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园



二分园
●平常的屋顶种植●平淡的平民生话●平凡的人生足跡
http://erfenyuan.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留言板|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帮助
 欢 迎 光 临 
<< 2019 六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博客信息
博主:二分园主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6937466 次
  • ◇ 今日访问:113 次
  • ◇ 日志: 390篇
  • ◇ 评论: 10090 个
  • ◇ 留言: 1009 个
  • ◇ 建站时间: 2009-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2-2-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廖克思”琐记之2: “冤家碰头”
  
   这天主洞下游A-2段要开仓浇筑混凝土。一大早就赶到现场,先检查主洞衬砌段开仓前的模板加固支撑,发现模板内预布的钢筋有漏扎漏焊,于是紧急通知有关工种拆模返工。补扎补焊核查合格,再把模板关上支撑加固,检查结束通知开仓,时间已近中午(那个年代中国还沒有监理制度,施工质量都由施工技术部门现场监督把关,最后由设计部门为主組织验收)。待到出得洞来赶到工区会议室,昨天下班前通知的今天上午十点半在工区会议室开会欢迎新领导的过场已经走完,机关人员正拥出会议室大门,廖××与另两位正副主任及几个科长走在后面。生产技术科科长见到我劈头就问“你跑哪去了不来开会?”我就解释是发现了问题在现场监督返工耽误了时间。廖××一推眼鏡跨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怎么也在这?”我也摇摇他的手:“嗬嗬,廖主任,昨天就知道你要上来,失礼了。”老主任在一旁不解发问:“你们很熟呀?”我答“也熟也不熟。你问廖主任,”他口中一边说着“一言难尽,一言难尽,”一边就松了手。老主任见状就顺口招呼我:“走,一起去食堂吃饭。”我一口拒绝:“谢了,谢谢主任。还......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3 01:59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4 | 浏览:9441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冬天应已过去,春天却未到来。
   论节气三天前便是“雨水”,应为早春;看气温却是一直低徊,还在残冬。
   熬过了年前年后,屋顶的旧绿已是尾声。而龙年的新绿,还在淡淡的希望中等待。
   四季轮替,春种秋收,年复一年。难道种的只是几株果、几棵菜?那期待的仅仅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实物收成?那挥汗劳作的光阴里,分明是混融着理不淸道不明的思绪、那沉甸甸的岁月里曾经伴随着美好理想的梦幻……岁月已匆匆告别,理想被“特色”啮吞,剩下的,唯有渐行渐远依稀的梦……
  
  桃枝上,新芽在“蠢蠢欲萌”。
  
......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2 09:55 | 正常 | 分类:二分园掠影 | 评论: 23 | 浏览:10575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廖克思”琐记之1: 由盛到衰
  
   地球在转动,岁月在流淌。
   在“大规模的揭批林彪、‘四人帮’的群众运动”中,生产还是在慢慢向前拱,沒有什么大起色。“大锅饭”体制下的惯性依旧,不奖勤不罸懒,出了什么问题,都可以推到“四人帮的余毒”上去。反正还是“阶级斗争为纲”,只要能和政治扯上一点点关系,都可以找到为生产搞不上去辩护的借口。而工程局、指挥部的“官场”内,却发生着热火朝天的又一轮“整顿”。
   这些五十年代产生的“全民所有制”大型企业(现在称为“国企”,说穿了就是“官企”),从上到下历来就交织缠绕着复杂的人事关係脉络与权争。除了文革初期乱了两三年,78年成立革委会以后就陆续开始“回归”,到70年“一打三反”以后,工程局就恢复了文革前的一整套官僚体制,造反起家的“群众代表”被清洗干净,“老干部”纷纷填空补缺。尤其是是71年“9.13”以后,所有曾经一度“靠边站”的大小干部都“落实政策”官复原职,一时官多为患(因为就地转业安置的军代表们和“工转干”的先进劳模代表又占了一些领导位置,军管会主导下又提拔了一些中下层......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0 20:45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5 | 浏览:9367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6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次难忘的“抬杠”
  
   就在“造地战役”刚结束不久,“要漲工资了”的消息象一阵风刮遍了工地。
   这是迟到的新闻。因为传说有的省市、有的行业在去年底就开始行动起来了,而且首先涨的是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现在,终于也轮到企业漲一回了。十三年工资沒动,人人都望穿了双眼,不就等着这一天吗?然而工地上仍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原来,这是部属大企业先走一步,给“长年战斗在三线艰苦山区、工龄较长、工资偏低的职工普调一级”。具体落实到本工程局,就是给拿原有工资十年以上、原工资低于50元的职工增加几块钱。当时的企业工资仍然在执行1956年的标准,就是依据各地的自然条件、物价和生活费用水平、交通以及生活条件艰苦程度,将全国按省级划分为十一个工资类别区,工资区类别越高,工资标准越高。如北京属六类地区、上海属八类地区、广东属十类地区、甘肃青海属十一类地区等。四川划为四类地区,工资之低可想而知。例如上海的二級工月工资为四十二元以上,已经顶上四川三級工的工资了,在四川的二級工视工种和企业不同,就只有三十六元到三十七元。不过,增加一......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16 18:27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4 | 浏览:10207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3 星期一(Monday) 晴
  
   “老革命”解决了“新问题”(下)
  
   还在老革命一家人突击筛細洞碴盖石田的过程中,不少为找土发愁的“志愿军战士”就络绎不绝去“采访”他了。老革命刚开始想应付过去,就只说是用这些石粉细碴来试一试能不能代替土种菜,众人半信半疑。但他后来运鋸末、掏大粪往里掺,就引发了大家怀疑:这很可能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老革命毕竟是老好人一个,在轮番“审问”下就把我“招供”出来了,坦白承认是我出的主意,还把两个人也带去看了那长草开野花的地方。结果是本来不想过早露面反而招来了更多的麻烦,缺土的人纷纷找上了门来,东问西问,最后归结到一点:“这种洞碴混锯末的人造土里能不能长出菜?”因为如果真行,他们就要仿效,这个种菜缺土的问题不是就解决了?我只好给他们尽量解释:“现在不是正在流行一句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吗?我认为从原理上来看,长草和种菜都是一样的。不过就是野草的生命力更强些,不需要人去管理嘛?我们找来的土,也是岩石自然风化破碎最后形成的,只是里面含各种有机质。洞碴是人工力量把岩石弄成了碎末,现在把锯末、粪肥这些有机质掺进去,就是让它的各种成份接......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13 16:09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1 | 浏览:1014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0 星期五(Friday) 晴
  
   “老革命”解决了“新问题”(中)
  
   我与老革命的关系应属正常,与大家和他的关系都差不多━━他也不会得罪任何人。去年刚开始动手在乱石滩上开荒,那根一米五左右长的钢釺(撬棍)就是找他要的。沒有这种用优质钢材軋出的六方风钻杆鍛打成一头尖一头扁的“武器”,谁也对付不了乱石滩上的众多“敌人”。当然,不可能用完好的新鉆杆去打成撬棍用,只能用报废(主要是中心风孔堵死掏不通)了的钻杆来加工。当时他听说我要在乱石滩上开荒造地种菜,只是小心地提醒我“会不会影响不好犯錯误呀”之后,还是从废料利用库里选了根最趁手的拿给了我。以后的鉄鍁也是从废料库里给我找出来修好的,借抬杠竹筐也从沒打过官腔卡过壳(不过决不会给新筐,而是挑旧筐里还能用的、拿用过回收的旧铁丝加固以后的给我用。那“革命原则性”之强,足以保证他“永远不犯錯误”)。至今已快一年了,也沒催过我去还。
   见到老革命找上门来,起初以为他是来收工具,他赶快声明不是,说是他也要开荒种菜了。我哈哈大笑盯着他问:“不怕树叶落下来打破头了?不怕老党员犯錯误了?”“不怕了。这个×主任都表态了说可以。该晓......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10 12:04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3 | 浏览:9519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老革命”解决了“新问题”(上)
  
   78年春节以后,我们这支“开荒种菜游兵散勇自愿军”增加了一位新成员:工区仓库的“库头”彭×。此人年近50,是工区有名的“老革命”。此人不但在工区家喻户晓,在整个指挥部乃至全工程局都算一个知名人物。出名的原因不是别的,乃是他在1968年当了一回“高干”━━ 准确的说,是他的儿子享受了七天“高干待遇”。
   他自小家穷沒上过学,又因小时出过天花捡回一条命却落下滿脸麻子,又有人开玩笑叫过他为“彭麻婆”,但自68年以后,就只呼其“老革命”了。他于1950年底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高潮中跟同村五个青年一起参军,经过短期训练后于51年初分别补充进不同的部队,“雄纠纠,气昻昂,跨过鸭绿江”,进了朝鲜。他沒有上前线打过仗,跟“联合国军”连照面都沒打过。他所在的部队属于后勤仓库系统,专门负责转运物资,即把从东北后方通过火车、汽车运送到朝鲜境内物资集散中心的粮食、弹药等再用马拉大车及时转运到各基层部队去补充急需。“朝鲜山多路窄,好多地方汽车去不了,只能勉强走马车。有时候美国飞机把前面的路炸断,连马车也......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8 14:26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5 | 浏览:9508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5 星期日(Sunday) 晴
  
   “老牛鬼”的坎坷与幸福(下)
  
   从第二天起,两家地里的浇水就由齐大嫂佈置让两个孩子包干了,直到暑假结束。两个孩子很懂事,每天一早起来做完暑假作业,姐姐就搭手帮着妈妈一起洗衣服,弟弟就约上一两个小伙伴背着背篓一起上山捡柴。吃了午饭以后,到了下午才去和同学玩,但到了该浇水的时候就抬着桶来了。我和“老牛鬼”就成了“造地专业互助组”,換了副大筐粗抬杠,一有空就到处去搜寻可用之土抬回来,直到把双方造出的“石田”都垫完整好,而且整好一部分就先抢种一部分,确保秋菜能早收、多收一些。
   一次抬土回来,看见两个孩子也在拿着钢釺撬石头,原来他俩也想学大人,自己独力自主开出一块小小的地来种几棵菜。我鼓励了一番“有志气爱劳动是好事”之后,又提醒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被石头砸着受伤,顺便也教了一下使用钢钎的技巧、如何使用才省力。那女孩马上就问:“Q叔叔你说的是不是老师讲的扛杆原理?我们把支点尽量往前靠,加长力臂,缩短重臂,用同样大的力气就能撬动更重的石头?”我说:“对,就是这个道理。书上的知识都是从实践......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5 17:25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6 | 浏览:9442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老牛鬼”的坎坷与幸福(中)
  
   从1962年国家经济状况开始好转以后,单位运转也逐渐恢复正常。局工会主办的职工夜校刚一恢复,他就报考了电工专业高级班,一直坚持了三年。在工业战线各厂矿企业单位开展学习1964年“全军大比武”经验基础上组织的“岗位大练兵”活动中,他曾三次参赛,一级级获胜闯进全工程局总决赛,拿到电工第二名。65年最后一次工人升级考核中,他以三级电工身份跳级报考七级电工,理论笔试和实际操作都名列该組前矛。但因那时“念念不忘阶级斗争”的弦已经绷得很紧,他这“政治落后只专不红不靠拢组织”的典型自然过不了关,审核下来只循常例升为四级,四十几元工资一直拿到现在(文革开始后,基层的一切升级升工资均隨着“革命需要”而冻结停止)。
   1966年5、6月文革刚开始,矛头首先是指向社会上那些“牛鬼蛇神”的。文化知识界是指向“反动文人”和“反动学术权威”,职工队伍中就是指向“反动技术权威”了。尤其是他这号技术冒尖不问政治的角色首当其冲,挨了不少大字报。有人又翻出前几年“同情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对党的粮食政策不满”之类的老帐......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4 18:32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2 | 浏览:933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3 星期五(Friday) 晴
  
   “老牛鬼”的坎坷与幸福(上)
  
   大约十来天以后,一号菜地上的小白菜已快要拔完,而二、三号菜地上的其它蔬菜苗已长得不小,尤其是二号菜地上的笳科菜苗,应该间苗移栽了。齐师付的头一块菜地上,小白菜却正是一片郁郁葱葱。更远处另两家的地盘上,有的还在垫土,有的正在运肥。
   这天齐师付又早早来到地边等我。因为昨晚他到我家来取分给他的五斤菜油时,知道今天我要移栽菜苗,说是要来学习。他仔细看我从二号菜地上如何间苗起苗,如何小心尽量使菜苗根部的土块不散以保持根系完整,又如何将带着完整土块的菜苗放入一号菜地中预先挖好的土窝,之后如何培土浇水。他非常认真的观察,把各种菜苗的株距、行距、埋根深浅问得清清楚楚,然后就动手实践,说是“一看二问三动手,先学会基本要领打个基础,以后自己就能独立操作。”看来这位老电工不光是教人带徒弟,连自己本人学个啥都一样在遵守他那套口诀。一号菜地不大,不久就种完了,菜苗还剩得多。他问我咋办?我笑笑一指他那片小白菜。他一怔之后就恍然大悟:“嗨,先按株行距拔掉几团白菜秧吃,这些茄子辣椒不就提前种下去了吗?一举两得,这个就......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3 18:18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 | 浏览:1005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从“单枪匹马”到“四人成帮”
  
   这一回独立开荒种菜,实际上是头一年“集体造地种菜”的延续,走的造地路子相同,只不过沒有混凝土试块砌出整齐的围子,要用场地上清理出来的各种石块砌围护圈;沒有集中成堆的淤积泥沙可挖,要到处去零星收集可用之土。为“小锅伙食团”弟兄们操了一阵心也沒有白操,经验教训也积累了不少,因此进展比较顺利。去年第一次买油后,我们在返回的路上就与车队的李师付商量好了,拜托他家里以后给我们帮忙买菜油,他也早就给家里打了招呼。这年夾江新菜籽一下来,李师娘就抢先下手在附近两个生产队不露声色帮我们买了不少“高价菜油”,托车队里顺路运货车捎进山来。其中给我单买了十八斤集中装进替我代买的10升塑料方桶(那年农村乡场上也普遍有聚乙烯塑料食品容器卖了)。当这桶油由小宋乘工地交通车送到家里来时,领导看了高兴得合不拢嘴:“哎呀,有了这么多油,那就不怕每个月只有三两的定量了!”这桶油除了后来分出五斤去支援了别人之外,咱领导精打细算足足维持了一个对年。(以后形成惯例,空油桶每年带出去装油又带回来,直到81年转场去新工地,这个最初买的塑料油桶才完成历......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2 19:04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2 | 浏览:9141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从集体到单干
  
   那一个龙年,是亿万国人的心灵历经反复震荡的一年。从抬泥沙造地开始“正式种菜”到“小锅伙食团”历尽周折辛苦维持下去的半年多里,发生了一系列的大事。
   其中最重大的,莫过于九月里的“红太阳落山”━━ 老人家“永垂不朽”了。这消息来得太突然,普通职工和中下层干部绝对沒有任何思想准备。我们呆在偏僻的山沟里,能得到的信息就是每日当天的广播,然后就是隔一天或隔两天的报纸。而按照“我们这疙瘩”的传统,最高当权者的健康情况属于“国家机密”,是绝不能去听信小道消息并流传的,否则就是“散布政治謠言”,属于“阶级斗争新动向”。因此,突然听到播音员用圧低八度的沉痛声音播出《告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书》,有几个人能不感到这犹如“晴天霹雳”?由于二十多年来举国上下无微不至触及每个人灵魂的思想改造和宣传教育,造成了不亚于前不久某邻国同样发生的情况:不少人感到天塌地陷了,这中国以后怎么办呀?沒有他老人家就沒有新中国啊……痛哭失声者有之,悲恸欲绝者有之,担心今后中国向何处去者有之。总之,在“国家民族前途系于一人之身”的时代背景下,出现这些不足......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1 02:23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6 | 浏览:9896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1-22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渐渐黒下来,隨着“当年的故事”进入尾声,方桌边上人们的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一场此地知青之间“空前绝后”的激战,在知青中广为流传,被知青们作为在聚会碰头闲聊时津津有味的谈资,小宋则在此以后获得了“宋不怕”的外号,“一战成名”。
   我发出最后的问题:“这场打斗是如何收场的?”
   小宋答:“当时人还沒散完,几个同学正在给我打整伤口,周狗屎那几个跟屁虫也在另一边给他打整伤口,得到报告的公社人保组的人赶来了。那天还沒走的知青们都现场作证,一致证明是周狗屎首先挑起事端,并且先毒打了王眼鏡。以后他耍无赖死缠烂打吃亏是自找,那是活该。这偏僻小地方的人怕官,尤其怕大官。后来经过调查了解,晓得周狗屎他老子还在被审查不在台上,我父亲是老工人也是党员,文革前还当过几次单位的劳模,属于‘红五类’,这事就各打五十大板和了个稀泥,双方批评教育了事。那条皮带沒收留作证据。王眼镜那顿打算是白挨,只是裁定由周狗屎賠了一付眼镜。我和他各自的伤各自医,互相不赔。我老爹得到消息专为这事赶过来,详细找公社人保组和现场见证人弄清楚了事情全过......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1-22 22:33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3 | 浏览:9767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1-20 星期五(Friday) 晴

   那时的民间“打架”基本有下列几种:
   一种是聚众斗殴,即互相争夺或寻仇报复的“打群架”。这个列入了“违犯治安管理条例”要被制止处罚,后果严重的要立案处理,甚至列入“严打”內容。
   另一种是一对一单挑对决、以此分出胜负高低的“抢手”。因为文革一开始,所有体育比赛都停止了,而民间一些好争斗的年轻人便有互约私下比赛之举,所以“抢手”又带有某些比赛的色彩。有些发生了严重争执对立互不相让的年轻人群体,也用各自推出本方的代表人物以“抢手”胜负来决定听谁的,即“江湖了断实力决胜”。这种方式一般点到为止不会产生太严重的后果,处于可管可不管状态。当时知青中比较流行公认的就是这种方式。它不是正规武术比赛,是不讲套路章法的。按当时社会上“抢手”的不成文习惯,双方各自拥有的任何徒手博击特长都可以使用,拳脚相向摔拿踢打都行,类似于不分級别的散打。只要一方被打倒在地,无法再迅速起身继续交手,便是战败了。往往这时胜者就站到一边说几句炫耀自已的如“劝你学艺不精不要自不量力”之类风凉话,或负者爬起来说几句“这次大意失荆州,下次再分高低”之类的不服气自我圆场之词,就算到......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1-20 01:15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4 | 浏览:9232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1-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这里三面是高低不等的竹丛环抱,离最近的农户林盘(竹木围绕的农家院落)至少有三十多米,中间隔了一块大田,也有一条较宽的田埂通向马路。另一侧有一条两尺来宽的灌溉水沟从房侧不远处竹丛外流过,房门前有一片不大的三合土场地,环境相对独立,离马路又近,怪不得小宋说这里“说话方便”。屋里一張架子床一个旧方桌一个木箱,一个自己用木条釘的破书架,外加几个罈罈罐罐(装米、泡菜),门旁角落里靠着几把农具,门外边旁侧接长的半截屋檐下搭个灶台用竹竿夾着旧晒蓆围了两方,背后屋檐下一挑粪桶,这就是全部家当。结完帐走过来的王眼鏡给我介绍,说这里原是大队的集体养猪场,本来是一通四间土坯草房。后来养猪场办垮了(粮食越来越紧,沒有饲料喂猪了),就废弃在此。几年风吹雨打下来顶都沒有了,成了断壁残垣。两年前他被大队(实际上就是公社化以前的行政村)小学物色去“以农代教”,因为原在生产队的住地居于大队边缘离学校太远,学校又沒有多余住房,大队就出面派人在离学校只有半里远的这里拼凑修补恢复了一间,还凑了些旧瓦来整了个瓦顶,让他从原在生产队搬过来住,以便上学校近便。“就是吃水要到那边院子去挑,那儿有口老井,水好。”剩下三间屋......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1-18 12:44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4 | 浏览:9291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页码:6/26  9[6][7][8][9][10]:    ↑回到顶部
本站域名:http://erfenyuan.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