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在水湄
也在水湄
行云 (13)旧襟 (22)朝颜 (19)浅溪 (49)青瓷 (86)留影 (9)书信 (4)饮食 (2)
春日之事:种花
2009-3-16 星期一(Monday) 晴
  地方台的天气预报员说,京城的平均温度能够持续10天达到10℃以上,才算是进入春天。而京城的气温一直没有暖起来,且动辄5级以上大风,直吹得人七荤八素,战战兢兢。直到近两日,春分将至,风声歇了,太阳升起来,方初初有春暖花开之感,心情也随之开朗起来,如张开手臂拥抱朝阳的姿态。
  
  我家的阳台是我的小型花园。对北开,清晨有阳光斜射而至。小花园里原本左侧摆两盆文竹,右侧一盆红掌花及芦荟一株。我不是一个擅长养植物的人,所以收进家门的,尽是好活的花草。两盆文竹,其一四枝,其一三枝。外象看来,植株并不旺盛。只因我从不愿剪枝,开春发新枝之后,直往上窜,几有一人之高,我也不插仟给它攀爬,在京城里,想找一根细长木条绝非易事!却想一个简易的法子,直接用透明胶把竹枝粘到墙壁上,她也径自援壁而上,又从主枝上发出七八小枝来,因枝少而空间有余,倒给了她们自由发挥的机会,其各自蜿蜒,袅娜生姿,别有风致,郁郁葱葱地布满了整个阳台之左。以细致而微的眼光来看,倒像是一片小小的森林。在这片“森林”里,文竹就似参天大树,或者经年古藤了。你看她们或扶摇直上,气势如虹,或虬枝盘结,错落有致。啊,别人是“一花一世界”,而我是“一竹一森林”了!
  
  红掌自去年秋天落户至今,花期竟从未断过。我时有笑语称:“种花当种红掌花”,红掌喜湿喜阴,我所做的仅仅是浇水,而红掌则源源不断地惠赠于我。这花朵开得喜兴,像一枚枚点燃的蜡烛,开在家里真是热烈而温馨。春节时我离家一周有余,远在千里之外,念念不忘京城的屋里有暖气而多干燥,担忧着红掌会撑不过这段日子?而返京到家,即冲进去先看花草们,红掌竟意外地安然无恙,而文竹已经枯萎了三枝!教我好生欣喜又好生心疼。之后,对红掌的照顾愈是周到,早早出门前都淋上半碗水,叶片上的灰尘也轻轻拭去,像对待失而复得的孩子。自己也暗暗奇怪,她分明无恙,自己怎的这番心事?
  
  过了一个冬天,花圃里衰败植株养护而成的春泥应能更护花吧。趁晴日,到小区花圃里挖土。正赶上园丁师傅们在种树,刨开了许多的坑,都是湿润的肥泥呢!我一见就雀跃起来,拿了大袋子请师傅帮我铲了土,兴冲冲抱回家去,挑出石子,捻碎土疙瘩,倒入花盆压实,再浇水至透,忙得不亦乐乎。这是倾心尽享田园之乐的一刻。这一刻的心情,大约与陶潜写下“采菊东篱下”的一念相似,与王维吟哦出“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的心情相似,也与一群“农月无闲人,倾家事南亩”的无名无姓的农人之心境相映了。
  
  这周末傍晚,市场将闭时,卖花大姐急于回家,我又得幸抱回一盆红梅,以偿我看梅之夙愿。花枝仅有三四,虽略有单调,但形态却是素华得紧,都说“梅之癯癯”,再确切也没有了。此花枝上已经打满了朵,眼见就要开放。含苞待放的此时,正如一位吐属清雅的女子,妙语成珠,已缀在唇齿之间。那我,岂不是当一位像皎然一样的诗僧更好?
# posted by 净梓 @ 2009-03-16 14:38 评论(14)
晚上有场幸福的观影
2009-1-13 星期二(Tuesday) 晴
  在闹钟响起之前转醒,天还没亮,赖了一小下床,就爽快地起来了。起来做什么呢?给自己做饭。新鲜的蒜薹配青椒红椒,加猪肉末,米是昨夜淘洗后浸泡好的,大米、花生加燕麦。近来喧嚣缠心,所以想改变一下生活的步履,给自己一些格外的宠爱。
  
  米饭直接插电蒸上。不一会就弥漫出米饭特有的软糯清新的香气。蒜薹切小段下锅炒,足有半斤呢。不管它,一次做完了,发誓要吃个干干净净。用乐扣装好,米饭一堆上去,差点连盖子都扣不上了。果然好饭量啊。
  
  一路保持着轻快的心情,甩着沉沉的饭盒,哼着歌。怀揣着满满的幸福感去上班,才有力量对付棘手的工作。又一年了,所有的忍耐都到了极限,无疑是最薄弱的时候,强弩之末。人说,为工作而工作是最可怕的。然而,又有几个人不是被选择的呢。甩掉这种厌倦感,争取每天给自己一个新鲜的细节吧。
  
  中午吃完饭,肚子涨得圆圆的,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看到在搬运过程中冻坏的绿萝,已经慢慢痊愈了,叶面上的枯黄褪掉,又是一派峥嵘的模样。只可惜总是晒不到太阳,会是她们一生中不可磨灭的缺失吧。我一边想着,觉得自己也应该出门走走,晒晒中午的阳光,是有福了。
  
  在路边的小店里漫无目的地逛,看到有碟片卖,就去翻了翻,看到了《赤壁(下)》,买了。已经知道它的台词有多雷人。但我不要沉重,就要一场没心没肺的笑。冬日夜晚寒冷的光阴,窝在小棉被里,啃几只麻辣鸭翅,抿几口小酒,看一部轻松欢快的片子,然后了无挂碍地睡着,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好了。
  
  好,这就结尾了回家去。
# posted by 净梓 @ 2009-01-13 17:49 评论(15)
浑茫的人生之意
2009-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整个12月几乎未着一字。雪花也一直没有飘下来。
  仿佛一个踉跄,新年已至。08年最后一天,自机场送走了晓晓,车行在机场高速路上,远远地眺望北京城的起伏灯火,明灭,阑珊。飞机在黯蓝的天幕上斜斜穿过。CD里唱着粤语的歌曲,听不懂,“心中有浑茫的人生之意”,无法以语言来描摹。索性闭目小寐,沉浸到自己的境地里去。他在开车,我极是放心。
  这趟意外的小旅程,后来想想真是合了我的心意。暂别城市的喧嚣,浸淫在清凉夜色,两人无话。跳出来看这城市,觉得有些凉,有些遥远,有神秘的美感。距离感很重要,暗藏天机,深可玩味。仿佛从自己身体里跳出来,看着自己沉溺一件事情的样子,也是多么美。而这一天有一种恍惚的离别感。我肆意漫游,想起那么多年的这一天,我们一起去听齐秦的年终演唱会,一起高声唱过的歌,悲壮中有深情。我们在散场前离开。而那一天的后来,在新闻上看到,他的乐队成员失足落下舞台,仓促离世。很是一惊,那晚的手舞足蹈高亢激昂像一个谶语。它的预示是无常,幡然惊醒。
  还是喜欢这样安静地和过去说再见。在年末的几天里看了两场电影,《梅兰芳》和《非诚勿扰》。前者想说明白那份孤独,却失了力没有沉进去,那份孤独是太阳的孤独和月亮的孤独,是一场烟火澎湃的孤独也是形单影只的孤独。后者分明意欲逗笑观众,却借邬桑一曲听不懂的日文歌曲唱得人心里燕雀惊飞烽烟四起。我阻止不了内心的惊惶和萧索,潸然泪落。散场后一声不响地跟在他身后,隔一个步距的距离,穿过无数人群。
  其实最好的时光都是过去了的。我记得这是洁尘在《最好的时光》的影评里的一句话。于这个暗夜涌动的小旅程里我想到了它。这些思绪凌乱而找不到线头,原谅我东一句西一句。我想说我想到了更早以前,在南方小城一座不知名的桥上,我们也是这样走过,我跟在你身后,你的步子有点快,那一个步距的距离像心里的距离,跨桥而过的男子不再是之前那一个。你提着买给我的橘子,橙黄橙黄的,是黑夜里的一圈小亮点,在眼前闪烁,点点滴滴在心头。
  那时我的心境与现在不同。那时我的心里面有一句诗,很能够替我表达我内里的气象。但愿我现在来说不会显得特别矫情,那诗句是:漠漠水田飞白鹭。你只要去想象那一幅情景你就会懂的,只是现在我不能够再用它形容自己了。一年又一年,我有点慌不择路地与一年的最后一日道别,跌跌撞撞地来到闲庭信步的你跟前,亦如白发红颜。
# posted by 净梓 @ 2009-01-08 21:02 评论(10)
墨痕断处
2008-12-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2008年最后一日,穿了西瓜红毛衣,红黑格子裙搭褐色长靴。浓浓烈烈的一身。这一年就要过去。
  跌跌宕宕的一年。无可奈何的一年。喜忧参半的一年。多事之秋的一年。也在不知不觉间,走到收稍了。它是墨痕断处的江流汩汩,还是芙蓉塘外一声惊雷?此刻,回顾亦不愿回顾,评价也无从评价,唯愿,随它去。若留下痕迹,也是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他日回望,心怀庄严而珍重。
  愿来日顺遂,自珍慰。
# posted by 净梓 @ 2008-12-31 17:00 评论(12)
真情像梅花开过
2008-12-9 星期二(Tuesday) 晴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是北京今冬的第一场雪。早上出门,套上了厚厚的雪地靴。雪还没来,雪的心情先来了。
  在944车上倏忽听到《一剪梅》,微微一征。是这样老的歌,老得太熟悉,老得脱口能颂,再没有惊涛拍岸的感动。然而,在这么一个念想着雪的清晨,这歌曲甫一唱出,就与心情一拍即合,有欣欣然的惊动。
  一天里,偷着时间,断断续续地听了数十遍。时而听出空阔来,时而听出清远来,时而听出热爱来,时而听出时光婉转来。这些老歌,音符里都藏着语言,终归是听不腻的。忽生一念,觉得她像谁,孤芳自赏,美满又孤独。
  梅花,总要衬雪而生,疏影横斜,旁逸斜出,才有味道。这样冷冽袭人的环境,在考验她的同时,也造就了她,成全了她。她遗世而独立,总是像带着仙气的女子,饮露果腹。教人远远地赏,就却步。
  可说真的,在我记忆里,我尚未看过真的梅花。对于她的感观,不过来自于电视画面、图片或是文字里。那年在黄姚,我以为我们离梅花很临近了,然而其实也不过是个错觉。
  而我内心里渐渐剥离了孤独,对梅曾有瀑布般的渴望,而今也零零落落,汇成低流。
# posted by 净梓 @ 2008-12-09 18:34 评论(16)
我要坚持的一些小习惯
2008-11-28 星期五(Friday) 晴
  一向来蛮关注养生的,心里储蓄了很多养生美容的方子,可是大多数稍嫌复杂,不利于长期力行。回顾了一下自己的生活,发现能够基本坚持下来的,都是最简单易行的小习惯。记录下来,是以自我监督。
  
  1、每天早晨空腹喝一杯“五绿汁”:一只青苹果、一个绿柿子椒、一根黄瓜、一根苦瓜、一根芹菜一起榨成汁喝。(我有一个最不好的生活习惯,就是从来不吃水果。无数次地强迫自己,还是难以为继,作罢吧,改喝香港最流行的五绿汁。)
  2、每天喝一杯柠檬蜂蜜水,或者维C泡腾片。
  3、每日喝茶,以普洱茶、岩茶为主。
  4、每天的饮水量维持在2升以上。(北京干燥,现在每天基本喝4升水,可能对肾脏的负担很重。)
  5、荤素搭配。每天要进食一定量的肉类,为皮肤补充胶原蛋白,为头发补锌。
  6、每天至少喝一杯牛奶,或麦片,豆奶,蛋白质粉。(不爱奶类,常常忘记:(。)
  7、每周至少吃一次水产品。
  8、自己做菜要注意少油低盐,降低辣度。
  9、中饭、晚饭后坚持散步四十分钟。
  10、每天只洗一次澡。洗澡次数过多会破坏皮肤角质层。
  11、洗澡时不用蓬蓬头直接冲脸。不用过热的水洗脸。
  12、每周至少做二次面膜。一次清洁,一次补水。
  13、洗手后马上抹护手霜。
  14、晚上睡觉时间控制在10:30-11:00之间。
  15、每个月称一次体重。(中秋节那天晚饭后称了一次体重,是92斤,很放心;直到11月底又是同样时间同种状态同一只秤上称了一次,赫然飙升到97斤了!以后要每个月称一次,避免体重骤增骤减。)
# posted by 净梓 @ 2008-11-28 11:13 评论(21)
冬的深味
2008-11-24 星期一(Monday) 晴
  幼时读课文中的郁达夫先生《故都的秋》,他说,“可是这秋的深味,尤其是中国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来到北京以后,每回味起来,屡屡教我觉得受骗。说句掏心的话,北京的秋天,哪里称得上深味呢?夏天的暑气甫一收稍,日升月沉之间,起来一阵风,无边落木萧萧下,再落一场雨,空留余恨把枝头,旋即,气温以每日四五度骤降,没几日光景,花草树木——这些季节的载体们,已经伶仃到弱不禁风的地步了,你早晨起来,光看它们一眼,今朝的容颜老于昨晚,心就跟着清瘦了一圈,然而有些意绪是难以言喻的,只呵一口寒气:“哦,冬天来了。”然后翻出厚厚的棉衣将自己团团裹住。
  所以说,北京的秋天,哪里称得上深味呢?它只是一个过渡句,起承转合之后,迅速隐退。然后,真正的主角,登场了。
  北京到了冬天,像冲进了一条铁轨上的隧道,呼啦一声,整个色调顿时沉了下来,沉如暮霭,再沉如夜深。在这一段时间里,人的整个情绪都是幽闭的,萧条的,被主宰的。北京的冬天,多风少雨。风一刮起来,动辄四五级,若住的楼层高,又是单身,则感受得更加贴切,窗户被拍得哗哗作响,那声音,是狠命地,咬牙切齿地,不依不饶地,在寂静的夜晚,震得你心头动荡,仿佛也跟着那风强劲的节奏此起彼伏起来,此时,只想把整个自己都蒙进被子中,速速跌进浩瀚的梦土里去。常常是阴天,这个阴天,也如歌曲里唱的“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的阴天,但不下雨,只是长时间地阴着,配合着浮尘,整个城市仿佛笼罩在一层烟灰色里,迷迷离离的,善感的人会不由地滋生出一种漂泊感,只想回家,躲在暖气窝里,拧盏橘黄小灯,煲电话粥,或看通俗易懂的小说。
  北京市内的白杨树是真多,它看上去就十分强壮、高大、健康,腰杆总是挺得倍儿直,是十分像北方大汉的树木,虽然在入冬不久,白杨树叶便荡得干脆,荡得痛快,这慷慨之势,也教人不由叹服,可是看着它过冬,也没有一点担心;然而槐树却正相反,“象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小指甲盖般大小,断断续续地落尽一天又一天,仿如长夜更漏,一叶叶,一声声,总有些许牵牵连连,缠缠绵绵的小女儿姿态,就不免叫人心生怜意了。而北京的白杨树和槐树都很多,常常是一整条街植满白杨树,一整条街植满槐树,便教这城市硬朗与柔软交织了。而最值得一提的,是银杏,它是冬天灰郁色调里的一抹提亮色,黄得有光,黄得极是干净。某一天乘坐出租车,正经过玉渊潭,出租车师傅忽然指着窗外,冲我喊:“快看,银杏树,已经全黄啦!真好看啊!”我依言转首,果然,在晨光斜射下,澄澄光泽,熠熠生辉,心头顿时一片柔软。我回应说:“是啊,真漂亮。”师傅也爽朗地笑开了:“北京这个季节,就这叶子好看!不过要说看它,还真要去地坛!”那是我曾多么临近的风景啊!我频频点头赞同。并从半明半晦的情绪里抬起头,微笑起来,自心底感激来自陌生人不吝的分享。
  而在这个初冬,我又发现了一种被我一向以来忽略不计的植物——爬山虎。几乎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都能发现它们的身影,蜿蜒着,葳蕤着。可是我从前怎么从来没有发觉呢?这个问题可也把自己难倒了。索性不追问,只感谢这个冬天,教我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在春夏时节,它是一个世出的隐士,小隐于野,大隐于市,它都占尽,隐在桃红柳绿之中,隐在浮嚣市井里,眼神掠过它,不觉有一丝异样。然到秋冬,繁华皆沧桑时,那枝枝蔓蔓的爬山虎,像一根易着的引线,也许一枚落叶、一阵秋风便是火种,它点燃了,一寸寸地燃烧下去,像穿上了神奇的舞蹈鞋再也不能停止旋转。是的,它是这个深沉季节里活跃热情的舞者,红罗裳,曼妙舞,以烟火的姿态做最后的谢幕。
  北京的冬天漫长,占据了一年光景里的三分之一,北京的许多食物与冬天有关,譬如烤红薯,譬如冰糖葫芦,譬如糖炒栗子。烤红薯一般是推着小三轮车走街串巷地兜售,那个甜香啊,是扑鼻地香,四处流窜的香,它迅速逮捕你的食欲,在寒风里,握一个滚烫的烤红薯,像握着满手的幸福。但是烤红薯是闻着比吃着香。这一点上,就输于冰糖葫芦。北京的冰糖葫芦做得真是好吃,并且,花样百出。最传统的山楂,以前有首大街小巷传唱的歌曲《冰糖葫芦》:“都说冰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都说冰葫芦儿甜,可甜里面它裹着酸。”唱的就是最原始的这种山楂冰糖葫芦。而在传统之上,又引申出山楂夹豆沙,外面还撒上一层厚厚的白芝麻,甜甜的红豆沙能中和山楂强大的酸气,冰糖葫芦就吃不出什么酸味来了。然后又有苹果、柑橘、草莓、香蕉,近两年,又发展出猕猴桃、山药来了。裹上一层又香又脆又沁凉的“冰糖”,是看着好吃,吃着也好吃,吃下肚子,却又是暖暖的了。而糖炒栗子,我以为最适合在冰天雪地里吃。念大学的时候,下过雪,与室友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一步三滑地折过校门拐弯处,只为称一包糖炒栗子,一面走,一面剥。彼时,两个人的脸蛋冻得红扑扑的,手指也冻得麻麻的,“不知所措”的样子。将栗子一回手扔进嘴里,酥软甜香顿时荡进咽喉里,好像做什么都值得了,两人相视一笑。怀柔的油栗是很出名的,而糖炒栗子做的出名的,在平安大街的一个十字路口,名字我倒记不清楚了,只是总听到老北京人说起,而无论何时经过那边,总看到门口排起长龙。
  而其实在呵气成霜的冬晨,哪怕遇见最寻常的豆浆油条的小摊,冒着腾腾热气和豆腥味,也觉得与别的季节不一样。像一个老北京人那样,扯开嗓门:“来一碗!”那热呼呼的豆浆、豆腐脑滚进胃里,便觉周身通泰,暖暖地打开一个早晨。
  北京的冬天,是一个城市里的冬天,是每一个北京人和居住客的冬天。若是一日复一日得过着,倒也寻常;然而一提起笔,我想将它写尽了,却总也写不完。它萧索里面的热烈,沉静里面的汹涌,只能随着冬天的结束来结尾。
# posted by 净梓 @ 2008-11-24 21:08 评论(13)
页码:1/18  [1][2][3][4][5]:   本站域名:http://flrainroom13.blog.tianya.cn/

春 风 又 绿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袭 人 花 香
·  来的时候,你们已经走过....
·还是春天的花事,净梓也好久没来了...(2010-8-16)
·姐姐,节日快乐...(2010-6-1)
·又是一个春...(2010-3-21)
·姐姐好久没有写了呢...(2009-7-18)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2009-4-29)

·留下痕迹,也是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2009-4-29)
·抓虾显示更新了20篇,吓俺一跳,还以为花...(2009-4-23)
·信手捻来,别样韵味....(2009-4-21)
·红掌是什么花?你也发张照片上来看看嘛.懒...(2009-4-14)
·这篇文字里,全是心情.
我记得是回...(2009-4-8)

·俺也种了花种,等待发芽呢.
最近都...(2009-4-8)

·最近懒死了。不知道说啥,也不知道写么子。...(2009-4-3)

轻 红 酽 白
·春日之事:种花(2009-3-16)
·晚上有场幸福的观影(2009-1-13)
·浑茫的人生之意(2009-1-8)
·墨痕断处(2008-12-31)
·真情像梅花开过(2008-12-9)
·我要坚持的一些小习惯(2008-11-28)
·冬的深味(2008-11-24)
·顽皮的红叶摸进谁的家?(2008-11-7)

彼 岸 芳 华

·小簟·逸秋小记
·晓荞·素颜绮年
·香玉·花香常漫
·亦昙·雨夜昙花
·楚墨·曲水流觞
·错错·天马行空
·采萝·荷叶田田
·楼楼·二十六楼
·惜春·惜春春去
·才人·石榴裙记
·玲儿·火星之梦
·枕书·枕书画梦
·千千·一寸相思
·精灵·风中精灵
·小舞·夜上霓妆
·苏斐·呢喃小语
·秋石·心的方向
·小希·一路风景
·清风·叶卷清风
·明月·沧海成酒
·蓝光·夜空清朗
·飞翔·我若飞翔
·弦儿·拨弦素手
·蒙面·精神城堡
·菩提·上心驿站
·蔷薇·时光庭院
·细微·细微之美

泉水叮咚:673381

净梓 管 理 员


部落窝Blog模版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