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流水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夏日愉快 2007-7-16 星期一(Monday) 晴
回到家了。炎热、蚊子、日益年老的家人,杂乱,贫困,让人心疼的社会现实。朋友,婚姻,情谊。大概是这些。

图书馆无书可借。论文的资料没有找着。网络奇慢。07是我late twenties的很low的一个夏天。那祝福一下吧!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7-16 10:04 | 尴尬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4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看了饥饿的女儿 2007-2-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生活真艰辛,也觉得“人”更美。

P.S.系里决议给我的校奖学金,被大学否决。心头有点茫茫,还将等4月才能知道明年的去向。不过,起码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2-15 06:06 | 尴尬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啊,周末,回到文明社会 2007-1-20 星期六(Saturday) 晴
已经不可以忍受房间内没有网络的生活了。给IT写信:这样硬生生切断我的网络4周,是及其不人道的行为,研究生不能上网,相当于把她驱除出社会文明...那人回复说:亲爱的,我真的很同情你...

把电脑背到图书馆用无线上网。安装了msn8,最新的qq,和段段发给我的巴比伦。立马觉得四体通泰舒适无比,真想活在网上算了,脱了鞋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个钟头没有挪窝...憋屈啊!!!

想告诉某人说,我不生气了,生气是浪费我的时间。现在很开心。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1-20 19:40 | 开心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Honey-men... 2007-1-19 星期五(Friday) 晴
The shitty IT service blocked my internet connection in the room. And it will last for 28 days, if my appeal doesn't go successfully, + GP50 as a fine. The most ridiculous thing I met this year so far...

So, can't chat online for a couple of weeks I'm afraid. Honey-men,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If you need to talk to me very much, call at my cellphone_:)

P.S.I need to know the updated information about Fang Lu.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1-19 03:45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7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考完了 2007-1-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天好一天差,大概平均分一般般。亚洲学生,不能申请英格兰银行,一定要有工作许可,签证,离乡背井,昂贵的英镑...,都是压力。可是,07年应该是个好年,不管怎么样,要认认真真的过,开开心心的过,活一天就少一点遗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积极的面对生活。那就这样吧。

人有旦夕祸福,什么都不好说。那么,请抱抱我吧,如果这样也同样让你觉得有点儿温暖,觉得活着,在我们还有机会的时候。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1-10 22:20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有谁想知道安眠药的滋味么 2007-1-7 星期日(Sunday) 晴
服下后10分钟之内,躺到床上,嘴里会分泌一种奇怪的味道,微微有点苦涩,就起来上最后一趟厕所。走回床时,头就有点晕呼了,一趟上,好像问了下自己,我这就要睡着了么,还没来的及回答,大概已经睡着了。连续睡眠9小时多,起来没有那么疲乏,照了镜子看,黑黑的眼黛可比大妈。去盥洗的步伐还有点摇晃。挤牙膏的时候,才感觉嘴里好苦好苦。于是坐在马桶上冥思,是不是安眠药强力控制了我的脑神经,这些都是它的存在感?在冲下厕所的那一刹,我以无比的勇气和宠溺的心情对我的脑神经说:亲爱的,以后我再不用安眠药来荼毒你了。

那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1-07 16:54 | 偷笑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6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大家新年叫我“无缘”啦 2007-1-5 星期五(Friday) 晴
看星象上面的新年建议,要我“广结善缘”,很震动。想想自己各种的人缘,似乎都是浅浅,父母缘一般,已经很多年不在一起生活了,老公缘,朋友缘,都是淡淡,都是自己没有心的缘故吧,红鹰就曾经带着点沮丧抱怨说,你这人没有良心啊,虽然过后一样的宠溺。大家的时间都是宝贵的,谁有闲功夫去宠另外一个人呢,自宠应该有限度。要多珍爱别人。

所以,新年要广结善缘,竟然有点修正我的天性一样。和狗剩、狗娃、猫头,诸如此类的贱名一样的道理,大家叫我“无缘”啊,说不定红尘里面的“缘”,今年起,会多一点。

哈尼们,新年快乐!

P.S. 我的skype用户名:sischer_mm,加了我可以语音视频对话。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1-05 17:23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9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新年啊,考试啊 2007-1-1 星期一(Monday) 晴
看,说了减肥,可是好像又胖了!!!在乐乐的房间里瞎捣鼓,啥都没的好玩的,摆弄摆弄poze,也已经有点厌烦了。期末考试啊,头皮发麻,老娘说,你是不是搞得一点都不晓得啊,我哼哼唧唧的说,哪里呀...她说,你又胖了嘛,没好好用功!绝倒!

龙小风 发表于 2007-01-02 00:04 | 尴尬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这种意境现在理解了 2006-12-22 星期五(Friday) 晴
很久以前,听说麋鹿喜欢着周公度,周公度呢,一贯的交际政策,大概是温和俏皮甜美的风格,然后人家就以为他也有点意思。事件就这样开始了。想起它来,因为后来听说周很懊恼,觉得怎么会被这样的女人喜欢上。喜欢是个很皆大欢喜的词,但是因为这一位的情味太不在他的层次,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打个比方,就像被一块湿嗒嗒的抹布贴在了脊背上。

OK,现在轮到我了。大概人家对我的厌恶,比周公度的更甚。这让我很沮丧。这个世界是多公平。或者,是我自己现把骄傲放到一边的,等到我回头找它,有点找不回来。怎么办呢,那么,厚着脸皮过下去吧。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2-22 12:21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第两百篇:我的前生 2006-12-2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先是用英文写的,有些语言上的小问题,就贴在这里做翻译参考:)

很旧以前,我出生在外蒙古,具体说,乌兰巴托是我的出生地。那是太旧以前了。那会没有建筑,没有城市,只有树木,草地,牛羊,以及,男人和女人。我就生活在马背上,带领着一群男人女人,夏天在草地畜牧,冬天就走进赛因山深处。我教导他们制作武器和烹饪。这样,我们就能应付艰难时期,以及在战中存活,或者,征服别人。我不是那么血腥残忍,可总是会有些需要征服和奴隶的时候。在白天,我是个男人,军队的将军,部落里鞭子挥的最好的一个,女人小孩都崇拜我。如果她们取悦了我,我就带上最美丽姑娘去骑马。到了晚上,我卸下盔甲,我的充满女性的身体,在月光下,在小溪中,在某个男人的睡榻上。这个身体是如此柔软而充满光芒,使得最骄傲的男人都不得不背吸引。我收集了一袋子的那种骄傲,我还继续着。为了部落的昌盛,我授权给最强壮最聪明的男人女人以自由交配的权利。这个体系执行的很好,如果有谁反叛,我就杀,即使是最可爱的男人女人也不例外。我宁可将来缅怀他们,甚至花上我余下的时间。所有这些,我的人民都欣然接受。他们叫我:MmCquSS。这个词来自一种男性的马背上的语言。因为没有韵母,它总共只有500个词汇,而我的那些宽容大度的人民特特把其中一个专门给予了我。可是现在,我回忆不起来这门语言的任何一个音节。每天晚上,我使劲的听着风声:还有什么,还有什么,除了这么多年的回声叹息...

I was from an ancient life in Outter Monogolia, Ulaanbaatar so to speak was the name of my born place. It was too many years ago. There were no buildings, no city, but only trees, grassland, live stocks, men and women. I used to live on horseback and lead a group of men and women who in the summer were raising horses and sheep on the grassland and in winter time went to deep Sai Yin mountain, where I taught them how to make weapons and food, so that we could survive the harsh time and wars, and, if necessary, attack others. I was not bloody cruel, but there were times for conquest and slaves. In the day I was a man, a military general, the best one in using horse whip, all women and children admired me. If they pleased me, I would invite the most beautiful to ride with me. But at night, I stripped off my armor, shew my robust feminine body, under the moon light, in the brook, or on some man's bed. My body was so soft and radiant, that the most proud man in my tribe got intrigued. I collected a bag of such pride, and continued doing so. In order to prosper my tribe, I entitled the strongest and smartest men and women free mating under my regime. This system was well supported, if there's rebellion, I killed, including the most lovely man or woman; I would rather prefer missing them later, even for all rest of my time. All these, my people willingly accepted. They called me with generosity: The Generous MmCquSS.....an ancient masculine horseback language which doesn't have vowels so that it only has 500 words. My simple and happy people asigned one of the 500 specially for me. But I now forget how to pronounce a single syllable. At night, I try every hard listening to the wind, what else, what else, besides those thousands years of echoing...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2-20 00:21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爱情天赋 2006-12-3 星期日(Sunday) 晴
晚上陪小乐散步,才知道她原来学的是声乐,专攻女中音,于是拉了她去heronbank那边幽静的地方,满地是黄色的矮路灯,草地,小湖和鸭子,走着走着就开始大声唱歌。这是我两年来,心里一直想做但没敢做的事情。我说,来,吼一把,唱青藏高原。听的附近一个宿舍的学生打开窗户来张望。就这样迎着冷风一路高歌。
  
她在国内已经念了研究生,差不多就要去一家知名报社当记者了,为了躲避情伤来到这边。也是很果敢的人,现在的状态却是不好。唱一阵哭一阵的,我有的没的劝她些话。以人为鉴的道理,第一次这样清楚的看自己,我总是有点淡淡的遗憾,觉得自己没有轰轰烈烈的爱过一场。其实在应该为爱痴狂的季节,我还没有敏感到那个程度,过后有了那个需求,我的头脑已经实际的百毒不侵了。
  
可是,现在的状态真好啊,我即使是一个没什么爱情天赋的人,我爱自己,被自己关爱的人爱着,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就足够了。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大概是一次性高风险投资,我没有选择过,将来也没什么机会了。
  
  ......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2-03 19:02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2006-11-24 星期五(Friday) 晴
感慨一下,一边是贫病的毫无尊严,一边是歌舞升平酒池肉林.总是假想曹雪芹一身灰布破长衫,步履蹒跚的斜斜穿过冬日的枯树林.心底就有种彻底的无力感,不是一个成功人的个性,是不是意味着注定失败呢.低头走路想,怎么才能赚很多很多钱,很想有人告诉我,选择是否正确,生气到底是不是说我更理直气壮一些,赋予别人的信任真的那么让人不屑了,...,内外标准没有办法统一么.如果能活到三十,那个时候,大概更多更多的问题,会一齐蜂拥而至吧.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1-24 07:32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2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孤枕难眠 2006-11-20 星期一(Monday) 晴
这显然是谬论,难眠和枕头有什么关系,我的床上就有3个,我是不是该把命题换成:奇数只枕头将导致睡眠障碍,然后用演绎归纳的方法,得出当枕头数为2n-1, n-->无穷,该命题依然成了??

每次到了这种痛苦的时候,总要想,我还是有医生开给我的安眠药的,或者明天就开始吃.这样一天天延迟,佩服我的意志力.想起一个邻居,老给自己买很差的菜,说是:过得三寸喉咙,吃什么都一样.道理是类似的.每天是对自己的一场抗争,有点累,但是不能轻易放弃的.

爸爸打电话,全家最健康的人,最近出现肺部绞痛.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担心他是不是心脏的问题,两个人讨论了良久,一直说到遗传性的心动过缓,他忽然说,不可能是心脏的问题,因为在另一边啦.呆了一下,我还是建议,有种药,似乎叫牛黄保宫丸,或者其他类似的药,可以在突发情况下,先顶一顶.他说,算了,要真到了那个时候,脑筋有没那么清楚还不一定,人命天定,不要多烦.这样的豁达.

和阿九瞎掰,以可爱的姿态(虽然是憔悴不堪的样子)问一个可爱的问题:为什么,人权,平等,道德,自由,等等告诉我,每个人的情感,情绪,从价值(如果已经定义的话)来看,都应该是一样的.比如,A的快乐,和B的快乐,是没有可比性的.所以,为什么当有人真心实意的说着自己的感想的时候,看的人心里会有那么多不一样的感受呢? 西式的教育告诉我,not be judgmental,可是,我们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判断么,虽然这种判断的方向有些乱糟糟的.

先睡了.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1-20 11:47 | 正常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3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代价 2006-11-16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为了听傍晚一场由LSE来的超级帅哥做的presentation,真的是帅啊,比段段和陆毅都帅,放在costcutter外面的自行车,等到去取,只给我剩下了一把车锁.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1-16 04:29 | 烦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 0 | 浏览:2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Dummy 回来了 2006-11-7 星期二(Tuesday) 晴
和DIM开玩笑,说搬回来了,套用一下木乃伊归来,本来应该是mummy,结果大概是计量学伤了,一出口变成,(嘿嘿的冷笑几下,扯动几下眉毛)dummy又回来了,哈哈,dummy是指等于1或者0的一个变量。

11点半,自动铅笔不知道丢哪了,想用铅笔把明天的微观作业滕一遍,看看很别扭的论证的地方,大概是理论不够扎实的地方。所以就回来了。大橡树的叶子现在是鲜艳的桔黄,或者有点金色。只听见嘀哒的声音,或者像秒钟走动,或者是人的脚边,朝四周看看并没有人。原来是露气重,黄叶一片片掉下来。衬着远远的路灯和水气,很迷离。

龙小风 发表于 2006-11-07 07:41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页码:3/-2     
本站域名:http://fengyuxiaoxiao.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龙小风 
博客日历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00550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39篇
    ·评论:-6个
    ·留言:3个
    ·建站时间:2005-7-2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nkcu
    2019-09-05 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