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的荒地

丁丁的荒地
不用拉,逃离了,换营拉。
 
  这地儿荒了 2005-4-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在全国上下一片反*的情绪中,我换掉了那个陪伴了我长达三年,却每每被人质问:“怎么是个*本名”的“藤上风铃”,虽有不舍,但还是忍痛割爱,以表我坚决反*的决心。

博也换了,到这里来吧。
http://dingling.tianyablog.com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4-16 10:28 评论(1)
  控制 2005-3-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这阵子玩游戏玩到疯到,一有空就玩,哪管什么事儿。家里电脑配置不行就去外面玩,这一个多礼拜来,差不多全泡网吧里去了。
也不是不能清醒过来,只是想做一件可以全神贯注投入的事情罢了。每次玩一个新的游戏就是这样,废寝忘食,不分日夜,直到麻木。
我对娱乐活动没有什么自控能力,从小就是这样的,作业不做看电视,就连考试前都要看电视,控制不住。
这阵子视力都有些下降了,每天眼睛都是酸酸的,还畏光,迎风流泪,就这样还是控制不住。
决定不再整日玩游戏了,做些正经的,比如写字。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3-24 20:56 评论(0)
  三月 2005-3-1 星期二(Tuesday) 晴
日子过糊涂了,还以为2月还有几天呢,今天那个鲍小姐打电话来说,今天三月一号了,我一惊,啊~三月说来就来啊。
三月给人的感觉是很明媚的,见到了难得的大太阳。
中饭是一碗两块钱的馄饨,骑车都没有戴手套。
哦,补记一下。
昨天zz打电话过来,几年没见了呢,七?八?还是上十年了?天哪,为什么现在干什么都从十年的基数开始?十年不是很长么?唉,我们已经很大了!
记得那个时候没事就在一起玩,混混沌沌的日子,溜冰,吃饭,喝酒。他问,那个时候我很能喝的,我把谁谁喝醉过,你记得么。我全然不记得了,有过吗?
嗯,他变化不大,不过不及以前可爱,说话也没有那么可喜了。

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3-02 01:44 评论(1)
  从小肥羊到肥尾羊 2005-2-26 星期六(Saturday) 晴
民以食为天,在偶们这个素以贫穷落后著称的小城也不例外,只要是还不错的饭店总是不会担心没有宾客。
晚上有点馋,又去回祥东路吃肥尾羊。那个地方离市区有点远,做车也不方便,可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居然还是人满为患,我就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偏远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人?
上次跟靓靓一起点的是鸳鸯锅,这次自己买单,所以就试了一下所谓的秘制汤锅,锅底要贵上十块钱,不知道是怎么样秘制的。
锅端上来一看,分三块,红汤、白汤和秘制汤,秘制汤里颜色呈透明酱色,还有干瘪的茶树菇飘浮其中。尝试了一上,味道不能说不好,但实在也说不上有多好,捞片茶树菇来吃,却像树枝一样难交嚼,只好作罢。等大份的羊肉卷和若干菜上上来,开吃,感觉很爽。
其实安庆像这样以羊做文章的火锅店也开过不少,从当初的小肥羊到小尾羊,如今又到肥尾羊,打的都是蒙古肥羊的称号,换汤不换肉,大同小异,我都不知道有什么不同,也许只是品牌的问题?不过,小肥羊的倒掉真是可惜,味道真是好,虽然价格不便宜,可相对于现如今的肥尾羊来说,那量真的是很足。尤其怀念那小肥羊的汤,有股淡淡的孜然香,吃起来有感觉。小肥羊的火锅不过尔尔,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烤羊排的确是美味,烤得皮焦肉烂,再堆上层层佐料,吃到嘴里,油滋滋,香喷喷,哦,怎一个过瘾了得。而现在的肥尾羊倒是跟它来了个互补,汤汁不错,烤羊排虽然便宜,却实在不咋地,卖相不行,味道
仅尚可。
吃肥尾羊我发现一个特点,就是无论红汤还是白汤,都有非常多的蒜头,其个头之大,数量之多,总让我们误认为是下锅的鹌鹑蛋,难道这也是香汤的秘诀?
火锅这东西,每次慢慢吃起来都不觉得多,忽然就觉得撑了,今天又是如此,唉,又要减肥了。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2-28 13:03 评论(0)
  王力宏 2005-2-26 星期六(Saturday) 晴
其实早过了喜欢某某明星的年代,其实真正在那个年代,我还真没有喜欢过谁。后来是王力宏唱Julia,觉得很好听,舞跳得也好,而且又知他会拉小提琴,会弹钢琴,觉得这个男歌手不错,有点喜欢。
后来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呐,好像前年,我剪了短发,齐耳,因为有些自然卷,总是乱乱的在那儿,有天,一个朋友很奇怪的盯了我半天,说我看上去像一个明星,我自顾自地红着脸乐了半天,他才又继续说像王力宏。天哪,说我居然像一个男的,这是夸我嘛!此言一出,四坐皆惊,居然都说像像,除了嘴巴。
放王力宏的mv,大家都把他的下巴捂住,再看,果然像极了自己。自此喜欢上了这个人,总觉得那是一个像自己的人,怎么看都特别喜欢。
心血来潮,想找两张照片做个对比,可是短发时候的照片少之又少,却又无意发现一张以为丢失的相片,想不到我长发的时候还是蛮温柔的,又看如今乱糟糟的头发,感慨颇多,什么时候才能再把头发养长呢?
ps:力宏的新歌,感觉不一样:

心中的日月

你是我心中的日月光芒
手中握着格桑花呀
美的让我忘了摘下
你的真带着香你的香会说话
你的话好像只对我说
我的专长叫做流浪
你注定要为我绽放
我的心寻找家我的家没有花
我的花却在这山谷等着我
若一开始没有上帝暗中偷偷的怂恿
我们怎知选择相逢
你是心中的日月落在这里
旅程的前后多余只为遇到你
多么想幻化成为你脚下的泥
此刻的无人山谷仿佛听见说爱你
你是我心中的日月光芒
我的漂泊不懂泥巴
你的美丽不堪动荡
你单纯我迷惘你恋家我流浪
山谷中这一切带不走
你爱抬头拥抱阳光
我得眺望下个前往
我走开你留下我回忆你升华
至少我们会仰望同一片天空
若一开始没有上帝暗中偷偷的怂恿
我们怎知选择相逢~喔
你是心中的日月落在这里
旅程的前后多余只为遇到你
多么想幻化成为你脚下的泥
那天的无人山谷(那一天)仿佛听见说爱你
置身在传说中人间天堂
你是我心中的日月光芒
带领我找到你的芬芳
放不下
你是心中的日月落在这里
旅程的前后多余只为遇到你
多么想幻化成为你脚下的泥
那天的无人山谷仿佛听见说爱你
那天听见说爱你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2-26 16:21 评论(5)
  发型 2005-2-25 星期五(Friday) 晴
今天是过年后第一天录节目。筱雨戴着耳机问你又烫了头发啊?于是我又回忆起那个不堪回首的下午。我把下面的事跟她简单的复述了一次。
本来我只是准备给头发做个颜色,金铜色或者亚麻色。我跟芸在大街上满目寻找一个可以打理头发的地方,我提议到名剪,她被门口的价格吓坏,拉着我离开,说实话,我也没打算花两百多染个头发,于是我们继续找,我依稀记得曾经在东围墙丝佳丽那里剪过头发,还算可以,于是又提议去那里。
一个男发型师很热情的迎上来,我们大概说了我们的要求,他看了看我说我的头发挑染就行了,不需要满头染,而芸的长发最好满染。我一下子对他产生了有些感动,起码他不像有些发型师一上来就把你的头发说得很差,说你需要护理,不然头发太干了,发质差,或者说你的头发颜色不好,显得土,要染,或者说你的头发剪得太糟糕,需要精剪,听那口气,其它的发型师都是白痴,只有他一个人才算是真正的美发师。
我决定就是这家了,虽然芸还有一些犹豫,但我还是鼓动她留下--不是每个发型师都像这样不以赚钱为目的。
好吧,当我们放松神经,准备好好的迎来一个可以让人焕然一新的下午的时候,我突然提议:师傅,要不要把我的头发修一下,我觉得现在的发型不太好。
哈,他的感觉被说上来了:“你现在的发型不可能好起来的,除非烫。”要知道我对烫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上次就是因为听信发型师的馋言,又贪了便宜,烫了一个卷发,最后还是一剪了之。
我说我不烫,我之所以是短发,就是因为上次烫坏了,语气有点硬。
他笑了,他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不悄的笑容,这笑容让我心虚,他说你怎么在现实中这么凶巴巴的,电视上可不一样啊。
被人认出来,我承认此刻有些不好意思,立刻闭上了嘴。他继续保持着那个笑容说你是那个什么XX的主持人么,我看过你的节目,很好啊。不过你这发型真的不太好弄,除非烫。我小心翼翼地体会着片刻虚荣的满足,顺着他的话老实回答,我怕烫得不好。
此时的他非常自信地(差点都要拍着胸脯了)说,知道嘛,我最拿手的就是烫!我保持怀疑地看着他,他便指着一张美女图说,你烫这种发型上电视效果一定好的不得了。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那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西方美女,一头卷卷的碎发,即妩媚又娇羞,真是集成熟和活泼于一身了,看得我不由的......向往了。
你放心,你烫出来的效果一定会跟他一样的!他这斩钉截铁的语气让我忍不住又相信了一把,在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的头发终于被他卷上了烫发了卷子。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当我头上的卷子被拆掉之后,我实在是看不出我跟那张美女图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太令人失望了,整个一个中年村女的模样,而且还是那种很土的中年妇女。我问怎么这么老气,他这回倒是诚恳了,那是因为你的头发是黑的呀,如果染个颜色就会好些了。当我表示准备过两天再来挑染时,他却像听错了一样:“挑染?挑染怎么行的呀,要满染才有效果呢?”我欲哭无泪地问那我怎么打理啊,他咳了一声:“这个打理起来就比较麻烦,最好还要做个护理。你弄不好来找我呀,我帮你打理。”我的妈呀,这不是连环套嘛。
  芸的头发被染成了营养不良色,黄不黄红不红白不白的,很诡异的颜色。我们俩无可奈何的扔下钱离开,他还在后面叮嘱,你来我帮你打理啊~~~~~~  
  我决定,再也不要去丝佳丽,哪怕他不收钱。我还决定了,再也不受发型师的蛊惑,自己要有主见,说不烫就不烫。
  事隔几周,如今想起来依然窝火,尤其是筱雨听了之后说,嗯,的确有些成熟。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2-25 21:01 评论(0)
  从头开始 2005-2-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2005年应该是新的一年吧,昨天元宵节,年过完了,我也应该从腐朽的生活中拔起身来了。
初八到十五这几天上网,跟很多编辑长聊,暗暗决定今年一定要以写稿为主,再不要主次不分了,我手机的开机提示也改成了好好写稿,天天向上。
去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我的电脑被格掉,稿子几乎都被格掉了,也许这也是一个暗示,让我把一些垃圾扔掉,从头开始吧。
下午要去拍东西,开始烦。
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2-24 13:47 评论(0)
  新年 2005-2-10 星期四(Thursday) 大雪
换一个清新一点的模板,另外祝所有的朋友都能吉祥如意,万事安康。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2-10 23:15 评论(1)
  堵得慌 2005-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说是早上拍拜年宣传片,结果从九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两点半结束。而这漫长的几个小时,每个人只录一两句话,而我的台词只有三个,那就是“拜年了”。我直想哭,我那舒服的冬天早上的觉啊。
在春光苑门口等候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头,说五十多也像,说六十多也像,我猜不出他的年龄,他招呼我们去他的店里避风,又拿出吃的来,当地的炒花生和一种说不出来的饼,饼像是小米炸出来的,脆脆香香怪好吃的,刚开始每个人都掰一点吃,后来就拿整个的大嚼,我也拿了一大块,饼很脆,大家边吃边撒了一地零零碎碎的。
然后,就在我的饼吃到一大半的时候,我突然看见那个老人弯着腰把地上我们撒下的渣子一点一点的拾起来,我原先以为他是为了干净,谁知道他拾着拾着,就把那碎屑送到嘴里去吃,我一下子愣了,剩下的半块也不知道是吃好还是不吃好。
我一下子冒出了两种想法:1、这个老人刚才说儿女都下岗了才开这个照相馆,没准这些花生和脆饼就是老人一个月的干粮,老人舍不得吃却拿来招待我们。2、老人有传统的美德,觉得我们这样到处撒是糟蹋粮食,虽然地上脏了些,毕竟也是家门口,拾起来吃了也是因为知道粒粒皆辛苦。可无论是哪种想法,我心里都非常难受,如骨在喉,不上不下的。手中的饼只剩下一半了,退了吧又不好意思,再吃我又没有勇气,只好趁着大家不注意扔进了袋里。
整个上午自己都属于迷糊状态,只有那一刻是清醒的。


# posted by 藤上风铃 @ 2005-02-03 00:25 评论(0)

页码:1/-21  
<< 2020 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这地儿荒了(2005-4-16)
·控制(2005-3-24)
·三月(2005-3-2)
·从小肥羊到肥尾羊(2005-2-28)
·王力宏(2005-2-26)
·发型(2005-2-25)
·从头开始(2005-2-24)
·新年(2005-2-10)
更多>>>
·醒过来是对的!...(2006-7-15)
· 我的小龟和上面照片里的小规章的一模...(2005-9-4)
·人,都会长大的~~不过,在网络上,我们可...(2005-3-19)
·我的头发也长了...(2005-3-11)
·去年夏天的片片:)...(2005-3-2)
·缎苏
·天骄
·麦小麦
·冷雪嫣然
·朱映晓
·悠悠昊天
·猪猪天堂


访问计数:45511


amaocn 普通成员
藤上风铃 管 理 员
叮咛A 管 理 员