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知道分子的青春履历
叶晚·知道分子的青春履历
一)姓名:像杜像雨又像风 二)笔名:暂时是“叶晚” 三)职业:无冕亦非王 四)习性:困守于夜 五)爱好:清心寡欲,一盏春茗可矣!但若有好碟,则茶可不饮,若有好书,则碟可不看,若有好友,则书可不读,若有好女子,则…… 六)Q:27515129 七)M:dyf7882@hotmail.com 八)E:dyf7882@vip.sina.com 九)叶晚曰:好男应一马平川,好女须开门见山,知行之间,常进退失据,百文不如一贱尔。
博客日历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杜家公子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5764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235篇
  • 评论: 56 个
  • 留言: 4 个
  • 建站时间: 2008-4-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
2008-6-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各位朋友,从今天起,我的博客搬回新浪,主要原因是天涯的服务器实在不太稳定,而且,天涯的博客和非天涯注册的朋友交流起来实在是不太方便。其实,天涯博客的人文气息还是很浓厚的,合我的胃口,但是,有得总要有舍。




       新地址等着老朋友—— 




       http://blog.sina.com.cn/dujiagongzi

......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6-04 21:45 | 正常 | 分类:日子·一人焚心 | 评论: 1 | 浏览:3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

       20天了,在焦虑与苦闷中彷徨,原因在远方,在当下,与大地的震颤有关,与心门的绞悸有关。度日如年,家国与斯,纠结于历史结点上的太多事情,一如此个多变之季,有厉雨有风吟有尘霾,让人心绪喑凋,惶然茫然惘然而无助无趣无告。 不过,总得回来,不管你的情绪沉陷多远,总得回来。 上卓越网的帐户上翻翻,把最近几个月买的一部分书显摆如下,毕竟,这几乎是这段日子里唯一感到高兴的事情了——


《最后的约会——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蒲宁爱情佳作》


 注:被有的评论家认为是写爱情写的最好的作家,在中国介 绍的不多,书的装祯很羞陋,薄薄的一本,味道有一种淡淡 的忧伤,就像纸页散发的淡淡的霉香。


《博尔赫斯全集(5卷本)》


注:被称为“作家中的作家”,还要评价吗?不过,这种书确实需要静静的,慢慢的读,需要摆脱我们固有的语境,才能真正走进那种曲漫交叉的花园小径的内心。


《傅佩荣国学精品集(共10册)》


注:台湾大学生票选出的最受欢迎的教授,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台湾没有国学热,因为,从来就没冷过”,不得不承认,大陆快要把自己的文化之根掘断了,而飘零海外的那些枝叶反而苍翠葳蕤。


《失败之书》


注:北岛散文集,对语言天才般的敏感仍在,但是,读一个诗人颠沛流离、油盐酱醋的生活实质截面,往往会让人在生活的现实与精神的幻境之间错乱恍惚。


 《步非烟作品(中国新武侠典藏书系)》


 注:这个北大80后的年轻人,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古代美女, 但其实只是个现代丑女(这么说可能有点刻薄了,呵呵,玩 笑而已),买她的书为了她说过的两句话,一句是“我革金 庸的命”,另一句是“也许我现在还革不了,但是,你总得 允许我有点理想”,前者可笑,后者可爱。


《别离开我》


 注:据说是21世纪意大利最畅销的情爱小说,还没看,但是 ,凡是说“最”的东西大多比较可以,也大多比较可疑。


《帝国的回忆(修订本)》


注:《纽约时报》记者对晚清中国的同步打量,看中国人自己写的历史多了,应该多看看人家当时是怎么说的。


《我要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


注:因为作者里有许知远,更因为作者里有比许知远知更远的人。


《希腊-一个把全世界蓝色都用光的地方》


注:装祯相当漂亮的一本书,不负苏格拉底脚下的一方山水 ,送给一个对希腊怀有宗教般崇敬的美女。


《娱乐至死》


 注:近来总是被社会批判者提及的一本书。


......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5-29 02:18 | 正常 | 分类:读酷·三生石上 | 评论: 10 | 浏览:5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9 星期五(Friday) 晴

    佛说:尘即尘土,不是土,乃垢也。世即光阴,不停留,乃过往也。所谓尘世就是结垢解垢的过程。 


       光阴宛若手中沙。
       J城,1990年。


       她的家在一片阳光谷地。
       是当时常见的一幢四层小楼,从窗口望出去,城市里不常见的一小块玉米地就在脚下翠绿着。楼的对面,就是光阴街,和三层楼一样高,光阴街连着学校和他的家,亦连着少年心事。


       那是小城市里总会发生的那种相遇。每年的夏天行将结束的时候,教师的孩子、大小官僚的子弟,就从四面八方向某个中学的某个重点班汇聚过来。小小的教室里,坐满了形形色色的背景。


       在他们青涩的视线里,她是一个磁场。
       是的,无论是在成人的世界还是孩子的世界,在一群人中间,总有那么一类人,会不知不觉流露着自己隐隐的光彩。
       她成绩优异,但并不是最好的那一两个“学习机器”;她容颜秀丽,但并非让人望之怯步;她展现着非常的聪慧,但率真而温宛;她有个性,但从不喜欢让棱角去碰痛别人;她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长者眼中的乖孩子,但是,她从来不把自己归类到“完美”那个概念里,也因此,她不必太在乎别人的目光的方向。
       她并不眩目,甚至朴素,她不需要漂亮的羽毛,因为她有能够飞翔的翅膀。


       忽尔一夏,月色常常会爬进十几岁的窗棂,流淌过那些些微翕合的鼻翼,在每盏温暖如水的夜晚,一个个少年将初梦种在年轻松软的心田。


       很多年后,他偶然再次走过光阴街。望向那片谷地,阳光灿烂一如昨年,她家的小楼也还守侯在原处,只是翠绿的玉米地不见了,更多更新的房子把羸弱的四层小楼挤到了逼仄的边缘。
       他把眼镜向上推了推,光线划过晶莹的流波,他微微地笑了,因为,十几年前的悸动仍旧还在,并没有走远。


       他早就知道,他和她,要有一段不知道多远的故事。
       他是班级里男生年龄和个子最小的一个。但是,这从来没有妨碍他骄傲、乖张的个性与智慧上的优越感。从小到大,所有身边的大人都说他聪明绝顶,以至于他自己都产生了错觉,既然不用太多努力,也可以很不错,周围的人,真的都是很笨的。
       在遇到她之前,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时候,也会成为生活的配角。


       他们的课桌相邻而平行。很近,但是永远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他有时候会看到她斜过来的目光,而也有的时候,是他的眼神追随着她的背影。在她的面前,他自卑甚而充满了挫败感,而表现出来的,却是无以复加的狂狷与傲慢。那个年龄的心灵与表情,常常都是这样逆向而行。
       他给她起了无数个外号,调动了他能够调动的所有词汇,讽刺她挖苦她,和她比所有的事情,把她和其他男生扯在一起。
       她常常会很生气,横眉立目地与他争吵。
       而这,无疑是对他的一种鼓励。


       其实,这无穷无尽的口水战只是硬币的一面。
       光阴街上,还有他的另一副表情。
       他开始不在家里吃早饭,这让母亲很困惑。每天很早拿着1块钱,和几个同学相约去光阴街路边的小店吃很难吃的油条,喝甜的发腻的豆浆,只为了或者的邂逅而已。
       在那些辰光刚刚掠过眉宇的早晨,空气尚清冷,而街边漫生的野草,还带着昨夜的露水。


       她和他,就像教室里那两张平行相邻的课桌,有的时候很近,有的时候又很远,这让他快乐,也让他困顿而烦恼。就像是叩动一扇门,然后远远躲在角落里,而开门的人满心欢喜地打开门,却只有空荡荡的失落。
       少年飘忽的心事,在光阴街上怅然浮沉。


       一年后,另一个她不期然成为局中人。
       青春的机场上起飞的飞机,在空中盘旋,见到一小块平坦的旷野,渴望着陆。
       于是,他懵懂地降落在另一个她的心事里。
       M,一个柔弱而情感丰富的女孩,总被他欺负的同桌,她最好的朋友。


       当大家都感觉自己有些长大了的时候,光阴街似乎不再笔直,而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很多转角。
       她依然和他、M以及其他几个好朋友一起去各家玩,春天的时候,他们还会一起去踏青。这个小团体里的大多数人,都有了自己的所谓“恋人”,除了她。但是,她依然那样笑容灿烂,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经常会和他开玩笑:你可别欺负M呀,要不,我们姐妹饶不了你。
       一次,小团体游荡在光阴街上,走到了她家的路口,他对M说,我骑单车带你下去怎么样?M害怕着摇头。她突然说,你带我吧,我看看你的车技如何。那是一个长长的陡坡,站在高处,他都有些眩晕,他和她骑着单车,尖叫着冲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她的手牢牢地抓着他的衣服。
       有一天,他又在拿另一个男生取笑她,她马上回击:别以为我是你和M……
       那一刻,他突然看到,她的眼睛里竟然布满了泪光、忧伤与仇怨。


       那年,是小虎队解散的那年,他们一起轻轻哼唱着《骊歌》,共同挥霍着生命中最纯粹的时光,他们的兜里没有几块钱,不会喝酒,也不知道KTV是什么,甚至连手都没有拉过,他们只是在用脚步在丈量着这座不大的城市,用深深的快乐和浅浅的忧郁令光阴街充满甜到微苦的质感,不管有怎样的心事,毕竟,他们还是孩子。


       离别猝不及防。
       下半年,他要走了,转学去另外一座更大的城市C。
       他没有和任何人告别。
       那天,晚秋里的第一场雨加雪。雪花还来不及落地,就化成了泪水。中午,教室里只有两个女生,她和M,M哭泣,她陪着她,安慰她。
......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5-09 04:07 | 正常 | 分类:心弦·两两相望 | 评论: 5 | 浏览:6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收到卓越快递来的北岛《失败之书》、《青灯》,董桥《故事》、《今朝风日好》。《今》装祯实在是很精致,小小的,简洁而大气,班驳的褐色皮纹,像个记满了故事的笔记本。结果,在其老公宝明同学的诱导下,一大方,送给刚刚怀了娃的小孟同学,说是胎教的最好读本。其实,还应该告诉她,找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轻声读出来,这些如水般流淌的文字啊,说不定那个还处在细胞状态的生命,真的听得到。说实话,真有点心疼。

       收到远方友人的一个短讯,说“人已经低到尘埃里,心却开不出花”。也许对伊来说,这真的是艰难的一年,一些事情因之而发生了变化,一些可能就此写上了休止。希望,她能够很快走出来。突然,想写一些往事。(多余之注:和胡兰成初识后不久,张爱玲送给他一张照片,背面题有这样几句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5-07 23:03 | 正常 | 分类:日子·一人焚心 | 评论: 2 | 浏览:4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9 星期二(Tuesday) 晴

前天在卓越订的书到了。别说,还真挺快的。最近,宅急送三天两头往单位跑,和门口的保安都混熟了。我匆匆跑下去,是两个很大的盒子,版本非常之好的《诗经》、《楚辞》,还有就是把我自己都雷倒的三本《私人生活史》,像三块砖头一样,每本550页!!一共近200万字!!!塌实呀,不说内容,一看块头,就觉得特塌实!呵呵。

       另:接货的时候保安提醒我,要不要当场把盒子打开,验验货。我连说不必了不必了,盖因里面还有一本贝利的《两性生活史》,虽然是严肃的著作,但毕竟全世界的春宫图都在上面呢,怕他误会,哈。

......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29 22:48 | 正常 | 分类:日子·一人焚心 | 评论: 2 | 浏览:4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8 星期一(Monday) 晴

     两个朋友,都是女孩。
    一样的冰雪聪明,一样的花样年华。
    本该是一条路上的人吧,却走出了别样活法。
   
    前一个曾经是记者,笔下记录过无尽的人间悲喜。所谓这个世界的熙名攘利,善恶美丑,
纵是冷眼旁观,也必食髓知味。按说,这个职业带给她的,即便不是麻木,多少总要有些许世故。可也许是一路走来都顺风顺水,也许是天生具有一种对外在熏染的免疫力,她始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说话本就是一副娃娃音,表达方式更是直白幼稚的常让人莞尔。她坚定而虔诚地信奉着所谓“美好的力量”,并且想当然地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和她一样,一天聚在一起谈点小情小调之类。当然,我得承认,她有能力......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28 17:27 | 正常 | 分类:日子·一人焚心 | 评论: 6 | 浏览:7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7 星期日(Sunday) 晴

 换了个红色的模板
 是,而且只是,表达一下非常单纯非常朴素的情感
 我无法否认自己是个中国人
 我亦无法不爱自己
 所以,我必须爱中国
 但是
 民粹主义请走开
 我不需要鸦片
 亦不需要吸食鸦片之后的癫狂
 精英主义也请走开
 我不需要说教
 亦不需要似是而非的“知识分子立场”
 请换个维度来打量这种颜色
 不要再在非“左”即“右”之间臧否唳骂摇摆
 多美丽的颜色
 浅一点是粉,代表着浪漫
 深一点是紫,代表着灵魂

......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27 22:27 | 正常 | 分类:日子·一人焚心 | 评论: 5 | 浏览:4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1

2008-4-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是日两件事情颇值得高兴。
   一是下午时分终于收到《读库》0801。把手洗洗干净,翻开目录,偷看了几眼。面对好书的时候,大概总是如同孩子面对一块极好吃又极好看的糖果,总是不舍就草草吞掉,还是留给下班后的午夜,心情安澜地青灯黄卷吧。
   二是傍晚时分终于传来印花税下调的消息。据证券版的编辑小孔同学讲,到下个周末应该可以弹到4000点以上,真的,这不仅是个钱的问题,还涉及到一个国家国民的信心指数,2008年的中国人活的太不塌实了,总得给大家一个扶手。

......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23 21:52 | 正常 | 分类:日子·一人焚心 | 评论: 4 | 浏览:41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2 星期二(Tuesday) 晴

       14岁。
   春深夏浅的下午。暴雨滂沱,雷电交加。在女生惊诧的眼神里,男孩子们一起穿上雨衣,在泥泞的操场上拼命追逐奔跑。雨滴急速堆积成宽阔的河流,那只破旧的足球在水中隐现浮沉,在看不见脚踝的旷野里,一件件有着各种鲜亮颜色的塑料雨衣怪叫着欢笑,推搡着搀扶,爬起着跌倒,暗灰色的天地间,一群跃动的精灵用嘶哑的嗓音忘情地唱着: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不时地,透过密集的雨濂,我们把目光投向教学楼的那个窗口,希望那里有个穿着白色裙子的身影……
   那时候,我们的名字叫作叛逆。
   那时候,我们的下巴还很干净。
   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自己的酒量。
   那时候,我们的青春正在初蒙。

   21岁。
   春日迷离的未央夜。飘洒的雨丝点染着晚灯下的街路,干湿班驳,心事暧昧。大街上回荡着BEYOND的《在雨中》长长的间奏,电贝司的深沉与雨的温婉给这样的夜晚一种别样的调性,局促但又从容。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他们以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漫步,多数时间沉默不语,偶尔两句不咸不淡。彼此不经意地目光交相,但旋即别过头。男孩正在被一个女人写的《上海宝贝》教坏,而女孩则因为一个男人写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而让男孩们坏的无的放矢。而不管男孩女孩,枕边都会有一本《挪威森林》,译者说:渡边内心十分苦闷彷徨。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缠绵的病情与柔情,一方面又难以抗拒绿子大胆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男孩常常就是在这样的雨夜里明白了爱与离别的生死契阔,但是,他那时还不会想到后来,他也变成了“杜编”。
   那时候,我们的名字叫作浪漫。
   那时候,我们的下巴倔强地生长着杂草。
   那时候,我们嘴角挂着啤酒的泡漠。
   那时候,我们的青春蠢蠢欲动。

   25岁。
   即便是晴朗的白天,街上依然空旷无人。一种传说中的疾病突然和每个人有关,整个家国都在焦虑中辨识着某种流年流言,刚刚开始的,或者即将结束的。在这个春夏,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只能坐在屋子里,听凭雨点敲打着窗棂。我们心虚地写下各种号召人们放心的文字,除此之外,唯有愁城困坐,无奈而专心地研究萨特,研究武腾兰。终于有一天,淫雨霏霏,屋子里躁热的让人疯魔,同居的哥们实在无法忍受这种与哲学家和日本AV表演艺术家整日厮混的日子,光着膀子,冲进了雨夜,我急忙追出去,只听见空洞的走廊里传来疯狂的回音:让我发烧吧!把我隔离吧!!记得是在读《向左走向右走》时,开始考虑放弃一段感情,而在读《成都,今夜请把我遗忘》时,开始考虑放弃一座城市。
   那时候,我们的名字叫作惶惑。
   那时候,我们的下巴被口罩覆盖。
   那时候,我们用啤酒为白酒解酒。
   那时候,我们的青春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与质感。

   30岁。
   开着车疾驰在另一城的马路上。透过水雾朦胧的......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22 22:29 | 正常 | 分类:心弦·两两相望 | 评论: 5 | 浏览:6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1 星期一(Monday) 晴

 (一位朋友要出本关于张爱玲的书,嘱我序之,翻出7年前的旧文,应酬一下吧,友人见谅)

        设若人的一生是条路吧,感情这东西便该是路边的道道风景。你已然踏上了如梭的日子,很可能就在眨眼的瞬间,一株钟情的乔木便倏忽而逝,当你回眸,一切只剩下恍惚的背影。
这世上便颇多无常。
时间向前轮转48年,一位叫张爱玲的女子可能从未想到过,她及她写下的文字,可以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雨洗练、浮沉跌宕后而终于又一次在别样的人群中又一次得到响应。也许是尘封许久的心扉猛然洞开并感应到来自远方的低回歌唱,又或者是心灵的某一角落始终承嗣着一丝从未消失的共鸣。总之,光阴的荏苒象极了一种隐喻,久湮的故事重浮水面与故事里的恋人久别重逢竟是多么的如出一辙。
她说:“他们在沉默中听着那苍老的呼声渐渐远去,这一天的光阴也随着那呼声一同消逝了。”是啊,形容枯槁的张爱玲在某个星辉斑斓的夜晚溶入了溶溶的夜色,一如她流水无痕的风韵,没有大喜悦同样没有大悲哀。这......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21 16:02 | 正常 | 分类:读酷·三生石上 | 评论: 7 | 浏览:6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此文为2006年9月11日《东亚经贸新闻》“911五周年特刊《伤城》之栏语,今天翻出来,贴上,盖因今天的中国与世界之间也存在着类似的困惑与疑问)






      对许多人而言,这样一个时代,外表华丽,而内心流淌着血。
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梦往往比现实更真切、清晰而残酷。
      公元2006年8月3日,一部名叫《世贸中心》的电影在纽约齐格飞大剧院举行了隆重而肃穆的首映式,对政治批判有着极度热爱的大导演奥利弗•斯通一反常态地没有给自己的影片添加更多的政治隐喻和批判精神,而选择了回归直接叙事本身,这部直接描述“9.11事件”的大片用凌厉的影像和流溢的情感把所有人带回了那个梦魇般的上午,光影闪动的刹那,时间也因此抖落了5年来的尘埃,当淋漓的鲜血被冲淡成一片绯红的水印,幽灵般盘旋的噩梦已经着陆在心灵深处的某个角落,美国人终于可以相对平静地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然后把它交付给自己发达的娱乐工业,在又一次震颤灵魂的同时,去赚取数以亿记的票房收入。
       但是,所有的人——亲历者、旁观者、近在咫尺者、远在天边者——都知道,其实,一切远没有结束。
   时间不是万能的创可贴,它更像是一针高效的麻醉剂,可以让人们短暂地忘却痛苦,却无法疗治利刃在内心深处凹刻的累累伤痕。5年来,简单而直抵心扉的哀伤和复杂而莫可名状的政治让“9•11”变成一个多义的符号,它既代表着人性的光辉与卑劣,又可以代表利益的倾轧与争夺,它既可以镌刻在死难者的墓志铭上,与鲜花、烛光、泪水一起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感人肺腑的一幕幕凄美,又可以成为政客们自以为掌握着真理,挥舞着战斧发动战争的最佳口实。
  “9•11”5年,它如此深刻地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这个世界,它让拥有爱的人拥有更多的爱,也让执着于恨的人增添了更多的恨,它让有的人因为反思而变得清醒,也让有的人因为偏执而愈加疯狂。在后“9•11”时代的5年里,大多数人可以抛开单一的情绪去完整地审视这个世界,可也有很多人还依然深陷在伤痛亦或仇恨里难以自拔。而无论如何,改变还是显而易见或潜移默化地显现着,国际政治秩序在混乱中隐现新的分野,国际经济秩序伴随着政治的波动而起伏,人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愈发的泾渭分明。
  “9•11”5年,华丽与鲜血,强大与脆弱,希望与绝望,废墟与奢靡,仇恨与宽容,惊恐与从容,战争与和平,傲慢与偏见……无穷的悖论不知凡几,通通集结交织在历史的节点之上,来自不同世界不同文明的人们依然彼此仇视地张望,在他们之间是不断生长的藩篱与荆棘。
  “9•11”5年,人类在伤痛之后的痛定思痛依然显得如此的不够诚恳,解决文明冲突的方式依然在爱与恨、战与和之间游荡摇摆,对于明天,把她交付给强大的战争机器还是互相理解与包容,人们仍然在迷惘中做着痛苦而艰难的抉择。
  汤因比在他著名的《历史研究》一书中这样写道:我们必须抛弃自己的幻觉,即某个特定文明,因恰好属于我们自身,便把它当成中心并以为它比其他文明要优越。这句话适合所有的人,包括“9•11”的制......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19 23:03 | 正常 | 分类:评论·五味杂陈 | 评论: 0 | 浏览:4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电影有很多的象征物,其中最接近其本原的,可能就是“造梦”这个比拟。
 当黑泽明以《梦》这样一部亦真亦幻的作品来为自己波澜壮阔的电影生涯做一种精神层面的总结,当斯皮尔伯格用“梦工厂”来为自己的制片厂命名,来自东方和西方的电影人们不约而同地把“梦”的意象赋予第七种艺术。
 对于个体的观影者而言,电影更像是一种私密的个人体验,与梦境一般无二,皆是从现实走向幻想,不同的人在同样的电影里或者同样的人在不同的电影里与心灵与生活形成着一种交流比照,并因此而忧伤、欢欣或者感喟。
 对于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而言,电影同样是一种具有梦幻色彩的文化符号、思想符号甚至情感符号。浅薄的评论家喜欢用简单的概括性语句来定义某个国家的电影——比如法国电影是充满了对“艺术原教旨主义”的近乎偏执的痴迷,美国电影是文化沙文主义+高商业化流程,越南电影惯于展示恋恋三季的曼妙与迷离,伊朗电影充满了对人性残酷与阴暗的关照等等等等,但问题在于,这样的概念化简约固然简约,却往往失之全面与确切,因为没有哪一个民族在千百年来锤炼出的民族性是如此的单纯而易于洞悉,作为与......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19 22:50 | 正常 | 分类:读酷·三生石上 | 评论: 2 | 浏览:6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无论生活在哪个时代,李渔( 1611 ~1680 ,原名仙侣,字谪凡,号天徒,中年改名李渔,字笠鸿,号笠翁)都注定属于那种被大多数人晒然蔑视,但又被更大数人暗自垂羡的人。
       那是专属于这个世界上极少数人的一种生命曲线。
       在煌煌正典之外,在宏大叙事的边缘上,历史关于人性真实而轻盈的一面就在这样一些曲线的连缀中生动起来。
       生于殷实之家的李渔,少无衣食之忧。老子是大款,估计从小这班那班的也上了不少,什么少年高尔夫贵族气质培训班啊,一小时300块的钢琴课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素质教育上去了,这应试教育大多就比较悬,果然,浅尝仕读之路,潇洒少年面对一张张答题卡当场晕菜,连个中专也没考上。幸亏,历史在任何一个瞬间其实都睁着眼睛,科举制度在主观上创造了一种格局的同时,实际上也在客观上开辟着另一条道路。
       设若年少这条“鲤鱼”真的和其他天下书生一样跃了龙门,中国也许将多了一个庸常的小科员,而少了一个绝世的生活家。
       在16XX年的某一天,一个清瘦的小伙突然把一大堆《四书黄金仿真题》、《五经历年大联考》、《名师指点帮你进秋闱》等复习材料、练习卷子统统复之一炬。
       火光与黄昏的如血残阳映照,少年李渔突然感到吐纳无比畅快,心境一片澄明。
       遂站在高岗之上,朝向遥远的北方,大喊一声:当个甚官?玩!
       李渔玩得起。玩的大。也玩的好。
       此去50年,李天徒狎妓欢,薄幸名;开戏班,票优伶;取悦于大富之家,获利于水袖之间,印行《金瓶梅》、戏说《肉蒲团》;传唱《风筝误》,怡趣《芥子园》,琴棋书画,花词柳赋,无忌床笫,寄乐山水,通情、知性、乃悟天伦地理人道,不羁风流,不亦乐乎,很快成长为一个并不高尚的人,一个拒绝纯粹的人,一个远离道德的人,一个沉湎于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扯淡的人。
       对于这一点,李渔饮水,冷暖自知。在给当时的礼部尚书龚芝麓的信中,他评价自己说“庙堂智虑,百无一能;泉石经纶,则绰有余裕”。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除了正经事,俺啥都玩的不错”。
       诚哉斯言。
       就这样天高水阔,云淡风轻,一路玩去。李渔竟在不经意间把自己的生活玩成了一种经典。也玩出了道学之外,另一种中国人的大境界。
       如果把中国古代的“风流名士”分成两类,那么,所谓的刘伶阮籍等魏晋名士在精神层面则更像是今天的王朔(甚至杨二,甚至芙蓉),动不动就装疯卖傻,放荡狂唳,看私特立独行,实则虚仄脆弱,言行之间往往有自我炒作的痕迹,从本质上,他们是生命的悲观主义者,对生活充满了无言而入髓的仇视,故而在放纵里寻求救赎。而李渔所代表的则是乐观派,在出世与入世之间,他不枉不纵,刚刚好找到了生活的“黄金分割点”,不是向生命的形式,而是向生活的内容寻找属于自己的真乐趣。一点点小智慧、一点点小淘气、一点点小骄傲、一点点小赖皮,不与人怒亦不与人争,如此这般的恬淡心境,如此这般的快意人生,叫人如何不羡慕!
       惜乎,微斯人。
       人生晚照,宠伶葬花,家庭戏班散伙,花钱如流水,手里又没啥基金股票的老李同志也无可避免地迎来了凄凉晚景。
       在16XX年的又一个某一天,一个清瘦的老头面向西壁长叹一声,晚风徐来,几案上一部《闲情偶寄》散发着墨香,一位老奴手持一豆烛火,说,主子啊,您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天下有几个人能像您这样玩一......

杜家公子 发表于 2008-04-19 16:39 | 正常 | 分类:读酷·三生石上 | 评论: 6 | 浏览:6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