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文学___冯积岐
西部文学___冯积岐
写作是我的生存方式!从事写作二十多年来,我如醉如痴的爱着文学,每天用我的生命在谱写着!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博主:fdq369 
· 全部博文(-194)
·长篇小说 (10)
·传记 (2)
·日记 (1)
·散文集 (14)
·短篇小说 (11)
·原创短篇小说 (10)
·书信 (1)
·散文 (1)
用户:
密码:
· 老教授和黑玫瑰----冯积岐(2009-3-4)
· 四百九十八棵洋槐树____冯积岐(2008-7-20)
· 空落落的村庄____冯积岐(2008-7-20)
· 乡长流泪了____冯积岐(2008-7-20)
· 致网友们的一封信(2008-4-6)
· 面对文学 背对文坛(2008-4-6)
· 遍地温柔____冯积岐著(2008-4-2)
· 遍地温柔____冯积岐著(2008-4-2)
·面对文学,背对文坛,老师说的好!支持!...(2017-1-11)
·  我是看着陕西作家的作品长大的,陨石,...(2012-7-21)
·  楼主怎不写了呢...(2011-10-11)
·大部分真实,喜欢这种真实的写作。不过,最...(2009-12-2)
·走在哪里,也脱不了岐山人的特点,不大气。...(2009-10-18)
·南京有个中山大学?中山大学好像在广州吧。...(2009-9-7)
·南京有个中山大学?中山大学好像在广州吧。...(2009-9-7)
·人民作家人民爱!...(2009-8-19)
·感觉很真实的,一个让人辛酸的故事.高涛...(2009-7-1)
·问好老兄!咸阳王海...(2009-5-5)
·问候作家:老乡你好!...(2009-11-10)
·冯老师吃完月饼连个渣子也不给网友们剩。不...(2009-11-4)
· 您好,我是黄爱丽,您近来身体可...(2009-10-19)
·春花秋月知多少,却不知你近来可好?...(2009-8-9)
·问好.正在读您的<遍地温柔>...(2009-8-6)
· 2009-3(1)
· 2008-7(3)
· 2008-4(4)
· 2008-3(8)
· 2008-2(1)
· 2007-10(3)
· 2007-9(1)
· 2007-8(2)
· 2007-7(2)
· 2007-6(11)
· 2007-5(2)
· 2007-4(3)
· 萍水相逢369
· 教育散文何淑侠
· 霍忠义的BLOG
· 天堂雪
· 韦迪博客:梦之湖
· 咸阳西海
· 锦平农夫
· 陈忠实的BLOG
· 贾平凹的BLOG
· 杨红柯的BLOG
· 西部文学__任静
· 思想历程 滴水成海(黄朴文集)
· 唐沁的山水草堂
访问:306133 次
今日访问:92次
日志: -194篇
评论: 40 个
留言: 169 个
建站时间: 2007-3-23
fdq369 管 理 员




愉悦的心情

2009-3-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老教授走进了千水镇。每天吃毕晚饭到千水镇去散步,是老教授必修的功课。夕阳还没有收束最后一缕光,千水镇披上了一身斑斓的色彩,老教授淋浴在柔和、轻快的光线中。他面容清癯,精神绝满,身板端正,和千水镇那些六十二三岁的同龄人相比,老教授显得年轻多了。老教授迈出的步子很轻逸,他那悠闲的样子和农村里的繁忙很不合拍。
 老教授上了千河桥,他倚栏而站,远远地注视着干枯、裸露的河床。在老教授的记忆里,千河水咬住两岸的河堤款款而下,河水清澈见底。暮春时节,河堤上一字儿排开洗衣服的农村女人,千水河里灌满了棒锤声,那棱角分明、波浪般起伏的声音被河水托住,逶迤了很远。一渠河水说没就没了。这是几十年变迁的见证。
 老教授是十九岁那年考上了大学离开千水镇的。四十多年来,他只回过故乡两次,一次是父亲去世,一次是母亲去世。那两次,他目睹了千水河的挣扎,目睹了故乡的变化。此后的多年,他再没有上过千水桥。现在,他的目光里装满了千水河的苍凉。不过,这枯萎的景象和儿时丰满的画面重叠在一起,更能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味。
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南京的中山大学中文系教......

fdq369 发表于 2009-03-04 19:56 | 正常 分类:原创短篇小说 | 评论: 5 | 浏览:37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7-20 星期日(Sunday) 晴

1
周成把最后一棵洋槐树苗立在土坑里,填上土,用镢头夯实了。他坐在刚刚浸出一点嫩芽的草坡里,眼望着对面的山头。山头丢了魂似的在薄雾中游荡。在这漫长安静、略带寒意的午后,在这苏醒不久的山坡上,只有周成一个人,只有周成身后还没有亮出叶片的小树林,只有周成沉稳粗重地出气声。早春的景象宁静地展现在他的眼前,像一幅朦朦胧胧的图画。周成张了张眼睛,试图看透那幅画中蕴含着什么,可是,他看不透。就像他的活人过日子一样,年轻的时候,他未曾预料到,人到中年,他的日子会是这样的光景。周成点上了一支廉价的纸烟,有滋有味地吸了一口。劳动了大半天,他的神经松驰下来了。
迎面而来的风将周成嘴里吐出来的烟折断了——就像一个人被束手就擒一样,两条胳膊被拧向了身后。凤虽然不刺骨,但那凉意像针尖一样,在周成的面颊上轻轻地一扎,使他无比清醒。他似乎看见,从他眼前流过去的不是轻烟而是时光。春天就在这时光中一寸一寸地生长,从幼苗长成了大树——洋槐树。满树的洋槐花像八月十五的月光一样皎洁、丰满。周成抬头一扫,爬上了树, 我捋了一把洋槐花填进了嘴里。来不及咀嚼,只是咽,一个劲地咽,把香甜香甜的洋槐花和掏心掏肺......

fdq369 发表于 2008-07-20 20:11 | 正常 分类:原创短篇小说 | 评论: 6 | 浏览:38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7-20 星期日(Sunday) 晴

小车到了凤山县城,达诺将司机安顿在县政府招待所,他步行回到了松陵村。一条乡村土路伸展在他面前,路的一端挑着县城,另一端蹬到了村口的白皮松下。暮春初夏的田野极其丰腴,油菜已经结了荚,小麦正在扬花。风不凉也不躁,迎面吹来,仿佛柔软的舌头在他的身上舔动。已有二十多天没有下雨了,路边的草叶上粘着厚厚的尘土,小麦的花香中夹杂的土腥味儿就来自这些飞扬的尘土。达诺两年没有回故乡了,头顶的蓝天白云路边的田野树木使他十分眷恋。一路走一路品味,三公里多路,达诺走了一个小时才到村口。
在松陵村,达诺生活了三十五年。童年的欢乐,少年的忧郁,青年的苦涩,被达诺一包袱包在一起,带到了三百多里以外的省城。故乡即使一块冰冷的石头也被达诺用自己的体温暖热了。故乡有生他养他的父母有血肉相连的兄弟姐妹,有一片热土,有色彩斑斓的记忆和他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站在村口的一片麦田前,达诺凝视着:不知谁家麦地里的荒草比小麦还张扬,荒草的黄花扎眼刺目;有两绺子土地干脆荒芜着,显得荒凉憔悴。这么好的土地不知分到了谁的名下竟然无人耕种。两年前,达诺回到松陵村就感觉到了故乡的变化,这种变化不只是由多了几幢楼房少了些......

fdq369 发表于 2008-07-20 20:10 | 正常 分类:原创短篇小说 | 评论: 1 | 浏览:29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7-20 星期日(Sunday) 晴

窑沟乡的乡长王力峰给凤凰水泥厂的厂长梅召打电话,告诉他,要把下午的捐款仪式改到明天上午。梅召毕竟搞企业多年了,见多识广,很识时务,他一听,是新来的县委副书记高山要来窑沟乡检查工作,也就同意了改变日期的事。也许,换了某个副县长来,梅召未必同意。在梅召的心目中,县委副书记的份量比副县长重,况且是个新来的,他要给这位副书记留下第一个好印象。这个捐款仪式是王力峰和梅召三天前就敲定的。凤凰水泥厂虽然说在窑沟乡的地盘上,梅召从来没有给窑沟乡捐这么多的款。十多年了,每换一届新的乡长或乡党委书记,梅召逢年过节给他们送上红包就把他们的嘴捂住了——即是水泥厂有什么为难事,乡政府也不会推脱的。而这一次,捐款数目大,梅召才同意搞一个捐款仪式——梅召一贯低调处理自己,他觉得,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总,尤其不能张狂。
王力峰将乡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叫到跟前,吩咐他通知副县长和县电视台的记者会议改期的事,很有心计的王力峰给办公室主任叮咛,不要给参加会议的领导说,因为高山副书记要来而改变开会日期。作为乡镇领导必须学会把县上四大班子的每一位领导摆平。王力锋毕竟是从县级机关里走出来的,他很会把握人际关系。
......

fdq369 发表于 2008-07-20 20:09 | 正常 分类:原创短篇小说 | 评论: 1 | 浏览:29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6 星期日(Sunday) 晴

我的网友朋友们:
我出自内心地对你们很感激,感激你们对我的支持。我希望你们不要把获奖和排行榜之类的事情看得太重。也许,你们还不知道中国小说学会是什么样的社会团体。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我住在省作协王愚老先生的办公室,小说学会的印章就撂在桌子上,印章上蒙上了厚厚的尘土 。
《村子》出版以来,不仅得到了读者的认同和肯定。诸多作家和评论家也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褒奖,比如邵燕祥、陈忠实、雷达、白烨、汪政、晓华、白描、雷涛、高叶梅、吴义勤、葛红兵、李国平、邢小利 、马季,等等。陈忠实先生在拿到《村子》后,读到100页就给我打电话,说《村子》写得好,真好。后来,他又写了评论文章《村子,乡村的浓缩和解构》,为《村子》而击掌而震撼。雷达先生在《当代》杂志给读者推荐《村子》时说,《村子》通过二十年间松陵村众生灵的命运,思索中国农民心灵的历程。《南方周末》在“我的2007书单”中向全国读者推荐了2007年政治、经济、科学、文学各类书籍30部,其中,正儿八经的长篇小说只有《村子》一部,邵燕祥老前辈在推荐文中说:“……我从小说里认识了一个活生生的村党支部书记田广荣。……也认识了一个有理想主......

fdq369 发表于 2008-04-06 18:47 | 正常 分类:书信 | 评论: 3 | 浏览:28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6 星期日(Sunday) 晴

最近,我在外地出差,因忙于工作,没有时间读报,不看电视,不大懂电脑,也不常上网。回到西安,有朋友告诉我,网友在网上为我鸣不平,质问中国小说学会为什么没有把我的《村子》排上榜。我很感激网友们对我的支持和厚爱。文坛上一贯很热闹,我觉得作为一个好的作家最好的办法是面对文学,背对文坛。
有时候,读者和批评家对作品的看法并非一致,这并不奇怪。我的《村子》能够得到不少读者的认同与肯定,我感到很欣慰了。
其实,时间是最公正发评判者。从世界文学史看,那些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和美学价值,具有创新意义和内在潜能的优秀作品,最终不会被埋没的。
俄罗斯三十年代的作家皮利尼亚克、布尔加科夫、巴别尔等优秀作家的作品被埋没了半个多世纪,最终大放光彩。影响了几代作家的威廉•福克纳194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可是,在前三年的1946年,美国的评论界还不认可他,1946年1月,福克纳给他的代理人奥伯写信说:“……在美国,我靠在一次侦探小说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才勉强得到一个蹩脚文人写电影脚本的工资。”当时的福克纳还没有大陆一个三流作家红火,更谈不上在国内获什么大奖了。而在大陆,一些......

fdq369 发表于 2008-04-06 18:46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23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第二章
潘尚峰一抬眼就看见了他的弟媳李串香。李串香那件粉红色的上衣像冻僵了似的贴在初夏热烘烘的村口,沉寂的村口也许因为有了李串香而显得生气勃勃了。她正在四处张望着,那清亮的目光由远而近地将潘尚峰向前扯动,以至将潘尚峰扯到了她跟前那双好看的大眼睛还没有从他身上挪开。潘尚峰怀着歉意朝弟媳笑了笑,由于疲倦的缘故,他的笑容不太舒展,但笑容里的意思准确明了,不会使弟媳误解的。
“哥,你就不知道肚子饿吗?”
李串香一张口,那整齐白皙的牙齿跟着她一起笑了。很明显,她不是抱怨他,语调里有嗔怪,但不轻俏,既是关切,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
“叫你们等急了,得是?”潘尚峰说,“你们先吃,不要等我。”
“咋能呢?我们先吃,你弟弟能答应?”李串香学着哑巴的样子,“啊啊”了两声。还没等潘尚峰开口,她的作态先把自己惹笑了。
李串香露出了笑。是网中的小鱼掉进水里的那种露,是种在地里的麦子刚破土时的那种露。

李串香露出的笑是一面镜子,镜子里照出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她比潘尚地小十岁)仍旧很青春的面庞,她的脸上没有......

fdq369 发表于 2008-04-02 14:29 | 正常 分类:长篇小说 | 评论: 0 | 浏览:23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遍地温柔
冯积岐 著
作者简介
冯积岐,1953年生于陕西省岐山县农村。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作家班。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已出版的作品有小说集:《刀子》、《小说三十篇》、《我的农民父亲和母亲》;长篇小说《袒露的部分》、《沉默的季节》、《村子》;散文集《将人生诉说给自己听》、《人的证明》等五百万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在陕西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
第一章
气喘咻咻的火车故作深沉地驶出了西安站。潘尚峰奔跑着上了列车。幸好占了一个临窗的座位。窗外的风景十分暧昧糊里糊涂,他掏出了一张写废了的稿纸在窗玻璃上认真地揩擦了两遍,初夏的田野从手底下明朗了:麦田、油菜、电杆、房屋很风光的跟着火车愉快地起伏飞奔,绿成一团的杨树谦恭地跟我打招呼,它们那样子就像孙根明站在他跟前说话一样。孙根明一边吃烟一边点头,他说潘尚峰,你一定要把碑文看清楚,一定要做笔记的。孙根明希望他从那块石碑上获取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会弄文章的农民对文字十分信任,在孙根明看来,刻在石头上的文字比印在纸上的文字坚硬得多,不太容易受欺侮,没有任何怀疑的必要。他的目光既没对接......

fdq369 发表于 2008-04-02 14:27 | 正常 分类:长篇小说 | 评论: 1 | 浏览:32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8 星期五(Friday) 晴

凤山县人民政府:
现将我们南堡乡松陵村村民祁红霞的上访案件以及我们在维护稳定方面所做的工作,作一汇报。报告共分5个部分。

1.祁红霞上访案件的由来
祁红霞,女,汉族,1946年生,1968年嫁给凤山县南堡乡松陵村杜来娃为妻。生有二男一女。长子杜文革,农民;女儿杜丽丽(已故),次子杜文化,在校读书。
事情早在十年前的1997年秋天就发生了。据说,那是一个秋光明媚秋风细腻的晌午。杜文化和姐姐杜丽丽放学回来,和杜家只有一墙之隔的周成祥和他的女人何桂桂领着儿子进了杜家的院门。何桂桂将儿子推到祁红霞跟前,说你看你看,你儿子用刀片将我儿子的衣服划了两道口子。据何桂桂说,她的儿子和祁红霞的儿子在同一个班级。她的儿子坐在前排,杜文化坐在后排,上了课,杜文化用刀片在何桂桂儿子的脊背划了两刀。杜文化拒不承认这一恶作剧是他所为,而何桂桂的儿子咬定杜文化不放,说有同学作证。先是两家的儿子争执不下,后来,两家的女人开始对骂,言语之臭,臭不可闻,难以叙述。再后来,两家的男人也掺和进来了。两家的男人和女人相互推推搡搡,后来,两家的孩子也参与了打架。据说,动了拳......

fdq369 发表于 2008-03-28 11:38 | 正常 分类:原创短篇小说 | 评论: 0 | 浏览:23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8 星期五(Friday) 晴

我在凤翔县委挂职两年多,最大的收获就是结交了几个心心相印的朋友,县政协主席宁永哲是我最信赖的朋友。我和永哲都出生于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初,年轻的时候都做过勾织人生蓝图的梦,都历经过一些坎坷不平,都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艰辛地努力过奋争过,都对文字有敏感的神经,都对文学有骨子里的爱好。我们的性格有许多相通的地方,都耿直,说话都不遮不掩,不过,我比他暴躁一些,他比我温和许多;我们都嫉恶如仇,都有一颗悲天怜人之心,生活都单调——不会跳舞,不会唱歌,不会打麻将“挖坑”,不会体育运动;一有闲时间,都喜欢抱一本书一点一点地啃。共同的爱好和情趣以及相近的性格把我们拴在了一起。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之交,既淡如水,又浓于血;我们之间,没有利益的勾结,没有权力的辉映,没有金钱的龌龊,没有登龙的帮衬。我们只是心灵的交流、交融、交汇;因此,我们相处得自然、淡然、悠然。我们为相互拥有而自豪,我们相互享受着朋友的愉快。我们的神交使局外人不可体味,也难以体味。
在凤翔县的不同场合中,我用四个字概括过宁永哲:德高望重。这不是我的溢美之词,而是县级四大班子领导达成的共识。县上的干部大都对宁永哲很钦佩,县委书记赵晓明......

fdq369 发表于 2008-03-28 11:36 | 正常 分类:散文集 | 评论: 0 | 浏览:17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