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茶事
花草茶事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今日心情

2013-10-7 星期一(Monday) 晴

人生即逆旅。现在我在2.2°E,48.52°N。

 

离开了东八时区,我买了块三时区的手表,对应我关切的坐标的时间。

 

长久以来过的都是单身生活,与自己的家人分离。现在又是彻底单身了。

 

暑假在家里重读Said的Out of Place。读得悲从中来:“所有家庭都在创造其父母子女,给每个人一个故事,一种性格,一个命运,甚至一种语言。”孩子们只能永远在不同的语言中挣扎了,我们也只能是彼此分离的命运。

 

想起自己研究的天心。被研究的客体成为主体,预兆着研究者的命运。在这里,读天心的著作是相宜的,东与西的对立。也适合读九鬼周造;怀乡,旅愁,放纵。

 

孑然一身的好处是生活空前单纯。除了周末,一日三餐仰赖楼下的咖啡店和食堂。余下时间就是阅读,音乐,散步,怀人。

 

 

 

 

......
egawa 发表于 2013-10-07 16:3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24820

2013-7-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暑假想着坐船去大阪或者神户。船期三天。海船总是慢的,慢船,催生了发明,催生了文学。

拜伦说,旅行的全部快乐在于想象之中。我已经想象过多次了,在海轮上的旅行。我只坐过一次海轮,我的青春时代。从大连到烟台。

所以看康拉德,真是无比喜欢他的《青春》:”啊,青春!它那股精力,它的信念,它的想象力!---它是人生的干劲,人生的考验,人生的磨练。现在我回想起它时,还带着喜悦,带着感情,带着惋惜——正像你回想起你死去的亲人。”

那艘在文末燃烧的船,经历了风浪,破损,最终还是葬身于烈焰与大海之中,正如我们的青春。

我觉得这是好的文学,实在是厌憎那些琐细叙述个人私事和情绪的文学。对壮阔的自然与人生缺乏描绘与感受的文学,沉迷于人际关系的琐屑,只能证明作家的短视与心胸狭窄。

很早看过陈丹燕的《慢船去中国》。这是个惊心动魄的家族故事,让人压抑。现在我老大得不看小说了,为了旅行,看Gavin Young的探险游记《慢船到中国》,旅行与探险经典文库系列中的名著。

康拉德的小说开......

egawa 发表于 2013-07-03 02:5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9487

2013-5-5 星期日(Sunday) 晴

最近在读丸山真男。我经常抄袭他的观点。他不是思想家,他是思想史家。我喜欢的是他的思维方式,他总能从浩茫的思想中织出关系网,轻松地从一个论点跳跃到另一个论点,然后给你示意:看,实际上这就是线索,这两个是同构的关系,然后再信手拈来大量的论据。

我也喜欢他的诚实。他说自己有病态的不正常的拖延——我可以借此原谅自己么?他在最后交稿的期限内奋笔疾书。才能奋笔疾书。

他的书能唤起人对所谓学问的兴趣。能激发思想的书才是书。

下一步的计划是读这两个男人的书:柳田国男和丸山真男。这是我爱的男人。

 

......
egawa 发表于 2013-05-05 23:46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8560

2013-4-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很久没写博客了。疲于生活。上课,刷网,看点书,照顾孩子们,一天天地,日子如此叠加,要做的事情没有进展,非要到临近的关头才有意愿去做一下。

      寒假时去了趟五浦,看了新建好的六角堂。天心是我的心头好,也是心头刺,我至今没把关于他的书写出来。然而终于在着手做了。他的语言极美,一个能用三种语言写书的人,自如地在不同的世界阔步,还有宽广深邃的胸怀。他是天才,本不能被分析,然而我终究要分析。哪怕是一首俳句,一首短诗也要细读。在反复的摩挲阅读中,我似乎找到了互文性的线索。

     其实我非常厌倦某类论文的写法,讨论天心的政治观,亚洲观,表面上深刻让人警醒,实则毫无新意。这只是片面的天心。

     我喜欢大冈信和丸山真男对天心的定评:诗人。大冈信慨叹,天心的文章还是要看英文的。诚哉斯言!

诗人的天心,无论是生活还是思考方式,他是发自内心的彻底的诗人。

在五浦的海边,我们散步。孩子们脱掉外套,沿着沙滩,奔向大海。我在后边,想起百年前的天心曾经在此。最邻海边的旅馆名为浦岛。

      一个梦幻般的名字,令人叹息。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大梦,对于天心,那就是美和艺术,还有他追慕的然而失去了的爱。

这些天在读他的天鹅之歌,他的悲恋曲。

 

 

 

......
egawa 发表于 2013-04-10 00:29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7540

2013-1-18 星期五(Friday) 晴

  网上登录了学生的成绩,交了试卷袋——洲际导弹那阵,要检查各类教学档案,于是专门组织人员大规模重新制作试卷打分,据说这样才合乎规范。这等事情的后遗症就是我几乎有了强迫症,每逢交试卷袋时,就要一遍遍地检查试卷是否按学号顺序放整齐,学生的分数是否计算错误,考场记录和课程小结有没有毛病。所以每次交上去,就像是自己交了一份考卷,心情并不轻松。
  学生们的试卷很有意思。出了一个题目,让学生们比较自己国家的大学生与中国大学生的差别。哈萨克斯坦的学生写:在我的国家,学生要给老师送礼,要得到更多的分数就得多送点。有欧美学生大赞中国学生就住在校内是环保好方案,这样他们就不会因为移动浪费碳了。大多数学生感叹中国学生太用功。美国学生吐槽中国大学生课余活动太少,好像学习机器。让他们写篇自己喜欢的人。有沙特学生写:我妈妈是在教育部当官的。这孩子写了个民间故事,叫疯子莱拉。莱拉是个诗人,爱上了美女而不得,于是就发疯了。这孩子有颗善感的心。还有孩子写:我爸爸是教授,平时新年全家一起过,今年她在这边留学,于是就赶到这边来和她一起过新年。出去吃饭被宰太贵,也只是淡淡说句:大家开心就好。这个是真教授。
  天气还是冷冰冰的。去了趟校内的中国银行,大堂经理都认识我了,经常招呼我买点什么债券。可怜见,我若买了债券就只好喝西北风了。平时除了上课以外,和外界并无交往。听到后面排队的人说起横向科研项目经费,顿觉自己哪里能称作大学老师,只能叫类大学老师(类人猿的类)。水电学院的项目费估计比全校文科学院加起来还多N倍。该学院的好处是水电充足,每次我们这边停水停电,那边毫发未伤。我经常带着水桶和水壶跑到水电学院的地段去拎水。那水龙头在山下的操场边,可做陶诗:提水操场边,悠然见南山。水龙头边有两棵桑树,鸡鸣桑树颠是绝无问题的。普天现代文明之下,还有什么地方能提供这种意境?用老舍的话来说,还不该念声佛?我悠悠然地去买票。
  买好了机票就没法悠悠然了。节衣缩食一学期,买了几张机票就破产。行路难,行路难!
  假期想做的事也不少,虽然多半也做不了:每天写几页,读几页,好好给孩子们做饭,讲点事情。整理房间。
  
  
  
  
  
  
  
  
egawa 发表于 2013-01-18 22:52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21368

2012-12-30 星期日(Sunday) 晴

  2012年几乎没写博客,大部分流年碎影都放在豆瓣和微博上了。也日加功利,能变成钱的文字或者已经变成钱的文章就不往博客上放了。不过想说说闲话的时辰也有,比如上完了一年的课,写完了年终总结,孩子们也放假的这几日。
  早上睡到自然醒。起来带着孩子们做早餐,老大吃面条,老二吃煎饼。一个下面条,一个搅拌面粉。孩子们笨手笨脚地给煎饼翻面,我在旁边提醒他们调节火候。虽然面糊太稀也煎糊了,不过是自己做的东西,都愉快地吃完了。
  昨天晚上和孩子们谈起爸爸的单位减薪的事情,所以我们全家的生活以后要厉行节约,比如元旦就不要去旋转餐厅吃饭了,自己买东西在家里做来吃好了。孩子们说,那好,就自己做吧,比如可以做三明治,买个有芝麻的面包,加上鸡蛋,牛肉,生菜,奶酪就可以了。可怜的孩子们!那个康德拉捷夫周期,不知什么时候会降临到我们这代人头上。
  早饭后出门取快递。快递员看着穿着兄弟服的哥俩:你这是龙凤胎吧?我们三人出门遇到的问题永远是:1.这是姐弟俩吧?2.这是兄妹吧?3.这是龙凤胎吧?哥俩面相确实相似,充分证明了遗传的稳定性。
  今日晴好。带孩子们散步,顺便去买菜。社会学系楼对面放了块志留纪的石头,上面有不少化石遗迹。我们研究了一阵子,笔石和贝类都很明显。哎,本校没有地质系还是幸运的。又走过那条槲栎小道,以前被大家当成秋千荡的一根巨藤被绳子固定在一根水泥柱上了,孩子们又失掉了一种乐趣。
  孩子们看到酸奶铺面包店就嚷嚷着饿了,只好带他们去了家没去过的咖啡店。不少学生带着书来在里面自习,也有家长带着孩子在写作业。我看了阵稿子,觉得不错。想起在豆瓣或者书评网站上,动辄给别人酷评的人,不免就是自损,歌德有名言:“最妙的话语,被笨蛋听了,也会招来讽刺。”
  孩子们被店内平板电视里的动画片被吸引住了,根本不想走。好不容易才催促他们去了菜场。挑了他们喜欢的各类蔬菜水果,东西太多,分工协作,老大拿大包,老二拿小包——一袋草莓和两斤排骨。带两个孩子倒也不是很难,他们长大一点就比较轻松了,可以分担家务,可以相互管理。他们生活能自理了,暂时不在升学阶段,算是人生的一个缓冲期间。
  吃个早饭散个步喝个咖啡买个菜就到中午。回来哥俩开始用压面机压面条。调好面,一个负责送面团,一个负责摇曲柄,折腾了半天,烧了个胡萝卜排骨,配上自己做的面条,这个午餐算是营养均衡。
  下午我们三人一起练钢琴。为了弟弟的八分音符和休止符弹得不好,哥俩差不多快打起来了。我们三人分工, 我是低音区,弟弟中音区,哥哥高音区。混战了一阵,钢琴老师来了。晚饭后接着再练。
  来句孩子们写日记惯常用的结尾:这真是快乐的一天啊!
  
  
  
  
egawa 发表于 2012-12-30 19:0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19002

2012-12-21 星期五(Friday) 晴

  终于冷得是冬天了。  
  因为胖了不少,对寒冷不象以往那么畏惧,小男孩子们确是火气旺,更是不怕冷的,一进屋子,不论冬夏,只穿一双袜子在瓷砖地上走。不过我希望家里是温暖的,有火的,能给孩子们一个回忆的。
  设想过壁炉,电壁炉,小时候用过的煤炭或者木炭炉,不过都不太现实。最后学校里的家还是用了燃气取暖器,这样家里有火苗,有红色的陶晶反射板里制造出的红艳暖色,火的意象是足够了。总之,每个人只能按照自己的视野和经济能力来生活。日本的普通人家,取暖的方法并不是中国北方常见的集体供暖,而只是煤油或者燃气取暖器,或者电暖桌之类。一到冬天,家家都用红色的储油塑料方桶去加油站买“灯油”的东西。仙台时期的宿舍里就有燃气取暖器,不过我从来没用过。大概房子气密性好,冬天也不算冷。可怜的鲁迅先生!生活在没有温室效应的时代,所以才在《藤野先生》里说:仙台冷得厉害。我是厌恶燃油这个气味的,动辄就想在零下几度的天气开窗透气,先生总是轻描淡写:我从小就闻惯了。
  西方式的壁炉房子也很见了一些。冬天看见到木结构的西式楼房的烟囱里喷着白烟,底的周围堆放一圈木柴,就觉得人类这种与自然紧密结合的生活方式果然是世代相传,甚是悠久。——这个感慨多么柳田国男啊!
  
  火的主题。我一直没买到《火的精神分析》这本书,只是读到巴谢拉尔的某些片段。
  赫拉克利特说,火是世界的本原元素,万物皆由火而生,又复归于火。苏格拉底之前的哲学家们都热衷于探讨万物的根源,泰勒斯说水是万物之源,而恩培多克勒,他折中地认为世界有土、气、火和水四种本原。后来又加上了石头,这个第五元素。古人的世界都很纯粹,他们直觉地到达了本质:地球之外的那些星球,都确如他们设想的世界本源一般纯粹。
  崇拜火是人类的本能,最悠久的传统之一。虽然炉火的魅力在我们的生活中日渐消失,不过依然能从语源学或者民俗找到它的遗迹。hearth是炉子,灶台,而hearthside或者hearthstone除了炉边或者炉边石的另一含义就是家庭。所以十九世纪的德国建筑师桑伯提到的“建筑物四要素”是围墙,炉子,屋顶,还有台子。柳田国男的心思太细腻了,他敏锐地捕捉到炉火在人类学上的意义,从炉火的角度分析日本人传统的家居生活的特质,依据他在名篇《炉火与主客的座位》的观点,所谓的人伦秩序也能置换为炉边的座位顺序。
  
  由屋顶和围墙,我们获得了庇护;由炉火我们得到了安慰和食物,由台子,我们完成了共食与工作。不过,这四要素要满足,也是不容易啊!
  巴谢拉说,“在所有的季节中,冬季是最古老的季节。”冬天让家宅有了更深的含义。冬天的炉火,是家宅的重心,最吸引人的所在。
  我换掉了五年前的燃气取暖器,虽然它仍然可以用,不过为了安全,我还是买了个新的。还顺带为它写个篇久违的博客日志。  

egawa 发表于 2012-12-21 02:52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21459

2012-10-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秋风何处不消魂。季节之推移,总还是不能忘怀的。
  今年阳台花事很是萧条。自从封闭了阳台,浇水的事情就容易遗忘,活的植物只剩下茨菰,天竺葵,太阳花和牵牛了。牵牛也开得不好,断续在买切花点缀下。金鱼爆发了白点病,现在整日加温开灯,希望他们能熬过去。
  再等段时间去买点菊花。
  不过最近最想种的倒不是花了,而是实用的东西。在网上订了水蓼和鱼香菜苗,这是四川人的生活中常见的东西。一株野草也能成生意,几块钱一株,培上土包好,快递两三天过来就气息奄奄了。赶紧找空花盆,种了两盆,先放在阴凉处等她们复苏过来。店家也怕不能活,寄了好多种子,那明年也还是能吃上水蓼的。
  这个轻微的劳作很快让我觉得腰酸背痛。想起刘大任写的园林笔记,某年他种了诸多球根之后,就发现自己只能匍匐着回家了,醒悟到自己果然是上了年纪了。
  我也中年了。三岛由纪夫不能忍耐天人五衰,某篇随笔写到,人是在某一时刻突然意识到自己变老的。某根皱纹,某根白发,某块皮肤的松弛.......
  假期远游了一阵,回来膝盖就隐隐作痛至今,并不严重,然而这就是一个伏笔:晚年我恐怕得做个膝关节置换手术?
  这个秋天,我格外地想念家乡的滋味,也就是衰老的序幕登场了,不再期望别处的生活,而开始回望。
  暑假回老家安置了父母的骨灰。父亲的遗愿是在他冥诞那天,把骨灰洒到长江里去。我们洒了一半的骨灰在长江里,剩余的一半,安葬在祖母的墓旁。
  事先请附近的农民挖好了墓地,然后将骨灰盒并置放在里面,放了花束。按照传统的风俗,每人铲了三铲土覆盖,剩余的土由旁人完成。我们刻意让父母的墓和周围土地一样平,没立墓碑,平整好后再放上花。到了春天,我们打算撒上很多花种子。
  父母的墓旁边是细叶桉树林。可以想见,不久会有树荫覆盖。对面是玉蟾山和濑溪河,河中有座巨大的岛山,岛上松树繁茂。离开的时候,我很高兴地看到有两只白鹭在松林上飞,简直是种象征。这是景象很壮阔的归宿之地。
  在人生的中年送走了父母,就该是自己直面必然的归宿了。
  该做什么呢?我并没有找到一个确实的目标。不过或许,某个目标在提示着路径,那就相信茨威格的那句话:
  “一个人的生活道路原来是由内在因素决定的;看来,我们的道路常常偏离我们的愿望,而且非常的莫名其妙和没有道理,但它最终还是会把我们引向自己看不见的目标。”
  
  
  
  
  
  
  
  
egawa 发表于 2012-10-03 01:08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20348

2012-9-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吹过悬铃木的树梢,
   秋天的风啊,
   让我像你一般自由,
   尽情吹拂吧!
   丑陋的东西不掩饰,
   耻辱的东西也不隐瞒.....”
  
   秋天的风啊!九鬼周造到了巴黎,最初最感慨的就是这吹拂悬铃木的秋风。喜好植物的人在异乡首先关注的还是植物。
   今日狂吹秋天的风,秋雨成瀑。坐在阳台上,只听得啸叫的秋风。此地悬铃木既老又多,很自然地想起九鬼这首诗。有段时间出门就带那本周造随笔,薄薄的文库本,有空翻上几页,书中穿插的植物多。这位总是表情冷冷,孤高的哲学家,我总疑心他快乐的时候很少。
  
   夜来更有秋声之感。如今我是失去双亲之人,孤身异地在秋风里了。无家可归。去处彷徨。
  
   To the eastward? To the westward?
   My soul is like a paper lantern
   Its pastes wetted off
   under the rainy night
   in the rainy world
  
egawa 发表于 2012-09-12 23:16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17066

2012-3-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去过的地方不容易忘掉的是建筑,只因其中蕴含了人类的智巧。
  一直想写关于野口勇的文章,为此就只能去翻建筑评论。(尽可能处理资料是避免妄言和偏见的好办法?然而会陷入资料匮乏焦虑症)感谢这个时代,我们终于有了因陀罗网,连缀着各类相互映射的宝石。发现了跟野口勇一样,善于处理石头和流水的建筑家们。
  内藤广。我只见过他的一个作品:茨城天心纪念五浦美术馆。
  是五年前的一个夏季晴日去的这个在海边的美术馆。唉,我永不能忘那天的碧蓝天空和海洋,还有永远吹拂的海风。灰黑色的屋顶在阳光下发光,然后沿着同样深沉的岩石铺就的道路进去,过道右侧是一个清浅的水池,是黑色花岗岩的池底,水面平整到闪耀的是完整的一片水光。
  初看是非常简单的结构,仔细一看才明了设计的匠心:水面几乎跟过道相齐,然而由于表面张力的作用微微上翘,似乎比过道还高,随时就要倾覆在路面,然而一道极细的水槽分割了道路和水池,水由此平静地渗透下去,维持了这个小宇宙微妙的平衡和动感。清透的水,黑色的岩石,干净纯粹。
  由此进入天心的世界。这确实是极佳的精神几何学实例,精确到毫厘的设计。
  另一个,和泉正敏。他是石头艺匠出身,和丹下健三,野口勇一起工作过。土门拳纪念馆的中庭流水是他设计的,落差,水流速度,台阶的石头材质和高度都是精心设计的。流淌的时候要漂亮,跌落的要优美,这就是他设计的宗旨,结果野口勇非常赞赏。日本高等法院的庭院是野口勇设计的,他说法院要显示公平,那就要用水,最后的设计是清水在几块均等的黑色石头上汩汩涌出。(想想林璎在某个大学的妇女平权纪念主题设计几乎算是高仿)
  和泉的设计我见过的只有郡山美术馆正面的石庭。下沉式庭院设计,树木丛生的山坡下面就是面积很大的石头庭院,很有气魄。倾斜的,起伏不平的条石,如风化页岩般的岩石造型,是用来自濑户内海的石头制作的。游客必须经过这个广场进入美术馆。美术馆正面迎向这个石头广场的是巨大的玻璃墙。玻璃墙内有条凳,看完展品后可以坐在里面,面对石头沉思。我们当初也是这么做的,积雪覆盖时更有起伏的山林感觉。
  只用宇宙间基本的石头,水之类的元素来设计,特别能唤起单纯,深沉和伟大之感。这该是野口勇魅力之源。
  
  
egawa 发表于 2012-03-07 01:42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8912

页码:1/69  [1][2][3][4][5]:
本站域名:http://egawa.blog.tianya.cn/

用户:
密码:
·坐标(2013-10-7)
·慢船(2013-7-3)
·两个男人(2013-5-5)
·疲乏于生活(2013-4-10)
·近段时间的生活报告(2013-1-18)
·年末记事(2012-12-30)
·冬天的事(2012-12-21)
·种蓼(2012-10-3)
·活着就好,生命力在那里释放...(2016-8-2)
·  现在我也是。在另一个时区向你问好!...(2014-2-16)
·  啊,好久没来这边,看到这篇有些伤感。...(2013-10-17)
·  是呀,这也是康拉德能够引起我共鸣的地...(2013-7-10)
·  澜,山不转水转,你居然还在!一切依旧...(2013-7-6)
在这给我留言吧 >>
·2013-10(1)
·2013-7(1)
·2013-5(1)
·2013-4(1)
·2013-1(1)
·2012-12(1)
·2012-10(1)
·2012-9(1)
·2012-3(1)
·2012-2(1)
·2011-12(1)
·2011-11(2)
访问:4234841 次
日志: 696篇
评论: 5310 个
留言: 136 个
建站时间: 2004-5-22
egawa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