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停停
走走停停
往东走走,往西走走,走了很久,回到门口。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5539185 次
  • 今日访问:79次
  • 日志: 220篇
  • 评论: 4248 个
  • 留言: 39 个
  • 建站时间: 2006-4-2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1-1-4 星期二(Tuesday) 晴
  标题是这部电影的名字。
  中年男人,喜马拉雅,这两个事物放在一起,表明这个电影可能比较沉默,也可能比较耐看。
  结果,不是比较沉默,而是非常沉默。语言是这部电影里的奢侈品。都忘了整个片子里,韩国戏骨崔岷植是否说过话。即使说过,应该也只有几个字。导演全秀日在玩儿电影的极简主义。不但没什么话,还基本没有音乐,也没有故事,节奏还极其缓慢,有时候,就是一动不动的长镜头,还是手持的,晃来晃去。
  耐看倒确是挺耐看的。崔没说什么话,不过观众应该都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说话,是因为说不出来,或者,在那个情景中,话显得多余。如果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或者你还小,或者比较木。
  崔刚来到尼泊尔喜马拉雅脚下这个Jharkot的小村庄时,没有旅行者必备的冲锋衣,羽绒衫,墨镜,登山鞋,大背囊。他穿皮鞋,西装,甚至领带也在脖子上,甚至拖着个旅行箱。我喜欢他这样来喜马拉雅。他如果穿老头衫,夹着个包袱皮来,我也会喜欢。我就是不喜欢全副装备的来喜马拉雅。当然,我知道全副装备是必要的。我自己去那个高原时,其实也是。
  看电影里的那些河,山路,雪山,经幡,很熟悉。还有那些看不见的风,也......

dongxi0 发表于 2011-01-04 23:43 | 正常 | 分类:看看 | 评论: 11 | 浏览:136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2 星期日(Sunday) 晴
  昨天,2011年第一天,忙着新年的日常生活。很日常,却不真实。
  每个人,都要为活着用掉很多时间。剩下的时间,才可能是生活。说可能,是剩下的时间,也未必都有生的感觉。
  到网上转了转,大部分博友,都没更新,没有回顾一下,感慨一下,展望一下。也许是没什么可说,也许是不知怎么说,或者是不想说。
  今天周围很安静。妈妈睡着了,躺在沙发上,冬阳拥着,看起来睡得很舒适,像一只猫。呵呵,老猫。
  照着鼓谱敲了一会儿。然后,放些散漫的音乐,开始写稿。
  今天更像新年第一天。......

dongxi0 发表于 2011-01-02 12:33 | 正常 | 分类:什么都不干 | 评论: 14 | 浏览:136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28 星期二(Tuesday) 晴
  顺义在北京郊区,不远,却没怎么来过。
  晚上同事们一起吃饭。服务员倒茶,走到我身边,不小心滑了一下,一整杯滚烫的茶水全倒在我肩和胸上。大家哄然,服务员也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值班经理赶来,连声道歉。有的说看看别烫伤了,我说,不用不用,皮糙肉厚,不容易熟的。有的说赶紧换衣服,我说不用不用,一会儿就干了,还有茶香。
  其实是我没带换洗衣服。只好一直湿着,让身体烘干。
  
  早晨在住的地方周围走。太阳刚出来,天冷,河冻得挺结实。
  河中间有很多残荷,一幅萧瑟的样子。小路边有些荒草和冬天的树,也很萧瑟的样子。
  那些树,样子很北方,冷漠迷茫。身姿却很南方,甚至算是婀娜。看了这些树,才知道,古人为什么喜欢用烟树这个词。
  随身只带了小卡片机。而且,周围都是电线,不好拍。走近了可以避开电线,可是构图不理想。好象人和人也是这样,可以走近,却不能得到完美。
  有晨月落在树梢。几只喜鹊,几只麻雀,在河边飞。
  太阳升高了,早晨隐去,一切回到日常。
  早晨的美妙时光,通常都很短,只在太阳欲升未升之际。事物的美妙,似乎都只存在......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28 20:14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20 | 浏览:126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20 星期一(Monday) 晴
  最近,在学打鼓。是中国鼓。过去,不很喜欢中国鼓,觉得太拿样子。
  喜欢非洲鼓,就是那种能在街边敲的,拿个刷墙的破铁桶就敲的那种。就是那个电影,忘记名字了,一个老教授,跟着非洲小伙子敲着玩儿,越来越投入。那种鼓,看着平常,可敲着敲着,就能走到广袤的非洲大地上。
  学了两天,我知道我错了。中国鼓,同样可以让你越走越远,走到那些你喜欢去的地方。
  老师很年轻,帅哥靓女,笑眯眯的,可是他们随意敲了一段,就快把我的眼泪敲出来了。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20 22:58 | 正常 | 分类:感觉 | 评论: 18 | 浏览:143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20 星期一(Monday) 晴
  是学校话剧团的作品,学生自导自演。剧场很简单,可以说简陋。
  来看的学生都很规矩地排队,人手一份节目单,都认真看。
  我排在队伍里,也很认真地看节目单。上面写着,感谢二哥。二哥是学长,从学校毕业,考进了中戏,回来帮忙。
  每个演员都在节目单上写一句话。有的写,排练是减肥的唯一方法。有的写,我沉沉睡去,或者醒来。
  演出前,有钟声。我喜欢钟声,有时候,听到钟声,会没来由地感性起来。
  三个话剧,没有省油的灯,难度都挺大,尤其是《晚安妈妈》。四五十岁富有经验的演员,也会吃力,而他(她)们,应该都不到20岁。
  原剧本有很多挺棒的台词。比如,妈妈,我还是有自杀的能力的。你以为你死了,会吓大家一跳,会让大家意外,告诉你,就像你对什么都不在乎一样,没有人会在乎的。杰西,我需要你,不是需要你帮我洗衣服刷碗,而是你会告诉我,我穿粉红色上衣会更好看。
  看完,走在很冷的冬夜,觉得幸亏来了。因为受了触动。不是被剧情,而是被演员。
  看演戏,有的时候,是看演什么。有的时候,是看谁来演。有的时候,是看怎么演。还有时候,是看为什么演。我被感动......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20 22:48 | 正常 | 分类:看看 | 评论: 7 | 浏览:1343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杜甫这两句感怀伤悲之情,被李政道先生借来阐明科学研究之道。这是近日在一个学术沙龙上,听常沙娜教授说的一番话。
  老杜说的是牢骚话。“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暮春之际,他恨宦官擅权,自己被排斥,所以有些沮丧颓废,趁春残之日,借酒浇愁,感叹宇宙之间,神马都是浮云。
  李政道先生从这句诗中,盯住了“细推”二字,认为再找不出别的字,能更恰当地描述物理探索的过程。他觉得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就是表现以上帝之手作为推力,创造了宇宙万物。根据李先生的想法,苏州刺绣名家绣出一幅作品,并在会上展示了,可惜我没有拍下来,画上有妙手如花,推动宇宙星团。
  我对这幅画也挺感兴趣,不过关注的是手。画上那双推星之手,从形态看,显然是典型的敦煌之手。这双手的形态创意,正是常沙娜教授提供给李政道先生的。
  我觉得,倒是常沙娜教授的人生阅历,颇符合老杜原来想表达的意境。
  其父常书鸿,在法国时,曾连续4年获得巴黎“春季沙龙”画廊的金、银奖,那奖是法国学院派们格外看重的。就是这样一个人,能抛弃一切,拖家带口,离开法国,回到战乱中国......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15 00:19 | 正常 | 分类:说话 | 评论: 6 | 浏览:134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10 星期五(Friday) 晴
  去深圳植物园,看到有些楼盘挂着巨大广告,写着“稀缺大宅,优质学位”。我对后面四个字琢磨很久,仍不解其意,买楼就给学位?后来当地朋友解释,是说楼盘周边有好学校,孩子上学比较方便。
  让我想起另一个搞怪的楼盘广告:结婚不买房,就是耍流氓。
  朋友说,我住的这个酒店,有个特点,整栋大楼有种挺暧昧的暗香。还真是,一来就感觉到了,隐隐有沉香的味道,不过不张扬,还有些典雅。至于是否暧昧,要看有哪些人,哪些场景。
  坐在窗前,暮色深沉。看出去,都是楼。楼很暗,夕阳黄。
  
  深圳印象之一
  


  
  深圳印象之二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10 23:06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5 | 浏览:1244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10 星期五(Friday) 晴
  亚运会刚刚开过,到处还是亚运的痕迹。去看了小蛮腰,就是那个电视塔,政府觉得这个称呼不太雅,于是正式名字是广州塔。我说小蛮腰名字挺雅的啊,起码比北京人民管央视新楼叫大裤衩雅很多。广州塔,这个正式名字没有错误,同时也没有意思。凡是正确的东西,通常也没意思的。
  住的地方,离中山纪念堂很近。又是昏黄时分路过那里,那几棵黄桷树还在,而且竟然还开着几朵小花,都是大雪节气了。一年半前,也是在这里,看这几棵树。那时,应该是盛夏时节,它们疏朗,舒展,繁茂。现在,它们好象有些变化,变得有些沉默,或许,还有些忧伤。
  
  广州印象之一
  


  
  广州印象之二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10 23:04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5 | 浏览:117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6 星期一(Monday) 晴
  路上看见早晨的太阳很红。最近,老是看到很红的太阳。
  晚上,月亮很圆、很昏黄的样子。最近,也老是看到很圆很昏黄的月亮。
  在长沙一家餐厅吃晚饭。菜没什么味道,不像湘菜。说是红酒节,却没有几瓶可选的,勉强选了1瓶,真的寡淡如水。不,酒淡起来还不如水。
  餐桌上,大家一直在谈工作,谈业务,谈得很投入。我很羡慕地看着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这份激情。我实在是个没什么事业心的人。
  在长沙街头走了走,开始飘起小雨。这里的小雨也大大咧咧,不玩儿情调,全是烧烤的味道。
  都说广东人喜欢吃,什么都吃。其实,四川人、重庆人、湖北人、湖南人都很喜欢吃。山西人、陕西人、河南人、山东人、东北人,都很能吃。广西人、海南人、贵州人、云南人,都很敢吃。上海人、江苏人、浙江人,都挺会吃。实际上,咱们全中国人都很爱吃。
  街边大多是餐厅。胖大嫂餐厅、吴老爹豆腐、疯狂烧烤……。
  火宫殿,听起来应该是个比较庄重的寺庙。实际上,这里确实是个火神庙,只是,硬是被长沙人吃成了一个大名鼎鼎的小吃城。
  街两边,似乎每个二楼,都是歌厅。二楼们的窗户里,传出各种嗓音口音......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06 16:27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6 | 浏览:110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有几年,在山西吕梁地区找活儿干。离石,交城,汾阳,临县,岚县,方山,石楼,都常去,吃莜面,喝假酒。常在黄昏时分,爬上那些黄土梁峁,坐很长时间看那条黄河。它那个时候不怎么好看,没有九十九道弯,只有两三道。
  那时,来回流窜,对太原很熟悉。老住在迎泽大道边上的同一个旅馆,服务员们大都认识我了。可能看我挺正派,所以对我从不打情骂俏。可是她们对其他住店的旅客都会这样,还说些挺荤的话。她们只是经常让我从北京捎带些东西,挺没意思,不公平。
  后来就来得少了。这次来,迎泽大道看起来没有太多变化,汾河两岸可不怎么认识了。
  这次来回都坐动车。在不同的公共场合,出现的人群有些差别。与机场候机厅相比,在火车站候车室里,人们说话的方言味道更浓,更多泡面和烟的味道,穿得通常更厚,人造革制品更多些。排队的时候,跟得更紧,推搡得更多些。
  候机厅里,玩儿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更多些。裙子更短。目中无人的更多。
  车上的人都在聊天,或者用手机在和远处的人聊天。动车车窗密封比过去好,因此说话的声音都显得很大,不停地钻进你的耳朵,想不听都不行。哼,其实我是真的不爱听滴。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2-01 23:53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11 | 浏览:107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6 星期五(Friday) 晴
  细雨霏霏。这个词好书面,还有些小资。
  可是,确实是细雨霏霏,而且,用这个词最适合形容徽雨,形容祁门的雨。
  祁门是出祁红的地方。
  祁红宣传的招牌是世界三大高香红茶之一。实际上,祁红的名声,与印度大吉岭、锡兰乌沃相比,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有一段时间,几近烟消云散。
  然而,这一带确实是适合种好茶的地方。婺绿祁红,也曾经名动江湖,无人不说绿瘦红肥。只是,什么巴拿马金奖,什么群芳最,都是过去,都是浮云。
  路上,听一个老师侃山,说他的一个师兄,是清华教授。这位教授,当年差点因为交不起3元学费而休学。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帮他出了这3元钱,才使他继续学业,成了名校博导。而当年没能继续上学的同伴,后来大多在村里守着几分地,生老病死。
  偶然得到的3元钱,成了命运的转折点。
  普洱茶前些年的突然走红,金骏眉近两年的暴发势头,似乎都有些偶然。也许,当今祁红,也需要等来一个偶然。
  其实,普洱大热的原因,更多应该归于港台庄家的长期准备与精心策划。而金骏眉的异军突起,与北京某个茶圈的联手打造密不可分。
  祁红所缺的,不仅是......

dongxi0 发表于 2010-11-26 17:43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7 | 浏览:108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6 星期五(Friday) 晴
  来得早,蓝水河面上,雾气弥漫。
  什么都是影影绰绰的,看起来挺有韵味,适合拍照片。可拍出来后,似乎画面上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雾。
  半小时的船程,令人想到那两句诗,名画要如诗句读,古琴当作水声听。在这里,不妨掉过来,看山犹如读诗句,水声且作古琴听。
  下了船,就到了三合村,从这里去猴坑,可以步行,需要40分钟。路边很葱郁,有凤尾竹,还有些已经红了的三角枫。
  去猴坑是想看看太平猴魁的产地。这种茶,叶片大,应该是茶叶中叶片最大的,因此本地人管喝这种茶,叫喝大茶。
  方继凡领着我到处转。
  这个名字有些名不符实。我估计他根本不想继承平凡。他有些气盛,我想是因为年轻。不过他有理由气盛,现在提起猴魁,绕不过这个小伙子。他是猴坑所在三合村的村长,也是猴坑茶叶公司的头儿。机场里,商店里,凡是有猴魁的地方,都有他的茶。几年功夫,村里的茶农都住上了新房。每年茶季,从中央到省里,据说都有人在这里等着茶下来。
  中午在老乡家吃饭。老乡拿个普通杯子沏了茶,茶叶看起来也不上等级。我喝了一口,咦,香气不俗,甚至比方继凡给我喝的还有灵气。我看看方,他笑笑......

dongxi0 发表于 2010-11-26 17:42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10 | 浏览:102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3 星期二(Tuesday) 晴
  蚌埠是国内的南北分界线,沿着淮河,还有信阳、淮安都是,还有秦岭。因此,这里有个标志,南边用暖色表现,北边用蓝色。
  当然,南边未必暖,北边未必冷。
  倒是在安徽,皖南与皖北的差距,大于安徽与周边省的差距。
  在蚌埠,看不到很多徽派风格。越往南走,这种色彩越明显,徽派建筑开始出现。实际上,皖南的菜,才可以称为徽菜,就是那种“轻度腐败,严重好色”的徽菜。所谓轻度腐败,是指臭鳜鱼、毛豆腐这些菜;严重好色,是说盐重色浓。
  肥东附近的高速路边上,广告牌如林。天际线上,高楼如山。路边,起重机推土机成片。我有些怀疑迪拜聚集了全球1/5的起重机的说法,说是这里倒比较靠谱。
  雾霭沉沉,夕阳与炊烟搅在一起。可惜高速路不能停车,眼睁睁看着它们瞬间丢在后面,来不及掏出相机。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1-23 23:23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7 | 浏览:99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3 星期二(Tuesday) 晴
  住在新城区,奥体附近,周围有杨柳,槭树。但没有觉得是在南京,路太宽,楼太新。
  南京应该是旧的。
  记忆当中,很多次来南京,有时路过,有时停留。它是生活轨迹中的一个交通要道。它一直很旧的样子,让人觉得亲切。
  晚上进城,直到看到城墙,看到梧桐,才觉得到了南京。
  中午往蚌埠走。在这个道路成网的发达地区,这条路上的车少得有些不正常。通常,路上的车与经济发达程度成正比。
  才下午三时,太阳已西斜,路上都是暮色。
  一队除雪车鸣叫着往前赶。风和日丽,它们这样不合时宜地出现,却没有一点儿尴尬的意思,急急忙忙的,不知要去哪儿。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1-23 23:22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10 | 浏览:97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手机找我的人,大多会说,到哪儿了?我学着那句泛滥成灾的话说,不在机场,就在去机场的路上。
  好象只有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才有机会和公事以外的人说说话,用手机聊聊天。
  偶尔,听到旁边有人手机的铃声与自己相同,会在意地看看这个人,感到一些亲近感,下意识地将其视为同类。
  晚上住在缙云山下,靠嘉陵江。江水不大,接近枯水季节了。
  住的房子盖得很自然,据说,盖房子的时候,没砍一棵树。所以,有些树,从房顶中间长了出来。
  早起,有大雾,看不见嘉陵江。上高速,去长寿,依然大雾封路。转了几个口子,都封路。
  雾锁重庆。早晨的太阳,挂在雾里,不真实,像是画的。
  
  
......

dongxi0 发表于 2010-11-18 21:55 | 正常 | 分类:走路 | 评论: 8 | 浏览:100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4/15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