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聲枕
细旅人生,吟日居月诸生命驿曲……
http://fenghuaner.blog.tianya.cn
<< 2018 十一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博客信息
博主:一洗清秋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2684564 次
  • ◇ 日志: 4篇
  • ◇ 评论: 1283 个
  • ◇ 留言: 18 个
  • ◇ 建站时间: 2006-5-1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BlogLatelyCallerName$]
 
[$BlogSetTopTitle$]
2008-4-5 星期六(Saturday) 晴
 一篇小文

白杨树的金海域

一只黄蜂悬浮空中,泛起金黄的涟漪。火焰向内或向外,轻响。
是幽暗雾色中那只黄蜂吗?臃肿的身躯,倦怠的姿势,窥探的眼,毒针射向对手,将自己刺得体无完肤。
一只蜂,一座孤岛。突兀的撞击的漂泊的孤岛。
是干裂岩石上一朵升腾的火焰吗?
我不知道。三月白杨树新鲜的雨滴,突如其来密不可挡淋透我全身。
灰砖楼上,白杨爆发出无法赞美的新绿,溶化了高墙、人流……冰川、舌根,甚至,偶然经过的一只蜂。
时间的沙塔,坍塌,隐没波浪之后。
有片刻,我周边呈现光明的海域,千万圈涟漪扩散、交融、颤跃,拥抱迅疾落下的闪电的笑痕。呱呱啼哭之日开始遮盖我的屋顶,向辽阔未知的天空涨潮,漆黑或灰暗暧昧的深夜里,将从瓦檐向我垂落水中的贝壳、海鱼的叫声与火焰。
我凝视,打了照面的黄蜂,它轻盈透亮的投影。
而我的影子却仰面告知:你身着绿纤维的衣裳,在水中荡漾,光从领口吐出氧气,根系却深深蔓延,扎入地壳,在那儿,煤的泪欢欣痛苦地燃......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8-04-05 03:13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31 | 浏览:73469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8-2-4 星期一(Monday) 晴
这个月,看了许多写雪的文字,看秋雁博上洁白的诗画,好兄的腊梅积雪,梦缘的雪霰飘飞,心岱的峨嵋雪忆,青藤君的霏霏雨雪,楚墨的琼枝金桔,风君的独钓寒江,心石的雪马行空,还有南方后来演变成雪灾,念的痛惜情怀。再有其他朋友们的精彩文章,我真是看也看不够!
鼠不尽的好运,春节来了,给朋友们拜年:))健康,幸福,快乐恒久。
和朋友们漫步文字之中,共度过逍遥时光,是难忘的。最近因精力有限,想暂停一段时间博客,因为喜爱大家的文字,我会常去诸友博上欣赏学习,不叩而入,先献茶了。问好朋友们:))
......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8-02-04 02:56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31 | 浏览:43804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8-1-18 星期五(Friday) 晴

冰雪林中著此身



整整一个冬天,没有为梅花落一个字,瞅着春天已经不远,心下不觉惶惶。
我想为案头折一枝梅,四处寻觅你的身姿,可是临近地方,走遍大街小巷,郊野阡陌,我却处处寻你不着。我是无缘走近你的,只能沮丧地遥望天空。只能到梦里寻你的踪影。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
诗人疑早梅为雪。鲜妍柔嫩的生命,是怎样伴透骨冰彻而行?你的绽放令人一思寻,便想痛哭,眼眺千山万岭周身寒冷。寒山道啾啾有鸟,寂寂无人,钓雪翁的身边,连鸟迹也浑然不见了。天地一片纯白,却是梅的故乡。
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命运。在梦里,我听见冬天空旷的声音对梅花说。
梅,你的内心比火还温暖百倍,冰崖雪壑,红梅丛生点亮灼灼的火焰,娇红的焰苗摇曳迭合,隐现瘦骨之姿。
白与红,是你对世界的向往,也是你对命运的回答。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世上有情性之物,大抵皆眷念韶华,恋慕生命与美好。梅何曾不如此。梅花委地,零落成泥碾作尘之前,还要学那雪片千旋万舞,回首间难舍的情怀。纵作了人践的泥,成了世外的尘,萦萦暗香袭来如故,梅之多情可为至深。然而有尽生涯,却隔绝了春风如怡,豆蔻年华,只付与那冰天霜角。为不辜负情之至深,心之至真,梅何其痛,又如何甘痛如饴。每见疏梅之影,令人常念是万万不及的。
梅,你本是天上的花儿,既容不下尘世的渣滓与绳索,尘世又岂能容下你的笑颜?
蜂蝶不留恋寒蕊,喧鸟不喜爱梗骨,柳条儿厌弃了薄命,你只能背过脸去,在冬天的一隅冷僻开放。负戴北风的刑枷,阴云的嘲谑,来交换你的至深至真,挣一片生命的自由,灵魂的澄澈。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可寒梅分明是雪花的前生啊!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大观园群芳结诗社,出题限韵白海棠,由稻香老农李纨评判。李宫裁评为:论风流别致,自然潇湘之诗;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评罢又看着宝玉道:“怡红公子是压尾,你服不服?”宝玉道:“我的那首原不好了,这评的最公。”又笑道:“只是蘅潇二稿还要斟酌。”玉是精神难比洁,白海棠前,端的令人为颦儿叫屈。不过既由李纨裁判,不取钗诗反倒见怪了。
思到此截,我从书橱里抽出《红楼梦》,窗下几日积雪未融,这会儿,向晚时候又纷扬扬密匝匝落下新雪,恰好伴着雪帷吟诵白海棠诗。先读蘅芜君的,“珍重芳姿昼掩门”,心下一沉,雪色不免黯淡下来,再读一句“自携手瓮灌苔盆”,只觉周身冰凉,难以卒读,合上书凝望窗外迷濛灰枝间渐上的微灯,反倒透出几许温暖来。小时候瞥见红楼连环画,除了黛玉葬花外,也甚爱“宝钗扑蝶”一幅,正钱行花神的芒种节,落红成阵,飞光旖旎,宝姑娘玩耍的那双大如团扇的玉色蝴蝶,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宛如她人生中珍罕难得的天性流露时刻,便在彼时初识了宝钗。稍大读书,懵懵懂懂的,读到她的住所雪洞也似,一色玩器全无,仅土定瓶里供着数枝菊花,案上还有两部书,然后就是茶奁.茶杯而已,床上也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花团锦簇的大观园里,初还赞她人淡致高呢。再后来读红楼,便越读越是难言滋味。宝钗如何那般喜欢“寄生草”曲子?她参透了吗。青春年华,连白昼也要紧闭门扉,将自己深深藏匿,连门缝也不愿开启一点,来窥望万籁生机。好一朵纵是无情也动人的花儿。她只是迎合周围,上下费着心机,书中写她初入贾府,那番态度举止“为黛玉所不及”,后便紧跟解述道“豁达大度,随分从时”。随分从时,一个时字,套了书中的语气,也真真入木三分。宝姑娘的深深城府,容不下自己的一毫真性,如她这等聪颖明秀的人,风袅袅白牧丹,心灵深处不知曾萌发多少灿烂,偏生生锁得分毫不现,锁到自己也不堪入眼,锁到粉身碎骨成齑,被风吹得无踪。“人淡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诗品起来绝骨之痛,一盆霉苔锈斑的白海棠,由主人提着瓮儿亲灌,且眼望青苔日厚,还要自己一天一天不断地灌,灌到乌青茫茫的黑屋中去。大观园里已走去流水落花夭折的黛玉,又何生出这一个对月长吊的寂寞人!也难为了玄而又玄的药方和引子,薜宝钗所服克五脏天携“热毒”的“冷香丸”,真是冷到脊髓里。看戏絮话,因一时道自己怯热,宝玉以杨妃体丰相比惹得大怒又不好发作的宝钗,当读到宝玉咏白海棠诗“出浴太真冰作影”时,真不知内心是什么滋味,还是又会想起戏台上紧锣密鼓的热闹场面中,猛飘出一曲“赤条条来去无......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8-01-18 13:23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17 | 浏览:50612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8-1-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




日 落


树梢合拢宁静的暮色,
西方的天空降落下来。
像紫莲花,在水里扎了根,
涟漪融化甜蜜忧伤的琴声。

风数了细鳞,水中一一的
鸟翼,不知深浅的水泡,
吞吐些明暗的软絮,胭脂红
涂消往事,鱼儿飞翔后的栖床。

一枚鹅卵发烫,开始攒紧收缩,
天空与水光都在无边扩散。
干草叶抽出闪亮的粘丝,
送迷濛的蛋黄闭上第十根睫毛。

你的沉醉,有柏香的寝帐,
远方山冈弯弯的轮廓,安息在琴弦
它将用整夜环抱的温柔臂膀,
捧起又擦掉,黎明迎接你的泪水。




雪前印象

一

灰绒绒的柳絮,就要飘下来了。
白棉布起伏的呼吸。黑黢黢树干
隐去淡墨的枝条,仿佛天空的额头
浸在水里——灰色的雾驱驰河面
——隐没了缓缓下泻的泪行。

二

鸟巢高挂的枯枝,是一个巨大的悬疑。
灰鸽子金鸽子成群盘旋,逝去
又飞来。板桥寒霜上的脚印,
覆盖雪之前,溶化了落叶的味蕾。

三

远方白杨林颤栗,闪袭了我的全身
一棵细茎草,夏天头顶戴三片叶子
如今厚压它的声音,在落雪之外,
冬天的雾沉坠,滴下坚硬的水晶
是闪电般颤栗,预告宁静辽远的天空。

四

四周水珠满溢,白色的大水。
洞穴张开了口,泉声紧贴石壁旋转
白鸦。我的目光是漫长的石阶
抖动到江河口,木樨花发酵的旧香。

五

野兔都不见了,一撒腿无影无踪
像即将来临的雪,上升的琴音,
它们消逝在山坳之后。
雪花醒了,春天的花朵睡着了。



 我现在听着班德瑞的《初雪》,想念昨天黄昏窗前飘洒的小绒花,那时候我打开窗,呼吸清洌的空气,雪白小精灵落在摊开的掌心。
 那是初雪,慢悠悠风里扬,世界被它带到诗境里。后来,雪就下密了,成了雪网,人、树与所有事物都罩在网中。
 今天早晨,遥望白皑皑雪野,开启音乐,我开始怀念飞雪最初的姿势,天地一片自由才能听见的最轻微真切的问候。





......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8-01-12 14:06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12 | 浏览:45993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8-1-1 星期二(Tuesday) 晴



黑鬃马

黑夜里真有一匹黑鬃马在奔驰吗?北国这个清冷的冬夜,我愿意放下一切思绪,沉思一下这个问题。
它的蹄上定沾了雪。乌黑的四蹄,迅疾得一丝忽闪的电光都看不见。在许多黎明,我怀揣泡涨的询问,眺望远方山岗的岩石,新生曦光下,天涯有莹净的泪雾弥漫动荡。黑鬃马的马蹄声潜入山谷,像一片雪花飘过。仰面苍穹的坚硬岩石,从泪里闪射出淡梅红的微笑,鹰翼般覆在大地上的山岗轮廓,刹那间柔软如一瓣渐开的梅花。隔壁的老奶奶每天清晨都滚着佛珠,雪水淌过,岩石的暗香。
寂夜。梅林里寻不见马蹄印,我的家门口,正度过一个无雪的冬天。只是树梢发生了微小的响动。一定有什么发生过。黑鬃马奔驰过去,树干默默挺立,白月亮也静静挂在柯梢,回声从悸动的花瓣,寒香冷蕊里,暗自测定声波可以发散的范围。
溪涧里的水,一圈一圈向外扩散着银漪,只是某些地方突然便激起水花,高跳的水花,迸出星辰,忽然又消失掉,风在岸上干枯的苇丛里发出呜呜声,一定有什么踏过去了,黑鬃马。
高梁地里,断梗子向两边飞闪了一下。
钟表的指针,全都停了一瞬间。
地下的草籽,紧缩一下醒了。土地寂寥的等待。镰刀闻到陌生的汗水气息,擦刃而过。
老屋角落里,几根纤丝乱荡,灰尘扑面的蜘蛛网也醒了。虫蚀斑驳的裂缝梁木,释放出年老的回忆,重新泡在粗大的圆酒缸里发酵,咕噜咕噜,酒缸里也曾浮一轮明晰的白月亮,不易觉察地,叠印着月牙儿似的马蹄。被主人丢弃的寒夜里流浪的狗,抖抖肮脏的皮毛,从蜷缩的旮旯睁了一下眼睛,竖起耳朵。
夜像窟窿一样黑,它在夜的果核内,黑鬃马。
陡峭的崖壁前点燃篝火,也许,金子般璀璨的熊熊火光,能留住它的片刻剪影。若干年后,会有人指着飞驰的影子说,看,岩画!
哒哒哒,马蹄声。无雪的冬天。
黑夜里真有一匹黑鬃马吗?书签里的眠者醒来,将疑问留给了千山之外,马蹄泉奔涌的雪山。


雪花提着六角小灯笼,缓慢从天空飘落。无雪之冬,是洞潭的雪吗?黑鬃马矫健的四蹄,疾驰在平原土坷垃上,却敲响了遥远山谷的钟声,美丽的雪雾。
白雪公主还躺在远方的山峦上,一行清泪从她眼角淌下,摇摇欲坠的最后一滴,如翠绿松柏枝上悬垂的透亮露水,露里冬月的纱幔飘卷,时隐时现,她不肯轻易示人的百花宝镜。嗖嗖嗖冷风,裹住镜子不断呼啸啮咬,吐出尖刺,伸出利矛,越裹越紧,咒语复活,古老的悲剧即将重演,夜的果核电光一闪,镜中却照耀出一匹瀑布般飞腾的马。
伸出手指,拨动琴弦。
夜俯下身来,白雪公主伏在黑鬃马的背上睡着了。
村庄大酒缸里漾动的白月亮,守望时间的路口,相信雪野中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
柴禾堆后面的土窑里,老人黄裼土块般暗沉的脸,皱褶交迭,孤独回忆炉膛里的火焰。平明火光,也曾散发马毛卷雪水的蒸汽,雪野辽阔无垠,沟沟岔岔分布,他松驰的眼皮抖动,似乎正做一个荒诞却明晰的梦。
马蹄哒哒。春天,河水平滑会闪玻璃似的光,像火一样光焰照人,润泽干渴的眼神。雪化了,葛藤与蒲公英都会生出翅膀,河水的流向,将洗浴马驹追随踏过的晨星。
村子东头,平日谁也未曾留意的盲女,扶着门框悄悄伫立,依旧碎花棉袄,神情怯怯,睫毛却扑闪片片银光,是隔壁的工匠赶夜锤银鞍吗,是飞鸟掠过吗,她不知道听见了什么声音。只将一串银铃,挂到屋檐再也不肯取下。每夜,她都能听见纯银的声音。
谁的窗,灯火亮一下又熄了。
城市街道旁高大的梧桐也产生错觉,似乎听见四轮马车驶过。
见多识广的最好的骑手也捕捉不到的马耳,沾了雪,从夜色中浮现,无数轻盈飘舞的雪花,点亮银色的小蜡烛,既不过分明亮,也不暗淡幽渺,澄明地勾勒出马耳的轮廓。雪峰巍峨峻峭的躯体,在远方高原上宁静耸立着。白色马蹄飞闪过半睡半醒的原野,溪涧哗然激响,水波里一涡银色小蝌蚪,永远也不会遗忘雪的银白。梅林里印上明暗各异的马蹄,幽香可以传到的地方,水边垣下都有马鬃的疏影。青铜面具默默思念山崖篝火,还有大河边的诗人,风刮了千年,沙扬了千年,依然有人牵马沿河,俯首吟咏。
银色的蜡烛越点越多,似乎要摇曳汇成雪峰的泉水。
有时候,还能看见露出一截马尾,或者,一只马蹬。也许,是马鞍的一角。
雪花焰火一般绽开,白雪公主睡得多么香甜。黑鬃马疾驰在。只是,......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8-01-01 10:44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14 | 浏览:3791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7-12-20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土地的色彩


 土地所埋藏的,不仅仅是落叶与种子。循环之间,从种子到落叶的途径,如同符码信息一样被收藏进大地的心腹。地表那些纵横交错的道路,导引行人遥窥并举趾,向前方崇山峻岭后的陌生风景小心翼翼或利令智昏地迈步。生疏莫测的风景始终像神话中未釆摘的果子一样吸引着我们,尽管在一个物质至上的时代,也没有磨尽心灵的幻像。通向苍穹与星辰的未来之路,暗中洇润着我们心底最柔软的触角,也是昨天、今天与明天支撑生命的力量,可以在沙漠之中听到绿洲泉水涌流的声音,在雪线之上看见莲花盛开的曼妙姿态。然而另一种深厚的力量来自回望的目光,博厚的土地,包藏着昨天余温尚留的珍存物,使我们伸手触及,可以捧在掌心细细端详,瞳仁里睹见自己从前行路的影子。辽阔的土地,更在珍藏之外,用最可信赖的目光与我们对视,推心置腹,为回望的体验以至心灵的焦灼提供了丰富的安慰。厚德载物,对含纳承载万物的土地,也许,我们充满了亲近与渴求理解的祈盼。在今天之前,我们的祖先眼神里也闪动过类似的波光,今天,从土壤里摸触到他们的信息,也许会使我们从昨日逝影里获得利弊经验的同时,又感受到亲附与根蔓,明白自己不是双足悬空的人。

1

 冬枯春萌的轮回中,那些树木从土里长出来,紧攥着泥土的根须,几乎能听见摩擦出的哧哧声,冒出温热的气泡。然后树干一天天上升,或者干糙鳞次的老皮脱落,新生的力量微笑飞荡,躯身青色光泽上附了层细密滑腻绒毛似的,那般柔软,那般使人屏住呼吸。然后叶子从芽尖抽生,高高低低地,全从温暖的掌心里舒扬舞衣,它们是一尾尾游曳的小鱼,千姿百态,推波助澜,在天空之下,此起彼伏涨动土地上的绿色潮水。所有的眼睛,人与山鸡、梅花鹿、棕熊的眼睛都被潮水中的澜花洗得明亮。只是不易觉察处,树桩年轮悄悄又向外扩展了一圈,切开一个横截面,这些同心圆便开始缓慢旋转,仿佛老唱片,倾吐着往日的光阴,于是,我们前面欣然而遇的新生飞荡的绿色,其中经过的种种美好然而短暂的过程,在时光消逝之前,也会如同信息密码一样储存进年轮,通过连壤的树根,直存到土地深处去。或者,反过来说,四季变幻的色彩就是土地的语言之一。语言往往是世界的象征符号,透过语言的丛林,建构了意识中的世界轮廓。那么,色彩也是自然的一种表达途径,大地上的色彩便是沉默土地的腹语,深厚储藏的心事,当它生长时,便坦露着与天空的对话,对我们与所有生灵诉说的衷言。

 那些花朵,从土里挺枝发苞,渐次开放,然后,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然而,睫毛于惊艳中眨动过的眼睛,已将它们此一时刻的风韵定格,画在卷轴中,绣在丝织品上,雕刻在日用器具上,沉埋地下;花瓣曾纤颤浸香过的生离死别的爱情,与鲜妍欲滴的花儿一起,被写入文字,与重见天光的昔年花影还有唏嘘相照的一天,继续撰写着传奇。那些陶片,还怀念着燃烧的火焰,听着海亚姆在诗歌里吟唱:这陶罐也象我们,曾经是不幸的恋人,他也曾深深陷入发鬈编织的情网,你看那罐上的把手,那手呵,也曾勾在情人的颈上。

 那些象牙化石,从土里露出百万年的面孔,风里便刮起百万年前一个象群,它们的首领与成员种种经历的信息与想像。有时候,遇到一只小昆虫,在透明的琥珀里,安静地躺在古老树脂与明净崭新的阳光下,述说一个让我们生命可以延伸的故事。有时候,土层之下,我们会突然发现一条古代驿路的痕迹,简直是一条时光隧道,回荡起马车轱辘转动的声音。这样,简册之外,文物之外,也许我们会醉心地说,看啊,大地亲自记录的历史。

2

 冬天九点钟的阳光,淡然越过窗棂,照在我面前摊开的一本杂志上。我翻启书页的手指,迅捷向回翻动,其中一页左下角的照片,刚刚无意一瞥便深深吸引了我,打开它,微小尘埃飘浮的阳光光束下,我低头观看未免发怔。一定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我。文章是描述访问陈仓故道的。照片上,一棵花初打蕾的春树,显示了节物的新颖;一座朴实的农家小屋,透露出乡村的静谧;占据画面更大空间的,是因栽种与闲裸而色条平列的土地。屋后一条小路与古陈仓道曾发生某种关联。然而触动我的是照片上土地与路的色彩,因为略失真,图片似乎蒙上层岁月的薄雾,更吻合了我心中对古蜀道遥想的图像。整个画面,给人朴素苍古的感觉,宁静的小路呵悠悠,通向汉中,也通向时光廊檐的......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7-12-20 11:23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23 | 浏览:37202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7-12-7 星期五(Friday) 晴




列车


即使群山之后,隐藏飓风
怎能阻挡我的衷怀,对莽原的倾吐
雪花一样轻盈,北斗缓慢旋转
古老庄严的天体,高擎金露
车前子偎着节拍,埋首沉醉了千年

我决然离开弓弦,触摸迷雾中的
远方,鲜花覆盖恐龙石
夜色中无遮拦的飞行。
沙漠的胡杨,刺来诡秘的问号
月洇化于水,溶解金属坚厚的
躯壳,腹壁柔软的眼睛
深谙水的透明,涤荡了大地上的星图

我盘成大地上的绳索,旋绕
岁月的圆帽檐。两个站台之间
起伏珍重的喘息。长命锁与白经幡
对照过面孔,然后牵一串车前子
古诗里叫做芣苢,在寂静的原野
谛听渺远的回音



悬崖上的蝴蝶


时间是否沉眠,
蝴蝶的翅膀依旧扇动。
阳光为何凝成冰珠,
山谷悠深望不见尽头。

两只蝴蝶在峭壁深吻,
海水退进了蔚蓝,
天空啊原本玄青,
乡愁追寻到洪荒的何年?

花朵会永久地歌唱,
燃烧美丽新异的舌焰。
浮尘挺出一枝骨蕾,
闪耀成蝴蝶的彩斑。

太阳面影的背后,骷髅
忙着做算术题,答案总出错
野犬修饰齿牙,紧盯野草,
寸步也不肯远离。

吸吮甘甜的汁露,
噙花砌一个花冢。
——在孤岛上,在小舟上,
在流逝的岸上,
汹涌的波尖。
打铁一样嵌进,坚固的岩石
守夜人漏风的孤灯里。
我的兄弟,我的姐妹。

时间的涡心,双翅簌簌颤动,
蝴蝶栖息在悬崖。



......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7-12-07 12:11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9 | 浏览:45605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07-12-3 星期一(Monday) 晴




夜雾


忧伤的月亮,点黄了树梢
长庚星,你升腾,唤醒原野的回忆
芦苇青波闪逝,在疾风中匍匐
沙石烁烁,背影藏雪的肌肤
回首凝立成雕塑,四顾茫然的人

为我奏响吧,远方海浪的唇吻
群峰之巅,众神悠长的咏叹

消逝,消逝,闪电倚湖水安息
云间翱翔的云雀,早停止了歌唱
小草微弱的思想,梦呓于地心的颤抖
哪里去觅影踪?夜行鸟的羽翼
留树根一行温热,悄悄上涌
将葛藤纠结的泪水,打磨成夜雾下的
珍珠

甜蜜的金黄的色泽。山峦后面
远方海浪起伏的唇吻,安睡的珠贝
睁开了眼睛。



星空假期


夜色被雾水打湿时,
星空给了我一个假期,
我从西伯利亚寒冷的荒原,
踱进尼罗河金色的曙光。
风允许梦的翅膀,
做片刻任性的遨游。


夜露被蔷薇花香暗浸时,
星空给了我一个假期,
我从诗经悠长的河水,
泳入楚辞浩漫的江水。
风从不问我,
诗中说些什么,
只由心的轻翼,
在祖先的鼾息中翩翻。

......
一洗清秋 发表于 2007-12-03 00:40 | 正常 | 分类:风苇丛 | 评论: 11 | 浏览:45293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页码:1/1  [1]    ↑回到顶部
本站域名:http://fenghuaner.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