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农夫



博客日历
<< 2018 八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博主:任洪波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416566 次
  • 今日访问:54次
  • 日志: 277篇
  • 评论: 199 个
  • 留言: 23 个
  • 建站时间: 2008-5-23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都市农夫
一介布衣,言有物,心有格。 ---都市农夫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
2018-8-6 星期一(Monday) 晴

我们家大门外有一条沙土路,这是西岗通往长白街的路,也是畜牧场的人们去长白街唯一的一条路。畜牧场就在我们家正西两华里的岭岗上,这条路从我们家,向东两个月牙形状通到了长白街上。路面宽不足三米,坑坑哇哇的,不好走,有的地方是沼泽坑,有的路面全是石头,就是这样的一条路,人们走了几十年了,现在还是这个样子,我每天上班,儿子女儿上学,每天来回走在这条路上。

从我们家向东,有一华里多的路,这是第一段月牙路,就这个月牙区内叫西甸子,这西甸子,地下水眼多,水眼里的水不断向地面渗出,就行成了沼泽地,涝滩子,所以,绿江村的人们管这地方叫西甸子。

西甸子一共住着十来户人家,都是从山东家刚来不久的新户,先在这里落脚,因为这地方养穷人,日子过好了,都会一个一个的搬到长白街上去了,半个世纪了,所以,西甸子一直是十来户人家。

第一段月牙路和第二段月牙路的相连处,路南有一棵大柳树,干高七米,一抱多粗,生长几十年了,路北是一片年久的坟地,现在已经便不清谁家的坟头了,在坟头东边有一条向南流水的小河,过了小河就是长白县的铁合金厂了,从铁合金厂向东就是第二段月牙路了,

......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8-06 09:38 | 正常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55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7-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弟妹兄妹八个,三个弟弟,五个姊妹,大弟弟叫张连胜,八零年得了重病,这一年才二十八岁,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弟妹在兄妹当中排行老大,二妹子比弟妹小两岁,在建筑公司上班,对像是建筑公司的副经理,姓王,叫王美起,夫妇俩两个女儿。兄妹八个,这老二条件最好。三妹子在长白实验中学后勤部上班,对象是实验中学的一名老师,两个人生活的也挺好,夫妻俩很和睦,身边有一女儿,还不到上学的年龄。

四妹子这一年二十八岁了,和对象还没有结婚,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就掰了,今年四妹子又找了一个对象,是长白马龙沟乡李树沟村的农民,姓李,小李今年也是二十八岁,是个木匠,王美起就把老四的对象小李办到了长白建筑公司,做了建筑公司的正式工,是建筑公司的木工。弟妹的二弟在林场上班,今年二十六岁了,对像是长白街上的,还没有结婚。最叫人操心的是弟妹的小弟弟小妹子,她们俩都是无业青年,而且,这个小弟弟还是长白街上有明的地痞子,整天在外惹事生非打架斗殴,用刀子捅伤了人。公安局正天抓他,家里的人正天为他提心掉胆的。他还不听管教,家里人拿他也没有办法。

四妹子今年冬天要结婚了,眼下没有房子,想在我们住的这个房子做......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7-04 16:35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89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6-4 星期一(Monday) 晴

自从那一次,我们俩见了面后,很长的时间了,再也没有见过面,相互也没有消息。

有一天,我还是上早班,下班回家后,吃了饭,家里没有活干,睡好了觉,我在看书,侄女们在院子里玩耍,弟妹做工去了,中午也没有回家。这一天的中午饭,是大侄女艳红做的饭,现成的家常便饭,在鍋里熘一熘就行了,因为没有事情可做,吃饭按时按点的。这一天中午,我和侄女们正在吃饭,畜牧场的那个女人来到了我们家,当时我都呆住了,因为太突然了,我没有想到她会来我们家。当时,我很不自然的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们家在这里住啊,这个女人很爽快的随口就说,我打听着任贵福家,我就找到了这里了。

不管如何,人家来到了家里,又是吃饭的时候,请人家吃个饭吧,弟妹不在家,我又不会做饭。当时,我到商店里买了几个罐头和面包来招待她,饭后,我们俩谈了很长的时间。那时候,我们俩虽然认识了,那只是见了一面,但是我们俩还相互不了解。从谈话,我能看的出,这个女人是真心实意想找个伴,真心实意想成个家,而且,这个女人挺实在,说话爽快,脱口而出,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这一天,我们俩还谈了双方小孩的问题,谈的很透彻,而且,各自还谈了各自的想法。最......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6-04 11:11 | 正常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22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5-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过了春节,我想把儿子送回山东老家,叫父亲给我照看一年,因为弟弟家人多,小孩也多,弟妹太辛苦了,照顾不了这么多孩子,再者,我也不好意思一只连累弟妹。

正月初四日的早晨五点钟,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这时候的人们,大部分还在睡梦中。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发着亮光,大地是白色的,白雪发出银光,天地显的很明亮,路上的积雪,被车轮压的坚硬,发着亮光,人走在上面,发出咔喳咔喳的响声,这时候,我领着儿子正走在去长白汽车站的路上,路上没有行人,很寂静。

北方的冬天,黎明前寒气逼人,口中喷出的寒气,胡子眉毛形成了冰凌,就连帽子也白了。这时候,要大步流星向前赶路,人体才会发出热量,人体发出了热量,才能抵挡严寒。我为什么选择这时候回家呢,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这时候不上班,有时间,把儿子送回家去,第二个原因,就是回家看一看我的二妹子淑英。

二妹子,自从八二年去了广东,到今年六年了,没有回来过,今年二妹子和对象两个人带着孩子一块回家了,并且在山东家过的春节。

去年的腊月初,我收到了二妹子从广东邮来的一封信,信中告诉我,她们今年过春节回山东老家,并且叫我也......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5-02 14:37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63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4-2 星期一(Monday) 晴

五月十号我接到了建筑公司的通知,叫我去干沟子工地上班。从长白到干沟子工地九十华里,交通不方便,没有大客了,姐姐的二女婿小黄,给我联系了一辆拉货的大卡车,把我捎到了干沟子村。干沟子村,就在国道的道边上,干沟子村的小学就在国道的道北五十米村东头,学校有二十多间房子,校园很大,方方正正的,学校后面有一座馒头状的山峰很秀美。

干沟子村在群山里,村南边有一条公路,是一条国路,长白通往临江,村子周围的山头奇形怪状的很美丽,干沟子村很大,一千多户人家,干沟子村的村民们去长白,或是去临江很方便,在长白山区,这算是最好的交通条件了。干沟子村隔十四道沟镇十华里,是十四道沟镇的管辖区,干沟子村不但有旱田地,还有水田地,而且在岗顶,还有人参基地,如此,干沟子村很富裕,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很高,

我来到学校的时候,领队张仁焕和他的员工们,已经在校园外迎接我了,这个队一共五个人,队长张仁焕,是个朝鲜族人,长的又矮又胖,给人的感觉张仁焕就是个武大郎,但是这个人挺好的,讲义气而且人实在,不管什么事情,张仁焕都是以礼待人,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不要小看张仁焕长的那样矮......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4-02 12:01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116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3-8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春风好像是常客,几乎每天都有风,春风不刮,草芽不发。五月一日早晨五点钟,我和儿子顶着晨风,在苹果园旁边公路的停车点坐上了大客车。第一站,我领着儿子先到了北京,我这是第一次来北京,好不容易来一次北京,我领着儿子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玩了一天,并留了影,当是的心情很激动,又感到自豪。北京天安门庄严屹立,首都北京,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我和儿子来过了,这一生没有遗撼了。

我和儿子坐上火车,从北京出发,这一路,经过华北平原,出了山海关,火车又穿行在东北大平原上,在这大平原上,火车就像一条长龙,朝着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市进发。火车到达沈阳火车站,停留了二十分钟,因为沈阳火车站是东北最大的火车。而后,火车改变了方向,向东,朝着吉林省通化市进发,通化火车站是这趟列车的终点站。火车到达通化火车站,时下四点钟,我和儿子又改上了通化通向临江的火车,这是一辆小型的火车,也是短途车,因为这一列火车行驶的路线是长白山区,路的弯度大,坡度大,火车从通化到临江这一路不是钻山沟就是钻隧洞,火车到了临江光遂洞就钻了二十五个,在通化火车站,晚上九点发车,第二天早上火车到达了临江火车站。

我和儿子......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3-08 10:52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99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2-1 星期四(Thursday) 晴

我们村是掖县城关公社东南头的一个村子。在我们村的西南,相隔三里地是西关门子村,这西关门子村是柞村公社东北头的一个村子。我们村的东南是宋家,吴家村,这宋家,吴家村是郭家店公社西北头的一个村子。这地方是三个公社交界的地方,也是个山高隔着黄帝远的地方,太偏辟了。那年代,公社的干部骑着自行车来这一地区指导工作,或是传达党的新文件新指示很辛苦。再者,老百姓到政府办事也很不方便。

掖县县委为了这一地区便于管理,就在我们村的后边,后店子村的前边建一个店子乡。县委决定从城关公社划过十个自然村,柞村公社划过十个自然村,东南方向的郭家店公社划过五个自然村。一共二十五个自然村,人口一万七千五百人为店子乡。那时候县委派了曲显章来坐阵店子乡的党委书记。

一九七零年的初春建房动工了,先盖的乡政府,那年代盖房省钱,石头就地取材,在前店子,后店子的东山上放炮打的,前店子、后店子、后河、付家桥,这四个村子的社员用木制独轮

车推的,雇佣村里的泥瓦匠用石灰加沙子垒的墙,盖乡政府花不多少钱。可是,盖乡政府,前店子、后店子、后河、付家桥,这四个村的人们做出了功献,出了力了。就拿运......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2-01 13:54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117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2-1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九八七年,春节刚过完,过春节做的大饽饽还没有吃完,我打起了行李包,带上春节还没有吃完的大饽饽,领着儿子上路了。这是一条江湖路,内心又感觉好像是一条永不归的路,我这是逼上梁山啊,在幸福生活中的人们,不会走这条路的,这一条路没有光亮,没有目标,就像步行在沙漠中,找不着方向,没有定位。

我左肩挎着一个大背包,包里装的是我和儿子的衣服,右肩扛着我和儿子的行李,左手领着七岁的儿子,锁上了家门,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家园。离开了家乡,这一路的情景像是逃难的,又像是逃荒的,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事过很多年后,我回忆起那一段情景,心里就不好受,儿子那么小,就跟着我东奔西走,流落天涯。走的那一天,我骗儿子,告诉儿子说,我带他去北京,儿子听说我带他去北京,很高兴的跟着我上路了。其实,我儿子不知北京什么样子,只是在电视上看见北京天安门,他的脑海里,只要看见天安门,那就是北京了。

惊蛰过了好几天了,再过十来天就是清明节了,虽然是春天了,清晨起来还是有些凉意。为了赶时间,我和儿子天不亮就起床了,急急忙忙收拾好行装,简简单单的吃了早饭,五点钟就上路了。是二弟和三弟用自行车把我......


任洪波 发表于 2018-02-01 11:52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109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21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三年底,全国都单干了。可是,我们这个地方还是大鍋饭。我们村军寨子的苹果园还是果业队集体经营集体管理。在这期间,三十八军的八三零部队在军寨子这个大山涧里建了一个空军后勤基地。如此,军寨子这个大山里通上了公路,汽车就能开进大山里了,有了公路也给军寨子果业队,在运输上提供了方便。员工们再也不用蹶腚弯腰推着木制独轮车,一个推一个拉车子的上下运东西了。大队的拖拉机就能上下运东西了。既解决了劳动力,又省了员工们的力气。

修这条路的时候,也有我的功劳,我也出过力。而且,我们村的人们都有贡献,都出力了,路从东关门子村的村西的小莱线向北,爬上我我们村的南岭顶,路在这里弯了一个大弯,向东又爬上了我们村的野虎岭顶,就到了我们村的小军寨子了,从小军寨子的山脚下向东北方向大约一华里,就到了我们村的歪脖山的前阳,在歪脖山的山脚下,路在这里拐了一个三十度的弯向南,路成人字形,就到了军寨子外口的灰埠岭,翻过灰埠岭,从山脚下,顺着山间向北一华里,就到了我们村的外脖山的东阳,这里就是我说的那个军寨子。

军营就在南北主涧小河,河东一块平川地带。雄伟壮观的军营大楼座落在平川......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12-21 16:51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301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1-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在盖的新房子里用石块铺地面的时候,我母亲的胃病又犯了。母亲的胃病几十年了,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母亲就说心疼,实际就是胃口疼,那时候的人们叫心疼。五、六十年代,医学很落后,再者,老百姓的手里也没有钱啊。那时候,我母亲的胃口疼病犯了,我母亲就用我父亲的大烟代,装上一鍋子烟抽上几口烟,母亲说,叫烟压一压心口就疼的轻了,慢慢的就好了。那时候,我母亲的胃疼病犯了,母亲就用父亲的大烟代抽烟,一次二次三次、、、、、、就这样,母亲也学会了抽烟。

到了七十年代,随着社会的进步,医学也开始发达了。这时候,我母亲的胃疼病也厉害了,母亲的胃病犯了,十天八天好不了。到医院捡查透视,医生说我母亲是胃炎。从此以后,我母亲就开始吃药。有病乱求医,我母亲西医中医都看过,我的母亲这一生可真吃了不少的药,我的母亲吃过西药,也吃过中药,都没能把这胃病治好。

到了八十年代,我母亲的胃病更历害了,不光是疼的力害,而且,很难受,吃点饭就吐,到医院去就医透视,说我母亲是胃溃疡。八十年代,检查胃病,透视是最先进的科学了。那时候,我母亲的胃病一犯了就去医院捡查,检查就要透视,......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11-29 15:22 | 正常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54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1-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虽然结婚了,现在儿子都有了,这个家很圆满了,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了。可是,我们俩过的并不快乐,感觉日子过的很累,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们俩的性格不一样,不是一种类型的人,再加上我媳妇的脑子有点毛病,一受刺激,人就不正常了,说谎话,离家出走。如此,我们俩经常为一些琐碎的事情烦恼操架。一吵架她就离家出走,走了我就去找,我们俩经常这样,闹的满城风雨,人人皆知,

麦收结束了,秋玉米种到地里了。这几年生产队实行了承包责任制,就是把种上的农作物落实到人来管理。包括打药,锄地,薅草。我在果业队,没有责任承包生产的土地。这一年,我媳妇在村后承包了二亩玉米地,地名叫家东的地方承包了二亩半花生地。我有空闲的时候,就帮我的媳妇锄一锄地,我不和她锄的时候,我媳妇也不好好的去锄地,走马观花,头里锄,后边就又长起草来了。回家我问我媳妇,玉米地锄完了没有,锄好了吗,我媳妇说,锄好了。那时候,小队的玉米地,这一边地都锄完了,队长要每块玉米地都捡查一遍,看看锄的质量,地里有没有草。队长捡查的结果,人们的玉米地锄的都挺好,走到我媳妇承包的地块一看,乱七八糟,满地是草,草和玉米一块长。按理说,玉米地管理......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11-29 15:20 | 正常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139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0-23 星期一(Monday) 晴

媳妇没有了,这个家就是一个破碎的家了。而且,这个房子还叫我害怕,不敢在里边住,我和两个单身汉,还有我的儿子在一个炕上睡觉的时候我就想,这样也不是长久之策啊。那时候,我就决定拆房子,盖新房。

要想盖房子,要向大队提出申请,经过大队党支部申批,大队允许你盖房子,才有盖房子的资格,才能批给你宅基地。我媳妇走了一个月后,我就向大队党支部提出拆旧房,盖新房的申请,八三年的年底镇党委就批下了我们村的房基地,大队规划在村东头的可耕地,新规划,很整齐,一排一排的,都是六间房。

大队批准了我拆旧房盖新房的申请,如此,过了春节,我就开始筹备盖房的房料,石料是后河村我的朋友苏月斌给我联系的石场。石场在后河的东北山,就是大基山南面的山脚下。原店子镇的采石场。我没有打炮眼,也没有放炮,我开采的石料是,原店子镇石料场的工人放了炮,没有开采,丢弃不要了的。我开采石料,后河村的二哥和大哥给我帮了大忙,开采石料给我帮忙的还有我的朋友姜一山,还有老街旧邻的任子广、姜知洪、姜子新等等。采石料,这些人真是给我出了力了。

这一年,我们五小队的十二马力拖拉机拍卖了,本队的社员姜夕发......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10-23 10:52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51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9-11 星期一(Monday) 晴

八零年,政策变了,农村实行了土地改革,打破了大鍋饭,分田到户搞单干。就是把土地按人口分到每家每户,集体的东西,包括、财物、牲畜都分给老百姓。人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土地人们爱种什么就种什么,什么挣钱你就种什么。上边的政策就是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可是,我们这个地方还不行,整个烟台地区的老百姓都不愿意分,他们不原意单干。那时候,烟台地区很发达,经济收入是全国最高的地区之一,在八零年,我们这个地区,人们的生活水平就达到了温饱。七十年代,这一地区就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农村就开始整修大寨田,兴修水利,闸水库,挖平塘,打机井,如此,这地区的粮食产量年年增长,经济收入年年增加,人们的生活年年提高。这里的人们得到了实惠,尝到了集体力量大带来的甜头,人心齐,大山能搬,大海能添。那时候,这一地区的农田已经达到了半机械化,农田灌溉化。那时候,这里的人们正朝着农田机械化,灌溉喷灌化发展。所以,这里的人们不愿意打破大鍋饭,不愿意搞单干,一直监持走集体化的道路,这里的人们认为,只有社会主义,集体化的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才会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快乐。

这里的人们虽然不愿意单......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09-11 11:12 |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45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8-8 星期二(Tuesday) 晴

八零年,很多地方开始分田到户单干了,可是,我们这个地方还不行,还是大鍋饭。而且,整个烟台地区都是这样,土地还是集体经营管理。只不过对于农作物的耕锄方面,实行了承包责任制。那时候,我在果业队,父亲是生产队的物资保管员,不属于生产队的劳动力,没有承包生产队耕锄农作物的责任和义务。

这一年,我的二妹子承包了几亩花生地,分管着花生清棵,锄地。可就是这几亩花生地,我的二妹子都干不了,锄地的时候,不是叫我的父亲帮忙,就是叫我的三弟弟去给她锄。我的二妹子真是个二小姐。现在,我说一说我的二妹子。

我们兄妹五个,我的二妹子还真是个小姐命,自小爱美,爱打扮,不爱干活,更不爱干地里的活。在她十多岁的时候,她就爱唱歌,爱跳舞,她也有这方面的天赋,有一个好嗓子。十三、四岁的时候,参加过掖县吕剧团的考试。从我们村到掖县城二十华里,我是用自行车带着二妹子去参加考试的。还甭说,那一次,二妹子还真的考上了,可是,二妹子没能去成掖县吕剧团。乡吧佬、农村人,我们家在城里没有认识人,更谈不上吕剧团里有人了,就这样,我的二妹子就被城里那些官官相卫的子女顶替了,二妹子当演员的理想落空了。

......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08-08 14:22 | 正常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83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7-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二弟结婚后,大妹子也出嫁了,他们俩是一年结的婚。大妹子嫁给了本村姜振海的三儿子姜中山。姜中山的父亲叫姜振海,我们两家是一个生产队的。姜振海是我们村的老木匠,这人正派厚道,就凭木工手艺,吃过百家饭,现在以过六旬了。夫妇俩这一生有六个孩子,三个女儿,三个儿子。女儿大儿子小,只有大儿子姜中合继承了他的木匠手艺,第二个儿子姜中喜当了兵,退伍服役后,八五年,担任了我们村的党支部书记。三儿子叫姜中山,兄妹六个,姜中山是最小的一个,也是他们家的宠儿。姜中山有这么多哥哥姐姐,如此,他从小没有吃过苦。这姜中山和我是同龄人,五一年生人,属兔子的。姜中山这个人老实稳重不张狂。姜中山这个人自小就喜欢抓鱼、摸虾,爱好养鸟、养花,至到现在也是这样。

大妹子和姜中山两个人走到了一块,这是他们俩的縁分。但是,也有一段不可忘断的往事。那时候,我的父亲是五小队的物资保管员,通管小队的物资财务,社员所分配的粮油柴草等,都是我父亲的职责。那年代,社员的口粮、地瓜、地瓜干子是主粮。地瓜要当天刨,当天在地里分给社员,社员把分到的地瓜要当天放到地瓜窖子里,这样地瓜好储存。

有一天的下午在地里分地瓜......


任洪波 发表于 2017-07-27 14:59 | 正常 | 分类:父亲专题-传承 | 评论: 0 | 浏览:43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9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