称赞的三大优点


  

  有在医院住过院的白癜风患者称赞冯凌云:“无论对任何人,她都细心耐烦,总是笑脸相对,总能让人感受到温暖。”成都白癜风医学研究院附属博润医院院长刘洪这样评价冯凌云:“她有三个特点,一是敬业,做事一丝不苟,任何岗位都能做好本职工作后还协助他人做事;二是务实,工作时勤恳实在,语言朴实,做事扎实;三是奉献,只要医院有病人,她就会主动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放弃自己的节假日,承担工作任务。”


  

  冯凌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普通和琐碎,......



杀手黑子 发表于 2011-06-17 10:12 | 正常 | 分类:头版(深度) | 评论: 0 | 浏览:577

  

福利院的“女儿”出嫁了

文/彭晋俊 

  2月14日,对于益阳市儿童福利院来说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在这里生活了15年的孤儿姬爱云出嫁了。福利院洋溢着一派喜庆气氛,前来为新娘送行的人围着她纷纷道喜祝福,新娘子一袭红衣,脸生笑靥,幸福而美丽。她是益阳市儿童福利院从1992年4月建院以来嫁出的第二位闺女。

  礼炮齐鸣,祝福声声,迎接新娘姬爱云的车队,带着市儿童福利院陪送的嫁妆电视机、床上用品等关爱缓缓驶出福利院,驶进家庭的幸福港湾……

父母遗弃福利院收养

  姬爱云是不幸的,同时又是幸运的。15年前,她和妹妹被无情的父母遗弃在益阳市儿童福利院门口,当时两人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头上身上都爬满了虱子。被福利院发现后收养了。福利院的朱院长说,姬爱云来的时候瘦得像只猴,大家都担心她能不能活下来。当时,两姊妹都染上了病,年幼的妹妹和她被紧急送往医院,几天后妹妹过于病重,在医院抢救无效死去,姬爱云坚强地存活了下来。

  刚到福利院,姬爱云口齿不清,腿脚也不灵活。但她从小乖巧懂事,天真活泼,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经常把她挂在口头,人见人爱。或许是上天对她格外怜悯,在福利院工作人员的精心照顾下,姬爱云一天天健康起来。姬爱云善良、能干,总是能主动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是天生有微残,但勤奋自强的姬爱云做到了生活自理,起居各方面都不用他人照顾。院里的阿姨对这个“女儿”另眼相看,而姬爱云也特别懂事儿,围着院里的阿姨直叫“妈”,看见大家被单脏了她就会偷偷拿去洗,晾干后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办公桌上。还会帮着擦地板、做清洁,她都十分乐意。

院民牵线与农民相爱

  在福利院里,姬爱云乖巧伶俐,细致周到的为同伴服务,也帮院里做了很多事情,受到院里上上下下的喜爱,他们之中有些热心人,看着姬爱云一天天长大,到了该找婆家的年龄,细心的院民们发现,姬爱云比平时更爱打扮了,有时看到电视里青年男女亲热的镜头满脸绯红。院民们知道:女大不中留了,就产生了撮合她让她恋爱的想法。但由于姬爱云是先天有微疾,又有着特殊的“家庭背景”,她谈恋爱很不顺利。

  转眼姬爱云25岁了,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更急了,为她的婚姻和爱情更操心了。一次,一位护理员偶尔提到了自己的邻居家有个孩子,也没有结婚。这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场就有人建议看能不能撮合与姬爱云在一起。

  这个男孩子名叫王喜仁,是益阳沅江市草尾镇大福村农民,由于常年在外打工,至今未婚。院长朱建武说:“为了姬爱云的幸福,我们对她未来夫婿的人品格外重视。”为了让姬爱云找一个让人放心的婆家,福利院的领导先后两次来到王喜仁家考察,并向当地的村委会了解情况,确认王喜仁家都是能干、本分的人。

  福利院经过调查,认为王喜仁是个老实善良的男人,把女儿交给他可以放心。王喜仁来相亲那天,在大家的精心打扮下,姬爱云开始了第一次约会。大家都担心她说话露馅,不放心地叮嘱姬爱云见面时要少说话,多用眼睛看。

  结果,大家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全是多余的,两人一见面,王喜仁就被姬爱云所吸引,姬爱云也觉得这个男孩子......



杀手黑子 发表于 2008-03-22 21:23 | | 分类:六版(人物) | 评论: 0 | 浏览:1819

2008-3-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  

“茶玩”刘晓维

文/彭晋俊 

  所谓“茶玩”,原意是说品茶的用具,说刘晓维是“茶玩”,便可见他痴茶玩茶,“玩”到极致。“茶玩”刘晓维是湖南茶艺界叫得响名号的“玩”茶人之一,他对茶有着特别的领悟,可谓观茶色晓茶品,闻茶香知茶性。

  从接触茶、了解茶到爱上茶,刘晓维在茶行摸爬滚打了15年。15年间,他从一个只9平米的小茶叶店老板到300多平米大店的经营者,到全省43家宾馆的茶叶供应商,再到拥有茶楼管理公司、茶艺学校及独立楼层大茶馆的经营者。茶生意越做越大,刘晓维对茶的品悟也越来越深。

玩茶品味

  请亲朋好友聚饮品茗,是刘晓维最大爱好与兴致。他周围很多朋友都是“铁杆茶客”,在采访期间,常有朋友进到刘晓维的茶室里讨杯好茶喝,刘晓维总是慷慨的拿出茶叶,专门给朋友泡上。

  刘晓维的茶室并不大,就在他经营的美瑞茶馆里,十多平方的包厢。桌上放着茶盘和精致的茶具,靠墙的柜子里放着各种茶叶。茶室颇为简单,在刘晓维看来,只要茶好喝就行了。

  做了15年的茶生意,刘晓维对好茶有着自己独特的感悟:“好茶都有共同点,入口苦,入喉不苦,汤色明亮,香气不能有杂香;高档茶更甚一筹,入口不苦,汤色亮,越浅越好,香气不张扬。”

  多年的积累,刘晓维对茶叶的了解非一般人可比,观茶色辨茶味,他就能判断出茶叶的名号,产自何地何时,高山还是平地,朝阳面还是朝阴面。黑红黄绿各色的茶,刘晓维喝起来都十分讲究,也玩出了细节。

  说起各类茶的不同,还是挺有意思的。在刘晓维心中,绿茶就是“少女茶”,年轻,美,但不耐泡。淡绿微黄,芽头饱满粗壮的绿茶是上品;乌龙茶是“爱情茶”,甜蜜,浓厚,香气腻人,长期饮用就会生腻。汤色金黄,香气迷人,口感柔和的是乌龙茶的上品;红茶是激情茶,有野性,可以混合各种饮料饮用。红汤红叶的早春红茶最好。黑茶是智慧老人,黑茶喝的是年份和历史,靠味抓住茶人的心,最适合收藏和玩味。

  对于茶,刘晓维并没有在专门的茶艺学校进行过训练。玩茶就是在于品味,刘晓维能记住每道茶前面的味道,是走香或者走韵,靠灵敏的体验去判定每一道茶的好坏。“茶玩”刘晓维是在用心玩茶,而玩茶,朋友不在多,有几个知己便足够了。

玩茶生意

  “茶玩”刘晓维玩起茶生意来也不一般。1993年刘晓维接触到茶叶这个行业,他在长沙开了第一家私人茶叶店。但很多市民对私营门店不信任,茶店面临倒闭的危险。刘晓维不服输,他开始找原因。他发现自己虽然经营茶叶店,但对茶叶知之甚少。为此,他为自己制定了三个“五年”计划,第一个五年计划是从人们最喜欢,最常见的绿茶开始研究,以龙井和碧螺春为主;第二个五年计划是研究红茶和乌龙茶,以祁门红茶、云南滇红和安溪铁观音、台湾高山茶为主,第三个五年计划是研究黑茶,以云南普洱茶和安化黑茶为主。

  为了解茶叶,刘晓维下足了功夫,大量阅读茶叶方面的书籍,他还亲自跑到货源地察看不同茶叶的制作过程,并牢牢记住它们的品性,有事没事就和茶农切磋茶。久而久之,他对茶叶的了解大有长进。这使刘晓维把握了......



杀手黑子 发表于 2008-03-22 21:22 | | 分类:六版(人物) | 评论: 0 | 浏览:1251

2006-4-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市长的好心情
□本报记者 彭晋俊 见习记者 刘芬芬
     4月15日,天气晴好,一扫多日来的阴霾。在当日“环行洞庭湖”大型采访活动新闻发布会上,许久不见的太阳也露面了。市长陈君文在做市情介绍时首先告诉各路媒体自己心情好,因为前段时间一直下雨,今天“环行洞庭湖”的“媒体军团”一到来,常德天气就变得阳光明媚。陈君文说,感谢新闻界的朋友给常德带来发展的春天。新闻发布会上,陈君文市长一直笑容满面,作市情介绍时,他没有照着讲稿念,而是将自己所了解和热爱的常德介绍给大家,时时旁征博引,得到媒体记者的一致好评。

体味大报的工作态度
□本报记者  彭晋俊  尹红
     4月14日,参与“环行洞庭湖”大型采访活动的各大媒体记者陆续下榻芷园宾馆。我市对来访记者实行一对一的陪同,本报部分记者参与了接待任务。
当晚,本报参与陪同的记者一同来到宾馆。一时间,服务台咨询声不断。常德晚报记者周木晗很快找到了陪同对象——《工人日报》记者龙巨澜。还没有相互寒暄两句,龙巨澜就询问起了我市城镇医保、机关干部在企业任职等情况。周木晗深有感慨地说:“这就是大报记者的工作态度!”
记者同时也发现来自国家、省级媒体的记者中间,有不少人是咱们常德老乡。本报记者徐德清负责陪同《经济日报》记者管玄。两人开始是用普通话交谈,互递名片后谈到老家,才发现对方竟然是常德人。于是,对话也由普通话变成地道的常德话。

发布会上的“长枪短炮”
□本报记者 彭晋俊
    4月15日上午新闻发布会现场,会场集中了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国家、省、市近30家媒体。记者清点了一下现场,发现一共架起了22台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各类“长枪短炮”,这些摄影、摄像镜头,从会场的各个角度对准在场的省、市领导。新闻发布会最后的30分钟记者提问时间内,每当可以提下一个问题时,在场的记者都踊跃举手,期待能被选中,获得提问的机会。



一头黑子 发表于 2006-04-29 09:53 | | 分类:五版(要闻) | 评论: 1 | 浏览:1553

2006-4-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擦亮常德“窗口”

□本报记者彭晋俊见习记者刘芬芬
    4月5日下午,记者在常德火车站感受到一种清新的景象:广场上,竖着各种各样方便旅客的标志牌和广场分布图;停车场区,公交站场井然有序,的士车行使在的士专用道上;以前涂满“牛皮癣”的墙面被粉刷一新……通过城管、公安、运管、环卫等部门的共同努力,这里真正成为了常德城明亮的“窗口”。
一直以来,火车站广场的管理问题都是市民投诉的热点。面积不大,但管理难度非常大,火车站城管中队和站前派出所是工作难度最大的部门。火车站城管中队,10余人的队伍要全天24小时在偌大的广场巡逻。由于人员密集度大、流动性强、外地人口多,火车站地区的治安状况一向较为复杂。火车站城管中队中队长管桦介绍说,城管中队重点针对火车站地区的黑车非法营运、“黄牛”倒票、违章拉客等问题强化治理。治理力度最大的时候,大队也调派了不少人手。自1月23日火车站站前派出所组建后,虽然只有几十名警力,但治安秩序大大好转。
今年以来,在火车站广场管理处协调下,多家职能部门综合整治,严厉打击了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和社会丑恶现象,24小时不间断管理,“黑摩的”、“黑面的”少了,游荡在公交站区的扒窃团伙也开始销声匿迹。就在4月初,在火车站城管中队协助下,站前派出所连夜抓获了4名偷盗广场公用设施的犯罪嫌疑人,破获了一起智力犯罪案件。
管理到位,设施也跟上了服务管理的脚步。去年,火车站广场管理处投入了10万多元更新广场设施,设立通行标志和便民标志,新开的士通道,设立便民亭。据了解,火车站广场还将适当增加健身设施。最近,公安、城管、交警、运管又针对火车站地区“黑的”开展了整治行动,建立完善了长效管理机制,并发出倡议,希望大家共同维护常德良好的窗口形象。



一头黑子 发表于 2006-04-29 09:51 | | 分类:五版(要闻) | 评论: 0 | 浏览:1357

2006-4-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在湖南省贫困乡——石门县白云乡,有一位老者13年如一日,拄着竹棍,背着干粮,踏遍了全乡方圆163平方公里的山村,走访了数百个贫困家庭,接触了数百个在学校就读的中小学生。老人辛苦奔忙的惟一目的:助学。他,就是今年已76岁高龄的退休教师文非。
    春暖花开的时节,记者前往这个贫困山区,在苍茫暮色中见到了这位刚刚外出走访回归的老人。他精神矍铄,目光坚定,全无我们想象中的老态。我们感觉到,多年如一日坚持义务助学的文非,犹如固守在这贫瘠山乡的一棵青松,在坚韧的付出中彰显着一种精神一种品质,令人动容。
睹贫寒老人垂泪   建基金学子欢欣
白云乡以前有个歌谣:“山连山,沟套沟,山山岭岭尺石头。有女莫嫁白云桥,十年遭灾九不收。”由于贫困,处在大山的贫穷孩子们,连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读书上学了。这些情形,文非看在眼里急在心里。1993年4月,中央电视台《观察与思考》栏目拍摄播放了这里的教育落后状况,看着电视屏幕上失学儿童的哭诉,这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当过校长的老人心在滴血。“谁来救救孩子!”电视主持人肖晓琳的呼吁让文非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少年时因贫困曾经3次辍学的文非,清楚的知道那些贫困孩子需要什么,他们需要的是书本,是知识。
文非坐卧不安,立即与白云乡的退休教师们合计,建立扶贫助学基金会,向社会呼吁募捐。大家都知道做这件事情难度大,文非勇敢地挑起担子,担任基金会负责人。为了激励自己,文非写下“不怕夕阳晚,甘献余热救孩子”以自勉。
从那时起,文非开始了长期的特困生调查。每天在家吃过早饭,拄一根竹棍,挎包里装上一包方便面,就开始日以继夜地走访。他了解到,两岔溪村10岁的郑家喜,父亲患肝癌,母亲残废,与70岁的奶奶相依为命,小小年纪在水田里捉泥鳅,只为了买一条内裤;父母丧失劳动能力的龚兰英,为了给母亲治病,酷暑时候,在路边摆茶摊,叫喊一天也挣不到一元钱;人口不足3万的白云乡,因父母亡故、病残和天灾人祸导致的失学儿童竟然有140多人……
3万多里的行程,1米多高的文件,一户户调查,一步步深入,为这些不该过早承受人生苦难的孩子,文非流泪了。一想起那些孩子们渴盼读书的眼神,他整夜整夜无法入眠。他对老伴说:那些年幼的孩子,多么需要社会的关怀呀!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身板硬,能救助一个孩子上学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募资金四处奔波   为助学八方求援
文非对全乡的摸底调查完成时,写下这样的诗句:“独卧山村不自哀,尚思为国育人才。”扶贫助学的信息一经传播,立即就有不少贫困学生家长找上门来。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迅即外出筹集基金。在市里、县里,他一家家单位上门游说。他虽然得到了一定的支持和理解,但也遭遇过不少难堪和冷遇。13年间,他印发启事3200份,编简报118期共5000份,寄给在外面工作的白云籍人士,感动不少白云游子。南京大学苏群教授接到募捐启事后,立即响应,夫妇俩回乡把庆贺七十大寿的礼金7000元全捐给基金会。消息通过简报发出,各界白云游子纷纷响应,献出爱心。在文非的努力下,13年间,白云乡扶贫助学基金共得到来自国内外1.78万次资助,共募集资金34万元,通过他联系减免学费、资助贫困生钱物达41万余元。人们感动地说:这些数字,是文非奔走八方四处化缘的心血。
合山村学生龚锋,家中一贫如洗,眼看面临辍学,基金会救助他直到高中毕业。2002年考取中南大学后,基金会又拿出1000元赞助,文非并陪同他去报名,向学校领导及时反映龚锋的实际困难,使他得到学费减免圆了大学梦。
康坪村学生龚鹏的父亲说:“没有文非就没有孩子的今天。”龚鹏的母亲因家贫出走,父亲体弱多病只好卖血供孩子上学。文非了解后,积极组织捐助。龚鹏刻苦学习考上重点中学石门一中后,文非又出面做工作,使学校免费接纳了他。
这些年来,文非一心扑在扶贫助学上,对家人亏欠太多。募资外出,从不向基金会报销费用,倒贴了1万多元,还将多次获奖的1500元奖金全部存入助学基金。他救助了115名学子,让无数家庭改变命运,而自己却依然住在40年不变的木屋里。在外出募捐期间,他患病的二女儿在堰塘洗衣时旧病复发,失足跌入池塘淹死。文非望着女儿的尸体,老泪纵横,悲痛万分。老伴责怪他救了那么多孩子,却舍不得拿一分钱给自家孩子治病。他陷入愧疚之中,后悔没有分出精力照顾女儿,没有省钱为女儿治病。但他更害怕看见失学孩子们渴望的眼神。悲痛之余,他继续着助学之路。
文非的义举深深影响了他的家庭,他的家人和亲戚先后捐了近万元。小儿子文毅,自己捐款数千元后,还像父亲一样四处化缘;女婿陈德新,生活条件不太好,也自发捐款近两千元。妻子的兄弟覃文海全家7人都捐了款,最小的外甥把压岁钱都捐了出来;舅侄开车,主动结对救助了一名学生……
编教材集磨砺事   教思想成少年才
石门人说:“文非助学不光是扶经济上的贫,还扶思想上的贫。”在物质救助外,文非更看重的是精神救助,他深知助学贵在助志的道理。为此,他和南京大学教授苏群主编了《磨励集》,印发600多份,用活生生的典型激发贫困学子克服困难,自立自强,回报社会,启发他们思考“社会关心支持我,我该怎样回报社会?”
除了在学业上支持贫困生,文非还积极为毕业的贫困学生寻找就业之路。现在常德财校工作的周杰十分感谢文非,他无法忘记父亲被耕牛弄断肋骨、母亲打农药不幸中毒后,文非帮助他顺利读完初中考上中专,并帮助他毕业后留在了母校。周杰说:“文老是一个好人,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很感谢他!”毕业后,周杰第一次领工资便拿出100元捐给了基金会。
“所有的温暖都应该记取,所有的恩情都应该报答……”一位曾接受过资助的大学毕业生在给文非的信中这样写到。在文非孜孜不倦的教育下,30多名受资助的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后,接起了爱心助学的“接力棒”。被救助的龚玉浓在一边打工、一边求学的艰难窘况中,仍拿出2100元资助贫困生;早年丧父而获救助的文书辉参加工作后,一次捐款2000元助学;基金会救助的第一个孩子谢辉凉中师毕业后,毅然回到了家乡,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把文非的影响带给她的学生……
白云乡教育办公室前竖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所有捐资助学者的名字,却独独少了文非。有人问:“你像讨米一样募捐,你图什么?”文非淡淡一笑,他图的是让贫困学子们拥有知识,走出大山,改变命运。
站在白云中学的教学楼前,当学生们亲热地喊他“文嗲”时,文非醉了。他说:“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把扶贫助学基金会当作事业来做。”在文非的努力下,石门的助学风气愈来愈浓,全国不少地市纷纷找他索要资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让文非很欣慰。看着一个个寒门学子得到救助,文非笑了,笑得很开心。

一头黑子 发表于 2006-04-29 09:36 | | 分类:六版(人物) | 评论: 0 | 浏览:1307


页码:1/-18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